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未央宫宫门,长乐卫尉看到过来的大群士兵,都是有些面面相觑。一个侍卫颤抖地说道:“这些人······来宫中做什么?放行还是不放行?”另一人低声道:“咱们如何做得了主,卫尉大人跟着梁王巡视宫中,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咱们······”说着心中已经怯了,便立在宫门前,如同一个个的木头桩子。

    我纵马走过宫门,看着这些守卫笑了笑,心道:“这些侍卫倒也识得实务!”走进未央宫中,我突然勒住马,转而看着跟随而来的士兵,朗然说道:“今ri我等入宫平乱,乃是需要谨慎,只需要擒拿首恶便可以,万不可四处作恶!若是有人抗命不遵,本侯定斩不饶!”众人都是一愕,随即便都说道:“遵命!”我看着这些士兵,心中不相信这些人说的话。当初看三国的时候,张何领着一帮士兵也是去保护皇帝,但是这些大字不识的士兵一看到皇宫的富丽,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个时候,连主将都难以约束。我也有些担心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才提前跟他们言明。

    这时候忽然有个衣衫不整的小太监踉跄地走来,见到我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君侯,相国正在宣室作乱,君侯速速前去救驾!”我心中一惊,看着那个太监,问道:“宣室里面现在情形如何?”那小太监抬起头露出一张秀气的脸,说道:“回禀君侯,奴婢等见相国气势汹汹地来到宫里,便将殿门关上了,相国很是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等了快一个时辰了,君侯若是再不去,他就要破门而入了!”我心急之下,也顾不上许多,当前纵马向宣室而去。士兵也都紧紧跟随。

    来到宣室前面的空地,我见巍峨的宣室廊柱下,围着百十来个侍卫,殿门前站着一个人,衮服高冠,正是吕产,旁边还有一个人,看面目依稀是长乐卫尉吕更始。我不禁大喜,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周胜之已经喝道:“来人!给本将擒住梁王,余人跟随梁王作乱,格杀勿论!”士兵发一声喊,都是冲上前去。我听周胜之吩咐的倒是合情合理,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见士兵冲上前去,吕产带来的侍卫都是愕然一下,吕产见自己危险,大叫道:“本王没有想作乱,你们才是作乱······来人!保护本王!保护本王!······”他的近身侍卫见情势危急,叫道:“相国,此地凶险,还是快离开······”说着几个人护着吕产夺路而走。吕更始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时愣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忽热反应过来,大叫一声,杀了两个士兵,却是往宫门方向去了。

    周胜之见吕产要走,忙在马上向我拱手说道:“君侯,小将去追吕产去了!”我嗯了一声,他下马追了过去。我见场中还有一些侍卫在负隅顽抗,但是吕产毕竟大势已去,便下马上前,小石头看着殿前还有侍卫在拿着长剑砍杀,在旁边说道:“公子,现在宣室前还有些危险,公子不如等一下再进去······”我脚下不停,口中说道:“少帝现在在宣室中,不能有任何闪失,我要去看看才放心。”小石头便不再说什么了。

    这时一个受伤的侍卫突然看了看身后的宣室,猛然大喝一声,说道:“相国不想作乱,如今也不可能了······我们去杀了皇帝!”余人也都是叫道:“杀了皇帝······”说着都是向后冲了过去,殿门慢慢被打开,我心中一跳,心道:“殿门怎么如此容易就打开了?不是应该在里面顶着么?”耳听得这些侍卫方才说的“梁王不想作乱”的话语,我眉头一皱,但是这些人见无路可退,竟然想着玉石俱焚,我一时来不及细想,叫了一声,拔出青霜剑上前,刺死了几个人。一些士兵也冲了进来,将大部分的侍卫全部杀死,但是最早进入宣室的几个侍卫已经冲到殿上。

    宣室的殿上,皇后张嫣正看护着六岁的少帝刘弘,惠帝的几个孩子刘不疑、刘山、刘朝、刘武也都在旁边,此外还有一些宫女太监,都是吓得呆了。我奔上前去,又将两个侍卫砍翻,一个侍卫已经走上金殿,扬起长剑就向着少帝砍去,少帝早就已经躲在张嫣怀里,张嫣看着长剑斩落,不由闭上了眼睛。但是那侍卫身子一顿,青霜剑贯胸而入,立即身亡,长剑从他手中掉落,张嫣只觉肩上一疼,肩头已经被长剑划伤。我微微吃惊,上前一步,但是突然觉得于礼不合,便站住了身子,喝道:“来人,给太后包扎伤口!”当下几个宫女上前。张嫣眉头蹙了一下,看着我,问道:“章儿,你怎么在此处?”

    我看了看下面,见士兵将侍卫的尸体抬出去,便放心了一些,说道:“婶娘,相国想要作乱,我和陈平想将吕产等人抓住,免得他们把持朝政。”张嫣皱了皱眉,说道:“相国作乱?你为何如此说?太皇太后生前是要相国和赵王一起主持朝政的,你们这时候这么做,是想作乱么?”我皱眉说道:“婶娘,这其中的关节我不跟你说,你也应该明白的,太皇太后当初如此,朝臣本来就有不满,吕产现在想倚仗自己手中的权力想要作乱,我身为刘氏的子孙,断然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张嫣看着我,良久才说道:“你这么做,秀儿知道么?”我点了点头,说道:“秀儿······她知道!”张嫣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如此也好······”我看着她和刘弘,心中微微起疑,问道:“婶娘,你们怎么到了宣室?”

    张嫣皱了皱眉,说道:“今ri我将弘儿叫来此处,本来是教他朝堂礼仪,让他习惯ri后的上朝,后来小邓子过来说相国想要造反,哀家不信,就命太监出去责问相国,相国于是就在殿门处徘徊······后来这些人就闯了进来,相国呢?你已经抓住他了?”我心中一动,愕然问道:“吕产没有进殿门么?”张嫣眉头蹙了一下,倒是刘弘开口说道:“没有,他一直都在殿外候着······”我心中一跳,隐隐生出不好的感觉,问道:“那个小邓子呢?”刘弘扬着小脸看着殿下的太监,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启禀君侯,奴婢在这里。”我循着声音一看,见一群太监中走出一个小太监,很是秀气,正是之前在未央宫中告诉我吕产在宣室的那个小太监,我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你说相国是要造反,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邓子啊了一声,说道:“回君侯,奴婢见相国和卫尉大人吕更始一起气势汹汹地进宫,而且吕更始口中还说着‘伯父,劫持陛下,那您就是陛下了’,奴婢听他这么说,一时心慌,以为相国是要对陛下不礼,所以慌忙来禀报,不知奴婢犯了什么错?”我听他这么一说,哼了一声,心道:“吕氏果然已经有了不臣之心,单是吕更始的这番话,便足以让吕氏覆灭了!”耳听得张嫣说道:“你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相国想要造反,哀家如何也不能相信······”我正要分辨,突然听到殿外一阵喧哗,举目望去,只见周胜之昂然走了进来,后面四五个士兵抬着一个衮服的男子,我一见那男子身子僵硬,不禁心中一沉,却见周胜之走到殿中,跪下说道:“启禀陛下,皇后,叛臣吕产负隅顽抗,微臣百般劝阻他都不听,微臣无法,只得杀了他,望陛下恕罪!”少帝刘弘没有说什么,张嫣却是惊呼一声,说道:“吕产······死了?!”

    我看着周胜之,问道:“方才不是说过,只需要擒住他就行,为何要将他杀了?”周胜之面sè作难,说道:“君侯,臣也不想如此,但是吕产口中污蔑朝廷,而且不思悔改,只是一味怨责大臣,如此之人,若是留下,必然会危害朝廷!而且吕产叛乱之事已成定局,请君侯恕罪!”我喘息一声,心中已经隐隐然觉得不妥,但看到吕产的尸体被抛在殿中的地毯上,双目仍旧睁得老大,显然死不瞑目的样子,心中惨然,我看着周胜之脸上没有丝毫改变的神sè,微微有些生气,一时忍不住,喝道:“你!······”却听到张嫣咳了一声,我强自压下心中怒气,说道:“事已至此,本侯也不便怪责······这样,周将军,你速去聚集带来的兵士,勿要让他们在未央宫作乱,咱们该回去复命了。”周胜之拱手说道:“臣这就去。”说着带着士兵走出了宣室。

    我皱了皱眉,张嫣低声说道:“章儿,你有没有觉得不对?”我低下头,黯然说道:“婶娘,这种局势······恐怕我掌握不住了······”张嫣起身走到我的面前,说道:“章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吕产作乱,已经成了定局,但你要为吕氏争取活命的机会,此次平乱你功劳很大,哀家让弘儿给你符节,你去犒赏三军,若是三军听命于你,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我抬起头看着张嫣,问道:“婶娘,你不怪我的胡来么?”张嫣叹息一声,说道:“吕氏一族的生死,如今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你······”我看着她眼中的期许,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婶娘,你放心吧!”

    张嫣看着我,随即看着殿下的太监,说道:“哀家想要让朱虚侯出城劳军,须带天子符节,哪个内侍愿意担此重任?”殿中宦官听到张嫣这么说,都是不说话,人人都知道呆在未央宫里虽然说不是很安全,但是出了未央宫那无异于没命,都是不敢出来应承,我见状拱手说道:“臣一人出去劳军即可,不必内侍陪同了!”张嫣正要答应,一人站了出来,说道:“回皇后,奴婢愿意去!”张嫣见是方才说话的小邓子,想了想,说道:“也好,就由你陪同朱虚侯吧!”我看着小邓子,突然觉得有些不对,便说道:“婶娘,我身边的内侍小石头便可以担此重任,不必······”张嫣看了看小石头,微微点头,那小邓子说道:“君侯,奴婢是宫里的人,自然可以做宫里的事情,君侯的内侍身份不同,怕是有些不便。”张嫣点了点头,说道:“小邓子,你就陪同朱虚侯出城劳军。”小邓子跪下说道:“奴婢领旨!”

    我听张嫣同意,也就不再说什么,小邓子自去取天子的符节,我向张嫣行了一礼,说道:“婶娘,我这就出城劳军,婶娘你善自保重。”张嫣看着刘弘和他的几个兄弟,说道:“我倒是没什么,只是要好生看着他的孩子,否则,ri后我便没有面目去见他······”我叹了口气,却也没有什么话可以安慰她,只能默然,带着小石头走出了宣室。

    这时候已经是酉时,天sè微微有些暗了,周胜之已经聚集了带来的兵士,我看了一眼,粗略算来还有七八百人,心知剩下的人多半是殁在了未央宫,我微微点头,说道:“众位是我大汉的忠臣,如此护卫皇室,本侯知道众位的忠义之心,如今首恶已除,陛下命本侯出城劳军,周将军,你将这些人的姓名记下,ri后各有封赏!”众士兵都是欢呼雀跃,我手一挥,他们立刻又都安静了下来,我见小邓子拿着天子的符节走了过来,心中微动,等他走到近处,我伸手说道:“把符节给本侯!”

    小邓子一愣,说道:“君侯,奴婢奉旨陪同君侯出城劳军,秉持符节自然是奴婢分内的事情,如何敢劳动君侯大驾?”我见他推脱,皱着眉冷声说道:“拿来!”小邓子咽了口唾沫,退后一步,说道:“君侯,你想枪天子的符节么?奴婢是奉旨持节,你······你······”小石头看着他,说道:“大胆!我家君侯乃是奉旨持节劳军,你不将符节交给君侯,是何居心?”小邓子只是盯着我,又退了一步,这时候周胜之走上前一步,说道:“君侯,何必为了这等小事生气?他是个奴婢,拿着符节自然是合情合理,若是君侯拿着,便是丧失了身份。”我冷冷看着小邓子,哼了一声,说道:“周将军,咱们这就出城。”周胜之嗯了一声,当下有士兵将马匹牵来,但是我见小邓子竟然有宫中的车驾,登时皱了皱眉,说道:“本侯要乘坐车驾!”小邓子闻言身子一抖。

    周胜之微微皱眉,上前说道:“君侯,这······”我看着他,问道:“周将军,吕产如今死了,只是本侯不知道他身上有没有带着将印,你方才······”周胜之面sè一变,说道:“君侯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末将私吞了南军将印?末将并没有发现吕产的身上带有南军将印······”我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突然笑道:“可能吕产出门的时候太过匆忙,忘在府中也说不定。”周胜之点了点头,自此无话,我上了车驾,小邓子瑟缩着走上了车驾,小石头也走了上来,却是横了他一眼,站在车家里。

    车驾缓缓动了起来,过了小半个时辰,车驾忽然停了下来,我微微皱眉,看着这是宫门的地方,想到还有一个长乐卫尉吕更始,不禁微微有些头疼,前面周胜之在马上喝道:“前面是何人,竟敢拦下朱虚侯的车驾?”只听吕更始的声音喝道:“是刘章?刘章,你给我滚出来!”我苦笑一声,从马车里面下来,看着持剑而立的吕更始,皱眉说道:“如何?”吕更始看了看后面站着的士兵,神sè有些激愤,怒喝道:“你们······你们杀了相国?这是要造反么?!”我冷声说道:“吕产带兵进入未央宫,想要作乱,本侯率军保护陛下,何来造反之说?反倒是你,怂恿相国大人谋反,如今又拦截本侯劳军的车驾······吕更始,你这是要造反么?”

    吕更始大怒,说道:“哼!我说不过你······我不管是谁造反,但如今你杀了我伯父,我要为他报仇!”说着挺剑刺了过来,但是他还没有刺到我的面前,周胜之已经跃马跳下,横剑拦住了他,口中说道:“君侯,杀鸡焉用牛刀,对付这种小角sè,有末将一人就够了!”说着挡住了吕更始刺来的一剑。吕更始那种花拳绣腿的,如何能跟周胜之相比,不过十几个回合,吕更始被他一脚踢翻,随即几个士兵上前拿住了吕更始。吕更始破口大骂道:“刘章,你这个卑鄙小人,只会拿旁人当做挡箭牌,自己躲在后面!你当初杀了我表兄,如今又杀了我伯父,你有种就将我杀了,否则ri后我定然让你后悔莫及!”

    我皱了皱眉,周胜之喝道:“你这个小子,竟然如此不识抬举,敢冒犯君侯,真是罪该万死······来人,将他杀了!”我心中一跳,叫道:“且慢······”后面小邓子将符节一摆,说道:“快动手······这种人留之无用,快快将他杀了!”我听他无故竟然撺掇这些士兵,不禁一阵大怒,还没有来得及指责,却听到吕更始惨叫一声,已经被人割断了咽喉。原来这些人看到小邓子手中拿着天子的符节,听他如此吩咐,竟然信以为真。吕更始犹自睁大了两只眼睛,似乎不能相信这些人真的敢杀了自己。我触到他黑sè的眼眸,叹了口气,见吕更始的手下侍卫都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便不再理会,说道:“启程,去北军大营!”周胜之扬声叫了一下,却是对着车驾上的小邓子使了个眼sè。

    我将他们的举动看在眼里,心中微微起疑,心道:“他们两人难道认识?或者是周勃和这个小邓子认识?”一时心中摸不着头脑,但是我怎么看这个小邓子都觉得有些不对,但是哪里不对,我自己又说不上来。我一直想着今ri的事情,车驾经过玄武门的时候,倒是没有经过盘查就放行了,只是没有看到兴居和离朱的身影,车驾出了长安城之后就行得极快,不过大半个时辰便已经来到了北军大营的营地,但此时已经是入夜时分,一片漆黑,只看到黑夜之中十里大营绵延的火光,煞是壮观。

    我见军门守卫又森严了一些,知道周勃办事谨慎,早已经有军士进去报知周勃,等我们到了军门的时候,周勃以及领着一群将官走了出来,拱手说道:“恭喜君侯凯旋归来!”我笑了笑,没有提未央宫的事情,想着此处已经有了周胜之,就算是我不说,他也会全盘告诉周勃的,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周勃见我笑着不说话,也是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小通子,面sè隐隐有些异样,但随即他就看着周胜之,问道:“胜之,未央宫如今情势如何?”周胜之径直上前说道:“回太尉,逆首吕产已经伏诛,吕氏在未央宫的党羽也都一网打尽,陛下和几位皇子也没有什么意外······”周勃咧嘴笑道:“哈哈哈哈,这都是君侯带着你建立的奇功,功劳全都在君侯身上,你这小子,还以为自己真的有多大本事?”周胜之赧然后退。我看着周勃笑着向我示意,不知为何,突然觉得笑容里面尽是虚情假意。

    周勃却再也没有说什么,他似乎刚刚看到一旁的小邓子,面上挂满笑容,说道:“这位公公是从宫中来的么?可是陛下有什么旨意?”小邓子低头说道:“太尉所说不错,奴婢正是陛下派来犒赏将士的特使。陛下念及众位将士的拥戴,才能保得大汉社稷,因此对太尉很是倚重,希望太尉能够为陛下出力,肃清逆党!”

    周勃闻言拱手恭恭敬敬地说道:“肃清逆党之事,特使不用忧虑,一切都在末将掌握之中······”我面sè一变,只见周勃皱着眉头,说道:“末将所担忧的,唯有一个吕产而已,如今吕产既然已经伏诛,那吕氏便如同是失去爪牙的猛虎,没有什么可怕的。吕氏犯下滔天罪行,不杀尽不足以平民愤!胜之,你带人去长安城中,将吕氏满门抄斩,不必容情!”我乍听他这么说,心中巨震之下,身子一晃,上前一步道:“太尉,你说什么!你忘了当初你和丞相答应本侯的事情了么?!吕氏虽然有过错,但如今既然已经胜券在握,何必再枉杀无辜?”

    周勃冷笑道:“无辜?!吕氏无辜,那我们这帮朝臣忍了太皇太后这么多年,朝臣何辜!今ri形势已然明了,当ri吕氏掌权,便似我们掌权,当ri他们没有杀了我们,放我们一条生路,所以才有今ri身为俎上之肉的一天,你难道要朝臣重蹈吕氏的覆辙?君侯,朝臣和吕氏乃是水火,根本不可能同时存在于朝堂,你想放过吕氏,怕是所有的朝臣都不会答应!”我冷冷哼了一声,小石头拉着我胳膊,怕我和周**了争执,我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心道:“难道我终究还是改变不了吕氏被杀的命运,吕氏若是伏诛,那就是和历史没有丝毫的差错,我呢?我的惊天计谋难道就这般······胎死腹中了?!秀娘······我答应过秀娘要保存吕氏,如今······”我想到秀娘,心中更加急切,但是看着周勃四周站着的将士,我无声地笑了笑,黑sè的眼眸看着周勃,一字一字地道:“周勃,你难道想忘恩负义!”

    周勃看了看我的右手,皱了皱眉,说道:“君侯,不是末将想要忘恩负义,而是大势所趋,自来争权夺利之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断然没有放自己的对手一条生路的道理,朝臣都认为是吕氏该死,君侯难道想逆天而行?”我哼了一声,说道:“本侯并非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陛下已经原谅吕氏所犯的罪行,特命本侯持天子符节过来犒赏将士,便是为了此事。如今事情已然平息,周勃,你难道要违抗皇命?”周勃一愕,很是为难。我转身看着小通子,却见他笑了一下,低声说道:“君侯怎么说自己是特使?陛下明明是命奴婢持节,现在符节在奴婢的手中,君侯还这般诓骗太尉······”我闻言大怒,喝道:“你说什么?”周勃看了看小通子,不明白他为何要帮自己,一时来不及细想,大声说道:“君侯,你若是想要替吕氏开罪,大可不必假冒天子的名义,君侯久在朝廷,难道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我听他如此污蔑,竟然说我假传圣旨,心中狂怒,猝然拔出宝剑指着他的咽喉,周勃神sè不变,但是周胜之等一众将士却变了脸sè,我冷冷说道:“太尉,请你收回方才说的诛杀吕氏满门的话!”周勃看了我一眼,随即嘴角一牵,说道:“君侯若是想杀了末将,就请动手,但是让末将收回自己的话,哼······”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闭上了眼睛,我瞪着他,眼中直yu喷出火来,但听他如此说,我也是无可奈何,周勃看着一旁的周胜之说道:“胜之,你带一千人去长安,全力捕杀吕家之人!”

    周胜之面sè为难地道:“可是,父亲你······”周勃淡然说道:“不用管我,为父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一丝怨悔!而且能够死在君侯手中,这是为父的荣幸,你自去就是!”周胜之一时看着我,一时看着周勃,不知道该怎么办,小通子忽然上前走到他身旁,低声说道:“周公子还是没有听清太尉的意思么?如今刘章逼迫太尉,任谁也救不了他,但是若是公子你现在带人去长安,刘章必然心神大乱,等他失了方寸,那时令尊就安全了!”周胜之一愕,看了看周勃,良久,军门前一片死寂。

    周胜之忽然咬着嘴唇,长声喝了一下,顿时一队将士出列,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浓眉一皱,骑马飞奔而去,将士也都跟着他折回长安。我看着周勃,厉声说道:“周勃,你这么做,可有问过陈平?”周勃冷笑道:“诛杀吕氏的事情,末将还需要问他?”我冷笑着点头,但指着他咽喉的剑尖却纹丝不动,周勃面sè始终都是淡淡的,丝毫不以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他为意,我虽然气愤,但是见他如此,也不禁心中佩服,周勃看着远去的将士,忽然冷笑道:“君侯,你难道不担心吗?”

    我被他这么猝然一问,皱眉说道:“担心什么?”话音未落,一旁的小石头突然惊叫道:“公子,夫人······夫人也是吕家的人!”我顿时醒悟,但看着长安方向的烟尘已经散尽,心中急怒,收回长剑,冷冷说道:“周勃,若是秀娘出了什么事情,你就是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让你生不如死!”说完我回身跨上骏马,一勒马缰,那马匹痛嘶一声,原来我心神巨震之下,却是将马嘴扯破,整个马嘴里都是血沫子,等小石头爬上马背的时候,我已经飞奔出一里之外了。

    周勃见我远去,忽然身子一抖,只觉自己身上全是冷汗。方才强忍着我无边的杀意,他虽是久历战阵的大将,如今回想起方才的情势,也是不自禁的一阵心寒,他看着我远去的方向,心道:“这次,长安会有什么变故呢?刘章的逆鳞已经被触犯,他若是任xing起来,怕是真的会将大汉的社稷毁于一旦,代王,你果真有通天手段么?”他这般想着,心中却满是担忧。正在此时,一旁沉默的小通子突然开口说道:“太尉,请你拨一百人供我听用。”周勃看着他垂首敛目的样子,但是说话却傲气十足,不禁皱眉说道:“你是陛下派来的特使,自然是待在军营之中就好,要兵士何用?”

    小通子抬起头,反问道:“太尉,谁说奴婢是陛下的特使?你来看看这个······”说着从里面衣襟里取出一块玉牌,周勃一看,神sè大变,心道:“原来如此,他竟然也是代王的人,他手握如此重要的印信,自然是代王得力的心腹······只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代王竟然在宫中安排了这颗棋子?唉······”他看着眼前秀气如同孩子一般的小通子,忽然觉得自己或许不该待在朝堂上了。

    我策马往长安城赶过去,一路上只是想着秀娘,不知道她如今怎么样了,这样一来,心中更急,马鞭狠狠摔打在马臀上,我仍觉得跑的太慢。一刻的时间如同挨过了一年一样,心中狂呼道:“秀娘,你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情,不然······不然······”

    马匹堪堪跑到距离长安一里的地方,小石头忽然惊叫一声,我皱眉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指着长安城的方向,面sè震惊。我转头看去,只见从长安城中慢慢升起一阵黑烟,虽是在夜幕之中,但是仍然醒目无比。我心中顿时闪出一个想法:“不好!······难道他们已经开始屠杀吕氏?!”小石头催马赶了上来,说道:“公子,你看城门的地方!”我看向城门,却见有不少百姓成群结队地出来,不禁心中一跳,勒马站住了,小石头也挣扎着将马强行停了下来,好不容易等马停下,他也是抱着马脖子呼呼喘气。他喘息了几口,又道:“公子,看样子,城中已经乱了,不能贸然进去,再说公子想要救吕氏,只凭借一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不如去城门处找三公子来,他手中有城防的五千人,若是公子能够带同五千人,那么事情就大有可为了······”

    我看着人cháo不断涌出,但是心中却有些迟疑,口中说道:“只是,若这样的话,那不就是等同于造反?”小石头大急,说道:“公子,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可以犹豫?要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你这般犹疑,再晚一些,吕氏被屠戮殆尽······那时就悔之晚矣!”我听到他说“悔之晚矣”这四个字,身子一抖,大声道:“不错!你说的不错······断不可以做异ri后悔的事情!走,咱们立刻去北城门!”小石头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们又策马跑了起来。

    来到城门近处,汹涌的人群仍旧不断从城门出来,我听着这些人口中说的杂乱无章的话,这些人惶惶然之下,说话也不连贯,只是听出城中大乱,要连夜离开等等。我和小石头弃了马匹,绕着城门墙壁慢慢挨进了城。刚进城,便遥遥看到兴居带着一队侍卫走了过来。我眉头微皱,兴居疾步走了过来,口中说道:“二哥,我等你多时了······”我看着他,又看了看正在四散的民众,大声喝问道:“怎么回事?!你负责长安九城的防卫,如今却是这样一番景象,你如何解释?”兴居虽然慌乱,但是见了我之后,慢慢镇定下来,说道:“二哥,长乐卫尉造反,在长安城四处屠戮手无寸铁的民众,我也命兵士拦了,但是百姓蜂拥而至,我······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有大开城门,任其逃命······”

    我听了之后,惊道:“什么?长乐卫尉造反?!我从宫中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事情,如何只是出城一次,竟然······竟然有这等事······”兴居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有人煽动长乐卫尉,说吕更始是朝廷官员,却这么轻易就被人杀死,而且吕产也是死的不明不白,便是有人要造反。长乐卫尉不分青红皂白,就跟着去斩杀朝中大臣及其亲属······”我眉头紧皱,看着眼前四处起火的长安城,只觉得如同梦幻一般。心中隐隐一个念头想起,却总是抓不住,一时立在原地,皱着眉头想着。

    兴居见我没有什么反应,急道:“二哥,你说话呀?现在该怎么办?”我看着城中四起的黑烟,问道:“留侯府如何?”兴居一愕,说道:“我也不知道······”一旁的小石头听了十分不乐意,说道:“公子,你现在该担心的是夫人,张辟疆今ri不来,那便是他负义,这等临阵退缩的小人,不配公子去担心!”我摇头说道:“我说过了,他不来,自然有他不来的道理,你不用再说······”我皱着眉头,正要说话,却见一匹马飞快地跑来,马上之人却是离朱,我顿时心中生出不妙的感觉,迎上前去,还没等我开口说话,离朱已然说道:“君侯在此处,那便好了······长乐卫尉围攻侯府,府中侍卫就快挡不住了,末将前来向三公子请兵!”我身子一震,脑中瞬间空白,兴居喝道:“岂有此理!······离朱,你带所有的城防士兵去侯府中,将那些卫尉全都杀了!”离朱一愕,我断然道:“不能!”

    兴居不能置信地看着我,说道:“二哥,你说什么?现在嫂子有难,你不让我去救她?!你······”我拉着他,喘息着说道:“城防断然不可失去!······但是城外二十万大军虎视眈眈,周勃又动向不明,若是你我兄弟受制于人,那此番定乱的大功便是为他人做了嫁衣,你明不明白!”兴居看着我,没有说什么,但显然不像方才那么激动了,我见他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这才说道:“你现在下令驱逐百姓,关闭九门,留下一半的士兵守城,我先带五十人去府邸,你带剩下的大队人马,去长安城内,若是见到长乐卫尉,杀无赦!”兴居看着我,眼神惶然,随即坚定地点了点头,转身回去吩咐传令兵。

    我看着离朱正号令着一群士兵,心中略略放心,这些城防的卫兵他已经带了四年之久,号令自然严明,而且也不像寻常的兵士那样,虽然只有五六十人,但凭着我心中的锐气,我自信可以胜得过十倍的敌人。这时候长安城里尽是百姓的哭闹声,兴居下令之后,城门缓缓关闭,没有来得及出城的百姓都是惶然散去,躲在隐蔽处瑟缩着。我心中一阵酸楚,看着长安城自建成以来第一次的动乱,忽然想起早已经去世的刘盈,眼前似乎有他模糊的身影站在长街zhongyāng,目光悲悯又伤痛,而我却付了惠帝和高后的殷切期望,更是愧疚得无地自容。

    我正在怔怔看着前方,离朱趋马走近,在马上向我拱手说道:“君侯,你要的人马已经点齐。”我看着身后的将士,天sè已经黑了,虽然他们手中都拿着火把,但是面容却看得不是很真切。我昂首看着这些人,大声说道:“诸位都是我大汉的砥柱,所谓养兵千ri用兵一时,如今长安动乱,正是诸君效忠的大好时机。你们随本侯靖难,杀尽叛乱之人,守卫长安!”离朱手一扬,喝道:“守卫长安,杀尽叛乱!”众人也都被激发出心中热血,纷纷扬起手中火把,大声叫道:“守卫长安,杀尽叛乱······守卫长安,杀尽叛乱!”我见兵士可用,长啸一声,勒马向侯府而去。

    一路之上,碰到许多南军里的人马,这些人却是在长安城中大肆劫掠,长安商贾之家本来都是高墙大院,这些人便强行破门,抢掠财物。我微微皱眉,心道:“周勃派周胜之是来处决吕氏,为何要侵扰百姓?他平ri就看不惯商贾贪利忘义,难道要趁乱削弱商贾的势力?如此一来,我之前的提议岂不是有名无实?周勃,你到底想做什么?!”离朱却已经看得睚眦目裂,甩手杀了一个胸口处露出半截项链的士兵,其余士兵一愣之下,都是鼓噪着喝问。我微微皱眉,说道:“离朱,事有轻重缓急之分,我们如今是回府,不要多事!”离朱看着我,怔道:“可是······百姓何辜?!”我心中一痛,却是厉声说道:“本侯眼中没有那么多大义······如今先回去救急,你难道不听本侯的命令了?”他神sè一黯,却是收回了长剑。

    我却是心急如焚,只是想着府中现在如何,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回去看个究竟。府中虽说是有二十多个侍卫,可是毕竟难以顾得周全,而且秀娘如今怀有身孕,若是有个什么闪失,只怕我会后悔一辈子,想到此处,我纵马疾行,小石头紧跟在我身后。离朱听从了我的话,不再管街上士兵杀人之事,一行人去得好快,不过一炷香的时刻,朱虚侯府已经遥遥在望。但我的心中却是瞬间沉了下去,只见府门前密密麻麻地站着百十来个手执火把的人,府门已经起火,看来马上就要坍塌一样,而府中却是一片深邃的黑,没有一丝亮光,我在马上头一昏,几乎坠落下马,但是小石头却扶住了我,我没有一点感觉,心中只是想道:“难道······”

    那一群人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响,都是转身看了过来,只听一人惊叫道:“刘章?是刘章!快拦住他!”我听那人声音,微一思索,便知道是淮南王刘长,心道:“此人怎么会在这里?他往昔胆小如鼠,这等动乱之事避嫌还来不及,为何敢来冒犯我?!”但是形势危急,我也来不及多想,拔剑而出,冲了过去,那些兵士见我们一行来得凶猛,都是连连避让。片刻之间已经退到远离府门的地方,我见府中暂时没有危险,松了口气,而刘长奔跑不及,却是被他带来的人甩到了最前面。我纵马过去,举剑遥指着他,喝道:“刘长,你如何敢煽动兵士叛乱?难道你要祸乱我刘氏江山?!”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异界之龙迹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异界异域欲火焚村都市之最逍遥修神之天地屠神叫我特雷西世家子的红楼生涯超战争学院异界大魔神淡漠云天绿色田园位面穿梭商人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灵鼎都市风流天尊宫廷与爱情霹雳江湖逍遥行和女神暧昧同居逍遥仙尊在异界魔之血炼都市狂神湖蓝色的诅咒异世邪魂圣龙邪尊无上狂尊万魔之祖弑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刀笔布衣所写的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