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父女大失眠

    刚刚工作半年就得到晋升,爸爸高兴得不得了,一定要请我去吃法式大餐。(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 wwW.xiAZAiLOU.CoM).6zzw.

    “我儿子这次晋升可是非同小可,在他们公司的悠久历史中,如此破格提拔新人还是头一遭呢”爸爸没喝多少就眉飞色舞的吹嘘起来。我没想到同桌的除了爸爸的新婚妻子外还有他两名同事,心里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一顿饭吃了很长时间才结束,爸爸坚持要送我回去。“那先把阿姨送回家,再送我吧”我猜想爸爸想单独和我聊聊,并未拒绝。爸爸的住处离酒店不远,一会就到了。和爸爸的新夫人告别后我们父子单独聚在了一起。

    “你妈妈的美容院生意怎么样啊”爸爸将车开得很慢,和我聊起来。

    “嗨别说,才开张两个月就拥有很多回头客了,妈妈好像天生就该入这一行。”

    “哦那很好啊,不过你劝你妈多注意休息,没必要太劳”

    “知道了,爸爸放心,我会照料妈妈的。”

    “听说你们又把保姆给辞了”

    “什么啊不是我们,是妈妈一个人的主意,嫌人家手脚不勤快。都不知道是第几个了,妈妈犟起来你最清楚了,我本没办法。不管啦,我会尽量帮妈妈的。”

    “真是的,过几天我给你妈妈打个电话,你升职后会比较忙,家里还是该有人帮忙做做家务嘛”

    聊着聊着就到了家门,时间有点晚,爸爸没有随我进去,叫我代他向妈妈问好。

    进了家门,妈妈还在做面膜,脸上白色的东西粘糊糊的还未干透,只露出眼、鼻、口,突然转身吓了我一跳。“妈妈我回来了”我懒懒的打开冰箱拿了瓶矿泉水。

    “那么晚吃满汉全席呀”妈妈一边拿小镜子照着脸一边问我。

    “爸爸酒没喝多少,话倒多得不得了,老拿我炫耀,我脸一直都发烫,不过升职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没好气的回答。

    “这孩子,怎么这样说爸爸呢自己儿子有出息了,当爸爸的不高兴谁高兴啊”

    这是最令我感到困惑的事,爸爸妈妈离婚快五年了,不单离婚时没争吵,至今还一直都彼此关心对方,外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一对老朋友呢。我以前经常问妈妈为什么和爸爸离婚,妈妈总是说我长大了自然就会明白这些感情上的事。久而久之我也懒得问了

    “宝贝,妈妈要睡了,亲亲”洗去面膜后妈妈弯着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打着哈欠回卧室了。自打出生我就从未离开过妈妈,在妈妈眼里我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如今我都快21岁了妈妈还成天叫我心肝宝贝的,不论怎么提抗议都没有用,真是的

    两个月前妈妈突然从政府部门辞职,开了家美容美发厅,连爸爸都劝不了。

    其实外公外婆在国外定居,经济基础比较好,妈妈并非缺钱。我怀疑她这般举动多半是更年期综合症引起的,在办公室极其无聊心情烦躁所以自己搞点事情做做消遣吧

    我不是乱怀疑,最近妈妈特别烦。近乎变态的保养自己的肌肤和形体,虽说和开美容院有关,但实在是过份了。每天一回家就没完没了的护肤洗面,还买了台跑步机。踏板摩托车也锁进了车库,每天上下班都骑自行车,说是这样可以消耗大腿脂肪。

    其实妈妈的五官虽然只是中上水平,但那身材用魔鬼两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过份。个子不算太高却玲珑匀称,40岁了房仍未下垂,腰肢纤细,微微上翘的臀部下一双圆润饱满的长腿。皮肤更是没得说,白皙光滑异常柔嫩。

    我绝对相信上苍的公正,既然给了你一个魔鬼般的身材肌肤,就不能再给你一张闭月羞花的脸。作作锻炼保持体形也就罢了,人的脸还能改变吗成天作面膜除了令肌肤光滑点,少长几条皱纹外有个屁用。

    最近妈妈快把家里也变成美容院了,各种药品,各种仪器到处都是。今天换了办公室,本来心情不错,突然想看看电视。我半躺在沙发上,偏头看见旁边那些什么离子喷雾器一下又烦起来。

    “哎哟不得了啦宝贝,快给妈看看快”就像家中着火一样,妈妈飞奔出来。“儿子,看看妈咪的脸,是不是过敏啊”妈妈跑到客厅,由于我半躺着,她几乎趴在我身上把脸凑过来。

    我实在有点哭笑不得,“呀妈妈,比过敏要严重,你要有心理准备喔”

    “快说快说”妈妈一脸惊慌。

    “好像是蝴蝶斑,到了一定年龄都会长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啦”我只有说实话。

    “天啦怎么会这样”妈妈捂着嘴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有些女人生了孩子就会长,妈妈如今40岁了长点蝴蝶斑一点也不稀奇。

    妈妈愁眉苦脸的,几乎压着我的身子这才立起。在起身的一霎间,低睡衣露出一条深深的沟,两只圆滚滚的洁白房互相挤压,随呼吸一颤一颤的。我的眼光有些控制不住,不断在妈妈的脯上扫来扫去,鼻空中淡淡的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刺激着脑神经。

    其实在高中时,美艳的妈妈曾经一度是我的幻想对象。第一次手就是幻想从后面抱着妈妈雪白丰腻的屁股抽而的。之后交了女友有过真实的经历后,才逐渐停止了这有些令我产生犯罪感的幻想。虽然并没有完全杜绝,偶尔还是会幻想和妈妈作爱,但次数少得可怜。

    没想到今天,那种久违的带有一丝强烈刺激的冲动又回到我体内。柔声安慰了妈妈一阵后我回到了卧房,为自己刚才产生的念又惊又怕。

    本就很过火的妈妈最近更是变本加厉,出门多了一”

    “唉我还是不说了,这玩意要说有,天天都有,我有而妈妈没有但我有却未必哎哟”

    妈妈一急,身子往前一探,手里的纸张轻轻打在我脑门上。口上的一对白色球似乎要挣脱睡袍跳出来,我的又坚硬了几分。“你想急死妈妈呀,快说,再不说绝不轻饶”

    “我说我说别打妈妈,听了别翻脸喔”我一边作势一只手却悄悄在妈妈的小脚上,那个什么海藻确实有名堂,妈妈的白嫩的秀足越发光滑,手掌握着很是舒服。

    “这个秘方是古人留下来的,简单的说就是男人的元集人体华,有护肤养颜的神奇功效。下面还有现代人的解释,说什么富含蛋白质和微量元素等等经常将新鲜的敷在脸上可以令肌肤如婴儿般细嫩”

    妈妈听得膛目结舌,但我从她的表情里看出,妈妈内心还是倾向于相信这个传闻。薄薄的嘴唇翕动着不知在念叨什么,娇艳的唇型富有立体感,我恨不得立即把塞进妈妈的小嘴里来回抽一次。

    “年轻男子的阳”呆了半晌,妈妈条件反的往我胯档瞄了一眼。可能现在才猛然醒悟是作爱的副产物,立刻羞得满脸通红。小拳头雨点般的落在我身上,“羞羞羞妈咪把你养大,到头来就会捉弄妈咪”

    “我哪里捉弄了,这些又不是我编的,不信你自己去打听打听啊”我确实没撒谎,这段文字虽然是我煞费苦心编的,但这传闻早在我17、8岁就听说了。相信妈妈比我多活了18年应该也有所耳闻吧。

    妈妈听了我的辩解后果然怔住,一对粉拳被我握住,不知所措。妈妈娇羞的脸上冒出几滴汗珠,眼睛忽闪忽闪的慌乱之极,脯激烈起伏,勃起破,其实这本就是我期待的。

    “嗯”妈妈的头压得低低的。

    “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随意弄出来”我的目的也一步一步接近,呼吸有些重。

    “是不是要妈妈帮忙”

    “如果妈妈帮我弄的话肯定没问题”

    “妈咪用手帮你弄好不好”妈妈的声音发颤,期待娇羞的眼神诱人犯罪。

    在卧室里,妈妈打开台灯,将灯光调得很暗,坐在床头不知所措。我站在妈妈面前轻轻将拉链拉下,太害羞了,软软的。都到这地步了,绝不能迟疑。

    我鼓足勇气把妈妈的手拉过来握住了我的

    妈妈把头扭在一边,纤细的手指围拢圈住套弄起来。妈妈在美容院里经常亲自帮老客户做脸,所以指甲修得很整洁,手指的茧皮全部磨去,晶莹剔透。

    温暖的玉手握住,白嫩的手指在头上轻轻滑过。如电流一般的感觉从传递到全身,迅速勃起成状。妈妈惊讶于我的大,不禁转过头来,满脸疑惑的神色。一只小手只能握住一半,略一迟疑,另一只小手也加入战团,两只手交替套弄,不一会我的就青筋凸起,在妈妈温暖的小手里勃动。

    “宝贝,是这样吗”

    “喔,妈妈你做得很好”说也奇怪,此刻我心理更多的是一种得偿所愿的兴奋,妈妈套弄一阵比一阵销魂,鼻尖上已有细小的汗珠,我却是半天也没有的欲望。“妈妈,我想在你脚上弄”

    “那么多名堂真是的”妈妈羞涩的瞟我一眼,神色有些奇怪,但还是将身子往后一仰靠在床上。

    我握住妈妈白皙的玉足拉到自己面前,在光滑的脚背上摩擦,划出一个又一个带着粘的圈。好美好嫩的小脚,怪不得古人管女人的脚叫“金莲”。皮肤薄薄的又白又嫩,皮下的青筋隐约可见。

    我把妈妈柔嫩的脚掌并拢夹住,作抽动作。脚掌的纹路摩挲着包皮,快感一阵比一阵强烈。妈妈怕痒,轻轻娇笑着把腿收回,我又顽强的抓住脚腕拉回来。

    头在一纤细的脚趾缝处窜来窜去,妈妈肩头笑得乱颤。真想将脚趾含在嘴里吮吸,但我还不敢。将妈妈的秀足玩个够,我的头也涨得似乎要爆炸。

    往前一步,一只膝盖跪在床上,把伸到妈妈的脸颊上。妈妈知道我要泄了,闭着眼睛,脸红红的,任我将浓浓的全部在自己的脸上。

    混浊浓稠,发出一股腥味,妈妈微微皱着眉头将均匀涂在脸上。

    “妈妈,我回去了”妈妈紧闭着双眼一声不吭。我狼狈的逃回卧房大声喘着气。一夜之间妈妈的纤手玉足都被我欲过,这只是开始,我要慢慢将妈妈的体一点一点蚕食,直到拥有整个娇躯

    我的成了妈妈的护肤品,几天之后在我以种种借口强烈要求下,妈妈每次帮我套弄都穿上很感的衣服,一双手臂和美腿都暴露在我目光下。我们已经有了微妙的默契,一个眼神或一个肢体动作双方就会走进卧室,妈妈不再回避我的,有时候还会痴痴的看着,甚至忘记了套弄。

    我一点也不满足妈妈仅仅是用手,奸她美丽的小嘴成了下一个目标。我想到一个办法,而妈妈今天像芭蕾舞演员一样将头发高高盘起,就如专门要为我口交而准备的一样。晚饭后时间还早,妈妈还没换睡衣,穿了一条吊带裙,凝如雪脂的后背裸露出一大片。脚上一双小巧的凉鞋,妈妈知道我喜欢她的玉足,特别注意护理,指甲上涂了一层玫瑰色指甲油,异常感。

    我实在等不及,给了妈妈一个暗示就站在她面前解下裤带。

    “哼那么急”妈妈娇羞的看我一眼,一双小手同时握在上。柔软的手指已经很熟悉掌握中的,缓缓上下套弄,力道又轻又柔。

    “唔妈妈”我强忍着将冲动按下去“妈妈我有点尿急”

    “去去去”妈妈知道我想多享受一下她手指的爱抚,故意找借口但也没说破。

    我冲进洗手间用手上下套弄,幻想着以各种荡的姿势奸妈妈,已被妈妈挑逗起的一会就了。我小心的洗掉残留体,又回到妈妈身边。

    “去那么久”妈妈有些怀疑。

    “涨得难受,半天尿不出来。”我掩饰着,妈妈扑哧一声就笑了。“去妈咪的卧房吧”我看着妈妈的嘴唇心中一阵激动。

    “咦,今天很难弄出来喔”妈妈套弄了半天,倒是勃起了,但那么快哪里会再有的欲望。经过几次手,妈妈不再像第一次那么羞涩了,将头凑近仔细看了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已经习惯妈妈的手指了”我尽量找某种合理解释。

    “实在不行我们明天吧”妈妈有点想放弃。

    “那怎么行这样我难受死了”

    快接近目标了,我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妈妈,用你的嘴帮我弄出来吧”

    “小滑头不来了”妈妈娇羞的表情再次写在脸上。前几次我把在妈妈脸上时都故意把头在妈妈的嘴角边蹭来蹭去,恨不得钻进去的样子。

    妈妈哪里会不清楚我想干什么,知道我迟早会有这种非份想法,今天终于来了,却有些慌乱。

    “妈妈,你的手和脚都可以给我弄,为什么嘴不可以呢求求你了妈妈”

    我不依不饶,双手捧住妈妈的脸颊,妈妈的头被我捧得仰起,嘴唇离我的头几寸之遥。“只许这一次”妈妈的喉咙滑动了一下,闭着眼睛小声的说,那表情可爱极了。

    “妈妈,把小嘴张开”我捧着妈妈发烫的脸将大的头挤进妈妈的小嘴,妈妈的嘴角被撑得大开,脸上的温度骤升,连脖子都红透了。我扶住妈妈的头,腰部轻轻耸动,在妈妈的小嘴里抽送起来。妈妈可能感到有些屈辱,头微微扭摆却又被我固定住。

    “妈妈,用你的舌头帮我舔舔”妈妈尽力张开嘴含着一截,舌头在不多的口腔空间里努力舔舐。头被舔得又麻又痒,很是舒服。舔了一阵妈妈尽量不让牙齿碰到头,将往自己口腔深处又吞进去一些,娇艳滋润的双唇在包皮上主动套弄起来。

    “喔妈妈含得我好舒服”妈妈的诱惑实在惊人,刚不到20分钟,我又有点把持不住了。妈妈绝对不是第一次为男人口交,灵巧的长舌舔、吸、刮、搅,诸般技巧无不湛纯熟。

    嘴里卖力吞吐,一只温暖的小手不时套弄着暴露在嘴外的部分。尽管我心疼妈妈,怕以后不再需要我的了,我自然更不会提。我没有每次都把在妈妈脸上,妈妈也不说什么。有两次我还故意在妈妈的小嘴里,第一次妈妈狠狠骂了我好几句后将吐在地板上,第二次妈妈一滴不剩的吞进胃里,也许是我头进去太深来不及吐,也许是别有用意。

    妈妈再也没有叫我“心肝宝贝”之类的昵语,自从为我口交后就再也没有叫过。现在轮到我经常将她抱坐在自己大腿上吻着小嘴,左一声“心肝”右一声“宝贝”。妈妈非常喜欢我把她当小女生一样的娇宠。

    妈妈在我面前越来越放肆,说话做事一点长辈的姿态也没有。经常和我聊天的时候嬉笑打闹,有时候下手重了,我就故意板着脸罚妈妈为我口交。妈妈总是夸张的大呼小叫,而当我用力把她的头按下时,妈妈却又乖乖跪在我面前,用小嘴将我侍弄得如上了天堂。

    有一天妈妈被警察送进家门,原来那天她在回家的路上遭遇抢劫,还好附近刚好有巡警巡逻这才幸免遇难。第二天起,我每天都接妈妈一同回家。一旦离开美容院一定距离,我们就互相依偎着像一对情侣,“儿子,妈咪离不开你了”

    “我也是”话没说完妈妈的舌头已经裹住我的舌尖,身体软软的粘在我身上。

    我在妈妈眼里成了她的情人,其实妈妈也成了我的情人,一个令我爱到骨子里的情人

    “妈妈,为什么不给我你的全部”

    “嘻嘻,就不给,得不到的东西最美好,就让你看得见吃不到,嘻”

    又一次把在妈妈嘴里后,妈妈依偎在我怀里。两只长腿缠绕着我的下身,手指揉搓着我软软的。我怀疑如今妈妈不许我她的小更多的是一种顽皮的捉弄,而非禁忌。因为好多次妈妈把我挑逗得欲火中烧,而我想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妈妈都一边躲闪一边大声娇笑,看着我狼狈的神情一脸得意。

    今天公司里开会,聚完餐后我就急忙回家,享受妈妈爱的滋润。前脚刚进家门,还没和妈妈说上两句话,门铃就响了,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闪身进来。原来是同在一间办公室的女职员,可能我忙于赶回家,把一份文件忘了。她专门送过来,我连声感谢,请她小坐一下。

    妈妈倒了杯咖啡,女孩站起身接过,嘴里像抹了蜂蜜。“伯母身材真好,皮肤又白,看起来才30出头啊”我发觉妈妈嘴上虽挂着笑容,心里未必有多高兴。这可和平时大不一样,平时有人夸妈妈身材肌肤的时候妈妈可是心花怒放,今天

    女孩长相甜美,穿一条背带牛仔裙,披肩长发既柔又顺,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朝气。恭维着妈妈,不时还对我笑笑,送走女孩后妈妈抱着一个抱枕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小嘴噘着,一副受委屈的样子。

    “妈妈,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爬上去,一把将妈妈娇小的身躯抱在我腿上。

    妈妈一双玉臂搂着我的脖子。

    “你和那女孩很熟”

    “在一间办公室,你说熟不熟”

    “人家长得可蛮漂亮”

    “是啊,和美女一起工作比较愉快。不过再美也比不上妈妈啊”

    “哼油嘴滑舌”

    妈妈的语气充满浓浓的醋意,翻下我的大腿坐到一边去,再也不理会我。看来妈妈误会了我和那女孩的关系,事实上我们确实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大家都刚走出校园大门,彼此较谈得来而已。

    “妈妈,我去洗澡了”坐了半天自讨没趣,今天开了一整天的会确实比较累,我捧起妈妈的脸颊深深吻了一下,进了洗漱间。妈妈好像在吃醋喔,我有点好笑又有点得意,哼着歌洗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妈妈不知什么时候换了一条极显身材的白色旗袍裙,在沙发上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一双圆润洁白的美腿从高高的开衩里伸出来,半遮半掩显得更加修长感。纤细的脚腕上一脚链亮晶晶的把玉足衬托得娇小秀丽,我头发还没擦干,看到此情此景一下就跳动起来。

    “妈妈,你真漂亮”我抱紧妈妈一只手握住小脚。

    “去去去,现在想起妈咪啦找你的美眉同事去”

    醋意还那么浓,还是用行动表达吧我心里想着,左手伸进妈妈腿弯,右手搂住背脊,将妈妈玲珑的身躯抱在怀里就往卧室走。妈妈娇声叫骂着装作强烈抗拒,丰满的小腿胡乱蹬着,激起我一阵兽欲。

    妈妈还是不肯开着灯让我脱她的衣服,我大感失望,黑趴在妈妈身上就去亲她的小嘴。没想到今天连嘴都不让我亲,手刚上房又被妈妈用劲拍打。

    妈妈脾气比较倔强,她不允许的事很难办到,总不能强奸吧欲火一点一点的消失,加之今天确实有点累,我只好放弃纠缠,赤声裸体钻进被窝。短短几天妈妈被娇宠成这个样子,我有点懊恼,赌气没将妈妈的手拉过来握住我的。

    黑暗中妈妈将背对着我,屁股还使劲一挺将我完,一股浓喷在妈妈子内巨大的满足感盖过了身体的疲惫。

    当晚,妈妈和我一起反复纵欲到凌晨3:00才沉沉睡去。

    ************

    “你一定是上帝送给妈咪的礼物”妈妈缠绕在我身上,噘着小嘴娇滴滴的在我耳边小声说着。

    我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书是看不下去了,只好把书扔在一边,抱着妈妈。心里却不是滋味。自从和妈妈的生殖器官亲密接触后,妈妈越来越有些不像话。平日里废话多了一倍,只要我没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她就主动缠过来硬是打断我的一切事情。

    男人和女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动物,女人可以把爱情当饭吃,世间除了爱她们可以放弃一切。男人可以吗男人除了爱还需要其他东西,事业、名誉、地位太多了,至少男人得成天想着怎么让心爱的人过得更好我思量着怎么把这个道理告诉妈妈。这本应该是长辈告诫晚辈的,如今似乎颠倒了。想着想着我不禁哑然失笑

    “嗯怎么不说话和妈咪说说话嘛才那么几天就嫌弃妈咪了”妈妈娇嗔着不依不饶。

    “妈妈呀,我不过是看了会书,哪里不理会你了”

    “就是就是,你今天回来一直没看妈咪,难道书比妈咪好看吗”

    咳我笑出声来。“妈妈,你是不是非要无话找话啊如果你舌头闲得发慌那嘿嘿”我邪笑着将将妈妈的头按在胯间。

    妈妈伏下上身,像只温顺的小猫趴在我胯下,灵巧的长舌从头上一圈一圈滑过,不时从口腔里发出“嘶嘶”声。着妈妈卷曲的秀发,看着她那痴迷的表情,刚才的一丝不快早飞到九霄云外了。原来,我是如此的深爱妈妈

    “妈妈,痛就告诉我”

    “嗯”舌尖离开妈妈已经被舔得微微泛红的菊花蕾,扶着妈妈的纤腰,将头缓缓进柔嫩的肛门。肛门肌一阵紧缩箍住头,在妈妈的配合下整没入直肠。第一次和妈妈肛交的情景又浮上脑海,比破处更剧烈的疼痛让妈妈泪流满面,但那眼神却明白无误的告诉我,只要我喜欢,妈妈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直肠包容着在妈妈体内时紧时慢的抽动,经过几次肛交,妈妈已经能从这种另类交合中寻求快感。娇吟声中,妈妈雪白丰腻的屁股成了我的最爱。妈妈屁股扭动着,不时将头转过来看我一眼,我的表情告诉她,此刻的我是多么的兴奋。得到鼓舞的妈妈忍受着直肠的酸胀感,收紧肛门,直到我将到她的肠道内。

    头滑出,菊花蕾还没闭合,直肠壁殷红如血,夹杂着一丝白色的。

    卧室、客厅、厨房、洗漱间甚至阳台,都曾经作为我们的战场。经过爱滋润,妈妈的卵巢重新焕发活力,体力雌荷尔蒙明显增多,所谓的女更年期就在这种充满欲的激情日子中悄悄溜走了。如今我24岁而妈妈也44了,我们对彼此的身体需求却一点也没减退。妈妈的身材依旧那么婀娜多姿,床上依然风情万种。抱着美艳妈妈的屁股耸动也许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候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