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娘子合欢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雕花窗儿小妆台,台上女儿执笔细细书写,春夜凉风透过窗缝吹进来,吹得她散下的及腰长发曼妙轻舞,看在对面男子眼里便成了一副动人的仕女美画。

    玄柯放下书走了过来:“在写什么呢?总也不让我看。”

    青娘忙盖住纸墨:“写给你的夫妻条约,这会儿让你看了,可就不好玩了呀~~”说着,便将玄柯往床边推去:“走啦,走啦,立刻就好了的。”

    又急急在纸上收了尾,宝贝一般往怀里藏起来。

    玄柯心中好笑,却也不逼她,只当她心情难得好转,终于又灵动执拗了起来。自在床边坐下,看着她风情款款地袅去了外间小屋。

    ……

    隔层的鸳鸯酒壶,里头早已烫下一壶温热的忘川老酒。素白手指从袖中掏出一小团黄纸,指头儿勾开包裹,那细腻粉末便轻轻滑落水中。

    ……

    摇啊摇,秒秒间又复了先前的平静。

    这是紫苏从前最爱用的伎俩,她那个女人,日子过得没心没肺,整日的泡在一间二层小阁内,难得来了个心动却不可得的冷漠绝色,心里头想要人家,嘴上又不肯讨好,便屡屡用着这下三烂的招数逼人家就范。

    那时候她总笑话她:“你是多久没沾男人了呐,这般饥/渴?”口气自然是酸溜溜嘲弄的,心里头却好生羡慕紫苏的洒脱。她才不告诉她,每每被合欢/欲/毒折磨得要死要活的时候,私下里不知冒过多少次这样的念头呢……她啊,活来活去,终究不及紫苏洒脱。

    去下外层烟紫小袄,只剩下里头紧绷绷的茶色金边小胸兜,小纤腰、翘臀儿一步一摇地晃回了里屋,捂嘴哧哧的笑:“来啦,请你喝酒。”

    又拉开玄柯握书的手,将自己软趴趴的骨头栽进了他的怀:“不是说今夜我是你的新娘麽?这交杯酒你喝是不喝呐~~”

    此刻的姿态,一如初次在漠北小茶铺里二人遇见的模样。她将眸子眯成了狐狸眼,勾魂一般撩拨着他,小手儿胡乱在他身上游滑着,一忽儿还在脊背,一忽儿却探进了腰下……

    玄柯放下书,满室熏香袅袅,女人小衣薄裙,看得他一时眼醉。只当青娘是怕他明日要同别的女人先喝了这酒,今日特特同他演上如此一出,心里头爱极她这爱吃醋的别扭小心思,自然不肯拂她的意。

    勾着精致薄唇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好啊,你说这酒要如何喝。”

    “划酒令呀~~你输一次,便要从我一个约定。”青娘从怀里掏出那纸,在玄柯眼前轻晃,见他要抢,又作神秘状藏了起来。

    呀,只知烧水裁衣的粗使女人可写不好什么字,才不要被他看去了笑话……她才不记得自己的字迹早被小京偷偷寄与了玄柯呢。

    ……

    终究是花幽谷的女人,见多了杯酒觥筹,不风月也风月了,几下便让玄柯输了第一局。

    青娘揩起精致小瓷,悠悠倒下满杯酒:“你从前在大营里不同人家喝酒的麽?这样差劲~~”

    “呵呵,我若同人家喝多了,如今便听不到娘子的约定,不是更加可惜?”玄柯嘴角漾着笑。故意输给她,只因盼着她那藏藏掖掖了一晚上的别扭小心思。

    青娘端起酒,蠕着身子凑至玄柯唇边:“……怎么,你不问问我今日在湖边遇见了谁麽~~”

    一抹丝薄长裙裹着圆/翘的双/臀,那曲线,足够摆下来一副棋盘,看得玄柯好一瞬眼花缭乱。

    倒没想到过她会主动提及此事,玄柯顿了一顿,便伸手抚上青娘的肩:“你若不说,我亦还是信你。”

    青娘撅起嘴儿,作不高兴的模样:“呐,你早就猜到了吧?……讨厌的男人,心里头藏着事,从来也不肯主动告诉我。这可不是夫妻相处的好方式,以后一定要改。”

    “唔,要改要改。”玄柯好脾气地点着头。

    青娘嗔了他一眼,那话风却又立刻一转:“那你会杀了他麽?”

    玄柯执杯之手一滞,女儿家的心思百转千回,一刻间竟不知她到底想要些什么了。脑袋里又浮出他第一次要下她的情景,情/欲过后的她猫儿一般蜷睡在软榻上,他俯在她耳边,却听到她叫了那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想起来一次,心尖儿便痛上一次。

    却也不是个撒谎的角色,沉了声道:“他若执意纠缠,我会。”

    青娘笑容稍僵,下一秒嘴角却越发漾开了妩媚:“~~你们这些男人啊,整日的就知道你杀他他杀你,好生无趣……好啦,这下轮到你答应我的第一个条件了——我要你不杀他。”

    如意料之中,看到玄柯瞬间错愕沉敛的清隽容颜,又补了缘由:“不是我爱他。只是,你看,我也不肯同他回去,如今对他只当是陌生,他死与不死都于我不相干了……可惜川儿还在他那儿呢。反正是他的骨肉,就留给他照顾吧。来日他若犯你,你看在川儿的份上,替我赶走他,废胳膊废腿儿的我管不了你,只留他一条活命的路便好……可以嚒?”

    这样的女人啊,凡事懒懒散散的,却总在不知什么时候便静悄悄的将事情看了个透。玄柯肃了颜,想到今日暗中布置好的各种防范,便点了头应下:“好。你让我不杀,我便不杀。”

    一杯薄酒喝下,说不出的沁人浓香,才抿下去,连双目都有些恍惚了。

    那第二轮,自然还是他输。这次呀,却是真输了。玄柯晃着微熏的脑袋,磁性嗓音开始有些沙哑:“……请说这第二件事。”

    怎生的忽然这般晕?迷离间看着青娘,只觉那笑靥美如花,明明人就在眼前,却好似荡在半空,近近远远的。

    紫苏那女人的药粉果然不一般呐,早知道那时该从店里头多带些。青娘捂嘴笑嘻嘻:“第二个更简单了——放了太子。我知道,你原不想要这天下,可是你为了我,终是动了他,但那毕竟是紫苏的骨肉。人哪,到了高处就舍不得下来了,我怕来日你因为其他原因又要杀他,到那时候你若爱了别的女人,必然不肯听我。所以,你此刻须得答应我,留下他一条性命,放了他们母子离开,好麽?”

    男人的肌肤开始发烫,知道药效正往他的丹田袭去,青娘挑起细腻手指,往玄柯胸脯轻划。听到他瞬间急剧的心跳,红唇儿便撅起来,在他烧红的耳畔吐呐:“放了他,好麽~~”

    妖一般勾人心魄的馨香之气,玄柯如被定了魂:“好。”

    “呵呵~口说无凭,你来印个章麽。”青娘这才将那张薄纸展出来。

    一纸薄书,写得不规不矩,然有了皇上亲印便成了赦令——这是她能为紫苏做的唯一一件事了。

    心里头满足,第三轮便故意输给了他。

    玄柯已然恍惚了,思维渐渐迟钝,丹田处却愈烧愈热,只觉一股说不出的躁闷,灼得他恨不得立刻将眼前的女人欺在身下,狠狠蹂躏。

    该死……这酒……

    仅存的意识里忽然有危险将将袭上来,那心里头的话便再也藏不住了:“青娘,我怕是、你就要离开我了!……然而我这一世,从未对任何一个女人如你这般用心……我虽生于帝王之家,却是那最卑微的私子身份,世上看我风光,却不知我在暗中所受的凄惶□……我曾以为,此生,除了与她一场短短际遇,再无了旁的人情冷暖……直到遇见你、却方才知道何为世间情爱,就像冥冥中注定了一般,见你一次便沦陷一步……

    可我无论如何倾尽心扉,却总也走不进你的内心……有时我以为你也爱我,可是转了个身,却又发现你还离我甚远……这局酒你输了,我不要你别的。你只须应我一事,明日乖乖呆在家中,等我应了过场便立刻回来陪你……待我托了江山,我立刻带着你离开……只要你莫离开我的视眼,我玄柯,心甘情愿被你折磨……”

    他说着最真的话,舌头却越发迟钝起来,几句的话,竟是说得吃力万分。

    “好啊……那你先倒下睡一觉麽。”青娘凉凉的笑,指甲儿掐进手心,痛在肤表,心却忽然的空了……

    听到他说“只要你莫离开我的视线,我玄柯,心甘情愿被你折磨”——那爱啊恨啊,是啊非啊,一瞬间全乱了套,忽然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

    然而路已走到此,该做的还要继续往下做。谁让她终究是个懦夫,没有勇气一天天眼睁睁去看他的身边越来越多出的女人。

    她没有资格去阻止,却有资格去躲避。

    这世界如此小,小到能将所有恩恩怨怨的主角儿天南地北的汇集在一处,倘若他果然无她不行,那么无论她去往哪里,他早晚都要来将她寻到。

    不是说半年麽?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来,她从;他不来,她反正也已失去记忆,连爱都忘了的,自然也不用担心会痛到自己。

    白苍苍的手指抚向后背,轻挑下紧绷的胸兜,那弹动的圆白与两点梅红瞬间便绽放于橙黄光影之下。身旁的男子已被药酒彻底迷醉,连一向肃冷的脸颊都泛开诡秘的潮/红。知时候已到,红唇儿便吻上他刀痕斑斑的结实胸膛,一点一点向下蜿蜒;素白手指握住那刚//硬的青/龙,送入泉/水泛//滥的梅花深池。

    ……啊……

    硬//物与柔/软相贴,不余一丝缝隙……痛啊,痛极了便是欢乐。

    蛇般无骨的腰肢袅袅婉转,红罗画屏上印出两具紧//密纠/缠的年轻姿/体,有痛苦喘/息/起/伏/弥/漫……一场欢/爱到此便算是一个了结,她带不走其他,却想给自己留下一丝追忆的痕迹……

    她好孤单哪,连命都不要生下来的宝贝却被那个绝冷旧人抢走了,她只能从这儿再要一个新的来……这世间,哪有女人不渴望温暖呢?即便是紫苏,心里头爱着两个男人,还不是一样为了逃避寂寞,与那陌生的剑客旅者们行一场又一场无头也无尾的欢/爱?

    而她,想要的不过只是一个与自己相依为命的骨肉至亲而已。

    ……

    爱与痛极尽了纠/缠,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极乐巅峰之后那仓皇的心方才复了平静。

    梁上飞下来一道灰衣独臂男子,青娘懒懒坐于梳妆台前,头也不回:“要走了麽?“

    “恩。”萧木白凝眉点头,语气沉沉的。

    “做什么这样看我?吃醋了麽~~”青娘白了他一眼,知道他方才定然撞见了不少。可惜她不介意,看就看了麽,反正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从前是看她与那人,如今是看她与玄柯,看了才好呢,偏偏要他看了难受才解气呀。

    小心扣好胸前半敞的衣襟:“这世间哪,所有的人都可以嘲我笑我,独独你不行……因为你,比我还要可悲上千百倍,呵呵~~”

    如何不明白青娘那话中的涵义,萧木白一向空洞无华的眸子里浮起一抹痛惜:“你如今的身体,不可以如此放任行事……你终究还是不够死心。”

    青娘转过身子看他,凉凉的笑起来:“死心?呵呵,这词好生可笑……红尘间的**啊,只要尚有口气在,便不会了断……你看看你,两袖清风的江湖第一公子是麽?你若是明白何谓‘死心’,今夜便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她的气色有些倦惫,又将手望前一伸:“拿来吧,我的化颜散~~”

    自小看着青娘从幼童熟至少妇,萧木白最是了解她为人的,虽不言不语,心气儿却尤为倔强。知她是个不听劝的性子,便也不再言语,将一包药粉递过去:“我不宜与你同行,且先行一步在城外梧桐树下等你。”

    “好呀。”青娘取了盆子,兑了水。

    银白色药粉徐徐洒落,白棉布儿望脸颊上一点点擦拭,那外头淡淡雀斑的假面便渐渐化开来,露出里头晶莹剔透的白嫩肌肤……吹弹可破呀。

    尖尖的瓜子脸蛋,远山眉春水目,俏而玲珑的鼻子,眉心间还染着一点暗红的痣。一如那个死去的女人,不笑的时候,安静得仿若温良的贤淑女子;一笑起来,那眉目间的妩媚风情,却好似全天下的花都要为之灼灼绽放了……

    青娘抚着镜子里的女子笑起来……隔了二年,连这看了多少年的脸面都变得如此陌生了,更何况是那个强行虏了自己的薄凉旧人呢?

    袅袅行至床边,榻上的冷峻天子还在沉沉酣睡,清隽眉峰紧锁着,好似在做着什么纠结的噩梦。三十而立的年纪了,还像个孩子一般纯良……

    呵呵,我亲爱的将军啊,情愿你还是漠北那个别扭的大将军,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我如今还不及二十呢;也来不及让你看到,我比那些女人还要好看的容貌,可惜我却要走了……她们都说,男人哪,找那年纪大些的总比小后生来得心疼人,我差了你一轮,你会舍得让我空等你半世麽?

    窗外夜空泛起了一丝白,天亮后世界又该要有不同了,爱的人要牵上其他女人的手,恨的人大约也要满世界杀人一般的寻找她。

    ……该走了啊。

    青娘揩起早已准备好的小包袱,轻轻拉开了房门。一抹无骨蛇腰款款摇摆着,很快便隐没于灰蒙的暗夜中。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有话要说:补全啦亲爱的们[email protected]^_^@~,早点休息哦,群么么o≧v≦o~~

娘子合欢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娘子合欢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娘子合欢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火花[综合]迷恋荷尔蒙这个杀手太倾城擦爱而过媚色春秋悍妇记重生之梦里花(神探夏洛克)竹马职业咨询罪犯妖色撩人:冷面郎君笨娇妻仙道难成龙战九洲夺嫡(八阿哥重生)上校的眷恋(2012同人)重生末世之兄弟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综漫]盛夏锦年相爷,床上请亘古长存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重生之贵公子的面具重生末日之王者归来穿越之不做野人很难网王同人之闯关攻略〖重生异世〗菜鸟生存守则强制婚姻奈何要若此(完结)[HP]之赫敏·格兰杰[综漫]黑白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尘殇所写的娘子合欢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娘子合欢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