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裴靖东脸色一沉,皱起了眉头。(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郝贝看他这样,就明白了。

    有什么好问的,这就跟手心里的虱子似的——明摆的事儿!

    裴靖东想,郝贝是不是对上次的泄密事情有阴影的,但现在他在失忆中,这事儿,还不能说。

    于是就打岔着:“我啊,我想着大义灭亲来着,可是那不现实,那是我老子啊。”

    郝贝叹气,她就知道会这样。

    她记得去年看一电视,就是儿子把亲生父亲给送进监狱了,之后怎么了,谁不骂他傻逼啊,就是他自己一生也都活在悔恨中的。

    但又觉得,这情况不太一样,那电视里的父亲是好人,儿子是是非不分。

    现在是裴红军有可能真的做过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对吧,裴靖东你又是一军人,你怎么就不能大义灭亲呢?

    “贝贝啊,其实我老早就想说你了,别活的那么理想化,你看看你,总爱钻扭角尖,这个社会就这样,这年头那个当官的敢说没点儿事的,那个人敢说没点儿私心的,差不多就得了,只要不是……”

    裴靖东有意无意的就劝着郝贝,生怕郝贝再说什么的。

    郝贝也真就没再说这事儿了,默默的坐在那里,打开手机就百度了起来。

    看了之后,这心里啊,就拨凉拨凉的没了一点热度。

    有句话怎么说的——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其实,不管怎么做,都是错!

    她那点积极的念头也完全让打败了,裴靖东看她那脸上写着的落寞,想劝吧,又怕郝贝又提这事儿,故而,就当没看到了。

    也不知道贺子兰是怎么训的万雪,万雪这两天有点闷闷不乐的了。

    郝贝的脚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从家里到了书本在医院里复习,露过新华书店时,又进去买了套点读笔出来给万雪玩。

    万雪对这个十分喜爱,每天就拿着点读笔,点那些童话故事听。

    郝贝也被方蔷薇念了好几次,说是丁念涵快结婚了,算算时间过的还真快,可不就是快要到了吗?

    丁念涵的婚礼订在农历的腊月十八,很快就是结婚的日子了。

    早早的丁念涵就把婚礼经穿的礼服之类的订做好了,没有像刚开始要求的那样,要什么名家大作之类的,就是买的成品婚纱。

    她也不傻,现在什么情况,订做什么天价婚纱快播,只要这个婚能顺利的结成,她就烧香拜佛的了。

    方家也是在京都扎根的,丁老爷子的大部分老友也都在京都。

    按理说,丁念涵出嫁也该从京都的老宅出嫁的。

    但丁老爷子借口身体不适,不宜长途奔波,没提回京都的事儿。

    这让呼老太太不太高兴,天天在家里都冷着一张脸的,可是你再绷着一张脸,也就只有方蔷薇天天回来能看得到。

    连呼弘济都很少回家来,这可把呼老太太给气得不轻。

    这一天,就为这事儿,打了通电话,把儿子呼弘济给招家里来了。

    说起来,自从呼老太太这病好了之后,呼弘济基本就没怎么回过家,这俩跟生了什么气一样的。

    呼弘济是下了班回来的。

    呼老太太亲自下厨,做了些儿子喜欢吃的菜,丁念涵又跑出去不知道弄什么了,乌文山也让呼老太太给打发出去了。

    这家里也就俩母子,呼老太太面带微笑的问儿子工作忙不忙啊,各种的说……

    呼弘济回答的简短又简单,能用一个字回的,绝不说两个字。

    “怎么,还生妈的气呢?”

    呼老太太脸上在笑,心底早就怒了,这是她的儿子,你看看让丁克难个老东西给养的,胳膊肘朝里弯往里拐的!

    看着都气死人了。

    呼弘济冷笑着讥讽道:“怎么敢,你可是我的亲生母亲!”

    听话听音,呼老太太怎么会听不出来,叹了口气,放下筷子道:“你还在怪我给你妹妹说矿产的事儿吗?”

    呼弘济轻挑眉:“妈,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这事儿,我想你应该比我懂的多。”

    呼老太太一口老血差点没呕出来的,你说有这么给人当妈的吗?

    儿子训她,女儿骂她,她这还要不要活了的。

    “弘济啊,你看看丁克难做的什么事儿?你妹妹白喊他那么多年的爸啊,出嫁都不回京都的,这不就摆明了不认你妹妹的吗?”

    呼弘济冷笑连连:“那又如何?她本不该姓丁!”不姓丁,你能怪老爷子不把她当女儿吗?

    呼老太太倒抽口冷气:“难道不姓丁就不是你妹妹了,你就以为姓丁的有什么好的啊?当年……”

    这是又扯出当年她在丁家受了多大的罪,这的那的一堆的扯,这些话,呼弘济听的都会背了。

    站起身,冷冷的看着呼老太太道:“妈,到现在你也没说念涵的父亲到底是谁,我也不想再追问。至于你说的,姓丁的再不好,现在姓丁也是老爷子当家,老爷子也摆明了态度,这个家以后的所有一切,都是给郝贝的,所以,你还是劝着念涵,收敛着点吧。”

    “什么!岂有此理,丁克难这个老不死的,敢把家产给一个没长毛的小丫头!”

    呼老太太啪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话说的也是咬牙切齿的,最后小丫头那小个字,更是恨不得嚼碎了吞进肚子里都嫌不过瘾的嫌不过瘾的。

    呼弘济看着母亲眼中的那抹恨意,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袭上心头。

    不悦的表态道:“妈,那些本来就是小叔(丁老爷子)的东西,给郝贝也是应该的。”什么家呀财呀,有那么重要吗?

    “什么本来,本来就该是你的,是你的!我说呢,这老东西怎么就一直不肯让你姓丁呢,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呼老太太根本就不听劝,刀子眼一下下的剜着呼弘济,就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生的儿子怎么会这么没用!

    呼弘济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冷冷的说道:“妈,我再叫你一声妈,你可是我亲妈,我能帮你的,可都帮你了,你要是再做出什么事来,就别怪儿子不孝了。”

    看着甩门离去的儿子,呼老太太气的哟,一口气差点没上来的!

    什么叫帮她,她做的这一切是为了谁?

    还是不是为了这一双儿女的啊!这怎么到头来,就没人体谅下她的辛苦呢!

    呼弘济出了院门,在外面找到了乌文山。

    阴沉着一张脸交待乌文山,让他最近多注意下呼老太太,有什么不正常的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乌文山一直沉思着这个不正常,什么叫不正常啊,在他看来,这呼老太太跟丁念涵就没有正常的时候啊。

    呼弘济这是狠话一扔走了,他老娘这心里能痛快的了才怪呢。

    先是去了苏老爷子家里,说是来看莫扬的。

    莫扬那个也就是感冒发烧,可是不知道为何,就跟不会好一样,天天窝在屋里不出门,苏老爷子最近也是让气的唉声叹气的。

    这方葵虽然是姓方,可怎么着也算是苏家的一分子啊。

    你说这婚事,苏老爷子就没有意见吗?

    意见大发了!

    但方葵又不是他跟前长大的,说白了,知道是孙子是一回事,有没有感情就得另说了。

    再加上,方葵也一直没点做人孙儿的样。

    呼老太太是以看莫扬为借口,带着乌文山拿了些水果就去了莫扬家。

    苏老爷子就算不喜欢这呼老太太,也得摆出笑脸来迎着。

    莫扬就在客厅里呢,听呼老太太一口一个道歉,说什么我家贝贝小,不懂事啊,回头再劝劝啊……

    听得他心烦,那不是劝能劝得了的事。

    呼老太太从莫扬这事儿上,就说到丁念涵的事上了,红着眼跟苏老爷子诉苦呢。

    “苏老弟啊,你也知道念涵这孩子,从小就是你们看着长大的,克难这个父亲啊,当的也算不错的了,从小到大,念涵虽然怕他,但心里对这个父亲也是又敬又爱的,现在念涵要嫁给方葵了……”

    呼老太太就说啊,咱们丁苏两家也算是结亲了,圆了多年的梦,而且方葵的身份特殊,相当于三家结亲对吧……

    不过呢,苏老爷子可不笨哟,任呼老太太说破了天,他就乐呵呵的笑着,不接话,也不反驳。

    临到最后,呼老太太一个没沉得住气,就直接说了:“你看咱们三家,都是在京都有头有脸的人是吧,念涵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私生女,谁不知道她姓丁啊……我是想这个婚礼还是得在京都办才好啊……”

    苏老爷子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收了,噢,合着你丁念涵不是私生女,暗指方葵是私生子了吗?

    不屑的说着:“老嫂子,你说的这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真要我说,孩子们幸福才真的,而且现在大哥身体不好,还是听大哥的一切从简就好……”

    呼老太太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苏老爷子就开骂:“苏打烊,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了,你以为念涵的存在,你就没点责任了……”

    这眼泪就往外飙啊。

    苏老爷子一瞪眼,怒吼吼的就叫出来了:“我说呼铃兰,人要脸树要皮,你这是要扯破脸的吗?”

    哼,你自己不守妇道,关他什么事儿!

    呼老太太被人这样骂,还有什么脸面在这儿呆的,小碎步走的又急又快。

    莫扬就跟看戏似的看了这么一出,眼晴却从未离开眼前的棋盘。

    苏老爷子深吸口气,走过来时,莫扬正好落下一子,瞬间,棋局上,原本莫扬方的白棋此时把黑色的棋子围了个团团转。

    苏老爷子一看这局面,掳了把胡子,哈哈大笑:“我家扬扬最近棋艺精进不少啊。”

    莫扬的脸色还是苍白一片,扯了下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没吱声,放在身侧的拳头却是握得紧紧的。

    这棋如人生,有舍才有得,不光要舍得,他还要忍得。

    “扬扬啊,爷爷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吧,这事儿说到底,爷爷觉得那丫头三心二意的配不上你,而且,你也看到了,丁家那趟浑水啊,可不浅的……”

    苏老爷子本来是对莫扬和郝贝在一起赞成态度的。

    可是郝贝对莫扬的态度,是个人都能看个分明的,故而这婚事吹了,对苏老爷子来说面子上是有点过不去,但心里却是长松了口气的。

    “爷爷,刚才呼奶奶说你的责任?爷爷那丁念涵不会是你的女儿吧!”莫扬也不知怎么的就这么来了一句。

    苏老爷子那张脸哟,青了白白了青的。

    半响都在喘粗气,看着孙儿哟,真是气不打一出来,敢情他刚才那番话都是白说的了。

    “扬扬扬啊,爷爷说了,丁家的水……”

    莫扬却是很执着的,仰头看着自家爷爷,轻问:“我就是好奇,爷爷要不愿意说就算了……”

    苏老爷子叹口气才开口:“罢了罢了,你想知道,爷爷就说给你听,但爷爷现在跟你姐是一个态度,一点也不赞成你跟郝贝在一起了。”

    莫扬无所谓的耸肩:“爷爷啊,你就是赞成也没用的。”

    苏老爷子挑眉,冷哼:“那是她没这福气,我孙儿多好……”

    莫扬笑了,这是真心实心的笑容,这世上,如果说除了他的小姑娘,还有他在意的人的话,那么,爷爷、父亲和姐姐算是他最在意的人了。

    “爷爷,那丁念涵……”莫扬是不死心的,先前他一直想把郝贝脱离丁家那个怪圈,也一直想着,就在他自己的身边,不去理任何人的事儿就成……

    可事实不是那样的,好像从一开始就错了……

    “这事儿呀,说起来话长,也是个见不得光的……”苏老爷子叹气开始说当年的事儿。

    这事儿当年三兄弟(丁、方、苏三位老爷子)说过保密,不对外人讲的,但有些事就如老伴说的一样,带进土里的话,那就真的无人能知了,但要是为后人带来麻烦,那就不好了。

    当年丁老爷子立了功回国,职位颇高,到处寻找其妻傅雁涵,没想到寻来寻去,倒是把改嫁的兄嫂上呼老太太给寻到了。

    丁老爷子看到呼弘济虽然饿的面黄肌瘦,但那样貌精神却就是丁家人独有的,便起了恻隐之心,索性就接了呼老太太母子回家。

    给了一片可以挡风遮雨之地,呼弘济也被送进了学堂。

    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家三口的生活。

    但实际上,却不是这么回事儿。

    丁老爷子一直没有放弃过找妻子,而呼老太太却是动了心思的,她想嫁给丁老爷子。

    奈何,丁老爷子根本就无视于她的示好。

    所以呼老太太就使了些手段,无非就是灌醉之类的……

    当时三兄弟还住同一座大院呢,离得近啊,这苏、方两位又是医生,丁老爷子一发现不对,就叫了人去请。

    那天晚上,丁老爷子是没事了。

    心想着,第二天就打发这呼老太太另寻住处得了。

    哪里曾想,翌日发现呼老太太上吊于屋内,还是邻居先发现的。

    这可不得了,呼老太太是让人给强奸了的,那惨败的样子,让人不忍目睹……

    这事儿怎么说呢,丁老爷子原本是受害者,可呼老太太这样的情形,也成了受害者。

    呼老太太一心寻死,说没法活了,也不知是真是假,这出人命可是大事儿,就让人日夜守着。

    这一守就是两月,肚子大了,这谁的孩子啊。

    呼老太太就咬死了就是丁老爷子的孩子。

    可是丁老爷子那天晚上根本就没有动过呼老太太的,不过这事儿,当时也说不清楚。

    眼看看着一天天的大了肚子,这孩子出生,总不能无名无姓,丁老爷子思来想去,就跟呼老太太谈了谈,那意思就是说,以后就在一起过了。

    但依旧是兄嫂与小叔的关系,夫妻这事儿,别想,他这一辈子只认一个妻子。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地过了,丁念涵出生时长的也颇为可爱,那眼晴还有几分像傅雁涵的,丁老爷子就心生了怜意,让随了丁姓。

    苏老爷子简短的把这事儿给说了之后,看着孙儿疑惑的眸光就老脸燥红。

    “你可别乱想,那时候医学条件不好,但十几年后,有了dna检测这事儿后吧,我们兄弟仨人就跟丁念涵做了亲子鉴定,那孩子绝对不是我们之中的……至于是谁的,鬼才知道。”

    呼老太太呢,从苏老爷子这儿讨不来点好的,自然又要去找方老爷子的。

    乌文山也猜着呼老太太是要去方家呢,就问要不要再买点水果啊?需不需要用车啊?

    呼老太太脸一沉,就把乌文山给骂了,骂完自己怕了呼呼的打了车,把乌文山给凉在原地了。

    乌文山思来想去,这是不是就是老板所谓的不正常啊,就赶紧拿出手机,给呼弘济打了个电话。

    把呼老太太这行程汇报了一次,呼弘济听罢,恩了一声,挂掉电话,脸色却是阴沉了起来,他这个老娘啊,怎么就不能安分点呢?

    方老爷子为了方便筹办方葵的婚事,也暂时住在了江城这边。

    是老大方桦在江城的房产之一

    呼老太太找到方老爷子那又是一阵的哭诉,哭诉丁老爷子如何不把丁念涵当女儿看了,哭诉苏老爷子不帮她了……

    “公道啊,你说说,你大哥这是怎么想的,郝贝那就一小丫头,都能想着把全部家业交给郝贝打理,那我家弘济这么多年来的付出谁来管啊……”

    方老爷子赔着笑脸,一直说是,别的话倒也没说。

    呼老太太看他这样,也是生气,这就是敷衍的态度啊。

    “老方啊,方葵那孩子,我不是说不好,可是总归是……我是不赞同念涵嫁给他的,可是你也知道念涵也不小了……”

    “老嫂子请放心,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方葵那小子会对念涵好的。”

    ……

    方桦从外面回来时,正好遇上方老爷子送呼老太太出去,打了声招呼走进屋。

    方老爷子送完人回来,方桦起身恭敬的道:“爷爷,婚礼的事情,我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您过目下……”

    方家是有方家的规矩,长幼有序,每一辈的长子长孙,都是家族的继承者。

    方桦的父亲是长子,可是不成气,这重担,自是落在了方桦的身上。

    老爷子点了下头,笑着看方桦:“你对郝贝那丫头真没感觉,爷爷怎么听说……”

    “那都是别人说的,我现在事业未成,还不想结婚的事儿,而且与丁家结亲的愿望现在由二弟(方葵)达成了……”

    方桦认真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老爷子叹了口气,道:“方桦啊,这个家,早晚爷爷是要交到你手上的,你明白吗?爷爷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好啊。”

    方桦扯了下嘴角,笑说爷爷辛苦了。

    后又说他在南华那边的有个合同要谈,要先过去,等婚礼前再过来。

    走出家门,坐上车时,方桦一双冰冷的深邃眸子凝视着手心的东西,眉心也紧紧的蹙起,这个家啊……

    冷笑一声,得,他还是顾好自己吧。

    丁念涵这要结婚了,把自己也是往年轻了打扮,原先的波浪长发,给拉直了,梳了个齐刘海,化着淡妆,颜色也是清淡的,衣着上面,也是往素净上弄。

    这是伊芯儿教她的。

    没办法,她这人没什么朋友,伊芯儿算是一个。

    “芯儿呀,我真没想到你能对我这么好,你看看我哥对你……”丁

    伊芯儿笑了笑:“咱们是朋友嘛,而且……”后面的话没说,却是含羞带怯的模样。

    丁念涵就自动代入了,心想,要是伊芯儿是她嫂子该有多好啊。

    “都怪方蔷薇那贱人了……”

    丁念涵这脑袋就跟长偏了一样,张嘴就骂方蔷薇,说方蔷薇生了郝贝,都出轨了这的那的……

    伊芯儿只是笑,最后又说:“这个我也不怪的……”把话题就往方葵的身上引。

    最后又说羡慕丁念涵能嫁一个年轻的老公,她也想嫁呢,就怕有人嫌弃……

    丁念涵也是听说过伊芯儿倒追裴靖东的,一脸奸笑的说:“吃嫩草也不是那么好吃的,我家老公还好了,一直要等到结婚了才碰我的……”

    伊芯儿啊了一声,佯装脸红,却又无意说起一个讨厌的人——秦汀语。

    她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秦汀语的,就说秦汀语缠着裴靖东啊,这的那的……

    最后就说她想去医院看看裴靖东,听说受伤了。

    丁念涵最近也是想寻个机会去见见秦汀语的,毕竟她这是要结婚了,你秦汀语就过去式的,就别再缠着别人了对吧。

    借着伊芯儿的提议,就跟着去了医院。

    伊芯儿去了裴靖东的病房探望,而丁念涵则趁机去寻了个护士问了秦汀语的病房去了。

    贺子兰看到丁念涵时,就上下左右的打量一番,啧啧舌,暗想,这果真是有了爱的滋润,这女人不都四十多了吗,看着还像三十多,看来自己也该找个年轻点的养着了……

    丁念涵到底还算个大小姐,纵然草包一点,被贺子兰这样盯着也有点不自在的。

    秦汀语看贺子兰那猥琐的眼神,就来气,当下就把贺子兰给赶出去了。

    丁念涵这才自在了点,脸也拉了下来,张嘴就没好话:“秦小姐,你好歹也是秦家的大小姐,不会甘心给人做小三的吧。”

    秦汀语气得眼疼,瞪着丁念涵,看到丁念涵的皮肤比自己都好,气就不打一出来。

    她让裴靖东给搅黄了这婚事,可见没有效果啊,不然丁念涵能以一副正室的嘴脸来说她?

    秦汀语是抿着唇没说话,等丁念涵一通说了之后,秦汀语也不客气的,直接拿起手机就打了方葵的电话,吼道:“方葵,你要结婚就结婚,让你老婆上门来骂我是什么啊,谁想破坏你们夫妻感情了啊,你赶紧来,把你老婆给带走的。”

    丁念涵本来就是偷着来的,她跟方葵怎么样,只有她自己清楚。

    就是因为感觉到秦汀语是个威胁了,才来示威的,没想到,这威没示成,人家把方葵也招来了。

    方葵本来就在这附近呢,过来的很快。

    到了病房时,就看到秦汀语坐在床上,披头散发的,脸上还趟着水,头发上也是水,就跟让人泼了杯水一样的。

    就这样子,什么情况,还用问吗?

    方葵走进来,笑着走向丁念涵。

    丁念涵想解释,可没等她说话,方葵啪的一巴掌就抽了上去,打偏了丁念涵的半边脸。

    笑还是那样的笑,声音却是冰冷无情的。

    “丁念涵,你当你是谁啊,别说没结婚了,就是今个儿结婚了,明天还能离婚,不要再为你那点破嫁妆沾沾自喜的,裴靖东给秦汀语的嫁妆,可是比你那嫁妆好了十倍的!”

    丁念涵全身冰冷,恨呀恨的,就恨丁老爷子怎么就那么偏心,恨她哥就是在坑她的,却一点也没有反省下自己是不是错在哪儿了。

    秦汀语得意了,笑的跟偷了鱼吃的猫一样,添油加醋地说道:“就是呀,也不看看自己都什么年轻了,老牛吃嫩草也得有个度啊……”

    方葵投了一赞许的眸光看向秦汀语,笑着走过去,在秦汀语没有反应过来时,啪的一巴掌也抽了上去。

    这巴掌甩的那叫一个溜呀,家常便饭一样。

    秦汀语是孕妇啊,脾气也不好,当下就跳起来了。

    “方葵,你凭什么打我!”

    方葵冷笑:“凭什么,你说我凭什么啊,念涵傻,上你的当,你以为我也会上你的当吗?”

    丁念涵那边听了这话,当下就哭了,就觉得这一辈子就是为方葵做牛做马也值得了。

    那一杯子水,的确不是她泼上去的。

    是秦汀语自己倒上去的,当时秦汀语还说,打个赌,看看方葵信谁。

    方葵拥着丁念涵出去,低头亲着丁念涵那让打的半边脸,诱哄着:“疼吗?”

    就为他此时的深情,丁念涵也觉得不疼了。

    方葵叹气,解释着:“涵涵啊,对不起,老公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大哥(方桦)比我能干多了,爷爷怕是要把这个家交到方桦手里呢,我这样做你能理解吗?这几天忙的厉害,都是物流公司好坏边资金有问题了,你哥给你那个矿啊,说真的,我宁愿不要的……”

    方葵就长一张嘴了,什么话都敢说,还一副特真诚的模样。

    丁念涵个脑残的,完全就是让爱迷了眼,竟然就信了方葵的话了。

    方葵这边送走了丁念涵,转身进秦汀语的房间里,又是姑奶奶小祖宗的哄着哟。

    哄到最后,秦汀语也没给他一个好脸色的。

    方葵凑到秦汀语的耳边说了下丁家的金矿的事儿,秦汀语这才眼前发亮,拜她那个正值的父亲秦立国所赐,她秦家继承人的身份已经被父亲主动放弃,如今钱财上面就没之前那么供她挥霍的了。

    如果方葵真的能有钱有势,那自己的未来还愁什么的。

    哪怕到时候……

    裴靖东的病房里,郝贝看到伊芯儿时,就一脸笑意的看向裴靖东,挤眉弄眼的道:“那你们聊,我先出去会儿。”

    伊芯儿笑着点头,对于郝贝这号人物,她是只远观,不近亵的。

    等病房里只有伊芯儿时,裴靖东就冷了一张脸:“出去。”

    伊芯儿可不听这话,把外套一脱,随手一扔,就往裴靖东这儿过来了。

    这把裴靖东给气的,肺都在气炸了的,伊芯儿是真想裴靖东。

    “学长,还生我气呢,芯儿不是不想你,而是怕连累你,你知道的……芯儿的心里一直都有你的,学长,难道你还不相信芯儿的话吗?不然你以为你父亲怎么会没事呢?这以后啊,只要学长愿意,芯儿还会暗地里帮你的……”

    裴靖东想,伊芯儿这脸也真大,这话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但伊芯儿接下来说的话,却是让裴靖东怔了怔,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心中已经是寒意阵阵了。

    “学长,上次你家出事,是丁家捅上去的,后面救你家的,你可别想着光是你那前妻了,那就是个障眼法,你以为就管用啊,如果不是芯儿努力,学长,你想想怎么能光是赵秋双出事呢,学长……”

    伊芯儿后面再说什么话,裴靖东就没听进去了,这事儿,本来就诡异,现在听伊芯儿说的这意思……

    “芯儿呀,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什么意思,想让我做什么,就单纯的跟你做情人,还是……”后面的话没说,但眼神中却是带着询问的。

    “学长哟,你看看你说的,芯儿做什么自然是为了学长的,芯儿知道配不上你,可是……”

    伊芯儿还在打太极,裴靖东却是冷不防的来了句:“芯儿,你干爹知道你跟我上床了吗?”

    “!”伊芯儿打了个颤栗,良久才娇笑着反驳:“学长开玩笑呢,芯儿可没认什么干爹。”

    裴靖东笑着挑起伊芯儿的下颚,道:“芯儿,一步错,步步错,邪不压正啊!”

    伊芯儿吓得仓皇要逃,裴靖东却是喊住她:“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片刻之后,裴靖东手机上收到一条伊芯儿的短信:【学长,透个消息给你,最近保护好你的前妻,你想通了,也可以随时找我。】

    裴靖东脸色一怔,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没多大一会儿,呼弘济就寻了个借口来了。

    裴靖东把刚才伊芯儿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报了上去。

    呼弘济沉思了一会,冷了一张脸怒视着裴靖东:“你这是要打草惊蛇!”

    裴靖东无所谓的轻笑:“反正事儿都这样了,不行你把我踢走,踢回南华去,当我多稀罕这地方一样。”

    这把呼弘济给气得不轻,到了最后才猛然想起一事儿:“你装失忆!”

    裴靖东尴尬的“嘿嘿”笑了两声,暗骂这真是顾此失彼啊,幸亏郝贝没在这儿。

    因这伊芯儿那条短信的讯息,裴靖东最近缠郝贝缠的可紧着呢,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郝贝,那怕郝贝上个wc,他都恨不得站在门口守着的。

    一天两天这样,三天四天还这样,郝贝就炸毛了。

    “我说,你一天天的跟着我干嘛啊,我上wc啊,你也跟着!”

    裴靖东有苦难言,你以为他就乐意啊,天天一点动静,就吓得不得了,为什么啊,还不是为了这没良心的女人,可是人家还不领他情的。

    万雪最近听话的厉害,每天白天来找郝贝,晚上就回去自己睡。

    拜郝贝吹的枕边风,裴靖东就跟贺子兰说了,对万雪好一点。

    万雪最近这吃的好,心情好,睡得也好,脸上乍看还比从前圆了一些。

    这一天,郝贝在医院里闷了好些天了,先前也答应孩子们一起去公园玩的。

    正好万雪也没去过,就带着一起去。

    裴靖东一听说要出去,就反对,这伊芯儿说的话,不管真假,他都得防备着不是吗?

    可是郝贝根本就不听他的,执意要出去。

    裴靖东没办法,就叫上展翼,自己也跟着去了。

    头上戴着帽子,勉强的把那纱布包的伤口给盖着,就跟着一起去公园了。

    同行的还有方蔷薇,带好了东西,一行人就去了附近的公园,那边最近在搞一个特色会展,有很从小吃和玩的。

    裴靖东从出了医院大门,这眼皮儿就直跳的,坐在车上,也是频频的四处查看,他跟展翼一辆车,郝贝跟方蔷薇还有丁家的司机一辆车。

    于是就交待展翼,一会儿出去玩,多注意点,护着点郝贝。

    别的也没说,快到地方时,裴靖东想想不对,又给苏莫晓打了个电话,交待了几句。

    等他们到公园时,裴靖东四处看了看,就看到苏莫晓已经等在那里了,不过是乔装过的,离的也远,郝贝等人也没认出来。

    这公园里好玩,孩子们新鲜,万雪一样,买点这个买点哪个的……

    时间就过的特别快,眼看着半天的时间都过去了,也没个什么事,裴靖东这心才是松了下来。

    殊不知,他这刚松口气,那边就出事了。

    湖里有冬游的客人划船呢,他们也想坐船,就顺着岸边走,打算租一条船来着。

    可是走着走着,这万雪也不知道看到什么了,噗通一声就往水里跳了。

    万雪本来就是大人,又高兴的跟个孩子一样的,走在前面,后面跟裴黎曦和裴瑾瑜两个小娃儿,她这一跳,岸边就有人围着了。

    郝贝急的站在岸边直喊着救救人啊,快点救救啊……

    也不知为何,这围着的游人就有点多,把郝贝这喊声都给淹没了。

    裴靖东看情况不对,给展翼使人了个眼色,冲着郝贝的方向就去了,展翼就跟着,随时防备着。

    万雪挣扎着,可是很快,就没了顶,这是冬天,哪里有人肯下水去救的,就这么干看着,郝贝快气死了,只恨自己怎么就没怕水呢,要是她就跳下去了。

    裴靖东拨开人群,还真就抓住郝贝的手腕了,拖了郝贝就要走,万雪淹死不淹死的他不管,郝贝不能出事就对了。

    郝贝抓着裴靖东手,嗷嗷的直叫:“裴靖东,你救救万雪啊……”

    裴靖东使了个眼色给展翼,却有一人比展翼更快的跳进水中了。

    那道影子,郝贝还没看清,裴靖东却是松了一口气了,是隐在人群中的苏莫晓。

    万雪到底还是让救上来了,喝了不少水,苏莫晓做了急救,然后救护车来后,就送到了医院。

    郝贝看到万雪醒了,只觉得幸好没出事儿,要是出事了,那就惨了……

    不过,醒来后的万雪,抓住郝贝的胳膊,又兴奋又激动的样子,一直比划着,嘴里也急的说不出话来一样,一个劲的说着:“哥哥好……”

    郝贝叹气,问她怎么跳河啊,万雪愣了下,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姐姐,看到姐姐……公主姐姐……”

    裴靖东听着万雪这话,真恨不得把这疯子给扔的远远的,当时他幸好拉住了,不然的话,郝贝要跳下去了!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伊芯儿说的意外,不过当天伊芯儿却是来了电话说。

    就问她,没发生什么事儿吧。

    裴靖东闷着声没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冬天的夜真冷,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惧严寒,喜欢在夜里活动。

    莫扬冷眼看着站在他窗户外面的人,直接啪的一声关上窗子,也不管是不是会把人给推下去,反正这是二楼,就是推下去,也摔不死的。

    “阿嚏!”冷的直接又打了个喷嚏,没数这是第几个了。

    卡米尔是个懂事的,端了杯热水进来,放到莫扬的床头后,走向窗台处看了一眼,没见人了,才说道:“莫,既然放手了,就别管她了,你这样让杀手阁的人很为难的。”

    莫扬冷了一张脸,愤慨的看着卡米尔问:“你到底是帮谁的,你要想回意大利,现在就滚回去。”

    ------题外话------

    这一节信息量有点大,如果现在没看懂,以后也会懂,静哥自认为这个故事在我的脑子里条理是很清楚的,不过篇幅有限,总要一点点的来,而且我也尽可能的一节中,少说废话。

    ps:万雪不是打酱油滴,如果是一个无用的人,我不会着笔去写,希望大家没看懂的稍安勿燥啊……淡定,别着急。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定道宇宙人族之王女总裁的贴身兵王皇室三公主的绝世爱恋魂穿之连翘神王的腹黑丫头妃本张狂:废柴嫡女娶邪王豪门蜜婚:名门俏夫人盗妃追冷王雪狈影帝之王争天之路邪凤逆天疯狂召唤师我的邻居是明星晶码战士之再上征途美人煞:拒嫁妖孽王爷天香国色神级师傅[韩娱]此君只应天上有穿越之夺良君(GL)极品嚣张狂少逆袭女王冷酷校草的笨笨丫头鹿漫漫十二个人在一起你的微笑如阳光沐浴到三国之召唤猛将最江湖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心静如水所写的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