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小皇后,好羞羞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

    翌日,上午。舒榒駑襻

    敬坤宫内。

    向景景昨晚因跟凤畋霖彻底闹掰,一整晚都在想着自己今后该如何进退,导致没有睡好。

    已经过了早膳时间,小雨子从门外走进来,见向景景似乎还没起床,于是朝玉兰道:“玉兰,娘娘还没起吗?娆”

    玉兰正坐在窗边做女红,见小雨子神色有点古怪,于是点头道:“娘娘昨儿晚上没歇好,这会子还没醒,怎么啦?”

    小雨子道:“刚刚储秀宫的一个姑姑来报,说有个秀女死了。”

    “什么?死了?”玉兰听得一愣,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的女红也放在了一旁的篮子里潞。

    小雨子点头道:“姑姑还在外面候着呢,不然叫她进来问清楚?如今娘娘是后宫之主,这么大的事情,也只能让她做主处理。”

    玉兰沉吟片刻,道:“你先带那姑姑到侧殿等着,我这就去叫娘娘。”

    说着,便转身往里间房子走去。

    小雨子则出了侧厅,去往大殿方向。

    此时向景景正睡得米迷迷糊糊,她感觉自己很累,名知时间已经不早了,却起不来床,很困。

    玉兰走到床边,看向景景似还在睡梦中,不忍心叫她,但是却又不敢不叫。

    她明白向景景的性格,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知道她一直将人命看得很重。

    眼下后宫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她不能不理会。

    暗吸了一口气,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向景景的肩膀,柔声道:“娘娘,娘娘……”

    向景景迷糊间听到有人叫自己,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玉兰放大的脸,眉头微微一簇,她知道,自己睡觉,玉兰

    从来不会打扰的。

    今天竟然来叫她醒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啦?”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口问道。

    玉兰沉声道:“娘娘,储秀宫有位秀女今早死亡了,刚刚储秀宫的姑姑过来通报,这会子在侧殿候着了。”

    “秀女死亡?”向景景一个激灵,立刻从床上下来,开始穿衣服。

    玉兰忙转身出去打水让她洗漱。

    待她整理完毕,有小太监端着早膳进来。

    向景景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只对玉兰道:“先去侧殿。”

    玉兰有点担忧:“娘娘,您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也不急于这一时。”

    向景景摇头:“时间很宝贵,再说我现在根本就吃不下。”

    说完,便往外走去,玉兰只得快速跟着。

    来到侧殿,便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宫女正站在一旁,小雨子则在旁边陪着。

    看到向景景到来,那老宫女马上弯腰行礼道:“奴婢青霞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福。”

    向景景摆了摆手,走到首位坐下:“免礼。”

    青霞便直起身来,头微微垂着,表情镇定。

    “说吧,怎么回事?”向景景开口问道。

    青霞表情镇定的道:“回娘娘话,今早秀女们用完早膳,在教引姑姑的带领下,去了欢音殿排练舞蹈,但有一个秀女婉仪因突然来了月事,便先回房去换衣服,她的好姐妹雪静陪同一起,谁知,过了不到两个时辰,竟然突然就人就没了……”

    向景景听了她的描述,立刻起身,道:“尸体现在在何处?”

    青霞道:“因为婉仪去世突然,所以尸体尚在她房间的床上,并没有人动过。奴婢赶着过来向娘娘报告来了。”

    向景景便道:“走,去储秀宫。”

    说着,便抬脚率先出了侧殿,往大殿外走去。..............................................................................................................................................................................

    储秀宫内,此时秀女婉仪的房间门口聚集了不少人。

    一间房内是安排了三名秀女入住,眼下婉仪的死让另外两名秀女也不得踏入房间一步,大家都围在门口,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而那个叫做雪静的秀女则在一旁哭泣。

    只听到一个粉衣女子一脸高傲的道:“许婉仪好死不死,竟然死在了宫里,要我看,她定是有什么隐疾,如今

    倒好,凭白的要让我们担惊受怕了。”

    另一蓝衣女子闻言,眉间隐隐有些不悦:“如今婉仪刚死,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好歹大家姐妹一场,在这种时候,就不能体谅一下吗?”

    粉衣女子闻言,立刻挑眉看向蓝衣女子,走到她面前,傲慢的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本小姐说话。”

    这时,一旁有秀女小声的提醒她道:“这位是工部员外郎家的小姐。”

    那粉衣女子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当是哪位高官家的小姐呢,原来你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从六品官

    员,你可知道我父亲是何许人也?”

    蓝衣女子一脸沉静的看着粉衣女子那笑得有些变相的脸,眼神不卑不亢:“不管你父亲是谁,对死者,都请尊

    重些。”

    她话音刚落,那粉衣女子脸色一变,抬起手,就是一耳光狠狠的甩在了蓝衣女子的脸上:“你真的以为我们都是秀女,所以你就能跟本小姐平起平坐吗?告诉你,就你这样的身份,便是给本小姐提鞋,本小姐也嫌脏。”

    蓝衣女子被她那一耳光甩得有些懵了,到底不过十四岁的年纪,虽然处事稳重,但这样无端挨一巴掌,对她的

    打击也不小。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看着眼前盛气凌人的粉衣女子,她咬着嘴唇,道:“你怎可动手打人?”

    粉衣女子扬起嘴角:“动手打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在这储秀宫里,本小姐想打谁就打谁。**********************************************************************************

    翌日,上午。

    敬坤宫内。

    向景景昨晚因跟凤畋霖彻底闹掰,一整晚都在想着自己今后该如何进退,导致没有睡好。

    已经过了早膳时间,小雨子从门外走进来,见向景景似乎还没起床,于是朝玉兰道:“玉兰,娘娘还没起吗?娆”

    玉兰正坐在窗边做女红,见小雨子神色有点古怪,于是点头道:“娘娘昨儿晚上没歇好,这会子还没醒,怎么啦?”

    小雨子道:“刚刚储秀宫的一个姑姑来报,说有个秀女死了。”

    “什么?死了?”玉兰听得一愣,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的女红也放在了一旁的篮子里潞。

    小雨子点头道:“姑姑还在外面候着呢,不然叫她进来问清楚?如今娘娘是后宫之主,这么大的事情,也只能让她做主处理。”

    玉兰沉吟片刻,道:“你先带那姑姑到侧殿等着,我这就去叫娘娘。”

    说着,便转身往里间房子走去。

    小雨子则出了侧厅,去往大殿方向。

    此时向景景正睡得米迷迷糊糊,她感觉自己很累,名知时间已经不早了,却起不来床,很困。

    玉兰走到床边,看向景景似还在睡梦中,不忍心叫她,但是却又不敢不叫。

    她明白向景景的性格,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知道她一直将人命看得很重。

    眼下后宫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她不能不理会。

    暗吸了一口气,她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向景景的肩膀,柔声道:“娘娘,娘娘……”

    向景景迷糊间听到有人叫自己,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玉兰放大的脸,眉头微微一簇,她知道,自己睡觉,玉兰

    从来不会打扰的。

    今天竟然来叫她醒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啦?”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口问道。

    玉兰沉声道:“娘娘,储秀宫有位秀女今早死亡了,刚刚储秀宫的姑姑过来通报,这会子在侧殿候着了。”

    “秀女死亡?”向景景一个激灵,立刻从床上下来,开始穿衣服。

    玉兰忙转身出去打水让她洗漱。

    待她整理完毕,有小太监端着早膳进来。

    向景景哪里还有胃口吃东西,只对玉兰道:“先去侧殿。”

    玉兰有点担忧:“娘娘,您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也不急于这一时。”

    向景景摇头:“时间很宝贵,再说我现在根本就吃不下。”

    说完,便往外走去,玉兰只得快速跟着。

    来到侧殿,便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宫女正站在一旁,小雨子则在旁边陪着。

    看到向景景到来,那老宫女马上弯腰行礼道:“奴婢青霞见过皇后娘娘,娘娘万福。”

    向景景摆了摆手,走到首位坐下:“免礼。”

    青霞便直起身来,头微微垂着,表情镇定。

    “说吧,怎么回事?”向景景开口问道。

    青霞表情镇定的道:“回娘娘话,今早秀女们用完早膳,在教引姑姑的带领下,去了欢音殿排练舞蹈,但有一个秀女婉仪因突然来了月事,便先回房去换衣服,她的好姐妹雪静陪同一起,谁知,过了不到两个时辰,竟然突然就人就没了……”

    向景景听了她的描述,立刻起身,道:“尸体现在在何处?”

    青霞道:“因为婉仪去世突然,所以尸体尚在她房间的床上,并没有人动过。奴婢赶着过来向娘娘报告来了。”

    向景景便道:“走,去储秀宫。”

    说着,便抬脚率先出了侧殿,往大殿外走去。..............................................................................................................................................................................

    储秀宫内,此时秀女婉仪的房间门口聚集了不少人。

    一间房内是安排了三名秀女入住,眼下婉仪的死让另外两名秀女也不得踏入房间一步,大家都围在门口,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而那个叫做雪静的秀女则在一旁哭泣。

    只听到一个粉衣女子一脸高傲的道:“许婉仪好死不死,竟然死在了宫里,要我看,她定是有什么隐疾,如今

    倒好,凭白的要让我们担惊受怕了。”

    另一蓝衣女子闻言,眉间隐隐有些不悦:“如今婉仪刚死,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好歹大家姐妹一场,在这种时候,就不能体谅一下吗?”

    粉衣女子闻言,立刻挑眉看向蓝衣女子,走到她面前,傲慢的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本小姐说话。”

    这时,一旁有秀女小声的提醒她道:“这位是工部员外郎家的小姐。”

    那粉衣女子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当是哪位高官家的小姐呢,原来你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从六品官

    员,你可知道我父亲是何许人也?”

    蓝衣女子一脸沉静的看着粉衣女子那笑得有些变相的脸,眼神不卑不亢:“不管你父亲是谁,对死者,都请尊

    重些。”

    她话音刚落,那粉衣女子脸色一变,抬起手,就是一耳光狠狠的甩在了蓝衣女子的脸上:“你真的以为我们都是秀女,所以你就能跟本小姐平起平坐吗?告诉你,就你这样的身份,便是给本小姐提鞋,本小姐也嫌脏。”

    蓝衣女子被她那一耳光甩得有些懵了,到底不过十四岁的年纪,虽然处事稳重,但这样无端挨一巴掌,对她的

    打击也不小。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看着眼前盛气凌人的粉衣女子,她咬着嘴唇,道:“你怎可动手打人?”

    粉衣女子扬起嘴角:“动手打你怎么了?我告诉你,在这储秀宫里,本小姐想打谁就打谁。“你……”蓝衣女子还想跟她说什么,但是被一旁一个黄衣女子拉住:“少说一句吧,柳小姐可是太后的亲侄女,柳国公家的小姐。你得罪不起的。”

    蓝衣女子闻言,却一脸倔强的道:“即便如此,那她也不能动手打人,你我同是秀女,她怎可凌驾于众人之上?她是大家小姐,难道咱们就不是吗?”

    她话音刚落,粉衣女子的巴掌又招呼了过来:“我让你再说。”

    但是这一次,粉衣女子却没能得逞。

    因为她的手,被刚刚赶到的小雨子一把握住,然后狠狠的将她推到了一边:“你们这是干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还在这里吵架。”

    粉衣女子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一时间,她的脸沉了下来,大眼睛死死的瞪着小雨子,呵斥道:“你这个死太监,你居然敢推我,你信不信我让太后姑妈赐你死罪?”

    小雨子听了这话,这才正眼看了一眼眼前的粉衣女子,然后皮笑肉不笑的道:“我当时谁这么大胆,敢在宫里如此嚣张跋扈,原来是柳小姐。”

    “哼,你既然知道本小姐的身份,就马上跪下磕头认错,兴许本小姐一个高兴,就免了你的死罪。”粉衣女子柳如茵道。

    “是吗?”此时,一直在人群后面的向景景终于出声,她的声音清亮而威严,一时间,人群迅速分开,所有人都转过身去,看向了这个来了不知道有多久,但是一直未曾开口的皇后娘娘。

    “还不快跪下恭迎皇后娘娘?”玉兰一脸严肃的朝在场所有人道。

    一时间,只见众人齐刷刷跪下,高声道:“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

    而柳如茵也在迟钝片刻之后反应过来,跪在了地上。

    向景景抬脚,缓缓走到柳如茵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面带些许讽刺的笑容,道:“刚刚是谁要赐本宫的人死罪来着?”

    柳如茵闻言,浑身一抖。

    即便她再怎么目中无人,但是对眼前这个皇后娘娘还是很忌惮的。

    如今放眼整个天下,有谁不知道皇上为了皇后御驾亲征雪天国的事情?

    足可见皇后娘娘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她现在的身份,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皇后硬碰硬的。

    想清楚这个道理,她小声的道:“回……回皇后娘娘,如茵并不知道这位公公是娘娘您的人,所以……所以

    才……才那样说的……”

    向景景闻言,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若小雨子不是本宫的人,你便可以无端赐人死罪了吗?”

    柳如茵听出向景景话语中的逼迫感,忙摇头道:“如茵不是这个意思,还请娘娘明鉴。”

    向景景却懒得再搭理她,她转过身,径直走到蓝衣女子面前,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道:“你是哪家的小

    姐?”

    蓝衣女子没想到皇后娘娘会亲自来扶自己,一时间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她垂着头,声音微微有些颤抖道:“回……回娘娘话,臣女家父乃工部员外郎卢祖辉。”

    向景景闻言,顿时了然了,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是亲家小姐。”

    向景景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哗然。

    卢君婥入宫以来,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过自己家跟皇后娘家之间的关系,她一直本分低调的做人,今天若不是柳如茵说话实在难听,她也不会挺身而出的。

    向景景见卢君婥的头垂得更低了,于是看向众人道:“你们本都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如今入了宫,本因情同姐妹,即便是没有姐妹的情分,但是如今同住屋檐下,也该是有感情的。如今婉仪突然暴毙,你们作为她昔日的姐妹,本该为她伤心难过,却不曾想,竟有人这般冷血无情,在她尸骨未寒之际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你们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这样无情无义的一群人,本宫怎可安心让你们留在后宫?”

    向景景的话说得非常严厉,她的年纪与这些秀女差不多大,但是气势却早已母仪天下,所有人顿时吓得频频磕头,嘴里直说“知错了”。

    “你们都跪着反省吧。”向景景说着,转过头看向青霞:“走,带本宫去看看婉仪的尸体。”

    说完,又看向卢君婥,“你怕吗?”

    卢君婥摇头:“回娘娘话,君绰昔日与婉仪虽无深交,却也知她为人和气,君绰不怕。”

    向景景点点头:“那你跟着一起进来吧。”

    卢君婥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便跟在向景景后面,一起进了许婉仪的房间。

    房间门是关闭的,门外有人守着,自从发现许婉仪的尸体之后,便不曾允许任何人进去。

    守门的太监将门推开,向景景一行人随机进入房间。

    这间秀女卧室看起来很普通,三个床分别靠着房间的三面墙摆放着,房间不算太大,中央放着一张八仙桌,四条板凳。

    其中两个床被子整齐叠着,床头放着一些衣物。

    而许婉仪的床上,只见她此刻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由于死去的时间不算太长,所以尸体还没有完全僵硬。

    向景景走到床边,先是看了一眼那尸体,随口问道:“死了多久了?”

    青霞忙回道:“从发现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

    向景景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手指触摸到尸体,已经冷了。

    “你们发现的时候,她就这样躺在床上的?”一边查看着尸体的外表情况。

    青霞道:“没有,原本尸体是躺在地上的,我们发现之后,立刻抬到了床上。”

    向景景看着尸体,眉头紧蹙,内心默默思忖着:“死者外表无损伤,窒息情况,怎么突然会突然暴毙呢?难道

    是中毒?但是从脸色看,也不太像是中毒而亡啊,莫非是某种她不知道的神奇毒药?若真是这样,那这个储秀宫,

    很可能会成为凶手的屠宰场,只要一天没把凶手揪出来,其余的秀女也会面临死亡威胁。”

    “死者生前是跟谁在一起?”向景景又问道。青霞道:“是秀女雪静,还有一个伺候她们的宫女荷香。”

    向景景道:“把她们叫进来问话。”

    说完,自己则在八仙桌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青霞忙出去让雪静和荷香进屋来。

    两人进屋之后,先跪下行礼:“臣女雪静,奴婢荷香,见过皇后娘娘。”

    向景景抬手,“你们起来,本宫有话要问你们。”

    两人纷纷起身。

    “婉仪死的时候,你们谁在她的身边?”向景景问道。

    雪静答:“回娘娘话,臣女本是陪着婉仪一同回房换衣服的,但是中途臣女腹痛,便去如厕,回来之后,便看到婉仪躺在了地上,臣女惊吓之下,便喊了人来……”

    荷香道:“回娘娘话,奴婢本陪在婉仪小主身边,婉仪小主换下衣服之后,奴婢便送去浣洗了,待回来才知道,婉仪小主已经……”

    向景景听了两人的回答,沉吟了片刻,道:“那么也就是说,雪静你是第一个接触到婉仪尸体的。而荷香你是婉仪生前接触到的最后一人?”

    两人闻言,相视一眼,点头道:“是……是的……”

    向景景又看向荷香,问道:“婉仪换衣服期间,或者是之前,可是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荷香想了想,摇头道:“这个奴婢倒是没有注意。婉仪小主是个个性温和的主儿,平日里与人和善,大家都比

    较喜欢她。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因为来了月事,人显得有些疲惫。”

    向景景并未能从她们嘴里获得什么重要信息,于是道:“你们先退下吧。”

    向景景又吩咐玉兰和小雨子道:“你们俩,把这房间好好检查一遍,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

    小雨子和玉兰跟在向景景身边的时间长了,自然也学会了些许刑侦手段,他们忙点头应下,然后忙活开来。

    向景景则朝青霞吩咐道:“去让外面那些秀女起来吧。”

    青霞立刻反应过来,道:“是,奴婢这就去。”

    说着,也出了房间。

    这时,向景景才转过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卢君婥,随口问道:“你叫君绰?”

    卢君婥大概是没有想到向景景会突然对自己说话,片刻的紧张之后,她声音镇定的答道:“回娘娘话,臣女是

    叫君绰。”

    “跟我说话不用这么紧张,放松点。”向景景一脸温和的道,然后又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凳子,道:“来,坐下,陪我说说话。”

    卢君婥没想到皇后娘娘对自己这么厚爱,一时间又有点受宠若惊,但她还是听话的坐了下来,礼数周到的谢恩

    道:“谢娘娘赐坐。”

    向景景微微一笑,然后问道:“对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我?”卢君婥表情一愣,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沉了沉自己的呼吸,然后认真的答道:“君绰平日里虽然与婉仪并无深交,但是正如荷香说的那样,婉仪平日里为人是很好的,虽然出生名门,但是毫无半点架子,待人亲近,秀女之中,更是没人说她不好的。便是教引姑姑,也特别喜欢她,还经常开玩笑说,婉仪定是能封妃的……”

    向景景听了这话,表情有些疑惑:“你刚刚说她出生名门,她父亲是谁?”

    卢君婥答道:“婉仪的父亲便是刑部侍郎许晨知许大人。”

    “刑部侍郎?也算不得很高的官啊。”向景景好奇的道。

    卢君婥回道:“娘娘有所不知,说婉仪出生名门,却不仅仅是她父亲的缘故,其实仰仗的,还是她外公,也就是丞相张超远张大人。”

    “婉仪是丞相的外孙女?”这一点倒是让向景景非常诧异,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张超远应该是皇叔党的人。

    想当初,她之所以能当上皇后,便是因为摄政王想立张超远的女儿张媛媛为后,太后则忌惮着张超远不是她的人,所以不愿意,这才“便宜”了她这个背景低微的下官之女。

    这么算起来,张超远的女儿张媛媛应该是与她一般大小,怎么张超远的外孙女竟然也和她差不多大小呢?

    卢君婥看到向景景那越来越奇怪的表情,猜到了她心中的疑惑,于是解释道:“张丞相家有十几房妻妾,婉仪

    的母亲则是张丞相的嫡妻阮氏所生,可惜阮氏生下婉仪母亲之后没多久,便病逝了。张丞相后又另娶了一个年轻的当家主母……”

    向景景听了她的解释,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难怪为何张媛媛有资格被推选为皇后,而且许婉仪也可以入宫选妃。

    原来张媛媛和许婉仪的母亲都是张远超的嫡妻所出,只不过一个是原装的,一个是后配的老婆。

    不过,她没有想到卢君婥这么聪慧过人,一眼便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瞬间对她的好感又加深了几分。

    “听你这么一说,看来你也认为婉仪的死不是简单的意外?”向景景清亮的目光扫了她一眼,淡淡的问道。

    卢君婥迅速垂下头来,她表情微微犹豫了一下,沉声道:“请恕臣女多嘴直言,虽然臣女并不能肯定婉仪的死

    是否另有蹊跷,但是臣女不相信婉仪好好的一个人,会这样突然暴毙。臣女始终觉得,这其中定是另有内情。”

    向景景听了她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很好,你敢把你心中的想法说出来,至少没有为了自保而敷衍本宫。本宫竟从来没听姐姐说过吗,卢家还有你这样一个妙人儿。”

    被向景景这样一赞赏,卢君婥的脸变得一片绯红。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玉兰喊道:“咦……这里怎么会有一块湿润的手帕?”

    向景景闻言,立刻起身走到玉兰身边,拿起手帕一看,果然是湿的,看样子打湿的时间并不长,所以尚未晾干。

    “这是在哪里发现的?”她问道。

    玉兰指了指婉仪床头的那堆衣物道:“这里面。”

    向景景拿着帕子,思考起来:“这样一块湿漉漉的帕子,怎么会与这堆干衣服放在一起呢?而且很显然这帕子应该放在这干衣服里面的时间最长不会超过五个小时,帕子是丝绸的,若是晾起来,在这样春末夏初的日子,是很””容易干的。但是因为是埋在一堆中,帕子上的水分未能充分蒸发,所以如今还是湿的。”

    她拿着帕子仔细的查看起来,隐隐发现上面似乎有一丝青绿色的不明物体。

    “这是什么?”因为只是淡淡的一点点,所以她无法辨认这不明物体到底是什么。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块湿帕子应该是许婉仪生前用了的。

    只是不知道她将帕子打湿做了什么用。

    这会不会成为解开她死亡之谜的关键呢?

    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际,眼神突然瞟到了地面,看到一堆乱糟糟的脚印。

    她顿时觉得有些奇怪。

    按道理,这屋子是每天有人打扫的,地板应该很干净,即便是有人进出,只要鞋底是干的,地面没有水迹,应该都不会有这么明显的脏脚印。

    除非之前这地面上有积水,然后被脚底有尘土的鞋子踩踏之后,便留下了脏乱的脚印。

    一时间,她只觉得线索有些错综复杂,想不清楚。

    或许,得要验尸才能知道她真正的死因。

    知道死因了,方能找到凶手。

    这时,玉兰和小雨子的搜查已经完毕,他们的结果是,除了这方湿手帕,未能找到任何别的有用线索。

    向景景想验尸,但是考虑到自己特殊的身份,于是只能先作罢。

    “先回敬坤宫。”她说着,便抬脚往房门外走去。

    出了房门,她朝侯在门外的青霞吩咐道:“将尸体敛一下,保存好,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不准让任何人踏进这个房间半步。”

    青霞忙应下。

    向景景又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卢君婥,低声道:“你留在这里,帮本宫留意一下。”

    卢君婥立刻会意,她忙点头:“臣女遵命。”

    向景景一行人便在众人的恭送声中,离开了储秀宫。..............................................................................................................................................................................

    向景景一行人离开之后,马上就有几个秀女走到卢君婥身边,“君婥,没想到你竟然跟皇后娘娘是姻亲的关

    系……”

    卢君婥只是淡淡一笑,并不打算说什么,转身,她准备回自己房间去。

    柳如茵这时却走到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一脸骄纵的道:“你别以为你跟皇后娘娘是亲戚,我便会怕了

    你,你不要得意,我姑姑可是太后,皇上是我表哥,不管怎么样,你都斗不过我的。”

    卢君婥一脸平静的看着她,眉眼并无半点生气之色,“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斗,你身份尊贵,还是不要再做

    这些无谓的事情来轻贱了自己吧。”

    “你……你说什么?我轻贱我自己?”柳如茵顿时脸都快气歪了,想打卢君婥,却又不敢了。

    卢君婥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道:“作为秀女,你我的身份地位是一样的,若将来有一日,你得以晋封,位份在

    我之上,我一定会尊你一声姐姐。但在此之前,希望你不要自视过高而目中无人。”

    说完,也不看柳如茵那气得冒烟的眼睛,径自往自己房间方向走去。

    “卢君婥!!!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柳如茵叫嚣着,双脚气的用力的在地上跺着。

    没多久,人群便散了,柳如茵也气呼呼的转身回房去。.............................................................................................................................................................................

    ps:好啦,小皇后又要开始化身成为女法医,开始替死者讨回公道了。。。。。。。。。。。。

    这一章出现了许多新人,后宫里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小皇后要面临的问题也将越来越多。

    今天的两万字,先更九千,十二点之前会再更一万一!!!!!!!!!!!!!!!!

    呼呼,插个题外话:今天四川又发生了地震,伤亡情况惨重,希望大家能一起为雅安祈福,为那些逝去的生灵默哀。

    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脆弱了,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天降横祸。

    所以希望亲们能珍惜现在的每一天,保持愉快的心情,孝敬父母,珍惜身边的朋友,亲人,爱人,以及孩子。。。。

    祝福大家。

    不知道嘤嘤有没有四川的读者,不管怎么样,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平安!!!!!!!!!!!!!!!!!!!!!!!!!!!!!!!!!!

小皇后,好羞羞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小皇后,好羞羞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小皇后,好羞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啸傲五界恋上拽丫头铁流之奉系军阀超强医生九世重生拽丫头:校草校霸都爱我末世执行者魔法先生之暗羽诸天浮屠星辰战神金屋藏娇逆乱青春伤不起萝莉打手团赃官清官血腥牧师绝代剑魔茅山道士之都市逍遥游学园都市的人参赢家至尊鸿蒙天修谜踪之国①雾隐占婆明朝那些事儿1唐朝王子在现代七界炼妖录误嫁吸血王子重生之洪荒杀道神剑仙旅蜀山金须奴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嘤嘤嘤所写的小皇后,好羞羞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小皇后,好羞羞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