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逆乱青春伤不起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我在水房洗漱完,回了寝室,晚上没有和他们聊天,就一个人默默的睡觉去了。第二天,又是一整天的课,我基本上都找最后的位置坐。脖子稍微好了一点,但是还是不敢转动太大角度。自从安娜给我暗示以后,我基本也放弃她了。上大学以后,我也没了高时追女孩的那股劲头,也可能是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

    下午计算机课,安娜又给我发了信息,我打开一看说的大体意思是不要刻意的躲开我,还是可以做朋友之类的话。这你妈,想让我做你的备胎吗,现在我们系谁不知道阿宽在追她。这段时间,安娜大嘴和彪狗阿宽经常4个人在一起,午在食堂吃饭,都看见过无数次。我想了想,没有回她,今天没心情跟她扯谈。

    晚上在寝室里听着组合音响,他们几个在打扑克,我就躺在床上听歌。野猪打了一会扑克,结果输了,他就把组合音响调到最大声,然后把2个喇叭朝着C区操场上。当时我在寝室里都能感觉到喇叭的震动声,野猪跟着喇叭一起大声乱吼,唱他最喜欢的那首断点。吼了能有10分钟,我们系3楼的人上来了。

    老虎带头,还有几个算是混的比较好的。进了我们寝室就骂野猪,让野猪别唱了,野猪没管他们,继续吼叫。这群人就和野猪闹了起来,看他们这么闹,感觉野猪真的是混出来了,基本上我们系没有不认识野猪的。闹够了,大家也都坐下来聊天。这时3楼的一个小子问野猪:你们寝哪个人被学生会打了啊?

    野猪有点尴尬的说:靠,我都忘了,等会找酒鬼,他还说要学生会的赔钱呢。野猪这是在岔开话题,我真心无奈了,我被学生会打的事情,基本上已经传出去了,大家基本上都知道了这件事。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喊了声:我。他们全都看了过来,就开始问昨天被打过程。人家只是出于好奇,完全是当笑话来听的,这种情况,我也不能不说,就简单讲了讲。

    他们听完也象征意义的说:下次这三个人,再来咱们系,非得干死他们。我假笑了一下,没说话。真是坏事传千里,现在基本上没有人不知道我被学生会打了的事。这群人在我们寝室一直聊到熄灯才走,野猪也跟着一起下去3楼到他们的寝室玩。晚上,大家都在熟睡,有人敲门。

    由于野猪没回来,所以门也没锁,听声音好像是小李喊了一句:门没锁。我当时虽然醒了,但是没睁眼,翻了个身,继续熟睡。这时突然有人拍我,我以为是野猪呢,就非常不耐烦的说:被烦我,我要睡觉。通常野猪会很贱的闹我一下再睡觉,所以我怎么骂他,他一样还是那么贱。

    这次野猪并没有闹我,只是说:喂!你起来一下,跟我下楼。我听完没搭理他,然后过了一会,他又拍我,说了同样的话。我这次一听,不对劲,不是野猪的声音。我立马转身睁眼一看,是个陌生的面孔,也不是太陌生,应该是我们系大一的人。我慢慢坐了起来,问:你谁啊,找我干什么?那人说:他们叫你下楼,你们寝的野猪在我们寝室喝酒呢,找你有事。

    我看了看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问他:你哪个寝的?他说:酒鬼寝室的。我一听是酒鬼寝室的,有点不想去,但是也不能不去啊。就起了床,穿着拖鞋,披了件衣服,下身只穿着内裤就跟着他下楼了。我当时是想,酒鬼可能找我问学生会的事,但是大半夜的有什么可说的,心里真后悔,就不应该让野猪跟着乱。

    下到3楼,我问带路那人:几点了现在?他说:12点多了。我靠,都12点多了,这群人不睡觉,还喝什么酒啊,真心无语。酒鬼的寝室在3楼的尽头,一到门口,我就闻到一股白酒味。要不怎么给他起外号叫酒鬼吗。进了酒鬼寝室之后,看见他们寝室里点着蜡,当时点蜡喝酒,我们学校有很多寝室都这样干过。

    酒鬼寝室里坐着10多个人,野猪也在。酒鬼看见我来了,招呼我坐到他身边。看他醉醺醺的样子,又像老大似的指挥我,真心烦。我混的经验那么丰富,当然知道,现在不能惹他,现在他喝了那么多的酒,一句话说不好,估计就能翻脸。我就坐了过去,野猪坐在我对面,抽着烟看着酒鬼。

    和我们寝室的构造一样,床间是一个8人长的课桌。课桌上面放着蜡烛,酒,还有花生之类的下酒零食。我看了一眼野猪,就把目光锁定在了长桌上。这时酒鬼突然拍了我脸一下说:你看我,我有话跟你讲。说是拍我的脸,我就感觉好像是在扇我一样。在这种情况吓,我心里有四分之一的想法是主动发飙,然后跟酒鬼死拼,起码野猪坐在这,会帮我。

    但是另外四分之三的耸劲,还是主导了我的思想,我就当刚刚那一下是在拍我,而不是在扇我。我把头转过去看着酒鬼,酒鬼瞪着我说:你是不是不认识我?我嗯?了一声,已经感觉到他现在是在找我麻烦了。酒鬼的脸离我的脸非常近,那满嘴酒味,恶心的我想吐。酒鬼又拍了我脸一下,说:你嗯什么?我问你话呢,你认不认识我。我露出苦笑的表情,虽然我现在认耸,但是也不能太耸了啊,这么多人看着我呢。

    我说:你什么意思吧,问我这个干吗?我能不认识你吗?你不是咱们系大一的老大吗?我这句话前面的口气很哼,后面又带着一股耸劲。酒鬼突然摁住我的脑袋,往下使劲一摁。我刚反应过来,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使劲抬头,同时用手抓他胳膊,说:你别动我。我这时也听见野猪说:酒鬼,你干什么呢?

    酒鬼揪着我的头发,往桌边一拽,然后我就感觉头一疼。这小子从课桌上抄起一个白酒瓶朝我脑袋砸了下来。我当时就疯了,想推开他,但是已经晚了,头被连续砸了好几下。瞬间就晕了,不是晕倒,是半晕的那种。然后我就感觉3-4个人在围着打我,但是我还是能听到野猪劝架的叫喊声。

    这样持续打了我半分钟吧,我头上除了酒,就是血,被开瓢了。后来还是野猪和老虎把酒鬼他们拉开了,是拉,而不是打。野猪并没有帮着我打,而是在一旁拉架。老虎和野猪关系不错,而且我俩也算见面能打招呼的那种,因为他经常来我们寝室,还帮我打过阿宽,所以今晚和野猪一起帮我拉架。

    我被打在地上躺着,当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挨了好几脚不说,有白酒还留到眼睛里了。我半睁着眼看着他们,野猪吼着酒鬼,说些乱七八糟的,我也没仔细听。我当时心想,你再吼也没用,我是记住了,今晚你没动手帮我。渐渐的,大家也都消停了,野猪和老虎把我给从地上扶了起来。

    酒鬼这时又走过来,指着我说:这回认识我了吧!以后我去你寝室,再拿斜眼看我,再跟我那个态度说话,我就砍了你,信不信。我没说话,我当时恨的牙根都疼。野猪和老虎想带着我出去,酒鬼一下子拽住野猪,又凑到我跟前说:我告诉你,今晚要不是你寝野猪帮你说情,我就真砍了你,刀就在床上。说着,他走到他床边,从褥单下面抽出一把砍刀,然后拿到我面前看。

    酒鬼这话,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让我别怪野猪,不是野猪卖我,而是野猪帮我求情了,要不我今天会死的更惨。我看着他手里的砍刀,还是和刚刚一样,没说话。野猪在一旁叫着:行了哈,我跟你说,你行了哈!一边说一边推开了酒鬼,扶着我出了酒鬼寝室,老虎也跟在我俩后面出来了。

    出来后,老虎说:得上医院,野猪你带着黄忠下楼,叫老大爷开门,我回我寝室给他拿条裤子和鞋的。我当时拖鞋已经没了,光着脚,下半身都是血,裤衩上都是我头上留下来的血。野猪扶着我下了楼,然后把老大爷叫醒,给我们开了门。老大爷也没多问,看我的可怜相就知道我是被打了。

    老虎拿着裤子和鞋下来给我穿上,然后我们三个就出了寝室楼,来到C区大门口。我当时都那样子了,照样从C区大门翻了过去。野猪把他衣服脱了下来,包在我头上,怕破伤风。我们三个人一路小跑,准备看看能不能拦辆摩托车。最后一直跑到教学楼附近的卫生所,也没看见摩托车。卫生所是24小时有人,还算不错,我进去后,里面的护士帮我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我在包扎的时候,野猪跑出去拦车,因为我得缝针,留了这多的血,必须得缝针,卫生所是可以缝针的,但是我的口子太大了,只能去医院缝针处理。在为什么所里呆了大约20分钟,野猪才在外面拦了辆摩托车回来。有摩托车,就非常不错了,当时通往我们学校的那条路,晚上有时连一辆车都没有经过的。

    我们三个人上了摩托车,就朝能打到出租车的地方开去。大半夜的,坐摩托车,那感觉真心爽死,冻的透心凉。我当时穿的那么少,而且还身带重伤,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精神头。当时摩托车估计能开到120左右,因为整个大马路上没有一辆车。反正下车的时候,那摩托车司机说,他刚刚已经把油门踩到底了,他说他那辆车最多能开到120,所以当时我们就是极限度。

    摩托车120是什么概念,就是在飞一样的感觉。那是这一辈子坐摩托车最爽的一次!

逆乱青春伤不起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逆乱青春伤不起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逆乱青春伤不起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萝莉打手团赃官清官君颜乱:妖娆女神医若你回头执子之手汪洋制造涅槃真仙至尊剑仙穿越烟花如梦她们说我是剑侠契约保姆回到南宋末年天征记侠道行十字准星的世界金屋藏娇星辰战神诸天浮屠魔法先生之暗羽末世执行者拽丫头:校草校霸都爱我九世重生超强医生铁流之奉系军阀恋上拽丫头啸傲五界小皇后,好羞羞血腥牧师绝代剑魔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只爱金泰妍所写的逆乱青春伤不起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逆乱青春伤不起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