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骚扰美丽的情人

    我的小姨子刚结婚丈夫就去世了,因此长期住在我家,由于工作关系,经常白天在家。一次我出差回来没有上班就在家上网,我以为家里没人就在浏览成人网站。

    “好哇你在看黄色网站”突然我的小姨子闯了进来,原来她在午睡,起来上厕所。“你我”我一时无语,看见我的小姨子穿了一件色丝质吊带睡裙,且没有穿罩,两颗头清晰可见,早已蠢蠢欲动的小弟腾地勃起“我没有”

    “还说没有你看你丑不丑”她竟然指了指我的小弟。我早就垂涎于她的美色和惹火身材了,我一把将她拉入怀里“小丫头,不害羞,看我怎么教训你”着丝质吊带睡裙,更加激起了我的欲望,我坚硬的弟弟“我的够大吗

    聽到小姨子這麼說,我就親了她的房一下。“你把我咪咪头弄起来了你真厉害,真雄伟啊,这个宝贝好、好大呀”说着用手轻轻抚摩着我的,在它可爱的又白又嫩的小手的刺激下,慢慢又硬了起来。

    我将她的蒂扣在手指间,揉捏起来。小姨子又慢慢的呻吟起來“你又流了水又想了吧”我把湿漉漉手掌送到她眼前。“又流水了,真骚啊”

    她双手握成拳敲打著我的膛:“你作死啊,啊才没有┅┅人家痒嘛我已经两年没做了嘛┅┅”

    她用双手捧住我的,然後用舌头仔细地舔弄。用双唇夹住我的头,用舌尖:“你真厉害,等我歇息我还要”

    小姨子用手捏了捏我的的部调皮地说道:“起来,英雄起来”我抱着小姨子两条丰满白皙的大腿,疯狂的抽着小姨子的小浪,房间里又响起了“扑哧~~扑哧~~”的入声。小姨子也荡的向上迎接着我的入,并媚眼如丝的盯着我。看着小姨子美丽荡的容颜,我激动得快要爆炸,我把小姨子的双腿压在她的膛上,趴在小姨子身上,飞快的耸动着我的屁股,犹如飞梭般的着小姨子的小,每次都话了”

    随着警觉,林军立即发现他妈妈的脑袋耷拉着泡在水池中,面对母亲生命上的危险,林军当机立断地将他妈妈抱到地上。微微感觉了一下,他发现妈妈的身体还是热的,看来只是窒息而已。将母亲平铺在厨房的地板上后,林军爬到妈妈的身体上,口对口地对他母亲进行着人工呼吸。同时,他任然不放过继续对他母亲的奸,依然在他妈妈的体内缓缓抽送着。

    在林军的及时抢救之下,林妈妈渐渐恢复了知觉,脸色也红润起来。随着的抽送,她的道里不情愿地渗透出了晶莹的体。

    感受到从母亲身体内分泌出来的凉爽的汁水,林军忍不住呻吟起来:“哦,妈妈,你的庀水泡得我巴好舒服啊”

    已彻底恢复知觉的林妈妈羞愧而绝望地呻吟、哀号着。神志虽然是清醒了,但她无法作出反抗,因为此刻的身体已在完全无力的状态下了。林妈妈随着被她儿子肆意的奸而只能痛苦地翻着白眼

    林军趁着放缓抽送的空档将他妈妈的上衣撩了起来,并将罩往上一推,他母亲的房便立刻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妈妈,你的子好好看啊,像桃子似的”

    林军一边称赞着,一边用手指轻轻地捏着他妈妈的头,的抽送也暂时停了下来,半截阳具泡在了林妈妈水汪汪的道中。

    “呜别”

    神疲体乏的林妈妈被儿子玩弄她房时所产生的刺激弄得连头都硬了起来,着儿子阳具的道里也渐渐感到难受起来。

    林军看着他妈妈泪眼婆娑,难受得直起了脖颈的样子,立刻又兴大起,他用力地抽了几下。

    “不要弄了,儿子妈妈求求你,真的不要弄了呜放过妈妈吧,小军求你啊”

    林妈妈端庄成熟的秀脸因羞怯而变得通红,神情中带着万分无助的姿态;她痛苦地向儿子求饶着。

    当林妈妈再次呼唤林军为儿子时,这让林军知道他妈妈的抵抗意志已开始动摇了。于是他决定乘热打铁,要实现出连他父亲都做不到的事情。

    林军双手使劲,一把将他母亲从厨房的地板上拉起,然后他捧住他妈妈的臀部,深吸一口气,同时双眼盯着他的母亲。从儿子的眼神和姿势中林妈妈想到了什么,她再次紧张起来,面色红润得更加厉害。

    “小军,不,不要哇”

    林妈妈的尖叫声未停,林军已经用力将他母亲抱了起来,以站立着的姿势将入到他妈妈的道中。这一招果然厉害,林军刚将他妈妈抱起,包裹着他阳具的道就抽搐了,涌泉般的水狂泻而下。林军顺势猛抽几下,紧紧抱着他妈妈的屁股大力耸动着。

    “妈妈,这下子你流了很多的水啊,你看,地板都湿透了”

    面对儿子的讥笑,林妈妈羞愧得低头贴住林军的脖颈,两行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他儿子的肩膀上

    林军想在自己父母的床上奸他的妈妈,于是他趁母亲正沉浸在痛苦与悲伤中的时候,一边着一边走进了他爸妈的卧室里。

    突然看到放在床头的夫妻合影,林妈妈的身躯一颤,她目光呆滞地盯着这张合影,脸色开始发白。

    注意到妈妈的变化,林军将他母亲丢到床上后,首先的行动就是将他父母的合照翻转盖在了床头,然后脱掉了身上的衣物继续扑到他母亲的身上行。虽然林妈妈没有反抗,但林军也感觉到了他妈妈的淡漠与悲愤。

    于是他将抽出他妈妈毫无反应、麻木不仁的身体,将湿漉漉的提到母亲眼前示威。

    “妈妈,这就是你儿子的,刚刚从你的身体里拔出来的”

    儿子的这番语令林妈妈木然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知道见效了,林军接着将挪到他母亲的嘴角边上,猛地捏住母亲的腮帮,将淋漓的头用力进了他母亲的嘴巴里,看着妈妈痛苦、委屈地含着他的,林军感觉快感接踵而来,第三次的刹时喷了出来。

    “呜”

    入林妈妈的嘴巴后,还没停一秒就了,满嘴的粘稠体恶心得林妈妈用力推开她儿子,爬到床边大吐特吐起来。林军的一只手轻轻抚摩着他妈妈的脊背,假惺惺地帮助呕吐中的妈妈顺气,另一只手却在他母亲柔软的臀中,并伸出两个指头搅和着水淋漓的道。

    猛吐一通后,林妈妈怒瞪着血红的泪眼,大声斥骂她的儿子:“你怎么这样作践你妈妈,强奸了我还不算还要把这脏东西呜”说着,她悲惨地痛哭了起来。

    林军也不回话,猛地分开他妈妈的大腿,将脑袋俯在了他妈妈的大腿之间。林军看着他母亲的已被他奸得微微张开的道口,他张开嘴巴唧咕、唧咕地吸了起来。

    林妈妈回过头来哀求道:“小军,你又要干什么不要”

    林军抬起头,张开满嘴都是的嘴巴,傻笑道:“妈妈的庀水好好吃呀”说完,他还把舌头伸出来将嘴唇上的汁舔到了嘴巴里。

    恶心的感觉又一次折磨着林妈妈的胃,她呃、呃地干呕着。

    林军可没在意,他一把将母亲的身体翻过来,又趴下去继续舔吸她的部。

    “呜别舔了你”

    林妈妈的大腿被她儿子越分越开,她的蒂也被林军一口叼住,并不断地用牙齿啃咬着。

    林妈妈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她浑身痉挛着,双手抓住她儿子的头发不断地推搡着:“小军,别、别咬疼呀啊疼妈妈求你了别呜”

    林军再次抬起头,他笑呵呵的威胁道:“那妈妈能不能也帮我吸几下呀你让我舒服了我就不咬你”

    林妈妈听到这番话后感觉一阵的恶心,她看了一眼已被她儿子舔吸得一塌糊涂的部,明知徒劳但仍然奋力地挣扎起来。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林军见状恨恨地说道。

    他的双手死劲摁住母亲的大腿,一甩头,挣脱了被不断揪扯着的头发,林军也不顾头发被揪断后的疼痛感,调头转身坐在了他母亲的肚子上,任由母亲在他背部拼命地捶打,他低下头,张嘴再次吸住了他母亲的蒂,并恶狠狠地啮咬起来。

    林妈妈的蒂被刺激得充血红肿,她嘴唇紧咬,连连摇晃着头部,下身不断地上下挺动,希图逃避这令她难以忍受的折磨。但几次挣扎都无济于事,蒂还是被她儿子牢牢地吸咬着。

    实在无法继续承受这种折磨了,她服输般地哭喊道:“别咬了、别咬了我我吸呜”

    “犯贱”林军这才停止对母亲的折磨,抬头命令道:“快吸”

    说着,他将紧坐在母亲肚子上的屁股翘了起来,重心向后移了移,把凑向他妈妈的头部。

    林妈妈颤抖着伸手将她儿子的握住,张开嘴巴极度难堪地轻舔起儿子猩红的头来。

    “哦”一声呻吟后,林军继续趴下去用舌尖舔弄着他妈妈的唇。

    口交一阵子后,林妈妈又恶心得受不了了,她吐出儿子的,将身体移到床边上再次呕吐起来。

    “算了吧,既然真让你这么难受,我就不逼你吸了,反正我现在也想要再妈妈的道了”

    已对口交感到满足了的林军说着话,一把拉起他那正在呕吐的母亲,从正面分扯开她的双腿,把毫不留情地朝他母亲的部捅了过去。林妈妈比先前顺从多了,她似乎己接受了事实,所以没有再反抗,林军不费什么劲就能把入她的道里。

    抽了几下后,林妈妈突然闷声说道:“你你快点你爸快回来了”

    林军心头一震,看看墙上的时钟已快指向1130了,他知道他父亲再有十来分钟就该到家了。于是

    林军撑起身体和母亲抱坐在一起,大起大落地抽着她的道,同时嘴巴也没放过他妈妈的房

    儿子在他父亲的床上任意奸着自己的妈妈,他爸妈用过的姿势被他她们的儿子重蹈覆辙,一一在他母亲身上施展,还有父亲没用过的姿势也让林军做到了。

    林妈妈眼盯着墙上的时钟,内心越来越感到焦急与害怕,但她又不敢得罪这个小恶魔,只能忍气吞声地哀求道∶“小军,听妈妈的话你也知道你爸爸马上就会回来的,你让他看到这这不是要你妈妈的命吗小军,好孩子,妈妈怕你了,求你了,你也该满意了呜你就放过妈妈吧”

    林军嘿了一声,闷着气,又了起来。但由于心情紧张,约五分钟后,林军在他妈妈的道内喷发了第四次的,他伸手抓住他妈妈的房,用力扭玩了好一阵子,才意犹未尽地穿好衣服嘿嘿笑着走出他爸妈的卧室。

    刚走到房门口,林军回过头来对他妈妈说道:“妈妈,下午等爸爸上班后,我们再继续”

    这时的林妈妈已被她儿子折磨得不成人形,她全身乏力,动一动都觉得痛。

    休息了一会儿,林妈妈无力地把衣裤穿上,忍不住委屈,她伤心地痛哭起来。在一阵挖心掏肺的痛哭之后,林妈妈稍稍镇定了一下情绪,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梳理好头发,正要起身去厨房却碰到林军的父亲下班回来了。

    林军的父亲看到林妈妈后很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了眼睛那么红,像刚哭过似的,身体不好吗”

    林妈妈红着脸小声地回答说∶“呃,没有我很好。只是我老同学有点事。”

    林军的父亲不知是何事,他吃惊地看着林妈妈∶“什么事”

    “我那老同学刚才来电话说她们全家过几天要搬去呼和浩特,可能不会再回来了”林妈妈支支吾吾地回答着:“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在读高中的时候感情就已经很好了,唉,都二十几年的老朋友了这次一别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再见面”

    林军父亲紧皱的双眉放松下来,他呵呵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只是这件小事,真是个傻女人,她回不来,那你有空去呼和浩特看她就好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用得着哭鼻子”

    看着丈夫深信不疑的样子,林妈妈终于放下心来。这是林妈妈结婚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对她丈夫撒谎,内心着实忐忑不安。幸亏林军的父亲没有发现她表情上的变化。

    吃过午饭,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林军的父亲躺在床上抽烟,林妈妈站在厨房里,虽然双手在不停地忙碌着,可她的心里却在盘算到了下午该怎么办,逃去单位行是行,林军这个小恶魔再怎么大胆,也总不至于敢去母亲的办公室撒野,可这个下午是躲过去了,那以后呢小畜牲食髓知味,肯定还会再来纠缠自己,可这事又不能告诉丈夫,要不这个家就完了

    正当林妈妈一个人在厨房里胡思乱想,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她丈夫下午的上班时间却到了。在她丈夫走出家门口时的一句“晚饭不回来吃了,我有应酬”后,偌大一所房子又只剩下了林妈妈和她的儿子林军两个人。雨越下越大,仿佛要把屋里与屋外隔绝开来。

    林妈妈的心在发毛,这样的大雨天,要是再发生什么事,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她透过厨房的门偷偷往儿子房间的方向望去,门紧闭着,似乎儿子还在睡觉。林妈妈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她心想:以后的事以后再作打算,先逃到单位去,把这个下午躲过了再说

    打定主意后,林妈妈悄悄走出厨房,走进房间换上了套装,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来到客厅里换鞋,她也不敢弄出声响,就怕吵醒儿子后他会撒野。林妈妈边穿鞋边轻轻地打开屋子的大门,这样做有一个好处,就是如果林军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她逃跑起来方便。

    雨下得更大了,铺天盖地的倾泄下来

    林妈妈刚要出门,她突然发现由于自己的一时心慌而忘记拿雨伞了,可家里的雨具全放在阳台上,糟糕的是,去阳台必须先通过她儿子的房间,要不要拿伞她站在门口犹豫不决。就在这时,一道强烈的电光划破灰暗的天空,随后响起隆隆的轰鸣声,林妈妈被这突如其来的雷电吓了一跳。刚回过神,突然她感觉口一紧,一对房已被人从背后抓住了,林妈妈的心再次发毛,她意识到又要出事了。

    转过头看,林军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他母亲身后,他光着膀子,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林妈妈吓得脸无人色。林军不由分说地一把将他母亲拽进屋,抬腿把大门关上。这时的林妈妈又后悔又害怕,后悔的是自己不该为了一把雨伞而失去逃跑的机会;害怕的是这长长的一下午不知自己又要被她儿子糟蹋几回了林妈妈不甘心就这样失去机会,她使劲地挣扎、反抗着

    林军一边扭头躲避母亲对他脸部的撕扯和敲打,一边用双手环抱着她的臀部,跌跌撞撞地将他妈妈再次拖扯进他父母的卧室。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被她儿子扔在床上的林妈妈嘤嘤地哭泣着。

    “怎么妈妈想出门吗下那么大的雨你要去哪里难道你要去公安局告我强奸你不成要告你也得先告诉我爸,问问他同不同意你去报案”

    林军自言自语地说着,三扒两拨脱光裤子,赤裸着身体向他妈妈扑了过来。

    林妈妈被她儿子的一番话调侃得激动起来,她拼命支撑起上半身,对着她儿子大声怒吼道∶“林军,你这畜牲你连自己的妈妈都要糟蹋,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有良心吗”

    林军劲大,一下子就把他妈妈摁倒在床,他一边撕妈妈的衣裤,一边狞笑∶“妈妈,我不是人,那你是什么我糟蹋你是啊我是想糟蹋你,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呀”

    儿子的凶令林妈妈彻底绝望,她哀求林军∶“小军,我们母子一场,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人,难道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林军嘿嘿笑着∶“放过你我现在兴起了,哪会这么容易收手妈妈,你就让你的儿子好好享受享受吧,除了我爸,我就是你第二个丈夫了,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林妈妈一边厮打一边绝望地哭叫∶“畜牲小军啊,求求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来管你了,你爱在外面玩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你没钱我给你,好吗啊”

    林军这时已撕下了他妈妈的裤子,他的力气大,他妈妈打不过他,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他撕光了。当他把强行入母亲的道时,林妈妈已悲痛得昏死了过去,林军疯狂地强奸着母亲,母亲在他的糟蹋下从昏死中痛醒过来,林妈妈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林军狂笑说∶“妈妈,有机会的话我们当着我爸的面搞一搞,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样他老婆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妈妈的体被奸,还要受到如此的侮辱,终于忍无可忍,她发狂地咬住她儿子的肩膀,林军疼得大声惨叫,一拳打在他妈妈的头上,林妈妈马上就不醒人事了。林军疯狂地奸着他的母亲,当林妈妈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她的下身已一片麻木,双腿也感觉酸痛无力。而她的儿子此时正站在床头拿着相机对着他母亲赤裸的身体拍照

    “畜牲你、你拍这个干什么”林妈妈惊恐地问道。

    “好看留个纪念呗。”林军厚颜无耻地对他母亲威胁道:“还有,我想把这些照片寄一份给爸爸,也让他好好欣赏欣赏他老婆的美态但如果妈妈以后听我的话呢,我可以留着给自己看。妈妈,你懂我的意思吗”

    林妈妈一脸的愕然。

    从此之后林军几乎日日要求与他母亲交媾,一有机会不是搂住母亲将泡在她的道中,就是把他的塞进他妈妈的嘴巴里。

    在无数的灌入母亲的体内后,林军的妈妈终于怀孕了。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