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娘子合欢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窄小漆黑的过道,一路蜿蜒而下,大约设了不少的机关吧,也不知到底绕了几个圈,绕到后来青娘都已记不清来路了,却眼前豁然一亮,又换做了另一片天。

    这是个熏香袅袅的白玉大厅,正中一个偌大水池,才进去便是一股扑鼻的浓香酒味。满室红罗帷帐,听在耳里的是女人或欢乐或痛苦的笑语哭吟,模糊看在眼里的都是红男绿女一片。也不知哪儿生出的许多花样,一招一势竟是比花幽谷的还要不忍入。

    从前在花幽谷,以为见到的已然是人间极致,此刻到了这,才知什么叫做真正的惊世骇俗。青娘手心不由紧了紧,她方才可是假做了葵水挡去那一劫,如若他不肯动他,却将这些可怖的工具伺候上来,那该要如何是好?

    “呵~不要怕麽~~此地才是你这样女人的极乐天堂呢~~我的小贱人~~”头顶上方男人还在试探,显然并不相信她已全瞎。

    “老爷说笑人家~~”青娘咧嘴笑笑,并不否认自己的紧张。

    才要扶着他的肩膀下地,却忽然一个赤条条的女人将将冲上前来,衣裳凌乱,奴隶一般匍在玄天的脚跟前:“主人……主人……给我口烟,我好、好难受……求求你……”

    也不计较他脚上沾着的雪泥,红唇便往他鞋面上舔去,挂着满脸的鼻涕眼泪,浑身颤利发抖。

    “呵呵~~知道难受了麽?这第一次就算了,下次再要逃,等着你的可就是那些了……”男人齿间磨出阴笑,狭长眉眼往不远处正被惩罚得凄凄哀叫的少女瞥了一眼。

    分明一张清瘦俊美的笑颜,却吓得那女人霎时白了脸,舔着鞋面好似低俗到了地底下:“不敢了不敢了!奴婢再也不敢……生死都守在这极乐厅……求主人开恩,开恩赏一口烟……求、求主人……啊,好难受……”

    前一秒还热得满脸发红呢,这会儿却忽然全身发冷,抱着肩膀蜷成了一团,萋萋叫得青娘心都抽搐起来……原还以为锁在那个小院里,终究还有一丝儿逃出去的机会,如今到了这莫名其妙的地底下,却是连路都识不得了。

    她虽强装得若无其事,却终究手心里的一剖细汗出卖了她。玄天何等角色,早已将她的心思看得分明,一时满意极了,冲着脚跟前的女人勾唇笑起来:“呵呵哈~~好啊~!你过去,让他们满足……你要的烟,我自然会给你。”

    他原也是个俊美的男子,只不过常年纵情于酒-色,而显得消瘦而萎靡。口中说着,便朝对面的铁笼子指了指。

    “哇嗷~~”笼中七八个粗矮侏儒因着主人的眷顾顿时兴奋起来,趴着栏杆“西里哇啦”大叫,震得铁栏杆腾腾巨响。

    极乐厅谁人不知,这可是一群自小被皇上从外头买来用药物圈养的特殊男仆,身子受了控制长不高,那什么却大得足够吓人,多少女人从笼子里出来后,重者魂飞烟殒,轻者路不能行。

    女人脸色越发白了,额头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主、主人绕命!主人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求主人开恩……”

    玄天却不理她,鄙夷往她下颌踢去一脚,自抱着青娘往池子边走去:“呵呵,烟就在这里,去与不去,全由着你选择~~我从不逼迫他人。”

    女人眼神一暗,本能的不愿意去,却忽然全身一阵强烈噬--痛,终究烟瘾发作得难受,还是缓缓爬进了笼中……一群侏儒狼一般凶猛扑上来。

    青娘不忍听,贝齿在唇上咬出了血……

    她虽看不到,只听着那一声声似欢乐又似极其痛苦哭叫,定然也猜到其间的细节。怕到了极致,反倒吃吃低笑起来……也是啊,终究不是一条命么?倘若他敢那样对她,那她便要先将他的舌头-咬-下,让他为她偿命。

    她这样的自私,可不许自己白白为了一个变态去死。

    好似看穿女人的心思,玄天狭长眼眸略过一丝精光,低下头,下颌抵着青娘光滑的额,宠溺道:“乖啊~~我的宝贝儿别怕~~你既成了我的阿紫,我可舍不得让你去伺候他们。等你身子好了,我自有能让你快乐的本事,呵呵哈~!”

    知道眼前这是个极其的变态,青娘却也不与他来硬,冷声笑道:“老爷是个顶顶的好人麽~~这烟的味道好生奇怪,闻久了真心头晕,不如我们去外头玩玩?一群男男女女爱来爱去,见得多了,早都没有味儿了~~”

    好个滑-溜的小妖精。玄天冷咧勾唇,细长手指在青娘腰上不轻不重拧了一把:“呵呵,阿紫总是喜欢同我玩心思,这么快就想逃跑了麽?这样的心思你可不许有……这可是地底下呢,离着地面有几丈的高,倘若才走到一半就被机关射穿,你让朕该要如何心疼~~恩?”

    ……果然真是在地底下呢。青娘一颗心瞬间又往下沉去数分,心里头骂了他一百遍祖宗,眉眼却依旧笑得弯弯的:“跑什么呀,眼睛都快瞎全了呢,哪儿还看得到路~~”

    “呵~果然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这儿可是我送与你的大礼呢~,你若是跑了,我建了又有何意?还不如将这一千一百人杀个干净……”玄天满意了,轻揽着青娘走到了池子边:

    “从前你总爱喝酒,总怪我不让你喝多,可你却走得那样快……你不知,我是有多么后悔,后悔连酒都不舍给你喝够……我便命人去学你的手艺,学不会的就砍头……终于是会了,和你酿的一模一样的味道。我又做了这个酒池,我想……你哪儿有那么轻易就走了呢?我将酒池建好,也许你就该回来了的……结果,你真的就回来了,呵呵呵~~”

    那空了心绝了情的男人兀自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计较青娘到底能不能听得懂,沾了些酒水便往胸前上洒去:“香麽?是不是你酿的味道?倘若不是……我就杀了他们,让这一池的酒重新再来酿过。”

    合欢沾了酒,隔着小袄子在底下迅速张扬开来,青娘咬着唇费力点了点头。不能说话,怕自己一说出来就是那不要命的声音。

    玄天满意极了,狭长眼眸里掠过一丝阴黠:“你们那儿的女人不是最喜欢这些麽?喜欢就叫出来,你这样的逞强真心不可爱……”

    爱极了女人这样难受的表情……对了,他要的不就是看她难受麽?他从前那般爱她,极尽了所能对她好,可是她的心里依旧装着别的男人、依旧是不爱他,甚至因为不爱他,早早生下小儿便狠心地将自己结果……他该是有多恨她啊?

    好似故意要将青娘的意志催损,玄天越发地从池子里汲取了酒水往青娘胸前洒去:“你知道我何时注意起你的麽?从前你总是喜欢扎这样的发,穿一身火红的衣裳站在花丛里笑,笑得那样肆无忌惮,看得人心都软了……可惜,你的笑却从来不是对我……你的眼里总是藏着他……为什么?为什么我在乎的人都爱他?!父皇爱他,你也爱他……所以,我要变强!强到可以把他赶走,然后把你要下来……我终于是做到了,可是你却死了!……死了罢,如今回来了,眼里头装着的仍然还是他……”

    原本还是很宠溺的诉说着,说得久了,脸色忽然地阴森可怖起来。他自己沉浸在自己的角色里,还要逼着她也要进入他为她设定的角色:“你说,他哪里有我好?!可你连梦里边都在叫着他的名字?!……所以,这次,我要把他弄死!……即便他真是我父皇的亲子又如何?我还是要把他弄死!我要让你,彻彻底底死了这份心!”

    身体被合欢吞噬着,本就已难受到不行,男人握在肩上的手偏偏还要越来越重,重得好似都要将骨头捏碎。青娘起先还在笑,到了这会儿却痛得淌下汗来,齿间“咯咯”地响,却挣他不开,只好拼命抠着池子边的白玉栏杆,不让自己一头朝下栽进池子去。

    痛极了只好又笑:“疼啊……皇上你弄得我了~~你既然这样爱那个女人,如何还要这样欺负我?不然改日我这一条命再要没了,你去哪儿再找个阿紫呢……”

    “呵~~说得轻巧!来了这儿,你就是朕的皇后,从此只有别人没命的份,我连死都不可能让你死……”玄天恍惚回过神来,狭长眸子泛着精//红的光,龇牙森森笑道:

    “放心吧,我的宝贝儿~~我会让你看不见别人,让你的眼里只剩下我;接着,我还会让你什么都记不起来,你的心里便又只剩下我……到了最后,你连走路的力气都会没有,只能日日瘫在床上候着我……呵呵哈~~”

    口中话毕,豁然松了手:“来呀,给她上蛇枷。”

    青娘还不及反应,整个身子已然“扑通”一身栽进了水里,酒水溢满全身,合欢瞬时如火如荼,秒秒间都要将她烧干净了。这会儿真心不愿继续做假伏低,狠狠咬着唇在齿间磨出一句:“王八蛋。”

    声音低而狠,那高高站在池子边上的荒唐天子如何看不到。玄天勾唇,笑得玩味而得意:“怎么~~这会儿就忍不下去了麽?他们给朕送来的难道就是这样一个不会做戏的女人?”

    “女人,请放松。”两名俊美侍卫从阶上走了下来。

    说的蛇枷夹子,却原来是两条莞尔盘旋的活蛇,吐着血红的信子,左右环住青娘的手与腿,竟是将她牢牢的固与池边玉栏之上,然后便有女仆端了一盘袅袅熏烟走了过来。

    “王八蛋……唔……”青娘那半句狠话还不及出口,口唇便被一纸薄纱覆住——他们竟是要逼她去吸!

    “这可是世间的美物呢……别以为他们背后做的那些朕不知道……朕再是好色,也不是个傻子。他凌风的熏香有解药,朕的这个可没有。既然他舍得下将你送到朕的眼里,朕自然有一百种办法让你死心踏地离不开、走不了……呵呵哈,好好听我的话,做好你的阿紫,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玄天呵呵畅笑着,边说边褪去一袭紫色长袍,一道清瘦的身体徐徐淌进了水里。

    那水里自有无数美人,见着主人过来,顿时争相纷涌而至,玄天眼里略过一丝鄙夷,对着青娘悠悠勾唇笑:“好好看着~~这样的活计,几日后便由你来做了……”

    “呸”青娘恨得牙痒痒,却万般挣扎不得,那经过受训的蛇,你若越动,它便越发缠得紧,嘴上咬牙着他“王八蛋”,心里头却好生悲凉,这样的地方,那个打战的男人又如何知道要下来救她?可是这世上,除了他,还能有谁呢?或许连他也不会来吧……

    渐渐的,咬紧的牙根松了,意识开始恍惚起来……好似又看到多年前某个冬日阳光暖暖的午后,那个扎着小双鬟的粉衣女童,红着脸对着忽然出现的如风少年笑。少年手中执笛,诡秘笛声将她悠悠催引,她懵了一般随在他白衣翩翩之后恍惚走远……

    是啊,一切的孽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河蟹后补字————————————

    先给亲们大大滴鞠个躬:实在抱歉,因为河蟹删了不少字,只能这样重复下。需要原章的亲们,可以留那啥,谢谢亲们的谅解,尘子爱大家On_nO

    “呸”青娘恨得牙痒痒,却万般挣扎不得,那经过受训的蛇,你若越动,它便越发缠得紧,嘴上咬牙着他“王八蛋”,心里头却好生悲凉,这样的地方,那个打战的男人又如何知道要下来救她?可是这世上,除了他,还能有谁呢?或许连他也不会来吧……

    渐渐的,咬紧的牙根松了,意识开始恍惚起来……好似又看到多年前某个冬日阳光暖暖的午后,那个扎着小双鬟的粉衣女童,红着脸对着忽然出现的如风少年笑。少年手中执笛,诡秘笛声将她悠悠催引,她懵了一般随在他白衣翩翩之后恍惚走远……

    渐渐的,咬紧的牙根松了,意识开始恍惚起来……好似又看到多年前某个冬日阳光暖暖的午后,那个扎着小双鬟的粉衣女童,红着脸对着忽然出现的如风少年笑。少年手中执笛,诡秘笛声将她悠悠催引,她懵了一般随在他白衣翩翩之后恍惚走远……

    是啊,一切的孽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本章已被河蟹,需要的亲可以。。。On_nO哈哈~乃们知道滴

娘子合欢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娘子合欢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娘子合欢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火花[综合]迷恋荷尔蒙这个杀手太倾城擦爱而过媚色春秋悍妇记重生之梦里花(神探夏洛克)竹马职业咨询罪犯妖色撩人:冷面郎君笨娇妻仙道难成龙战九洲夺嫡(八阿哥重生)上校的眷恋(2012同人)重生末世之兄弟NS系列之萌兽也是攻[综漫]盛夏锦年相爷,床上请亘古长存红楼之林家璟玉逆袭记重生之贵公子的面具重生末日之王者归来穿越之不做野人很难网王同人之闯关攻略〖重生异世〗菜鸟生存守则强制婚姻奈何要若此(完结)[HP]之赫敏·格兰杰[综漫]黑白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尘殇所写的娘子合欢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娘子合欢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