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姐 好吗

    蜂腰臀翘的岳母1

    夏天来了,热得人不想出门。(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Www.XiaZaiLou.Com)可是我还是坐上了飞机,而这次的出门全是家里的两个美人儿催促的结果。

    “把你岳母接过来住几天,她一个人怪寂寞的。”妈妈和我办事时说。

    “老公,让我妈在这边先住上几天,等大哥他们回来再说,行不行啊”小丽的娇吟在耳边回响。

    我左手搂着妈妈的细腰、右手捏着小丽的大子:“我要有人陪我去,美人儿们,谁和哥去一趟”

    “格格┅┅”娘俩儿笑了,一个搂着我的脖子上下起伏的运动,另一个用子摩着我的後背。

    “我们谁也不去。”妈妈咬着我的耳朵,算是回答。

    我拍了拍她的圆屁股,妈妈的身子摆动起来:“小伦,你知道现在舞厅需要┅┅嗯,小畜生┅┅嗯┅┅”

    “需要什麽”我的手在妈妈的屁眼揉起来。

    “小┅┅伦,别┅┅乱动,妈┅┅嗯┅┅妈又痒了┅┅”

    小丽从後面揽住我和妈妈的头,浪声浪气的说:“需要你的两个美人支撑,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

    “┅┅啊┅┅”

    坐在飞机上,想着两个美人儿床上的样子,心里竟然涌动着一股欲火,我是越来越离不开她们了。

    事先电话里已经告诉了岳母到达的时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所以约定她举个寻人的小牌子。眼看就要见到岳母了,心里竟有些紧张。

    过了安检,候机厅里举牌的人太多了,我正在张望着,一个女人靠过来,藉着她手里的衣服遮掩,手竟然捏住我的:“先生,喝杯茶好吗”

    “请不要这样,我有要紧的事。”一边说,我一边寻找着。

    岳母可能是记错时间了吧我往出口处走去。

    “大哥,价钱你说好啦”女人跟着我往前走,胳膊紧挽着我,身子就势靠在我的身上。她的身上传来阵阵香气,身若无骨,引得我真有些上火了。

    接机的人渐渐远去,难道岳母真的忘了时间

    “大哥怎麽样”女人贴住我的耳朵,小手不经意的蹭着我的下面:“你的巴可在点头了,格格┅┅跟我来吧,嗯”

    在她的挑逗下,巴频频高举。

    岳母不知什麽时候会来,要不就先打一

    “多远”我抬起胳膊看了看表,手臂蹭在她的子上,又软又挺,看来是真家伙。

    “不远,我家就在前面,来吧大哥”

    飞机起降的时间一过,路上的车少了起来,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迎面开来了一辆公车。

    “大哥,咱们坐公车去吧,一会儿就到。”

    “那好吧。”

    我们来到车旁,刚要往里上,“是小伦吧”从车里下来一个女人。

    “我,你是┅┅”眼前的女人穿了件黑色的连衣裙,中等个子,看起来不像是我的岳母,因为她看起来只有四十岁。

    “车误点了。你┅┅你们”她指着我身旁的女人问道。

    “大哥,快走吧车快开了。”身旁的女人拉着我的手往上走。

    “我不去了。”

    “不去”女人不高兴了:“刚刚讲好的。大姐,你可别抢我生意呀”这个女人真是胆大,这话也能说出口。

    “你说什麽我是他妈”岳母两手叉腰,大声的喊道。

    “你┅┅”女人还要说什麽,车子已经关门开走了。

    “小伦,什麽时候到的”岳母上下打量着我,还好,她没有提刚才的事。

    “我到了半天了,刚才┅┅”初见岳母竟是这个情况,真是让人不好意思。

    “没事的,这种事常有的,先到家再说吧。”岳母带着我走过公路,这回还算不错,一会儿就来了辆公车。

    由於的士很少,车上可是火爆,别说坐了,连站的地方都很小,前後左右都挤满了人,好不容易给她找了个扶手的地方。

    “小伦,你也扶着点儿吧,这条路不平。”岳母站在我的前面,把手挪了个小地方,我用左手抓住栏杆,车真的一晃一晃的。

    “妈,真是挤,您没事儿吧”她前面还站着一个小孩儿,手放在栏杆上,身子就成了一个弧度,翘起的臀部紧紧地贴在我的下身。

    我的身子同样前倾,整个身子几乎都和她连在了一起,如果不穿衣服的话,就好像是後背入的姿势了。

    “刘姐,你去哪儿啊”座位上有人和岳母说话。

    “我接小丽的对象,你今天休假吧”

    真是女人的天,都这麽挤了,还有聊天的兴致。

    “是休假,到南头买点儿东西。唉,这个破路。”

    车子重重的晃着,随着波动,岳母的身子跟着摆动,本就很出色的臀部一轻一重的撞在我的巴上,挑逗得它已经勃起了。

    岳母的裙子很薄,虽然是隔着衣服,但巴的:「小伦,你先坐会儿,我得换件裙子。」

    「妈真是对不起,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岳母的脸一红,没敢看我,用手拉着後面的裙子,虽经一路风乾,裙子的上面还是有一圈发白的印迹。拉高的裙子下面露出匀衬的小腿,她穿的是浅灰色的丝袜。

    「小伦,都是你做的好事。」岳母发觉我在偷看,不依的数说着。

    「妈,我也不知道会这样,车子太挤了,再说┅┅」若不是你的屁股太翘,大腿的磨蹭,我得出吗

    「还说呢,这裙子非换不可了。」岳母好像明白了我的意思,匆匆的跑到里面换衣服。

    我的裤子前面湿了一大块,风乾後乾巴巴的,这个样子若是被家里的娘俩看到,一定会笑成一团,但要是让她们知道是岳母的功劳,说不定老妈会掐死我。

    正在胡思乱想,岳母从里面出来,手里拿着一件灰色的短裤,腰带还是松紧型的,扔给我说:「小伦,这是你大哥的,你先穿着。」

    「妈,这┅┅」这样子要穿回去,说不定连飞机都上不去。

    「这什麽,你的那地方都那样了,快脱下来,一会儿我给你洗洗。」岳母不由分说的打开另一间卧室:「快点儿,看着都恶心。」

    「那,妈今晚咱还走不走」

    「这样子怎麽走再说,你没来过这儿,我明天带你转转。」岳母替我关上了房门。

    我把裤子脱下来,提上那条短裤,心里舒服的做着计划,岳母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

    推开房门,哪有她的踪影

    「妈,我换好了。」

    「┅┅」没有人回答,我大声的叫道:「妈妈」

    「我在洗手间。」岳母的声音小小的,生怕别人听到似的。

    不知是在小解还是大┅┅这样想着,竟不觉的朝那边走过去。

    「小伦,你站在这儿干什麽」岳母拉开门,对着站在门口的我说。

    「哦,没什麽┅┅」我摆弄着换下的裤子:「我想找地方洗洗它。」

    裤子被她一把抢过:「不用了,你到客厅看会电视吧。」岳母瞟了我一眼,对我的话表示怀疑。

    「妈,我真的没想做什麽。」

    「你这孩子,啥想什麽」岳母拿着裤子朝後面走去,她刚刚换上的是一条米色的筒裙,後面的开衩很高,走动间,裹着丝袜的小腿若隐若现,向上看去,屁股明显的凸起,随着前进的脚步,臀美妙的颤动。

    「妈,我自己来吧。」我跟在她的身後,不让我洗,看看总行吧

    「不用,还是我自己洗好┅┅」岳母打开洗衣机,里面还有她那件裙子。

    我只得自己回到客厅,看起了无聊的电视节目,妈妈打过电话来,问了问这边的情况,岳母和妈妈说起我时,还特别的称赞了几句。

    吃过晚饭,岳母带着我在附近散步,她的心情格外的好,不时的问起妈妈和小丽,说着小丽小时候的事情。不知不觉,走到一家电影院门口,没想到她还是一个电影迷,还说自从小丽大哥他们去俄罗斯後,就一直没看。

    「妈,那我们今天就看一场,我也很久没看了。」反正在家也没意思,看看电影可以打发时间,我拖着她到里面买票。

    「小伦,这里很乱的,」岳母跟在我的身後:「平时都是你大哥带我和你嫂子来。」

    「乱也没事的,咱们可买个包厢啊」

    「不是,买前面的票好一点儿。」

    怎麽会在包厢里看电影又没人干挠,乱也不怕啊。岳母没有细说,我已抢到了前面。

    看电影的人不是太多,很方便的就买到了票,看到我买的还是包厢,岳母有些不太情愿:「小伦,你不知道,包厢里才乱呢。」尽管这麽说,她还是和我在包厢里坐下来。

    电影还没有开始,里面也很安静,「没事啊,你看在咱们坐这儿看又没人捣乱。」我不解的问她。

    「现在不乱,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岳母若有所指,她的脸竟也发红了,真让人搞不懂。

    坐下来没多久,电影就开始了,从隔壁包厢里传出男女的对话声:「大哥,吹出来两百,要是打就得三百。」

    嗯还有这种事我不解的看着岳母,她好似没听到一样。那边又传来男人的声音:「钱好商量,但我得先验验货。」

    「大哥,不会骗你的,你看┅┅」接着又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可能是那女人在脱衣服,这是什麽包厢,这麽轻的声音都可听到。我扬起手,想敲敲墙围,却被岳母一下抓住:「小伦,你别惹事。」

    「妈,我想看看墙壁是什麽做的。」

    「哪是什麽墙壁只是薄薄的木板。」岳母小声的告诉我:「他们的话能听到,咱们的他们也听得到的,这边的人都狠,你可别惹人家。」

    哦,原来是这样,我又细细的打量这个包厢,又小又窄的,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就得挤着身子,真想不到还有人能在这里打。

    「确实是真的,还不垂,哈哈哈┅┅」隔壁的男人笑着,好像在说女人的子。

    「就是嘛,现在做这行的太多,谁敢骗人啊,大哥,是吹还是打」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跟着又传来脱衣服的声音。

    「先吹後打,嘿嘿┅┅」

    隔壁的动作看来要开始了,我偷偷的看了一下岳母,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银幕,由於我们紧挨着身体,她很快就发现了我的目光,轻声的叱责道:「小伦,好好看电影。」

    「妈,他们在干什麽」说着,我把手悄悄的移到她的身後,轻轻的揽住她的细腰。

    「小伦,你别乱猜,不听我的话麽,要是坐到前面,就什麽也听不到了。」

    岳母不敢扭头,这麽近,一动身子俩人就能碰到一块儿。

    「妈,我真不知道这样的。」说着,我的手又用了用力,只一揽,就差不多环过来了。

    「咳咳」岳母乾咳了两声,小手拍在我的手上,意思是让我拿开。

    「大哥,你┅┅你轻点儿,快到嗓子眼了┅┅」隔壁的女人一定吹上了,男人或许是在压她的头:「你也含深点儿嘛,老是在头上亲,不过瘾的。」

    「啧┅┅啧┅┅」

    「这样就好多了,再┅┅含深点儿,哦┅┅」男人声的喘着气。

    听到隔壁的声音,岳母拍打的手停了下来,就势压在我手上,渐渐的抓紧。

    「妈,他们真胆大啊」我抓着岳母的小手,她的手心里都有汗了。

    了几下後,她想抽出去,却被我攥住,「小伦,你这麽用力干啥」岳母盯着银幕,把另一只手附在我的上面,她的身子也稍稍的靠过来,头发贴向我的脸。

    「大哥,这回行了吧,我要上去啦」女人一边喘气,一边向男人提着建议:「你巴真大,吹得我嘴都酸了┅┅」

    「你还真骚啊,小儿水汪汪的,」男人想来是个干家,出口都不寻常。

    「小┅┅伦┅┅」岳母抓着我的手,身子微微的抖动。

    「妈┅┅」我两手环抱住她的细腰,等着她说下一句。

    「咱们,咱们┅┅回去吧。」

    「妈,电影刚到一半儿,还是看完了吧。」

    「这儿┅┅乱啊」岳母掰着我的手,想要站起来。

    「啊,大哥你别压我呀,你巴这麽,撑得发痛┅┅」隔壁的女人大声的叫嚷着。

    「小┅┅伦┅┅」岳母好似受到了惊吓,身子软软的向我靠来,「妈,没事的,有我呢。」说着,手一用力,她的整个上身就偎到我的怀中。一股淡淡的香气传过来,岳母还用了香水。

    「小伦,别抱妈,我自己可以。」嘴上说着,可她的身子却没有反应。

    「妈,这里没人看见的。」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把手放在她的腿上。

    「谁让你慢吞吞的,竟磨不套」隔壁的男人看来有些火气:「你要是不好好套的话,我可不给钱啊」

    「大哥,不是我不套啊,总得慢慢来吧。」女人的口气软了下来:「我自己来,你别往上话,下面的手往上轻轻的嘛,我一定改」我继续环住她的细腰,任由她在怀里扭动。

    「你看看你的裤子,有你这样的女婿吗」岳母指着我的下身,脸却转到前面:「你自己说,这样对吗」

    「这┅┅我也不想这样的,」我贴向她的耳边,小声的说:「谁让他们那麽大声,再说我岳母又┅┅」说到这儿,偷偷的观察她的反应,岳母注视着前面,好像本就没听到我的话。

    看来她是真生气了,我从下面想抽出手来,岳母却不动,柔软的美臀故意往下压,突的冒出一句:「你岳母怎麽啦她碍着你了」

    「她没碍着我,但是她有责任的。」我含住岳母的耳轮,用力的吸了两下:

    「谁让我岳母这麽迷人,又诱惑人、又吊人味口的┅┅」

    「小伦,你这坏孩子,看我不告诉小丽」岳母不依的侧过身子,用手揪住我的耳朵,小手在上面轻轻的捻动,抿嘴笑着说:「你再坏,我就回家了。」

    「妈,我说真的,你真美,又漂亮又感」我直视着她的眼睛,岳母毫不让步的瞪我,对视了有半分钟,见我并不闪避,又哄我道:「小伦,归,可不准乱想啊」

    岳母长得非常白,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不可侵犯,一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的上翘,眉眼间别有一番风情,看得我食指大动,左手用力一揽,照着她的脸蛋亲过去。

    「小伦」岳母娇声的叫着,小手往脸上一盖,我的嘴就吻在她手上,顺着手背吻向手指:「妈,你手也很美。」

    岳母任由我在她手上舔弄,哧哧的笑起来:「这是什麽女婿呀连丈母娘的手指都吃,格格┅┅」

    「谁让你那麽诱人,我就要吃」我用力的舔了几下後,又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家伙上:「妈,你也我吧,要不就给我找一个替身┅┅」

    「你敢」岳母放下了架子,小手一面抓弄,一面教训我说:「你要找小姐的话,我就报公安抓你。」

    「那我可不敢了,只要妈给我抓几下就行。」

    找不找小姐已经不重要了,岳母在我的怀里偎着,小手在巴上磨擦,这样的东北之行对我已经够了,只希望能让她上一夜。

    隔壁的火悄然结束,电影也终於完了,而我和岳母正在情与欲之间挣扎,岳母拉着我站起身,朝着出口走去。

    蜂腰臀翘的岳母4

    回到家里,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关上房门,我从背後抱住岳母,在她的耳边要求:「妈,我受不了了。」

    「快点儿放开我,哪有姑爷这麽对丈母娘的」岳母大声的喘气,心里想必也在挣扎。

    「妈┅┅真的不行麽」

    「小伦,也让你了,也让你过了,放过妈吧,我┅┅」岳母掰开我的手,独自跑到卧室里。

    「妈┅┅」我跟着往里走。

    「小伦,你别┅┅别进来┅┅」岳母无力的躺在床上,红着脸,求救似的说道。

    看来是不可能了,我脱掉背心,走到浴室里冲凉,心里乱乱的,不知该怎麽办好,她毕竟是我岳母啊,真要是让她生气,不仅得不到老婆,就连妈妈也会不满。

    我把水温调低,用水冲洗着,想让它快点冷静下来,可却无济於事,脑子里满是岳母的倩影,回忆着在公车上的感觉┅┅

    洗了有半个小时,岳母该睡了吧,我只穿上内裤,悄悄的从里面出来,是该睡了。

    拉开浴室的门,把我吓了一跳,岳母只穿着贴身的内衣裤,站在门口。

    「小┅┅伦┅┅」岳母喘着气,凝视着我的眼睛。

    「妈,您┅┅」她总是忽冷忽热的对我,让人不敢乱来。

    「抱┅┅抱我到床上去┅┅」

    「妈┅┅我明白了。」我奔向岳母,横着把她抱起。岳母闭着眼睛,轻声的继续说:「你不是想我吗那就快点儿┅┅」

    我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没想到岳母反而骑到我身上来:「小伦,你这坏女婿,气死妈了┅┅」岳母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罩上,让我帮她解下来。

    米黄的罩下面,一对浑圆的子呈现在眼前,随着她的身子抖动,「妈,你的子真美。」我用手握住,酥白的子在手中滑滑的。岳母伏在我的身上,喘着气说:「小伦,你舔舔┅┅」

    我含住她的头,舌尖围着晕划圈:「妈,我好想,我真的好想我的丈母娘啊┅┅」

    岳母回手探到我内裤里面,小手攥住巴揉搓:「我┅┅也是,都是你这坏姑爷害的,在车上就┅┅我┅┅」

    「妈你别怨我了,还不是你的屁股又圆又翘的,还老是夹我。」嘴里含着她的子,手向下去,隔着她的丝质内裤,我都快抱孙子了┅┅哦哦┅┅还找什麽找┅┅哦┅┅」

    「妈┅┅那以後我孝顺您吧┅┅嗯」我捉住她的两个子,在上面抚弄起来。

    「嗯嗯小伦┅┅哦┅┅好小伦┅┅快抱妈┅┅」听了我的话後,岳母双手更用力的缠上我的脖子,肥美的臀部急速的下套:「好┅┅小伦┅┅妈的好姑爷┅┅」

    「妈,你也是我的好岳母┅哦┅┅夹得巴真爽┅┅」配合着岳母的动作,

    我的手又放在她迷人的屁股上,随着她的起落在上面猛。

    「小伦,你┅┅不嫌我老吗┅┅」

    「谁说我丈母娘老了在我眼里┅┅哦┅┅她又美又风骚┅┅」

    「真是我的冤家┅啊啊┅┅你这大巴的姑爷真┅┅会讨人喜欢┅┅」

    岳母高兴的更加卖力,不住的催促说:「妈的┅好姑爷,用力┅┅哦┅┅好姑爷┅┅」

    她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孩子一样了,声音也变得嗲起来,这更刺激我的欲火,手指在她的臀上、大腿上游走:「好丈母娘┅┅你真会玩儿┅┅伦儿的巴快爆了┅┅」

    「姑爷┅┅哦┅┅好小伦┅┅你丈母娘还未够┅┅哦┅┅」

    「妈,你真能干┅┅」

    「哦┅┅小姑爷,等一下再从後面来┅┅啊┅┅」岳母骑跨在我身上,停止套动,轻轻的在我脸上吻了一下,半带娇媚的说:「从後面来,好不┅┅好」

    她发情的样子和妈妈一样诱人,我托住她的俏脸,回吻在她的鼻子上:「好啊,我可以一面干,一面你的美屁股,嘿嘿┅┅」

    「臭姑爷┅┅」岳母娇嗔着扭了一下我的鼻子,从我身上下来,转到旁边趴好,高高耸起的臀部下面,红嫩的小微微张开,诱人的流着水。岳母见我看着不动,扭头说道:「再不进来,我又生气啦」

    ┅┅

    碰上这样的岳母,除了大干之外没别的选择,这一夜,也是我自从做爱以来最爽的一次。

    本来是说好当天就回的,可这件事我和岳母谁也想不起提它,直到妈妈打了五次电话,我们才不得不坐上飞机。

    飞机上,我偷偷的把手伸向岳母的大腿,没想到她竟抬起了屁股┅┅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