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短篇辣文合集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回明韩幼娘小云篇完

    夜幕降临。(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喧闹了一天的西郊杨府逐渐安静下来。

    守夜的仆役提着灯笼在曲廊间来回转着。除了他们之外。大部分人已经进入了梦乡。

    而对于坐落在内院与外院交界处的一间厢房里。夜才刚刚开始。

    虽说叫厢房,可实际上是个单独的院落。大厅的布置清幽雅致,两旁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盆景,幽雅宁静,看上去颇具心思。只不过黑灯瞎火的。本无法欣赏。里间卧室点着几蜡烛。不算明亮,但也足够看到那绣床上翻滚的人体了。

    趴在床榻上的女孩面容清秀,脸蛋圆圆的十分可爱。看年纪最多也就16、7岁的样子。她如今只穿着一件贴身的黄色抹,抹很小,被还在发育中的少女酥撑得鼓鼓囊囊的。极为可观。而少女的下身,则是完全赤裸的。地面上散落了几件衣服,样式还算巧,却也说不上雍容华贵。可见这个女孩在府中的地位不高不低。

    床榻上还有一名赤裸着的男子。看上去还算强壮,只是肚子上明显有几圈赘。长相不难看,但神情猥亵,一脸的贱像。正是进京来投靠杨凌的杨泉。

    这家伙平日里不务正业,吃喝嫖赌,四乡皆知,四十出头的人了,还是光棍一。当初在杨家坪时,杨凌病重卧床不起,这杨泉借口探看兄弟,多次上门来调戏杨凌新娶的妻子韩幼娘。还想霸占这一房财产。后来杨凌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青云直上,从一个穷秀才变成了权倾天下的内厂厂督。他又不知廉耻的前来投靠。指望能沾些光享受荣华富贵。做人做的如此地步,也算是个极品。

    可惜杨凌对这个本家兄弟毫无好感,只是碍于亲戚的面子收留了他。让他吃穿不愁,却不给他差事。杨泉嘴上不说。心里早已经狠得牙痒痒了。可他一个无赖,本就没及格跟内厂斗。

    故而最开始的时候。这杨泉每日吃喝玩乐,还算老实。可时间一长,事情就有了变化。俗话说的好。饱暖思欲,杨泉吃的肥了一圈,却没有事做。这心思自然就转到上来了。他借着杨凌的威风,出入烟花之地。眼界大开。整日里在那些妓女身上实验各种手法。

    一月下来,俨然成了个风月老手。每次前去,都能杀得妓女哭叫求饶。这风月场上的成就在别人看来,也许还值得吹嘘一番,杨泉却腻味的很。他想起初到杨府时,杨凌携妻妾宴请的场面。

    韩幼娘一身华服,比起当初逾发显得娇媚动人。更别说那举手投足的气度。

    又岂能是那些窑姐能比的。还有那玉堂春,雪里梅穿着绮罗绸缎,珠项玉环,看上去百媚千娇,本就是人间绝色。

    可惜只见得一面,就回到内院。杨泉几个月住下来,只见过幼娘一次。那两个美妾连面都见不上。像他这种色中恶鬼,又怎么能忍住这等煎熬。故而有一次杨凌想让杨泉去江南找个差事。他也已不想离开京城的理由推脱了。

    从那之后。杨凌的态度变得更差。时间一长,杨泉见识再低,也看的出来。

    自己如果再这样混下去。指不定那天就会被杨凌找个借口远远扔走。与其那样,到不如搏上一搏。也许是老天开眼,杨凌被皇帝委为钦差,巡查天下去了。听说没有几个月,本就回不来,他这一走。官员上门拜访基本绝了。再加上外院的那些内厂番子都跟着调走不少。杨泉的胆子终于大了起来。

    他人不笨,也知道自己一个男子。没有理由本就进不了内院,更不用说尝到那些美了。如果要用强。先不说护院的家将仆役,就他这小身板,就连会武功的韩幼娘都打不过。眼看着希望即将破灭。杨泉突然福灵心至。想到了唯一一个合适的突破口。

    韩幼娘的贴身侍裨。内院总管。小云。

    别看小云是内院的总管,可她之前不过是个普通的小丫头。只因为跟着韩幼娘最早才水涨船高的。杨泉利用自己的身份,再加上风月场上学来的手法。找了个机会破了小云的处女身。

    事后小云大哭一场,但贞节已失,只能半推半就的从了。杨泉极为振奋,使尽浑身本事,把小云干得欲仙欲死。小云一个小丫头,尝到男欢女爱的乐趣后。

    食髓知味。这几日夜里都瞒着幼娘,跑到杨泉的房里任他肆虐。她身材娇小,面容清秀,跟韩幼娘有几分相象,更兼床第间乖巧听话,让杨泉十分喜爱。如果不是因为杨凌日渐冷落的态度给他足够的危机感,也许就此满足也说不定。

    直到今夜。

    「听说这杨凌一路行船已经过了镇江府。真是好快的速度。我这边再不抓紧些,等他回来。那里还有好果子吃。」床榻上的杨泉伸了个懒腰一面想着。一面伸出手来,按住了正在「月下品箫」的女孩嫀首。

    云儿俏脸通红,美目含羞,知情知趣的张开樱唇,将杨泉那挺立许久的深深含入。黑色的秀发垂了下来,半掩住了女孩秀美的面庞,更显妩媚。

    跨下阳物被温暖的小嘴包裹着,让杨泉觉得舒服之极。这小丫头的品箫之技远比不上青楼里的那些头牌,可这青涩动人的味道却是那些头牌学不来的。

    「一个小丫头就如此舒爽,如果是幼娘这妮子。」杨泉幻想着幼娘身穿肚兜儿跪在自己跨间,羞赧的张开樱唇,摇动着娇翘玲珑的圆臀为自己品箫的场景。

    「呜」正含着杨泉的小云明显感觉到那已经很大的又突然涨大了一圈,将她的小嘴塞的满满的。火热的头直直道。

    「嗯」如同蚊子叫般的声音响起。少女跪在床上转过身,白嫩的大腿微微分开,上半身俯下来。双手撑着床榻。高高翘起圆润的雪臀。

    杨泉那里还会客气,他也半跪在床上,扶住小云的柳腰,出了让她事后后悔莫及的话。

    可惜。当时她只是认为不管怎么说。她也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而已。

    得到满意答复的杨泉并没有就这么放过小云,他将连续两次泄身的少女仰面放倒在床上,将她的双腿扛在肩膀处,双手抓着少女的酥,继续着新一轮的抽送。

    厢房里在片刻的沉寂之后,又重新传来男子重的喘息以及少女哭泣的求饶声时间流逝到第二天的夜里。

    杨泉探头探脑的。躲过外院巡夜的下人。从小云特意打开的内院小门里面偷偷的进入。依靠之前有限的几次踩点。连转了几个转角。终于在一间房前看到了小云的身影。

    这小丫头嘴上说不要不要。可杨泉一眼就看出来,她今天还特意打扮过。身穿淡粉色的绸子上衣和葱绿色褶裙。看起来十分漂亮。可惜显得惊慌失措的神态减去了那么几分颜色。

    小云既天真又善良,也许想都没想过。今天会混混沌沌的给平时一直照顾自己的女主人下药。要说也是杨泉运气好。原本玉堂春,雪里梅这两个美人儿是经常与幼娘通宵畅谈的。可自从幼娘怀孕之后。为了不影响她休息,这两人就不怎么留宿了。不但如此,晚上的时候,就连周围的下人都少了不少。要不以杨泉那点本事,就算有小云协助,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进来。

    天意。只能说是天意如此。

    杨泉见左右无人。迅速靠了上去,小云也不敢多说,连忙引着他进了房间。

    「看不出来,你的房间也挺大的嘛。」杨泉搂着小云的腰身说道。少女的身躯有些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别的原因。

    毕竟是内院的房间,装饰比起杨泉所住的客房都要好上不少。可此时他没可心情欣赏,房门才一关上,杨泉的双手就伸进了小云的衣服里面,在少女娇嫩的皮肤上来回划动。

    「别别在这里。不行不行的。」小云软绵绵的瘫在杨泉的怀里抗议着。话音落下。手就抽出来了,还没等小云送一口气,就发现那双手已经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了。本无力反抗的小云在杨泉少有的强势下,很快就被脱得只剩下贴身内衣。

    一想到夫人就在旁边的房间里睡着,小云就觉得全身发烫,还没等她清醒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扭到背后。一条白色的绳子很快就缠绕在她的娇躯之上。将她的双手。上臂。部一一捆好。不过一小会儿的工夫,小云的全身就被捆得结结实实了。这种捆绑游戏之前杨泉也曾玩过,可如今却是在自己的房间,万一被别人看到,自己哪里还有脸见人。

    还没等到小云挣扎,背后的杨泉就已经发力,将少女被束缚着的身躯压在墙边。因为被捆绑着的关系,少女的上半身紧紧贴在白色的墙壁上,隔着贴身内衣的酥被僵硬而冰冷的墙面摩擦。奇妙的触感让小云全身一抖。被人发现的危险刺激让她的娇躯迅速火热起来。下身的湿润感觉让她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

    「想要了吧」杨泉贴着小云的耳朵说道。

    「嗯」虽然不想这么老实承认,可身体的感觉实在是太过强烈了。小云羞涩的点了点头。

    白色的亵裤被褪了下来。一火热的东西很快就冲入少女的身体里,激烈的抽送着。火热的大手覆盖住少女被绳索勒得更加突起的酥大力揉搓着。

    「不要嗯啊嗯」小云的嫀首被扳过来,腥红的舌头翘开少女的贝齿,伸入她的嘴里搅拌着。一股子酒臭味让小云在恶心的同时显得更加兴奋,不一会儿,她的小香舌就被杨泉捉住,两人嘴对嘴,好象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吻的啧啧有声。

    连番的手段下,小云如同之前一样,很快就迷失在情欲的海洋之中。杨泉今天的力似乎出奇的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直到小云大声呻吟着第三次泄身之后,杨泉的才抖了抖,把今晚的第一发华灌进少女身体深处。

    恍恍惚惚的小云只觉得一直抱着自己身体的手松了开来,她啊的一声,被捆绑着的身体啷呛一下,全身发软的倒在温暖的床榻之上。床榻上热呼呼的。还有一股子花瓣似的清香。柔软的被子被翻开一角,一条结实秀美的小腿露在外面。

    「这不是我的床」小云猛得一惊,神智变得清醒不少,她抬头看起,只见床榻之上,一个少妇正睡得香甜,她看上去也就16。7岁,鹅蛋脸儿儿十分清秀,茸茸的睫毛微微抖动,嘴角上还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

    长长的秀发整齐地披在脑后,光亮可鉴,透出清新柔媚的气质。月白色的小衣紧紧贴着少妇那曲线玲珑的娇躯,露出她那粉滑柔腻的肌肤。她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拉到头给小云听的。

    眼看效果显着,杨泉显得更加兴奋,他小心的跨过幼娘微微隆起的小腹,将她的亵裤褪下一半。双手抓住少妇的大腿内侧,把被捆成「字型的下身分开到极限,重新挺立起来的缓缓没入幼娘的小之中。

    「好爽」明知道现在不应该感叹,可杨泉还是忍不住低吼了一声。

    幼娘的小湿淋淋的,粘稠的水仿佛是天然的润滑,娇腔紧紧包裹着杨泉的,蠕动的粘膜互相纠缠着,让杨泉的就如同被挤压着一样。

    「没想到这小妮子跟我那兄弟成亲这么久,小仍然紧得跟处女一样。」杨泉呼呼的喘着气想道。自从他第一次见到这位娇媚动人的弟媳妇儿时,就想干她了。如今终于如愿以偿。幼娘显赫的身份既让他畏惧,也让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兴奋感。他一个村里的小混混,如今却干上了当朝内厂总督,钦差大臣杨凌的妻子。而且最关键的是,杨凌跟他还有血缘关系

    这种感觉让杨泉几乎在入的同时就了出来,所幸他已经不是当初刚出山村什么都不懂的土帽儿了。强自忍耐之下,这股子华才没被浪费掉。正当他想要继续抽送时,原本应该熟睡的幼娘突然嗯了一声,乌溜溜的眼睛竟然缓缓张开了

    青楼所用的药酒并非效果不好。普通女子喝上那么一点,肯定会一觉睡到天亮,可幼娘却是自小习武,身体强健。药的效果如果按十分算的话,对她最多也只能发挥出4。5分。如果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也许杨泉才一进门,就会被幼娘察觉。

    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对双方来讲都没有丝毫准备,杨泉固然是惊得几乎魂飞魄散,幼娘也是一副恍恍惚惚的样子。直到杨泉那还留在幼娘小中的猛得一抖,将滚烫的全数进去之后。两个人才几乎同时恢复了神智。在这电光火食之间,双方都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杨泉只觉得韩幼娘被捆成「字型的大小腿猛得一动,一左一右的狠狠击在他的腰上。如果不是因为她被捆绑着使不上力的关系,杨泉毫不怀疑,自己会被这双腿直接打晕过去。他忍着疼痛,低吼一声,伸手用力捂住了幼娘的小嘴。

    将那已经来到喉边的呼救声强行压了下去。

    幼娘瞪大了眼睛,被捂住的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被拉到床头并拢着捆在一起的双手发出清脆的骨响声,将绳子绷得直直的。仿佛在下一刻就会被拉断一样。同时身体也剧烈的挣扎起来。力量之大,差点就把杨泉掀翻下去。

    所幸这家伙也知道到了最重要的关头。他一边儿用自己的腿死死道:「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你只管挣扎好了。我保证在你挣脱之前,把你肚子里的孩子干掉。到时候,看你如何跟我那兄弟交代。」这句话如同霹雳划过一般。幼娘整个人呆了。她不敢再使力。强烈的屈辱与无奈让她慢慢闭上了眼。

    杨泉得意地松开捂着幼娘小嘴的手。在那前的玉峰上揉捏起来。还将自己的脸凑上去,如同狗一样,用鼻子去嗅着幼娘喷香的秀发。用臭哄哄的舌头舔着她那张清纯秀气的脸蛋儿。

    「不许躲开。张开嘴」总是不能击中正确目标的杨泉恼羞成怒道。

    幼娘的嫀首转了过来,那双清冷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杨泉,把他看的全身发毛,可最终,那双眼睛还是闭了起来,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流下。划过少妇微微张开的嘴边。

    杨泉愣了楞,心中一阵后怕,可随之而来的却是说不出的得意。

    往日里高傲的韩幼娘,在同归于尽和屈服之间。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他俯下身体,轻易撬开幼娘的贝齿,将舌头送进她的嘴里放肆地四处搅动。

    幼娘的小香舌四处躲闪,最终还是没逃过被擒获的命运,被杨泉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嗯」小嘴,酥,娇腔同时落入杨泉掌中,幼娘敏感的身躯颤栗着,脑袋一阵阵晕眩般的酥麻。自从杨凌离开之后再没有房事的躯体,渴望被宠爱的欲望重新点燃起来,好似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幼娘从来没想过自己面对夫君之外的人会变得如此不堪。她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可越想要忍耐,那种刺激越是猛烈,越是想要冷静,娇躯就越是火热。被自己丈夫的兄弟奸的屈辱化成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异样刺激,让幼娘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象飘了起来,如同在云端一样。

    等到两人双唇终于分开时,幼娘那双冷清的眼睛已经变得迷离。她开始无意识地挺动小腹,迎合着的抽送。

    「这才乖嘛。嘿嘿,不瞒你说,老子早就想干你了,在杨家坪的时候,如果不是慢了一步,你就是老子的女人。哪里还轮得到杨凌那家伙。」杨泉笑着,低下头来张开大嘴。一口含住幼娘右边的粉红蓓蕾。

    「胡说你胡说八道。」幼娘呻吟的回道。

    「怎么胡说,当初我爹本来是让我娶你的。聘礼都准备好了。可杨凌那杂碎借着自己秀才的身份,硬要冲什么喜。不然的话」杨泉抬起头来,继续胡说八道着。

    些原本是杨泉自吹自擂的话在幼娘听来,却好象是一个诱惑力十足的暗示。

    将她那本来就不牢固的心房敲开了一个更大的漏洞。如果真像杨泉所说。自己本来就是他的人。那「嗯嗯不许你这么说我夫君。」这幼娘轻咬着下唇,竭力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娇吟声回道。

    「嘿嘿,不过我现在一点都不讨厌他。反而同情他了。小幼娘,你的小这么紧,看来他本就不是个完整的男人。」杨泉哼哼着,卖力的挺动着腰,让一下下的冲进幼娘小深处。

    「不是我夫君他。啊。不要轻一点孩子孩子」幼娘摇动着腰,似乎想要从杨泉的下逃走。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比如这样。」杨泉舔着嘴巴,双手夹住幼娘的腰稍微抬起,跨部如同打桩机一样,用比之前还快的速度猛烈的抽送着。

    「啊啊啊啊啊啊裂开会破掉的啊啊啊啊不行」幼娘被捆绑着的大小腿像抽筋一样乱抖,可爱的小脚丫绷成了一条直线,摇动着嫀首大声呻吟。

    「好吵啊。小云。去跟你的女主人亲亲吧。」杨泉不耐烦的命令着。

    一直都没有吭声的小云失魂落魄的站起来,凑了过来,张嘴吻上正在娇吟的幼娘。本无法压制喘息声的幼娘本能地伸出香舌与她交缠着。

    也许不会有人想到,在这个夜晚,京城西郊杨府的内院里,当朝内厂总督,钦差大臣杨凌的妻子正几乎赤身裸体的被捆绑在床上,与同样被捆绑着的贴身丫头激烈的舌吻着。在她的下体里,居然还着一个男人黝黑的狰狞。而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夫君看着两个看上去差不多大的少女。将被捆绑着的火热娇躯贴在一起,那白天时看上去清纯无比的俏脸此时却红潮晕颊般互相摩擦着。两对唇瓣辗转相接。不断交换着口中的香琼的样子。杨泉的忍耐力终于达到了极限,他仰起头。身体一阵颤抖,将滚烫的全数进了幼娘的子里。

    「啊啊」正在与小云舌吻的幼娘也同时一仰,发出舒服又绝望的娇叫声。也在同时达到了高潮。

    今晚已经连续发了几发的杨泉呼呼的喘着气,他将软下来的从幼娘的小中拔出来,粘满了体的头才刚一离开,一大股白浊的就从幼娘的小里流了出来,顺着大腿内侧滑落到床榻上。

    幼娘的高潮出奇的长,直到杨泉的拔出之后。她娇小的身体仍然在哆嗦着。鹅蛋脸上晕起了醉人的嫣红。酥上的蓓蕾如同傲梅一般,骄傲的挺立着。

    小里的水向小溪一样,止都止不住。

    「小幼娘,舒服吧。是不是从来没这么享受过。」杨泉涎着脸笑道。

    「」「流了很多水啊。之前一直没看出来。小幼娘的水儿居然这么多。」「不要说了」「不说那也可以。」杨泉嘿嘿笑着,将手伸到幼娘的小处抹了一把,然后凑到她的嘴边说道:「吃它。」「不要你不要太过分了。」幼娘扭过头拒绝道。

    「都是从你下面流出来的。你怕什么你不吃的话,我就把这东西拿到外面去。跟那些下人说说,这些是从夫人的小里流出来。」杨泉无耻的说道。

    「你敢」幼娘瞪大眼睛道。

    「我怎么不敢反正我不过是个混混。死就死了。而小幼娘你可不一样。这消息传出去,人家就会说你勾引叔叔,有辱杨家的门风。名誉有损不说,就连杨凌,以后都别想在朝中抬起头来」已经准了幼娘脾气的杨泉有恃无恐的站起来,装模作样的向外走。

    「你回来我舔」幼娘发颤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才对嘛,这样对你好。对我好,对杨凌也好。他干他的事业,我干他的女人。谁也不妨碍谁。」杨泉走回来,并没有将手伸过去,而是摇晃着凑到幼娘的嘴边道:「舔吧。」「不是。刚才你还说」看着上还残留着不少白浊的。幼娘的脸蛋儿红了,有心想要别过头去,可想起之前杨泉说的话,终于还是含羞带怯地伸出香舌舔起来。之前杨凌曾经教过她月下吹箫的技巧。幼娘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她的香舌先是环绕着的身运动着,把上面的体舔得干干净净。然后才张大嘴,将尽量的含入。只是由于角度的关系。吞吐的动作显得十分吃力。

    即便幼娘已经变得如此乖巧,杨泉仍然没有解开她的绳子。而是跨坐在床榻上,将直直着,将从幼娘的屁股中拔出来,转而刺入小云那等待已久的腔道。抚着幼娘屁股的手从那缝隙间滑下,食指缓缓进入幼娘浅褐色的菊蕾之内。

    两个少女几乎同时发出娇嗔的呻吟声,已无意识地摆动着柳腰。

    「虽然看上去差不多,终于还是小幼娘的屁股够劲呢。」几十下后,杨泉又将送进幼娘的菊蕾里赞叹道。

    「啊不要不要这么说」幼娘仰起嫀首喘息的回道。

    「嘿嘿,老爷我这是夸你啊,懂不懂啊。」杨泉扶着幼娘的雪臀,抽送着问道:「怎么样,老爷干的你舒服不舒服。」「呜嗯舒舒服。」幼娘喘息的回道。

    「是老爷我的大,还是杨凌那废物的大」杨泉又问。

    「是是老爷的。老爷的」幼娘轻声答着。这有些耻辱的问题让少女的胴体浮现出娇羞的粉红色。

    「老爷的什么啊」杨泉不依不饶的问道。

    「啊太太过分了。我啊嗯嗯。老爷的。

    老爷的比夫君大的多。每次每次都到幼娘最里面。幼娘幼娘幼娘又到了」怀孕的少女仰起可爱的嫀首,甩动着乌黑发亮的秀发,高声呻吟着。粉红色的胴体剧烈的颤抖着。一翘一翘的的嫩臀猛得收紧,然后又迅速松弛下来。两股水顺着假阳具的缝隙流下。一左一右的滑过双腿内侧。

    幼娘那娇柔销魂而又楚楚可怜的娇喘呻吟,让杨泉仿佛有着无穷的动力,他丝毫没有停歇的,继续用自己的跨部撞击着少女的翘臀。一下接一下的体撞击声在房间里持续回响。

    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身穿着浅绿色的刺绣肚兜,赤裸着下身。双手被绳子反绑在身后,饱满的酥将肚兜撑得鼓鼓的。她的左腿被抬到半空中,膝盖的位置被绳子缀着。让她只能依靠右腿来勉强站立。

    女子的年纪看上去比幼娘和小云都要大些。正是还未正式嫁给杨龄的女神医高文心。这位在人前端庄大方的女神医,俏丽的脸孔此时却跟幼娘她们一样满是红晕。一条白布勒着的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呻吟声。玉石雕成的男假阳具牢牢的在女子娇嫩的菊蕾中。随着女子翘臀的扭动晃着。而女子的小部位,则被一块白布整个覆盖住,上面用毛笔写着:杨凌用一次处女小。

短篇辣文合集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短篇辣文合集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短篇辣文合集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药窕淑女地下情神仙潜规则绝色肉欲玉氏春秋仙家有田红娘王妃斗锦堂名流美容院天降宝宝:迷糊妈咪酷爹地傻妃翻身记王的吸血女仆第一丞相夫人蛇王的妹妹皇后项链里的空间宜家冲囍大丫鬟妻悍家福乱炖江湖诱夫重生之刹那芳华重生生个小天使不修仙咋成魔桃花笑春风邪皇后重生之外滩风云原配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admin所写的短篇辣文合集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短篇辣文合集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