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娘子合欢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蛇皮绳子摩擦着岩石飕飕往下沉,何庆胖大的身子已然整个儿滑落到崖边,只剩两只肥爪攀在崖石上垂死挣扎。那硕大的屁股在空中乱晃着,越发牵引得大网迅速下降。

    “呜哇——娘亲……”川儿紧紧揽着青娘,崖石边上的树杈蹭得他好生难受,还有不少毛茸茸的黑色大虫掉下来,吓得他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他们在空荡荡的山谷里孤伶晃荡着,好似头顶上方那两片大屁股稍微再往下沉一沉,他们就要整个儿向白雾迷茫的山谷底栽去,实在可怕极了。

    听着小儿萋萋哭喊声,锻凌钰心口愈痛,即便方才想要与她母子二人同归于尽,却也不是这样一种活生生的惨烈死法。

    一手捂住渗红的伤口,极力向山崖边奔去。

    “吱——”终于在最后的关头将绳端狠狠踩住。

    何庆粗嘎嗓子一顿,挂着满脸鼻涕眼泪的狼狈,下一秒却越发哀哀嚎得大声:“苍天大地~!贤婿啊,不枉我闺女辛苦伺候你多年,还给你添了香火,果然是自家人讲良心喂~~~”

    哼。缎凌钰忍着胸腔内汹涌的血腥,颀长的身躯站在悬崖边俯视:“老匹夫,你方才叫了我什么?”

    他的笑容那样好看,狭长的凤眸,弧度向上弯起的薄唇,即便是嫌恶的冷笑亦能迷惑人心魂……难怪人人都叫他玉面夜叉。

    何庆被踩得都快要抓不住崖石,心里骂着贱/人狗杂/种,嘴上却仍然荡着谄媚:“嘿嘿~~贤婿,我叫您贤婿~!您好歹也是我家夫人认下的女婿,我女儿的夫君,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好一张肥厚的面皮~,方才还要将我的女人孩子吊死,这会儿却做起了老丈人……可惜,我玉面夜叉平生最厌恶的便是你这种不知廉耻的狗骨头。”锻凌钰莞尔笑开来,脚下再度用力,一只纯黑缎布鞋挑开何庆攀浮在崖石上的手,顿时那巨胖的身体便向白雾迷蒙的悬崖下跌去——

    “啊——,姓锻的!当年你爹军权在握,惹得皇上忌惮,老子亦是被逼……况我儿子亦被你弄死,何家绝了香火,欠的债我早已还清!……你也不要太得意,小心看看你的女人和小兔崽子吧,哈哈哈……”粗嘎绝望的声音在空荡山谷中回荡,听在耳里像虫子一般恶心。

    呵,好个不要脸的老东西!锻凌钰凉凉笑起来,讨厌这番话被崖下的女人听到,倾城容颜上尽是地狱般的森寒。

    过去了多少年,那场撒满鲜血的旧事他可一丁点儿都不敢忘,母亲雪白的侧影、襁褓中弟妹的脖子、少女被撕裂的衣服……还有他脸颊被刻上的罪,哪一样出离了这个狗东西的手?他不过只要了他儿子一条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还不清了啊……那么多条人命,你以为你是谁?”锻凌钰抚了抚光滑的脸颊,弯下腰去拾起脚下的绳端。方才为了冲破穴道,他的心口已经被血染透了,此刻才用力站了这一会,便已然快要虚脱,可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可是那网罩里的女人,眼里却盛着满满的绝望与惊恐:“锻凌钰,绳子、绳子……救孩子——”

    他心中懊恼,以为她又开始恨他曾经杀了她哥哥。可惜他的手才扯住绳端,却“嘶啦”一声,那原本被狗太尉抓握的一截却忽然裂开来一口子,“吱吱”开始变细。

    卑鄙,好个六亲不认的老东西!

    锻凌钰一拳砸在崖石上,狭长凤眸里充溢着可怖杀气,秒秒间慌忙撕下一卷长袖向崖下的绳子缠去。

    “呵,死期到了……”不远处,玄天拾起剑,向锻凌钰清瘦的背影眯起眼睛。

    痴沉于爱而不可得的傻瓜啊,我杀了你,可是为了救你呢,不然你一辈子比我还要痛苦,你又要惦记着我的仇、惦记着抢了你女人的男人,我亦要担心着你的报复……多累人不是?

    那掺了内力的冷剑便擦着寒风,直直对准崖边纯黑的背影射去。可惜失了武功的锻凌钰专注着救崖下女人,竟丝毫未曾察觉。

    紫苏才放下的心一瞬间狠狠痛起,好似又看到多年前满院子喷洒的红。

    “凌钰,小心——”

    “娘——”玄铭还来不及阻拦,一道红影已然从身边擦过,秒秒间与那疾驰的白光怦然相接……

    ……

    玄柯一路急急飞马而至,久征沙场的他,深邃眸子将周围迅速一扫,只见一柄锐剑正向山崖边的黑衣男子袭去,千钧一发之际,那魁梧身形立时在马上腾空一跃。锻凌钰还未察觉身后危险,整个儿已被玄柯扯开在一旁,他尚不及恍过神,一道青衣早在眼前晃过,飞身闪在了山崖下。

    失了重心的斑驳网罩正在迅速下沉,玄柯矫健步伐轻踮在直线倾下的崖壁上,一柄碧血寒刀将那绳端一挑,牢牢在手腕上卷了几道。他左臂本已受伤,此刻沉重的力道激得他身子一个踉跄,三人在空中连连翻转了几个圈,差点儿摔下崖去。亏得崖边正好有一块山石突出,方才在其上艰难站稳。

    一刀子撇开那斑驳大网,里头的人儿已然惨白了脸色,女人尚在急剧喘着气,孩子却已晕厥。玄柯放下宝刀,将川儿软绵绵的身体平摊在山石上运气,方才抬起头去看青娘:“为什么要走?”

    他的语气沉沉的,分明抑着满腔隐忍。深邃眸子凝着身旁的女人,化开真颜的她不过十**岁模样,剔透的肤色,抿着精致小唇,眉眼间娴良又安静,哪儿像那个一身软骨的妩媚少妇。虽早已猜测过她的模样,却从来不知她竟是这样的年轻,一刻间忽然了然她那孩子一般来去不定的别扭脾气,心里头也不知是宠是怜还是该发怒。

    青娘抚着起伏的胸口,见玄柯这样看她,方才记起来自己天将亮时的那番作为。双颊顿时浮上淡淡红霞,每次赌气离开他,到了最后却总要他将将跑来收场,好生没脸面。若然她听他的话,乖乖呆在府邸等他,那么谁的阴谋都不会得逞。

    却也终究是个执拗的角色,只看着玄柯那缠裹的手臂:“你受伤了……是不是那个女人?”

    “无妨。”玄柯站起身,山石不大不小,他魁梧的身型正好将青娘娇小身躯牢牢笼罩在阴影下。

    “没事就好。”青娘低下头,一时有些尴尬。是有多久没再见过这样冷冽霸气的他,就仿佛当初她在漠北惹怒他时,他明明生气却仍死要面子隐忍着不肯发作的模样……好生让人慌张。

    才想着要退后,却猛然一只长臂将她往精悍胸膛里一拉,她还完全没准备好,就被拉进玄柯那道熟悉的沉稳气息当中,听到他砰砰起伏的心跳。

    玄柯低下头,嗓音肃冷得让人心慌:“为什么这样走开?我险些气得要杀了你。”粗糙大掌揉捏着青娘瘦削的肩膀,好似要将她牢牢刻进他灵魂深处,可是她的身体这样软,一点儿也不肯让人好好掌握。这样的感觉,就似当初她才拖了衣裳将他勾引,转而便又在茶铺门前一忽而栽进这人的怀、一忽而撞进那人的座,让他心中懊恼却又不知道该要拿她如何。

    “我只是怕你……会爱上那个女人。她那样年轻漂亮……家世又好。”劫后余生的女人竟然还要对着他笑,脸色苍白苍白的。

    这样轻的年纪,该比他小了十余岁吧。她的美竟超出了他的臆想,她若不说话,便似初次相识的清冷深闺少妇;可是一张口,那副软趴趴勾人心魂的口气,除了她却再没有别人……这样柔弱无骨的女人,到底对那个幽冥一般的男子该有多爱多恨,方才肯为他吃那么多的苦,逃出来生下骨肉独自一个人辛苦生活。

    “……你连走都不愿让我看到你的真面目。”玄柯将青娘越发揽紧,将她发丝凌乱的脑袋全全埋在胸膛里,贪婪呼吸着她的味道。

    感受到男人苍凉的叹息,青娘双手主动环上玄柯窄而精悍的腰:“他们将她化得那么像我,你竟也未曾上当。”

    “唉,你让我真不知该要拿你如何……”

    “你出来寻我……你的皇后……她不生气吗?”

    他们的对话牛头不对马嘴,玄柯蠕了蠕唇,却最后什么也不解释,只将青娘裹进他尚好的右臂:“把过去的都忘记,和我回去。”

    这时候的他是霸道专横的,青娘看到他深邃眼眸里的潋滟,怎么能够忘记,他原本就是个肃冷清傲的大将军呢。

    青娘道:“我知道你在生气。”

    玄柯却不答她,弯下腰将地上的川儿抱起:“……从今日起,在我解除旧党之前,再不会纵容你一人在宫外生活。”

    “嘤嘤,大大……”醒过来的川儿吸着鼻子,软绵绵揽住玄柯的脖子。熟悉而温暖的胸膛啊,这些个月为臭爹爹吃的委屈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出口。小嘴抿啊抿,可惜心肝儿太激动,哆嗦了半天却什么也说不完整,一瞬间又好似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可怜的小哑巴。

    “我说过,我不要我们的孩子生在宫……”青娘安抚着川儿,才要说话,却听到上头玄铭一声惨烈绝望的长呼:“娘——混蛋,你竟然杀了我娘!你杀了我娘——!”

    一瞬间才要说出的话又将将咽下,赶紧催促着玄柯向崖上攀去。

    ……

    却是玄天与玄铭二人抱着紫苏跪坐在不远处,紫苏脸色苍白,胸口不知何时竟被一柄长剑贯穿,急得青娘立刻便要下地奔将过去。

    一柄带血的素白绒扇却将她三人一挡:“放下我的女人。”毫无温度的森冷嗓音,那说话的人苍白的倾城容颜,一身森寒气息,是锻凌钰。

    锻凌钰笑,凉凉地看玄柯一身青衣端端立在山崖边,魁梧挺拔、一身正气……他想不明白,这样一个不懂风情的男人,除了会打战,到底哪个地方强过他?

    这还是他与玄柯的第二次面对面呢,第一次在极乐地府,他执一柄绒扇与那狗皇帝相斗,玄柯忽然从天而至,带兵突围,那时候他们势均力敌,谁也不比谁甘拜下风。

    可是这一次,他失了武功失了女人,玄柯却成了坐拥天下的皇帝;他想将女人带走,然后再派红衣前去刺杀他,可是玄柯不仅没有死,最后还将那该死的女人揽进了自己怀中……呵呵,有些人啊,总有这些好运气。

    “请将我的女人放下,不然……”锻凌钰弹出折扇的锐利刀锋向玄柯逼去,一双潋滟凤眸却紧紧凝住青娘不放,他就是要看着她,看她到底还要如何伤他的心。

    可惜女人却将脸颊埋进了男人的怀,不肯多看他一眼。

    “我听青娘自己决定,她若愿意,我必不阻拦。”玄柯淡淡应着,却越发紧了紧怀中女人。他知道她在发抖,知道她终究心底里爱过。可是即便知道了,他亦要帮她将那不堪的旧情坚定斩断,他要她从此幸福,再不要惶惶度日……她亦要为他的心负责。

    锻凌钰眸间一冷,暗暗捺下汹涌的血腥:“呵呵,好个薄情的大将军。若没有我,你以为你能做上皇帝的位置麽?她原本就是我派去骗你,如今任务既已完成,便是我接她回去的时候……你得了天下又抢去我的女人,难道不怕被天下人笑话嚒!”

    “我原无心为政,倘若在意她骗我,今日便不会来。这一世你比我先出现,上苍给过你无数的机会,你却不珍惜。你既不知珍惜、也不肯悔改,最后输了她的心,又能够怪谁?”玄天拨去那柄扇子,多少年刀光剑影,一眼便看出锻凌钰早已失了内力,却还在任性坚持。

    却也不想为难他:“你走吧。我答应过青娘不杀你,便一定不会要你性命……你且去看看你阿姊,她亦是为了你而受伤。”

    “噗,阿紫、阿紫你……”身后传来玄天艰涩的痛叱。

    锻凌钰执扇之手微微一颤。

    青娘终于狠心开了口:“凌钰,你既曾经逼迫我,便该理解紫苏的不易。许多事,女人若能反抗,早已经反抗了……逝去的倒退不回来,眼前的走了亦没有了,你不要再如此执迷不悟好不好?”

    却原是我逼你麽?锻凌钰扭过头,心头开始剧痛,合欢的嗜血之盅啊……在玄柯抱着女人与孩子飞上悬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可是骨子里头不可一世的冷傲,即便是输了亦不肯在情敌面前示弱……

    他哪里知道青娘原是在为紫苏开脱,心里头恨,嘴上却还在笑,永远是个不肯伏低的自负角色:“她早就该死了,一个忘却血海家仇的下贱女人,哪有什么脸面再活在这个世上?!你却不一样,你为我裁衣、为我熬药,你夜里头不肯睡觉,偷偷用指头抚我脸颊……欢欢,我知定然还是爱过我的,只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让你不满意了对不对?……你是在怪我杀了你的哥哥么?可是,我的家人亦死了,我还有尚不及一岁的双生弟妹,他们全死了!几百条的性命,我却不过只用了你家的两条性命来偿?如何你还不知足?”

    青娘转过头,不愿去看玉面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痛苦神情。爱与不爱,哪里是用数字计算的?他爱她,可他的爱对她而言却是一步一步沉积的恨。她无论怎么给他解释,他却永远只知怪罪于别人,从不知在自己身上寻找原因,反而越发决绝地将她逼入绝境,逼着她的心越发冷却。

    “……你不去,我也不再劝你。可是紫苏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朋友,看在你我二人一场旧缘的份上,你先将我们的冤仇放一放,且容我去看看她。”口中说着,便再不多言,催促着玄柯急急饶过锻凌钰,向紫苏奔去。

    ————

    紫苏被抱在玄天怀里,失血过多的她原本蜜色的肌肤白得仿若一张宣纸:“……你看,我不是我劝过你吗,你若执意要杀他们,你要的,便得不到了。”

    玄天哽咽着,憔悴的容颜上满是颗颗混浊的泪:“可我若是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了我!我,最后还是得不到你……阿紫,手上沾了血,一辈子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难得他一个刚愎自用的男人肯这样当众示弱,紫苏艰难伸开双臂,抱住玄天微弯的脊背。曾经那么贪恋过他结实的身子,现在却瘦了,一点儿情/欲也生不出来,好似他们已是一对暮年将死的夫妻。

    她伏在他耳边,不经意拔下发丝上的小簪:“傻瓜,旧恨难解,新恨不了;恨由谁起,便由谁化,这是天经地义的……只是我原以为,这场仇恨,最后不该由我一个女子来化……”她轻抚着他的背,听到他心脏脆弱的跳动,然后手中忽然狠狠用了力,那精致的小簪瞬间便没入男子薄薄的胸腔。

    “唔……”玄天捂着胸口,秒秒间神情由惊讶、震惊幻化成了恨,立刻却又变成了然:“阿紫,你……你竟然……噗——”

    “沾了毒的,不痛。”紫苏桃花眸子弯起来,一如曾经对着他调皮而任性的玩笑,再度用力将簪子拔出来、再刺入:“我舍不得留你一个人在世上胡闹,怕你最后会不得好死。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此刻将你带走安心……这样很公平不是吗?我一死,你对我的仇、他们对你仇,还有我对你的仇就全了了……呵呵。”

    她悠悠笑起,笑着笑着,眼泪却忽然不受控制地汩汩冒出来—而他终究是对她好过啊,如果没有那些仇恨,她最美好的光景就只剩下那段日子了。

    玄天亦跟着淌下两行浊泪,艰难地喘着气:“……告诉我,你、此生可曾有哪怕一日爱过我……告诉我答案,死在你手里,我、我亦甘心了……”

    “到了现在,你还要问我吗……傻瓜。”紫苏不回答,慢慢地合起玄天的眸子,将他揽进她怀里。

    “娘——”玄铭大哭起来,少年的嗓音瑟瑟发抖着,话已不成句。两个至亲的亲人好容易相聚,他却还不及享受一日合家之喜,便又成了个孤儿,你让他情何以堪?

    “师傅、皇叔,你们快来,救我父亲母亲——”他开始仰天咆哮,苍茫的山谷间尽是他绝望的哭腔。

    急急赶至的玄柯忙用指尖扣住大穴,止住紫苏的伤口:“我原准备今日去寻你母子,你们却先走了。”

    那熟悉却陌生的温热触感让紫苏浑身一颤,口中忍不住涌出一抹鲜红:“该死的,总是这样丑的时候被你看到……你莫要再帮我运气,我没有用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早晚是要死的。只是没想到死的时候,还能见全了你们,也该满足了。”

    玄柯握住紫苏的手,刚毅容颜上毫不遮藏的痛苦:“你这又是何苦?……何苦这些年折磨自己?你可以来找我,我亦不可能不安置你……你却不肯来……如今大局渐稳,你又……你让我如何向铭儿交代?”

    呵呵,只是为了向铭儿交代麽?紫苏凉凉笑,笑自己的贪心,这个的爱要来了,又去贪那个的爱。

    “我大约是上辈子欠下你们了。人世间生死轮回,今生去了来世继续,有些债,却是非要用命抵偿的,今世若不还,下一世便又要一世苦修纠缠……我这一世还清了你们,下一世便可以自在,想爱的爱,想恨的恨,一且都随我,有什么不好呢?”

    她说着,又抓过青娘冰凉掌心抚上将军温热的手背,从怀中掏出来一串小珠与一本小册:“我、原本心里头恨你们,恨一个让我动情,却对我的视而不见;恨一个与我相亲,却抢我所爱、伤我至亲……有时候我想,不如下毒药毒死你们吧,毒死了便痛快了。可是我却下不起来,我恨到了底,却还是爱你们……爱你们还不够,我还爱、你们的骨肉。你看,我原准备了小珠串儿给她的,想骗她小小年纪便被我虏获,跟我学酿忘川酒……可是现在却来不及了,你替我交给她,告诉她,曾经有个干娘,好生嫉妒过她的娘亲……”她又吃吃地笑起来,抚上青娘眉心的痣,真好看啊。

    青娘的眼泪扑梭梭往下淌,握过紫苏的手抚上自己平坦小腹:“不管,我最不喜便是传话,这话你留着自己同她去说……你这个狠心又自私的女人,总嘲笑我丑,如今我变回来了,你却又故意要走……你笑话够了我,自己却走了……你既狠心走了,索性将我们都忘个干净吧,下一世做你的自在人去罢,再不要记起我们这群人、这辈子的苦和纠缠……”

    青娘语无伦次重复着来来回的几句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泪滴嗒溅下,一辈子从来未曾掉过这样多的眼泪,一番也不知到底是对紫苏说还是在对自己说……也是啊,她们都是一样的女人、一样的遭遇,没有人再比她们互相更了解了,就好似她是她的娘家。可是紫苏却将她先行抛弃了,让她形单影只,从此她除了那个爱她的男人,再也没了能够取暖的地方。

    “傻瓜,忘了做什么?这一世和你们的故事才刚开始又结束,我还不甘心呢。我在忘川桥头等你着,孟婆卖她的汤,我卖我的酒,等你们过了桥我再去赴我重生的路……这次我可不要比你先来,先来的总是惨的,谁先来、谁先动了情,谁就注定要输了……”紫苏费力抚了抚玄天凉凉的青丝,抬起视线去看不远处巍然伫立的锻凌钰:

    “先来的不懂爱,伤了爱人的心;等到他懂爱了,那后来的人却已经将她受伤的心补上,什么也轮不到他了……人啊,千万不要去鄙薄别人,谁的故事不是谁的模板呢?老天爷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给每个人配上那么多个不相同的故事。”

    说了这一番话,她的力气已然所剩无几了,脚底的寒凉渐渐往上弥漫,连腰间处都僵麻了。

    最后凝了一眼玄铭,又抬头看了眼玄柯:“好好待我的儿,不要让他太苦。”然后便慢慢闭上了眼睛,那么苍白的容颜,逝去了生命却依旧风韵得让人心疼。

    “娘——”玄铭哭得越发大声,少年的心伤成了碎片。

    “干娘……”川儿小手儿抚上紫苏的脸,想要去唤醒她,可是眼睛却被青娘凉凉的掌心抚上,视线一片儿的黑。

    “……你以为我又愿意吗?可是上天如此无情,先赏了我恨,又让我堕入了爱;待我终于明白我错了,她的爱却已经死了……我若不争取,便什么也剩不下;可我争取了,还是什么也剩不下……你叫我如何能不逼?不恨?”锻凌钰不知何时踱至身后,他的嗓音难得如此平缓,周身弥漫着一股嗜骨寒气。

    嘴上说着,又对着玄柯勾唇凉凉笑了起来:“呵呵,你赢了,我输得彻彻底底。怪苍天,如此偏心,你们走吧。”

    有皇城内赶来的禁卫开始处理紫苏与玄天的遗体。

    ……

    “把他们葬在泽和园吧,那原就是他为她所建。”青娘揩着发梢,崖上寒风吹得她满头青丝乱舞。

    “好。”玄柯微微点头,小心扶住青娘尚且纤细的腰身:“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便带着你与孩子远远离开。”

    “恩。”青娘回他一笑:“你说,到底一个男人是先爱上女人的心,还是先爱上她的身体?……我原想知道,假如没有合欢,你还会爱上我不会。所以我便将脸化了,想要在失忆前离开你,看看这辈子自己是否有幸,可以真正得到一人之心……”

    玄柯勾唇,刚毅容颜上浮起一抹宠溺的无奈:“傻瓜,我们都已不是少男少女的年纪,那样纯纯的悸动不会再有了……我爱你的身体,因着爱上你的人,可是这样的爱,你却不能说它不是真爱。因这世间,所有能够相伴到老的,都离不开那最原始的。”

    他这样说亦不无道理,青娘点了点头。她亦算是经历过一场生死变故,那些心灵相爱的,爱了一辈子却不得可,远远相看挂念着,倒还不如一对夫妻朝夕共处呢。

    “走吧。”青娘道。

    “好。”玄柯将川儿架上肩,一手揽过青娘的腰。

    锻凌钰孤伶伶站在紫苏的脚前,看他们窃窃低语着走远。晌午的日头渐渐明朗,树影下点点黄光斑驳,明明曾经是他的女人他的儿子,如何竟觉得他们三人才是最登对的一家。

    听到不远处的小儿好似叫了声爹爹,他的眼里豁然亮了亮,垂下的掌忍不住握起来……可是却不见一人回头,他的眼神便又瞬间黯淡下去。此刻,假如有谁肯回头对他说,“来吧,你也来”,那么他宁可与那人平分青娘亦愿意,哪怕分给他的仅有十分之一……可是,再也不可能了。

    “……小合欢”有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涩哑哑的,好生没底气。锻凌钰摸了摸脸颊,方才明白原是自己不知何时张了口。

    该死……堂堂男儿汉,如何这般拿不起放不下?

    他怪着自己的心软,可是他的口却不听他,叫了一次后,胆子似乎越发大了。

    “阿欢。”他又叫,声音又大了些许。

    女人的背影在斑驳阳光下渐渐缩小,他仿佛又看到6岁那一年,她扎着小双鬟,挂着满脸泪花可怜巴巴的唤他哥哥。他那么讨厌她,原是要将她送去做那最卑贱的艳女,却一瞬改了主意,谴她去了厨房……

    她长得真快,才不过一眨眼,立刻就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他每日在路边的轿子里偷觑她,她走路总喜欢低着头,也不知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他好奇,故意在她跟前一站,大冬天的她却将他泼下一身的水,害他原本虚弱的身体越发寒凉。他本要罚她进濯衣堂,可是看到她一手的冻疮,匍在他脚前为他小心擦拭,忽然又改了主意,送她进了绣衣房……从此她的笑啊、怒啊、恨啊,全进了他的眼,再也抹不去了。

    可是此刻她却在一步步走远,她这次一走,他便再也没有力气将她追回来了……他的势力他的武功全没有了,他成了最无用的人。可是他才不要半世悲伤,留下她、或留下自己,独在世间终老,都不是他想要的。

    锻凌钰颤着嗓音唤起来:“欢欢。你回过头看看我。”声音很虚弱,却分明毫不掩饰的祈求……他那样不可一世的人啊,竟然在最后的时刻学会了祈求。

    青娘忍不住顿了顿,终于再做不到将他这一句的呼唤刻意抹去。

    察觉掌中小手微微颤动,玄柯握着青娘的指尖紧了紧,又松开。住了步子,低头凝着青娘。

    青娘低下头:“把孩子给他吧……那人太可怜。”

    “好。”玄柯将川儿抱下来,小心塞入青娘的怀,有些不放心地望了眼锻凌钰:“我就在这里等你。”

    “恩。”青娘点头,心里头为着他的大肚生出感激与愧疚。

    抱着川儿一步一步走过去,她原以为自己走了很长的路,却不知其实不过也才百步远。

    两人靠得这样近的距离,她站在他跟前,却已经不是他的妻。

    锻凌钰抚上青娘细碎的长发:“肚子还疼吗?”

    青娘摇摇头,将川儿小心放下地:“木白的药极好。”

    “……我早上还想要杀你们……你恨死我了吧?”

    青娘不答,嘱咐道:“以后,你好好照顾自己,找个爱你的女人。”

    “……你曾经定然也爱过我的,是不是?”锻凌钰却不肯放过她,直直凝着青娘素白的脸颊。他的身体已经撑到了极致,好似她说不,他立刻便要逆风倒下。

    青娘抿了抿唇,没说话。

    锻凌钰却已经明白了……可惜明白得太晚,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眼里生出苍凉来:“呵呵,怪我。太自负。阿姊说得对,来得早的,注定是要受伤的……对不起,我的小合欢,让你吃了这许多年的苦。若有来世,我玉面定然不会再欺负你,我们之间不要有仇、也不要有恨,从一开始到结束都只有爱……你今生不愿给我,来世却不允再负我。我在忘川桥头等你,等你来,来续下一世的缘分,你答应我可好?”

    他口里又溢出一抹鲜红,今日已经留了这样多的血,他再经不住任何的激动。

    青娘回头,看着百步外那道魁梧的身影,不用看也知道玄柯此刻眼里头潋滟的缱绻与忧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忽然冒出来。

    却还没意识到锻凌钰的话不对,突然脚下已腾空飞离开地面。有男人绝凉的嗓音伏在耳畔,发着狠:“可是我不知道如何去往那座桥,我怕我迷了路,来日再寻你不见,所以……”

    “……不如我们一起去好了。”呼呼下落的过程中,青娘看到一双狡黠狠戾的冷冽凤眸。

    玉面夜叉,得不到的,宁可毁灭了也不能留给别人……她怎么能那么天真那么心软,竟然还以为他已经心死了。

    “青娘——”

    “阿欢——”

    她听到崖顶上传来两声熟悉的呼唤,可是身旁的男人忽然伸出一手,严严捂上她的口鼻,不容她呼吸。

    朦胧中,她好似看到悬崖上飞下来那道魁梧的青衣身影,那人拽去她的裙,然后她的裙子撕裂开……接着身子便轻了,堕入了缥缈。

    “唉……”遥远的天边,又传来那个黑衣俊美少年幽冥般的叹气,他说:“罪啊……这可是你欠我的呢,我的小美人。”然后他从黑木躺椅上俯□来,抓过她脏兮兮的手,抚上那道狰狞的印记。

    ……

    “呜哇——娘——”清冷的悬崖上忽然响起小儿一声破啼,那像要撕裂的稚嫩嗓音,倒像是给方才一场情爱争战唱起了哀歌。

    萧木白从荆棘里艰难站起身子,一步一步挪至川儿身旁,抱起他脏兮兮的小身子:“凌钰……你又何苦如此。”

    “嘟嘟,娘亲……没有了……”川儿抹着眼泪,小小的手臂缠上萧木白肩膀,哽咽着将他往悬崖边扑去。

    断情崖边寒风烈烈,有女人的裙裾在崖石上呼呼舞动。清风如玉的昔日江湖第一公子怀中揽着小儿,好似听到竹林里幽幽传出一曲勾魂的极乐笛声。

    她偷偷躲在竹子后,以为自己的身体还如幼年时那般单薄,可惜他却一眼发现了她紧张的心跳。

    他放下笛子,作出一副肃冷模样。他说:“出来吧,做什么偷偷摸摸的听。”

    “你吹得真好听。”她仰慕地抬头看他,手指头儿纠着衣角:“我、我就是来告诉你……我又攒了五两银子,现在一共有七十九两了。再等等,等我们出去的时候,便可以买地生娃娃了……”说完了,才发现自己不慎暴露了那最隐秘的心思,又慌忙捂住口,想要逃出竹林。

    可惜他一弯腰,秒秒间将她捞在了怀里。

    这世间的情爱啊,不是有缘无份,便是爱恨纠缠,少有能两情相悦的。爱了却不能得,得了却不懂把握,把握了却又被掠夺……几时由得人说了算。

    小儿还在哭,小小的身子俯视着空荡荡的谷底,好似不将娘亲找出来便不肯抬头。这样小的年纪,脾气便如此执拗,像极了他的父亲。

    “乖,若是他们不再,从此木白叔叔便是你的爹爹。”萧木白将川儿裹进怀里,拾起地上染了血的白绒折扇。

    一道白衣身影在仓皇的情爱战场上飘渺掠过,那崖上便立时复了一片死寂……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有话要说:咕噜。。。。拖更的孩纸低头羞答答。。。。下一章完结章,再下一章是玉面的番外。剩下两章都是E,坚决没有虐了,*^__^* 嘻嘻……

    &那个。。。快完结的时候厚着脸皮求收藏,以后开新文了可以早知道哦→→

娘子合欢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娘子合欢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娘子合欢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火花[综合]迷恋荷尔蒙这个杀手太倾城擦爱而过媚色春秋悍妇记重生之梦里花(神探夏洛克)竹马职业咨询罪犯妖色撩人:冷面郎君笨娇妻仙道难成龙战九洲夺嫡(八阿哥重生)上校的眷恋(2012同人)重生末世之兄弟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综漫]盛夏锦年相爷,床上请亘古长存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重生之贵公子的面具重生末日之王者归来穿越之不做野人很难网王同人之闯关攻略〖重生异世〗菜鸟生存守则强制婚姻奈何要若此(完结)[HP]之赫敏·格兰杰[综漫]黑白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尘殇所写的娘子合欢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娘子合欢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