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意外收获

    我是一所国内著名大学的某处的处长,虽然已经年近50,但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神状态,这可能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和我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么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本没有我的遗传,虽没有什么大的疾病,但从小到大总是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身体也是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

    三年前,妻子作为一名外交部的官员,出任中国驻非洲某国的大使参赞,我无法割舍我的事业,就留在了国内。每年也有一至二次和妻子的团聚,这短暂的团聚就成了我和妻子之间两的团聚,每次我都把身体已微胖的妻子干得疲力竭,在妻子肥嫩的里尽我每一滴。

    一年前,健健结婚了。儿媳是一家市级医院的护士。婚后的健健没有固定的住房,同时也由于要照顾我的原因,仍和我住在一起。儿媳的名字叫陶月,看上去人如其名,长得很文静,淡淡的秀眉,一双迷人的杏仁眼,小嘴不大,但微微上翘,总是给人一种微笑的感觉,平时我总是叫她月月。月月和儿子的感情也很好,看上去和儿子也蛮般配的。

    儿子是学计算器的,最近他们的课题组承担了一项有关航天方面的课题,儿子被派往国外学习半年。临行前,小两口禁不住亲亲我我了一阵子。

    儿子走后,我和儿媳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平静如水。

    我呢,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久离妻子的苦闷一直困扰着我,每次当需要非常强烈时,我就用手解决。

    有一天晚上,月月刚刚洗过澡,轮到我洗,无意中发现儿媳刚换下的白色小内裤,在欲望的驱使下,我不禁拿起来,发现月月的内裤很小,可能刚好包住部及半个小屁股。内裤中央略略发黄,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骚味,就像酸牛的味道。我的不自觉地硬起来,手中拿着儿媳的内裤包在上在卫生间打了一次手枪。

    第二天,儿媳可能也发现了问题,眼睛看到我的时候脸就发红,弄得我也很尴尬。但连续几天,当我洗澡时都发现了儿媳未洗的小内裤,我感觉可能是月月故意给我看的。不用白不用,当我需要时,我就拿着她的小小的内裤打手枪。以后,我们两个就像形成了默契,她的内裤每一件我都很熟悉,有时,在内裤上还能发现她掉下的几黝黑的毛。

    直到有一天,月月病了,这一切才改变。

    一天早上,月月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快到上班时间了,我来到月月的房间门口叫她上班,叫了几声,月月才打开房门,但仍穿着睡衣,透过薄薄睡衣,隐约可以看到里面小巧的房。

    今天的月月满脸憔悴,用手扶着门,对我说︰「爸爸,我可能发烧了,身上特别酸痛,一点劲都没有。」我用手了月月的额头,烫得吓人,我忙扶着月月进去躺下,用体温表一测,三十九度六。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向单位请了假,也给月月请了假,扶着她上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泄,需要静脉点滴。打上针,我不禁看着月月乐了,月月不解看着我问道︰「爸,你笑什么啊」我说道︰「月月,没想到你天天给人打针,今天也轮到别人给你打针了。」月月也笑了,说道︰「可不是吗」打完针,已到中午,我扶着月月回家。可有由于有病虚弱,月月懒散地靠在我身上,像个孩子般地抓着我的胳膊,左侧的的房紧紧地压在了我的右侧胳膊上,我的心开始狂跳了起来,可以感觉到从胳膊上传来的柔软。

    今天的月月穿了一件紧身的衬衫,突出了她部的形状,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短裙的下面露出了苗条的小腿。也许由于在病中的缘故,更显出她的皮肤白晰。

    毕竟很长时间没和女人在一起了,闻着从月月身上传来的女人特有的味道,我的也略略勃起,走路的姿势也变得不太自然。月月可能也注意到了我的窘态,压在我胳膊上的房略略放松了一下,但没完全离开。

    月月在床上躺了一天,晚上,月月的烧的终于退了,但仍全身无力。我放了一摞被子在她的背后,使她半躺半坐,我端着碗喂她吃药。

    回家后的月月又换上了睡衣,从睡衣上隐约可以看得出月月没有戴罩,小巧的房使部的睡衣被着健健走后她的寂寞,说着说着,月月一下子趴到了我身上,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望着月月泪眼婆娑,我的心中一片茫然,其实不用多说,我也能理解一个女人没有男滋润的寂寞。

    儿媳的头发上传来淡淡的香水和医院消毒的混合的味道,紧紧压在我腹间的那对坚实凸起的房即便是隔着衣服,我好像也了如指掌,几个月的禁欲生活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反应。

    儿媳明显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身子明显的往后缩了一下,然后又马上贴了上来,小腹使劲︰「月月,你感冒刚好,身体行吗」月月轻哼道︰「人家要嘛」说着用尖挺的房在我口磨噌着,手也向后抓住了我直立的,来回的搓着。

    当我用手抬起月月的屁股,发现她的两片唇早已湿透,我用手扶着我的已经硬硬的,用手分开儿媳的两片唇,道︰「人家本来是等健健回来的,可没想到你先回来了。」「原来是想让别人干你的,我说打扮得这么妖冶,你这个小骚。」原来月月是等健健回来,一想到这儿,我不仅妒火中烧。

    我让月月双手扶着沙发,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翘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后面,欣赏着月月那圆滑光洁的小屁股。

    从臀沟中可以清楚地看见月月已张开小口的洞和紧紧闭合着的菊花,小小的唇和粉红色的菊花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耀眼,我再也禁不起这种诱惑,把脸紧紧地贴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头去舔食那迷人的洞和两片唇,当然也不会放过那小小的菊花。

    月月一定是刚刚洗过澡,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的香味。想到这个美丽的女人洗得干干净净原来是等待别人来干,虽然这个人是我的儿子,但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我在月月那已经潮湿的小洞上吐了一大口唾,并在月月肥嫩的右侧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月月「啊」地叫了一声,我心里暗暗地骂了一句︰「小骚货」我故意把勃起的在月月的唇上和菊花上轻轻碰着,同时双手把玩月月那浑圆雪白的屁股。

    「啊你快快一点儿」月月央求道。

    「是不是受不了你这个小骚货,没人干你,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说着把黑红的从月月紧紧的屁股缝里了进去,直接进了湿润的门。

    在月月洞里汁的润滑下,我的一下就齐进入,头狠狠地道︰「爸,健健是不是跟你说了」我故意说︰「说什么了」月月小脸一红说︰「健健没和你说吗他说他走了之后,咱们两个可以可以在一起。」我故意说︰「在一起干什么」「你说在一起能干什么当然是做那种事情了。」月月说。

    「做哪种事」我问道。

    「不来了,你故意逗人家,就是你把你的东西放进人家的东西里来嘛」月月娇羞地说。

    我不自觉地搂紧了怀里的小女人,望着她那绯红的脸颊及渴望的目光,我的唇慢慢地印在她那柔软的唇上。

    我们像疯狂了一样,猛烈地吻着,她的舌头和我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就像两只小狗在打架,进进出出,一会儿在我嘴里,一会儿又在她嘴里。

    我们就这样搂抱着走进月月的卧室,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其实这两个月的禁欲生活,我过起来就像渡日如年,每天一躺下,眼前总是晃动着月月那俏丽的身姿,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月月°°我的儿媳妇。

    当我把大送入月月那迷人的道内里,我禁不住舒服地长长出了一口气。月月的道依然是那么紧,紧紧地夹住我的抽之间带来的强烈刺激让月月不停的娇叫呻吟,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地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好让我干得更深。

    随着我快速的抽送,我们两个人的撞在一起,「啪啪」直响,两个人连在一起的部、大腿、甚至小腹上都是湿漉漉的。

    「啊啊」伴随着月月忘情地呻吟,我也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紧紧的︰「人家都说小护士最纯洁,我看小护士表面上很纯洁,背后也挺荡。」「爸,你就会侮辱护士,我们护士才不像你说的样呢」月月娇嗔地说。

    「像不像,看看我们的月月就知道了,不但和两个男人发生关系,就连小小的屁洞也让人开发了。」我笑着说。

    月月的脸又红了,细声说道︰「我知道。你知道我让健健干了后庭之后,心里总是不舒服。」然后又用细小的声音对我说︰「爸,你想要的话,也来人家的后庭一次吧」月月红着脸说︰「不让你干一次,你心里总是不太舒服,你干了人家的屁眼,你们父子俩就扯平了。」月月说得我蠢蠢欲动,不自觉地站立起来,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地说︰「月月,你真的不怕痛」月月说道︰「人家自己都不怕,你还担心什么」说着用双手抓着双腿,向两侧大分开,不但鲜红的洞看得清楚,就连鲜红的菊花都显露了出来。

    我心里也想试试月月的屁眼,就用手扶着,再次爬上床,用沾了一些粘在月月洞上的粘,对着月月屁眼︰「月月,这些天想我吗」只听月月小声说︰「想」;「都哪儿想我了」健健又问,「人家全身都想了。」月月骚媚地说。

    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吸吮的声音,随即月月就开始呻吟起来︰「啊别舔了」随后就听到男女做爱时发出的特有声音。

    健健边干边问︰「月月,这些天爸在家干得你舒服吗」月月只轻轻「嗯」了一声。

    我听到这儿,已硬得不行,只好回房打了一回手枪。

    我们一家仍欢乐地生活在一起,但月月却不像以前了拘束了。以前的月月换衣服时都小心地怕我看见,但现在月月有时就在我和健健面前大方地换衣服,再也不顾忌露出身体的某一部份。有时,月月洗过澡后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可以清晰地看见里面什么也没穿,甚至连罩和内裤也省略了。每次看到这些,我的都会立起来。

    一天晚上,当我躺下的时候,忽然月月只穿了一件小内裤走进了我的房间,望着月月赤裸的双,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月月对我笑了笑,说道︰「爸,健健他说,你一个人太寂寞了,让我过来陪陪你。」我心里一热,说道︰「这小子,心里还想着老爸。」月月也笑着说︰「爸,人家心里也想着你。」我打趣地说︰「是你心里想着我啊,还是下面的洞想我了」月月妞妮地在我怀里扭了扭说︰「人家心里和下面都想了嘛」当然我们两个免不了又一番大战。以后就形成了规律,每隔几天,月月就过来陪我一次,让我在她的小洞和小屁眼里发泄一番。

    一天晚上,我和健健坐着看电视,月月在洗澡。健健说道︰「爸,你觉得月月近来怎么样」我不知道健健想说什么,问道︰「什么怎么样」健健说︰「我觉得月月的欲比以前更强烈了,每次都要让我在她的前后两个洞中,我真有些承受不了。」经健健一说,我也觉得是这样,虽然我隔几天才和月月干一次,但每次下来也都是疲力尽,一个男人要应付两个洞,就像要对付两个女人一样。

    我笑着说︰「谁让你把她的后庭给开发了」健健一脸的苦像,说道︰「爸,当初我只是想尝尝鲜,没想到月月却喜欢上了。」我说︰「那你想怎么办你自己可要当心身体。」正说着,月月从洗澡间出来,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子和黑黑的毛都看得很清楚。健健压低声音说道︰「爸,我想既然咱们两个都和月月发生关系了,那就不如我们两个一起上。」月月看到健健一面和我低声说着什么,一面不停地瞄着她,就走过来坐在我和健健中间,娇嗔地说道︰「你们又在说我什么坏话了」健健看了看月月,笑了,把一只手放在月月的房上揉捏起来,说道︰「我们正在夸你呢」月月扭了扭身体,不自然地说︰「别爸还在这儿呢」然后又撇了撇嘴对健健说︰「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准没说我什么好话。」我看儿子小两口的小儿女态,刚要站起来走,健健拉住了我的手说︰「爸,你别走。」说着把我的手放在了月月的另一个房上,我立刻触手温热柔软。虽然以前也没少儿媳的子,但在健健面前还是第一次。

    健健接着对月月说︰「真的没说你什么坏话,我刚才和爸在商量咱们三个人一起弄一次好不好。」月月看了看健健,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红着脸说︰「你们父子要一同上阵啊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吃得消。」健健怂恿地说︰「好月月,试试嘛」说着抱起月月,来到自己的房间,很快就脱掉了月月的睡衣,一具白羊一般的身体裸露出来。

    健健边索着月月的双,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看着我没动,健健不禁着急地说︰「爸,你快把衣服脱掉啊」事以至此,我也只好脱掉了我的衣服。

    脱掉衣服的父子二人,我的本意是让健健先来,毕竟月月是他老婆,但健健却让我先干,弄得我们两人你推我让。

    月月看到我们两人的情景,不禁笑了,对我们说︰「你们二人都不先来,那我先来。」月月两只手各握着一支开始套弄起来,一会儿就把我们两人的撸得通红发亮,头也突了出来。月月让我和健健靠在一起,将两个的头靠在一块,张开嘴把两个一起吞了进去。一剎时,月月的小嘴里被塞得满满的,我可以感觉得到月月的小舌在我们两人的头上扫来扫去,一会儿就弄得我们父子俩的硬到了极限。

    此刻我的心里情欲高涨,健健可能也受不了这种刺激,从月月的口中抽出了,趴到了月月的屁股后面,舔起了月月的部。一时间,房间里只有嘴巴吸吮发出的「渍渍」声音和从鼻孔中发出的「唔」的快意的低吟声。

    当月月吸吮得我将要喷发时,我从月月的嘴里抽出了,拍了拍健健的肩膀,示意我们二人换一换。

    我让月月仰躺在床上,健健跪在月月的头上,把大通红的送入月月的嘴里,我则跪在月月的两腿中间,把月月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地分向两侧,月月的两片唇上和小洞上以及小小的屁眼上都粘满了健健的口水,泛着光亮,当我把嘴贴上了月月鲜红的小的时候,立即一股口水和混合的味道扑面而来。我也顾不了许多,伸出舌头在我儿媳的唇、尿道和洞上一阵乱舔,最后舌头停留在了粉嫩的菊花上。

    月月的在我舔弄下早已横流,身体和肥嫩的屁股不停地扭动,嘴里不时地发出「唔唔」的轻吟声,嘴里更是不停地吸吮舔弄健健的。一会儿,只见健健全身一抖,在月月的嘴里一阵跳动,一会儿就见月月的嘴角溢出了少量白色的。

    我再也忍受不了,抬起身来,用手扶着布满青筋的,对着月月那一张一合的的小口,屁股一沉,︰“健健,自从月月她妈妈来了之后,咱们两个真是轻松了不少。”健健点了点头,我说︰“妳注意到没有月月妈长得还真挺年轻,她年轻的时候也一定是很漂亮。”健健没有说话,只是目光亮了亮。

    有一次我和月月做爱时,我说到了健健和她妈的事情,月月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说道︰“我们母女让妳们父子都上了,不是更好吗这叫一家欢。”

    一天晚上,我已睡着,忽然被叫醒,一看是月月,我一把搂住月月,原以为月月是来和我偷情的,没想到月月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说道︰“妳跟我来。”拉着我来到月月妈的房门口,让我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只听到里面一阵阵“啊﹑﹑啊﹑﹑”的呻吟声,仔细一听,是月月妈在呻吟。

    一会儿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低低地说道︰“怎么样,舒服吗”月月妈轻声说︰“好儿子,把妈干得舒服极了再深一些﹑﹑”

    我回头在月月耳边轻声说︰“是健健”月月点了点头。我拉着月月回到我的房间,关上门,把手探进月月的两腿之间,发现那里已经湿透了。我问月月︰“他们什么时候搞上的”月月摇了摇头。

    我让月月躺在床上,两腿分幵,我站在床边,把月月的屁股拉向床沿,对着她的就刺了进去。月月可能也由于听到健健和她妈妈偷情而特别兴奋,今天小洞里的水特别多。

    我一面狠干着月月,一面对月月说︰“月月,表面上看妳妈挺文静的,没想到骨子里跟妳一样,挺骚的。”

    月月一面迎合着我的抽,一面细声细语的说道︰“可不是吗,没想到我妈也这样,那么大岁数还那么骚,准是在家的时候我爸没喂饱她。”一说到她妈的骚样,月月就特别兴奋,小洞里的水就流个不停。

    我说道︰“月月,不知道妳妈的洞有没有妳的紧”月月挺了挺屁股说︰“妳我妈一下不就知道了再说,我妈都让我爸了二十多年了,没准在外面还背着我爸偷人呢她的骚一定是又大又肥。”我说︰“月月,妳妈的屁股挺肥的。”月月一脸妒忌地说︰“那还不是被人给的”

    我又再狠狠地了月月几下,月月的洞里面一阵收缩,我了,月月也“啊﹑﹑啊啊﹑﹑”的高潮了。

    第二天,我看到月月妈的时候就有些冲动,月月妈却还像以前一样和大家快快乐乐的。

    从此以后,月月和我做爱的次数多了起来,健健和月月妈也有几次偷情,大家都当作没事的样子,但月月妈始终不知道我和月月的关系。

    一天,就我和健健单独在屋里,我故意问︰“健健,月月说妳最近和她在一起做爱的次数少了。”健健看了看我,小声说︰“最近我有些累,爸,妳多陪陪月月吧”我笑了笑,对健健说︰“妳小子,连对妳老爸都不说实话。妳是不是把月月的妈妈给上了”

    健健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我,说道︰“爸,妳什么都知道了”我得意的说︰“妳小子有什么事情我还不知道”

    健健凑到我跟前,低声对我说︰“爸,妳不知道,月月妈的身体很好啊屁股肥肥的,︰“这么大人了还害羞,来,互相亲一个。”说着把我和月月妈的脖子向一起拉,我也就顺势搂住了月月妈。

    月月妈幵始有些挣扎,但最后还是在我和月月两个人的力量下屈服了,当我把嘴对上她的嘴时,月月妈闭上了眼睛,脸色绯红。

    这时婴儿醒了哭了起来,我和月月妈赶紧互相松幵,月月也站起来跑到自己的房间,走前向我和她妈妈做了一个继续的手势。房间就只有我和月月妈,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再次紧紧地搂住月月妈,舌头再次伸入到她嘴里。这次月月妈没有拒绝,舌头也幵始吸吮我和舌头,我的手也攀上她的峰。

    月月妈的房很大,虽然有些松驰,但上去仍然觉得很柔软。我们吻了一会儿,月月妈也有些动情,呼吸变得急促,我把扑倒在床上,继续吻着,手已伸到了她肥大的屁股上揉捏着,月月妈的屁股很肥很大,比我想象的还要柔软。

    当我把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时,月月妈也用手抓住了我的。月月妈的部很肥,上去又肥又软,感觉很好,我想︰“那健健为什么喜欢和我妈在一起”我想了一下说︰“健健这小子我也有些搞不明白。当初我和妳做爱被他发现以后,他竟然主动要我和妳在一起,现在又放着年轻漂亮的老婆不用,却和妳妈搞在一起。”说到这儿,我摇了摇头。

    月月说︰“爸,我妈很骚的,妳也别总跟她在一起,多陪陪我嘛。妳只要多陪陪我,妳什么时候想干人家都行,干人家的哪儿都行。”

    我一听乐了,用手到了月月的小屁眼上,问︰“这儿也行吗”月月扭了扭屁股说︰“妳也不是没干过人家的那里。”

    一天傍晚,我们四个人坐在餐桌旁吃饭。吃了一会儿,我发现月月妈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仔细一看,健健的一只手已伸进月月妈的短裙里,月月妈的一只手也隔着裤子抓着健健的。二人了一会儿,月月妈起身去了卫生间,健健紧跟着也朝卫生间的方向去了。

    我拽了一下正专心吃饭的月月,月月还没注意到健健和她妈的小动作,我拽着月月偷偷来到卫生间的门口,透过门的缝隙,看到月月妈正双手扶着坐便,屁股翘起,短裙被拉到了腰部,内裤掉到脚裸处,健健正站在她的身后,用力地抽着,︰“妳是不是也想吃我的了别着急,等我喂完了我儿子就喂妳这个大儿子。”

    吃完,宝宝在月月的怀中睡觉了,月月把宝宝放进卧室,走到我身边,也不管健健和她妈妈在旁边,把衣服撩起来,把头送进我嘴里,一股鲜美的汗流进了我嘴里。

    我一只手抱着月月的腰,另一只手在月月的屁股上索着。旁边的健健和月月妈也没闲着,互相搂抱到一起,爱抚着对方的生殖器。

    我把月月两个房中的几乎都吃光后,站起来,看到月月妈和健健已经分幵,健健显得有些不太高兴。此时天色已晚,我就推了一把月月说︰“妳们小两口好几天没在一起了吧今晚妳们两个在一起快活一下吧”

    月月也可能好几天没和健健在一起了,就走过去拉住健健,小两口很恩爱的走进了房间。我走过去搂住月月妈,说︰“今天只好咱们两个一起睡了。”

    晚上我和月月妈躺在床上,我用手抚着她的大屁股,对她说︰“月月妈,妳的屁股起来又大大软,真不知道妳是怎么长的”月月妈笑了一下,自豪地说︰“当初我老公就是看上了我的屁股才追求我的,但那时还没有现在的大,自从生了月月以后就大了起来,很多人就是喜欢顶在我的屁股上才勾引我的。”

    我的手在月月妈的大屁股上着,嘴也含住了她大大的头。月月妈一会儿就不行了,夹紧了双腿,我的手从她的臀缝伸进去,发现她两片感的唇已经湿了,我的手指沾了一些她的粘,伸进了她那热热的道中。

    月月妈的道由于年龄和让多个人过的缘故,已经有些松驰,但里面仍然热热的,粘也比较多。我的手指在里面抽了几下,拿出来向后去。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