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家内狂想曲

    嫂嫂今年32岁,模样俊俏,身体丰满,大房,圆屁股,很感,充满成熟女人的味道。(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她公司今年开始新的作,添加了几台电脑,规定不会电脑的不允许上岗,这可急坏了嫂嫂,她对电脑可是一窍不通啊。所以就来找我让我教他学电脑,其实我也不是很懂,不过教她当然是绰绰有餘了。这些天,家裡就我一个人,很无聊,就常看保存的乱伦小说,通常看完就隐藏起来,可是这天,我正看的入迷,就听见院子裡有人喊,赶紧把文件关了。开门,看到嫂嫂正笑著对我说:「嫂嫂跟你学电脑来了,有时间吗」「有啊,进来吧。」嫂嫂走进屋,坐在电脑椅上,「我想看看你的游戏,电脑中带的那种小游戏。」「在开始菜单的程序中。」「我不知道怎麼找啊」「我帮你。」

    夏天的天气好热,我屋裡的温度很高,感觉到闷,虽然开了风扇也好像不起作用。嫂嫂坐在椅子中,我的在椅子靠背上,我的脑袋俯在她的脑袋旁边,手握住她的手,指导她怎麼用鼠标,另一隻手拿著她的手让她熟悉键盘,著她白白软软的小手,刚才看的乱伦小说中的情景迴响在我脑海,嫂嫂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刺激著我的神,身体渐渐发热,也有点勃起了。我不能再呆在这,否则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虽然我现在很想和嫂嫂做爱,但是不知道她的意思我怎麼敢轻易冒犯呢「嫂,我口渴了,我出去喝水,你自己索吧,随便点击,没有关系,熟练就好了。」「行,你去吧。」我出去喝水,顺便洗了个澡让自己清爽一下。回到屋裡,嫂嫂正聚会神的看东西,我进来她都没发觉,我悄悄来到她身后,没有惊动她,心想:嫂嫂在做什麼,这麼认真天啊我完了,我发现嫂嫂正在看那些我忘记隐藏的乱伦小说。在嫂嫂眼裡,我是个很正规的人,虽然年龄逐渐长大,但是嫂嫂一直很关心我。现在让嫂嫂发现我偷看乱伦的小说,我该怎麼办呢我心裡暗自著急,但嫂嫂始终没有发现我在身后,还在聚会神的看小说。我心想,算了,不想了,先这样吧。我也不打扰嫂嫂。一直站在她的身后。「嗯」我突然听到嫂嫂喉咙间发出的闷闷的哼声,她的屁股来回动了一下,双腿也靠拢夹紧了。啊,是嫂嫂看小说有反应了。随著时间的流逝,嫂嫂看到一篇弟弟和嫂嫂乱伦的文章,注意力更集中了,我可以听到她的的息声,从侧面还可以看到嫂嫂脸上泛起的红晕,是小说的内容刺激了嫂嫂。小说看完了,可能是时间太长,累了吧,嫂嫂不自觉的伸伸懒腰。但是她的手碰到了站在她身后的我,我连躲开都没来得及。「啊弟弟,是你」嫂嫂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嗯」我不敢看嫂嫂的眼睛.我和嫂嫂都不知道该说什麼,保持著沉默。「弟弟,你什麼时候来的」过了一会,嫂嫂问我「我来很长时间了。」「你站在我身后很长时间了」嫂嫂抬起头,问我「嗯。」看了嫂嫂一眼,就不敢再看,我低下了头「这些小说是你的」「不,是我从网上澳门博彩在线娱乐的。」我急忙解释嫂嫂转过身子,依旧坐在椅子上,「写的很好。」「啊」我听到嫂嫂的话,有点不理解「乱伦真的很刺激吗」嫂嫂没有看我,但是我知道她在问我「应该是吧,小说上写的都是那麼刺激。」我回答说嫂嫂的手抚摩著自己的大腿,轻声说「弟弟,我现在想试试,可以帮我吗」「啊」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愿意,当然愿意,其实我常幻想和嫂嫂做」我小声说「但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如果你答应,嫂嫂就和你做,如果不答应,就算了。」「我当然」嫂嫂扭过头看看我,然后有转过去了,身体没有动,只是轻轻的靠在了椅背上,仰起头看著天花板。啊,知道了,嫂嫂要我主动,毕竟她是女人嘛,虽然说开了,但还是不开。那我就主动咯。我走近椅子,从后面抱住了嫂子的腰,嘴巴从上吻上嫂子的唇。圆润的小嘴,细碎的牙齿,灵巧的舌头,都对我有著莫大的诱惑,我在嫂子的嘴中探寻著她的丁香小舌,贪婪吮吸她的甘甜。长长的一个吻,良久才分开。

    我呼呼的气,嫂嫂的部也迭踏起伏,看著嫂子丰满的房,我的双手不自觉的移了上去。「我终於到嫂子的房了」我的内心在大声呼喊。隔著衣衫轻轻揉动嫂嫂的房,片刻工夫,嫂子就有了很大的反应,双臂后靠,并主动向前挺起部,口中也有了醉人的呻吟声,哦」嫂子的双腿开始不自觉的相互摩擦起来我站起身来到嫂子面前,冲嫂嫂笑了笑,然后温柔的褪下她的衣衫,最后是感的蕾丝花边罩和半透明的小内裤,现在的嫂嫂在我面前已完全赤裸了。我看到了让我朝思暮想的东西,丰满白皙的房,红褐色的头,晕,雪白的美腿,下身只看到一片浓密的毛,由於嫂子是坐著,所以看不到她最神秘的户,但是这样反而挑起了我更大的衝动。我脱光自己的衣服,露出硕大的,包皮起,紫红色的头,嫂子瞪起大大的眼睛,「弟弟,你的好大,好啊。」我分开嫂子的双腿,把嫂子的身体下移了些,让她更舒服,而我也更方便。我蹲下身,两手揉搓嫂子的房,头伸到她的胯间,刚才看到的毛更清晰,浓密乌黑亮泽,深红色的唇中已有爱流出,显然是刚才动情的缘故导致。嫂子的汗,爱,加上体香扑面而来,大大的刺激我的感官神。我忍不住一口含住了她的唇「啊」嫂子发出轻微的舒服声音,身体也急颤了一下。

    我不停的舔弄,她的唇渐渐张开,露出了包裹著的蒂,一抖一抖的跳动。我的舌头沿著道口的缝隙由下向上舔,舌头碰到了蒂,激起嫂子更大的反应「啊弟弟你舔的嫂嫂好素服啊恩」「嗯恩」嫂嫂不停的挺动屁股,好像平时做爱那样我也更卖力的舔弄嫂子的部,爱从道汩汩流出,沾湿了唇,流到我的嘴裡,像甘泉。「啊弟弟啊恩」「嗯弟弟你好会舔恩」「嗯嫂嫂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享受恩让我爽死吧恩」嫂子屁股的挺动幅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嗯啊啊好美恩」「不行了嫂嫂要来了恩」「啊」嫂嫂长长的喊了一声,小腹急剧收缩,道中突然喷出大量的,高潮了。就在嫂子高潮的那一刻,我的嘴巴紧紧贴著唇用力吸,嫂嫂感觉到自己的前所未有的多,高潮持续了很长时间。我却吞掉了嫂嫂所有的「舒服吗嫂子」「嗯,没想到你这麼会舔,把我的魂都吸走了,嫂子今天是最舒服的。」嫂子满面潮红的说「嫂子舒服了,可弟弟苦了。」我假装愁眉苦脸的样子「怎麼了」果然,嫂子急忙问「你看。」我站起身,挺起胀的发痛的大「哦,好大好硬,嫂嫂帮你解决。」嫂嫂我的说「好啊。」嫂嫂重新躺在椅子中,双腿放到了我肩膀上,高低正好,我的正对著嫂子的户「来吧,把你的大入嫂嫂的道,让嫂嫂看看你的是不是很好用」我扶住椅子扶手,头在嫂子的唇上摩擦,沾上了充足的爱「好弟弟快进来吧别折磨嫂嫂了快点」嫂子的春心又被我的大挑起了我一手扶著,对準道口,「兹」的一声,用力挺了进去,有刚才的爱做润滑,本没有遇到什麼璋「啊,嫂子,你的逼好热好紧哟,夹的我好舒服。」

    「弟弟你的巴果然大涨的嫂嫂的逼好充实好爽」「动动啊。啊」嫂子在我的言辞鼓励下,终於连平时很难说出口的话也说出来了我挺动大巴,用力的干起嫂子的小「啊啊舒服真舒服啊恩」「嗯弟弟你的巴果然厉害恩啊」「啊嫂嫂的逼被大巴了啊啊」「啊,同时向旁边让了让。妹妹走过来在我身边紧挨着我坐下,立即专注地盯着电视机屏幕。一股处女的幽香钻入我的鼻孔,使我浑身血脉奋张。我看着妹妹高耸着的脯,透过衬衣隐隐看到了妹妹衬衣下面戴着的白色罩,那罩被妹妹的房,说完闭上眼睛,摆出一付任由我摆布的架势。我深深地吸一口气,立即加快抽动的速度。在飞快的抽动中,我感到又麻又痒,那种麻木而又舒服的快感很快传到我的腹部,然后像电流似的不停地传向我的全身。

    在我飞快的抽送下,妹妹前那对高耸着的房不停地晃动着,沉重的三人沙发也被我弄得吱吱作响。妹妹眼睛睁得大大的,像一个受惊的小动物似的看着我,嘴里快活地呻吟着,不停地用手拍打着沙发。

    随着交时间的增长,我抽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那种麻木而又舒服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终于,我的在妹妹的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入了妹妹的道内。

    好一阵后,我将变得软绵绵的从妹妹的道内拉出来。妹妹瘫在沙发上,用羞涩而又疲惫的目光看着我。我将目光朝妹妹的胯下望去,发现妹妹的道口像婴儿的小嘴似的张开着,整个户湿漉漉的糊满了水和血污。

    看着自己的「杰作」,我不禁感到又激动又得意。我伸手了妹妹那团湿乎乎的毛,在妹妹张开着的两腿之间跪下来激动地对妹妹说:「乖妹子,让哥给你舔干净,好不好干净」「不要,哥,好脏啊。」妹妹羞涩地说。

    「乖妹子,不要紧的,让哥给你舔一舔嘛。」我固执地说,说完将头伸到妹妹的胯下舔了起来。一股如兰如麝的幽香钻入我的鼻孔,使我在舔吸妹妹的水时感到如食甘露。

    我小心翼翼地将妹妹部的水和血污舔干净后感到意犹未尽,便用手扳开妹妹的大唇对准妹妹的道口一阵猛吸。在一阵吱吱的响声中,妹妹道内的水被我吸进嘴里。妹妹被我吸得浑身不停地颤抖,道内的水源源不断地往外流。

    「哥,痒,好痒啊求你不、不要这样。」妹妹用颤抖的声音说,同时用手推我。我站起身来,发现妹妹不住地喘着气,美丽的脸蛋上泛着红晕,脯上那对高耸着的房随着她那急促的呼吸而不停地上下起伏着。

    我坐在沙发上将妹妹拉起来紧紧搂在怀里,妹妹也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脖子。一阵令人消魂的亲吻之后,我轻声对妹妹说:「乖妹子,来,也帮哥舔一舔。」妹妹红着脸看了看我胯下那又又长的,羞得低下了头。

    「哥,好脏啊你那东西,难看死了。」妹妹节节巴巴地说,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我用手握住我那糊满了水和血迹的,一面轻轻晃动着一面对妹妹说:「乖妹子,试试吧,那味道特别好呢」我一面说着,一面将妹妹的头轻轻往下按。妹妹拗不过我,只好趴在我的大腿上用手握住我的轻轻舔了起来。我坐在沙发上一面抚着妹妹的秀发,一面看录象。

    这时,电视机屏幕上那个少女正在那间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同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交,而刚才同那个少女交的青年男子则坐在床前的沙发上一面看着,一面不停地吸着香烟。

    那中年男人健壮的身子压在那少女的身上,像一头发情的公牛似的不停地耸动着腚部,胯下那擀面杖般壮的在那少女的道内不停地来回滑动着,弄得那少女的道口完全变了形,大量的水从那少女的道内不停地往外流。

    「嘿嘿,乖女儿,怎么样特别舒服吧」那中年男人一面不停地抽送着他那壮的同那少女交,一面笑着问。

    「哦,爸,舒、舒服死了。」那少女一面呻吟着,一面用颤抖的声音回答说。

    「乖女儿,更舒服的还在后面呢」那中年男人激动地说。说话间,那中年男人抽送的动作变的更加快速有力。突然,那中年男人猛地将他那又又长的从那少女的道内拔出来,与此同时,那壮的不停地抖动着,出一股股。那白色的斑斑点点地洒落在那少女的腹部、毛上和道四周。

    后,那中年男人起身作在床边上点燃一只香烟抽了起来。这时,那个作在沙发上的青年男子站起身来走到床前,迫不急待地脱掉身上的裤衩跳上床去。

    「哥,你、你还要啊。」那少女疲惫地说。那青年男子嘿嘿一笑,像饿狼似的猛地扑在那少女身上,将胯下那硬邦邦的入那少女的道内飞快地抽动起来。

    看着看着,我的硬邦邦地翘了起来。

    「哥,你、你的巴,好、好啊」妹妹握住我的,抬起头来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吃惊地说。我趁势将妹妹拉起来搂进怀里,激动地说:「乖妹子,走,咱们到床上去,哥再让你好好尝一尝这大巴的滋味」说完我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拉着妹妹的手一起朝母亲的卧室走去。

    第二章由于父亲经常都不在家,平常妹妹一直都同母亲一起睡。我和妹妹一起走进母亲的卧室后,妹妹熟练地到开关弄亮了卧室里的电灯。

    在明亮的灯光下,妹妹羞答答的站在床前,就象刚进洞房的新娘。我走上前去轻轻搂住妹妹,妹妹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俏丽的脸上泛着红晕,看起来艳丽动人。

    「哥。」妹妹深情地叫了一声。我不待妹妹说什么,立即低下头用灼热的嘴唇紧紧堵住妹妹的嘴狂吻起来。在亲吻中我轻轻抚妹妹光滑的背脊和浑圆的屁股,同时用硬梆梆的不停地:「哥,你还是专心读书吧。」说完用娇嗔的目光看了我一眼,急急忙忙地朝她们的教室走去。我呆立在车棚里看着妹妹的背影,直到她走进教室好一阵,才提着书包离开车棚。

    这天上午我感到时间过得特别慢,上每一节课都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尽管我人在教室里,但心却早飞回了家中,老师讲的课我几乎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好容易等到第四节课的下课钟响了,老师刚一宣布下课我便把课桌上的书往抽屉里一塞,第一个冲出教室我把自行车推出校门外,站在校门口等妹妹出来一起走。我站在校门口等了好一阵,全校的学生都几乎走完了还没有看到妹妹出来。

    我架好自行车走到妹妹的教室外,发现妹妹低着头坐在座位上,她们的班主任徐世轩正在批评她。

    「周军,你进来一下。」我正要离开,徐老师一抬头看见了我,招叫我进去。我只好走进去,恭敬地问:「徐老师,什么事啊」「周丽今天不知怎么了,整堂课都显得没打采的,力不集中,真不知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徐老师生气地说。

    「徐老师,我妹妹感冒了,」我鼓起勇气撒谎说:「她今天早晨起床就说头晕,我叫她在家里休息,她说什么也要来。」「是吗」徐教师信以为真,语气顿时缓和下来,对妹妹说:「快和你哥哥一起回家去买些药来吃,如果还没有好下午就不要硬撑着来了,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来上课。」妹妹如获大赦,站起身来提起书包和我一起走出教室。

    第四章一路上妹妹一句话也没有同我说,回到家中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便跑进卧室里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我走过去叫了好一阵,妹妹才把门打开,我发现妹妹的脸上挂着泪珠。

    「小丽,对不起,是我害得你被徐老师骂了一顿。」我一面说着,一面替妹妹擦拭脸上的泪水。妹妹顺势将头靠在我前,低声说:「哥,不怪你,是俺禁不住,想你啊。」我激动地将妹妹紧紧搂住,搂得妹妹喘不过气来。妹妹丰满的脯不停地起伏着,虽然隔着衣服我也可以感觉得到妹妹的身子热烘烘的,散以着令人心醉的幽香。顿时,我感到浑身血流加快喉管发干,胯下的硬梆梆地翘了起来。

    由于我和妹妹贴得很紧,我胯下那硬梆梆地翘起的正好:「乖妹子,一定饿了吧你多躺一会儿,我去做饭。」妹妹瘫在床上用幸福而又羞涩的目光看着我,一面喘着气一面娇嗔地说着:「哥,都有是你,弄得我好累啊,浑身一点气力都没有。」我嘻嘻一笑,轻轻拍了拍妹妹又白又嫩的屁股说:「你就在这里乖乖躺着吧,午饭好了我进来叫你。吃饭后,咱们一起去痛痛快快地洗澡。」说完,我下床去穿上衣裤走出卧室径直朝厨房走去。

    第五章在距离我家不到一里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河虽然不大但河水清澈宜人,一到夏天去那里洗澡的人特别多。

    吃了午饭后,已是下午三点过了。我和妹妹关好门朝那条河走去,离河不远便听到叽叽喳喳的喧闹声。走到河边,发现一群小孩正在河中戏水。我和妹妹顺着河边一直朝上游走,那群小孩的喧闹声在我们身后变得越来越小,走着走着便再也听不到了。

    「哥,咱们就在这里洗吧。」走在前面的妹妹停下来,用征求的目光看着我说。我四下看了看,发现这里确实是一个洗澡的好地方,但这里离那群小孩不是太远,难免也有人会到这里来洗澡。

    「再走一走吧,走得越远越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我用灼热的目光看着妹妹说。妹妹羞涩地低下头,转过身去继续朝前走。我激动地跟在妹妹身后,一面走着一面下意识地了胯下硬梆梆地翘着的,恨不得一下将妹妹搂进怀里。

    我和妹妹又向上游走了好一阵,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洗澡场所。这里环境清幽、宜人,除了河水的哗哗声外只有远处传来一两声鸟鸣,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妹妹脱下身上的衣裤,从塑料袋里拿出红色游泳衣穿在身上,象一头快活的小鹿似的蹦蹦跳跳地下河去很快游到河心,然后又往回游。游到水浅的地方,站起身来向我不停地招手说:「哥,快下来,好舒服啊」妹妹站的地方河水刚好淹到她的部,她那丰满的部在水波中时隐时现,特别诱人。我脱下衬衫、裤衩从塑料袋里拿出三角裤往身上穿,但我的却硬梆梆地翘着不肯就范,于是干脆脱下三角裤扔在河岸上,赤条条地朝妹妹走去。

    「哥,你怎么连裤子都不穿啊」妹妹吃惊地说。我嘿嘿一笑,走到妹妹面前说:「你看就是它不肯让我穿呢」我一面说着,一面将妹妹的手拉到我胯下,让她我那硬梆梆的。妹妹满脸通红,羞涩地说:「哥,去把裤子穿上吧,不然,如果被人看见的话就不好了。」「乖妹子,放心吧,」我打断妹妹的话满不在乎地说:「这里这么远,不会有人来的。」妹妹见我这样说,也就低下头不再说什么了。我乘势将妹妹搂进怀里,激动地说:「乖妹子,来,让哥帮你好好把这个地方洗一洗。」说完,我把手伸到妹妹胯下顺着妹妹娇嫩的大腿往上,伸进妹妹的泳装内按住妹妹的户不停地搓揉。

    「哥,你好坏啊」妹妹娇羞地说,慢慢将头靠在我肩膀上不住地喘气。

    水波轻轻拍打着我和妹妹的身子,仿佛一双无形的手在我们身上轻轻抚,为我们增添着无限的乐趣。揉着揉着,我将手指入妹妹的道内轻轻抽动起来。

    顿时,妹妹的身子向触电似的轻轻颤抖起来,喘息声也变得越来越大。

    「哥,别、别弄了好,好痒啊。」妹妹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将手指从妹妹的道内抽出来,激动地说:「乖妹子,哥马上就给你止痒」说完,我便迫不及待地抓住妹妹的游泳衣往下脱。

    「哥,就、就在这里」妹妹羞涩地问。我嘿嘿一笑说:「乖妹子,在水里说不定还别有一翻滋味哩」说话间,我将妹妹的游泳衣脱下来递到妹妹手中,然后双手搂住妹妹的腰熟练地将胯下硬梆梆的猛地一下入妹妹的道内。

    「哦」妹妹娇哼一声,伸出双臂将我的脖子紧紧搂住。我乘势抱住妹妹的两腿将妹妹抱起,一面抽动着同妹妹交,一面抱着妹妹在水里转动。

    「哦,哥,舒服好舒服啊」妹妹一面兴奋地叫着,一面不停地耸动着身子同我配合。周围的水波不停地跳动着,发出哗哗的响声,仿佛在为我和妹妹助兴。在浮力的作用下,我感到浑身轻飘飘的,就象置身于云雾之中,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在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中,我和妹妹的交渐渐达到了高潮。我的在妹妹的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入妹妹的道内。后我将妹妹放下来,又搂着妹妹亲吻一阵,这才携着妹妹的手同妹妹一起朝岸上走去。

    走了几步,妹妹突然叫了起来:「哥,我的游泳衣不见了」我一听,这才注意到妹妹两手空空,拿在她手中的游泳衣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我下意识地朝下游望去,只见河水哗哗流动,本没有游泳衣的踪影。

    「走,咱们快穿上衣服顺着河边往下找,说不定能找到。」我拉着妹妹的手一面往河岸走一面说。

    我和妹妹穿好衣服,顺着河边一面走一面仔细搜寻,一直走到那群小孩子戏水的那个地方都没有看到游泳衣的影子。妹妹站在河边往下游张望,看样子还想继续寻找。

    那群小孩子中,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正趴在离我们不远的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那男孩子背脊被太阳晒得发黑,头发湿漉漉的,显然刚从水中起来不久。

    我灵机一动,走过去问道:「小弟弟,你们在这里洗澡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冲下来啊」「怎么,你们丢了什么东西吗」「是啊,」我指着妹妹说:「是那个姐姐的游泳衣掉在水里了,我们一直找到这里都没有找到。」「没有看到过,」小男孩肯定地说:「如果冲到这里,肯定逃不过我们的眼睛」说完,小男孩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我一想,这小男孩说得不错。于是走到妹妹面前低声说:「乖妹子,不要找了,咱们回去另外再买一件就是。」说完,拉着妹妹的手往家里走。

    我和妹妹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午六点过了。妹妹因为没有找到游泳衣,一到家中便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我搂着妹妹温存了好一会,才弄得妹妹开心地笑了。

    「哥,那件游泳衣是去年我生日时爸爸特意给我买的,今天把它弄丢了真可惜。」妹妹把头靠在我前,有些遗憾地说。

    「乖妹子,别想那么多了,」我一面轻轻抚着妹妹的大腿一面柔声说:「咱们要好好把握住时机,开开心心地玩痛个快。不然过几天妈执完班回来,咱们就没有这么方便了。」「哥,我真怕,要是、要是咱们的事被妈知道,那该怎么办啊。」妹妹担心地说,身子有些发抖。

    「放心吧,」我紧紧搂住妹妹低声说:「只要你不说,我也不说,妈又不是神仙,她怎么会知道呢来,给哥舔一舔。」说完,我放开妹妹脱掉身上的裤子,露出胯下硬梆梆的。妹妹羞涩地看了我一眼,顺从地跪在我张开的两腿之间,用有些发抖的手握住我胯下那又又长的,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地舔了起来。

    妹妹不停地舔我的头,舔着舔着张口含住我的不住地吮吸、套动。我一面轻轻抚妹妹的秀发,一面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妹妹给我带来的快感。没多久,妹妹的口水便顺着我的不住地往外流,而我也被妹妹弄得浑身血脉奋张、欲火如炽,也变得异常坚硬。

    「乖妹子,行了。」我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头说。妹妹站起身来,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脸上泛着红晕,丰满的脯随着她那变得急促的呼吸而不停地上下起伏。

    「来,坐下来,让哥也给你舔一舔」我激动地说。说完将妹妹拉过来坐在沙发上,把妹妹的裙子向上翻起,然后把妹妹的裤衩脱下来扔在沙发上。

    「哥,你好凶啊」妹妹喘着气说。

    「嘿嘿乖妹子,更凶的还在后面哩。」我激动地说。说完跪在沙发前,把妹妹的双腿向两边掰开,迫不及待地把头伸到妹妹的胯下对着妹妹的户一阵猛舔

    妹妹被我舔得浑身乱抖,道内的水不停地往外流。我心中暗喜,对着妹妹的道口又是一阵猛吸。

    妹妹一面地呻吟着,一面不停地用手抚我的头。到后来她再也沉不住气了,用颤抖的声音说:「哥,求你别、别弄了,好、好痒啊」我站起来擦了擦嘴巴,看着被我弄得欲火高涨的妹妹,感到又得意又兴奋,笑嘻嘻地说:「乖妹子,你哪里痒啊」「哥,你、你真坏」妹妹一面不住地喘气,一面娇羞地说。我得意地笑了笑,激动地说:「来吧,乖妹子,咱们到床上去,让哥好好为你止痒」我一面说着一面将从沙发上妹妹抱起来,大步朝着母亲的卧室走去。

    我抱着妹妹走进母亲的卧室,将妹妹放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打开卧室里的电灯,然后象剥水果皮似的很快将妹妹浑身上下脱了个光。在明亮的灯光下,妹妹前高耸的双、胯下浓密的毛全都毫无遮掩地暴露在我的眼前。我脱下衬衫正要上床,突然看见妹妹身边那个厚厚的枕头,于是灵机一动,将它拿起来塞在妹妹的屁股下面。

    「哥,你这是干什么」妹妹不解地问。我咽了口唾沫,嘿嘿一笑说:「乖妹子,你马上说知道了」说完,我上床去将妹妹的双腿向两边掰开。

    妹妹的户被屁股下面的枕头。

    「嘿嘿,乖妹子,那你就好好地享受吧」我激动地说。说完,我将从妹妹的道内往外抽出一大截,随即猛地一下往里

    「哦」妹妹尖叫一声,张着嘴不住地喘气。

    「乖妹子,舒服吧嘿嘿,又来了」我笑着说。说完,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抽动着一下一下地猛,次次都直到妹妹的子颈里,得妹妹不停地叫喊,大量的水源源不断地从妹妹的道内往外流。

    我一口气抽了七、八十下后,妹妹在尖叫声中又晕过去了。我心里一阵激动,继续飞快地抽动着同妹妹交。我一面不停地抽动着,一面看着昏睡中的妹妹,不由得又得意、又快活、又激动。因为的知道,妹妹是由于承受不了我这凶猛的动作所产生的强烈快感而晕过去的。

    在我飞快的抽送下,妹妹前那对高耸的房不停地摇摆着、晃动着,宽大的席梦思床也在不停地摇晃,吱呀吱地向个不停。

    几分钟后,妹妹苏醒过来了。

    「唔,哥,好、好舒服啊,我要死了。」妹妹呻吟着说。

    「乖妹子,再坚持一会儿,快结束了。」我一面飞快地抽动着,一面喘着气说。

    十多分钟后,我的在妹妹的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股乎乎的激而出,直入妹妹的子颈内。

    后,我趴在妹妹身上休息了好一阵,才将从妹妹的道内拔出来。

    妹妹瘫在床上不停地喘气,用羞涩而又兴奋的目光看着我。我看了看表,惊奇地发现我和妹妹的这次交竟然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乖妹子,感觉怎么样」我得意地问。妹妹羞涩地笑了笑,没有吭声,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情不自禁地将目光投向妹妹的下体,发现妹妹的部一片狼籍,道口张得大大的,还在不停地往外流水。

    「哥,把枕头给我取出来吧,这样怪不舒服的」妹妹瘫在床上用羞涩的目光看着我娇嗔地说。我歉意地笑了笑,将塞在妹妹屁股下面的枕头取出来,发现枕头上粘糊糊的湿了一大团。

    「乖妹子,你看。」我把枕头拿到妹妹眼前,让她看那块被她道内流出来的水弄湿的地方。

    「哥,要是妈回来发现枕头被弄脏了怎么办」妹妹紧张地说。我一听,下意识地看了看床单,发现床单上也有好几处斑痕。天啊,要是这些斑痕被母亲看到那还了得凭母亲的经验,她完全可以从这些斑痕得知这间床上发生过什么事

    「要是这些斑痕迟几天发现,那真是糟透了」我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有成竹地对妹妹说:「别担心,乖妹子,咱们把它洗得干干净净的不就行了说不定,妈还要夸你勤快哩」妹妹一听,坐起身来急急忙忙地拿起衣服就往身上穿。

    「乖妹子,你干什么」我不解地问。

    「洗枕头啊。」妹妹一面穿衣服一面说:「不然,被妈看见,我们就完了。」看到妹妹那付惊弓之鸟的样子,我不禁笑着说:「乖妹子,你紧张什么今天才星期二,妈还要过四、五天才回来哩」「不行,要是妈突然回来看见了怎么办」妹妹一面穿衣服,一面紧张地说。

    我一想,觉得妹妹的话有道理谁敢担保母亲不会突然间回家来看看呢

    于是,我也拿起自已的衬衫急急忙忙地往身上穿。

    我和妹妹将床单、枕套换下来,拿到外面洗得干干净净,这才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当天晚上,我仍然和妹妹一起去母亲房里睡。只不过从那以后,我每次同妹妹交,都在妹妹屁股下面垫上一张毛巾或一条裤衩。这样一来,尽管我和妹妹照样在母亲房里寻欢逐乐、夜夜春霄,但床上却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第七章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

    几天后,母亲终于值完夜班回来了。一个星期不见,母亲看起来依然是那样美丽而又慈爱,但她那双充满慈爱的目光,却使我和妹妹感到心虚、惶恐。我和妹妹在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彼此尽量不看对方,连看电视时也离得远远的。吃了晚饭后妹妹便早早地去睡了,我也借口做作业,躲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天晚上我一闭上眼睛,这些天来同妹妹一起快乐、销魂的情景便象放电影似的一幕一幕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妹妹那光滑的酥、高耸的双、娇嫩的大腿甚至交时流露出的欲仙欲死的表情都是那样的清晰、逼真。这一切就象一无形的羽毛不停地撩拨着我,使我浑身热血沸腾,久久不能入睡。

    「哥。」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听到妹妹叫我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发现妹妹站在床前,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正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我。

    「哥,快来,妈叫你哩。」妹妹一面说着一面将我从床上拉起来。

    「妈叫我干什么」我紧张地问。

    「妈知道咱们的事了,叫你去说清楚。」说完,妹妹拉着我就往外走。我身不由主地跟着妹妹走进母亲的卧室,远远地看见母亲赤裸裸地躺在那张席梦思床上。「快走吧,妈等着你呢」妹妹转过头来,神秘地笑了笑说。说完,不由分说地将我推到床前。

    看着床上浑身一丝不挂的母亲,我又兴奋、又激动,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乖儿子,愣在那里干什么,快上来吧」母亲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说,说完将两条又白又嫩的大腿张开,露出胯下那块神秘而又诱人的地方。

    我顿时感到浑身血脉奋张,手忙足乱地脱掉身上的裤衩,跳上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趴在母亲身上,将胯下那硬梆梆的猛地一下入母亲的道内

    「哦,好舒服啊」母亲叫了起来,伸出双臂将我的脖子紧紧搂住,搂得我透不过气来。我心里一阵激动,立即飞快地抽动着同母亲交。没多久,母亲便被我弄得不停地往外流水,在我飞快的抽动下不时发出吱溜吱溜的响声。

    床前,妹妹看着我和母亲咯咯直笑,笑得前那对高耸的房不住地乱抖。

    我一面不停地抽动着同母亲交一面看着床前浑身一丝不挂的妹妹,发现妹妹眼中流露出羞涩而又饥渴的目光。妹妹这样的眼神对我来说实在太熟悉了,这是一个欲火如炽的少女向她倾心的男人传递的求爱信号。

    「乖妹子,快上床来咱们三人一起玩」我一面同母亲交,一面激动地对妹妹说。妹妹羞涩地一笑,迫不及待地上床来仰卧在母亲身边张开大腿,向我露出了胯下湿乎乎的户,有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一面喘气一面说:「哥,快来吧,好痒啊」「乖妹子,哥来了」我激动地说着,将从母亲的道内抽出来,然后起身趴在妹妹身上,将胯下那粘满了母亲的水的「扑」的一声儿入妹妹的道内。妹妹被我得浑身象触电似的不住地乱抖,两眼象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似的睁得圆圆的,口里却喃喃地呻吟着说:「哦,哥,好、好舒服啊」顿时,我感到象中了邪似的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神奇的力量,在这种神奇力量的驱使下,我不顾一切地抽动着同妹妹交。母亲坐起身来用激动的目光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在我下面不停地呻吟着、叫喊着的妹妹。看着看着,母亲伸手在我背上轻轻拍了拍说:「来该我了。」说完,母亲躺在床上将两条雪白的大腿张开。

    我停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从妹妹的道内拔出来,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母亲张开着的两腿之间,发现母亲的两片厚厚的大唇向两边张开着,道口湿乎乎的不停地往外流水。我心里一阵激动,重新趴在母亲身上将硕大的头塞入母亲的道口内,然后腚部轻轻一送整个便齐儿钻进了母亲的道内正当我轮流着同母亲和妹妹交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卧室门被人一脚踢开了。我回过头去,发现父亲象一头暴怒的雄狮似的站在房门口。

    「天啊,父亲究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心中暗想,惊惶失措地想从母亲身上起来,但我的身子却被母亲的双手抱得紧紧的怎么了起来不了。眼看着满脸怒火的父亲一步步地朝床前走来,我不停的挣扎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心中一急,从梦中醒了过来。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睡在自己的床上,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第八章自从母亲值完班,我和妹妹就再也不自由了。我们背着母亲寻欢逐乐,但当着母亲却要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然而每次看到母亲,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天晚上那个梦,想起梦中同母亲交时的快乐和刺激,那种特有的刺激在妹妹身上是没有的。

    每天晚上我一闭上眼睛,那个梦中的一切便一幕幕地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弄得我久久不能入睡。我曾经下决心摆脱那个梦的困扰,但却一直没有取得成功。我感到自己就象陷入了一个无形的泥沼之中,越是挣扎,陷入得越深。我感到我快要疯了,我下决心要将梦里的一切变成现实,哪怕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这天是母亲的三十八岁生日,我和妹妹除了为母亲订做了一个生日蛋糕外,还特意买了一瓶葡萄酒。吃晚饭的时候,我偷偷在母亲喝的酒中放了几片安眠药。

    母亲喝了酒后,还没等到吃生日蛋糕便说她的头有些昏,早早地到卧室里睡觉去了。妹妹并不知道我在母亲的酒中放了安眠药,和往常一样跑进跑出地忙着收拾桌上的碗筷。我座在沙发上看电视,心里却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就象第一次上战场的士兵一样又激动、又紧张。

    厨房里不时传来妹妹洗碗的声音,我看了看表感到时间差不多了,便站起来悄悄朝母亲的卧室走去,走到母亲的卧室门外,发现门虚掩着,里面的灯光从门缝出来,在地上留下一道细细的亮线。我暗暗吁了一口气,感到手心里不停地冒汗。站在门口犹豫一会儿后,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卧室内,母亲侧着身子睡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安静得象一个美丽的女神。

    「妈。」我试探着叫了一声,母亲昏睡着一点反应都没有。熟睡中的母亲看起来安详而又动人,经过心描过的眉毛又弯又细,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下眼帘,脸颊上淡淡的胭脂发出阵阵幽香,两片丰满的嘴唇涂着口红,看起来很有感母亲是一个爱美而又很会打扮自己的女人。

    我轻轻揭开母亲身上的被子,发现母亲上身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丰满的脯高高地耸着,两个硕大的房将前的衬衣绷得紧紧的,仿佛要破衣而出。我伸手解开母亲前的扣子,两个硕大、白皙的房便「扑」的一下绽了出来。看着母亲前那对硕大、坚挺的房,我顿时感到呼吸急促、浑身发热,象触电似的呆立在床前。

    就在我站在床前看着母亲前那对房发呆的时候,卧室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一会儿后妹妹从外面走了进来。妹妹见我在卧室里不由得吃了一惊,走到床前发现母亲前的衣服被我解开了,转过头来用吃惊的目光看着我说:「哥,你、你要干什么」看着妹妹那吃惊的样子,我心中顿时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在这种强烈的冲动下一切语言都显得毫无意义了。我一下将妹妹搂住,不由分说地狂吻起来。一阵亲吻之后,妹妹象一只温顺的猫一样依在我的怀里不住地喘息,鼻孔中两道热气不停地奋在我的脸上。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床上昏睡着的母亲,低声对妹妹说:「乖妹子,去帮我把妈的裤子脱下来好不好」妹妹吓了一跳,吃惊地说:「哥,你想和妈做」我嘿嘿一笑,伸手在妹妹浑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放心吧,我刚才在妈喝的酒中放了安眠药,她什么都不会知道的。」说完我将妹妹轻轻推开,示意她快去。妹妹在我口上打了一下,白了我一眼说:「哥,你、你好坏啊」说完,妹妹爬上床去抓住母亲身上的裤衩小心地往下脱。一会儿后,妹妹将母亲身上那条淡黄色的裤衩脱了下来。

    「哥。」妹妹手里拿着母亲的裤衩,用不安的目光看着我说。我心里一阵激动,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到胯下了,发现我的象一木似的硬梆梆地翘着。在妹妹羞涩而又不安的目光的注视下,我脱下身上的衣裤赤条条地爬上床去将母亲两条雪白的大腿扳开。

    在卧室内明亮的灯光下,母亲的户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那微微张开着的道口、暗红色的蒂、丰厚的大唇以及大唇上方那团浓密的毛在我的眼中全都清清楚楚一览无余。

    我趴在母亲身上用有些颤抖的手把我的头塞进母亲的道口,接着腚部轻轻一。说完母亲放开我起身站在床前脱下身上的睡衣,然后上床来仰卧在床上张开两条雪白的大腿,用饥渴的目光看着我。看着母亲一丝不挂的体,我顿时感到浑身血脉奋张,手忙足乱地脱掉身上的衣裤扑到母亲身上,将胯下那硬梆梆的又又长的猛地一下齐儿入母亲的道内

    「哦乖儿子,好、好舒服啊。」母亲浑身发抖,一面叫着一面伸出双臂将我紧紧搂住。我感到母亲的道内又滑又烫,我的在母亲的道内不停的颤动着,变得象一木似的坚硬,硬得我又激动又难受。于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飞快地抽动起来,在母亲身上尽情地发泄。

    「哦,乖、乖儿子你好凶啊,、得我好舒服呀。」母亲一面大声呻吟着,一面用颤抖的声音说,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发出激动而又喜悦的光辉。在母亲的呻吟声和叫喊声中,我感到浑身上下仿佛有用不完的劲,抽动的动作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快、更猛。在我飞快的抽动下,我的在母亲的道内不停在来回磨擦着、滑动着,母亲的道内很快就开始往外流水。随着时间的增长,母亲的水越流越多,呻吟声、叫喊声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凶。

    十多分钟后,我的在母亲的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股从我硬梆梆的中激而出,向母亲的道深处。与此同时母亲的身子不停地颤抖着,嘴巴张得圆圆的不停地喘着气,红扑扑的脸颊看起来更加艳丽动人。我一面享受着向母亲的道内的快感,一面用力将往母亲的道深处:「乖妹子,来,哥把你的嘴堵上,咱们快一点」我用妹妹的裤衩将妹妹的嘴堵住,然后重新将入妹妹的道内飞快地抽动起来。在我飞快的抽动中,妹妹身体下面的课桌嘎吱嘎吱地响着,妹妹不住地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唔唔唔的声音,道内的水如泛滥的春潮不住地往外流。

    十多分钟后,我突然高潮迸发,我的在妹妹的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将一股股热乎乎的入妹妹的道内。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