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逆乱青春伤不起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上楼进了韩晓雪家,韩晓雪父母跟我说了不少话,还留我在她家吃饭。我也没客气,就留了下来。说实话,天天在医院里带着,那精神压力对我一个第三者来说都有点承受不了了。趁着吃饭前的时间,在韩晓雪房间里玩了会电脑,轻松一下。韩晓雪躺在床上,唱着歌,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韩晓雪一直在唱《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埋怨韩晓雪:你说说一天天的,我都够压抑了,你能不能唱点高兴的歌。韩晓雪没有搭理我,继续大声的唱着: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这你妈,虽然歌好听,但是唱的我心烦。我放下手的鼠标,朝门外看了一眼,她父母都在忙。我突然一下子扑在了韩晓雪是身上,她正好躺在床上唱歌,被我这一闹,吓了一大跳。

    我把韩晓雪压在身底下,做了几个猥琐的动作,对韩晓雪小声的说:让你再唱,让你再唱。韩晓雪也没敢大声的说话,而是闷声的反抗我。这越反抗,弄的我就越起性,加上我俩穿的就少,一下子还真的给我弄出了反应。当时要不是门开着,我就有可能真的把韩晓雪给上了。我就在韩晓雪身上折腾了一阵子,直到听见外面有动静,才赶紧又回到电脑前装作玩电脑,其实啥事也没有,只是我做贼心虚而已。

    韩晓雪当时觉得自己有点吃亏了,就对我说:你倒霉了,你等着的,我告诉你对象去。我笑呵呵的说:你随便告,我才不怕呢。韩晓雪这天杀的玩意,竟然偷偷的拿走我的手机,给苏婉蓉打了过去。这恶作剧玩大了,韩晓雪对着电话就一顿乱叫,我这才发现不对劲,赶紧把电话抢了回来。苏婉蓉知道这几天我在陪晨晨,但是听到韩晓雪的声音,还是有点意外。

    苏婉蓉问我是谁,我说是韩晓雪,在跟你开玩笑。苏婉蓉在电话那头没生我的气,反而骂韩晓雪:真不要脸!你离她远点。我假装笑呵呵的哦了一声,怕韩晓雪听见,我还看了韩晓雪一眼,韩晓雪此时还在对着我坏笑呢,她要是知道苏婉蓉骂她臭不要脸,她估计会抓狂。我说:那行,没事,我挂了。苏婉蓉问我晨晨父亲病情如何,我敷衍的说了一下,告诉苏婉蓉等以后见面再详谈,现在不方便。

    我赶紧挂了电话,怕韩晓雪再得瑟闹出麻烦来。韩晓雪此时得意的对我说:怎么样?知道老娘的厉害了吧,以后小心点,别再得罪我了。看着韩晓雪的模样,我心里的感觉好复杂。韩晓雪为什么那么招男人喜欢,不仅仅是漂亮,还因为她的性格也招人爱。就刚刚的表现,让我对她好感大增。和韩晓雪在一起,没有任何压力,无论是开玩笑,还是说脏话,或者是斗嘴,都是那么的轻松自在。

    韩晓雪就是一个纯粹的青春美少女,虽然什么缺点都有,但是都不过分。你说公主病她有没有?当然有!但是却没有王媛那么严重。混不混?混!却没有晨晨混的那么大。成不成熟?成熟!不过和小太妹比起来就像个孩子一样。心眼多不多?多!和苏婉蓉比起来,还是幼稚的很。倔不倔强?倔的很!可是却不会像转笔婷那样,一条路走到底!骚不骚?韩骚包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不过,比起公交车染发妹,韩晓雪还是很洁身自好的。

    虽然我是那么的喜欢韩晓雪,但是这种感觉只能埋藏在心底。我要时刻提醒自己,不求永恒,只求曾经拥有。在韩晓雪家吃完饭,我俩在她家小区楼下转了转,散散步顺便散散心。韩晓雪明天就要回学校了,等考完试,放暑假再回来。我问她用不用我去车站送她,韩晓雪说不用我送,让我去医院陪晨晨就行了。其实我也要回学校去了,手术已经结束了,我不能成天呆在医院里熬着。

    生老病死时刻都在上演,我无能为力,我还得过自己的生活。这些日子,我已经彻底的厌倦了医院里的点点滴滴,我打算明天再去看看晨晨,就不在医院里待着了,反正过两天晨晨父亲也得出院。人要活得实际一点,那种伟大的人,不替自己着想的人,我是做不到。(也许骂我的读者都能做到,因为他们的嘴就是腚,放屁也不犯法。)离开了韩晓雪家,回到家后,感觉好累,脑子里动不动会冒出哪天自己死了会多可怕啊的想法。

    第二天去到医院,晨晨的父亲已经醒了,而且状态还不错。我都有点不相信现在的情景,看来动手术还是正确的判断。虽然晨晨的父亲现在的状态暂时不错,但是等着他的却是越来越近的死亡。再次发病的时候,那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晨晨的状态也比昨天强了许多,也许是想开了。通常这样的状况,都是让病人在最后的时光里能够活得快乐一些。

    晨晨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因为掉再多的眼泪也起不了作用,说不定还会给她父亲增加心理压力。我告诉晨晨,韩晓雪今天回学校了。晨晨说她知道了,晓雪给她打电话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自己明天就不来医院,晨晨点点头,对我说:你不说,我还想跟你说呢,让你别再来了。我和晨晨也不是外人,大家都没在继续说客套话,互相都懂对方的心意。

    晚上,晨晨又带着我们大家一起在外面饭店吃饭。晨晨说这顿饭是为了谢谢大家,气氛还是那么的压抑。吃到一半,晨晨告诉大家,她要说一件事,这件事大家必须都得听她的,要不就断交。断交这么严重的话,晨晨都说了出来,大家哪敢不听啊。晨晨从包里拿出了几个大信封,我当时一下子就明白了晨晨的意思,大家也都知道晨晨要干嘛了。晨晨是要把我们大家给她的钱,还给我们。这就是烟疤女晨晨,她宁愿别人拖欠她,也不愿自己拖欠别人。

    晨晨第一个还钱的是小太妹,晨晨说:瑶瑶,你是第一个,为什么,你知道。小太妹也没废话,就把钱接了过去。晨晨很会办事,要是第一个还给我,那我肯定不能接,这不让小何和嘴贱男笑话死啊。第二个还给小何,小何说了几句废话,意思就是给了就不能要回去。晨晨一个瞪眼,小何就乖乖的缴枪了。接下来嘴贱男的钱,还有顶红包的钱,晨晨都还给了嘴贱男。

    嘴贱男出其意料的什么话没说,就接了回去。我的那2000元也回到了我的手,晨晨说韩晓雪的钱,她改天亲自去韩晓雪家还给她父母,顺便上门道谢。晨晨又恢复了昔日本色,变回了那个大姐大的烟疤女。我心有一种预感,一种不好的预感。嘴贱男那晚抽了很多的烟,小太妹也没有多说话,大家都和我一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我回到了学校。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学校的天空好蓝,空气也好,小风吹在身上贼爽。在医院的日子里,感觉外面的天空都是灰色的,吃在嘴里的东西都没有滋味。现在总算解放了,不用再看别人经历生死了。要期末考试了,平时上课老师都不点名了,因为谁不来谁吃亏。我们学校的校风就是,你可以一个学期不用来上课,但是最后2个星期的课必须得上,因为上了这两个星期的课,就可以保证自己不挂科。

    野猪继续低调和孙雪过着甜蜜的小日子,俩人天天在自习室里搞来搞去的。我问野猪上没上孙雪,野猪不告诉我。我埋怨野猪不够意思,重色轻友。野猪狡辩的说:这不一样,关系不一样,不能对比的。野猪还给我说个歪理,野猪问我:你够意思?你和你对象可以互相花对方的钱,那咱俩能吗?野猪这么一说,还别说,真的让我无言以对。这你妈,重色轻友变成天经地义了。

    晚上,我跑去查萧他们寝室喝酒,听查萧和兵马俑讲最近学校的动态。最近学校是一点也不安宁,我们系和信息系天天都在打架,动不动就看见学校某个小饭店外面聚集了一堆人,然后就动手打了起来。不光光是打架增多了,听说我们学校C区还来一个精神病。这精神病现在成了我们C区的活宝,因为他天天手里拿着一把砍刀在我们C区操场上玩。

    女生们见到这个精神病都怕的躲老远,但是我们学校男生不怕,还带着他踢球。所以经常就看见这个精神病拿着砍刀和我们一起踢足球。这消息传到了信息系那,信息系就讽刺我们C区找了个精神病当老大。前两天,兵马俑他们教唆精神病去B区门口堵门。于是就出现了经典一幕,精神病拿着砍刀站在B区正门,吓得不少B区学生都不敢走正门,全走后门。最后陈浩南得到消息,带着人出来,把这精神病打了。

    听兵马俑讲完精神病的故事,我还对这个精神病挺感兴趣的。于是第二天下午,我刻意跑到C区操场和他们凑热闹踢足球。我也算是见到了这个火遍整个学校的精神病,只见他头上还包着纱布,然后跟我们风风火火的踢足球。只要是球被踢远了,都是精神病跑去捡球。说实话,好听的说他是活宝,说难听的,大家都在耍他,就是当彪子耍。

    不知道是不是在医院给我整个人带的善良了,还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替这个精神病感到不值和心疼。我有点瞧不起兵马俑和查萧了,我们这一届真是走向了落寞。从酒鬼的退学,到白胖子杨嵩,老虎,四眼逐个离开学校,还有野猪和我的退隐,我们系03届终究还是逃不开随波逐流的命运。兵马俑和查萧这俩人主持大局,不用很久,下学期肯定就会被下一届的火机给拿下。

逆乱青春伤不起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逆乱青春伤不起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逆乱青春伤不起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萝莉打手团赃官清官君颜乱:妖娆女神医若你回头执子之手汪洋制造涅槃真仙至尊剑仙穿越烟花如梦她们说我是剑侠契约保姆回到南宋末年天征记侠道行十字准星的世界金屋藏娇星辰战神诸天浮屠魔法先生之暗羽末世执行者拽丫头:校草校霸都爱我九世重生超强医生铁流之奉系军阀恋上拽丫头啸傲五界小皇后,好羞羞血腥牧师绝代剑魔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只爱金泰妍所写的逆乱青春伤不起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逆乱青春伤不起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