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清晨的太阳如平ri一般升起来,似乎ri子和从前一样。但不过一夜之间,长安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模样,街角处都是断壁残垣,瓦砾散在昔ri宽阔的街道上,不少木板横在街道zhongyāng,从旁边看去,似乎有几处褐sè的衣角。不少地方还在冒着烟,残留的墙壁上画着触目惊心的红sè。虽然已经是ri上三竿的时候,但街上却看不到一个民众,只有身着黑sè衣甲的南军在街道上巡逻。南军将士都是神情肃穆,连胯下的战马也是恹恹的样子,似乎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悲哀。

    此时的朱虚侯府一片悄然,府门前也没有侍卫,空空荡荡的。往ri的这个时候,应该会有漱玉和枕香的笑声,两姊妹一起出门买菜或是洗衣,经过府门的时候还会被这些侍卫偷偷看上两眼,但如今没有了这副景象。

    此时的枕香正为醒转的吕秀准备清粥。漱玉却看着眼前昏睡的刘章,眼中露出疼惜的颜sè。她不禁想起两ri前的深夜,当一身鲜血的刘章被送回府中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的心不跳了,但是府中却没有什么人可以主持大局。夫人正昏迷着,还没有从小产中醒过来,小石头如今正被刘章关押,没有刘章的命令,谁也不敢放他出来。枕香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府中唯有她一个人没有乱。她咬着牙吩咐下人去请长安最好的大夫,和枕香一起将刘章的衣甲解开。等大夫给刘章用药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想起这两ri来的风波,微微叹了口气,秀气的眉尖儿也蹙了起来,看着面sè苍白的刘章,只是咬着下唇。她看得微微发怔,突然觉得刘章的眉头似乎也皱了一下,不禁惊醒,却怀疑是自己看错了,但随即刘章呻吟了一声,她忍不住大喜,凑上前去,惊喜道:“君侯······君侯,你醒了?!”

    我悠悠醒转过来,还未睁开眼睛,只觉得全身都痛,忍不住呻吟出声。随即听到漱玉的声音,忍不住心中想道:“是······漱玉?为何不是秀娘的声音?······”我缓缓睁开眼睛,见到漱玉清秀的面容上淡淡的关怀之sè,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随即就是颓然放弃。

    漱玉见到我面上的不豫之sè,低声安慰道:“君侯,你身上还有伤,小心些······”我只是皱眉沉默,之前的种种全都一幕幕地浮现在我脑海中,我禁不住喘息一声,问道:“秀娘呢?她怎么样了?”漱玉怔怔地看着我,神sè有些古怪,过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夫人已经醒了。”我低声道:“孩子······”漱玉低下头,道:“孩子······没有了······”我虽然是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听她口中说出,仍旧是一阵心痛。

    漱玉看着我呆呆地躺在床上,忍不住出声问道:“君侯,你就只问夫人的事情,不管其他的?”我转头看着她,冷然问道:“其他的什么?”漱玉心中一惊,但还是大着胆子说道:“朝廷······和天下!”我突然冷笑一声,随即哈哈地笑了起来,到最后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是胸背间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又不禁咳嗽一声。

    漱玉见我这样,心中不禁自责,忙道:“君侯,奴婢不该问这些的······”我笑道:“问了就是问了,哪里有什么该不该的······”我自嘲地一笑,“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心思去管什么朝廷,去管什么天下?!再说,我纵然想管,这天下也由不得我说的算了。我唯一想的便是我在乎的人不受到伤害而已,可是······到底还是伤害到她了······”

    说到这里,我沉沉地叹了口气,挣扎着坐起身子。漱玉问道:“君侯,你要做什么?”我喘息一声,靠在床柱上,看了看四周,惊问道:“这里是······”漱玉看出了我的疑问,蹙眉说道:“君侯,这是你和夫人的卧室,夫人如今在我和枕香的房中。”

    我闻言心中一痛:“秀娘,你真的如此厌憎我,不肯原谅我吗?”我苦笑一声,说道:“带我去见她。”漱玉一愕,迟疑道:“这······”我眉头一皱,说道:“你只需带我去见她,她肯不肯见我,是我的事情。”漱玉眉头蹙得更深,沉吟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枕香将一碗细粥端到吕秀面前,说道:“夫人,喝点儿粥吧,对身子······好。”吕秀苍白的面容微微动了一下,看着细粥里漂着几颗红枣,眼神一霎,泪珠忍不住滚滚而下。枕香见自己不过是一句话,就触动了吕秀的心事,也不禁黯然,开口说道:“夫人,你就别再伤心了······孩子,还会再有的。”吕秀抽泣一声,抬起手,接过了碗,慢慢吃了起来。枕香见她吃了,这才微微放心,但是想到这两ri发生的事情,本来一向开朗爽然的她也忍不住蹙眉不语。

    吕秀堪堪将一碗粥吃完,却听到门口处传来重重的脚步声,慢慢移了过来。枕香微微惊愕,但随即心中一动,面有喜sè。吕秀自然也是听到了,想起刘章,忍不住心中一阵激荡,咳了一声,刚吃进口中的粥也咳了出来。枕香忙取出手绢将她嘴边的粥擦了擦。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终于到了门前,枕香抬眼看去,只见漱玉扶着面sè苍白的刘章站在门口处。刘章只是怔怔地看着榻上的吕秀,丝毫不在意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

    枕香本来以为刘章过来,吕秀会稍有开怀,但转头却见吕秀扭转了身子向内,竟然一眼都没有看刘章,不禁心道:“这······”她也是个心思玲珑的人,便俯身对吕秀说道:“夫人,君侯过来看你了,他现在身上还有伤,都还挂念着夫人呢!夫人,你······”

    她还要再说,吕秀却突然沉声说道:“我累了,不想见他······你让他走!”枕香啊了一声呆在当地,漱玉却觉得吕秀的话刚出口,扶着的我的身子便软了一下,她连忙架住我右臂,我才勉强站在门口处,只是心中蓦然一痛,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漱玉惊叫一声,突然觉得自己手上黏嗒嗒的,不由叫道:“君侯,你伤口裂开了!枕香,快去叫大夫过来!”枕香呃了一声,吕秀转过头,怔怔地看着我,我突然笑了一下,却摇了摇头,低声道:“不用,我没事。”我看着吕秀,轻声唤道:“秀娘······”

    吕秀泪眼朦胧地看着我,只是微微摇头,并不说话。我上前一步,对一旁的漱玉道:“漱玉,你们先出去。”漱玉看着我,慢慢放脱了我手臂,向枕香使了个眼sè。枕香走了两步,吕秀突然开口说道:“你们不用回避。”两人一听,都是看着我,神sè微微尴尬。我只是看着吕秀,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吕秀看着我,怔怔地问道:“刘章,你记不记得,当ri你我洞房花烛之前,我对你说过什么?”我心中一沉,喘息说道:“我忘了。”吕秀却仍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说道:“你忘了,我却没有忘记,‘你若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便三年不理你’,当ri我是这么说的吧?”我看着她,忍痛问道:“秀娘,你我成婚当ri饮合卺酒之时,你说过什么,难道已经忘了?”

    吕秀咳了一声,大声抽泣道:“是!我没有忘记,你对我说的,我对你说的,我全都忘不了!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皇祖姑过世了,吕氏,吕氏全都没有了······皇姑也因为你受到牵连,你怎么可以······”我听着吕秀说的话,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心中怜惜,挪脚上前一步说道:“秀娘,你难道不肯原谅我?”吕秀抽泣道:“我原谅你······咱们的孩子,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才没有的,你······你叫我怎么原谅你?我怎么能原谅你?!”我心中一痛,上前抓住她的手,说道:“秀娘,过去的都过去了,我知道对不住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吕秀缓缓摇头,慢慢将手抽了回去,说道:“我无法原谅你,更加无法原谅自己······刘章,我恨你!”我咳了一声,只是咬着牙,并不说话,但眼泪却怎么也抑制不住,顺着面颊流了下来。吕秀转过头去,说道:“你······把我休了吧!”我身子一震,随即冷然道:“秀娘,我不会答允你的,不论你现在恨我也好,怒我怨我也好,我决不会让你离开我!”吕秀低头,心中说道:“可是······刘章,你让我ri后怎么面对你?”她心中一时千头万绪,柔肠寸结,只能沉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吕秀才开口说道:“你若是不休我也好,只是从今时今ri起,我不会再对你说一句话。”我心中巨震,惨然笑道:“秀娘,你······你果真要变成息夫人,三年不共我说一句话?”吕秀只是转头朝内,不再看我,眼泪却顺着雪白的面颊滚落。

    我喘息一声,一旁漱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低声道:“君侯,别再说了,再说也是徒惹夫人伤感······ri子还长,说不定慢慢夫人就会回心转意了。”我看着吕秀倔强的神sè,叹了口气,颤声道:“也好······秀娘,你好生照顾自己的身子,别想太多,我······去了。”我看着吕秀,希望她会转头,或者是微微动一下也好,但是吕秀仍旧是冷漠如同一尊雕像一般。

    我慢慢转身,漱玉连忙扶着我走出了房门。枕香看着吕秀,见她仍旧是一动不动,上前柔声说道:“夫人,你和君侯说了这许多,也该累了吧?奴婢服侍你休息。”吕秀犹如没有听到般,枕香还要再开口,吕秀却慢慢挪动身子,躺了下来。枕香连忙为她盖好被子,见她自己转身朝内睡了,忍不住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她平ri间虽然xing子粗枝大叶一些,但仍旧听到了吕秀压抑的哭声。走出房门的时候她还在想:“夫人如此狠心对君侯说了这些,只怕是自己更加伤心呢!”

    我走到前厅,转头见庭院中阳光大好,便转身向庭院走去。漱玉道:“君侯,你伤口裂了,还是先让大夫看看吧?”我摇头道:“都是皮外伤,不用如此大惊小怪的。院子里阳光不错,你扶我过去晒晒太阳。”漱玉看了我一眼,抬脚向院子走去,但口中仍是埋怨道:“哪里是什么皮外伤,大夫说,若不是刀子偏了一分,只怕······”她面sè一白,我见她花容失sè的样子,淡然道:“再偏一分又如何,不过就是一死而已······”说话间已经来到院中的梅树下。如今是九月间,枝叶却已经凋零大半。我看着梅树,微微苦笑。

    却听院门吱呀一声打开,兴居面sè有些难看,见我在院中立着,慢慢走了过来,见我只是看着梅树,便开口说道:“二哥,你醒了?”我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兴居见我这般冷淡的样子,心中莫名一阵怒气,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道:“二哥,你知不知道你昏迷的这三ri里,长安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伸手攀着梅枝,说道:“你不告诉我,我如何知道?”兴居哼了一声,说道:“刘恒在变乱次ri就已经登基做了皇帝,一众大臣也没有说什么,陈平、周勃、尤其是叔孙通,对于刘恒登基竟然没有一句话,他平ri不是最重礼法,如此篡逆之举,他却听之任之!”我冷笑一声,说道:“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已,你何必生气?”

    刘兴居看着我,闷声道:“那二哥你的惊天之计呢?难道就这样胎死腹中了?!”我心中一震,禁不住手一抖,将手中梅枝折断,我低头看着手中的梅枝,微微发愣。漱玉见我脸sè大变的样子,知道我想起了吕秀小产的孩子,不由出言说道:“三公子,你别再说了!”兴居自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站在原地,不知说什么好。我淡然道:“兴居,你去······把小石头放出来。”兴居微微一愕,随即应声去了。

    我看着院墙外的遥远的天空,忍不住叹了口气,身后一阵风袭来,吹动了我的衣襟,我突然觉得风中夹杂着一丝寒意,似乎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是深秋,马上寒冬就快来了。想起这一切的因果,一时间不由痴了。

    未央宫宣室。

    已经身为皇帝的刘恒端坐在上首,邓通跪坐在他身后。下首相对而坐着两人,左首是淮南王刘长,右首却是新封的燕王刘泽。刘恒在登基之初就宣布封赏,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琅琊王刘泽因为拥戴之功,受封燕王,地位自然不可同ri而语,是以此时看着对面刘长坐着尊位,不禁有些侧目。刘长却是嘴角微微带着冷笑,心中暗自琢磨道:“刘泽,你未免得意得太早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sè,哼!”他这般想着,却是拱手对上首的刘恒说道:“大兄此次私下召我们前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刘恒听刘长叫他“大兄”,忍不住面sè一变,一旁刘泽斜睨着刘长,说道:“陛下如今已经贵为大汉天子,淮南王的称谓是不是该换了?”刘长看了他一眼,却是拱手对着刘恒说道:“高帝诸子如今只余下我和大兄二人,我们兄弟自然是不分你我。旁人见了也只能眼馋,却是挑拨不了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是不是啊,大兄?”刘恒微微一笑,说道:“七弟所说不错。此次朕能够身登大宝,七弟和燕王出力不少,这天下······自然是我等共有之物。”刘长点头不已,邓通看着刘长得意的神sè,忍不住侧目,微微皱起了眉头。

    刘泽拱手说道:“陛下召臣等来,应当是有大事,请陛下明示。”刘恒微微点头,开口道:“你二人都是朕的股肱之臣,朕也就不再隐瞒。朕如今虽是大汉天子,但是齐王和诸侯的盟军还在荥阳和颖yin侯对峙。颖yin侯素来对刘章此子颇为爱护,朕担心他得知朝廷局势,会不战倒戈,那时我等到手的一切也将化为泡影······”

    刘长微微失sè,手中的酒爵没有拿稳,掉在了地上,他忙俯身去捡酒爵,抬眼见到刘恒清冷的目光看了过来,忍不住心中一跳。刘泽微微冷笑,开口道:“淮南王,你就算害怕,也不至于如此吧?”刘长哼了一声,并不说话。

    刘恒忍住心中恚怒,看着刘泽,问道:“燕王昔ri追随高帝,也算得上是久经战阵,可有什么计策解救战局?”刘泽沉吟一会儿,说道:“臣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不过齐王位诸侯盟主,要对付叛军,还是要从齐王着手。”刘恒微微颔首,说道:“燕王果然一语中的,如此说来······容朕想想······”他心中转过数个主意,随即看着刘长,说道:“七弟,如今要麻烦你走一遭了!”

    刘长心中一跳,说道:“大兄,我······”刘恒笑道:“你先别忙着推脱,此事很好办,就是你向一个人带几句话就是了。”刘长点头道:“带话?这倒是好办······给谁带话?”刘恒看着他,笑了一下,淡然道:“刘章。”

    刘长手一抖,酒爵又差点儿掉下。他笑道:“大兄,这······这个······”刘恒面sè一变,道:“七弟方才还对大兄说不分彼此,怎么如今却这样?难道七弟只能与大兄同富贵,却不能共患难吗?刘章如今不过是垂死之人,你难道还怕一个后辈不成?”刘长经他言语一激,忍不住道:“我会怕他?!可是······刘章的孩子毕竟是毁在我的手中,我这番去,他不杀了我才怪!”

    刘恒笑了一下,道:“刘章不会如此,杀了你也是于事无补,他是聪明人,不会如此。”刘长见他自信满满的样子,迟疑良久,才点了点头。刘恒这才嗯了一声,说道:“七弟,你去刘章府上,可以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刘章,然后让他写信劝退齐王。”刘长微微皱眉,道:“就是这样?他······肯听我的?”刘恒微笑道:“你只需这样说就是了,至于他听不听,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刘长哦了一声,站起身子,说道:“大兄,我是不是现在就去?”刘恒见他突然如此热心,微微皱眉,说道:“你若是想去,现在自然可以去。”刘长笑了一下,却是躬身行礼说道:“大兄,我为你办成此事,你是不是要答允七弟一件事情?”刘泽听他这么说,不禁怒道:“淮南王,你这是什么意思?陛下岂能受你胁迫!”

    刘恒却摆手示意刘泽不必再说,口中道:“七弟要什么封赏,尽管说来。”刘长盯着眼前的刘恒,眼中忽然有了一丝决绝,冷然说道:“大兄,你如今是天子之尊,自然能决定一些人的生死······辟阳侯审食其昔ri是吕后爪牙,作恶多端,我母亲便是因为他不向吕后进言而冤死狱中,我恨不得寝其皮而食其骨。此次我去见刘章后,希望大兄能答应我,让我手刃审食其!”

    刘恒微微皱眉,说道:“朕不能答应。”刘长一愕,怒道:“为何?”刘恒冷然道:“我不过登基数ri,就枉杀大臣,你想让天下人怎么说朕?”刘长闻言,怒视着刘恒,刘恒无奈,只得说道:“好!朕答应你,ri后朕会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你手刃仇人。”刘长皱眉道:“当真?”刘恒点头道:“你放心,审食其早晚会死在你的手中,不必争是不是在今ri。”刘长看着刘恒,说道:“好,我信大兄说话,也请大兄记得今ri和我说过的。我这就去找刘章!”说着大踏步转身而去。

    刘恒看着殿前,沉默不语。刘泽微觑刘恒的神sè,轻声道:“淮南王不重礼节,还望陛下包涵。”刘恒笑了一下,道:“朕的这个弟弟自小便是如此,朕不会在意的。”刘泽闻言在心中冷笑一声,却是问道:“陛下若是想找人羞辱刘章,大可以换其他人去,淮南王胆小怕事,方才陛下也是亲眼所见,臣只怕他去见刘章,嘿嘿······”

    刘恒看着窃笑的刘泽,微笑说道:“朕若只是想找人羞辱刘章,燕王倒是不错的人选。可惜有些事情燕王不知道,淮南王倒是知道一些,朕所以执意让淮南王去。”刘泽哦了一声,心道:“原来这是你们之间的yin私······”他这般想着,微微皱眉,问道:“陛下难道以为仅凭一席话可以将刘章劝退?”

    刘恒笑了一下,说道:“若是能劝退,自然是好······只是今ri得知刘章醒来,他定然是有许多事情不解,朕这里刚好有一些过往之事须得让他知晓,此事不关齐王。齐王之事,朕另有安排。”刘泽心中一震,失声问道:“那方才······”刘恒微微笑了一下,却没有再说什么。

    刘泽看着刘恒的笑容,心中一凉,一时间只觉得毛骨悚然,屁股下面也是如坐针毡一般。刘恒同他说了一些朝政之事,见他越来越局促,便笑道:“燕王似乎身子不适,那便先回去吧!”刘泽呃了一下,眼睛一转,拱手说道:“陛下,臣心中有一事······”

    刘恒笑道:“燕王但说无妨。”刘泽看着他恍若无事的样子,心中一阵打鼓,沉吟良久,才轻声说道:“陛下,如今臣已经受封燕王,不知······臣何时能回······回封地?”刘恒似乎恍然大悟般道:“哦,燕王所说,原来就是此事。”刘泽咽了口唾沫,心中一阵紧张,却听刘恒淡然说道:“朝政尚且还未归于正途,燕王大才,此时正应该协助朕治理朝政,怎么可以轻易离开?等朝政安稳下来之后,朕自然会让你回封地的。”刘泽忙跪伏在地,口中道:“臣谢过陛下!”刘恒看着他身影,说道:“行了,你下去吧!”刘泽慢慢起身,退出了宣室。

    刘恒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宫殿,微微叹了口气,说道:“邓通,这便是做皇帝吗?”邓通笑道:“陛下果然有天子的威严,方才燕王被吓得都要匍匐在地了!”刘恒听着邓通口中的嗤笑,嘴角一牵,说道:“从前本王在代王宫,心中想着二哥在未央宫会有何等风光。宫人传说惠帝做皇帝很不开心,本王一直以为是个笑话,今ri本王似乎有些明白了,本王······朕做皇帝也不开心!”邓通心中一跳,说道:“陛下说笑了,您不过只做了两天,哪里知道做皇帝的好处,时ri长了,陛下自然就知道了。”

    刘恒叹了口气,看着空荡荡的宣室,说道:“未央宫里太过冷清了。你去传旨,让母后和窦氏启程来长安。朕从前的心腹大将也都召到长安,代地若是将领有空缺,让绛侯酌情分派大将戍边。”邓通诺了一声,道:“奴婢知晓了。”

    刘恒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觉得心中一阵失落,一时皱着眉头,心道:“我如今能推心置腹地相信谁?母后智计深沉,我难以企及;陈平周勃等是吕后大臣,未必服我;邓通······哼,不知道他如今算不算是我的人,这偌大的未央宫,我竟然不能相信一人么?若是窦氏在此处,大概会明白我在想什么吧?窦氏,我如今能信任的,也唯有你一人了······”想到窦氏的娇颜,他面上不禁露出一丝真心的笑容。

    我仍旧是在梅树旁静静地站着,漱玉忍不住开口说道:“君侯,此处风大,还是回书房坐着吧!”我摇头说道:“无妨······”转眼见兴居走了过来,我等他走近了,才开口问道:“小石头呢?”兴居皱着眉头说道:“他······他去梳洗去了。”我想着小石头素来爱洁,如今却无端被关了两天三夜的狼狈,不禁叹了口气,说道:“他······”我说了一个字,便接不下去了,漱玉轻声道:“君侯,奴婢猜想小石头会如此,多半是不想君侯看到他的狼狈样子,而心中自责。”我转头看着她,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一个下人走了过来,躬身说道:“启禀君侯,外面有一人自称是淮南王,想要拜见君侯。”刘兴居一听,怒道:“这等小人前来,一定没有什么好事,多半是来看笑话,你去回他,不见!”那下人迟疑一下,我道:“让他进来吧。”那下人诺了一声,转身去了。兴居很是不解,问道:“二哥,你让他进来干嘛?听他奚落你吗?”

    我笑了一下,说道:“刘长是哪路货sè,你还不知道?他素ri里畏我如虎,今ri敢来,大概真是有什么事情。再说,成王败寇,难道我还忍不了旁人的奚落?”刘兴居听我这么说,有些泄气,正要抱怨,却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不禁转身,只见刘长站在几人身后十步远的地方,一脸坏笑地看着三人。

    刘兴居见到他的样子,忍不住心中厌恶,呵斥道:“刘长,你来做什么?这里没人欢迎你,连瓦石草木都不欢迎你!”刘长瞟了他一眼,看着一脸淡然的我,说道:“我今天肯来朱虚侯府,只是为了给朱虚侯带几句话,其余的什么人,我也没有想见!”刘兴居哼了一声,道:“有话快说,说完快滚!”

    刘长看着我,坏笑道:“朱虚侯,他每听懂我的话,朱虚侯不至于如此蠢笨,也没有听出弦外之音吧?”我笑了一下,刘兴居冷然道:“刘长,你果然是以小人之心度人······我二哥如今身上有伤,我是不会让他一人单独跟你在一起的。”刘长仰天叹了口气,说道:“那就不凑巧了,这些话我只能跟朱虚侯说。既然如此,我告辞了。”说着转身作势要走。

    我笑着看他的表演,刘长走了几步,转头看了我一眼,我仍是看着梅枝,刘长复又回到原地,问道:“刘章,你不想知道一些过往之事吗?”我手上一顿,摘下一片叶子,回头问道:“是刘恒让你来的?”他笑道:“不错。”我笑了一下,看了看漱玉,随即对兴居说道:“三弟,你回避一下······放心,我虽然受伤,但要想杀一个刘长却绰绰有余。”刘兴居眉头皱了一下,随即狠狠地看了看刘长,甩袖去了。漱玉微微迟疑一下,也慢慢去了。

    刘长见我仍旧是抚弄着梅枝,皱眉说道:“刘章,你如今知道自己身边的内间是谁了,是不是心中悔恨?”我笑了笑,说道:“刘恒让你来说的,不是这个吧?你若是想奚落我,还是给刘恒传完话之后再说,免得我一个忍不住,把你杀了。”

    刘长面sè一白,随即哼了一声,说道:“程弋······”我手上一顿,鼻中哼了一声,说道:“她是代王的人,这我知道,毋须你再说了。”刘长冷笑道:“以你的聪明,也该猜到了,不过······哼,程弋的身世你又知道多少?”我眉头一皱,说道:“她能有什么身世?不过就是刘恒手中的棋子而已。”

    刘长笑道:“你若是这么想就错了······”他看到我眼中的迷惑之sè,续道,“她是薄夫人的棋子,却不是刘恒的。”我皱眉重复道:“薄夫人?”刘长冷笑一声,看着我,说道:“知道程弋的原名叫什么吗?她叫嬴弋。你明白了?······程弋之母是昔ri驻守北疆的秦国长公子扶苏的女儿,后来秦国社稷崩坏,扶苏被胡亥构陷,自刎而死,他的后人便流落在北疆。程弋之母因为有姿sè,被匈奴人带往北方草原,在匈奴有了身孕······”

    我安静地听着,心中却仿佛没有了知觉,只听到刘长的声音慢慢传来说道:“匈奴的风俗跟我们中原自然不同,夫死妻要改嫁,而且是改嫁丈夫的儿子或是丈夫的兄弟,如此悖逆人伦的耻辱,她母亲也忍受了,只是生下女儿之后,想着自己女儿如今虽在襁褓,但ri后长成之时,只怕ri后也难逃此劫,所以她下定决心也要带程弋离开。”

    “高皇帝八年,出兵三十万征伐匈奴,虽然最后遭遇平城之困,但是匈奴内部的震荡也不小,程弋之母借由这个机会逃出匈奴,徒步千里,来到代地。代地处在与匈奴交界地方,程弋之母知道天下已非秦朝之天下,所以就此隐姓埋名,在代地自食其力。高皇帝驾崩之后,薄夫人带着刘恒来到代地,以其兄薄昭之力戍守北疆。那时候刘恒只是个孩子,所有的军政事务都是薄夫人一力承担。她事无巨细都要过问,后来听闻程弋之母的事情,对她好生钦佩。程弋之母本来就是王侯之后,两家也算是有了往来。”

    “程弋十岁那年,母亲去世,临终前将程弋托付给了薄夫人。薄夫人待程弋如同自己女儿。惠帝七年,薄夫人做主将她嫁给代地的一个武官,程弋不从,却跟随明姬偷偷去了齐国。第二ri便遇上了你刘章······”

    我静静地听着,想着自己从前跟程弋相识的一幕幕,不禁愣住,只听刘长仍旧说道:“薄夫人待程弋极好,有些事情就算是不告诉自己亲生儿子刘恒,也会对程弋讲。程弋知道薄夫人的一些事,可她却偏生喜欢上了你,所以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后来,她才决意提醒你,但没想到这样只是害了她自己而已······啊,不对!她应该猜到了自己这样背叛薄夫人乃是不孝之举,所以甘愿一死,来换取你的成就,可是你到头来还是失败了!”刘长叹了口气,说道:“程弋······我在红袖坊中也见过几次,真是绝代佳人,可惜却爱错了人······刘章,你误了她一生,难道心中没有愧疚吗?!哼哼······”

    我笑了一下,想起当ri和程弋一起在桃林塞的途中说过的“这朵杜鹃不知前世做了什么孽,被你的慧眼看中,却将这花开倾国的一生给断送了,真是可惜”的话,忍不住咳了一声。我不想让刘长这种人再提及程弋,便冷然说道:“刘恒让你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件事?我知道了。”

    刘长闻言一愕,见我对程弋的事情没有什么反应,眼睛一转,道:“刘章,你一直自负聪明,但你可知道,此次长安变乱,你输给谁了?”我微微皱眉,正想说是刘恒,却猛然想到方才他说过的话,忍不住面sè一变,冷声道:“是薄夫人?”刘长“哈”的一笑,说道:“你如今知道,未免也太过晚了一点儿吧?只是你输给一个常年足不出户的妇道人家,未免惹天下人笑话!哈哈哈哈······”我冷哼一声,道:“能让我刘章束手之人,想来也不是常人。想当初高后执掌朝政,统御群伦的时候,刘章也甘居高后之下。如今薄夫人虽然久居幕后,但从她扭转乾坤的手段来看,虽然招数yin狠,但不失大家风范,刘章同样甘心做她手下败将。更何况输便是输了,不管输给谁,还不是输?我刘章坦坦荡荡,哪里如你一般用这种话贬低我?”

    刘长听我这般口中不带脏字地骂他,呼呼喘了两口气,说道:“刘章,我说不过你的伶牙俐齿!”我冷哼一声,不去看他。刘长看着我,心道:“刘章,你果然什么都不在意吗?”他咬了咬牙,心道:“我若说出这件事,只怕他一怒之下会杀了我······”我听他迟迟不说话,转头说道:“若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你就回吧!不送了!”

    刘长见我对他不屑一顾的样子,冷笑一声,突然说道:“刘章,知道刘盈······是怎么死的吗?”他话一出口,突然觉得心中一阵压抑,只见站在自己十步远的刘章转过了头,黑sè的眸子盯着自己,不禁心中骇然。我听刘长突然提起惠帝,心中不禁起疑,见刘长变了脸sè,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刘长见我露出关切的神sè,心知说道了我的痛处,不禁得意,一时竟然也忘了害怕,挑衅地说道:“刘章,记不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我回想前事,只是记得当初自己和刘长怒目敌视的场景,皱眉问道:“如何?”刘长摇头笑道:“刘章啊刘章,看来你还是不够聪明······诸侯王中,在长安的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的几个兄弟却时常跟我有书信往来。那时候我记得是梁王刘恢还是赵王刘友,反正有人给我一封书信,里面写着戚姬和如意死的冤枉,若是在未央宫中假扮冤魂,一定能够吓到吕后。我年少心xing,觉得好玩,于是宫中就流传起了戚夫人鬼魂的事情。”我皱眉道:“当ri高后曾经怀疑过你,没想到真的是你!”

    刘长冷笑道:“吕后虽然收养我,但是还不是防着我有异心?后来张嫣抓到了几个宫人,那些宫人受刑不住供出了我。高后将我叫了去,我为了活命,所以就招供,说是梁王和赵王撺掇我这么做的,吕后所以留下了我一条命。”

    我看着他坏笑的嘴脸,心中厌憎,冷然道:“原来高后如此提防梁王和赵王,最后终于杀了他们,竟然根源在此,可是你为了自己活命,竟然出卖自己的兄弟,你造的孽实在太多了。”刘长听我这么说,却是看着我,正sè说道:“我心中有一件事不能放下,如何能够轻易就死?”我淡然道:“你还是怨恨审食其?”刘长冷冷说道:“那个老鬼,我早晚让他死在我的手中!”我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刘长正在愤恨,突然想到自己来的使命,便道:“这可说得远了······当ri吕后虽然饶了我一命,我却是心中害怕。后来一个门客向我进言,怂恿我说,陛下是太后最在意的人,若是陛下出什么事情,太后自然会把我的事情抛之脑后,这叫‘围魏救赵’,我当时没有深思,就这么做了。”我心中一震,隐隐猜到了什么,颤声问道:“你······你做了什么?”

    刘长看着我的神sè,面上的笑意更加浓了,说道:“我和你第一次见面之时,刘盈叫你出去了,当时外殿有两盏茶水,我在两盏茶中都放进了那个门客交给我的毒药。他跟我说,这种毒药第一次喝的时候,人不会察觉到什么,直到十ri后才会有症状,但若是服药两次,立刻就会暴毙而亡。但是我等不了十ri,就第二次进宫,没想到你竟然强留在殿内,我见天意如此,就没有再下药,只能等刘盈慢慢地死去。”

    我听着他说的这些,一时间有些喘不过气来,转头盯着他,说道:“你是说,二叔是死在你的手中?”刘长只是得意地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忍不住攥紧拳头,低声道:“当ri高后怀疑二叔的死另有隐情,可惜我认定二叔是被高后逼死,所以没有深思,原来······原来一切都是你刘长捣的鬼!······我本来还想留你一条贱命,可是你不但害我孩儿,还犯下如此大罪,是你自己害死你自己的,怨不得我刘章心狠!”

    我踏前一步,本以为刘长会惊惶失措,但刘长却没有避让的意思,我上前攥着他衣领,刘长突然说道:“是刘恒。”我厉声道:“下毒之人明明是你,你却还要推给刘恒,你当真如此想要活命?”刘长突然笑道:“这些年来,我也一直以为是我杀死了刘盈。直到不久前,我的门客为我引见刘恒之后,我才想道,自己是做了刘恒手中的杀人之刀!”

    我面上变sè,失声道:“难道······”刘长没有说话,我看着他,问道:“那门客在你府中多少年?”刘长想了想,说道:“九年有余。”我扯着刘长的衣领将他摔在地上,怒道:“九年······九年之前,刘恒不过是十六岁的少年,哪里有如此心机!刘长,你竟然敢弑君,你如此作恶多端,我饶你不得······”刘长见我动怒,心中大骇,叫道:“是薄夫人······薄夫人!”

    我身子一晃,刘长喘息着道:“薄夫人有长安魏氏相助,在离开长安之ri,已经在长安四处广布眼线,长安城中的一举一动都在她掌握之中,所以,虽然她远在代地,但朝中局势她都洞若观火······长安之局就是她苦心孤诣布下的!”我站在当地,想着惠帝的死因,心中仿佛如八年之前惠帝驾崩时的哀痛,想着这八年来高后难得开怀,张嫣又是年轻守寡,一时只觉恨意滔天,只想杀了眼前的刘长。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异界之龙迹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异界异域欲火焚村都市之最逍遥修神之天地屠神叫我特雷西世家子的红楼生涯超战争学院异界大魔神淡漠云天绿色田园位面穿梭商人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灵鼎都市风流天尊宫廷与爱情霹雳江湖逍遥行和女神暧昧同居逍遥仙尊在异界魔之血炼都市狂神湖蓝色的诅咒异世邪魂圣龙邪尊无上狂尊万魔之祖弑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刀笔布衣所写的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