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娘子合欢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一路行到将军府门口,玄柯将青娘小心抱下马车。夕阳淡下,天气渐凉,他却不过只着一件白色中衣,下头是黑色的青缎长裤,简洁干练的色彩,越发衬得那一副魁梧之躯英气逼人。

    青娘裹着玄柯宽大的袍子,整个儿把脸埋在他精悍的胸膛里不肯看人。她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发髻一定是散乱的,脸颊也必然是潮红的,袍子下寸缕未着的肌肤不用说也定是紫红一片……这个霸道的男人,他如今是越发的熟能生巧了,总能有各种想不到的新奇将她伺弄得欲生欲死。

    想到方才巅峰的一幕,攀着玄柯肩膀的手一瞬没有了力气,白皙手指都将他顺滑的白衣揪得一片儿褶皱。

    “娘子在想什么?”玄柯俯在青娘耳边轻问,丝毫不介意在众人面前对她好。爱极了青娘这副小女儿的娇羞,因这娇羞,只为他一人。

    不知从何时起,私下缠绵的时候,他总爱唤着她娘子,好似他们是芸芸众生中再平凡不过的一对。

    “讨厌。”青娘嗔了玄柯一眼,虽看不清,猜也能猜到他此刻满带宠溺与戏谑的笑意。都说夫妻没有隔夜的仇,因着紫苏带来的悲凉,经了一场身与心的抵/死/交/融,此刻二人又复了先前的好。

    玄柯便笑,抓住青娘打在胸前的小拳放至唇边轻吻:“呵呵,傻瓜。多少回了,总这样害羞。”又对着一众仆人道:“修缘先生如今何在?”

    那动作,于二人看来再是平常不过,可惜看在旁人眼里却已是万般恩爱。

    难得皇上如此生性冷傲,对着娘娘却这般小心翼翼,一众的丫头纷纷低下头红着小脸笑,这个拧拧那个,那个拽拽这个,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说话。

    人群后便有沧瑟的嗓音应道:“鄙人在此,久等皇上不来,正要准备告辞。”

    却是一名五十余岁的江湖野鹤,皮肤黝黑,发须半白,清瘦的身型,着一袭半旧不旧的灰色长褂,一身风尘仆仆。只一双不大的眼睛倒难得炯亮有神,视线略过亲密依偎的二人,见女人满面红晕,分明是□过后,那眉眼便是一暗,笑着拱了拱手就要离开。

    这声音好生熟悉呀……青娘抚在玄柯肩上的手一松,心里头没来由有些慌乱。可惜却又如何也想不起来来者是谁,她如今的记忆越发困难了。

    “先生慢走。难得青娘今日出去赏玩,又偶遇旧人耽误了时辰,还望先生海涵,快快请进。”玄柯忙将青娘放至轮椅上,对着修缘谦恭让了礼。

    他执意在人前叫她青娘,从来不叫她爱妃,倒让青娘心里舒服了些。

    修缘却也没有真要走的意思,嘴边挂着淡淡嘲弄的笑,戏谑道:“美人难违,看来皇上亦是个难得的性情中人,呵呵哈~”

    言毕,自个儿转身去了前厅,瘦长的背影微有些佝偻,右臂长袖空荡,随风轻舞,却原是个断臂游侠。

    自古江湖上性格乖僻、不讲礼数者居多,况玉面夜叉封杀了各路奇人异士,放榜多少天难得第一次有能人揭榜,玄柯也不恼他无礼,自随在后头走了进去。

    前厅里早伺候了茶水,待二人坐定,玄柯淡淡打量起修缘,见他长而不大的眸子,里头含着淡定悠远的光芒,一身不羁,洒脱随性,眼里头便含了欣赏。

    好看的薄唇勾起一抹笑意:“久闻修缘先生医术奇诞,为人大义。朕为青娘四处寻访高人,唯今只先生一人前来,实属难得。”

    修缘摇着半旧竹骨扇,他是个半老之人,随身的一切亦是半旧的。玩味戏谑道:“皇上、娘娘与花幽谷的恩怨如今江湖上谁人不知?不过江湖与朝廷的过节在下一向不管,两袖清风,身无旁骛,哪儿有趣我便去哪儿。平生克毒无数,却是头一遭遇得娘娘这样的体质,还不知治得治不得,皇上先不及夸奖。”

    他说的洒脱散漫,那话中之意,却是治得来治不来都无所谓,于他不过就是场游戏。

    玄柯凝了眉,他幼年虽学过医术,然都是些正派学识,那些旁门左道的奇门怪毒知之甚少,每夜帮青娘针灸,也只是控制了眼盲,旁的毒却是毫无他法。便是宫里的御医也说过,青娘身中多毒,不是那么轻易便能治得了的。

    虽已在暗中打探周全,终归仍有些不放心,便又笑问道:“青娘身中花毒在前,如今双目失明,又加之不归沁入五脏心髓,毒与毒相生相缠,先生打算从哪个毒先治起?”

    修缘不语,也不管天家避讳,自伸出手搭上一旁青娘的脉搏,闭了眸子……

    冰凉的触感,让昏昏欲睡的青娘一瞬颤栗,想要松开,那指尖却握得更紧了……心里头莫名很是慌乱,空余的一手忙拽紧玄柯长袖,怎也不肯松手。

    原来除却‘无明’、‘不归’,竟还有‘噬心’……离失忆发作顶多不越十日。修缘睁开眼睛,因着意外的发现,嘴角便浮上一抹微不可察的狡黠,笑道:“这不归,原是情绝致死的毒,是无药可救的。好在娘娘如此坚强与之对抗,中的瘾倒也不深,在下尚有方法可行。怕只怕她身子本就亏虚,受不得……”

    玄柯抚着青娘白苍苍的手背,面上尽是怜惜:“受不得如何?请先生直言,但能解青娘之毒,无论如何代价,朕定然全力以赴。”

    那副发自内心的焦虑与缱绻,看得修缘眸间又冷,顿了顿又复了神色:“主双目为合谷穴与丰/隆穴,娘娘不过双穴被毒所封,按说皇上近日所行针灸早该让她痊愈,可惜不归之毒已渗入六腑七窍,毒毒相缠,故而不归不解,双目难复。”

    “这不归原为断尘草所制,相传断尘草乃千年南国亡帝姬殇所化,最是情绝义断,中毒者或一世绝尘断念,孤老而逝;或一世贪欢,极乐致死……娘娘身中花毒,注定是后者。虽频频承受皇上雨露,看则好转,实则毒却已入了骨髓,多则半年可活,少则三月归西。”

    他后面的话越说越冷淡,就仿佛学童背诵一般,一丝儿情感也不带,听得小京好不高兴。小京叉着腰骂:“放肆,哪里来的破烂骗子!我们娘娘好得不行,将来还要长命百岁!”

    “呵呵~~小姑娘若是不信,半年内一切自然可见分晓。修缘从来只做开心事,如今既惹来不悦,这厢便告辞了。”修缘淡笑,拂着宽长下摆悠然起身,卷着一身风尘便要告辞。

    “叮——”门外侍卫左右交叉一拦,阻了去路。

    修缘便顿了步子,笑看着玄柯不语,眼里波光流动,分明在问:这便是皇上的待客之道麽?

    “退下去,不得无礼!”玄柯眉头紧锁,叱退了众人,忙将修缘拦下:“先生勿怪,朕多年漠北领兵,家奴失了管教,好生胆大得紧,万望海涵。请先生但说无妨,愿尽闻其详。”

    “呵呵哈~~果然是个且柔且刚的皇帝。”修缘大笑,倒是没了要走的意思:“要治亦可以。‘不归’断尘,修缘却是来续尘,化去‘不归’需得用九九八十一味药浸/浴三七疗程,待娘娘脱胎换骨,毒便算是清了……不过,却要委屈皇上辛苦一些日子。”

    这游士言语间的挑衅玄柯如何看不分明?只是眼下,能有法子终归是好的……反正这府邸四周早已做了无数的埋伏。

    玄柯握紧青娘冰凉的手心:“但能化了青娘的毒,朕辛苦又有何妨?只是……先生说的‘脱胎换骨’又指如何?”

    “前程往事忘尽。”修缘淡淡应着。心里头开始冷笑,倒要感谢狗太尉坏心办了好事,正好给这女人下了‘噬心’。‘不归’乃无解情毒,爱得越深,毒入越深,偏偏‘噬心’盅让人忘情,倘若是全忘记了,又如何心痛得起来?那毒自然便也解了。

    可惜他却不告诉他们这些,他要的,就是让她忘记……连着现在这张脸,呵呵……

娘子合欢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娘子合欢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娘子合欢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火花[综合]迷恋荷尔蒙这个杀手太倾城擦爱而过媚色春秋悍妇记重生之梦里花(神探夏洛克)竹马职业咨询罪犯妖色撩人:冷面郎君笨娇妻仙道难成龙战九洲夺嫡(八阿哥重生)上校的眷恋(2012同人)重生末世之兄弟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综漫]盛夏锦年相爷,床上请亘古长存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重生之贵公子的面具重生末日之王者归来穿越之不做野人很难网王同人之闯关攻略〖重生异世〗菜鸟生存守则强制婚姻奈何要若此(完结)[HP]之赫敏·格兰杰[综漫]黑白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尘殇所写的娘子合欢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娘子合欢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