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销魂姐姐

    我的家只有三个人,都不是什麼帅哥美女型,很平凡,爸爸杨逸民44岁,开了一家电子公司,妈咪伍慧玟39岁,家庭主妇,我,杨志强19岁,x大体育系二年级学生。(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Www.XiaZaiLou.Com)「爸爸死了」那是快过年时,一场车祸夺走了父亲的生命。办完丧事,妈妈要我搬回家裡住,因為家裡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会怕,父亲还在时,一切有爸爸还能安抚著妈妈,而且妈咪是很胆小的人,打雷、停电、地震经常吓得躲在爸爸或我臂窝裡接受我们的保护。妈咪生也很乐观,很天真,爱撒娇,有时又像小孩子,爱玩,小时候经常会与我一起玩家家酒跟其他游玩戏耍。因為我还在求学,妈妈也无法继续经营爸爸的公司,只得请会计师结算后卖给别人经营,好在公司还有前途,因此换得不少钱留给我们母子。我家是住在台北东区一栋大楼,约100坪,五个房间,很宽敞,本来爸爸在时有僱请一位佣人张妈,爸爸走后,张妈也因家裡有事而离开。过完年,我也开学了,日子过得很平静,很快就过了一年多。有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回到家。「妈,我回来了。」奇怪,客厅没人,灯也没亮,晚餐也没做,妈去那裡了。妈很少出门,她很胆小,上街、过马路都要挽著我的手,可以说除了每週我陪她到超市买菜购物以外,她不会一个人出门逛街的,如果与亲戚朋友出门也应该会留纸条才对。我敲了一敲妈咪房门。「小强」一声沙哑的叫声出自妈咪床上。「妈,我回来了。」我走入妈妈房间,「怎麼不开灯」我开了灯。妈咪躺卧在床上,盖著被子,我走上前只见妈妈脸庞发红,眼框含泪的伸手叫道:「小强。咳。咳」「妈咪,别哭,别哭,你怎麼了」我抓住妈的手,了妈咪额头,好烫。

    「唉呀,好烫,妈,你发烧了又在咳嗽,有去给医生看吗」「没有咳。我在等你回来。可是。天。咳越来越。暗了。你都没有。回来。我好怕喔」妈咪沙哑地断断序序地抽搐著。「对不起,妈,今天学校刚好有一点事,稍微晚了,别怕,小强现在回来了,小强带你去给医生看,你能起来吗」「小强,我口渴。」我赶快倒了一杯温开水,将软棉棉的妈咪托起上半身来餵她喝开水,我发现妈咪穿著一件宽鬆的t恤,没有穿内衣,全身流汗发烫。「你可以起来穿衣服吗你要穿那一件」我掀开棉被要妈咪下床,我才看到妈咪只穿一件浅粉色小三角裤。ohgod虽然从小到大,我看过妈咪穿三角裤不下数十次,但是当初年纪还小,而且是偷瞄,像今天这样近距离的情形,还没有过,妈咪那白浙浙的大腿,白裡透红,三角裤底那高高的阜,像一个馒头似的,年轻的我,怎受得了这刺激,裤襠下的巴立刻起了变化,好在妈咪闭著眼本没有发现,我从妈妈衣橱拿来一条裙子胡乱地帮妈妈穿上,又拿了一件夹克帮妈咪穿上,赶紧喝了一杯冰水消消生理上的欲火,我扶著妈咪搭电梯下到地下室,帮妈咪移到车内,我开车直驶仁爱医院急诊室。医生检查后诊断為急肺炎,需住院观察,為了清静,我要了一间单人房,办好手续,立刻在福利社买了一些日用品,妈妈在点滴注中被推进病房,我坐在病床边,看著妈咪,妈妈有时还转头看我是否还在,妈妈自爸爸走后变得更胆小了,以前爸爸在时,都是爸爸在照顾妈妈,偶而也会向我撒娇,如今妈妈只要稍稍不舒服,或紧张就哭了,妈妈真的越来越像小孩子了。约一小时吧,妈妈哼著道:「小强,我想尿尿」「哦,我去叫护士小姐来帮忙」我起身转头準备出门叫护士小姐。「不要啦,你扶我起来。」我扶著妈咪起身,穿起我刚买的拖鞋,我一面推著点滴一面扶著妈妈进厕所,来到马桶前,妈妈用手捞起裙子小声道:「小强,帮。妈咪脱下。裤子」妈咪小声地使我几乎听不到妈妈说什麼了,而且我以為我听错了,我看著妈妈。

    「小强,快呀,妈咪快尿出来了。」妈咪红著脸催促著。我双手从妈咪的腰两侧拉下妈妈的小三角裤,喔,那白白的屁股,真想咬它一口,妈妈缓缓转过身来,那妈咪的屄正对著我,鼓鼓的阜毛不多,很整齐,稀稀疏疏地很乾净,看起来很舒服,我看得血脉奋张,巴早已竖起旗桿,好想进那个屄洞,尤其中间一条缝,依稀可以看到小唇,我為了自己遮羞巴裤襠凸起,我赶忙弯腰扶著妈咪坐在马桶上,妈咪好像很害羞但又好像蛮自然地,在「浙沥浙沥」之中,我拿了两张卫生纸给妈,妈咪抬头看了一下我娇羞接手拿去伸手擦尿,準备站起来时,突然看到我巴鼓起的裤襠,妈妈眼睛一闭脚都软了。「小强,我咳站不起来。」妈咪呼吸急促地道。「来,我抱你,但你要推著点滴哦。」因為妈妈站不起来,所以还没有拉上三角裤,我想反正是单人房没有别人,伸手捞起妈咪双腿,走出厕所,我的巴则在妈咪屁股上。妈咪伸手拉著我,深怕我会跑掉似的。「我会在这裡,不要怕。」我安慰著妈妈,顺手熄了灯,深深吐了一口气,抓著发胀的巴,我瘫坐在陪伴椅上,我们都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

    良久欲火渐熄。「咳咳」「妈,要不要喝开水我去倒。」「哦,好」我在病房外倒了一纸杯温热的开水进来,扶起妈妈上身餵开水,护士小姐进来拔掉注完的点滴。我本来想请陪伴看护,可是妈妈不要,我只好请同学帮我请两天假,经过两天的住院,妈咪已逐渐康复,经过我们要求,医生终於同意妈妈出院,但需随时回诊。回到家,第一件事:洗澡。我整整三天未好好洗澡,浑身发痒,我想妈咪也应该差不多,因為都是由我帮她抹澡,说句白一点,我们都浑身难过得很。回到家,一进房门,将妈妈扶坐下来:「妈,你不要太劳累哦,我帮你放水。」我走到妈妈浴室放热水及日本带回的温泉粉,妈妈的浴室是按摩浴缸,必须先放满水,这时妈咪拿了换洗的衣服后走进浴室说:「小强,你要不要跟妈咪在这裡一起洗」「喔,我去拿衣服。」我差不多有七、八年没有跟妈咪一起洗澡了,想不到妈咪要跟我一起洗澡,我高兴地跑回房间去拿换洗衣服。回到妈咪浴室已看到妈妈早就脱了衣服只穿三角裤在洗头,妈咪虽然不是很漂亮,但笑容很好,让人见了就会喜欢上她,全身白净净地,两个房很丰满,也许是快40的人,有一点下垂,葡萄色的头,喔,那我曾经吸吮的ㄋㄟㄋㄟ,又在我眼前随著妈咪洗头而抖动,我巴又开始不安份起来,為了掩饰丑态,匆匆洗完头后,赶快跑进按摩浴缸让水花及温泉色掩饰竖起的巴。妈咪擦乾头髮,也很自然地脱下三角裤跨入按摩浴缸道:「来,我帮你擦背。」「妈咪,你还没有完全康复,你就泡在浴缸裡,别起来,等一下又受风寒,那会要人命的耶。」我一面抹沐浴一面说。「反正有你会照顾我。」妈咪翘著嘴撒娇地说。妈咪就是这样可爱,好像把我当爸爸了,我实在不太敢想像,我不知道什麼时候会受不了这引诱,她完全没有忌讳,现在妈咪和我的亲蜜程度,差别只是我的巴还没有入她的屄而已。「妈咪,我绝对会照顾你,但你也要乖,听话,小强才会喜欢你啊。」我看她撒娇,只得哄她。「那你等一下帮我搓背。」按摩浴缸的水花及温泉色掩饰了彼此的体,很快的我们都出汗了,妈妈闭著眼,泛红的脸庞,嘴唇都红得水亮,我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稍后,我移到妈咪身后,将涂抹了沐浴的毛巾在妈咪背后搓揉,妈妈起身坐上浴缸边,我仔细地搓揉妈妈细腻白裡透红的皮肤,触觉让我巴又蠢蠢欲动,我的手偷偷地穿过妈妈腋下揉著妈咪房,妈咪身体一颤,背就靠了下来,我扶著妈,妈还闭著眼,我转过身低头亲吻著妈妈的嘴唇,妈咪双手圈上我的脖子,舌头也送进我嘴裡。我舒爽地吸吮著妈咪的唾,舌头也跟著妈妈舌头交缠,我的手从软软的房渐渐滑下妈妈小腹,妈妈呼吸开始急促,当我的手接触到妈妈的阜时,妈咪一隻手也抓住了我的巴。我用手指抚著稀疏的屄毛,趁著水的润滑将一隻手指头滑入小唇,妈咪稍微张开了腿,一粒核早已迎上我的手指,「哼。」妈妈身体一抖,下体:「宝贝,真漂亮的巴。」「妈,你的屄才漂亮哩,白白的,乾乾净净的,毛又刚刚好,不像影片裡女生没毛很奇怪,毛太长太多又让人感到一塌糊涂。」「什麼的什麼嘛你这小鬼讲话好缺德ㄝ。」妈妈笑骂著用手敲我道我们下到浴缸裡,笑闹地清洗擦拭著彼此的身体,然后起身擦乾身体穿上衣服,我要妈妈赶紧躺回床上休息,盖好被子我吻著妈,妈咪却要我躺在她身边,我笑道:「妈,这样等一下我会受不了哦」「小强尽是想欺负妈妈。」妈妈抱著我笑说。妈咪刚洗完澡只穿上一件无缝低腰三角内裤,上身只套著一件t恤,我在棉被裡抱著妈咪,那感觉好好,温暖的体香及髮香使我情欲高涨,我用鼻子靠著妈妈前闻过去:「嗯,老婆好香」妈妈推了我一下「咯咯」笑著:「嘴巴很甜哦。」

    「本来就是嘛,妈,我爱你。」我在妈咪脸颊亲了一下。「宝贝,妈咪更爱你,我现在什麼都给了你,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希望你不要」我按住妈妈的嘴道:「妈,你能放掉这世俗道德观念,天下没几人能做到,放心,现在你是我的老婆,小强永远在你身边陪著你。」我伸手去妈妈的裤底,虽然隔著裤子,有一点湿,但,软绵绵地好舒服。「嗯,大巴哥哥你永远是妈咪的好老公。」妈咪瞇著眼在我耳边梦囈地说。我转头正视著妈,妈咪狡黠地做个鬼脸,我手指伸进裤内捏著核:「小骚屄妈咪,你再说一次给老公听。」我还是逗著妈咪。「嗯,不要,因為大巴哥哥正在欺负小骚屄妈咪。」妈妈,但在上面的阿姨可不好受:车子摇晃,阿姨跟着摇晃,我的也跟着在阿姨的屁股沟里摇晃;车子遇到前面有车或红灯,立即刹车,阿姨的身子便惯的立即向前倾。

    此时爸爸竟回过头来,严厉的吼我:」小明,你怎么不把你阿姨扶好”」是,我这就把阿姨扶好。」我心中暗喜,乘机把阿姨一把紧紧地从纤细的小蛮腰抱住。

    我将手放在她的小蛮腰,轻轻的替她按摩,然后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着。然后我搂着她的腰,感觉她真的很像我的女人,纤细的腰与她清香的头发,由于及膝裙坐下后,裙摆自然往上缩迷人的双腿露出了一大半,此时我的双手也不闲着,不安分的在她的大腿上游移向阿姨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抚着。

    我的嘴唇也不安分的吻着阿姨她的脖子,经过一番的唇舌并用,阿姨的脖子、双、小腹都残留着我的吻痕和口水。

    阿姨好像按耐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开始扭动起来,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摆。

    阿姨挣扎着并小声的说放开我,试图挣出我的怀抱,我不理会阿姨的挣扎,在阿姨的背后亲吻阿姨的脸、脖子,给阿姨热吻,一手伸进阿姨的衣服里抚房,一手伸进阿姨裙子里抚着被黑色丝袜包住的部,臀部、双腿,来回抚阿姨美丽的体。

    阿姨她坚挺的双峰,纤细的蛮腰,及浓密的毛,无一不挑起我强烈的慾,直想赶快发挥人类的本能,长驱直入到其中。

    我的手由她的小腿慢慢的到大腿将阿姨的百摺裙拉到腰间,再一次将手伸入阿姨的户,然后深入阿姨她的裙子,我片她的大腿内外侧,在慢慢的往大腿尽头前进,我的手指轻轻触碰到她的核,她也轻轻的触动了一下。我稍稍的往下压,她的反应更大。我在上下的搓揉,这时我才发现到阿姨原来已经湿透了,阿姨的那个钻石宝洞不知何时竟演变成为水濂洞,滑潺潺的水沾湿了整个户,水已经汩汩的浸湿了丝袜和三角裤黑黑微稀的毛正印贴在那薄薄的小内裤上。

    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丝袜内,落在小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口左右两片,湿润的唇,更抚弄着那微凸的核,中指轻轻向小缝滑进扣挖着,直把阿姨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水如汹涌的潮水飞奔而流,樱唇喃喃自语:「喔唉」。

    时间越来越晚车里的人突然变得一声不吭,大家都睡着了,随着路灯忽有忽无,伸手不见五指。天地间就像是只剩下汽车的轰鸣声,异样的安静。四周一片黑暗。寂静黑暗中,车里再没有多余的空间。这时我又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背后,将阿姨她的内衣解开,然后在游移回到阿姨她的部上。我轻轻的转捏着阿姨她的头,再用力的搓揉阿姨她整个房。她嘴里直说着不要啦你不可以这样我意会说:这样才刺激啊当然我的手能不停着爱抚他的感部位。我一边热吻,我的一只手在阿姨她的部上搓揉。另一只手则隔着阿姨她的丝袜轻挑她的核。

    伸进阿姨的丝裤袜内揉阿姨的部及臀部,然后又伸进阿姨的蕾丝内裤里揉阿姨的臀部及唇,阿姨兴奋的呻吟着:「啊啊啊」

    终于阿姨忍不住:「哦哦哦我的好,你弄得阿姨爽死了。我我快快不行了哦哦我我要你,嗯嗯嗯我要洩了哦哦哦哦」

    我想是时候了,接着褪下阿姨的丝裤袜及蕾丝内裤至大腿,我将生殖器放在阿姨的生殖器上搓动,然后抬起阿姨动人的双腿夹紧我的,在阿姨的美腿及部夹缝间搓动,重要的部份来了,我将顶住阿姨诱人的下部,阿姨兴奋的叫了一声:「啊」啊啊这不行嗯嗯啊我们不可以啊嗯啊啊不能啊会啊啊我们啊啊不啊可以啊

    见此时阿姨浑然忘我机不可失,扶着自己的,将阿姨的两边屁股的用力拉开,让小张得更开,,接着我慢慢将入阿姨的道内,猛力一挺,阿姨又兴奋的呻吟着:「啊啊」已全部进入了阿姨的当中,、全入,施展出令女人欢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技,拚命前后抽着,大巴塞得小满满的,抽之间更是下下见底,得艳丽的阿姨浑身酥麻、舒畅无比。连番用力抽巴,大的巴在阿姨那已被水湿润的小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阿姨的小被烫又硬、又大的巴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荡的本,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小小声呻吟浪叫着,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抓住椅背,双脚微微的张开,肥臀拼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巴的研磨,妈妈已陶醉在其中,舒畅得忘了自我浪声滋滋、满床春色,小深深套住巴,我的手也紧搂着她翘美的豊臀,挺动下体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阜,壮的大阳具在阿姨的道中快速的进出,大头冠刮着阿姨她的道壁,与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道中涌出的抽了出来,亮晶晶的顺着股沟流水般滴落在还穿着丝袜的小腿上。强烈的刺激使得阿姨形同疯狂,紧抱着前座的椅背,狂野的挺动户迎合着我的抽,黑暗中,只见阿姨双手紧握成拳,正在尽力的控制自己不叫出声音来。

    忍住想要大声的呻吟。阿姨显然也明白,叫出声对谁都没好处。试想,如果爸爸妈妈发现我们现在的状况,就算是无意之举,阿姨也要得羞得跳海。

    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阿姨她过去与姨丈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阿姨被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头不停在小里探索冲刺,巴碰触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阿姨红着脸扭动肥臀,我奸着阿姨的体,深进深出、用力的撞击阿姨的下体,阿姨痛苦的表情带着激情、兴奋,身体上下震摇,迷人的双也上下摇动,双手在阿姨的双腿上下抚、搓揉,一路上,汽车无数次起车、刹车,反反覆覆,阿姨也跟着反反覆覆的被折腾。这简直是对阿姨一种折磨,我真担心阿姨会大叫出声来。我慢慢的将在阿姨的道内深进深出,然后以正常的速度奸阿姨,前前几天是美丽的熟女妈妈,现在是和感的ol阿姨交、做爱,我每次抽送,都会让阿姨低低地呻吟,而且她的身体也因为我与她的体撞击,而呈现有规律的扭动,相对地也带动着她那对美丽的房来回地摆动,我干着阿姨的体,阿姨美丽的体上下摇动,迷人的双也上下摇晃,好舒服啊在车厢的摇晃中,我逐渐加大动作,一只手搂着阿姨她的腰用力向后拉,一只手从衣服下面抓紧阿姨她饱满的房,臀部向前用力,用力朝阿姨她身体深处进去,明显感觉到阿姨她的道也在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我的感觉,我把身体紧紧压在她背后,享受着这种无与伦比的快感

    阿姨坐在我腿上,我双手揉阿姨的房,下体干着阿姨的部,阿姨的头靠在我肩上,一手往后扶着我的脖子,阿姨兴奋的叫着:「啊啊啊啊哦哦哦我越来越兴奋,动作越来越快,阿姨的体被我干的上下震动,双也上下弹跳,阿姨双眼紧闭,满脸通红,我达到高潮了,更努力的抽送.

    「啊小阿姨我要了」阿姨感觉的一股热流要出来,阿姨这几天是危险期你不可以在里面啊」

    「不行不能在嗯嗯不行不能在里面啊」

    同时,阿姨也达到高潮了,阿姨兴奋的叫着:「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下体道流出不少爱,阿姨激情亢奋小声的呻吟着「哦哦啊啊来不及听到阿姨这样讲,我再也忍受不住似地关一开,热呼呼的倾泻在阿姨的体内深处我俩的身体都因为这个缘故而抖动起来将入阿姨的道内,继续干着阿姨,啊哦」

    我抱住阿姨的美丽的胴体,又亲亲她的连脸颊,阿姨失神了,阿姨软绵绵的躺在我身上,但我的仍然继续着阿姨,我那些也慢慢地从里流了出来,我看到那些慢慢地沿着阿姨的大腿流下,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但阿姨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冲动,她居然用手去沾弄那些,然后放入她的口里,而且慢慢地吸吮她的手指,再用一种极具诱惑力的荡眼神看着我,那种眼神令我的再度站立起来,阿姨咯咯地笑说:「年轻人就是有体力,这么快就可以再来一次,你刚刚弄的我好舒服,我们再玩一次,好吗」

    虽然刚刚已经过一次,但我还可以忍耐,点点头之后,我从她背后抱住她,然后双手握住她那诱人的房,用力地搓揉起来,她仰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而且双手大张,让我可以尽情地玩弄她的房,我看到她的尖因为我的搓揉而渐渐地坚挺站立,我用力地揉捏,她忍不住地呻吟起来,我赶紧停下动作,阿姨笑着说:「傻瓜,女人的这里就是愈痛愈爽快,别管我,用力地玩吧,这样我才会爽喔」

    我继续地玩弄着她的房,甚至我用力地握着,让她的房从我的指间跑出,那种感觉令我更加的冲动我一边揉捏她的房,一边入她的小然后开始抽送,这时候的我完全像野兽一般的奸着阿姨,而她也骚浪荡地配合着我的动作任我奸她这次的交合虽然动作很单纯,但是却足足持续了快要一个钟头,据后来阿姨跟我讲,她足足达到四次高潮当我再次将入她体内之后,我疲累着趴在她的身上,而她也温柔地搂着我,双双睡去

    1418221

    420221

    122941824

    与美丽的情人偷情

    秀琴和秀美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兩人不但長相一模一樣,就連聲音都幾乎同樣的音調和頻率,時常讓人分不清楚到底誰是秀琴,誰是秀美。而其實兩人仔細去分辨的話,

    還是可以看出不同地方在哪裡的,但是如果沒有靠得很近,誰也沒辦法看出來大姐秀琴的左邊雙眼皮上有一顆很小的痣。如果兩人都在化妝上動了手腳,劃上了眼影,

    那麼即使是她們自己的父母都分辨不出來。不過她們倆人最相似的還不在於外表,而是她們都同樣有喜歡捉弄人的個。而她們從小玩到大,

    最拿手的就是角色互換。所以姐妹倆從小時常用這種方式瞞過許多人,去捉弄別人。而隨著年紀的長大,姐妺倆所玩的遊戲也不斷在翻新。

    在她們國中三年級時候,大姐秀琴首先交了男朋友,然後不久又開始和妹妹秀美玩起角色互換的遊戲來捉弄那個男生,後來秀琴十五歲時和男友發生了關係,

    就開始和妹妹分享伴侶,用車輪戰的方式令秀琴的男朋友招架不住。直到她們各自結婚之後,這種遊戲仍然是她們之間最大的秘密,時常交換身份,

    各自享受倆位老公不同的做愛技巧。從來沒有被發現,直到大姐秀琴後來生了一個兒子,而妹妹秀美則結婚多年一直沒有生育。也隨著她們姐妹對自己的老公產生厭倦之後,

    她們各自和自己的老公離了婚,兩個人就全心的共同撫養秀琴的兒子小傑。秀琴也搞不清楚小傑到底是哪一個老公的姐妹倆時常輪流的照顧小傑,小傑一直也搞不清楚。

    只知道秀美阿姨長得跟媽媽很像。只能從衣服和髮型來分辨出媽媽和阿姨的不同。她們倆人的角色輪流替換,雖然沒什麼特別的意義,但是她們似乎對這從小到大的遊戲已經習慣,

    一直以此為樂。小傑慢慢的長大,終於在國小六年級的某一天,媽媽和阿姨同時出現的時候,讓他發現了媽媽左眼皮上的那顆痣。

    當然後來也發現了媽媽和阿姨的遊戲。起初他不懂她們為什麼要這樣換來換去,慢慢的也習慣了自己有兩個媽媽,兩個阿姨的情況。而小傑也因為兩位媽媽都很疼他,

    所以也一直沒有說破,或提出任何懷疑。而也許小傑遺傳了秀琴愛捉弄人的個,利用她們互換身份的時候,捉弄她們。在小傑高中畢業那年

    「媽媽,妳昨天答應我要買摩托車給我,是不是真的」「這」秀琴楞了一下,心想,一定是秀美說的。「媽媽,妳不能黃牛喔」「好,媽媽說了就算。」

    她們都很疼小傑,秀琴也沒有去向秀美求證就爽快的幫小傑買了一輛機車。小傑也沒想到隨便的一個玩笑竟然成功,讓他樂不可支。

    第二天當秀美來扮他媽媽的時候,小傑放學回來馬上就認出了媽媽是秀美阿姨扮的,就故意上前摟著她又抱又親的說︰「媽媽,謝謝妳幫我買的機車。」讓秀美也楞了一下。

    「喔喜歡就好」當天晚上秀美給了秀琴一些錢。「姐,買機車的錢我也出一點吧,不能都讓妳出。」

    「哎呀,都是我們的孩子,計較什麼呢」「唉,姐,我真是太喜歡小傑這孩子了,又甜又懂事,我早就把他當自己兒子了,他要什麼,我都會給他的。」

    「唉,我是怕把他寵壞了,小傑也長大了,你沒看他枕頭底下藏了什麼東西」「什麼東西」「唉,我們的三角褲和一些黃色小說。」「啊真真的」

    「是啊,這孩子真的長大了,對異產生興趣,也不能怪他,小傑一直都沒有可以一起玩的兄弟姐妹,也難怪」

    「姐,我看妳也不用耽心啦,男孩子都這樣,再長大一點就好了。」

    「唉,現在他什麼東西都跟我們要,我真怕哪天跟我們要一個女人,難道妳也找一個給他」「姐,就算是也沒關係啦,誰叫他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心肝寶貝。

    真有那時候,包在我身上好了。」

    小傑見自己的玩笑竟然成真,也就一直沒有說破的裝傻,不斷的利用同樣的手法向兩個媽媽榨了許多自己想要的東西。直到有一天,

    小傑大膽的玩了一個秀琴和秀美都沒想到的遊戲,而這也是意外引起的。

    有一天下午媽媽和阿姨都不在,小傑窮極無聊,翻了翻他從同學那裡借來的黃色小說,看著看著就慾火上升了。於是像往常一樣,趁著媽媽和阿姨都不在,

    偷偷進入阿姨的房間從衣櫃裡找出阿姨的感三角褲,就在秀美的房間裡開始手,小傑也玩過媽媽的三角褲,但是對阿姨琳瑯滿目的各種款式的三角褲特別感興趣。

    小傑找了兩件他特別鍾愛的半透明的蕾絲網狀三角褲,一件用它們來套弄勃起的雞巴,那種輕柔的質惑摩擦著雞巴,令小傑特別興奮。另一件則湊到臉上嗅著阿姨身上的體香,

    幻想著和阿姨做愛。達到高潮之後,小傑躺在秀美的床上,心裡仍留著幻想中他用雞巴進阿姨的時的快感,想著想著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傑在矇瓏中彷彿聽到客廳有開門的聲音,小傑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糟糕,來不及躲了,不知道回來的是媽媽還是阿姨在匆忙之下,

    小傑連褲子都來不及穿,只有躲到阿姨的房門後面,靜觀其變。「小傑小傑」在客聽喊著他名字的聲音,小傑分辨不出來是媽媽還是阿姨,一顆心直跳個不停。

    就在同時,半掩的房門被推了開來。「小傑小傑這孩子到底跑哪裡去了」小傑在門後看著進來的背影,從衣服可以看出來是阿姨。

    秀美並沒有發現躲在門後的小傑,逕自走到櫥櫃前,準備換衣服,突然發現床上的兩件三角褲。

    秀美沈思了一會兒,拿起床上的三角褲,放回了櫃子,開始脫下身上的洋裝,小傑從門後偷偷看著,美麗的秀美阿姨光滑的背脊一下子顯露出來,

    小傑心裡又是一陣狂跳,接著秀美脫下了裙子,一件極小的黑色薄紗三角褲包著阿姨結實的臀部,出現在小傑面前。一下子小傑的雞巴又不由自主的挺了上來,剛好頂在門上。

    這時秀美穿上了另一套居家服,走出房門。小傑聽到廁所門關上的聲音,判斷阿姨進了廁所,於是趁機從門後出來,溜回房間。

    小傑在房裡左思右想,到底該如何才能達到跟阿姨做愛的目的呢小傑明白,憑著姨媽對他的疼愛,即使自己用強暴的方式姦了姨媽,

    事後也一定會得到原諒的,但是他還是覺得這是下下之策。思索很久之後,小傑靈光一閃,想到了利用媽媽和姨媽兩人互換角色的予盾來達到目的。

    決定之後,小傑穿好衣服,走出房間。秀美已經離開廁所,又進了她的房間。

    小傑就故意將將客廳的大門打開又用力關上,讓大門發出「碰」的一聲,假裝自己剛剛才進門。果然一會兒,秀美從門裡出來。

    「小傑,你去哪裡了」「沒有啊出去走走。阿姨,找我有事啊」

    「沒有啦我也是剛回來,以為你會在家。回來就好了,我睡個午覺,你媽回來時叫我,好不好」秀美說著又進房去了。

    小傑等了一下,調整好了呼吸,開始了他的計畫,而這個計畫必須在六點媽媽回來之前完成。「阿姨,我可以進來嗎」小傑輕敲著秀美的房門。

    「門沒鎖。」秀美在房內回答。於是小傑開門進去,反手將門關上。只見到秀美阿姨剛換上睡衣,背對著小傑,彎著身正在整理床舖。

    小傑從背後看著秀美白色絲質睡衣的背影,隱約可以看到她裡面黑色的罩和窄小的黑色三角褲,不由得下面的雞巴又漲了起來。

    小傑見機不可失,開始了他的計畫,從秀美身後將秀美抱住。「小小傑你做什麼」秀美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

    「阿姨,昨天謝謝妳了。」小傑故弄玄虛的說。

    秀美從小傑小時候一直到大,摟摟抱抱的動作也時常有,所以一下子就不以為意了,反而有點奇怪,昨天姐姐到底為小傑做了什麼「謝謝什麼」

    「阿姨,妳還裝蒜。」小傑繼續裝著說。「裝什麼姨媽有點忘了,你提醒我一下,好嗎」

    「阿姨妳昨天說好的,妳騙我。才過一天而已,妳就黃牛了。」小傑裝做很難過的樣子。秀美一下子不著邊,又怕再問下去,

    這個心肝寶貝真要哭出來了,於是就順著小傑的話說。「好,姨媽逗你的,說過的話,當然不會黃牛囉」「那太好了。」小傑將秀美的身體抱了起來。

    「小小傑,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秀美登時急著說。小傑於是將秀美放到床上,迅速的將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露出被勃起的雞巴繃緊的內褲。

    「小傑你你幹什麼」「阿姨妳說今天也要像昨天一樣幫我弄的,妳怎麼又這樣,說話不算話。」小傑故意嘟著嘴說。

    秀美被這突來的狀況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天啊昨天姐姐到底用我的身份對小傑做了什麼

    「我」秀美一時說不出話來。小傑趁此抓住秀美的手去撫自己穿著內褲,那勃起的雞巴上面。

    「啊」秀美嚇呆了。姐姐怎麼對小傑做這種事,天啊這秀美心神大亂,可是手被小傑壓在他的雞巴上面,教她握也不是,縮也不是。

    「阿姨,吧像昨天一樣,真的好舒服。」小傑見計畫有進展,就更進一步將內褲脫了下來,一成熟男人,青筋突暴的大雞巴繃跳了出來。

    「啊小傑」秀美差點昏了過去,一則被這荒唐的一幕嚇的,一則是十幾年沒有伴侶,也沒看過這麼大的雞巴。

    「阿姨,妳昨不是看過了,也吃得津津有味,怎麼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樣」小傑故意說。

    什什麼,姐姐竟然還幫自己兒子口交天啊這到底是秀美在一陣心緒的混亂之後,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

    真沒想到姐姐唉也不能怪姐姐這孩子雞巴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是了,用我的身份才不會讓小傑太排斥,姐姐為這孩子實在付出太多了。

    「阿姨,妳在想什麼啊急死人了。」「好。急什麼」秀美想通了這個關結之後,心就放下了,也跟著配合起來,主動握著小傑的雞巴套弄起來。小傑不禁露出喜色,成功了

    「孩子,你的東西真的好大,阿姨都快握不住了。」秀美心裡踏實下來後,把自己也當作小傑母親一樣。既然姐姐都能這麼犧牲,我還猶豫什麼呢

    「阿姨,好,好舒服,來」小傑說著就去脫秀美的睡衣。

    「啊」秀美又是嚇一跳,但隨即平靜下來。

    是啦,口交都做了,姐姐大概也跟小傑坦呈相見了,唉秀美一手握著小傑的雞巴繼續套弄著,任憑小傑脫下她的睡衣。秀美一下子身上只剩下罩和三角褲在身上。

    「阿姨,再幫我含吧」小傑見計畫完全成功,更將雞巴頂向秀美的嘴邊。「嗯滋滋」秀美沒有再猶豫,張口就將小傑的雞巴含進嘴裡開始吸了起來。

    小傑簡直爽透了,沒想到竟然如此順利。「滋滋滋滋滋滋滋」秀美含的津津有味,愛不釋手,

    還不時吸住小傑兩顆睪丸,這種刺激差點讓小傑了出來,但是長期自慰的成果,令他暫時還能克制住。

    「阿姨,來,妳躺下。」小傑已經忍不住想秀美的,輕輕將秀美推倒在床上,然後隔著罩雙手握住秀美的雙。

    「啊嗯」秀美很順從的任小傑擺佈,因為心裡已經有了為小傑而犧牲的打算,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被小傑充滿男人象徵的雞巴給勾起了,

    不知不覺下體已經溼透了。「嗯喔好嗯輕點」小傑隨即用力扯下秀美的罩,兩顆玉彈了出來。小傑這時已經衝動的雞巴高高挺起,

    翻身坐在秀美身上,因充血而暴滿青筋的大雞巴,剛好架在秀美的雙中間。「阿姨,謝謝妳,我好愛妳。」

    小傑說著時,另一手悄悄的反過身伸入秀美的小三角褲。一下子觸到了秀美茂盛的陰毛。

    「啊」秀美被到私處,本能的嚇了一跳。「阿姨,怎麼了別忘了妳答應今天要讓我進去的哦」

    唉姐姐真的什麼倫理都不顧了,連這也答應,唉,罷了,都到這種地步了,小傑這孩子不知不覺竟然變成大人了,我竟然沒發現,還當他是小孩子,好吧

    小傑在秀美思考的時候,手指已經伸進了秀美的那條縫。「嗯輕輕點會痛嗯」

    小傑扣著秀美小的手感覺到一陣黏黏的體從阿姨的溢了出來,又看阿姨臉上泛起了紅霞,眼睛盯著自己架在她雙間的雞巴。

    小傑知道秀美阿姨已經默許了,於是彎下身含住秀美的房,一邊吸吮,一邊搓揉。

    「嗯嗯小傑你唉阿姨真拿你沒辦法啊輕輕點」秀美的雙已經漲得疼痛。

    小傑吸吮了一會,往上直舔,從脖子一直舔到臉上,最後吻上了秀美的雙唇。而下面的雞巴則隔著秀美薄薄的三角褲,頂著她的陰戶。

    秀美十幾年未曾經歷真正男人的擁抱和愛撫,一下子心全亂了,不但任憑小傑玩弄她身體的每個地方,還不自主的主動摟著小傑的身體,著小傑那不斷頂她私處的雞巴。

    經不住小傑雙唇的親吻,秀美伸出了舌頭,與小傑的舌頭勾在一起,兩人就這麼沈浸在熱吻當中,小傑脫下了秀美的衣服、短裙,

    最後小傑依依不捨的撤離秀美的雙唇,然後跪在秀美張開的雙腿間,伸出手就要褪下秀美那件窄小的黑色蕾絲三角褲。而秀美本能的伸手抓著小傑的手。「不不行」

    但是沒有一絲反抗的力道,秀美只是將手搭著小傑的手而已。小傑慢慢的將三角褲往下脫,一欉三角丘形狀的濃密陰毛呈現在小傑面前。

    「阿姨,妳的毛好多,好美啊」「小傑別別看啦」秀美害羞的說。

    小傑再也忍不住,抬高秀美的雙腿,一條十幾公分的裂縫在小傑眼前正汩汩流出水,小傑握著自己的雞巴,往美玉的那條縫頂去。

    「啊不啊輕輕點孩子小傑啊不行你的太大了」秀美久未人道,緊窄得宛如處女一般,使小傑的雞巴頂在口難以深入。

    「阿姨,那妳來帶進去,好不好」「好,那你別動喔」秀美抬起頭,伸手握著小傑大的雞巴往自己的頂,尋找裂縫的入口。

    「嗯傑你的怎麼會這麼啊進去了快挺進來」「挺」

    「啊就是,快我」秀美的被小傑的雞巴頂開後,已經充滿期待的想嚐嚐外甥這大雞巴的滋味,什麼倫理道德的矜持已經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唧」小傑不顧一切,用力的挺了進去。

    「啊喔好好啊好充實小傑孩子你的雞巴好啊痛好痛」秀美又是滿足又是痛苦的表情迷惑了小傑。

    「阿姨,不舒服嗎可是我感覺好,妳的裡面夾得我好舒服。」

    「喔小傑阿姨沒有生過小孩也太久沒做愛了而且你的太了所以阿姨有點痛你輕輕的抽動阿姨就會很舒服了」

    小傑就開始輕輕的抽送著雞巴,秀美的水則愈來愈多,每抽動一次,就一股白色的黏從流了出來,沾溼了一大片床單。

    「啊嗯好阿姨好舒服啊喔天啊孩子傑好美阿姨飛上天了喔快快一點」

    「阿姨什麼快一點」小傑見到阿姨的浪,開始挑逗她。「快用力的我快」

    小傑雖然是第一次交,但是在長久手的幫助之下,竟發現自已可以克制想出來的衝動。於是時快時慢的抽送,掌握著節奏。

    「天啊乖孩子你好會好會阿姨從從來沒這麼爽喔壞死了又頂到人家裡面了喔小傑姨媽愛你

    給你死了」秀美的浪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小傑已經快忍不住了,於是加快速度的衝刺。「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陣浪的聲夾雜著秀美的浪叫,兩人終於同時洩了出來。

    一陣的狂風暴兩之後。小傑的雞巴仍然在秀美的裡,漲著秀美的小。

    「小傑你在哪裡學來的」「學什麼」「技巧啊好好」「什麼技巧」小傑沒放過逗姨媽的機會。「好啊你欺負姨媽」

    「好阿姨,喜不喜歡」小傑摟著秀美親她一下說。「還說,弄得姨媽好痛」「還有呢」「也也好舒服」秀美的快感已經使她拋開了亂倫的顧忌。

    「那我以後還可不可以」「姨媽都把身子給你,已經是你的人了,還用問嗎不過,以後不用再玩姨媽的三角褲了,看你今天都忘了收,以後你想要,再告訴姨媽。」

    「哇,太好了。」小傑抱著秀美又是一陣狂吻,還在裡的雞巴又漲大了起來。「啊壞死了你又」秀美小又是一陣舒服的充實快感。

    「又怎樣」「你又漲起來,姨媽的下面都被你撐壞了。」「那怎麼辦呢我拔出來好了。」小傑作勢要抽出雞巴。「不不要啊」秀美深怕小傑抽出去,

    著急的用力抓著小傑的臀部往前推,結果一下子太用力頂到了子宮底。「阿姨,看妳好急哦」「你好壞,壞死了,姨媽身子給你了,你就開始欺負姨媽了。」

    秀美嬌羞得像個小女生,將臉埋進小傑的膛。「阿姨,我愛死妳了,哪捨得欺負妳,以後我們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可以天天」

    「天天怎樣」秀美問了後才發覺自己不該問。「天天我心愛阿姨的小」秀美一聽這麼赤裸的對白,已經又騷癢得不可揭止。

    「那還不動」秀美急色的說。

    「動什麼」小傑又逗弄她。「動你的大雞巴,你的姨媽快嘛親兒子好老公以後秀美的小只給小傑只給你快」

    小傑一聽秀美這麼露骨的愛告白,再也忍不住,馬上開始抽起來。

    「啊喔好舒服好的雞巴啊喔啊喔啊喔好孩子姨媽好爽不妹妹好爽親哥哥啊喔

    秀美妹妹是你的人了吧死我好」兩人放蕩的交,秀美洩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近六點,小傑的媽媽秀琴已經快回來時,

    才收拾了一下各自回房休息。晚上,秀琴、秀美和小傑三人一起用餐。秀美心裡在思考著一個問題。

    姐姐藉用我的身份幫小傑口交,又答應他和發生關係,可是,她明知道今天要各自還原身份,還答應今天給小傑那那是她自己想要忘了還是

    秀美百思不得其解。總之,秀美心裡已經認定了姐姐秀琴昨天對小傑口交的事了。而小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

    萬一阿姨跟媽媽談起這件事,不就穿梆了,該怎麼辦呢除非小傑心中有數,想了一個辦法,而這個辦法就是如法泡製,

    但是一定先不能讓媽媽和阿姨單獨相處,否則穿梆的機率太高了。其實小傑心裡也想,就算穿梆了也不會怎樣,阿姨和他的關係已經成了事實,

    只是小傑大概真的是遺傳了秀琴姐妹倆的個,把它當一個遊戲,不能穿梆的遊戲,就好像她們姐妹倆跟周圍的人玩了大半輩子遊戲卻從來沒穿梆過一樣。

    可是她們絕對想不到,她們這輩子唯一碰到的對手竟是這個心肝寶貝秀琴見秀美和小傑倆人似乎若有所思的樣子,也覺得奇怪。

    「喂你們倆怎麼啦吃錯藥了嗎」

    「還說,都是妳啦」秀美不禁說。「我我又怎麼啦」秀琴一頭霧水。秀美覺得在小傑面前,不能談那件事。

    「算啦誰叫我們家有個賈寶玉,唉」「到底在說什麼呀」秀琴還是不懂。

    而秀美卻誤以為姐姐不想在小傑面前談,大概不想破壞母親的尊嚴吧。於是不再談這事,岔開了話題。

    「好啦我去洗澡,姐,碗筷給妳收拾喔」秀美說著就回房去換衣服。小傑在旁邊捏了一把汗,還好她們沒再談下去。

    而秀琴仍在想著秀美說的話。什麼賈寶玉「小傑,你姨媽今天到底怎麼了」

    「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們昨天的事有被她看到吧」小傑真的開始如法泡製了。「昨天我們昨天什麼事」秀琴又是一陣莫名其妙。

    「媽媽,等一下再說吧來,我幫妳收拾一下。」小傑將話題岔開,開始收拾碗筷。秀琴則是被他們弄得不著邊。

    「怎麼你們今天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餐桌收拾好之後,秀琴在廚房洗碗,秀美也換好了輕便衣服準備洗澡,秀美經過客廳的時候,小傑趁機抱著她,輕吻她的小嘴,也捏了秀美的房一下。

    「親妹妹,要不要哥哥幫妳洗」小傑貧嘴的說。「啊噓你好大膽,小心被你媽看到。」秀美掙開小傑的懷抱。

    「有什麼關係,媽媽不會介意的。」「胡說,你怎麼知道」「我就是知道。」

    「好啦我要洗澡了,不跟你胡扯了,明天再說吧,明天再讓我嚐嚐你的大雞巴」秀美調皮的捏了小傑下面一把,就像蝴蝶一樣的飄進浴室了。

    小傑見機不可失,就來到廚房。

    看見媽媽正在洗碗,就大膽的從後面將媽媽抱住,像今天下午對付秀美一樣。

    而秀琴的反應倒沒有秀美這麼激烈,因為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小傑,又想要什麼東西了這麼親熱」

    「想要媽媽妳昨天幫我做的事妳答應我的,妳忘了嗎」

    又來了,到底是什麼秀美昨天到底答應這孩子什麼了秀琴跟秀美一樣,深怕小傑說她黃牛,於是也跟秀美一樣的說︰

    「當然不會啦媽幾時答應過你的事黃牛過呢」秀琴嘴上這麼說,可是心裡還是搞不清楚小傑要什麼,這時秀美又在洗澡,也不能去問她。

    「太好了,我就知道媽媽對我最好了」小傑一手摟著美華,一手已經偷偷的解開褲帶,讓長褲滑了下來,並將雞巴拉了出來。

    背對著小傑的秀琴毫不知情,只是突然覺得屁股溝的地方被一個硬硬的東西頂著。就在這時,小傑已經拉著美華的手往後去握著他勃起的雞巴。

    這是秀琴很久沒有接觸過的觸感。「啊小傑你幹什麼」秀琴嚇一大跳,轉過身來,看看自己手上握的東西,果然是一青筋暴起的大雞巴,

    急忙想放開手,可是手被小傑拉著。「媽媽,妳昨天才幫我弄的,還吃得津津有味,怎麼妳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樣」

    「這」秀琴心裡突然有點恍然大悟。難怪秀美今天這麼奇怪,說什麼賈寶玉,喔以前還說為了小傑,他要什麼都可以給他,

    難道她連身子都好啊這ㄚ頭,用我的身份跟小傑亂來,哎呀這下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媽媽,妳在想什麼啊人家要妳像昨天一樣,用嘴幫我含。」

    「啊這」秀琴這下不得不真的猶豫了,再怎麼說小傑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種事。

    可是秀琴低頭看看自己手上握的東西,心神卻是一陣蕩樣,小傑怎麼有這麼大的東西,自己都不知道。「媽媽,快啦」

    「好好好,急色鬼。」秀琴心想,秀美竟然能對這孩子做這麼大的犧牲,我這做母親的又怎麼能少呢。即使是親姐妹,女人天生就會暗中較勁,

    連秀琴也不例外,所以她想通了這點,就什麼也不管了。秀琴蹲下身子,低頭就就小傑的大雞巴含進了嘴裡,開始吸吮起來,面對這場面,即使是自己兒子,

    秀琴也不由得下面一陣水直流,將慾挑了起來。「啊好好舒服媽媽你的小嘴好」小傑興奮極了,他的計畫是完全成功了。

    秀琴吸了一會,愈來愈愛不釋手,舔遍了小傑的雞巴、陰毛、睪丸。一起,秀琴絲毫不比秀美遜色。

    「媽媽,換我了。」小傑扶起秀琴,秀琴順從的站起來,一手扔捨不得放掉那雞巴。

    小傑扶起秀琴後就將秀琴的裙子整個掀了起來,而秀琴只是顫動了一下,完全沒有反抗。

    只見秀琴下身穿著一件絲帶繫著的粉紅色三角褲,陰毛之濃密透過薄薄的一層蕾絲,清楚可見。

    小傑心想,原來媽媽跟阿姨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媽媽的陰毛特別濃密。換小傑蹲下來,用嘴隔著媽媽的三角褲去舔她的陰戶。

    但是站著的姿勢只能舔到陰毛的部份,於是小傑將媽媽抱上了流理檯,將秀琴的雙腿架在肩上,撐開秀琴的大腿,一條裂縫的深溝印在三角褲上,

    秀琴流出的水已經讓整個小清楚的呈現在小傑面前。小傑看了就吻了上去,開始舔弄,從大腿到鼠蹊,一直到那條溼潤的裂縫。

    「啊嗯好好舒服天啊」秀琴太久沒碰過這種陣仗了,全身都已酥軟,本都忘了秀美還在浴室洗澡。

    小傑接著解開了媽媽三角褲上的絲帶,將媽媽的三角褲脫了下來,秀琴的小整個出現了,已經泛濫得一榻胡塗,白色的水順著流向肛門,再流向流理檯。

    小傑見時機成熟,握著雞巴,抵向秀琴的,只見媽媽的那條裂縫向左右分開,龜頭慢慢的滑進去。

    「啊孩子不不可以啊我是妳媽啊我們不可以這樣這是亂倫啊」秀琴這時才如夢初醒的喊著。

    可是已經太晚了,小傑用力一挺,整雞巴順著水完全的進了秀琴的陰道。「啊天啊痛小傑不可以啊」

    小傑不顧一切的狂抽猛送,直得秀琴死去活來,雙手胡亂揮舞,將一些瓶瓶罐罐都打翻了。

    「呼呼孩子你慢點媽受不了啊喔好就是這樣啊好好」秀琴一下子恢復的理,又在小傑的抽送下飛到了九宵雲外。

    「媽媽妳舒服嗎我很舒服啊」

    「舒服不是舒服是爽好爽孩子媽給你得好爽你怎麼會怎麼那麼會是誰教你的啊又又頂到花心了」

    就在母子二人正沈浸在愛的歡愉時,秀美這時已經洗完澡了。當秀美走出浴室時,馬上就停到了秀琴的浪叫聲音從廚房傳了過來,秀美這時已心裡有數,

    就循著聲音到了廚房門口。果然,秀美只見姐姐的兩隻腿架在小傑的肩上,還在叫個不停,而小傑則努力的在幹著他的媽媽。

    好哇姐姐竟然兩個角色都跟小傑有關係,實在唉也不能怪姐姐了,誰教我們都那麼疼這孩子,更何況小傑有那麼好的本錢。

    秀美就在廚房門口看著這對母子大演活春宮,剛才在浴室裡回想著下午和小傑的交,忍不住自慰了一次,原本打算晚上等姐姐睡了之後,

    溜到小傑房裡,再讓小傑一她久曠的小,可是現在。秀美看得下面不由得又流出水,剛換的三角褲一下子又溼了。

    這時小傑將秀琴從流理檯上抱了下來,就在秀琴抬起頭的時候,看見了秀美在門口正對著她微笑,而這一笑也令秀琴心裡的尷尬釋懷了,

    於是也對秀美報以會心的微笑。兩人再怎樣都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小傑的自導自演。

    秀琴被小傑抱下來後,就站在地上,轉過身子,將臀部抬起,露出溼淋淋的,小傑會意的握著雞巴,頂向媽媽的陰戶。「滋」一聲,一下子就進去了。

    「嗯啊好孩子美死了這樣媽媽好爽親兒子寶貝媽愛死你了吧媽媽給你阿姨看我們姐妹都是小傑的人了

    秀美妳說對不對啊」小傑這時才知道姨媽已經站在後面多時了。

    回頭過去看時,秀美正笑吟吟的回他一個調皮的眼神。小傑放心了,不但放心,這兩個孿生媽媽,在同一天就全都他弄上手,以後不但想誰都沒問題,也許還可以一箭雙鵰。

    小傑高興得更奮力的幹著自己的媽媽。雙手用力的揉捏著早已被他脫下罩的房。

    「喔媽快不行了啊大雞巴孩子你的大雞巴死媽媽了喔爽啊好哥哥媽要叫你哥哥快叫我妹妹你的秀琴妹啊」

    「好啊秀琴妹妹喜不喜歡」「喜歡妹妹喜歡喜歡小傑哥哥啊啊」

    秀美在一旁看見姐姐的蕩實在不在自己之下,一下子不甘示弱的靠了過來,將身上的衣服脫個光。「小傑別忘了你還有個秀美妹妹嗯」

    秀美從後面抱著小傑,用她的房搓揉小傑的背。這一幅活春宮,足令任何男人看了都受不了。小傑前後各夾著一個大美人,兩個一模一樣的美女,脫光了以後,

    真的讓人無法分辨誰是秀琴,誰是秀美。「喔小傑媽要出來了洩給你了快用力我啊啊啊啊啊啊」秀琴洩了身,

    一股濃濃的陰衝向小傑的雞巴。小傑仍未洩,於是抽出雞巴,只見秀琴的口,一股白色的流了下來,口像在呼吸似的,仍微微的張合著。

    秀美在後面已經等待很久了,馬上高舉起右腿跨在牆上。小傑轉身就抱著秀美的右腿,將溼淋淋的雞巴刺向秀美的肥。

    「滋」一聲,也進了秀美的。而秀琴則整個人趴在流理檯上,仍在享受著洩後的餘韻。

    為了順利抽送,秀琴雙手環著小傑的脖子,背則靠著牆面,兩人站著就在秀琴旁邊幹了起來。

    「啊啊啊姐妳看到了嗎啊我們沒有白疼小傑妳看啊他多會幹啊以後我們姐妹不會寂寞了啊喔姐

    妳說是不是啊小祖宗你太了啊姐以後我們一起服侍我們的老公啊我們的好哥哥啊會幹的好兒子」

    「是啊我們以後就不會寂寞了有了小傑我再也不要別的男人了嗯」秀琴雙腿無力的趴著回答美玉。

    「好阿姨親媽媽妳們都是我最愛的人我一定會好好孝順妳們的呼呼」

    「好親兒子你要怎麼孝順我們啊」「陪妳們睡覺呼跟妳們好不好」

    「好當然好但是不要把身體弄壞了」「不會的呼呼小傑會為妳們保重自己喔快親阿姨秀美快快我快了」

    「好啊秀美也要了啊吧讓姨媽幫你生個孩子好不好吧進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出來了」

    小傑終於出一道濃濃的,澆燙著秀美的子宮,秀美則整個人攀在小傑身上,不斷喘息著。

    這一晚,秀美和秀琴這一對孿生姐妹花,被自己的兒子征服了,三人大被同眠,小傑則樂不思蜀的在床上幹完了媽媽再去幹姨媽,不斷的交,直到日上三竿,

    三人都幾乎虛脫的一睡到下午。小傑則在兩個如狼似虎年紀的女人陪伴下,享盡齊人之福,對年輕的女孩一點興趣也沒有。

    幾個月後,秀美懷了小傑的孩子,秀琴也有害喜的現象,於是三人搬到了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後來秀琴和秀美分別生下了小傑的孩子。

    往後的生活,除了照顧小孩之外,姐妹倆,最大的樂趣就不再是互換角色,而是扮演同樣一個角色,和自己心愛的兒子交,做愛,過著春色無邊的生活。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