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张嫣哭过之后,心情也好了许多,高后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一直闭目养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嫣见状,轻轻离开了她怀中。高后睁开眼来,微微笑道:“可觉得心里好些了?”张嫣嗯了一声,道:“母后,嫣儿些许小事,竟耽搁母后这么久,我如今就回储秀宫了,弘儿也该醒了。”高后却摆手说道:“不急。你方才见过皇儿,可见到刘章了?”

    张嫣心中一跳,只感觉高后的目光看着自己,她一时有些紧张,强作镇定地说道:“嫣儿见过了。”高后笑道:“哦?那你觉得此子怎么样?”张嫣心中又是一动,想了想,才开口说道:“这个人很傻。”高后一听,突然笑道:“他自小就聪明绝顶,怎么嫣儿你说他傻?”张嫣仍是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曾问他愿不愿意做齐王,他说不愿,而且只是想着玩,那不是傻么?不过他说话倒是风趣,陛下跟他在一起,总是在笑。”高后听了,心道:“你怎知刘章是真傻还是装傻?”但她却没有提这个事情,只是笑道:“皇儿的xing子,像极了年轻时候的哀家,那时候哀家是大家闺秀一个,待人接物也没有这么多的心机,而且嘴上总是挂着笑容。皇儿不也是经常笑么?”张嫣道:“母后您不知道,陛下这时候的笑和以往看起来不一样。”高后一听,“哦”了一声,面上露出思索之sè。

    这时候永寿宫殿外忽然传来一串女子嬉笑声,高后顿时回过神来,看着张嫣,口中笑道:“你看,吕家的小马驹来了!”张嫣也是面上蕴着一丝笑意,闻言点了点头。高后的话音未落,殿外轰的一声被推开,走进了一个浅紫sè的身影。

    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发髻斜挽着,身段很是玲珑。高后一见这女孩就闭上了眼睛,随即睁开眼睛,无奈地看着她,沉声说道:“谁让你不通传就进来的?”那女孩却一点儿害怕都没有,嘻嘻笑道:“皇祖姑,是您说想要见秀儿的,现在秀儿来了,想要皇祖姑快些开心,难道还要通传么?那我出去等您通传好了。”说着作势转身出去。

    高后知道她在玩什么花样,只是微笑着,看她是不是真的出去。那女孩没听到高后挽留的声音,心中嘀咕,脚步更是迟疑,良久才挪了一步,高后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张嫣也是忍俊不禁的样子,开口说道:“秀儿,这个手法你都玩了十几遍了,怎么还是这样?你也该换些新花样,让皇祖姑开心啊。”

    那秀儿见高后和张嫣都这般捉弄她,急得直跺脚,翘着嘴说道:“我不玩了,一点儿都不好玩。”说完跑到高后的暖榻旁,站在高后另一边,抱着高后的手臂说道:“皇祖姑,你和表姊在说什么呢?”高后面sè一沉,说道:“你又胡乱叫,这是你皇姑,不是表姊了。”秀儿吐了吐舌头,道“是,秀儿知道了。”张嫣笑道:“母后,秀儿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反正我也不介意。”高后笑道:“这可不行,总不能失了规矩。这丫头整ri风风火火的,一点儿姑娘的样子都没有,要是再不懂得规矩,以后怕是要嫁不出去了!”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吕秀却是不以为然地道:“皇祖姑,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只有别人不敢娶我,我哪里会嫁不出去?”张嫣听了这话,想了一会儿,疑惑道:“秀儿,你说错了吧?别人若是不敢娶你,你就真的嫁不出去了······”高后也是反应过来,却是笑得说不出话了。

    吕秀“啊”了一声,面sè有些涨红,埋怨道:“皇后大人,就你会取笑秀儿。”张嫣轻轻拧着她微微泛红的腮,笑道:“秀儿你可真是牙尖嘴利,得了理一点儿都不饶人。”吕秀笑道:“好啦,既然皇后娘娘大人都这么说了,秀儿就得理饶人一次吧!”高后在一旁见她撒娇,也不由笑了起来,道:“你这孩子,只会没大没小地胡闹!”

    吕秀却丝毫不知道收敛,高后不再理她,向着张嫣说道:“如此说来,此子倒是有些用处,那哀家就暂时饶了他的小命。”张嫣轻舒一口气,正在庆幸自己帮刘章解围了,一旁吕秀问道:“皇祖姑,你们说的是谁啊?谁惹皇祖姑你不高兴了?”高后随口说道:“从临淄来的一个小子。”吕秀想了想,忽然睁大眼睛问道:“皇祖姑,难道你说的就是皇伯父亲自出长安迎接的那个齐王二弟刘章?”高后却是一愣,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吕秀随口说道:“我是听爹和众位叔伯说的。”高后想了一下,问道:“都有什么人去了你家?吕台?吕产?吕山?吕嘉?吕他?吕更始?吕忿?······”她每问到一个人,吕秀都点头,但高后说到吕嬃的时候,却得知、自己的妹妹并没有去。她沉吟道:“那他们最后都商议出什么没有?”吕秀笑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反正是你一句我一句,像是菜市场卖菜的,尤其是吕种,叫嚣得最响,看着讨厌死了。”高后听了,却是叹了口气。

    吕秀似乎是看出了什么,问道:“皇祖姑,是不是秀儿什么话说错了?”高后苦笑了一下,道:“没有,只是皇祖姑想着咱们吕家自从两个大兄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可以撑得起全族的人了。吕嬃虽然懂得权谋之道,但xing子偏激,终非正道······咱们吕家偌大的家业,却少有守业之人啊。”吕秀想了想,歪着脑袋说道:“皇祖姑你不是在么?有你在就没有什么事情了。”高后听了,不由心中欢喜,捏着她的脸蛋说道:“就你会讨好皇祖姑。可是皇祖姑也不是神仙,不能长命百岁的。所以说江山代代出才人,皇祖姑老了,这天下终究是你们后来人的。”吕秀年纪还小,这番话却是听得似懂非懂的。

    张嫣听了这话,一时也心中凄凉,她想自己已经在永寿宫呆了很长时间了,应该回去了,但是戚夫人之事还没有说,便开口道:“母后······嫣儿最近听说宫里发生了很多怪事,不知您······”高后笑道:“哀家听闻了一些,要知道,这不是有鬼魂在作祟,而是有人在作祟。”张嫣默然,高后看着殿中柱子上缠绕的布幔,冷笑道:“这些人,都巴不得哀家早些死了才好,可哀家偏不如他们的意。未央宫只要有哀家在,我看这些跳梁小丑能够笑到几时?!”

    我坐在广明宫里的小榻上,想着近几天的事情。如今我已经在广明宫里住了五六天了,可是一切安好,什么动静都没有。每ri都是惠帝去上朝,我就在广明宫之中,因为高后也要上朝,国家大事其实都要听高后的决定,所以她每次早朝都和惠帝一起,而她的那些党羽,惠帝每次上朝都要仔细看清楚了每个人,看到他们都在,他才放心。所以我一切都很安全。

    但是时间一长,我就坐不住了,整天闷在屋子了,还不能够随便走动,若不是小石头还在身边服侍,那我可就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惠帝的广明宫本来就装饰很少,我也只能每天握着一把长剑舞着玩了。

    我正想着,惠帝早朝回来,见我正坐在榻上发呆,先是松了口气,随即问道:“怎么了,一脸不高兴?是不是闷得太久了?”我忙站了起来,说道:“是啊,再这样下去,我都要生病了。”惠帝笑了一下,道:“我也知道这滋味不好受,当年······”他说着,面sè一沉,没有接着往下说。我问道:“当年怎么了?”

    惠帝摇头苦笑道:“当年他也是一样贪玩好动,又一次瞒过侍卫跑出去玩,结果差点被高后拿下,幸而他机灵,东躲xizàng地逃过了一劫。只是却弄得整个未央宫里鸡飞狗跳的,高后就更加怨恨他了。”我见他神sè不对,试探着问道:“他······就是三叔吧?”惠帝点了点头,道:“章儿,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吓唬你,因为你实在不知道这里有多么凶险。如意当年因为我的疏忽不幸被害,我不想你重蹈他的覆辙。”我听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只能忍忍了。”

    惠帝这才笑了笑,忽然道:“我给你一样东西,保证你见到之后会很高兴!”我没jing打采地嗯了一声,问道:“什么啊?”随即我反应过来,笑问道:“难道是王兄的任命书么?那可真是太好了。”惠帝仔细地看了我一眼,笑道:“你们兄弟可真的是好,你是不怕身死为兄请命,可见平ri里对兄长很是爱护。唉······”我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往事,便道:“二叔,正所谓往者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往事已矣,你不必过于自责。”惠帝笑了笑,道:“你还是个孩子,倒与我说起道理来了。”说着他从袖中拿出一卷黄绫,道:“这就是襄儿的任命,这下你该高兴了。”我连忙接过,笑道:“多谢二叔了。”惠帝笑了笑,只是安静地看着我高兴的样子。

    我将那道圣旨交给小石头,想了想,说道:“二叔,咱们在未央宫里四处走走吧!你看天气这么好,我却呆在房里,你救救我吧!”惠帝沉吟了一下,笑道:“好,我带你去逛逛上林苑。”我大是高兴,小石头替我加了一件外衣,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就随着惠帝一起出门了。

    御辇上,惠帝笑着对我说:“章儿,你果然在广明宫里面很闷么?”我点了点头,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惠帝忽然大笑几下,看得我眼睛有些发直,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哪知道惠帝一开口就吓了我一跳:“要不然,我给你拨几个宫女过去吧!”我一听,呛得直想吐血,良久才说道:“二叔你······”惠帝见我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忍笑道:“怎么,你不愿意?你若不愿意,我就派侍中张辟疆和五大夫司马喜来陪你了,你可愿意?哈哈······”我心中一喜,道:“我自然愿意。啊,二叔,原来你早就有打算让他们两个来给我解闷,却还要骗我说什么找宫女来,真是为老不尊!”惠帝立刻道:“我老么?”我看他一眼,见他虽然说猛一看上去很是年轻,但是仔细一看,就会看到他面上已经悄然生出的皱纹,想来是心中受苦多些,但我还是努力笑了一下,说道:“二叔还年轻着呢,听说二叔经常狩猎,想必身子定然很好。”惠帝苦笑一下,道:“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以往狩猎,也都是御林军将士们狩猎,我是连看也不忍心看的,更别提弯弓shè箭了。”

    我笑道:“那是二叔你仁慈,夏末的时候,人都称赞商汤的恩德遍及鸟兽,更何况是人了,所以才让天下人知道了商汤的德政。如今二叔不也是一样麽?不侵民,不扰民,与民休息,这乃是造福天下万民的好事,自战国以降,天下的黔首盼的就是你这样的皇帝,二叔你怎么不信自己呢?”惠帝笑了一下,道:“那依你来说,我倒是一个好皇帝了?”我看着他,低声道:“二叔,你是一个好人。”

    惠帝呵呵笑道:“你二叔是个好人,不是一个好皇帝?”我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惠帝看着车帘,自顾自地说道:“秦始皇是个好皇帝,但却不是一个好人,子婴算是一个好人,却不是好皇帝;我高祖皇帝也是一个好皇帝,用你的话说,就不是一个好人了?”我心中一紧,讷讷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惠帝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我是做不来高祖皇帝的功业,只能做子婴了······”我见自己弄巧成拙,竟然让惠帝这样,心中埋怨自己,连忙说道:“二叔,我不是这个意思······”惠帝截道:“你不用再说了,我都知道。”我听他语气中有一丝生气的味道,只能无奈问道:“那好,二叔,不知你是想做一个好人呢,还是做一个好皇帝?”

    惠帝听了,突然笑道:“我连皇didu没有想做,更别说是一个好皇帝了。”我“啊”了一声,道:“也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追求,就像我也不想做齐王。”惠帝奇道:“那你想做什么?”我笑道:“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畅游山水,然后在一处没有多少人住的地方定居下来,远离尘世,无拘无束。”惠帝笑了一下,更加安静了。

    我说了这些,心中也有些不好受,连去上林苑的兴致也没有了,转首看到惠帝一直看着车帘外面,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便道:“二叔,我不想去上林苑了。”惠帝回过神来,笑道:“怎么?难道是因为我不高兴?”我道:“二叔你还有事情吧。”他笑道:“等你从上林苑回来之后,我再去郊祀。”我大吃一惊,叫道:“什么?!二叔,郊祀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现在还要去上林苑?而且,向上天祷祝必须心诚,还有斋戒沐浴什么的······”惠帝笑道:“不是你要我陪你出四处走走吗?”我愕然,心道:“总不能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那我岂不是成了皇帝?”只好说道:“那这样吧,二叔你现在就去郊祀,我就折返回广明宫。”

    惠帝迟疑道:“你就这样回去吗?若是碰到高后的人怎么办?”我笑道:“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而且郊祀虽说不是什么大的事情,但是陛下若是不去,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就是不敬上天的罪名。二叔你乃是天子,不能失信于天的。”惠帝想了想,道:“也好,我派二十个御林军跟随你,你一切小心。”我点了点头,走下御辇。惠帝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说道:“章儿,你立刻回去广明宫,路上千万不可耽搁。我会尽快赶回来的。”我连连点头,让他放心。

    看着御辇慢慢消失在绿叶掩映之中,我松了口气,回转身子,慢悠悠地走着。小石头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说道:“公子,陛下不是说了让公子快些回转么?怎么······”我耸耸肩,道:“急什么?本公子的运气不会那么差的,更何况,后面还有那么多的御林军呢。”我又走了几步,皱眉说道:“现在王兄的任命圣旨已经在我手中,应该马上送去临淄。但是我现在又走不开,这样吧,你明ri带圣旨去齐王府邸找秦卬,让他速回临淄复命,而且,我还有几句话要带给他。”

    小石头看着我,问:“公子,你还要在长安么?现在圣旨既然已经求到了,不是正好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逃出这龙潭虎穴吗?”我笑了一下,说道:“你以为我现在能正大光明地走出长安吗?我来的时候可以没有刺客,但是回去?哼!”我没有说下去,但是小石头已经明白了,但他随即说道:“只是陛下为什么不在朝堂上直接降旨给秦将军,还要转手公子,这样不是很麻烦么?”

    我手中抚着自己的青玲玉璧,笑道:“你嫌麻烦?”小石头连忙摇头,我笑了笑,道:“有些事情,陛下应该都想到了。这封圣旨自然可以直接给秦卬,但是一来陛下是为了让我高兴,这个纯粹就是叔侄之情吧。陛下很想弥补高后犯下的过错,所以这才多加维护。”顿了一顿,我又道:“还有就是,诸侯王觐见期间,不能跟自己的将士见面,这是不成文的规定。陛下肯定是现在不会放我走的,但是圣旨又不能不送,我若不回去,秦卬没法向王兄交代,所以,只能让你当个中间人传话了。你是宦官,自然可以从容出入于未央宫。如此,什么事情都解决了。这大概就是陛下想的吧。”

    小石头点点头,笑道:“看来陛下对公子果然是照顾,连这些细微之处都想到了。公子在未央宫,虽然看起来是很凶险的事情,但反而却很安全。”我正要点头,忽然侧路传来一阵大笑,只听一人说道:“哈哈哈哈,二公子果然聪明,只是不知道,你离了陛下,安全还是不安全呢?”

    我眉头一皱,紧紧盯着来人,手已经不自觉地握住了腰间的宝剑,低声道:“侯封?”

    侯封却面带冷笑,不发一言。我见他身后站着十几个身穿皂衣的汉子,心生不妙,但是想自己这边也有二十个御林军,心中有所倚仗,问道:“侯大人在此,不知所为者何?”侯封笑道:“下官专为等二公子你。”我看了看四周,笑道:“侯大人,本公子和你没有什么交情,也没有什么好谈的吧?本公子尚有急事,就不奉陪了。”说着,我就要夺路而走。

    侯封却是轻轻一挪脚步,又挡在我面前,笑道:“下官自然和二公子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太后十分想见见二公子你,所以让下官来请,二公子不会推辞吧!”我心想果然就是高后,看来此次她是要真的给我点儿颜sè看看了,一时心中后悔:“早知道刚才就急匆匆回去了,二叔和小石头都提醒我了,我还在这里四处游荡,那岂不是正中下怀么?完了,这下死定了!”

    侯封见我神情,知道我心中已经害怕,脸上不由露出得意之sè。我见了,心中更是没底,低声对小石头说道:“小石头,早知道刚刚就听你的了,咱们早点儿回去,也不至于赶上这无妄之灾。”小石头顿了一下,反问道:“公子,你觉得这是无妄之灾么?”我口中说了一句“什么”,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叫道:“侯封,你······你们竟然敢欺瞒陛下!不怕杀头么?!”

    侯封一愣,随即哈哈笑道:“你现下才想明白,未免太迟了吧!杀头?说得好,不知道在陛下回来之前,谁的头会先落地!哼!”我心中急想着对策,但是匆忙之间,也是无计可施。侯封已然叫道:“来人,既然二公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咱们就辛苦一下,把二公子拿下!”那些汉子发一声喊,已经拔刀在手。站在我身后的御林军都围了上来,我正心中高兴,侯封手中已然拿出一面玉牌,高举过头,朗声说道:“太后之命,谁敢阻拦?!”此言一出,一众御林军将士都是面面相觑。

    我心中一沉,这等危急关头,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恐怕是连惠didu没有想到的事情吧!但我知晓做任何决定都要当机立断,当即拔剑在手,低声向小石头道:“快跑!”小石头一迟疑,向后急跑,我离开那些束手束脚的御林军,大声道:“谁敢上来?!”侯封眉头一皱,踏上前两步,喝道:“刘章,还不束手就擒!”说着一使眼sè,几个皂衣汉子提刀砍来,我心中一跳,但是也看准两把刀的来势,趁势从两个人的肩膀掠过,带出了一溜儿血红。但两人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就又咬着牙冲过来。我见就这一个呼吸的功夫,已经有七八个人赶来了,提着宝剑砍了一圈,随即撒腿就跑。

    侯封见这么多人都没有抓住我,气急败坏地道:“快追!今ri若是走脱了刘章,我拿你们是问!”但人都已经跑远了,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他随即一跺脚,也跟了上去。

    我慌不择路,跑了一会儿,见小石头正在前面,忙催促他快跑,但这时候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一时心中着急,边跑边心道:“这时候怎么没见到一个巡视的侍卫?算了,就算是有,也是畏惧高后的权势,现在能救我的只有我自己了。但是我凭什么来救啊,就凭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刘章,你真的是痴人说梦!”这时候,小石头气喘吁吁地道:“公子,前面······有围墙,咱们去躲躲······”我仔细一看,心中起疑:“未央宫里,怎么会有这么一段围墙?啊,难道是那里?如此说来,我们有救了。”耳听着追兵越来越近,我疾跑几步,忽然看到一处厚重的大门,门半敞着,左右各有一个太监。我抬头一看,果然见到“上林苑”的三个黑sè篆字牌匾,我一时赶不上说话,带着小石头就直接跑了进去。两个太监正要说话,一溜烟又进去了数十个大汉,两人一时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对视一眼,心道:“咦,上林苑里什么时候这么热闹了?对了,方才进去的是谁?”两人这才回过神来,“啊”了一声,也跟着跑了进去,想要将这帮不速之客赶出上林苑。

    但是刚一进去,两个人都是一愣,只见前面穿着皂衣的汉子也都站定了身子,纹丝不动地看着前方。两个太监也不管什么,上前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擅闯上林······”忽然他下面的话也说不下去了,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喘着粗气,心中好笑,知道他其实是没有看我,多半是在看我背后木笼里正在怒视前方的那一头猛虎吧。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虎视眈眈,就算是那些皂衣汉子,也被吓得站着不敢上前。

    原来上林苑中一直都有蓄养一些猛兽的习惯,只是想着让皇帝狩猎时有成就感,我这时候有空闲时间,四处一看,原来附近还有不少笼子,里面关的却是狼、罴、野猪之类的猛兽,但还有一些诸如鹿、兔子之类的。但我来的时候也不及细想,看到一只大老虎就直奔过去,拿剑作势要砍断木笼,所以这些人才会如此忌惮。这些猛兽关在笼子里很长时间,突然见到这么多人来,都被惊扰,一时狼嚎虎啸,听得人心中发毛。有几个皂衣汉子握刀的手都有些发抖,而小石头也是两腿如筛糠一样,躲在笼子后面,想着老虎或许不会看到他。

    侯封踏上前一步,说道:“刘章,你真的敢砍断木笼吗?侯某不相信你有这个胆量敢这么做!”我盯着他,笑道:“不信,你试试?”侯封见我眼中露出轻蔑的神sè,心中大怒,道:“好!”随即大声道:“有谁能拿下刘章,赏千金!”众人听见,正是有所异动,我却已经不给他们想的时间了,手起剑落,只听“叮”的一响,我已经将锁门的铁链砍开了。

    众人一见,都是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我也连忙躲在一旁,害怕遭受池鱼之殃,哪知过了许久,那只老虎只是在笼子里打转,却不知道出去。我心中叫苦不迭:“老虎,你不会是享福享多关了太久了吧,连杀气都没有了?你不会退化成猫了吧!”侯封一见,哈哈大笑,道:“刘章,看来今ri老天不帮你,就算是你找来老虎也救了你的命。”说着缓缓走了过来。

    我心中大急,一时也管不了多少了,伸着剑身在老虎屁股上捅了一下。那老虎吃痛,低低吼了一声,对着笼门一撞,登时跳了出来。它后腿被我的利剑划开,鲜血直冒,但这样更激起了它的怒气,一时虎吼连连,直奔侯封和众皂衣汉子而去。

    那些皂衣汉子见这猛虎气势如此,哪敢应战,不由都是发一声喊,一时哭爹喊娘,狼奔豕突,连侯封也是面sè剧变,躲在一旁安全一点儿的地方。我见他们一见猛虎就立刻溃不成军,不由心中得意,为自己的好点子暗自窃笑不已。眼见那老虎在场中跑了一圈,众人都是散了开来,猛虎见众人都是远远退后,又是一声大吼,后腿蹲着,猛地一窜,直扑向一个汉子,那汉子眼睛都直了,等到他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惨叫,丢掉单刀,拔腿就跑。但他哪里跑得过老虎,不过一个眨眼间,那人已经被老虎扑倒,他不由吓得心胆俱裂,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我见猛虎在那人大腿上咬了一下,似乎是迷惑,认为此人已经死了,一时感到无趣,爪子一扬,回过身子,幽深的眼睛看向其他人,院子里剩下的人都吓了一跳。我见状不由哈哈大笑,道:“侯封,快叫你的手下来抓我呀,你不敢么?哈哈哈哈······”我正在大笑不已,小石头突然惊叫一声,叫道:“公子小心!······”我一愣,抬头向前一看,赫然只见那头猛虎已经扑向了我。我浑身一个激灵,猛然侧转一步,避开它的两只锋利的前爪,但饶是我闪的快,身上衣衫也被它的右爪撕破。侯封猛然回过神,哈哈笑道:“刘章,你得意的太早了吧!现在你还得意?哈哈哈······”那些汉子见猛虎朝我又扑了过来,浑然忘了我是他们要抓捕的人,见我情势危急,不由都是惊叫一声。

    我见那猛虎如此凶悍,一时也激发了胸中傲气,咬牙挺剑,大喝一声。猛虎这时已经跃在半空,“啊呜”一声,向我咬来。我看准来势,一挺手中宝剑,奋然迎上。只觉手上一沉,宝剑顿时洞穿老虎的肚腹。那猛虎痛呼一声,随即我只觉得那猛虎整个身子如小山一般扑倒在我身上。

    众人一时全没了一点儿声响,只有那头猛虎“呜呜”的低沉吼叫。小石头见那头猛虎整个身子都压在我的身上,一时心跳似乎都没有了,只是想到:“公子,公子被老虎害了·······”侯封却是整个身子都呆住了,但是转念一想,反正刘章已经死了,怎么死的却也是不关我的事情了,现在可以向高后回去复命了,正要说话,却见猛虎身子一动,整个身子耷拉下来,只听刘章的声音叫道:“不好意思,现在好像还没有动物保护法······是你要先吃我的!”说着将那只死虎的后腿踢开,站了起来。

    场中顿时死寂一片,众人面面相觑,随即又是向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我。我见连一向yin鸷寡言的侯封都露出惧怕的样子,心中顿时雪亮,回头看我的那只宝剑还穿在老虎的身上,转身将宝剑抽了出来。侯封轻轻“啊”了一声,我微微斜视着他,提着沥血的宝剑,冷笑问道:“还有谁敢上来?”

    惠帝心中十分不安,御辇刚走出长安城,惠帝心中忽然闪过疑窦:“往ri郊祀,随行官员都是不少,宗室大臣都要前来告诫,再三叮嘱,怕我出错,怎么这一次却没有人来?难道······”想到这里,他心中掠过不祥的yin影,向自己的随侍太监道:“停车!”小chun子叫了一声,御辇停了下来,随行的御林军也都勒马站住。惠帝想了一下,说道:“小chun子,速去召大将军前来见驾。”小chun子身子一抖,说道:“陛下,如今大将军怕是在城外候着呢,您出城就可以见到了。”惠帝眉头皱起,冷然道:“你说什么?!”小chun子见惠帝发怒,扑通一声跪下,说道:“奴婢万死!”惠帝冷哼道:“你是皇帝,还是朕是皇帝?”小chun子面sè吓得直发青,哆哆嗦嗦地说不出话来。惠帝见状,心道:“难道太后竟然支开朕,想要对章儿下手?”

    念及此处,他心中大急,只想马上回转未央宫,便喝道:“你起来,起驾回宫!”小chun子啊了一声,急道:“陛下,万万不可!郊祀乃是大事,不能有半分错漏,望陛下三思!”惠帝心中一紧,道:“朕说回去,就是回去,你难道敢违抗圣旨?!”小chun子只是跪在地上,并不答话。惠帝心中更急,大声向御辇外面的人叫道:“来人,起驾回宫!”但是御辇却并不回转,只是停在当地。

    惠帝心中一沉:“看来这些人只听从太后的懿旨,我的话,他们并不理会了。”当即掀开车帘,只见小chun子跪在御辇旁,正挡着路。惠帝无奈,从他身侧跳了下来。小chun子忽然抱住他的腿,说道:“陛下,您······您还是别回宫了······”惠帝见他这样,大怒说道:“滚!滚开······”一把踢开了他。众御林军见惠帝下车,也都是下马躬身行礼。惠帝只是想着自己要快些赶回未央宫,当即跑到一个侍卫前,夺过马匹,跳了上去。众人大惊,小chun子更是叫道:“陛下,陛下!您万金之躯······”但惠帝纵马疾驰回未央宫方向,早已经听不到他说的话了。

    未央宫宫门处,惠帝纵马来到这里,但却被侍卫拦了下来,只因为他每次出宫,也都是乘坐御辇,这些小小的侍卫如何能够得见皇帝的真容?见惠帝就这么纵马奔来,连忙挺起长矛阻住他去路,惠帝大怒,心道:“难道连这些小小的侍卫都敢不把朕放在眼里?!”心中一怒,大声喝道:“大胆奴才,还不给朕打开宫门?”其中一个侍卫听他这么说,又见他身穿的果然就是皇帝的龙袍,忙跪下山呼万岁。惠帝懒得见他们这样,一提马缰,马嘶声中,越过这帮侍卫,心中想到:“章儿现在如何了?只是不知太后会在哪里处决他?该去哪里?!”想到自己是在上林苑附近和他分开的,辨明方向,向上林苑赶来。

    到了上林苑,只见四下沉寂,一点儿人影都没有,但是地上却有一滩血迹,他只觉脑中一空,几乎坠下马来,待得勉强定住心神,却见几个太监怯怯地探出头看着这里。惠帝纵下马,走到那几个太监身边,厉声问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前面的那个小太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回道:“回这位大人,听说是侯封大人抓捕要犯,而且还刺死一头猛虎,咱们心里不信,这才跑来瞧瞧的。”惠帝一听,心道:“糟了,我来晚了!”一时急忙问道:“刘章呢?你们知不知道?”那小太监道:“不知道。”

    惠帝知道自己大概也问不出什么了,便牵马走出了上林苑。但一出来,却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去,不由茫然四顾,心道:“章儿,你到底如何了?难道也和如意一样,小小年纪就殁于高后之手么?!”想到此处,止不住心思如cháo,忆起自己那ri出去狩猎回来,看着脸sè青白的刘如意横尸床上,睁着的眼睛似乎正在看着自己。他这时候又想起当年的惨状,面sè不由扭曲起来,只觉心中怒气勃发,忍不住一跃上马,直奔内宫而去。

    他身子在马背上颠簸,心中吼道:“母后,你莫要逼儿臣!”那马脚力好快,不过半刻光景就已经转到了东阙里的浮光殿,只见太监宫女来往疾趋,四散而去,也不知道做什么去。惠帝哪管这些,马鞭一抽,骏马长嘶一声,惠帝一拉马缰,马蹄一转,跑了百步,赫然只见永寿宫在眼前。

    永寿宫前的太监早已经看到了骑马的乃是惠帝,但是一时却是傻了眼,因为宫中有律法,不得走马,但惠帝这般直冲永寿宫,看样子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两个太监正要惊呼,惠帝一拉马缰,挣得马嘴里都吐出了血沫子,等这匹马好不容易站定,惠帝已然喝道:“太后呢?太后在哪儿?!”一个太监忙跑进去,迎面正撞在一个人身上,抬眼一看,却是张泽。

    张泽被这太监一撞,厉声喝道:“慌什么?出了什么事?”那太监颤抖地说道:“陛······陛下······”张泽十分的不耐烦,一把将他甩开,走出殿门,见惠帝正冷眼盯着自己看,心中一跳,但也忙拜倒行礼,惠帝冷然道:“太后呢?!叫她出来见朕!”张泽闻言,一时惊得浑然忘了礼节,抬头看着惠帝,道:“陛下,你······你你说什么?”惠帝心中恼怒,跳下马来,大踏步就要走进永寿宫。张泽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拦住惠帝,道:“陛下,奴婢还未通禀······”惠帝气急败坏地叫道:“你给朕滚开,她既然不来见朕,朕就去见她,滚开!!!”张泽还未有所动作,只听后面传来高后冷冷的声音:“放肆!”

    张泽回过头,只见高后面罩寒霜,直盯着惠帝,眼中神情不怒自威,后面侯封半弓着身子,脸上神情苦涩。惠帝狠狠盯了一眼侯封,随即对上高后的目光,忍怒问道:“章儿呢?你把他怎么样了?!”高后眉头一皱,低声道:“皇儿,你这是同母后说话的口气么?”

    惠帝心中急着想知道刘章到底怎么样了,一时也不管什么,只是说道:“章儿呢?你把他怎么样了?”高后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不发一言。惠帝怒气无从发出,心中好生难受,转眼看到高后身旁的侯封,当即厉声喝道:“侯封,你给朕说,你方才是不是带人去锁拿章儿了?说!”侯封不敢看他眼光,低头说道:“陛下,微臣没有······”

    “大胆!”惠帝喝了一声,看着yu言又止的侯封,冷然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欺瞒朕,上林苑里的血迹是怎么回事?你作何解释?”侯封哪里见过惠帝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言语讷讷,就是说不出口。惠帝见状,心中一时如同落入万丈深渊,指着侯封喝道:“侯封,若是章儿有什么不测,朕就拿你陪葬!”侯封“啊”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高后的声音已经冷冷传来:“皇儿,你闹够了没有?!”惠帝听她说话,怒气冲冲地道:“没有!我就是要闹!你说,你把章儿怎么了?”高后大袖一摆,说道:“盈儿,你忘了你乃是一国之君么?今ri就为一个小儿做出这么有失人君体统的事情,你可对得起高帝,对得起哀家?!”

    惠帝大声道:“我不管,你在乎这皇帝之位,我不在乎!”说着,他面上露出沉痛之sè,哀声道:“母后,你莫要逼我!”高后猛地抬头,长笑道:“哈哈哈哈······盈儿,你说母后逼你?!那你又何尝不是在逼母后?!”惠帝一愣,见她神sè霎时间变得死灰一片,心中略微闪过一丝不忍,但是想到如意和戚夫人之事,他复又狠起心肠,冷然说道:“母后,你若是还想保有半分母子之情,就莫要再胡作非为,否则,否则······”

    他想要狠起心肠说出下面的话,但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高后听他这么说,一时面sè数变,只觉一口气闷在胸口,几乎让她窒息,她身子趔趄了一下,但随即扶住殿门,喘息着说道:“否则你怎么样?盈儿,你这是求母后还是在逼母后?!”她看着惠帝眼中透出的一丝不忍,长笑道:“你说啊!你怎么不说了?”惠帝见她这样,一时气自己心肠太软,不由猛地一甩襟袖,恨恨不已。

    正在此时,忽然一个宫女跑了过来,见高后站在殿门处,一时也不及细想,跪下说道:“回太后,已经在广明宫中找到了齐国二公子,皇后娘娘正在守着他。”高后一摆手,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是一阵咳嗽,张泽连忙道:“知道了,下去吧!”说完看了一眼惠帝。惠帝瞪了他一眼,随即看了看高后,冷哼一声,一甩衣袖,回身上马疾驰而去。

    高后看着马背上惠帝的身影越去越远,恍然觉得自己的儿子就要离开自己一样,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异界之龙迹和老师同居:风流学生异界异域欲火焚村都市之最逍遥修神之天地屠神叫我特雷西世家子的红楼生涯超战争学院异界大魔神淡漠云天绿色田园位面穿梭商人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灵鼎都市风流天尊宫廷与爱情霹雳江湖逍遥行和女神暧昧同居逍遥仙尊在异界魔之血炼都市狂神湖蓝色的诅咒异世邪魂圣龙邪尊无上狂尊万魔之祖弑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刀笔布衣所写的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长乐未央之大汉刘章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