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第二ri一早,我睁开眼睛,见吕秀还在细细酣眠,双颊如同桃花一般,煞是惹人爱怜,我微微笑了一下,看着两人中间的发结,心道:“自此之后,我和秀娘便是结发夫妻了,ri后便要相濡以沫,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要在一起的······”想到这里,我微微抬起左手,抚摸着她的面容。吕秀嘤咛一声,缓缓醒来,睁开眼,正看到我的眼睛,我笑了一下,叫道:“秀娘,你醒了?”吕秀点了点头,我问道:“这个发结可以解开了吧?”吕秀道:“都过了一夜了,自然可以了。”

    我一听,大是高兴,忍不住翻过身子,压在吕秀身上。吕秀喘息一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我笑了一下,将发结解开,说道:“被绑在一起一夜了,该解开了。”我头发散开,落在吕秀颊上和脖子里,她微微觉得有些痒,动了一下,说道:“现在解开了,你,你怎么还不下来?······”我看着她,笑道:“秀娘,你来说说,为夫为何不下来?”吕秀别过脸去不看我,口中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坏事······”我见她这个样子,低头亲在她耳后。吕秀口中呵了口气,身子一阵扭动。我顺着她的耳朵吻到她颈中,她不禁喘息起来。

    我突然哈的一笑,又翻身躺在一旁。吕秀本来闭上了眼睛,这时候看着我,不明所以。我笑了一下,说道:“咱们还是快些起床吧!这时候我已经误了早朝了,若是你再误了时辰,还不被太皇太后和皇后笑话?”吕秀哦了一声,我坐起身子,将她拉在我怀中,两个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吕秀忽然笑道:“我来给你束发吧!”我笑道:“好啊!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我的侍女束得好······”吕秀笑道:“就算是我束的不好,你也要说好。而且,我为你束发之后,你也要给我束发。这是皇祖姑告诉我的,不能乱了规矩!”我啊了一声,看着她身后拖着的长发,一时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吕秀将我拉了起来,我见房中已经放着水盆,想着可能是下人端来的,只是我如今都成亲了,小石头应该知道避讳,多半是侍女端来的。我二人洗过脸之后,吕秀将我拉到铜镜之前,对着铜镜为我束发,不多时就已经替我束好高冠,而后吕秀将我拉了起来,跪在铜镜前,说道:“换你了。”我看着她几乎接地的长发,一阵苦笑,心道:“秀娘,你这是为难我了,我连简单的马尾辫都梳不好,你这么长的马尾,我可没有办法。”

    吕秀从镜中看着我,偷偷笑了一下,说道:“那你会做什么?”我笑道:“我来为你涂胭脂、画眉毛、点眉心都行的。”吕秀想想说道:“你还是先帮我梳发吧!”我只能抓着她的头发,摆了几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高声叫道:“小石头,叫漱玉进来!”那知道门外果然有人应声说道:“是,公子!”我一愣,心道:“小石头怎么在外面?”随即听到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姐姐,君侯叫你进去呢!······你还在嘘什么!”随即听到漱玉的声音说道:“这个笨丫头!······”

    随即门被打开,只见漱玉一脸不自然的笑,进来又将门掩上。我有些无语,问道:“你们······听房!?听了多久了?”漱玉面sè微红,说道:“也没有听多久,从······二更吧······”我脸sè一黑,正要发怒,却觉得吕秀拉着我的手,低声道:“随他们去吧!反正我们又没什么······”

    我忍不住说道:“昨晚自然没有什么,可是今晚呢!若是他们再听,那就是天大的事情!”吕秀大窘,别过脸去。我忽然醒悟过来,见漱玉面上红彤彤的,不由有些尴尬,说道:“那个······漱玉,你来给夫人梳头!”漱玉诺了一声,连忙走到吕秀身后,见到吕秀的长发,漱玉不禁笑道:“夫人好美的头发······”吕秀不禁高兴,笑道:“是吗?我也觉得不错,可是他······他说头发长了便是累赘,还要花长时间打理······”我不禁苦笑,心道:“秀娘,这是咱们私下说的话,怎么你也对旁人说起?”

    漱玉便梳着边说道:“君侯这么说吗?咱们君侯就怕麻烦,那时候还跟我说要将头发剪了,奴婢就劝他,‘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夫人知道君侯怎么说?”吕秀瞄了我一眼,问道:“他怎么说?”漱玉抿嘴笑道:“咱们君侯说,‘照你这么说,人一生下来,就不能修理头发了?若是天生的秃子,岂不是太对不起父母了’,夫人说说,君侯这不是强词夺理么?”吕秀也不禁掩唇笑了起来。

    我被她二人弄得好不自在,只得自己去寻了自己的衣衫,换了身上穿着的吉服。随即又拿了一件外裳给吕秀,说道:“待会儿你便穿着这身衣服,我们一起去宫中朝见太皇太后。”这时候漱玉也已经将她的头发梳好,吕秀对着铜镜看了一下,点头说道:“你便是他在临淄时候的侍女吧!果然不仅心思剔透,而且多才多艺,也难怪他将你带到长安······”漱玉低眉说道:“夫人谬赞了,奴婢只是会些梳发的小事,是夫人安排的对,若是夫人让奴婢做其他的,奴婢便做不来了。”吕秀笑了一下,说道:“有其主必有其仆,你倒也是谦逊!”

    我听她二人说得远了,便道:“漱玉,你去端水过来!”漱玉诺了一声,走了出去。我看着吕秀,笑道:“漱玉也是乱来,怎么就给你梳了一个妇人的发式?你如今还是个姑娘,这样看着别扭。”吕秀面sè一红,道:“你又胡说呢!方才的事我还没有说你,今晚······今晚我不会让你上绣床的······”我脸sè一苦,吕秀见状,轻轻一笑,道:“你来为我画眉,若是画的不好······”我笑道:“若是画的不好,为夫任你处置,若是画好了,你就任由为夫处置,怎么样?”吕秀面sè一红,点了点头。

    等我为吕秀画好了眉毛,她看了一下,撇撇嘴,说道:“不好看!”我看着她一脸促狭的笑,不禁说道:“那好,你既然觉得不好,那为夫今晚就任由你来处置了,还望夫人怜惜些······”吕秀大窘,嗔了我一眼,道:“还在贫嘴,再胡说,我不理你了!”我忍着笑,带她出门。小石头和枕香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膳食。我和吕秀并排而坐,但怎么都觉得别扭,抬头看小石头和枕香漱玉二女也是如此,吕秀更加窘迫,好不容易用过早膳,小石头便驾着彩车送我和吕秀到宫中。

    永寿宫外,吕秀看着张泽进去禀报,微微有些不自然。过不多时,张泽走了出来,说道:“太皇太后让君侯和君侯夫人进去!”我笑了一下,拉着吕秀走进宫去。来到内殿,只见高后坐在上首,张嫣坐在下面,二人正在品茗。高后见我二人进来,面sè微带关怀之sè,说道:“你们来了?”我和吕秀忙跪了下来,吕秀一时还有些不太习惯这样的见面,我笑道:“臣刘章携妻拜见太皇太后,皇后!”高后笑道:“新妇第一天早起乃是为了侍奉舅姑,怎么来到哀家这里了?”我道:“按照礼节本来应该如此,只是臣的家人都在临淄,便无人可以侍奉,臣想来,还是让秀娘来侍奉太皇太后和皇后,毕竟往常秀娘都是伴在你们身边,臣这番自作主张,望太皇太后恕罪!”

    高后闻言很是欣喜,说道:“你如此体谅哀家,也算有心。”顿了一顿,她面带微笑,说道:“怎么,秀儿已经将自己的闺名告知你了?对了,昨晚······”我顿时无语,见高后眼睛里分明藏着狡黠的神sè,不禁苦笑道:“臣多谢太皇太后教导臣的结发之礼!”张嫣笑了一下,说道:“章儿,太皇太后昨晚那是跟你闹着玩儿的,你可千万不要生气。”

    我正sè说道:“婶娘这便是说笑了,太皇太后这般,乃是为了让章儿记住结发夫妻的恩情,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高后点头说道:“正是。当ri我还是姑娘的时候,我母亲便是这般将我的头发和高皇帝的绑在一起,我昨ri作为,也是为了让你们牢记夫妻恩义。”我笑道:“不知道高帝······”话一出口,忽然觉得不对,便没有再问。高后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这孩子,可是越来越放肆了······”

    我吐了吐舌头,心道:“高祖虽然是个英雄,但更加是个无赖,难道他能抵挡住身边美人的诱惑,当夜没有行周公之礼?又或者是当夜二人无事,不过第二天一早······如此说来,我比之高皇帝可君子多了!”一时心中得意,却瞥见张嫣横了我一眼。高后看着吕秀,问道:“秀儿,你手上拿着的小筐里装着的是什么?”吕秀忙上前,将小筐递了上去,说道:“是枣子和栗子,还有一些干果。”

    高后看了一眼,问道:“这些有什么寓意么?”吕秀点头说道:“皇祖姑,枣子代表新妇第一天要早起,而且ri后也要勤俭持家,不能有一丝的懈怠,栗子则寓意新妇要对舅姑心怀敬畏,孝顺舅姑,不能恃宠而骄。”高后点了点头,说道:“你能够明白这些,看来真的是长大了。”我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心道:“枣子是这个意思吗?怎么我知道的是早生贵子的意思?还有,为什么要用栗子?是古人错了,还是我的脑袋错了?”

    高后拉着吕秀,说了一些话,我跪坐在下首,难得见到高后心情如此之好。她们三人说了两个时辰,本来高后是要留我们在永寿宫用膳,只是后来又有官员禀报朝中事务,张嫣便起身告退,我和吕秀自然也顺着退出了内殿。

    走出了永寿宫,张嫣拉着吕秀的手,说了几句私下的话,吕秀掩唇而笑,不时地回头看我。我走了过来,两人便不再说话。张嫣见我走了过来,说道:“章儿,你肯让秀儿来陪太皇太后,如此通情达理,我也没有料想到,老实说,我之前还害怕你将秀儿关在府中,只让她做个平凡的妇人呢!”吕秀笑道:“皇姑多虑了,他对我很好,没有勉强我什么······”张嫣笑道:“秀儿果然是嫁人了,这时候就知道为自己的夫婿说好话了。”吕秀抿嘴笑着,倒是没有之前哪班的羞意。我笑了笑,随口问道:“婶娘,我在永寿宫里怎么没有看到窦姊姊?”

    张嫣眉头一皱,问道:“你怎么还问起她?”我有些奇怪,说道:“为什么不能问,我也只是想到有些时ri没看到她了,这才问的。”张嫣蹙眉说道:“你如今已经和秀儿成婚,如何能再问起别的姑娘?”我一时觉得有些可笑,不禁呵的一笑,看向吕秀,见她神sè有些黯然,笑容慢慢隐去,问道:“秀娘,怎么了?”吕秀抬眼看着我,说道:“你这般记挂着窦姊姊,莫不是对她有情?”我啊了一声,说道:“这,秀娘,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我初始认识窦姊姊的时候,你说是让我不能怠慢了她,我将她当做你的姊姊,你怎么会如此想?”

    吕秀听我这么说,蹙眉问道:“当真么?”我点了点头,她又问道:“那当ri未央宫大宴,她舞那首《未央》的时候,你看她看得眼睛都直了?”我不禁说道:“这可真是莫大的冤枉,我当时是担心她舞不好,哪里是看得眼睛都直了?对了,窦姊姊到哪里去了?”吕秀看着我,说道:“难道是我误会你了?”我没有答她的话,一时想到:“若是我所料不错,窦姊姊应该是后世史书里的那个刘恒的皇后,我原本想着她在未央宫里,历史会有所偏颇,窦氏若是一直都在未央宫里,那么我还有机会促成刘吕之间的共存,但若是窦氏出了变故,那我就要好好考虑之后自己的打算了······”一时心中焦急,连声问道:“窦姊姊如何了?她出了什么事情?!”

    吕秀见我着急之情见于颜sè,不禁叫道:“你还说我冤枉了你?若不是有私情,你为何如此关心她?”我不禁愕然,但我难道要将我知道历史走向的事情告诉吕秀,那她一定会认为我是疯了,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搪塞,神sè便有些吞吞吐吐,吕秀见了,心中更是气苦,冲口叫道:“皇祖姑以为你跟窦姊姊有私情,一怒之下,就将她远嫁赵国,你现在知道了,也满意了吧!”

    我闻言心中一沉:“窦氏已经不在未央宫了?按照史书记载,她被人误放在去代王的名单里,这么说来,她此刻已经是在代王宫了?!去了代王宫,去了刘恒那里······”想到此处,我不禁低低惨笑道:“远嫁赵国······呵呵哈哈,远嫁赵国······秀娘,你真是,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吕秀看着我微怒的神sè,一时有些难以接受,说道:“我怎么了?”我想要说什么,但是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禁转过头去,生着闷气。

    张嫣在一旁看着我们吵架,这时候走上前来,沉声说道:“章儿,我原以为你会对秀儿好,怎么如今你竟然因为一个窦氏,如此欺负秀儿?”我听她这么说我,一时只觉得自己这样被冤枉很是可笑,但却明明知道自己被冤枉,竟然无法辩驳,张嫣见我有话说不出的样子,冷然道:“你还要说什么?让窦氏远嫁的事情是太皇太后吩咐的,你难道要质疑太皇太后的决定?窦氏不过就是一个稍有地位的宫女,说到底不还是个下人,你为何对一个下人的事情如此上心,却不惜让你自己的发妻伤心?!”我苦笑道:“婶娘,你错怪我了,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们解释······”张嫣断然说道:“你毋须再解释,不管如何,你今ri也是欺负了秀儿,你说过不让她受到半点儿委屈,如今可如何?”

    我叹了口气,只觉得这件事情解释不清楚了,只得说道:“婶娘,我跟窦氏之间没有交清,若是说有交情,那也是跟着秀娘来的交清。只是太皇太后就因为这子虚乌有的事情就将窦氏远嫁,是不是小题大做了?”张嫣冷然道:“放肆!章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太皇太后对你好了些,你便忘了上下尊卑之别?!太皇太后这么做,自然有她这么做的道理,你说自己跟窦氏没有私情,可是你能说窦氏对你没有情意?”我嗓子一时哑了,愕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嫣看着我,见我神情迷茫,便说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窦氏在未央宫也有些年头,对赵王宫的事情自然也是游刃有余,她私下跟我说过,她会找个机会离开赵王宫,可能就会找到一个普通人嫁了,如此对谁都好。你若是再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那便是你自己的不对。”我嗯了一声,神情落寞,心道:“想不到堂堂的窦皇后竟然是因为和刘章的关系过于亲近而被发放民间。只是她会在赵王宫吗?若是她真的在赵王刘友那里,最多不过就是一个妃子,说到底还是一个普通人,但她若是去了代地,那可就大事不妙了,难道历史竟然不会因为我的到来而发生一点儿小小的改变?那我此番回到大汉朝又有什么用?”心中一时乱糟糟的,全然没有了头绪。

    张嫣见我神情苦恼,微微哼了一声,拉着吕秀到一旁去劝慰。吕秀一直听着我的说话,开始时候确实很委屈,不过到了后来,她也相信了我说的话,张嫣想要安慰她,却听她说道:“皇姑,我知道是我自己太过任xing,他既然这么说,也必然有他的苦衷,我不会在意的。”张嫣将她搂在怀里,说道:“傻孩子······”吕秀鼻中抽泣了一下,张嫣放开她,说道:“你不生气,那便好了。若是你真的生气,皇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们是新婚夫妇,刚开始吵上一两架倒是没什么关系······”吕秀奇道:“怎么?夫妻吵架难道是好的?这是什么道理?”张嫣苦涩一笑,说道:“若是我此时有架可吵,那我必然是很欣喜的······”吕秀神情一黯,没有再说什么。

    张嫣也只是伤心了一下,随即便回过神来,拉着吕秀的手说:“秀儿,皇姑有些累了,我这就回去。你去跟着章儿回府,你们刚刚成婚,若是婚后第二ri就不在一起,难免有人会说闲话。”吕秀嗯了一声,张嫣看了正在低头沉思的我一眼,慢慢随着宫女上了车辇。

    吕秀走到我的身旁,我抬头阚泽她,问道:“秀娘,方才是我不对,你千万别生气······”吕秀摇头说道:“我方才也有不是的地方······刘章哥哥,你忘了,我俩是结发夫妻,是要福祸同当的。你ri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知我,不然ri后又该有像今天这样的误会了。”我握住她双手,说道:“你说的是,ri后我有什么事情,也不会瞒着你······”吕秀微微一笑,说道:“你记得就好······”我笑了一下,说道:“如此我们便先回府,你说好不好?”吕秀嗯了一声,我们便一起走出了未央宫。

    回到府中,我叫来枕香和漱玉二女,说道:“你们伺候夫人沐浴更衣,然后准备些清淡饮食。”二女应了一声,带着吕秀到后面的小楼里。我则是看着小石头,斟酌了一下,说道:“小石头,你速速派人去找秦卬和离朱二人前来,我有要事相商!”小石头见我神情肃然,问道:“公子,事情很急么?”我点头说道:“十万火急,你速速派人便是。”小石头连忙跑去叫人。我来到书房里,想着窦氏如今的情势,心道:“窦氏走得也未免太过着急了,一点儿什么都没有留下,我连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如何知道她现下何处?”我跪坐在书房里,寂静之中,心中想着补救的方法。

    半个时辰之后,秦卬和离朱赶了过来,虽然疲累,但是两人却没有喘息。我看着眼前的两人,伸手示意二人坐下,随即开口说道:“本侯在ri前得知,宫中的一个宫女出嫁去了赵国,所以找两位前来商议对策。”秦卬微微皱眉,慢吞吞地问道:“君侯,敢问这位宫女是君侯······什么人?”我见二人脸上的神sè,有些无奈,心道:“敢情这两位也要误会我!”当下说道:“这个宫女跟本侯没有丝毫关系,但是却关系着大汉朝的命运!”秦卬和离朱对视了一眼,齐声问道:“大汉朝的命运?”我点头,说道:“据本侯知晓,这个宫女是太皇太后让人派送到赵国,作为赵王的侍妾,但是本侯担心有人从中作梗,窦氏并没有被送到赵王宫,而是去了别处!”

    秦卬皱眉说道:“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违抗太皇太后的旨意?”我点头说道:“秦兄你也看到此事的不同寻常之处了吧!若是真的有此事的话,那便是有异心的诸侯王在蠢蠢yu动,如此只会将大汉朝拖进天下倾覆的境地,本侯决然不会任由此事发生!”二人都是变了颜sè,离朱拱手说道:“君侯叫末将等前来,必定是有所安排,请君侯告知!”我看着二人,说道:“你二人派遣人前往赵王宫和代王宫打探消息,问清楚窦氏的所在,然后······”

    二人见我突然不说话了,都是有些好奇,我心道:“代王刘恒?你果真如同后世说的那般是治世明君么?若果真如此,算是刘章今ri多此一举!”当即说道:“离朱,你为人机jing,训练出来的人也应该小心谨慎些,你派遣三人去代地,最好是有人能够混进代王宫。”离朱眉头一皱,我冷然道:“我要你们监视代王,他若是有所异动,你们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秦卬张了张口,却没有问为什么,离朱却是问道:“君侯,你怀疑代王劫走了那个宫女窦氏?”我漠然说道:“代地就在赵国正前方,若是赵国是一把剑,代地就是剑锋,当ri车驾是向北而去,所以代王的嫌疑最大。”离朱皱眉说道:“若是说北边,燕王也有嫌疑,末将再派人去燕国监视燕王,不知君侯意下如何?”我还没有说话,秦卬却猝然说道:“君侯,如此说来,若是那些人故意南辕北辙的话,君侯岂不是还要再派人监视吴王、楚王、梁王,连南越王都要监视?太皇太后若是知道此事,定然震怒,君侯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我点头说道:“秦兄说的有道理,余人不用监视,吴王刘濞素有反心,但是时机未到,他不会轻举妄动,楚王年老,而且胆小怕事,他更加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梁王正在关中正面所出之地,首当其冲,他也不会异动,离朱,你只派人监视赵王、代王和燕王三处,本侯担心,这三处乃是防卫匈奴的前沿,若是一处有失,定然不堪设想。尤其是代地,云中、雁门等地都是天下险冲,代王若是存了其他的心思,被匈奴得知,定然攻关,那时······若是迟了,怕是本侯都无力回天。”二人都是默然。

    小石头忽然说道:“公子,你对朝政是如何想的?”我一愣,小石头低声说道:“如今太皇太后掌权,朝臣都有不满,公子初来长安,便有人前来拉拢,不知道公子如今站在哪一边?”我笑了一下,见秦卬和离朱两人也是神sè微动,我想了想,开口说道:“如今太皇太后女主,朝臣有异心,这些本侯知道,本侯如今是辅助太皇太后,将朝政拉入正轨,此时正是天下思安,不能出任何的事情,太皇太后虽是女主,但英明过人,我没有觉得有何不妥,反倒是诸侯王各怀异心,以为吕氏将要夺取刘氏江山,但是说到底,也不过就是觊觎皇帝宝座而已,若是让这些人掌权,多半比之高后更加残暴而已。高后虽是女主,但仍旧尊刘氏皇帝,吕氏并无大过,本侯决意辅佐······你们意下如何?”

    秦卬拱手说道:“君侯如何,末将等便如何!”我点了点头,小石头忽然低声说道:“公子,奴婢说句僭越的话,若是公子的王兄有异动,君侯会如何?”我看着他,见他神sè肃然,便道:“王兄曾对本侯说过,他在天下安定时只是保境安民,若是朝廷有所震动,也是会出兵勤王。王兄若是果然有异心的话,本侯辅佐他便是!”小石头身子一震,我正sè道:“你们也毋须多想,本侯在朝中得太皇太后重用,被朝臣接纳,最根本的就是本侯是齐王的弟弟,若是失去这个身份,本侯什么都不是,王兄做事稳妥,齐国乃是天下诸侯国最大的一处,王兄一动,势必牵连天下之势,他不致如此。”秦卬和离朱都是点了点头,秦卬说道:“末将知道君侯的意思了。”

    我想了想,说道:“你们二人负责城防之事,对于出入的人等一定详加盘查,诸侯王若是有异动,也必然会跟长安中的内应接应,你们该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了。”秦卬和离朱同声说道:“末将明白!”我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去吧!”二人当即告辞离去。

    我仍旧跪坐在小几后面,想着自己的安排是有错漏,却听小石头低声问道:“公子,你这般为吕氏着想,是出于夫人吗?”我笑问道:“你为何会这么说?”小石头低声道:“从前公子对太皇太后有颇多意见,如今却这般吩咐,应当是为了夫人的缘故吧!”

    我笑了笑,道:“若说是因为夫人,倒不如说是我通过夫人明白了太皇太后的苦心。当ri我在惠帝的庇护之下,虽然太皇太后对我起了杀心,但不过就是因为诸侯王的事情。这个事情我后来想过,确实是当务之急,若我是高后,多半也会这么做。太皇太后也是为了大汉朝的社稷苦心孤诣,不惜背上万世骂名。我不是铁石心肠,高帝的天下更是不容有失,我帮太皇太后,那是因为明白她的心意,至于夫人,我只是全心爱她,并不带有半分的朝政关系。”

    小石头道:“这点奴婢自然知晓,公子虽然是娶了夫人,但是对于吕氏却甚少接触,朝臣所以容许公子,但若是公子倾向于吕氏,奴婢只怕朝臣会舍弃公子······”我身子一震,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小石头,我如今只能做太皇太后和朝臣之间的桥梁,希望两方能够为了大汉社稷同心同德。这本来是当初二叔的事情,他是天子,更是太皇太后爱子,自然可以从容应对,只可惜天命不佑,二叔早逝。如今这副重任却是落在我的身上,我就是明知知其不可为也要全力为之。”小

    石头看着我面上突然露出疲累之sè,低声说道:“公子如今只是侯爵,这般左右朝政之事,若是无实权,根本不可为,公子这是逆天之举,是不是······”

    我笑了一下,说道:“你是说我不自量力?情势如此,我不得不这么做。我虽然只是侯爵,但是有王兄在我后面,左右朝政说不上来,只是太皇太后若是倚重我,事情多半大有转机······”忽听门外突然轻轻地砰了一声,我眉头一皱,冷声喝道:“谁在外面?!”门外一阵寂静,片刻之后,漱玉的声音说道:“君侯,夫人请你过去。”我看了看小石头,说道:“去回禀夫人,说我马上就去。”漱玉诺了一声,慢慢离去。

    我看着小石头,小石头也是神sè微动,低声说道:“公子难道是怀疑漱玉?”我漠然无语。小石头接着说道:“枕香和漱玉的身份,在临淄的时候就已经查得很清楚了,此事说不定是个误会。”我嗯了一声,说道:“但愿如此,你向府中的下人说明,ri后请示,在前门出跪禀就是,不要踏进房门。”小石头拜了一下,说道:“奴婢知道了。”我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暗自担忧。

    小石头见我仍旧是深思的样子,开口说道:“公子,夫人已经差人过来叫你了······”我哦了一声,看着外面已经有些蒙蒙黑的样子,说道:“时间过得好快······”说着站起身子,说道:“今晚不用你服侍了,你去向下人训话就是了。”小石头嗯了一声,我见他神情有些异样,突然说道:“小石头,抬起头来!”

    小石头身子一僵,慢慢抬头,我见他强忍着笑意的样子,在他肩头打了一下,说道:“你笑什么!”小石头笑出声来,说道:“奴婢想起昨夜之事,枕香进去端水,说起公子和夫人头发绑在一起,不能动弹,忍不住就笑了。”我也禁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还有脸跟我提起这个事情?我还没责罚你呢,你竟然跟他们一起听房,真是放肆!”小石头退了一步,躲开我的拳脚,笑道:“公子,今夜绝对不会了!”我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们今夜若是再敢的话,本公子就砍了你们的头!”小石头吐了吐舌头,嘻嘻而笑,只是不说话。

    我来到自己的卧房,只见吕秀正跪坐在小几前面,小几上已经放了几样菜式和一个酒壶,吕秀只着了一身雪白的连襟衣服,如同在家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一般,我见状,心中忽然觉得一阵温馨,慢慢走了过去,在吕秀的对面跪坐了下来。吕秀似乎感觉到我在看她,面上渐渐红了,我拿起酒壶斟在铜爵里,说道:“等了很久了吧?”吕秀微微摇头,说道:“没有,没有等很久······”

    我拿起玉箸,说道:“府中的另一个侍女枕香没有什么其他的手艺,难得是烧的一手好菜,你来尝尝,若是不合你的口味,你跟她说说,ri后府中的一切事务,你可以做主的。”吕秀嗯了一声,忽然抬起眉眼,抿嘴笑道:“方才我已经尝过了,她说是按照你的口味做的,我吃着也觉得不错。”我笑道:“这样啊,那很好······”

    这话说完,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吕秀同样只是细细吃菜,并不说话。我微微尴尬,在两人的酒爵里各斟了些酒,说道:“秀娘,咱们再饮一杯酒吧?”吕秀端起酒爵,忽然说道:“我们再喝一次合卺酒吗?”我笑了一下,心道:“原来秀娘也挺浪漫的。”当下笑道:“既是要喝合卺酒,我倒是知道一种喝酒的方法,叫做交杯酒!”当下跽坐起来,伸过手臂从吕秀端着酒杯的手臂穿过,说道:“你也和我这般,这就叫做交杯酒!”吕秀也觉得好玩,喝了一口,问道:“这是你们齐国的风俗么?”我想了下,说道:“不是,这是我胡思乱想的。”

    吕秀放下酒杯,说道:“那你有跟其他女子这样喝酒么?”我心中一跳,道:“没有,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这也是我们夫妻之间的小秘密,不能对外面说起的。”吕秀嘴角含笑,问道:“为什么不能跟旁人说起,夫妇之间的事情,难道还不能言之于人吗?我平ri有什么话都告诉皇姑的。”我一听,有些尴尬,说道:“难道我跟你说过的情话,你也要跟旁人说?”吕秀看着我,说道:“你若是欺负我的话,我就告诉皇祖姑和皇姑!”我心中一时无语,心道:“秀娘,今ri可是我们洞房花烛的ri子,怎么你一再提起太皇太后和婶娘,你不怕影响我的心情啊!”

    我看着对面吕秀得意洋洋的样子,忽然坏笑一下,在她面上捏了一下,说道:“我这也算是欺负你了,你明ri要告诉婶娘吗?”吕秀面sè一红,见我坏笑的样子,半羞半恼地说道:“我就告诉皇姑······”我哼了一声,吓唬她说道:“待会儿我还要调戏你,你还要跟婶娘说?”吕秀眼睛躲闪着我的注视,说道:“就说,就说······”我见自己也逗得她无言以对,心中微微解气,拿着玉箸夹了一片笋丝,递到她唇边,说道:“好了,不许生气,为夫疼你······”吕秀面sè腾地一下红了,而后凑过去吃了,不知为何,心中忽然升起了异样的感觉。

    我随便吃了一些菜,吕秀也吃好了,随即便叫枕香过来收拾。枕香见吕秀坐在床上,双手绞着衣衫,而我却站在案子前取了一卷书简,微微觉得诧异,忍不住笑道:“君侯,今ri可是您和夫人的洞房花烛,您怎么还有心思看书呢!”我顿时无语,开口斥道:“这丫头,这么口没遮拦!”

    枕香见我不理她,对着吕秀说道:“夫人,您来评理,君侯这般,竟也不知道体谅夫人的一番苦心!”吕秀瞄了我一眼,说道:“他若是想看,便让他看就是······”枕香笑道:“夫人就由着君侯的xing子吗?”吕秀看着她,笑道:“你xing子怎么比我还急,我还没说完呢!只是他想看书,便去书房看就是了。”枕香笑道:“这才是了······”

    我听着她们说话,不禁好笑,便拿着竹简说道:“本侯今ri就在此处看书了······你这小丫头,就知道挑拨离间,要知道我和夫人同心,你是挑拨不出什么的。碗筷收拾好了吧?收拾了就快些出去。”枕香悄悄笑了一下,说道:“君侯若是和奴婢生气,夫人可就不让你歇在卧室了······”我作势要打她,她才笑着跑开了,随手带上了房门。

    室中一时又安静了下来,烛火在静静地烧着,过了一会儿,吕秀见我真的就跪坐在小几前看着竹简,开口问道:“你今ri果然想看书,不想歇着了?”我回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不是,只是前些年养成的老毛病了,睡前总是要看一会儿书,如此才睡得安心。”吕秀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静静问道:“那你在看什么?”我笑道:“看《chun秋》,这里面说郑国南门地方有内蛇和外蛇相斗,内蛇死的事情。”吕秀哦了一声,问道:“那之后就是息夫人的事情了吧?”

    我一愣,向后面看了一下,笑道:“是有提到,你怎么知道的?”吕秀抱着腿坐在绣床上,说道:“《chun秋》里面提到的女子不少,不过大多都是生前郁郁寡欢,不过都是做了联姻的裙带,又哪里有丝毫幸福可言?息夫人的事情是皇祖姑告诉我的,那时候正是皇姑大婚,我虽是懵懵懂懂的,但就是记住了息夫人的故事,有时候也害怕自己变作息夫人······”

    我心中不乐,说道:“你难道是担心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周全?”吕秀摇头说道:“这倒不是······息夫人和楚王不言不语三年,我怕我也会如此。”我笑道:“她不和楚王说话,那是因为楚王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我······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吕秀看我神sè严肃,抿嘴说道:“你若是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三年不理你!”我不禁苦笑叫道:“夫人饶命!夫人饶命!你若是这么对我,那我可是真的要负荆请罪了。”吕秀歪着头,一脸骄傲地说道:“负荆请罪我也不理!”我只是苦笑,没什么话可说了。

    吕秀见我此时也无心看书了,便说道:“刘······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我微微一愣,便将书简放在小几上,在绣床边坐了下来,揽过她身子,说道:“说什么?”吕秀靠着我的胸口,说道:“其实方才漱玉在书房门外说我请你过去的时候,我也在那里。”

    我顿时沉默下来,片刻之后,才开口笑道:“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吕秀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叹息一声,问道:“你听到了什么?”吕秀低声说道:“我听到你说自己要做惠帝做的事情,还有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你······你为何这么为难自己?”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哪里为难自己了,是你多想了。”吕秀一时情动,伸过手臂环在我的颈中,我一时只觉得口干舌燥,说道:“秀娘······”吕秀嗯了一声,凑过去在我面上碰了一下,我低声说道:“秀娘,我早上为你画的眉到底好还是不好?”

    吕秀眉眼之间都带着笑意,说道:“画的不好!”我下巴抵着她光洁的额头,说道:“那为夫只好任由我的娇妻处置了······”吕秀在我胸口打了一下,说道:“那好,你去书房睡!”我啊了一声,问道:“秀娘,你不会真的如此忍心,为难为夫吧?”吕秀抿嘴笑道:“只是让你去书房睡,哪里为难你了?”我看着她,笑道:“只是这时候下人们可都没睡呢,若是看到我这个新郎刚刚新婚就被夫人赶出去,那为夫ri后哪里还有什么面子,不是成了下人口中的笑柄?”吕秀翘着嘴,说道:“这我不管······”我知道她只是跟我说笑,这时候也没招儿了,便道:“好吧,我这就去书房,不过······你也要放开我啊,这般搂着,是让我留呢,还是不让我走啊?”

    吕秀也没有细想,说道:“自然是不让你走啊!······不是,让你留······也不是,我让你出去!”她忽然觉得自己上当了,登时又羞又恼,说道:“快出去,你就会欺负我······”说着放脱了搂在我颈中的手臂,我低声笑道:“是你自己没有听清楚,我知道,你也舍不得我走。”吕秀微微坐起身子,我目光触到她颈中的一抹雪白,咳了一声,说道:“秀娘,时辰也不早了,是不是该歇着了?”

    吕秀嗯了一声,我干笑道:“我平ri里一个人睡惯了,如今要跟你同榻而眠,怎么竟有些紧张了······”吕秀横了我一眼,说道:“你去吹熄了灯烛。”我看着红艳艳的烛光下,她面容似乎也染上一层胭脂般的颜sè,一时情动,说道:“红烛烧着便是,这样才显得喜庆,你若是怕烛火太亮,拉上锦帐就好了······”说着便低头吻在吕秀唇上,她唔唔几声,微微挣扎一下,就势躺倒在绣床上。

    美人销金帐,锦屏双鸳鸯,玉钩静静暖,铜炉细细香。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异界之龙迹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异界异域欲火焚村都市之最逍遥修神之天地屠神叫我特雷西世家子的红楼生涯超战争学院异界大魔神淡漠云天绿色田园位面穿梭商人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灵鼎都市风流天尊宫廷与爱情霹雳江湖逍遥行和女神暧昧同居逍遥仙尊在异界魔之血炼都市狂神湖蓝色的诅咒异世邪魂圣龙邪尊无上狂尊万魔之祖弑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刀笔布衣所写的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