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逆乱青春伤不起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我这一扇完那人巴掌,学生会那3个人朝我就扑了过来。我当时只穿了个内裤,上身还光着膀子,脚底下踩着拖鞋。扫荡腿也可以使,不过容易自己也受伤,况且一下子是三个人同时动手,我穿着拖鞋脚步也不灵活。瞬间脸上就挨了几拳,我也挥着拳头,乱打了几拳。我当时太瘦了,加上酒后头晕的厉害,光着膀子挨了几下,就没站稳,被一脚踹倒了,直接坐在了地上。我大喊了几声:小八,小八。小八昨晚喝的太多了,脑子也不灵光,睡的比往常都死很多。我喊了几声,这小子才睁眼发现寝室里打了起来,立马从床上蹦了下来帮我解围。

    此时我坐在地上被3个人围着打,我抬头叫小八的时候,头上挨了好几下。而且还被来了个大刨根,我是第一次尝到大刨根的滋味。一下子给我的脑袋刨了下去,我就感觉脖子好像蹴了,要不是抬头喊小八,这一下伤的也不会那么厉害。小八反应也很快,跳下床,举起寝室的椅子就砸了过来。这三个人第一反应都是先闪开,小八也是超级猛的那种,虽然他战斗力不行,但是就是一个字猛。三个人从我身边闪开以后,小八也停手了。

    说真的,我还想从地上站起来和小八一起跟他们拼命呢,结果小八突然停了,我索性也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小八问他们:你们谁啊?这要是真兄弟,还问个屁啊,直接打就完事了。小八这停手开口一问,刚刚所有的气势一下子就没了。他们指着小八说:我们是学生会的,你个臭彪子,你想死啊?小八说:学生会的怎么了?那三人指着我俩,不削的说:不愿跟你们废话,寝室睡觉,每人20元,然后留张条子就走了。看见他们3个走了,我直接躺在了地上。

    小八问我:怎么打起来了啊?有没有事。我说了句:谢谢了,脖子不敢动了。在地上躺了一会,我才被小八扶上了床。当时脖子只要稍微一动就疼的非常厉害,我就和小八说了学生会的人是怎么和我打起来的。小八跟我说:没事,等我找我哥去,咱学校学生会的,他基本上都认识,今天动手打你的一个都跑不了。我们学校学生会查寝,就像我开始说的那样,都是导员带着一起去,大家分开检查。今天来查我们C1的这三个男的,肯定不是我们系的,一般自己系很少会有欺负自己系的。

    小八坐在我床边,没一会,又突然说:我想吐。然后跑到厕所吐去了,这小子果真是昨晚喝的太多了。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被打了也不是很气。脖子痛,加上头晕,我在床上又睡着了。等快到午的时候,我才醒,抬头看见小八还在他自己的上铺睡觉。我坐了起来,脖子稍微一动就疼,我这时才开始感觉今天被打的太冤了。小八说是要帮我问今天动手打我的都是谁,也不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假的。

    下课后,杨行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醒没醒,要给我捎份饭回来。这小子还算够意思,主动打电话要给我捎饭。我让他帮小八也捎一份饭回来,朋友间的友谊是怎么来的,就是通过这一点点的小事累计来的。我现在在寝室里,和杨行的关系最好,其次就是胖哥和野猪,再是其他人。如果今天换做是杨行或者是野猪还有胖哥,绝对不会像小八那样。杨行和胖哥他们回了寝室,野猪今天和我一样,上午也没去上课。上大学后,不过以前逃过课或者是没逃过课的,都学会了逃课。

    杨行笑着说:今天上午,我和黄桃发了一上午的短信,来给你看看她都说什么了。杨行把手机拿给我看,里面都是他和黄桃的对话。内容基本上就是两个人互相调侃,说酒量,谈感情,当然有些内容有点露骨。最露骨的一句就是杨行问黄桃:你和你对象有没有那个啊?黄桃回他:等把姐我灌醉了,你就知道了。年轻人吗,尤其是在我们那种大学里,看见这样的短信对话,我也见怪不怪了。看完短信,杨行跟我说:下午等会跟我出去,陪着欣欣和蔡氏上山玩。

    我说:不去了,你们找胖哥他们去吧。杨行骂了句:你妈的,怎么一次就够了啊,我同学欣欣再差,你也不至于啊。不是说了吗,等我跟蔡氏熟了,再单独联系,你不信哥们我啊?我说:不是啊,我脖子坏了。杨行问:喝酒把脖子喝坏了?我叹了口气,说:早上被人打了。被人打了?真的假的?杨行不信。我不好意思的说:被学生会来查寝的人打了。杨行还追问:不是都下午来检查吗,今天怎么上午来了,你别忽悠我了。我说:我怎么知道,我睡的挺好的,学生会的就进来了,然后就给我打了,小八也在寝室。

    杨行觉得事情不对劲,因为我说的很低调,杨行也觉得我好像真的出事了,就去把小八摇醒了,问上午的事。小八醒了后,就把我被打的事在寝室说了。这一下,寝室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杨行要电话把野猪叫回来。我说:叫他干嘛啊,打都打了。杨行叫着:那就白打了啊。我说:等小八帮我问问的,我再看看怎么办吧。小八也在上铺拍着胸脯说:下午等我哥下课的,我就去找他。杨行没听小八的,还是给野猪打了电话,把野猪从B区叫了回来。

    这电话打完没到10分钟,野猪就从B区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而且又把他的好哥们陈浩(南)带回来了。野猪一进门,就问我:怎么了,被谁打的,我一天不回寝室,他们就反了啊。野猪说的很严肃,说实话,我有点被感动了。我说:学生会的,我也不认识。野猪叫着说:妈的,我还以为是阿宽他们呢,这B崽子,就是欠收拾,等我过去问问的。说着就出了寝室,直奔阿宽寝室去了,而且在走廊里就大叫着大宽肩,大宽肩。我心想这和阿宽有什么关系啊,野猪明显是去找事啊。

    没过2分钟,野猪就回来了,气哼哼的说:我去问了,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说:你脑子有病啊,我都说了,是学生会打我的,你去问人家干什么,你想让全4楼都知道我被打了啊。野猪笑着说:我就想再干他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他的大宽肩,我就想抽他。野猪表情非常贱,一边说还一边笑。陈浩南也好久没见了,在一旁问我:怎么惹上学生会的啊?我就把今早被打的经过,从头说了一边,他们也都在一旁听了整个过程。

    听完后,陈浩南说:说不定是我们信息系的,咱们两个系是死敌,估计是看你不爽,就拿你开刀。野猪在一旁问:咱学校学生会有混的好的吗?我们系主席,我看着怎么就像个2B似的。陈浩南像很懂似的说:我看你就像个2B,你们系主席是个废物,我们系学生会的都混的不错。前两天还下来收钱,一个寝室收150。野猪骂了一句:我靠,这是明抢啊,你们给了吗?陈浩南说:废话,当然给了,全都给了,我们能不给吗?听陈浩南说完信息系的事,可以再次肯定的是,我们学校就是个小型黑社会。

    和野猪他们讲了一会没有用的废话,最后还是商量等陈浩南回去打听一下,今天来C1巡查的是不是信息系的人。同时等下午小八他哥下课后,小八在去找他哥打听一下。野猪顺便去3楼找酒鬼,问问有没有可能是我们自己系的人打的我。野猪这一回来,突然感觉事态好像严重了,有点自己被重视的感觉。我原本是这么想的,挨打就挨打吧,惹上学生会的人,以后肯定还得闹大。学生会都是大二和大三的人,我也不想跟大二或者是大三的人整来整去的,因为真的弄不过人家。这仇吗,找到机会就报,找不到就算了。机会就是,以后在学校里遇见,我还回去我的必杀技扫荡腿和大刨根。

    不过野猪现在非要帮我讨个说法,我也就随他去了,能立马报仇更好,我是无所谓了。宫宇下午帮我按摩了一下脖子,能稍微强一点,起码敢转头了,大刨根的威力真心厉害,我这次算是尝到了。杨行下午带着小八去和欣欣还有蔡氏约会去了,虽然对欣欣没感觉。但是意识到,今晚可能小八会和欣欣大战三百回合,心里还是稍微的不爽。我脖子都蹴了,下午照样在寝室里和宫宇于洋小李他们打着扑克。寝室就剩我们4个了,不陪着他们玩也不行,其他人该泡妞的去泡妞,该去混的出去混。

    晚饭前,杨行带着小八回寝了,我有点纳闷,竟然没去开房。杨行说:别提了,陪着那两个彪姑娘上山去寺庙。我还以为挺近的,结果走了半个小时还没到。等我们快走到时,你猜我们看见什么了?杨行大叫着说:我们看到,1个和尚,坐着咱们学校车站的摩托车,从我们身边跑了过去。妈的,早知道能坐摩托车,我们就不爬一个小时的山了,累的我连晚上打泡的劲都没了。听着杨行的叙述,加上他学看见和尚坐摩托车的表情,我们寝室的人都乐的不行了,杨行自己都笑的快要岔气了。

    杨行给我们讲,山上的那个寺庙还卖佛珠,他们4个每人买了一串回来。现在是不流行带佛珠,但是在03年那时,我们城市还是非常流行带佛珠的。小八不仅买了佛珠,还求了个香囊,看样子他比较信这方面的东西,反正我是一点也不信。不过杨行给我们开了个好头,以后再在学校里约会,不光光是海边了,又有了新的约会场所,那就是寺庙。至于晚上为什么没去开房,第一是他们爬了一下午的山都累了。第二就是,小八的身高不过关,欣欣没看上小八。想当初,欣欣的标准就是要1米8的身高,小八差的太远了,要不也不能叫他小八了。

    杨行笑着跟我说;你是不知道,今天你没去,欣欣都快疯了。再加上你上次的不告而别,欣欣说以后在学校里见到你,肯定要狠狠的甩你几个大巴掌。我叫着说:你吗的,你没告诉她,我是脖子坏了不能去吗?杨行说:我说了,她不信啊,你要完蛋了。虽然这都是玩笑话,但是对我还是造成一定的心里压力。晚上吃完饭,小八去帮我问学生会的事了。晚上8点多钟,野猪,小八都也回来了,寝室的人都齐了。

    小八问的结果就是等消息,野猪从B区带回来的结果也是等消息。和我预想的一样,等就等吧,估计也就不了了之了。大家坐在寝室里聊天,跟野猪讲昨晚喝酒的事,虽然已经说过了一边,但是讲给野猪听,就觉得非常有意思。野猪一边听,一边很贱的幻想各种情况,把我们逗的很开心。我聊的正起劲,3楼的酒鬼上来了。酒鬼一进门,大家都吓了一跳,包括我在内。这说明什么?说明所有的人都是势利眼!是所有的人!以前他是胖哥朋友的时候,没人搭理他。后来他说他要当老大,我们只是瞧不起的看他,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而现在,人家先把我们系大一混的好的请吃饭,然后又请所有系的老大吃饭以后。他再次来到我们寝室,基本寝室的人立马都不说话了,全都看着他,像是迎接他一样。这种表现就能看的出来,我们都是严重的势利眼。酒鬼进门后,朝胖哥点点头,胖哥立马回了句:来了。酒鬼嗯了一声,转身问野猪:你们寝哪个被打的?野猪下午去找酒鬼了,所以酒鬼才会知道这事。野猪迎了上去,指着我说:是他,怎么你查出来了?野猪也没有以前跟酒鬼说话的高傲态度了,变得普通了不少。

    我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酒鬼说:是我。酒鬼朝我招手,意思是让我走过去,我心里有点不爽。不过人家现在名义上已经是我们系大一的老大了,再说也是帮我,摆谱就摆谱吧。我就走了过去,等我走过去后,酒鬼才开口说:我都问好了,今天来咱们C1检查的,2个信息的一个工商的。你打算怎么弄?虽然酒鬼招手的行为,让我很不爽,但是人家就是办事的人。我看看野猪,这事是他要帮我出头的,我得听野猪是什么意思。野猪要是说听我的,我就再说。

    我一看野猪,野猪就明白了,野猪说:行,你把他们3个寝室告诉我就行,后面的事,我们自己解决。酒鬼看着野猪,嘴一歪不削的说:你怎么要带着你寝的人去人家信息系砸寝啊?口气完全是在讽刺野猪,野猪有点不爽的说:放心吧,信息系我有人。工商系,我们寝小八他哥工商的,也有人。酒鬼骂野猪:别几把扯犊子了,还嫌事不够多吗?然后跟我说:打的挺重吗?这让我怎么回答,我回答重,也还行啊,不重,难道就算了吗?我犹豫了一下说:还行吧,脖子不敢动了。

    酒鬼说:叫他们赔点医药费行不行?我哼了一声,没说话。酒鬼的表情立马变得有点不爽了,野猪顶他或者是BB都可以。但是我只是哼了一声,就能感觉到他明显的不爽。酒鬼看着我说:你哼什么,你哼什么?赔钱不行啊,我就这么告诉你,咱们系没有一个人有这个本事,能让他们陪你医药费,不行你就去试试,找别人看看。胖哥立马在一旁缓和气氛,说:行啊,赔钱也行。当时酒鬼的气势完全已经镇住了我们寝室,野猪也没有帮我顶酒鬼。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酒鬼看我点头了,拍拍胖哥,跟胖哥说:我下去了哈。然后又跟野猪说:没事下去上我寝喝酒,别整天彪呼呼的了。说完就出了我们寝室,野猪这时看着我,露出假笑问我:生气了?你刚刚就别说话,让我跟他说。行了,他就那德行,等以后你做了咱系老大,你再指着他鼻子骂。野猪已经看出我生气了,而且把话也都说了,说的还很在理,我还能说什么。我哼了哼,叹口气说:无所谓了,下次我的事,你们就别管了,我自己搞定。

    野猪也没在意我的埋怨,知道我这时不爽。我拿着脸盆去厕所洗漱去了,看着镜子,就觉得自己大学有点窝囊了。我的人生高峰已经过去了,无论是女人缘,还是混混缘都已经走下坡路了。我的脾气也没有原来冲了,以前就是混的不好,但是我敢打回去。就像今晚酒鬼这么跟我说话,换做高,我都敢一拳闷在他脸上,再来个扫荡腿加大刨根,但是如今的我却畏手畏脚。

逆乱青春伤不起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逆乱青春伤不起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逆乱青春伤不起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萝莉打手团赃官清官君颜乱:妖娆女神医若你回头执子之手汪洋制造涅槃真仙至尊剑仙穿越烟花如梦她们说我是剑侠契约保姆回到南宋末年天征记侠道行十字准星的世界金屋藏娇星辰战神诸天浮屠魔法先生之暗羽末世执行者拽丫头:校草校霸都爱我九世重生超强医生铁流之奉系军阀恋上拽丫头啸傲五界小皇后,好羞羞血腥牧师绝代剑魔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只爱金泰妍所写的逆乱青春伤不起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逆乱青春伤不起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