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朱虚侯年二十,有气力,忿刘氏不得职。尝入待高后燕饮,高后令朱虚侯刘章为酒吏。章自请曰:“臣,将种也,请得以军法行酒。”高后曰:“可。”酒酣,章进饮歌舞。已而曰:“请为太皇太后言耕田歌。”高后儿子畜之,笑曰:“顾而父知田耳。若生而为王子,安知田乎?”章曰:“臣知之。”太皇太后曰:“试为我言田。”章曰:“深耕穊种,立苗yu疏,非其种者,鉏而去之。”吕后默然。顷之,诸吕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拔剑斩之,而还报曰:“有亡酒一人,臣谨行法斩之。”太皇太后左右皆大惊。业已许其军法,无以罪也。因罢。

    自是之后,诸吕惮朱虚侯,虽大臣皆依朱虚侯,刘氏为益强。

    ——《史记卷五十二·齐悼惠王世家》

    我回到府门外,只见枕香和漱玉站在门外,着急之情见于颜sè,二女见我回来,迎了上去,说道:“君侯不好了,府中来了一个狂徒!”我飞身下马,说道:“怎么回事?”枕香急道:“初时府中来客,我们都不认识,后来夫人说是他的兄长,我们就请他到厅中奉茶。后来我和漱玉姐姐听他言语间对夫人无礼,正要请他出去,他却命人将我们赶了出来。漱玉姐姐见情势危急,就遣下人去叫君侯回来······”我听了枕香说的,心中又急又怒,大步走进府中。

    只见院中站着六个蓝衣下人,都是双手抱剑,几人见到我,都是眉头微耸,神sè间颇见戒备之意。我见这这几人的阵仗,微微皱眉,冷然说道:“你们是何人,竟敢擅闯我的府邸?”其中一人看着我,倨傲地说道:“我家君侯是夫人的堂兄,今ri拜会君侯,难道君侯要拒之门外吗?”我哼了一声,懒得跟他们多说,抬脚要走过去。

    哪知道那几人赶上一步,拦住我的去路,说道:“朱虚侯还请留步,我家君侯在室中跟夫人说话,嘱咐我等任何人不得打扰!”我闻言大怒,冷然说道:“这里是我朱虚侯刘章的府邸,轮到你们来放肆!让开!”两人却挡住了我,小石头一使眼sè,侍卫赶上来,围住了这几人。这些人见我要离去,齐刷刷地将剑拔了出来,但是侍卫也都是纷纷拔剑,我哼了一声,快步走向前厅,却见前厅门紧闭着,隐隐听到里面有人怒道“······何苦嫁给刘家人!”我眉头一皱,猛然推开了正门。

    只见一个身穿侯爵冠冕的男子正在攥着吕秀的手,我霎时脑中一热,厉声喝道:“放开她!”那男子一愣,吕秀见我回来,顿时一阵挣扎,想要甩开那个男子的手,那男子却仍攥着不放,却是回过头来,我们两人一朝面,都是一愣,我却是看出来那人却是数年之前跟我有过一面之缘的吕种。吕种微微冷笑,放开了吕秀。

    吕秀奔到我身前,我看着她的手,只见一道青痕赫然入眼,吕秀十分委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漱玉见我和吕种对峙,便上前将吕秀拉到一旁。我冷冷看着吕种,吕种慢慢走上前,说道:“刘章,我们又见面了。”我握紧手中的长剑,说道:“我其实不想看到你这张脸。”吕种笑了一下,我看着他,淡然说道:“你滚!”

    吕种赫然变sè,说道:“刘章,你未免也太过无礼了,说起来,妹婿能这样跟我这个兄长说话吗?”我笑了一下,说道:“你来干什么?”吕种笑道:“我自然是来看你了······”我仍旧看着他,吕种眼神微冷,说道:“看你这个刘家人现在怎么样。我真想不明白,太皇太后怎么这么老糊涂,恨不得将所有吕家的女儿都嫁给你们刘家人。你有什么好的,哪里配的上秀妹?”我淡然道:“我配不配得上,不是你说的算。”

    吕种笑了一下,斜睨着我,说道:“我说的是不算。太皇太后说的算,可若不是她将我蒙在鼓里,秀妹能够嫁给你这个小子?没想到太皇太后只是封了我区区一个不其侯的爵位,就是将我支开,让秀妹嫁给你。我若不是得到更始的去信,还不知道有这件事,你们瞒得我好苦!”我微微sè变,皱眉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吕种怒道:“我和秀妹乃是青梅竹马,你算是什么东西?”

    我顿时大惊,心道:“难道这个吕种竟然对秀娘起了爱慕之情?可他们是堂兄妹,如此背弃人伦······这吕种真是大逆不道,高后将他支开,便是为此了,可是如今他竟然敢对秀娘无礼······哼!”我忍不住想要发怒,吕种看着我,笑道:“怎么?你想杀我?”他摇了摇头,说道:“刘家人从来都是窝囊的,哪里有一个男儿?大汉的天下我吕氏出过大力,但是好处全教那个刘三儿独吞了,如今怎么样?这天下早晚是我吕氏的!”我冷冷地看着他,道:“如此大逆不道之言,你也敢宣之于口,不怕杀头吗?”

    吕种笑道:“你去宫中跟太皇太后去告发我啊?如今太皇太后都在猜忌你,你敢说我的坏话吗?对了,我忘了,你现在连见太皇太后都见不到,可怎么跟太皇太后说啊?哈哈哈······”我看着他猖狂大笑的模样,心中一阵厌恶,说道:“朱虚侯府中的每一个人都不欢迎你,你快点儿给我滚出去,以后再敢来我府中,我不会留情!”吕种冷笑道:“听更始说你的剑术不错,足可以一当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冷笑一声,将青霜剑拔出剑鞘,指着他说道:“怎么?你想试试?”

    吕种面sè微变,看了看一旁轻轻啜泣的吕秀,恶狠狠地盯着我,说道:“刘章,你记得今ri对我说过什么?异ri总会有人来收拾你!”我笑道:“你的意思是让太皇太后来收拾我了······你尽管去说,太皇太后若是相信你的鬼话,那就是天要灭亡吕氏!”

    吕种yin郁地看了我一眼,退后一步,看着我,退出了前厅,走到院子里,他带来的人见到自己的主子出来,都是稍稍退让,我走到廊下,说道:“住手!让他们走!”小石头忍不住道:“公子,这些人欺人太甚······”我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却是看着退让的吕种扬声喝道:“不其侯,你记得今ri无礼之事,刘章ri后必定奉还!”吕种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院中一时静了下来,我吩咐小石头带着侍卫收拾残局,带着吕秀来到内室。我刚关上房门,吕秀便扑倒我的怀中嘤嘤地哭了起来。我抚摸着她的长发,轻轻拍着她的背,说道:“好了,没事了······”吕秀啜泣道:“他这般对我······对我无礼,又回去皇祖姑那里告你的状,是秀娘连累你了······”我亲吻着她的额头,说道:“没事,我是你的夫君,若是不能保护你,太皇太后首先就会看不起我,我更加不能原谅自己······你不用害怕,若是他ri后再对你无礼,我拼着被太皇太后责罚也要杀了他!”吕秀身子一震,挣脱出我的怀抱,说道:“你不是说真的吧······他虽是对我无礼,但终究是我的堂哥,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恕他吧!”

    我笑了一下,安慰她道:“没事,我懂得分寸。”吕秀仔细地看我一眼,似乎并不相信我说的话。她时常跟我在一起,我倒是怕她从我的目光中看出什么,便对着房门喊道:“漱玉,你来陪着夫人,我出去一下。“

    漱玉走进房门,见我放开了吕秀,眼中神sè微微变了一下,我也没有看出是什么意思,只听她怯怯地说道:“君侯难道是要出府?你可不能离开太久······”我摇头说道:“不是,我去书房一趟。”说着便走出了房门。吕秀看着我的背影,怔怔地发呆。

    我走到外面,小石头迎了上来,低声说道:“公子,夫人受辱,公子你是怎么想的?”我看了看四周,冷声说道:“这吕种真是该死!我绝对不放过他。”小石头皱眉说道:“可是公子,他毕竟乃是侯爵,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太皇太后怪罪下来,咱们毕竟吃罪不起,难道公子想要将他的死嫁祸给他人?”我问道:“怎么嫁祸?”小石头低声道:“当初有刺客刺杀公子的时候,都是在身上带着一些明显的印记,公子不是对淮南王有所怀疑么?咱们就嫁祸给淮南王······”

    我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用了······高皇帝八子,如今只剩下四子代王刘恒,还有的就是这位七子淮南王刘长,若是刘长再死,怕是太皇太后真的会起了代替刘氏的心思,再说,刘长现在在府中呆着,从来不敢有什么作为,旁人一看,就知道是嫁祸之计。”小石头见我否定他的想法,有些赧然,问道:“那公子说该怎么办?”我冷笑道:“想杀吕种,还不容易,我不用嫁祸之计,当着众人的面便可杀了他!”小石头愕然一下,随即摇头道:“公子,万万不可······”

    我看着庭院外面隐隐的落ri,淡淡地说道:“吕种本来就是该死,他有三个理由必须死。第一便是太皇太后对他不满,所以才在我和秀娘大婚的时候将他调走,第二便是他对秀娘无礼,我断然容不下他,只这一条,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杀他,至于第三,哼!怪就怪他是不其侯······”小石头一愣,随即会意,心道:“是了,不其侯辖城阳之地,公子自小便有心为先王取回城阳之地,他如今对夫人无礼,再加上太皇太后也不喜欢他,看来此次吕种是必须死的了······”他微微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沉默如铁的男子,忽然心中一凛,只觉浑身都是冷意。

    之后吕种再也没有来我府中捣乱,高后七年就这么静悄悄地过去了,但是高后在冬天的时候受了风寒,更兼年事已高,这场病又是来势汹汹,高后便在未央宫中养病,直到次年三月。

    开chun的时候,高后的病好得差不多了,于是就出宫行祓祭,但是期间却出了一点岔子,据说有一物似乎是黑sè的大狗,在高后的胸腋处冲了一下,宫人也都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高后回来之后,腋下疼痛难忍,但是之后又是流言四起,说是如意的鬼魂作祟,而太卜卜筮之后竟然也说是这个原因,高后却是无从怒起。这时候的她,已经觉得自己时ri无多,忽然念及吕秀在身旁的欢乐,所以又将吕秀召进宫里。

    但吕秀回来之后,却说高后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过我,我苦笑之余,也不是很在意,我处在朝堂之外,竟然能将事情看得分外清楚,朝臣虽然在私下里不能见面,但是人同此心,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在想什么。高后倒行逆施,朝臣已经有九分的不满,我恐怕是高后也看出了这些人的异心,所以未央宫中召见的都是她的爪牙,高帝的大臣只是负责朝政的运转。如此泾渭分明,我眼见让刘吕相安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禁心中还是一阵悲哀。心中只是想道:“怎么事情的结局还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许负回答我说,我就是刘章,刘章想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可是我还记得自己是谁,这个刘章又是谁?”

    王兄从临淄回了我的信,信中说琅琊王没有异动,只是守着琅琊郡,舅父也没有什么事情。我看了信,才慢慢放心,知道杜心月果然是遵照和我的约定,没有对舅父下手。齐国无事,兴居主持长安卫尉一职也是得心应手,只有我一直被高后压着,我无事之余,也不过是和张辟疆、司马喜和他儿子司马谈饮酒唱和,看起来是非常得意,但各种滋味,也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了。

    这一ri吕秀从未央宫回来,说高后想要召见我。我微微愕然,问道:“太皇太后为什么突然想见我?”吕秀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皇祖姑提到你的时候,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允许你去未央宫见她。”我闻言不禁冷笑道:“她如今想见我了?我倒是不想去见她了······从去年二月,到今年三月,她足足有一年零一个月都不曾想起我,如今倒想起我了,我不去!”吕秀见我脾气上来,知道我是在家中闷得坏了,自然心中有气。其实高后早就知道刘章不会轻易就来,所以吕秀回来,其实是做一个说客而已。她知道我可以对她不满,但是吕秀的话我一定会听,这个心思,我气愤之下,并没有觉察出来。

    吕秀见我这样,便柔声说道:“刘章,你还是去吧!皇祖姑平ri里就是心高气傲的,她肯率先低头,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难道你想和皇祖姑就这么一直僵下去吗?”我微微有些动容,吕秀低声说道:“刘章,你可知道我夹在你和皇祖姑之间,有多痛苦么?往ri里我最担心最害怕的就是皇祖姑会对你不利,如今我最怕的却是你对皇祖姑不利······我每晚都会做噩梦,梦里不是皇祖姑将你杀了,就是你冷笑着将皇祖姑杀了,我很怕······你知不知道······”我愕然地看着她,吕秀哭得如同梨花带雨,很是无助,我叹息一声,将她揽在我的怀里,说道:“秀娘,是你平ri里想多了······王兄从前对我说圣人无梦,有德行的人,心中清明、意志坚定,就算是在熟睡之中也是这样,多梦大多都是心游于身外,而没有归属,你ri夜都害怕我和太皇太后之间会出现什么事情,自己就吓着自己了。“

    吕秀靠着我胸口,说道:“你不知道,我的梦通常都会变成真的,我也是害怕······害怕这个梦会成······”我笑了一下,说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我明ri就去宫里拜会太皇太后,而且让着她,不会做什么逾越的举动的。”吕秀破泣为笑,说道:“你为了我,当真愿意这么委屈自己?”我笑道:“只要你能高兴就好。”吕秀笑着点点头,倚靠在我的怀中,唇边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第二ri,我和吕秀一起入宫。永寿宫里,张泽出来看了一眼,见了我,先是一愣,随即退后一步,我见他神sè多少有些不太自然,心中明白是为了什么,见张泽仍是偷偷看着我,便笑道:“张大人,劳烦张大人为本侯通传一声,不知······”张泽看着我的目光,忍不住一个哆嗦,走进了内殿。过不多久,张泽又走了出来,向着我和吕秀低声说道:“太皇太后请朱虚侯进去拜见。”我笑道:“多谢大人。”说着我拍了拍吕秀的手,慢慢走进了殿门。

    走进内殿,我看着眼前熟悉的摆设,心中微微有些发酸,也就满怀心事地给高后行礼。高后低声说道:“免了,别多礼了。刘章,抬起头来······”我一愣,心道:“高后这是老糊涂了?竟然忘了我长什么样子了······”想起来的时候吕秀嘱咐过,一切顺着高后的意思,便微微抬头,看向眼前坐在上首的高后。

    我忽然愣住了。坐在上首的已经不是一年之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高后,如今的她,面上皱纹愈发深刻,原先只是鬓边有略微的白发,如今竟然已经白多黑少,眼睛也有些浑浊的意思,见着我还站着,微微笑了一下,说道:“章儿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又稳重了些,很好,······不枉哀家当初将秀儿许给你······”我看着眼前的高后,听着她这么说话,忽然间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如今才骤然想起,高后已经是个六十六岁的老人,这一刻,有关高后所有的一切,我这一年多来对她的怨气,竟然全都消失无踪,我从高后的眼睛里看出深深的落寞,忍不住心中一阵酸涩。

    高后看着我,收起了笑容,问道:“你如今对哀家可还有不满?”我摇头说道:“没有,太皇太后责罚臣,乃是因为臣不懂得规矩,自然该罚,臣没有半分怨气。”高后嗯了一声,说道:“哀家往ri是对你苛刻了些······”我连忙接话说道:“哪里哪里······”高后笑了一下,说道:“你要跟哀家说,无规矩不成方圆么?这可是哀家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和秀儿斗嘴说的话······”我微微一愣,说道:“太皇太后还记得?”

    高后面上露出追忆的神sè,说道:“哀家怎么不记得,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哀家怕是真的老了,这些时ri总是想起以前,也时常梦到高帝和盈儿,你说这是为何?难道是哀家时ri无多?”我看着高后,心中一阵黯然,却是说道:“哪里,太皇太后是思虑过多罢了······只是太皇太后要守着大汉朝的基业,不得不辛苦些,太皇太后还要保重凤体才是。”高后哼了一声,说道:“朝政如此,哀家怎么能安心?当初朝中有你的时候,哀家倒没有花这么多的心思,如今······唉,也算是哀家自作孽吧!”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听高后竟然真的有些悔悟的样子,我想着刘吕和好还有几分可能,忍不住心中一阵高兴。

    高后看着我,笑了一下,问道:“你时常在府中陪着秀儿,难道就没有想着为刘氏繁育后嗣之事?你们成婚也有四年有余,怎么秀儿还不见有喜?”我神sè一动,笑道:“这件喜事臣还没有跟太皇太后你说,秀娘她有喜了。”高后一愣,随后喜道:“果真?什么时候的事情?多久了?”我嗯了一声,说道:“前些时ri秀娘身子不适,找来大夫来看,大夫悄悄跟我说,秀娘这是有喜了,只是当时她心情不好,我便没有告诉她。如今太皇太后问起,臣也不好瞒着了······”

    高后笑道:“这么说,秀儿她自己还不知道呢?”我嗯了一声,高后甚是欣慰,说道:“如此就好了,你们有了孩子,ri后更要相亲相爱,知道么?”我笑着点头,心道:“这个谎算是撒出去了,只是希望会有用······只是ri后高后问起,知道秀娘并未怀孕,我该如何作答?难道说自己搞错了?这也太扯了,我连自己的夫人有没有怀孕都搞错,谁也不信啊!该如何圆谎呢?”我一时想着自己的心事,一时也没有什么主意了。

    高后说了几句,看着我,说道:“后ri,哀家在万岁宫里设宴宴请吕家人,秀儿是吕家的女儿,自然是要来的,你是吕家的女婿,也过来吧。”我哦了一声,心道:“万岁宫大宴?难道便是我和太皇太后交恶的那一次?据说刘章在筵席上明目张胆地以耕田歌做比,对吕氏大加恫吓,难道便是这次么?可是我若是果真如此,高后哪里还会留着我的命?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这可糊涂了······”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什么所以然,只能拱手说的:“臣谢过太皇太后恩典。”高后嗯了一声,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万岁宫大宴。

    说起来关于万岁宫的记忆,还是在四年之前,那时候我来长安两个月有余,吕秀讨了一个训练宫女歌舞的差事,便是为了万岁宫的大宴,后来在这次大宴之后,便是窦氏离开未央宫,离奇般到了北疆。我陪同吕秀来到万岁宫中,看着这曾经的场景,忽然想起当ri窦氏在殿中舞《未央》的绝世风情,一时有些走神。

    此时宫人正在排定大宴的座次,吕秀虽是要跟在我的身边,但是高后遣人将她叫去,她也只能去了,但是嘱咐我不要与诸吕争论,我自然是满口答应。她刚去不久,却见诸吕中的一些人也都慢慢来了,一些人见到我,都是微微皱眉,善于掩饰的都是不看我,而其余的却都是对着我指指点点的,口中还说着话。我心中不爽,心道:“吕氏中人果然没有多少的容人之量,高后让我一个外人来诸吕的筵席,是想让我跟诸吕交好,不过这番下去,却刚好是弄巧成拙······”正这般想的时候,却见正殿之处走进来两个锦衣公子,诸吕都是侧目而视,我见来人正是不其侯吕种和长乐卫尉吕更始,不禁微微皱眉。

    本来我懒得跟吕氏的人说话,但是我站在殿中,诸吕没有一个人愿意靠近我,这般一来,吕种和吕更始一眼就看到人群中的我,吕种冷笑一声,上前说道:“哦,这不是刘家的小儿吗?太皇太后宴请我吕氏族人,你来干什么?快滚吧!哈哈······”吕更始也是在一旁帮腔说道:“就是,这一个外人,难道凭着堂姊就能和我们一起,真是不自量力······刘章,你凭着这裙带的关系,不害臊么?”他猖狂大笑起来,吕种听到他提及吕秀,眉头一皱,冷笑道:“刘章,怎么不说话了?看来你也不过是个窝囊废,如此凭着一个女人,真是丢脸······”

    我淡然地看着这两个人,面上带着笑容,手指却触到了青霜剑的剑身,但是想起吕秀方才说的话,我有木然攥紧了拳头,随即放开,转过头去,两人还要在奚落我,却见门外又走进了两个衮服的中年人,我看了过去,见是如今正执掌朝政的吕产和我的岳父吕禄,诸吕这时候都上前行礼,我站在后面冷眼旁观。

    吕禄淡淡地看着众人身后的我,慢慢走到我身前,我拱手行礼,却没有说什么,吕禄捻着长须,看着我,斟酌说道:“秀儿已经跟你来了吧?”我嗯了一声,说道:“回赵王,秀娘在后殿陪着太皇太后。”吕禄如何看不出来我对他的冷淡,他微微皱眉,低声说道:“你既然来了,就要顾及到秀儿,忍一时风平浪静,莫要冲动。”我看着他,见他面上带着一丝关怀,心中冷笑:“你如今对秀娘心怀愧疚也是于事无补了,当初忍心维护自己的悍妻,任由旁人欺辱自己的女儿,现在愧疚又有何用?”便淡然说道:“多谢赵王提醒,本侯知道了。”吕禄见我这样,叹了口气,走到一旁去了。

    这时候钟磬声音一响,诸吕都是回转身子,见吕秀和张嫣扶着高后走到了殿上。众人都是站好,只有我站在一旁,犹如孤魂野鬼一般,吕秀站在殿上看到了,微微心酸,我向她眨了眨眼睛,笑了一下,见高后坐下,诸吕都是行礼拜见,我也在一旁行礼。高后看着殿中站着的我,又看了看诸吕,说道:“好了,都坐下吧。”众人纷纷入座,我自愿屈居末流,就走到殿门处坐了下来,浑然不理会诸吕看着我的目光。

    高后看着殿中的吕氏一族,坐在前面的是临光侯吕嬃,之后却是吕产和吕禄,余人都是按辈分排开。高后笑道:“今ri是我吕氏的家宴,哀家就不提朝政之事,只是和家人饮酒为乐,你们就不必拘束了。”众人都是松了口气,高后看着吕嬃,笑道:“妹子,听说你前些时ri有些身子不好,如今可怎么样了?”吕嬃因为自己的女婿琅琊王刘泽将自己的女儿带出了长安,心中很是担心,一直是食不甘味的样子,这时候听高后问起,哼了一声,说道:“有劳姊姊挂怀,妹子一时还死不了!”

    高后听她说话火药味极大,面sè一沉,便也不再说话,吕产和吕禄连忙奉酒为高后祝寿,高后笑了一下,饮了一杯。张嫣在一旁说道:“母后,您身子有恙,才刚刚好转,还是少饮为宜。”高后嗯了一声,说道:“只是今ri家宴,若是我不饮酒,家人多半也不敢饮······”张嫣笑道:“这有何难,太皇太后吩咐一人为酒吏,专管行酒之事,那谁还敢不喝酒?”高后笑了一下,点了点头,忽然扬声说道:“哀家想任命一人为这次家宴的酒吏,何人愿意?”一时殿上都是鸦雀无声。

    殿中的吕种低声对吕更始说道:“一个小小的行酒之吏,谁会愿意做?我吕氏中人决然不屑为之。”殿中安静之下,他小声嘀咕的话声高后也听见了,问道:“吕种,你有什么话就大声说,我吕家的男儿,何时开始偷偷摸摸地说话了?”吕种听高后这么说,一时有些难堪,站了起来,讷讷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脑中一亮,便拱手说道:“回太皇太后,这等行酒之事,我吕家人怕是没有人有这个本事,听说朱虚侯刘章最jing于这行酒的雕虫小技,不如就让他来做酒吏吧!”众人都是嗤笑一声,吕种心中暗自得意。

    高后看了看远在一旁端坐的我,忽然扬声说道:“刘章,你过来。”我当即站起身子,走到殿中,高后看了看吕种,说道:“吕种想让你做这个酒吏,你可愿意?”我听到旁边吕种和吕更始的嗤笑,便拱手说道:“臣自然愿意,只是臣还有一个要求,望太皇太后成全。”高后哦了一声,淡淡地说道:“你说。”我朗然说道:“回太皇太后,臣从前执掌长安卫尉,说起来也是将才,当时养成的行酒习惯,现在怕是改不了了,请太皇太后允许臣以军法行酒!”高后笑道:“既然你愿意为酒吏,那自然是你说了算的,哀家允了。”我连忙行礼,高后吩咐宫人又重新置了一个小几,放在高后与诸吕之间,我便端坐在那里。吕秀见我的位置显赫,微微放心。

    我端坐在小几后面,朗声说道:“太皇太后命我为酒吏,那么此次酒宴便以我为主,我以军法行酒,军法大于天,便是太皇太后也不能逾越,你等若是违了军法,那可是要受罚的。”吕种当即不服,起身说道:“放肆!酒宴自然以太皇太后为尊,你算什······”高后摆手说道:“吕种退下,自来酒吏便是如此,哀家若是违抗,同样要罚酒。”吕种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心道:“酒吏不是小吏吗?怎么还能压得过太皇太后,早知如此,我······”我笑了一下,说道:“自来行酒之法,古时有燕shè,即是在酒宴之上比试shè箭,但太过凶险,如今咱们便以投壶为行酒之法,宫人去准备投壶和竹箭,若是何人投不中,便要饮尽樽中之酒!”当下宫人取来行酒用具,依照我的吩咐发给场中的每一个人。

    我上前在投壶四周画上标记,说道:“以此界投壶,中者免于喝酒。”吕嬃将竹箭扔下,说道:“本侯不玩此无益之戏。”我拱手说道:“临光侯违抗酒令,罚酒一樽。”吕嬃大怒,高后笑道:“妹子饮酒便是······”吕嬃无奈,只得喝了。高后拿着竹箭,走上前去,竟然一举投中,我微微纳闷,吕秀拍手叫好,高后笑道:“此法哀家当年玩过,幸而此时手未生疏,哀家可免于责罚了······嫣儿,你来!”张嫣苦笑一声,说道:“母后,嫣儿多半投不中。”说着上前投了,果然不中,便饮了一杯,双颊透出一片嫣红。

    吕秀看了看我,我笑了一下,她深呼了一口气,投了出去,却是不中,吕秀叹了口气,宫人奉上酒樽,我上前说道:“太皇太后,臣想饮了这樽酒,请太皇太后恩准。”高后想了想,点了点头,吕更始说道:“太皇太后,这不是违了军法么?若是堂姊如此,那我等也可以让人替代了。”吕种也在一旁帮腔。高后笑道:“秀儿有了身孕,不宜饮酒,酒令虽大,人命却关天,哀家准了。”我看着吕种的面sè突然乌云密布,冷笑一声,心道:“这个事情,我看你怎么不生气。如今我是酒吏,你生气之下,若是出了岔子,哼!”当下将酒樽之酒一饮而尽,心中却极是快意。

    我放下酒樽,却见吕秀站在一旁忸怩地看着我,面sè酡红,竟然好似喝了十杯酒一般,心中一惊,拉着她低声问道:“秀娘,你怎么了?”吕秀看着我,低声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事情?”我微微一愣,随即心中大喜,低声问道:“你果真有孕了?”我一时激动,忍不住就想将她拉到怀中。吕秀却记得这是在殿上,笑着推开了我,慢慢走回。但是方才我的动作众人都是看到了,一时都是侧目。吕种双手按着小几,低声喘息道:“有了身孕,有了身孕······”吕更始笑道:“哎呀,这些堂姊有喜,刘章就更得意了!”吕种听他在一旁煽风点火,虽然知道他是想惹自己生气,但是仍然按捺不住心中滔天的怒意。

    我回过神来,让吕嬃投壶。吕嬃得到上次的教训,这次倒是不敢说什么了,投了一次,却没有投中,皱着眉头又喝了一樽。吕产笑了一下,上前说道:“让本王试试!”投了出去,箭头在投壶上转了一圈,终于还是没有进去,他摇头笑道:“看来是老了,咱们这些人只有太皇太后投中,还是太皇太后技高一筹。”高后笑着打趣了一句,吕产饮了一樽,之后就是吕禄,吕禄斟酌了一下,却是投中了。此外几个吕家人,或中或不中,中者都是大喜,不中者怏怏然喝酒。

    轮到吕种的时候,我笑了一下,吕种嫉恨地看着我,他正要投,我突然一笑,他手一动,竟然没有中,我忙道:“不其侯不中,罚酒一樽!”吕种大怒,但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敢如何,我看他装着喝酒的样子,却将酒洒在了自己衣服上,心中冷笑:“饶你jiān诈似鬼,有我在这里,你休想逃过我的眼睛。”当下说道:“不其侯饮酒心意不诚,来人,为不其侯再斟一杯酒!”吕种怒道:“你!······”我低声笑道:“我为酒吏,你敢违令?”吕种这时候恨不得咬我,他盯着我,将酒樽举起,一滴不剩地喝了下去,我笑了一下,之后便是轮到吕更始,这小子手底下倒是有些本事,一举投中,不禁大喜,但是看到一旁吕种看他的眼光,又只能悻悻然坐下。

    我看着这两个人,心道:“原来这两个家伙也是貌合神离,如此就更好办了······”酒令行过一次,高后笑道:“你们自己行酒就是了,哀家看着高兴。”吕产摩拳擦掌地说道:“本王上次没有投中,这次必然会中······”余人见他滑稽的样子,都是笑了起来,我见气氛融洽,心道:“这吕产倒是有几分心机,竟然自甘当小丑,让太皇太后高兴······”忽然听吕种叫道:“叔父且慢!咱们都投了,但是酒吏还没有投,这恐怕不合规矩吧!”一旁众人纷纷点头,高后笑道:“刘章,你虽是酒吏,也该体擦众人的心意,你也去投,哀家看看你的运气如何。”我心道:“看来这是吕种要让我出丑了······”当下笑道:“臣领旨!”

    我接过宫人拿来的竹箭,伸手投了出去,正中投壶。众人都是轻轻吁了一声,似乎很是失望。我看着殿上,笑道:“太皇太后想看着后辈同乐,婶娘的意思呢?”张嫣笑了一下,说道:“秀儿有身孕,也是不用玩了,我来替她投,但若是不中,章儿你来饮酒,如何?”高后笑了一下,我苦笑一声,说道:“臣领旨!”当下张嫣下去,却是没有投中,我看着张嫣,见她神sè有异,心中顿时明白,心道:“原来婶娘怕我风头太盛,引人嫉恨······也罢!”当下满饮了一樽。之后吕产便真的投中,吕禄反而没有投中,两个堂兄弟相视而笑,拉着又投了几次。

    吕嬃连饮几樽酒,不胜酒力,被宫人扶了出去。吕种投了一次,却是中了,吕更始也中,其余吕家人也纷纷上前投了起来,但多半不中。吕种忽然扬声说道:“太皇太后,臣想和酒吏比比投壶,希望太皇太后能够恩准。”高后看了看我,说道:“也好,只是酒宴之上,酒吏为尊,他若答应,你们自然可以比。”吕秀轻啊了一声,高后拉着她,低声道:“无妨,你看着自己的夫君就是······”吕秀想起之前我和吕种的种种不快,微微蹙眉。

    吕种看着我,说道:“不知酒吏意下如何?”我听他句句不离酒吏之说,心中也是生气,便笑道:“既然不其侯有这个雅兴,小吏自当遵命。”吕种哼了一声,宫人便带了一把竹箭,吕种正要投,我忽然笑道:“不其侯,如今只有咱们两人投,不如将投壶放的远些,如何?”众人都是静了一下,吕种心道:“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拼着两个人都喝酒,哼!难道我还拼不过你?”当下道:“本侯也正有此意······”宫人又连忙将投壶放在殿门处,如此两人离开投壶已经有三十步远。吕产上前投了一下,他身子臃肿,竟然还没有投到投壶的地方,众人见状,都是笑了起来,吕产笑道:“你们两个小子,这是要对着喝酒是吧?小心你们喝光了太皇太**中的美酒,太皇太后生气!”高后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尽管喝便是,哀家不信灌不饱你们!”

    吕种看着投壶,心中有些打鼓,却是说道:“酒吏,你先来吧?”我笑了一下,甩手扔出了一支竹箭,不偏不倚正中其中,殿上众人哦了一下,纷纷叫好。我看着旁边面sè不豫的吕种,笑道:“不其侯,该你了!”吕种踌躇两下,奋力将竹箭扔了过去,却是偏了一拳的距离。吕更始大叫“晦气”,吕种瞪了他一眼,接过宫人地来的酒,一饮而尽。

    我见他饮酒的时候都是恶狠狠地看着我,心中叹息,问道:“不其侯还要比么?”吕种低声说道:“自然要比,本侯不信你有这么好的运气······”我笑了一下,想起方才张嫣的举动,却是将竹箭投偏了,自然不中,满饮了一樽,吕种虽然得意,但自己也没有投中,只能喝了,他此时已经微微有些眩晕,心中想着方才吕秀有孕的事情,心中狂怒起来,拉着我还要比,我暗自摇头,却是陪他玩了几局,他又喝了几杯,我却是没有再喝,半个时辰过后,吕种已然双眼迷离,口中吆喝:“我没醉······刘章,咱们再比过······”吕更始忙将他拉到座位上。

    高后见诸吕的神sè都是有些惊讶的意思,心道:“看来刘章此次来到家宴上,终究是让吕家人看到了他的锋芒,如此我也安心了······”当下说道:“刘章,你们都喝了些酒,先停下一会儿,让各人醒醒酒,如何?”我笑着答应,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张泽连忙吩咐乐舞。吕秀一双眼睛只是看着我,见我神sè无恙,略有放心。张嫣看着我,却是微微点头,甚是欣慰。

    高后看着这宫廷里的乐舞,笑了笑,说道:“这宫廷中的乐舞看得久了,便觉得乏味。当年哀家和高皇帝在沛县躬耕,每逢节气,村中老少聚在一起歌舞,那时候才是真心高兴。如今看着这般中规中矩的歌舞,虽说也是在笑,但终究觉得少了些什么。”张嫣和吕秀听她说得惆怅,想要安慰,却也没有经历过农事繁忙,自然不知道个中滋味,一时也说不上什么话。

    我笑道:“太皇太后想要看,可以让宫人去排演农事耕作的乐舞,再加上乡音俚曲,自然和这种乐舞不同。农为天下之本,当初周朝时候有乐官到民间采风,也是得意之作。臣在临淄城郊,也听过弄人唱过耕田歌,自己也知道田事。”高后笑道:“你是说这些逗哀家开心的吧!你父王笑的时候,曾经帮过哀家耕田,若是说他知道,哀家倒是相信,你一生下来,高皇帝已经平定天下,你父亲受封齐王,你是王子,又哪里会知道田事?”我心中一动,笑道:“太皇太后,臣真的请教过农人,也知道该怎么种田。”

    高后哦了一声,笑道:“你是君侯之尊,也知道该怎么种田?那你说说看,说好了,哀家有赏,若是不对,哀家真的罚你去种田。”一旁张嫣和吕秀听高后这么说,都是笑了起来,我心道:“开玩笑,我的前世也是农民的孩子,怎么会不知道呢?不过这次说的耕田可不是田间的劳作,高后若是大怒,我这条小命就不保了。”当下想了想,拱手说道:“回太皇太后,臣以为种田之法,应该深耕穊种,立苗yu疏,非其种者,鉏而去之,若是如此,自然能够种出好庄稼。”高后本来是在笑着,却忽然隐去了笑容,低声说道:“深耕穊种,立苗yu疏,非其种者,鉏而去之······非其种者,鉏而去之······”张嫣神sè一变。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异界之龙迹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异界异域欲火焚村都市之最逍遥修神之天地屠神叫我特雷西世家子的红楼生涯超战争学院异界大魔神淡漠云天绿色田园位面穿梭商人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灵鼎都市风流天尊宫廷与爱情霹雳江湖逍遥行和女神暧昧同居逍遥仙尊在异界魔之血炼都市狂神湖蓝色的诅咒异世邪魂圣龙邪尊无上狂尊万魔之祖弑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刀笔布衣所写的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