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奸妹干妈乐开花

    我近年18岁,妹妹16岁母亲虽然38岁但是由于保养得好看其来最多28岁,父亲与母亲离婚那天凌晨四点,我正起床上完厕所,忽然听到有车子驶进院子的声音,母亲回来了,这么晚一定又喝醉了。

    我匆忙下楼去开门,到门口时,钥匙正要打开门锁的声音,「咦妈今天没喝醉喔」门一开,一个陌生长得帅气又高大的男子扶着母亲,我便问这位陌生的男子说:「你是┅┅陈叔怎么没载我妈回来」「你是世伟吗这么晚还没睡,不好意思,我是你母亲的朋友,我叫大卫,你妈喝醉了,她要我送她回来。」这陌生的男子解释完,便要扶着母亲进家里。

    「喔┅┅谢谢你,没关系,我扶她进去就好了,谢谢你。」我阻止他进门,接手扶回满身酒味的母亲。

    「那┅┅那就麻烦你了。」那位帅气的男子楞了一下无奈的一笑,便挥挥手开着车离开了。

    「什么麻烦你了┅┅又不认识你,随便就想进来,对我妈不怀好意。」我很不高兴。

    「对不起,我又喝醉了┅┅一笔大生意谈成了┅┅我不简单吧┅┅」母亲用朦胧的眼神,直看着我继续说道:「我好想你┅┅你知道吗┅┅你都不亲我。」忽然母亲抱着我猛亲,这突来的动作,吓得我内心直跳。

    我推开母亲,「妈你喝多了┅┅」虽然习惯了母亲一喝酒就如此,但亲吻的举动可是第一次。

    「不要推开我┅┅不要推开我┅┅」母亲紧紧抱住我。

    我无奈的温柔安慰着,「好了┅┅好了,乖,我们回房间。」母亲扔紧抱着,我只好将母亲抱起往她的房间走去。

    「你们男人┅┅只会玩弄女人┅┅我也会┅┅玩死你们┅┅」母亲生气而含糊的回应。

    平常我只有扶着她进房间,第一次抱起娇小的母亲,身高一百七十五的我还不觉得重┅┅「呕┅┅呕┅┅」哇┅┅完了,早知道就不要抱,母亲吐的满身连我都遭殃。

    我把母亲抱到床上,她喃喃自语:「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气的看着母亲,想着怎么把她弄干净。「唉┅┅算了┅┅」我走去浴室弄了一条湿毛巾。

    回到床便把母亲的外套脱掉,再把衬衫的扣子一个一个拨开,拨到部时,丰满的罩露在我眼前,忽然间我内心激起莫名的兴奋,竟然勃起,心跳也加快,我开始心纯邪念,转身去把房门锁起,回来慢慢脱掉母亲的衬衫和窄裙,而她那只剩内衣裤而半裸的身躯让我血脉沸腾。

    我坐在床上抱扶起母亲帮她擦拭,低着头奋的抖着手去解那不知道该怎么解开的罩终於解开了。我停住呼吸,正要脱下来时┅┅「抱着我┅┅」母亲抱住了我躺了下去,我的脸贴在她的房上,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水味,让我情不自尽的一嘴往头吸吮。

    「嗯┅┅」母亲突然发出声音,我吓得连动都不敢,怕她会忽然醒来。

    没醒来┅┅我心惊胆跳的继续吸吮她的头。「嗯┅┅」母亲又呻吟,但也没醒来,我更大胆抚另一边的房,一面吸吮着头,这时母亲又开始呻吟,「嗯┅┅嗯┅┅」我不理她,就算醒来也挡不住我内心的欲望,反正她已经喝醉了。

    我爬起来把母亲脱一半的罩脱掉,在把内裤及裤袜慢慢腿去,毛茸茸的户呈现在眼前。

    我好奇的看着那神秘的地方,身体半趴在床上,用手轻轻分开她的大腿,那湿嫩的唇正半开着,内心的激动,让我更大胆的用手轻微的抚着毛茸茸的户,再仔细的拨开那暗红的唇,欣赏这让男人兴奋的器官。

    「妈妈果然跟妹妹的不一样,颜色比较深,味道也比较重。」我把两支手指缓缓的伸进道里,另一手脱下短裤抽握那肿涨的。

    我进一步的用舌头上下轻舔着那尿腥味浓重的唇及核,手指也再道内进出的玩弄着。

    「嗯┅┅嗯┅┅」母亲又发出呻吟,舌头动的越快,母亲的呻吟声越久,臀部也稍微扭动。

    忽然一只手着我的头,吓了我一跳,原来母亲用手压着我的头,让舌头更贴着她的户。

    母亲户的水越来越泛滥,呼吸也急促的呻吟,「哼┅┅哼┅┅哼┅┅」一会儿母亲用手把我的头往她上身拉,然后说:「嗯┅┅大卫┅┅进去┅我一听,惊讶的楞在母亲身上,这时母亲用手把我的磨着道口,瞬间便滑入到她的道内,进去三分之二头就。

    「放心,你也看到你哥把弟弟伸进我妹妹里啊,我不会骗你的,我先教你刚开始怎么做,我帮你弄,会痛喔,你要忍耐喔。」小惠用信心的口吻说完,便把毛巾铺在小姈臀部下。

    小惠叫小姈躺在床上把双腿拱起打开,她便趴在小姈的部前面,用舌头舔着核和唇,在吐出一些唾润滑道口,再用食指慢慢深入道内。

    「喔┅┅会痛。」小姈动了一下。

    「有点痛对不对,我帮你舔着妹妹,让你舒服一点,比较不会那么痛。」小惠轻快的舔着她的核,手指轻微的在道进出,鲜血也渐渐流出。

    「嗯┅┅」小姈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忍受处女膜的裂痛。「这样有没有比较舒服比较不会痛」小惠吐着大量的唾,尽量润滑手指的进出。

    「嗯┅┅比较不会那么痛了┅┅」小姈感到了一些舒服。

    「比较不痛了对不对,还有点舒服,你看我没有骗你吧。」小惠得意的说。

    「嗯┅┅比较不会痛了┅┅有点舒服┅┅」小姈回应道。

    小惠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爬了起来,举着沾着鲜血的手指:「小姈,你看,今天只是刚开始,以后流血会越少,也会越来越舒服,我每天放学后就来帮你,这几天你先不要自己去弄,有事打电话到我家给我。」「喔┅┅谢谢小惠姐。」小姈终於开口叫小惠姐姐了。

    「你先去洗个澡,把妹妹洗干净,虽然会有点痛,忍耐一点就好了,以后就不会了,我要回你哥的房间去,切记喔。」小惠很温柔的叮咛她。

    「我知道了小惠姐┅┅」小姈用毛巾敷着那有些疼痛的下体,缓缓下床准备去冲洗身体。

    小惠背对着小姈,把沾满处女鲜血的手指,用舌头慢慢的舔吮,窃窃的笑着开门走出小姈的房间。

    小惠一进房间,也没把我叫醒,便把棉被掀开,把我软嫩的一口含在嘴巴里,狂猛的吸吮。

    我半醒了过来:「你干嘛刚才没做完,搞下半场喔。」小惠边吸吮着已胀大的,边对着我说:「唔┅┅不行吗┅┅唔┅┅我想啊┅┅唔┅┅」「你找我妹干嘛怎么这么久」我问道。

    「唔┅┅找你妹道歉啊,我们现在可是好姐妹呢。」「不会吧我妹跟你和好见鬼了。」我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俩的个我很清楚。

    「有什么好奇怪,同样是女孩子,比较了解嘛,她还小比较好哄,要不然她去告诉你妈的话,你就玩完了。」小惠自以为是和事佬似的。

    「喔,那谢谢你这么忧心,为了报答你,我就赐你一次。」我翻身趴在她旁吸吮着头,用一只手抚着部。

    「什么一次,至少也要嗯┅┅哼┅┅哼┅┅」小惠话说到一半便忍不住呻吟起来。

    小惠的部受到刺激之下,道里的水也慢慢涌出,不到一会儿就泛滥成河,我起身坐在她的部前面,用头在道口上抹弄挑逗着。

    「嗯┅┅你很坏耶┅┅」小惠用手打着我大腿。

    「那进去喽」我把用力一什么要小惠教功课妹妹为什么不问我还谈什么女孩子之间的事情

    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不管他们,他们好就好,像姐妹一样,我也乐於见到。六初次的痛过了快一个月,妹妹的小让小惠的训练下,已经大约能够伸入三个手指头了,而且也稍微感觉到快感,小惠还拿了一支约两公分宽十五公分长的硅胶软给她,让她学着边抚核边抽自卫,妹妹也越来越喜欢上这种感觉。

    有一天,小惠约妹妹到红茶店。

    「小姈,这几天我家里有些事不能出来,你现在也感觉不会痛了,而且很舒服对不对,没骗你吧。」小惠自傲的说。

    「对啊,小惠姐,真的很舒服耶。」小姈同意的点着头。

    「对啊你可以趁我没去你家这几天,跟你哥做做看,保证你哥会很惊异,还有┅┅你现在虽然可以把软进去,可是你妹妹还不够大,所以你哥进去时,你还是会痛,但你放心,这阵子我教你的方法,不会再让你痛这么久,不像我第一次痛到无法走路,你遇到我算你很幸运了,以后你会爱上这快感,想到就会很想要的。」小惠更加自豪的笑着。

    「喔┅┅好啊,让我哥吓一跳,小惠姐,以后你还要教我别的喔。」小姈兴奋的说道。

    「没问题,回去后过几天,再找机会找你哥做做看,我等一下还要回家里帮忙呢,记得过几天喔,先让你哥寂寞一下,再找他。」小惠再次提醒着。

    「好,我知道了。」小姈笑着回应道。

    小惠买完单跟妹妹分开后,妹妹便坐着公车回家了,小惠本没回家,跑去这阵子刚钓到的凯子约会。

    隔两天我敲妹妹的房门:「小姈,小惠有跟你联络吗」「没有啊,她说这几天家里有事要帮忙,没空来,她没告诉你吗」妹妹怀疑的回应。

    「她没告诉我啊,她家里那有什么事要帮忙,我打去她家,她家人说她一两天没回家了,她朋友也找不到她,搞什么嘛┅┅也不会打┅┅」我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是不是跟小惠姐吵架了要不然怎么会这样,难怪我打电话都不在。」妹妹觉得一定是。

    「没有啊,如果你找到她要告诉我,好吗」我离开妹妹的房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躺在床上,有些着急,找不到她也没办法,因为她跟我在一起后,从来没有无故失踪过,我很担心,担心失去她,也怕她又和以前一样到处跟男人乱搞。

    这几天小惠失踪,母亲公司最近又忙,回到家都晚上十一、二点了,看她这么疲惫辛苦,我又不好意思,好几天没有做爱,很想发泄一下,想着想着我竟然睡着了。

    妹妹没敲门便开了门进来,看到熟睡的我,也不打算叫醒我,悄悄的钻进棉被里,抚着我的。

    这一我醒了过来,「小姈┅┅你干嘛」掀开棉被看着里面鬼祟的妹妹,懒懒的问道。

    「让你舒服啊。」妹妹说完拉下我的运动裤,握着稍微勃起的含在嘴里吸吮。

    这几天没发泄,妹妹来帮我解解馋也好,我便对她说:「很久没碰到弟弟,对不对」「嗯┅┅」妹妹含着应道。

    「妹妹的技巧怎么┅┅变得更是熟练不输给小惠耶,难道有在练习」我内心惊异着。

    妹妹突然停止动作,爬起来把全身衣服脱光,躺在我身旁,用手指伸进自己的小玩弄:「哥┅┅换你了┅┅」「喔┅┅」我起身趴在妹妹的两腿中间,看到她用手指在道里抽动,更是惊讶,她的道变宽了。

    「哥┅┅快点啊┅┅」妹妹把手指从道里抽出,不耐烦的提醒。

    我楞了一下,便低头轻快的舔吮着她的小┅┅「嗯┅┅好舒服┅┅嗯┅┅」妹妹发出很不自然的呻吟声。

    「小姈┅┅你从哪里学到这些┅┅干嘛装那声音」我很纳闷问她。

    「嗯┅┅学什么我哪有装声音┅┅那我不要出声嘛┅┅」妹妹心虚的说。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哥,你要不要帮我舔。」妹妹不让我解释,用坚硬的口吻问我。

    反正也无所谓,问这么多干嘛,能让我发泄就好了嘛,於是我卖力的舔着这许久未碰的蜜。

    「哼┅┅哼┅┅哼┅┅」妹妹恢复她自然的喘息声,「哼┅┅哥┅┅把弟弟进去┅┅」她忽然要求。

    「你不怕痛吗你妹妹这么小,会很痛的喔。」听到她要求,我也想进去发泄,但我提醒她。

    「不怕┅┅哥,你要先用口水弄滑一点,我才不会那么痛。」妹妹像似有经验的教我

    「我知道┅┅」虽然她的小已经有些水流出,但还不够,我仍吐着大量的唾,润滑着小及自己的,心里想妹妹不可能会这些,先不要问她,事后在套她话。

    我用头弄着妹妹的道口均匀的润滑,慢慢的把伸进去,我感觉到她的道虽紧,但头都可以伸得进去了。

    「嗯┅┅」妹妹闭着眼皱着眉头,忍耐着痛楚,缓缓的撑开她的道。

    终於:「哥,妹妹里面热热的好舒服。」「很舒服对吧。」我微笑着。

    妹妹整个瘫的无法动弹,我缓缓的抽出已软小的,道口马上涌出浓厚及掺杂些血的,缓慢的流下,我拿着卫生纸帮她擦拭着,她的小已变的红肿。

    「还会疼吗」我温柔的问着妹妹。

    「嗯┅┅不会┅┅」妹妹坚强的摇着头,「再几次后就不会痛了┅┅哥,你舒不舒服」「当然舒服,还是和你做比较舒服,连小惠都比不上你喔,看你这么痛,哥都有些心疼。」我称赞她。

    「真的吗我就知道还是我厉害,哥最疼我了。」妹妹高兴的笑了。

    「以后太痛的话,就告诉我,我就不会进去了。」我知道妹妹的个,越跟她说不她越要,我假装关心的关心她。

    「哥,没关系,这几天我会忍耐,反正几次后就不会了,小惠姐第一次也事一样啊。」妹妹回应我。

    我就知道妹妹为什么变得如此,小惠也真是,难怪那阵子神神秘密的,但话说回来也该谢谢她。

    「小姈,去把身体洗一下吧。」「喔。」妹妹起身拿起衣服走了出去。

    我又多了一位伴侣,而且是三个人当中最的伴侣,我真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啊。

    七:恶作剧妹妹刚走进浴室洗澡时,突然┅┅「小伟┅┅小姈┅┅小伟小姈┅┅」母亲在楼下大声叫着。

    「咦┅┅妈怎么这时候回来好在┅┅妹妹去洗澡了,被撞见就完了。」我心里边纳闷边急忙的穿好衣服,「妈,什么事啊。」房门忽然一开,「你没什么事吧,妹妹呢电话也不挂好,害我担心死。」母亲紧张的念着。

    「小姈在洗澡啊,妈,发生什么事啊你这么紧张」我一头雾水。

    「我在公司接到一通电话,有个男的说你们在家被他绑住,他要我带一百万回来,不准报警,要不然就杀掉你们,我好害怕又担心,电话又打不通,我就马上赶了回来。」母亲放心的敍述原因。

    「是谁这么恶作剧啊,很缺德耶。」我生气的说。

    「本来我也以为是恶作剧,但在电话中,我听到妹妹在喊好痛,我不得不相信。」母亲心有余悸说道。

    「奇怪有小姈在喊痛的声音没有啊,我和她在家里都没事啊到底是谁搞的」我觉得不可思议。

    「你们没事就好,这几天家里门窗要关好,尽量不要出去,知不知道,还有家里电话不要乱打,电话要挂好,把话筒放在话机旁边,如果妈临时有事要找你们,怎么办,这就算了,门也没关,真是太心了。」母亲边提醒边骂着我。

    「门我有关啊,也没把电话拿起放在旁边啊小姈也都在房间写寒假作业,奇怪了┅┅妈,你放心,我会小心注意的。」感觉好不寻常。

    「妈要回公司了,公司还有事要办呢,一个多星期了,你一定都自己弄对不对,今天如果能早点回来,妈妈一定补偿你,我走了。」母亲急忙赶回公司。

    妹妹刚起完澡出来,看到正离开的母亲,「妈,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妹妹心里绷绷跳着。

    「没有,我回来拿东西,妈要回公司了,小姈,要听哥的话喔。」母亲被妹妹吓了一跳,说完匆忙下楼。

    「哥,好危险喔,还好没被发现。」妹妹惊险的说。

    「对啊,把我吓死了。」我故做紧张的回应她,然后走到窗户旁往楼下看,母亲正坐上车要离开时,忽然看到有个似小惠的背影,匆忙的跑走,转进另一条巷子后不见,或许是我看错了吧。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我租了些录影带回来。

    「小姈┅┅我租了些录影带,你要不要下来看。」我对着楼上叫她。

    「等一下,哥,你先上来帮我忙,好不好。」「什么事啊┅┅」我边走上楼问她。

    「你先上来就是了嘛┅┅」妹妹撒娇的回应。

    我打开她的房门,看到她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正用着软自慰。

    「哥┅┅你帮我好不好┅┅」妹妹撒娇的要求我。

    「你哪来这东西啊」我好奇的问她。

    「你不要问嘛,你要不要帮我┅┅」「好┅┅好┅┅你要我做什么都好┅┅」我笑着。

    我走到床边拉开裤炼,把掏了出来,於是妹妹身体躺着移了过来,一口把往嘴里塞,在刺激之下,渐渐在她嘴里勃起。一会儿我抽了出来,退去裤子,爬到床上和妹妹做了起来。

    「喔┅┅哼┅┅哼┅┅」妹妹仍皱着眉头。

    看到这样我便问她:「还会很痛吗」「嗯┅┅一点点┅┅哥┅┅没关系┅┅我也有感觉到舒服┅┅哼┅┅」妹妹坚强的忍耐着。

    「受不了就告诉我,知道吗」我边抽,边温柔的告诉她。

    「哼┅┅」妹妹的部被我的肿胀,紧紧的夹住,好象一张嘴吸吮着一样。

    「很爽吧,小伟,干自己的妹妹啊。」小惠突然打开妹妹的房门。

    我吓了一跳,「你想吓死人啊┅┅」我停止抽送,正要把抽出来。

    「不要停啊,小姈正舒服着呢┅┅」小惠撩起裙子抚着自己的部走了过来,然后趴在妹妹的身上,看着正被入的户,一面抚妹妹的核。

    「等一下换我啊┅┅」她督促我。

    「你怎么进来的」我问着小惠。

    「你家门又没上锁。」小惠回应完继续抚妹妹这时我才想到刚回来忘了把门上锁,然后看着她说:「小姈舒服吧。」「嗯┅┅哥你不要停嘛。」妹妹在这种场合竟然不会不好意思,而且还催促我。不管了,我继续抽送,反正满好的,一次上两个。小惠这时把身上的衣物给脱去,上床跨蹲在妹妹的脸上,妹妹也没有拒绝,而且乐意的帮她舔吮。

    妹妹一边吸吮着小惠的部,一边动着身体让自己的小顶上我的。

    「嗯┅┅嗯哼┅┅嗯哼┅┅小姈┅┅你┅┅你进步了┅┅嗯哼┅┅」小惠称赞小姈。

    「我就知道,小姈是你教的┅┅」「哼哼┅┅哼哼┅┅没错┅┅教的不错吧┅┅哼哼┅┅很爽吧┅┅哼哼┅┅哼哼┅┅「小惠回应我。

    「是教的不错┅┅小姈进步很多。」说完我把从妹妹的小抽了出来。

    「哼哼┅┅哼哼┅┅换我了吗┅┅小姈换你在上面。」小惠起身躺着,换妹妹趴在她身上。

    「你看小姈的,就是那么嫩,粉红的唇被你干的红肿,小姈┅┅比较有感觉了对不对┅┅喔┅┅嗯哼┅┅嗯哼┅┅嗯哼┅┅」小惠边用手指伸进妹妹的道里玩弄,边用舌头吸吮着核。

    「嗯┅┅有感觉比较舒服了┅┅嗯┅┅」妹妹回应她。

    「变态小惠┅┅这样干你爽不爽啊┅┅」我语带讽刺的说。

    「嗯哼┅┅嗯哼┅┅你┅┅才变态┅┅嗯哼┅┅干自己妹妹┅┅很爽吧┅┅嗯哼┅┅嗯哼┅┅」小惠也不甘示弱。

    「好难听喔,不要说干来干去的嘛┅┅」妹妹说着。

    「嗯哼┅┅嗯哼┅┅嗯哼┅┅我们现在就在干来干去啊┅┅嘻嘻┅┅」小惠听到笑了起来。

    「喔┅┅小姈┅┅快┅┅了┅┅了┅┅喔┅┅喔┅┅喔┅┅」我抽出马上塞入妹妹的嘴里。

    「唔┅┅唔┅┅」妹妹吞下后,仍握着舌头在头上又吮又舔,把她的宝贝整理干净。

    妹妹把弄干净后,便躺在小惠身旁,两个人像是虚脱的躺着,我起身准备要拿裤子时,发现到小惠的包包内有一串锁匙,锁匙内竟有一组新打的我们家的锁匙,我渐渐怀疑是否是她恶作剧。

    我试探套她话:「小惠┅┅你昨天为什么进来我们家里,然后又匆忙往巷子跑掉呢」「嗯┅┅你见鬼啊,我昨天那有来你家,而且我又没锁匙,我怎么进来啊,神经病。」小惠从床上做了起来,心虚的辩解。

    我从她的包包把锁匙拿出来,拎在她面前:「那这是什么,我见鬼小姈先回房间去。」我口气质疑的问她,顺便叫妹妹穿起衣服。

    「小惠姐你拿我家锁匙干嘛」妹妹不明白的问小惠。

    小惠一看楞在那,脸色苍白,「那是┅┅那是我朋友家的锁匙啊┅┅她打给我的┅┅」「那我们到楼下开我家的大门,试看看好不好┅┅事情都已经如此了,你告诉我,我不会生气,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生气┅┅」我试着给她台阶下。

    小惠突然流了下泪来,脸上却充满着怒气,用双眼直瞪着我不发一语,妹妹更是不知措的在一旁发呆,一时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很僵完作为单亲家庭的唯一男居然沉迷在家内女的体之中,是幸福还是悲哀呢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