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娘子合欢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南地有镇名为桥苏,这里小桥流水、四季如春,镇上百姓安逸富足,每日早早在卖汤圆的大嗓门吆喝中起床,茶肆里泡泡酒馆里唠唠,天黑后又在画舫姑娘们的嬉言笑语中歇下,似乎不干活都有花不完的银子。地方虽小,却自成一方,香茶美酒,快乐好似神仙。

    说起这酒,那最香最醇的自然当属街尾一家小小的忘川酒铺。起的名字虽不甚动听,可那酒,馥郁芬芳,味甘而清醇,入口便好似能涤了人心肠。过路的商旅进城喝一碗,忘却一路颠簸疲惫;出城时再揣上一壶,消一身晦气,一路好运平安。

    老板娘名叫合欢,是个怀孕的美丽少妇。不过双十年华,肤白唇红,扎一弯松松月牙髻,喜着一身水色的红,安静的时候不言也不语,好似一张陈年美人图;倘若你要逗她笑起来,嘴角边便漾开一个浅浅小梨涡,一如她的酒,醇净而清甜。都已怀孕七八月的身子了,走起路来却还似没骨头一般,轻盈盈,摇曳曳,直教人春心荡漾。没有人知道她从何时出现在镇里,好似一夜之间,那忘川酒铺便忽然平地生出一般,洋洋百里酒味飘香,好不勾人胃口。

    这里的百姓生性懒散,并没有人去讶意打探,因着她的招人喜欢,酒铺生意反倒十分之好。

    都是些商户人家,有钱有貌的少爷公子哥儿不少,每日的闲着无事,偏喜欢摇着扇子往她店里头钻。摆上两壶忘川,楞楞地将胳膊肘儿望座上一撑,她笑,便也跟着她傻笑;她怒,赶紧端起碗来装模作样喝酒,赶也赶不走,今日赶了明日照样的来。更有大胆的,实在按捺不住那颗荡漾的春/心,便拖了镇上大脚张媒婆将将前去说媒,也不介意她年纪轻轻却怀了孩子,做大做小随她可劲儿挑。

    却说去找张媒婆说媒的人委实不在少数,张媒婆得了钱财乐得欢喜,自是按着各人给的银子高低排着先后次序,倘若银子给的多,替他说的话就多;倘若银子给的少,亦给你在娘子跟前拣了好听话敷衍几句。

    偏那合欢娘子是个油盐不进的角色,但凡你说起这个,她便只是傻傻的发笑,说得多了她又犯起瞌睡。久了,张媒婆黄金不倒的铁招牌便砸在了她脚下,自此但凡是有关于她合欢的姻缘,镇上的媒婆便齐齐绕道不接。

    合欢自是乐得清净,每日的除去酿酒看铺,便是同桥对面斜坡下的一对小夫妻聊聊天、吃吃酒,无聊打发着日子。她在这镇上,只得了这一对小夫妻算是朋友,虽和那叫魏阿常的白面丈夫三天两头拌嘴怄气,因着妻子小京在中间贤惠调停,倒也处得和乐。

    9月的天,北方大约早已刮起寒霜,南方却依旧气候怡人,只早晚稍许凉意。

    早早地才将店门打开,那对小夫妻却已从门外走了进来。小京一袭宽松长褂,掂着六月大的肚子,手提一挂小食盒,还未进门先闻其声:“京城里来的宝贝,别地还买不到呢~!夫人你这么瘦,可得好生补上一补。”

    “又是你们京城里的老爷送来的?”合欢小皱眉头揶揄着,不信一身纯朴的小京真有什么京城里的富贵亲戚。只当她关心自己,便从柜台里取了一沓小儿新衣送过去:“给,前日去买布头,顺带也给你家宝贝做了几件。”

    “嘁,你这是什么口气?只怕你见了我家娘子的老爷,心动得连路都走不动。”魏阿常白了她一眼,不客气地将她顶回去。

    那个痴情的冷面皇帝,半年来隔三差五的送补品问消息,巴不得即刻便卸去一身牵绊飞来桥苏镇。也就是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白吃白喝着人家的东西,吃饱了就望柜台一趴打瞌睡,从来也不知关心问上一句。枉自己每次还得屡屡在信里头撒谎:“啊,有啊有啊,说是很想见见老爷当面谢谢您呢”……呸,好不虚伪。

    心中替那冷面男人不满着,手上却并不见闲,抬手从架上取了一壶新酒准备往嘴里头灌,却被小京一巴掌打空,赶紧又将将缩回手来。满眼的喜爱与退让,却是个真正爱老婆的角色,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生羡慕。

    察觉合欢些许落寞的神色,小京忙对着丈夫眨眨眼,岔开来话题:“哦,对了,这两日镇上新开了家武馆,桥苏镇第一家呢!听说那教头长得魁梧又英俊,只往场院中间一站,一镇的姑娘都挪不动步子了。夫人你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合欢恍然回神,眉眼弯弯笑起来:“有那么厉害的人麽?看把你的魂儿勾去。”

    “得,这点我倒是不怕。”魏阿常撇撇嘴,好不得色的表情:“那教头我见过,整日板着一副脸,连瞧都不瞧女人一眼,哪里肯看上我家娘子这样的平常角色?”

    说完了,见小京作势要打,赶紧往柜台里将将一藏,险些撞上合欢的肚子。

    小京撅着嘴:“说的也是。不过要是碰上咱夫人这样的角色,怕迈不动步子的便是他了,哈哈。”眨着圆圆大眼狡黠一笑,捏住小魏的耳朵过桥回了自家小面铺:“走啦,回去做生意。”

    合欢自是不感兴趣,只心底里终究好奇,到底是个怎样的高傲角色,竟然敢将一镇的美女视若无睹。等到去镇中心采买物品的时候,便忍不住特意拐到那武馆门口,悄悄往里头打量。

    角落里看了一眼,见场院中间的那人着一袭白衫黑长裤,端端立在院中央,脊背宽而笔挺,好不威风凛冽。还没见到他容貌呢,心脏却已完全不听使唤的砰砰跳动起来,等到听见周围一众少女吃吃的笑话声时,方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挺着个大肚子突兀地站在了门中央……

    羞煞个人啦。

    赶紧揩着篮子要走,只移步的一刹那,又看到那教头正好转身看过来——鼻梁笔挺,五官清隽,眸子深邃得好似一汪望不到底的深渊,像有无尽的秘密藏在那里头。明明周围那么多美人,她却偏偏只觉他在看她……心肝儿莫名突突跳得厉害,赶紧速速低下头仓皇离去。

    自那以后,合欢每晚便开始做同一个梦,梦里头自然是那个宽阔的背影,当然还有另一道模糊的黑裳。他们一个唤着她陌生的名字,一个揽着她在天空飞,她听不见声音,只知自己轻飘飘的怎也落不下地。

    许是9月天燥,晚上睡不踏实,半夜醒来便觉得丹田处似有欲/望在涌/动。一边羞愧孕妇还能有此反应,一边却又抑制不住的想要那欲,每次的对象竟然全都是他……好不知羞耻。

    屡屡睡不好便没有了力气,早晨起来去挑水,不长的一段路也不知到底打了多少个哈欠。她如今月份渐足,怕起晚了人多路滑,不慎撞伤肚子,每日便都是早早的趁无人时候去打水。

    却次次都能恰好遇见那教头在江边打拳,他光着结实的臂膀和爬满斑驳刀痕的胸膛,淡淡晨光打照在古铜色肌肤上,晕开来一片诱/人的好看光泽,直看得她眼花缭乱。知道不该看,却又忍不住频频去偷瞄;见他像要转过来,又赶紧埋下头故意摇着井绳,低眉顺眼不说话。

    动了春心,走了心神,脚下一个不小心滑上一跤。

    才准备惊呼,手腕却被一只大手将将搀扶。

    不用看都知那扶了自己的是谁,一颗心瞬时腾腾跳动起来……知他到底还是注意到了她。

    也不知那“谢”字到底说出口没说出口,反正是对他福了福身子,羞红半张脸。

    他似果然如人们所说,十分严肃又不爱讲话,只“嗯”了一声,细细打量着她鼓起的小腹,然后忽然地弯下腰,将她手中扁担夺过,主动帮她挑起了水。

    她恍然回过神的时候,手心却已经空了,还来不及说“不用”,那人却已经大步在前头走开。

    她只好跟在后面走,一前一后,她走在他的影子里,倒似夫妻一般和谐。有路过的婆娘见了,笑眯眯调侃她:“哟,你要等的人终于回来啦。”

    她脸儿红彤彤,想解释,却还来不及开口,一群的女人已经从身边嘻笑着擦肩而过。

    那些暧昧不明的眼神,她哪里能看不明白内里的含意……紧紧攥着手心,一会儿咬着唇儿恼、一会又羞赧抿嘴笑。

    那教头便停下来等她,好看的剑眉微凝起来,似乎不明白眼前的女人为何一副痴痴的恍惚模样。

    她走神,扑通一声撞进他怀里。那般高大而魁伟的身材,她娇小的身子罩在他胸膛下,忽生出好大的压力。脸颊更红了,忙摆着手急急辩解:“你不要误会……她们、总是这样开我玩笑。”

    教头表情很严肃,深邃的眼眸凝着她,许久才低沉着嗓音淡淡道:“我只是想问问,姑娘你家在何处?”

    合欢一时又甚觉尴尬丢脸……都怪你,做什么自作多情,看不被他笑话。

    眉眼弯起来,假作大方一笑:“哦,我来引路。”

    两人并排的走着,好似为了照顾她怀孕,那教头走得十分之慢,才锻炼过的身体散发出一股好闻的沉稳气息……靠得这样近的距离……她的身体渐渐开始不安分起来,明明先前二人中间还隔着三掌距离,走着走着,不知什么时候,她的臂腕却已经贴上了他结实的窄腰。

    好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假装抬起头去看太阳,想看看到底被那人看去笑话没有:“呃……怎么称呼你才好?”

    “东方。”他嘴角好似向上勾了勾,下一秒却又一本正经地继续往前走,表情严肃而清冷,好似根本不屑低头看她。

    这样的表情,越发让合欢觉得很受伤……他应该是看出来了的,那么厉害的一个人,这点小动作怎么能瞒得过他的眼睛?是故意装作没看到吧,不定心里在如何笑话自己呢……他连镇上最美的姑娘都看不上,她这样一个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的女人也好意思打他主意,真是没羞没臊。

    心里头就赌气了:“快到了。你放下来,我自己挑吧。”

    东方微凝着好看的眉,似乎十分不解女人为何突然不高兴起来:“你方才说了什么?”

    他的眼睛那么深邃,像能洞穿她一般,直看得合欢心中慌乱。忽然又怪罪自己的无理取闹了,低下头:“我说我自己挑。”

    垫起脚尖就要去取扁担,那白苍苍的手指头儿却被忽被一掌温热握住……

    东方不说话,也不低头看她,只将她细腻的手指往掌心一藏:“走吧,再不回去该下雨了。”他说的那么肯定,好像她理所当然就应该要听他……真是个霸道的人呐。

    合欢咬着唇,别扭地想要将手抽出,东方却越发握得更紧,一点儿都不容她反抗。她抽了两下抽不出,也就由得他握去……其实被他攥在掌心里的感觉真心好温暖。

    一抹娇小的背影衬在那高大魁梧的阴影下,远远看着像极了一对恩爱小夫妻。一路再不说话,才到家,果然一道黑云压下,“哗——”一声下起了大雨。

    ……

    秋雨绵绵,一场雨一连下了好几天。月份足了出门不方便,那人便天天的来,来了也不同你多说话,他包揽了挑水的活,又将你后院的柴火垒得整整齐齐,除了回武馆教学外,其余的时间几乎待在忘川酒铺里。你才逼着自己将他忘记、不许去想他,转了个身,他却又挑着水推开门进来,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的英武身影,偏让你想忘都忘不了……那心里头的荒草便被这场秋雨浇灌得呼呼疯长起来,有时候他不来,反倒心里空空落落得紧。

    一群整日泡在店里头喝酒的公子少爷们便不乐意了,挑着东方转身的时候,偷偷探过身子来:“我说合欢娘子呀,这个土匪教头难道就是你要等的那人?”

    “瞎说什么呐……”

    合欢自是一眼羞恼瞥过去。刚开始的时候还否认,然而每次听到她不承认,东方的眼神便隔着人群看过来,那么冷冽而霸气的,隐隐似还含着忧伤,直看得她小心肝扑通通一阵乱跳。

    暗里头早就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议论,有说他原是个退役的大将军;亦有人看到他一身斑驳的刀痕,猜他是被朝廷招安释放的绿林头目,不然哪来那一身霸气的凛冽威严?

    合欢心想,管他将军还是悍匪,终究都是刀口下生存的一介武将,倘若翻起脸来必然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吧……便默默地、很没良心的将他与巷子口那个一脸横肉的可怖屠夫划上了等号……怕惹怒他现原型,渐渐就不敢在他面前轻易与别的公子少爷调笑;再有人问她东方是谁的时候,她就只是低头笑着不说话了。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让人们越发默认了她是东方的女人,再来店里喝酒的时候大家伙儿就规矩多了。东方好似十分高兴她的转变,每次打烊吃饭的时候,总要替她夹上好几回的菜,他从来都没问过她喜欢吃什么,每次夹的却全都是她爱吃的……合欢嘴上不说,心里头却愈加眷恋起这样一个面冷而心暖的男人。

    ……

    时间过得真快,眨眼就是腊月初。合欢要生产了,因为是冬天,小京的产期也快要临近,不能过来帮忙照顾。酒铺已经好几日不曾开门营业,东方也忽然不见踪影,裹着厚重的被子孤伶伶躺在床上,想到即将要面临的分娩一幕,忽然从未有过的思念起他来。

    她没有亲人,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他忽然天神一般闯进她的世界,一步步挖着温柔陷阱让她适应他。可是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又不见了……想着想着,眼泪便掉下来。

    “砰——”栓紧的门却忽然被撞开,一道魁梧的身影带着一股寒风将将袭近。

    她还在没出息地抹着眼泪,便看到那人卷着一身风尘仆仆,指挥一群徒弟往门内搬着大大小小的东西进来。

    看到她的眼泪,赶紧走到门边牵住她的手:“前两日出去走了趟短镖……”

    合欢却又生气了,气自己才不见他两天就想念,掉眼泪又被他看了去。扭过头去不肯看东方:“你来干嘛?”

    “……我搬进来照顾你。”许是路上奔波累极,东方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见合欢眼泪越发扑梭梭的往外冒,嘴角竟破天荒溢开来一抹爱宠戏谑。

    啊呀,这个家伙……实在是坏透了。

    ……

    一夜痛到天亮,终于生了个娇滴滴的小女儿。东方将那软绵绵的粉嫩小人抱在怀里,简直比她还要激动。淡淡胡茬小心翼翼蹭了蹭女儿毛绒绒的胎发,清隽容颜上溢满对她的感激。好似那生出的是他自己的骨肉一般,无比郑重地凝着她的眼睛:“谢谢你,合欢。”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怎么两个字从他嘴里头说出来这样拗口?合欢觉得他应该叫她另一个称呼,却又如何也想不起来。可是那副认真而动情的模样看得她好生感动,心里头暖暖的。

    她说:该谢的是你。

    她产后身子虚弱,东方虽请了个老妈子却仍然不放心,许多事都要亲历亲为,连她的贴身小衣也要为她亲自清洗。她本觉得不好意思,但他执意,便只得由着他。

    他疼极了她和她的女儿。女儿娇气,每天晚上都不肯好好睡觉,怕她累坏身子,东方便整夜的守在她房里,抱着小小的人儿低声唱着军歌转圈圈,高大的背影在黄灯下拉着长长的影子,才出生不及一月的小人竟然越过娘亲第一个对他笑。

    他有时候也累极,累极了就趴在她床边睡着。她半夜醒来抚着他淡淡的胡茬,心里头空荡荡又暖洋洋……说不出的矛盾滋味。

    再后来,东方的床就搬到了她卧房的小外间。每天夜里听着他的淡淡轻鼾,便成了合欢一夜最好的安眠曲。

    ……

    一个月过得真快,坐完月子老妈子便走了,东方却似并没有要搬出的意思,依旧每次武馆酒铺两头奔波,下颌生出胡茬儿一片,好生憔悴。

    合欢心疼他,看着他清瘦了不少的背影,不忍心让他继续这样无名无由地照顾她母子;却又总也不舍得开口赶人……一直就这样拖着。

    越往下拖,心里头便越发慌,怕他哪日突然一走,她会活不下去;想让他留下来,却恐他实下里已有家室,她又不可能委屈做小。

    想听他对自己如何表态,他却好似偏偏在等她开口,她不说,他也不说。

    心里头纠结,想去问小京,小京却亦在待产,且那对小夫妻一向十分惧怕东方,哪儿肯替她出主意。想来想去,便决定豁出去了。

    合欢将自己洗涤一新,产后被照顾得极好,胸前鼓鼓的,纤腰细细的,翘/臀儿一如昔日那般紧实。着了茶花小袄,配一条水红长裙,再绾一束松散月牙,登时便像那初嫁的美丽小娇娘。

    特地下厨煮了一桌子好菜,安安静静坐在桌边等东方回来。

    等到日落天黑,东方卷着一身疲惫从武馆归来,看到她难得悉心备下的美味,果然一脸都是欣喜。

    合欢绞着帕子,亲自为他斟满一杯忘川:“这些日子麻烦你了……我没有别的手艺,这儿做了些衣裳,也不知合适不合适。你带回去给你的家人。”说完了,便从旁的桌上取过一个小屉,里头叠着衣服和银两。

    只那衣服的最上层,却赫然一件妇人鲜艳的时兴裙子。

    东方楞了一下,忽而勾唇笑起来,淡淡道:“好。”然后便低头吃起饭菜,再不与她说话。他的修养原是十分之好,即便累了一整天,却仍吃得这样儒雅。

    看来果然已经有了家室呐—一

    合欢内心一下子失落,那顿饭顿时吃得没滋没味……虚伪的女人,早知道他答得这么干脆,还不如不问。你看,才一试探,他立刻就要跑了……算了算了,跑就跑了吧,现在走了总比日后爱上他了才离开好。

    这厢思绪翻飞着,却听到东方将筷子一放,一颗心忽然又揪起来,以为他要说出些什么重大的决定。

    东方却只是眉眼弯弯笑她道:“想不到你的手艺如此不错。”然后便自去了隔壁收拾行装。

    好个不懂风情的家伙呀……恨得她直咬牙。

    碗也不洗了,盈盈碎步回了自己房间,“砰”一声将门关上,便去拆卸今日特地做的一番打扮。她奶水特别多,女儿又吃得少,经常湿了半身衣裳。此刻小胸兜儿已经漾开来好一大片,女儿却已经睡着,只得用白纱条儿将那两隆丰闰缠上圈儿,不让它继续往外溢着奶水。

    “叩、叩”门外传来敲门声,她系绳儿的手一顿,没来由竟是浑身骨头一软。

    “我累了,不送你。”嘴上冷冷顶着那人,心里头却终究痛,没出息地又开始冒眼泪……讨厌的男人,明明有女人了,做什么还来招惹我?

    门外那人语气淡淡的:“衣裳落在里头。”

    她这才看到他一袭湛青色的长裳还覆在她被褥上,想到昨夜他累极了依在她枕边缱绻酣睡的模样,心里头越发恨起来。揽着衣服准备就要往外扔,只才一转身,却撞进一堵不知何时而至的衮烫人墙。

    “傻瓜,赶我走,如何自己又哭。”东方的语气里满满嗔宠,长臂将合欢紧紧揽在胸口,表情很正经,嘴角却好似噙着一抹狡黠笑意……这副模样,必然是又将她那点小心思洞穿了的。

    “……拿你的衣裳走啦,做什么又进来?”合欢气闷闷的,气自己没志气,屡屡主动往他陷阱里儿跳。咬着小唇捶着东方的胸膛,抬头却见东方眼神不对。这才看到自己不过只着了一抹紧绷绷的小胸兜,那胸兜的顶端已经晕开来一片湿闰,依稀可见里头两颗朦胧的红……

    羞死个人啦。

    窘得她慌忙尴尬闪躲,却被东方狠狠一拉,双脚腾空了:“啊……你在做什么?”

    “你不是让我走吗……我自然要拿了属于我的女人再走。”东方任由她打着,粗糙的手掌开始霸道地解她衣裳。本就没系紧的红绳被他轻轻一扯,丝薄的胸兜瞬间便向地上滑落……满室尽是她浓醇的母乳味儿,他魁梧的身躯将将一颤,才要抚上那两颗柔软,却看到她胸前缠裹的白色布条,脸色顿时沉下来,周身的气息一瞬肃然。

    “做什么如此,难道……你竟不肯喂我们的女儿?”他的嗓音灼、灼,表情很是受伤。

    合欢被他一股生猛的成熟气息熏得懵了脑袋,哪里管得了他话里的“我们的女儿”,只喃喃挣扎道:“不是,奶水太多……馨儿吃不过来,我涨得好难受。”说完了又觉不好意思,慌忙伸出手遮挡。

    “傻瓜……难受了为何不告诉我?我离你这样近。”听完她的解释,东方的嗓音登时如着了火一般开始沙哑,霸道地将合欢两手拨开,一手揽着她细软腰身,一手便去解那湿却的白色布条。

    合欢挣扎,却越挣扎越发软了骨头。东方的手指在和她打战,那样粗糙的触感,直将她沉熄的谷欠念勾起。他的气息愈加紧促,好似十分熟悉她的敏感,秒秒间便让她失了抗拒的力气。心里头又羞又爱,好像很久以前就已经熟悉了与他这样……受不了了干脆也不再闪躲,主动去了裙子附上身去……察觉那威武男儿浑身将将一紧,她的整个身子便瞬间如被掏空一般,酥了骨头没了魂魄……(本段已被河蟹,可以留那什么。。。)

    “呵……啊……”嘴里头忍不住益出一声一声连自己听了都要羞赧的欢歌……一瞬间又好像走进了那个梦——红罗帷帐,鸳鸯锦被,有人在耳边轻唤她娘子,缱绻缠绵咬着她微凉的唇:“青娘,给我……给我半年时间,我便带你离开。”

    另一侧耳畔,似又传来幽冥一般的森冷笑语,有人萋萋道:“我最爱的小合欢啊,我在忘川桥头等你,等你来,我们一同去赴下一世的恩爱……”

    意识便渐渐模糊了,忘了如何被这英武魁伟的男子抱上了榻,忘了他是如何末入她的身……一场鱼水交容,缠绵如交似漆,欲拒却还迎,生死尽相忘……极乐巅峰之后,他魁梧的身躯将她牢牢缠裹,他们肌肤相亲,毫无遮挡,贴合得完全没有距离……(河蟹章)

    英武的男子气喘吁吁,粗糙手指爱恋抚着她被汗渍浸染的长发,缱绻吻上她的唇:“傻瓜,不知你每日都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

    她被他弄得丝毫没有力气说话,只羞恼地瞪了他一眼,怎的忽然觉得自己原是只被诱进了狼窝的小羔羊。看到他在深深凝视她,好看的唇角勾着诡秘的笑,想到方才自己那一番不要命的梦琅姿态,心里头恨极了他,抬手就去遮他的眼,不许他再看自己。

    东方却将她的手取下来,放在唇边缱绻轻吻:“真好……你还是和从前一样美好。”却也不等她提问,又柔声道:“我们的女儿姓东方可好?”

    “才说要走,几时又成了你的女儿……”极乐后的合欢肤色分嫩,懒懒地靠在东方精悍的胸膛怀里,连说话都气若游丝。白净手指在他斑驳的肌肤上轻轻划弄,想象他这三十年来的刀光剑影,却看到他胸膛上一新一旧的两个牙印,语气便又开始发酸了:“都要走了……却还要着样耍弄人家,好没良心。”

    “不是你要赶我走吗?”东方俯下‘身来,深邃的眸子濯濯潋滟,带着戏谑浅笑。

    合欢气息一紧,慌乱中吐露真言:“我只是试试你……”

    “我知道……我也是试试你……舍不舍得我离开……”爱极了她此刻的模样,东方好笑轻刮她娇俏的鼻子,孔武身躯往下一覆,又要开始动作。

    “唔……你竟是这样的坏……”合欢轻轻捶打,见他皱眉,又赶紧收回手来,扯过床单往身上一掩,指着他那一深一浅的牙痕别扭道:“那你先告诉我……你曾经有过几个女人?”

    “此生只你一人。” 东方叹息,深邃的眸子如深渊一般望不到底,像藏着无数个秘密。

    她又失落了,咬着唇:“油嘴滑舌……反正我不会给别人做小的。”

    “哦?我的娘子竟如此有骨气。”他的语气里又带上调侃,好像在逗着一只调皮小宠物……让她一瞬间又气馁,人家还未说要与你如何呢,你竟将将自己赖缠上去了,怎么可以屡屡在他跟前这样没有志气。

    得贪欢时且贪欢,何必去想那些大啊小的的不开心事,合欢便轻抚着散下的青丝讪讪引开话题:“他们说你曾是绿林土匪,怎么会有东方这样文雅的姓氏呀?”

    男子眼前略过一道黑线,宠溺捏了捏她粉色的脸颊……叹息失忆于她未必是件坏事,整日个呆呆的,脑袋里却尽装着这些无厘头的思想,实在让人可气又可恼。

    “是啊,若不用这样文雅的姓氏,如何勾得你甘心做我的压寨夫人?”他好笑道。

    女人果然又羞又恼,小拳头儿又开始捶打他。

    他却将她揽进他的怀,淡淡胡茬摩梭着她光洁的额,极尽了爱宠……把从前的痛忘却,只剩下来最真最简单的喜怒哀乐,即便将他的一丝一毫都忘了干净,他亦心甘。只要她快乐,他亦有无数的时间让她重新爱上他,不是麽?

    “那是我娘的姓。”贴得近了,东方磁性嗓音渐渐沙哑起来。

    “唔……你娘的姓真特别,为什么不用你爹的呐?”合欢被他揽得不留一丝空隙,听到他砰砰跳动的心脏,心里头亦被他装得满满的,想要听他讲那传奇的旧事。

    “因为曾经答应过一个女人,要放弃一切来寻她……包括父皇……父亲给的一切。”东方扳过她凌乱的发,偏让她撞进他深邃的眼眸。

    她却发现他爱极了那个女人,心里头又开始发酸:“那她……叫什么名字呀?”

    “青娘……这名字好听吗?”

    好听……她心口突地一跳,好似有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忽然从脑海里一晃而过,下一秒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才不肯告诉他好听呢……吃醋的女人可不愿施舍旁的女人一丝赞美:“你那么喜欢她,她还要故意躲起来考验你,真是虚伪啊。”合欢假假无事的笑起来。

    “是啊,她真是虚伪。”东方好看的薄唇勾起一抹玄月,看到女人眼里渐渐涌起的酸……欣慰她终于学会了吃他的醋,开始在意他的风花雪月。

    “我知道了,你找不到那个青娘,想找个人替代她,所以才一步步把我往陷阱里引,对不对?”

    “错了……傻瓜,是你一步步让我落进你的陷阱。”

    “冤枉,我什么时候有过?”有酌热的气息袭上耳畔柔软,合欢气息一紧,她才不承认河边那次是故意崴了脚呢。

    男人却道:“是很久很久以前,你忘了……那时候你叫青娘。”

    —————————————————————————————完结———————————————————————————

    PS:V章修改后的字数一定不能比之前少,但尘子因为锁文而删除了某些字,所以这里巴拉巴拉两句补一下,恳请亲们原谅。看看字数够了没。。。。。。。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有话要说:~\\\\≧▽≦/~呼呼,终于完结啦先给亲们180度大鞠躬,感谢大家一路的鼓励和支持~!!o≧v≦o~~

    尘子这只严重拖延症瞌睡虫骗子老母猪(咕,怎么不小心数一数,竟然有这么多绰号了@﹏@~ ),实在有愧于大家,本来十一就要完结了的,竟然又给拖了半个月。。。虽然。。咳咳。。好吧,某人又准备开始罗列理由了(赶紧上大鞭子抽打→→)。。但是,发自真心的谢谢亲们的等待和理解,上一壶上好铁观音招待,谢谢亲们所有的霸王票和留言、订阅支持~!尘子爱大家~!!o≧v≦o~~

    于是,下面还有一章关于玉面的番外——(瓦是不会告诉你们,某人有虐男配控滴,捂脸。。)但是,玉面最近的生活确实过得很无忧,关于玉面大人的ppy番外周末的时候会更上来[email protected]^_^@~

    另外,下周准备将《爱妃》和《一夫当关》修改并填完,然后再开新坑,新坑依然还是香艳古风,希望亲们继续喜欢~\\\\≧▽≦/~这几天会先将本文的一些细节修改(包括全部和谐内容和亲们之前提的一些小建议,然后开通定制*^__^*……

    那什么,最后再厚着脸皮摆个地摊→→

    谢谢亲们~!!

娘子合欢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娘子合欢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娘子合欢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火花[综合]迷恋荷尔蒙这个杀手太倾城擦爱而过媚色春秋悍妇记重生之梦里花(神探夏洛克)竹马职业咨询罪犯妖色撩人:冷面郎君笨娇妻仙道难成龙战九洲夺嫡(八阿哥重生)上校的眷恋(2012同人)重生末世之兄弟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综漫]盛夏锦年相爷,床上请亘古长存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重生之贵公子的面具重生末日之王者归来穿越之不做野人很难网王同人之闯关攻略〖重生异世〗菜鸟生存守则强制婚姻奈何要若此(完结)[HP]之赫敏·格兰杰[综漫]黑白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尘殇所写的娘子合欢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娘子合欢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