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我窃听全家女人

    从棉被的下方露出两条白玉也似的大腿,雪白近乎半透明的大腿部,在她的睡梦中轻轻地蠕动着。(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在这夏夜的空气里,彷佛充满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大气压力,我感到有股火热的欲望在我身体里沸腾着,觉得两颊发烧,全身冒汗。我拼命地想用理智抑制冲动的本能,却无法完全压住,逼得我伸出颤抖的手去搓揉着我硬挺的大巴。

    就在此时,妈妈像做梦似地模糊呓语着,接着又翻了个身,把她肥嫩的大屁股露出了棉被外,我猛吞着口水,睁大眼睛瞪着那两个丰肥的团子,光是看着就足以成为让我销魂的魅力了。我忍不住地怀着忐忑的心情,躺到妈妈的身边睡了下来,妈妈的呼吸轻盈而有规律,表示她已沉沉地睡着了,我把脸靠近她的前,在微暗的灯光下,欣赏着妈妈那雪白丰润的肌肤,鼻子狂嗅着女特有的甜香味道。我冲动地很想要伸出手去抱住妈妈的娇躯,但还是不敢造次地拼命忍耐着,可是隐藏在我体内的欲望却战胜了我的理智,终於我颤抖抖地伸出了手指,轻轻地触到妈妈肥臀的嫩,接着在她那两个大屁股上抚着,妈妈没有惊醒,使我更大胆地在她屁股沟的下方弄起来。

    我将自己的身体靠进她的娇躯,从裤子里拉出坚硬的大巴贴在她的屁股中的小沟里,妈妈柔嫩的感震憾着我的欲,我伸出一只手轻轻抱住妈妈温暖的身子,微微挺动下身让我的大巴在她屁股沟里磨擦着,柔和的弹和软绵绵的触感,使我舒爽得神恍惚了。不知何时我的手已经抚揉着妈妈的大房,那两颗丰肥的子也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快感,我的另一只手慢慢地往她下身移动,来到可能是大腿部的阜上方才停止,悄悄地拉开睡衣的下摆,将妈妈的小三角裤一寸一寸地褪到膝盖上,手指伸到她的阜上搓磨着细柔的毛,手掌感到一股儒湿的温热,心脏开始猛烈地跳动着。我终於伸出手指入带着湿气的神秘洞,但食指太短,於是我又改用中指,妈妈在沉睡中又翻了个身,发出:「唔」的一声模糊的梦呓,接着又继续睡了。

    我急忙退回身体,深恐她此时醒来,那我不知要如何自圆其说了。在柔和的灯光下,妈妈的睡姿是那麽地诱人,呼吸时前高高耸立的两颗球,像有生命般地起伏不定,下身的粉弯、雪股、玉腿哪一样都引人入胜地让人目不暇给。这次妈妈仰睡的角度,使我无法替她穿上刚刚色胆包天偷偷脱下来的小三角裤,就在欣赏这美女春睡图的情形下,我也无法抵挡睡魔的侵袭,朦朦胧胧地昏睡过去了。睡到半夜,我被一阵轻微的震动所惊醒,睁眼一看,啊妈妈的睡衣竟然敞开了,下身的三角裤不知何时也褪到了脚踝上,妈妈带着含羞的表情微微地呻吟着,右手在她自己小腹下那乌黑亮丽的卷曲毛上抚着,左手按在高挺的房上揉搓着。

    妈妈的脚张的那麽开,腿又伸的那麽长,所以我眯着眼都能看清楚她黑黑的毛和红嫩的唇,这时我的心跳加速、手脚微抖地压抑着我吐气的声音,怕妈妈发觉我在偷看她自慰的情景。只见妈妈的右手拨开了丛丛的毛,湿淋淋如朱砂般鲜红的小缝就露了出来,她开始慢慢地搓揉着洞口的小核,闭着媚眼,呻吟的声音也越大了。妈妈纤细的手指揉了一阵,接着伸出食指和无名指,翻开了她洞口的那两片鲜红色的膜,让中间的花蕊更形突出,再用中指触着发硬的核,一霎时,妈妈的娇躯激动地紧绷着雪白的肌肤,然后开始浑身颤抖了起来。揉了一阵子,妈妈又觉得不太过瘾,继而把她的中指整入了潮湿的缝里,一抽一地扣弄着,我眯着眼睛偷看妈妈的娇靥,只见平日里风华绝代、楚楚动人的她,此时看起来更娇媚荡得令人血脉喷张。妈妈一手揉着房,一手在她小里不停地进进出出弄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也不停地在卧室里回响着,这意味着她正迫切地需要替她的小止痒,好让她自己能够获得舒爽的快感。

    我对眼前所发生的情景,很想能够靠近一点看着,希望能满足心里对女体窥视的欲望,妈妈的手指越来越激烈地搓揉着股间两片像蝴蝶双翼的唇,在小里弄的中指也加快了进出的速度,而她的肥臀一直往上挺动着,让她的中指能更深入地搔到她的痒处,两条玉腿也分得像劈腿般张得大大的,那猥的景像刺激得我起了一阵抖颤,欲火终於将我的理智击溃了。我猛然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坐了起来,妈妈想不到我会有这种动作,吓得她也从床上跳了起来,红着脸和我面对面地望着。

    妈妈颤抖着身子,看了我一眼,然后粉脸含春、双颊羞红地低下了头,一付娇滴滴、含羞带怯的模样,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爹着声音,无限柔情地唤道:「清清次我我妈妈」妈妈的三角裤还是挂在她的脚踝上,在我眼前诱惑着的是乌黑的毛、高突的阜和湿湿的缝,妈妈吓得太厉害了,以致她的中指还在小里,忘了拔出来呐我想开口,却发觉喉咙像堵住了一样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妈妈我我」受到妈妈美色的诱惑,忍不住地伸出抖颤的手,到了妈妈那流着水的小缝,我们母子俩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啊」的声音,妈妈害羞地把她的娇靥偎进了我的膛,并且伸出小手拉着我的手抚在她的酥上,我着妈妈丰满浑圆的肥,感到她的心脏也跳动得和我一样快,低头望着妈妈娇艳的脸庞,不由自主地在她的房上搓揉了起来。

    妈妈的房接触到我的手掌,像是又澎涨得大了一些,头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绽开出娇艳的媚力。我一直到现在还是个没有接触过女人的处男,首次享用到如此丰盛的美食,着她房的手传来一阵阵的悸动,胯下的大巴也被刺激得兴奋了起来。妈妈像梦呓似地哼道:「嗯清清次不不要怕妈妈也不怕唔妈妈不会怪你」妈妈双手抱着我的腰,慢慢地往后面的床上躺了下来,一具雪白宛如玉雕的胴体,在室内柔和的灯光下耀眼生辉,那玲珑的曲线,粉嫩的肌肤,真教人疯狂。我像饿虎扑羊般趴在她的身上,双手抱着她的香肩,嘴巴凑近妈妈的小嘴,春情荡漾的妈妈,也耐不住寂寞地把酌热的红唇印在我的嘴上,张开小嘴把小香舌伸入我的口里忘情地绕动着,并且强烈地吸吮着,像是要把我的唾都吃进她嘴里一般。

    直到俩人都快喘不过气来,这才分开来,妈妈张开小嘴喘着气,我在她身上色急地道:「妈妈我我要」妈妈娇媚地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回答,我又忍不住地道:「妈妈我要你的小小」欲望就像一团热切的火焰般,在我的体内燃烧着,我的大巴在妈妈的小外面,接下来几天家里气氛怪怪的。我扮作若无其事,姬儿也是一样,

    但是我发现自己用一种全新的角度看我姐姐。她替我吹喇叭啊,老天当我俩在

    屋里遇上时,我充分意识到她是个名副其实的火辣女郎。我发现自己渴望再有那

    晚的经历而这次不仅是吹喇叭而已但是我迷惑了。如果她趁我熟睡时替

    我口交没有问题,其他事是否一样没问题呢要是我们都是醒着又怎样了我决

    定见步行步,当然,还要想方设法使它再次发生

    於是,接下来的星期四晚我们又到不同酒吧找乐子。我尝试装作喝得很凶。

    那晚我花了很多啤酒和金钱,但我希望这是物有所值的。经过一夜尽管那时已

    是清晨了,我们回家,姬儿负责开车。机会来了,我心想,於是在车上假装不

    省人事。果然,姬儿叫了我5、6次,又稍为用力的戳了我肋骨数下后,接着就

    探手到我的下胯。

    她一手控制方向盘,一手隔着牛仔裤抚我的老二。整段车程中我都紧闭着

    眼,不敢偷看。当我完全举旗时,我感到有一阵子她索着我的拉縺,但她定是

    认为我们快到家了,所以放过了它。我可不想就此停止。她又把我弄硬了,我求

    神拜佛,望我姐回家后会再给我吹吹喇叭。

    ********************************

    姐姐妹妹为我吹02

    姬儿扶着我入屋;我演了好一场戏,假装我“太醉了”,难以自行下车上楼

    梯。我们到了前廊,在门口遇上珍娜,她帮姬儿扶我入去。姬儿细语道:「我告

    诉过你了―看看他醉得要死他记不起什么的」

    我落力演出,绝不欺场,故意大声说:「嗨,珍」并向沙发走去。

    「噢,别这样,你这傢伙,快回房去吧。直接上床你今晚饮得太多了;我

    告诉过你要你留神的」姬儿粉臂环着我,带我走过大厅进入我的房间.珍娜只

    是站着看。我含糊地向她俩道晚安,扮作醉得不省人事,渴望姬儿在我们入了房

    后会搞我的巴。

    可她并没有那样做。她扶我上床,我立时扮作睡死过去。接着她熄灯离开.

    就是这样。难道她可能是要等到珍娜去睡吧也许她没有中计。告诉你,我

    是有一点儿醉我怎也要喝点啊,姬儿可不是傻瓜,在倾听她回来中睡着了,

    然后很快又醒过来

    房间漆黑一片。我的牛仔裤被褪下,然后是短裤。我躺在那里,下身赤裸,

    直至是谁呢似有3只手在我的我只穿着衬衫,等待我姐的小嘴替我服

    务,可是却听到她说:「坐下吧甭担心,他睡了,信我吧」还有其他人在房

    内。我听到珍娜的声音,但不知她说些什么,因为她压低了声线。姬儿继续说:

    「静静的看,我给你示范。」然后,我终於感觉到她抚弄我的巴。

    她用另一只手把玩我的卵蛋,才一两下子就搞得我暴长10英寸。我听到珍

    娜说:「移开一点,我看不到啦」姬儿一面挪动娇躯,一面继续搓揉我的。

    眼睛适应了走廊透进来的灯光,可以看到珍娜身穿上衣及短裤一套的灰色棉

    质睡衣套装,坐在睡房窗旁的椅子上。在门口遇上我们时,她可不是这样穿的

    姬儿则换上一袭白色睡袍,长仅及膝盖之上。珍娜正打量着我的巴。

    「哇我也见识过这种东西,可是却不像这样」

    「什么不像这样」姬儿细声道。

    「不像这样大你真的试过用口给他吹,他却没醒过来」

    「当然了看着吧」就这样,我姐再次埋头苦干,给我来了这生人中第

    二次最的口交。为怕挡住珍娜视线,每当秀发落下来时,她就用手拂开,以免

    阻碍珍娜欣赏.珍娜惊奇地瞧着她大姐吮舐她哥哥的巴。

    「你想他感觉得到吗」她问。

    姬儿的脑袋往上移动,吐出我的巴。「噢,当然感觉到了―他总是扭来扭

    去,不时呻吟,尤其是快要爆发的时候。有时他甚至张开眼睛。但是他从未醒来

    过.而且他也不会记起来,谁叫他饮成这个烂醉如泥的鬼样」

    「你怎样处理那些」

    姬儿朝上瞄了瞄她,给了她一个「你认为呢」的表情,又继续吸吮。

    「你有没有上过他」珍娜突然问。

    姬儿迅速瞥了她一眼,我的巴自她嘴中跳出。「怎么可能那是对马克不

    忠啊」

    「而这不算吗」

    「嘘当然不算啦只是口交罢了更何况他不是别人,他是我弟弟啊而

    且他也不知道。好了别吵了,让我好好干完。我告诉了你喔,只有静静的才让

    你看。」

    珍娜没再问下去。姬儿专注在我的上,就像那天夜里一样给我吹喇叭。

    我姐温热的小嘴狂野地套弄。我开始呻吟扭动;姬儿没有停下,珍娜凑近来看。

    她身体靠过来,玉手进胯间.

    「噢噢,不错,他喜欢这样,」她喃喃细语.「吸他,姬儿。就是这样,吸

    安迪的老二。」她放在大腿上的手开始移动,隔着棉睡衣爱抚她那年方18的户。

    「吸他的巨屌」

    珍娜秽的话令我俩更是来劲。姬儿倍加卖力,深深吸吮,我感到上涌。

    自眼睑下偷望,只见珍娜将睡衣短裤的裆部扯到一边,露出下。大厅的灯光自

    敞开的房门流泻而入,落在她坐着蠕动的那张椅子,映照出她迷人的粉红户。

    我看到的不是很多,因为她另一只手开始快速地抚摩她袒露的阜。

    「吸他那又硬又大的屌,姬儿,帮我狠狠的吸」她脸上露出近似野兽的神

    情,凝望姬儿啣着我肥大的枪上下滑动,爱抚着自己我瞥见她将手指塞进

    秘洞,抠挖个不停这美景看得我热血沸腾,快要爆涌

    我的下体在姬儿脸蛋上激烈磨蹭,她一叠声地娇吟:「唔嗯唔」

    我再次喷了她满喉咙的灼热浓浆

    她飢渴地把我的阳喝个涓滴不漏,珍娜在旁看着,皓手拍击着她湿淋淋的

    阜,玉体在椅中抖颤不休。

    我窥视珍娜,她紧咬樱唇,手指在蜜壶中研磨,娇躯哆嗦,到达了高潮。我

    「啊啊啊啊」的大叫,她俩一瞬间僵住,但我只是含笑转了个身。

    看不见她们,但我听到姬儿说:「看到了吧这是我第四次替他吹喇叭,而

    他却一无所觉这很好啊我在家里也可以爽爽,而且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珍娜躺回椅中,气喘吁吁。姬儿朝下瞧着她细妹裸露的户。「哇看样子你

    真是爽毙了呢」她说时,珍娜缓缓整理好睡衣。

    我想珍娜定是肯定地点了点头.「但你怎样下火了就只是吸吸他的巴」

    她问。

    「不,我有时会一面吹喇叭,一面自渎,有时会回到房再弄。」姬儿回答时

    慢慢下了床。

    「唔,我在想如果和弟弟干没关系的话,那么妹妹也没关系了,不是吗」

    珍娜说着,朝姬儿走近一步。她说话的同时解开了上衣的纽扣。

    「什么没关系了」姬儿万分惊讶地问。她如被催眠似的直盯着她妹妹解开

    上衣,袒露出一对别致的美。

    「我好想要啊,姬儿。我猜你也是一样吧。让我帮你消消火。没关系

    嘛,你又不是不忠,不是吗」珍娜已经站在姬儿面前,捧起她的一双手,放到

    自己房上。

    姬儿没有抗拒。珍娜凑过身去,在她耳边细语.我听到她说的每一个字。我

    的老二又硬了起来。我是不是死了,到了天堂「让我吃你的小。」她往姬儿

    耳中柔声说.

    姬儿感受着珍娜的玉,深深叹息。珍娜将手放在姬儿的屁股,搓揉那丰臀,

    然后又转移阵地,隔着短裤抚她如今已春潮氾滥的桃花源。姬儿没有回答,也

    没有应允,但显然想要珍娜舔她。珍娜领着她大姐走了数步,来到椅子前,接着

    自姬儿的睡袍下徐徐褪下她的短裤,脱裤的当儿一面摩挲着那对修长匀称的美腿。

    姬儿想要说话:「珍」却没有说完。她们已全然忘记了我,我看着她俩

    每一个动作。珍娜让姬儿坐到椅子边缘,分开她的脚踝,搁在长毛绒座椅的左右

    扶手上。

    姬儿美丽的户尽入我的眼下。那是我所见最完美的户:棕色毛细意修

    剪齐整,柔柔覆盖於丘。两片蜜唇露出大半,半张半掩地隆起,粉红娇嫩,肥

    美厚。唇瓣间含露欲滴,泛着濡湿的微光。之后,珍娜的脑袋阻碍了我的视线,

    开始上下摆动,舔舐姬儿的缝.

    姬儿的头猛向后一仰,享受着她妹子舔舐、吸吮、深吻她的嫩,心醉神迷。

    一会儿后她连连娇喘,我想珍娜进了一手指,又或是两,我可不能确定。

    姬儿一把拽起睡袍,姿态无比诱人。睡袍越过她的头了一些话,我却

    听不清楚。姬儿探出两手,捧住珍娜的娇靥,回吻了她。

    旭日将要东昇,珍娜先离开,一会儿后姬儿也走了。我一面怀疑着这周到底

    是不是一场梦,一面沉沉睡去。

    ********************************

    姐姐妹妹为我吹03

    接下来两天还真是难捱,我们之间有一张由秘密织成的网在纠缠不清,难以

    如常地接触.姬儿和我都能好好应付,不让对方知道有事发生了,可珍娜却不善

    於隐藏。我逮到她频频注视我的老二,而且她和我说话时结结巴巴,逃避眼神接

    触,此外她还一天里连问姬儿五次晚上有什么计划。

    姬儿不断给她打眼色,要她冷静点,但是可怜的珍娜却情难自禁。她对那晚

    的事念念不忘。姬儿可不想让她搞砸好事,这是当然的,但她亦考虑到如果爸爸

    妈妈知道了我们的事,恐怕会即时中风呢。因此,星期六晚,姬儿为要把事情降

    温,就和左邻右里几个老朋友出去了。

    我并没有什么计划,所以决定留在家看电影。爸妈通常十点钟左右就会上床,

    珍娜铁定会出去「惹麻烦」,楼下整层都是我的了。但是我对珍娜的假设出了差

    错,她知道我打算留在家时,十分震惊.

    「你看什么电影」她兴奋地问。

    「还不知道怎么了」我对她的热情甚为困惑不解。

    「啊,我也不想出去呢。或者我们可以找来些啤酒,看看电影」

    珍娜总是央我帮她和朋友买啤酒,因为她比法定的喝酒年龄小了三岁.不论

    如何,整件事变得愈来愈有趣呢我再次决定随直觉行事。我的直觉向来对我

    都很不错的

    「好吧,」我说,「我带些电影及饮品回来。可不要张扬,知道了吗不能

    让爸爸妈妈知道我给你买啤酒,不然他们会踢我出街。知道了吗」

    珍娜答应了我,我们决定了租哪些电影。我离家大约一个钟头,带回一箱啤

    酒及两套电影。我将东西带到下层的电视房,那是一个加了工的地窖,放置了大

    萤幕电视及立体音响等等设备。珍娜在那里等着我。

    我俩看第一套电影时,各饮了大约四罐啤酒。我喝至微醺,感觉很愉快,但

    珍娜却开始醉倒。她犯了和我一样的错误,就是想要赶上一个更有经验的饮者。

    她愈是醉,我愈是逮到她偷瞧我的老二。她看着我短裤前端时,脸上有一种奇异

    的、抽离的表情。

    「要多一罐啤酒吗」她像是每隔几分钟就问一次。不久我就猜到她想要干

    什么,并愉快地决定给她一点方便。下次她去小便时,我把两罐啤酒倒下小酒吧

    的水槽,又将空罐加入我喝掉了的那排啤酒罐行列,好让她以为我比真正饮的还

    要多。

    她从浴室出来,我说:「啊,珍,我想我看不了另外那套电影了。我喝了蛮

    多的呢。我不再饮了。」

    「噢,别说废话,安迪是你说我们要留在家开派对的,那你就不要临阵退

    缩啊还有很多啤酒剩下,时间也尚早来啊」

    「好吧,好吧,我多喝一罐,可我真的快不行了。」我喝光了手中的一罐,

    离开沙发去拿另一罐时,颠簸了一下,装作醉倒。

    珍娜大笑,「哇,你醉得厉害呢」

    「我告诉过你了现在我们多饮一罐,然后我就不喝了。我觉得快要睡着了

    呢。」我开了一罐冰冻的啤酒自己喝,一罐给了我妹妹。我们天南地北的聊着,

    我把醉鬼的角色演得活灵活现.她目不转睛地看我,找寻我醉倒的迹象。於是我

    给了她一个。话说到一半就垂下头去。

    她叫着我的名字,重覆了一遍又一遍,愈趋急速。当她确信我已醉倒,就把

    我平放在长沙发上,除下我的运动鞋。为了测试我还有没有反应,她又多叫了我

    几遍。我开始大声呼噜。

    感觉上她在那里站了好几分钟,盯着我看,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做。然后她

    到冰箱里取了另一罐啤酒,离开我到了楼上。

    等待,我心里想,坐在这里等她。我幻想着我18岁妹子的小嘴含住我的

    巴会是何种滋味,以此来打发时间.承蒙老天眷顾,让我拥有艳绝人寰的姐妹,

    而且还为我吹喇叭至少,我认为珍娜是打算那样做的可当我孤单一人呆在

    电视房的沙发上时,我开始怀疑了。

    感谢上天,她回来了。她穿着那天夜里的那套套装睡衣,开灯朝沙发走过来。

    为策安全,她又不厌其烦地叫了我的名字几次。我没有理睬。

    她在沙发旁边跪下,我眼晴微张一线有了这两个星期的经验,我对此已满

    在行的,正好看见她圆滚滚的小房近在面前,头已经硬了,:「唔这真是她我们」

    姬儿看起来十分严肃,向下瞧着我俩,回应说:「安迪,我是说真的,继续

    吧我想要看。干她吧」

    珍娜望了望姬儿,轻轻一笑,再望向我。她开始动作,引领我尚未至於生气

    全无的巴重入花径,然后前后摇晃雪臀,直至我感到血重新流向。

    我俩继续做爱之际,姬儿在一旁直勾勾的看着。我细妹欲燄重燃,在我巴

    上上下套动。很快我们就找回了先前的节奏,每一下挺进珍娜都放声哼叫。

    「不错,就是这样。」姬儿轻声细语.

    起初,我感到自己像是样品,我可从未试过在其他人面前做爱。可姬儿的

    语令我欲火上冒,热血沸腾.

    「就是这样,珍干他干他那壮的屌」我的大姐在旁观看我跟

    细妹打,这竟让我嚐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姬儿她后退了数步,以求一窥全局。她脸上挂着一付着了魔的神情,定晴注

    视我俩身体狂摇猛摆,下体激烈抽送,紧接着她开始剥光身上的衣衫。

    她先是踢掉鞋子,然后解开衣服的纽扣,让上衣滑下柔嫩的肌肤.我眼看着

    她脱掉黑色的罩,顿时雪横舒,两团香软蹦跳而出,我俩的目光相遇,我竟

    然从未想过般的亢奋.

    我一面狠狠地肏进我细妹的嫩,一面紧盯着姬儿褪下牛仔裤,并除下粉红

    色的内裤。珍娜口中发出宛如野兽的叫声,愈来愈是激烈。她抬头看着她现已浑

    身赤裸的大姐,高潮迭至,浪叫不绝,响声震天。

    接着她俯下身紧紧抱住我的脖子,力度奇大,让我以为脊骨快要被她拗断。

    高潮平伏后,她将我的面捧在温热的掌心里,两人激情热吻。我体贴地把抽

    之势放缓,我们再温存了数分钟,期间姬儿飢渴的眼眸瞬也不瞬地注视我们。

    我不想就此停下,但珍娜再给了我温柔的一吻后,就自我身上滚下来,躺在

    我身旁。坚硬的巴随着一声「噗滋」轻响,自她的小滑出。

    「姬儿啊,他真,」珍娜梦呓似的说:「那话儿好大啊」她朝我靠拢,

    再次献上香吻,瞟了瞟坐在沙发扶手上的姬儿。

    我仍不清楚姬儿会怎样做,是仅仅旁观还是亲身参与,所以我决定按兵不动,

    由她们两人拿主意。

    「那几次你是醒着的了」姬儿问,眼睛掠过我的面及那胀大的.

    「不,开头几次我都没有醒,但有一晚我逮到你在我房中,於是决定诈睡看

    看你搞什么鬼。那可不容易呢」这个时候说话真难.我仍处在震惊与亢奋

    之中。我两个美艳绝伦的姐妹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一个躺在我身旁,一个坐在我

    面前。我实在太想肏她们啊

    姬儿觉察到我脸上那份急切。她弯下身来,将手放在我的上,那傢伙仍

    是硬如石头.

    「你喜欢吗,安迪你喜欢我替你吹喇叭的滋味吗」她爱抚着我问。

    我长长叹息:「当然了,姬儿,你的小嘴真的很呢我爱死在你口中

    的感觉.」

    「唔而她可是一滴不漏的喝下啊」珍娜说时,姬儿落到沙发上,就

    在我们身旁。我努力克制自已,才没有立刻扑在她身上硬她的屄。

    冷静点,安迪,冷静.你将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我心里想。我目光落在她的

    一对子上,它们随着她爱抚巴的动作晃荡。

    「不错,」姬儿柔声说,声音里有轻微的颤动。「我爱吞下你的子。我难

    以自制,渴望吞下它们。我现在又想要些了」她挨近我,一面捋弄我的巴,

    一面在我耳边细语:「我可等不及下次再给你吹喇叭或者由现在开始,我不

    需要再等了或者我们每次在一起时都可干这回事」

    我的心房如同鎚子般擂动腔。我抬起手裹住姬儿的房,终於实现了我小

    时的梦想。

    「好啊我喜欢这个主意」珍娜说着,从沙发上坐起来。「姬儿让他

    你吧。难道你不想那屌干你吗看看它啊」她仍未对我巴的尺寸忘怀呢。

    姬儿往下望去,凝视她玉掌中的巴。

    「唔我想要,可是」她在耽心大学的男朋友。

    我可忍不住了,我想要爆发,我想要肏我的大姐。「我想要你,姬儿。但

    是我明白」

    我的手滑下她的子,索她肚脐四周的刺青,再落到修剪齐整的胯间耻毛。

    我发现她的户又湿又热,爱黏稠稠的。「但是,和你的弟弟做算不算是不忠

    呢我又不是你在酒吧或是什么地方钓来的」

    姬儿斜依在沙发扶手上,双脚分开,让我探索的手指可以通行无阻。我发现

    了她坚硬的小蒂,於是用拇指轻捻慢揉。她闭上眼睛,重重叹息。

    「来吧,姬儿,让我放进去吧。」

    她不发一语,只是转过身去,面朝相反方向,手膝按着沙发,让她那诱人的

    屁股高举半空,可爱的户也可从后看到。

    「啊,太好了放进去她,安迪她的」自己的姐姐快要嚐到

    她数分钟前所经历的狂喜快感,珍娜浑身震颤,只感到无比兴奋.

    我跪在沙发上,将头压在姬儿濡湿的户,一阵轻柔的探索后,我用力挺

    进我大姐湿答答的嫩

    她发出一声苦闷的嚎叫,有一下子我以为她十分疼痛,但是她没有丝毫动作

    要我停下来。我两手放在她的屁股上,开始前推后拉。

    珍娜站起身,绕过姬儿,来到她面前。「怎样你喜欢他的巨屌吗,姬儿

    唔你喜欢吧」

    姬儿只能发出「啊啊啊啊呀」的声音。

    我边从后肏着我的姐姐,边看着她的双荡来荡去。姬儿仰起娇躯,和珍娜

    面对着面。她俩开始互相吮吻,并且爱抚对方的房。

    姬儿的不及珍娜的窄小紧凑,但出乎意料地更热更湿。我感觉到她的爱

    流淌至我的卵蛋。

    「噢啊啊,我啊啊、狠狠肏我吧」姬儿恳求道。

    我双手绕过她的身躯,一手一个抓住她的子把玩,下身继续撞击她的美臀。

    珍娜坐在沙发扶手上,面向我们大大张开双腿。她用两指拉开两片粉红色的

    小巧唇,要求说:「吃我,姬儿。吃我的屄,求求你」

    姬儿俯下身,将俏脸贴在珍娜的鼠蹊,复仇似的又舔又吮她的缝.

    「啊啊啊、姬儿吃我吧舔我的,宝贝让安迪那壮的巴

    狠狠肏你啊、好爽啊」

    我低头瞧着水光闪动的在小中进进出出,姬儿的褐色菊洞也随着每一

    下抽开閤翕动。然后我迎上了珍娜的目光,她疼爱地凝望着我,眼泛泪光。

    「姬儿在吃我的,安迪。太爽了啊啊你喜欢你姐妹的屄吗,安迪

    你喜欢我们吗」我脑中一片空白,没有回答。我们三人融合为一,现在只有

    一件事可做我倾过身去,跟珍娜湿吻。

    我们的抽和吸吮愈来愈激烈,渐趋高潮,三个人恍如没有思想的人偶,不

    断呻吟我们同时到达高潮。姬儿脑袋高翘向天,四肢着地的样子像极对月嘷

    叫的野狼。

    「啊呀呀呀」她香躯狂抖,屁股猛击着我的下体,道内壁紧紧收缩.

    我在最后一刻猛然抽出,巴喷出一大片一大片的白浆,大部份撒在姬儿的

    玉背雪臀,有数滴却洒在她披於脑后的如云秀发。

    珍娜将姬儿的脑袋紧按在户上,到达高潮,她用力咬着双唇,试图堵住自

    己的尖叫。

    我们三人在沙发上倒作一团,沉沉睡去。三具赤裸的身躯堆叠在一起,肢体

    交缠,热汗淋漓。生命从此不再一样。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