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邹恒喜跟办公室交待了一下,买了不少营养品回来。下班后,他带着东西去寇建功位于郊区的小别墅,按响了院子的门铃。

    寇建功的老伴出来开门,她并不认识邹恒喜,以为是寇建功的老下属,便把他让了进去。

    邹恒喜径直进门,看到寇建功正在餐厅独自一人悠闲地喝着小酒。

    “哟,寇书记,你看你也太不实在了吧。”邹恒喜顿时就觉得折了面子,“我请你喝酒你不去,还说身体不好,可自己一个人在家却喝得有滋有味,你这是什么意思?”

    邹恒喜以前在寇建功面前还不太敢摆谱,因为那会寇建功和严景标是铁关系,本事大得很,可现在不同了,他几乎已经是残烛暮年。

    寇建功也觉得有些难为情,忙笑道:“邹部长,你可别误会,我真的是身体不好,不能走远路、出远门,但是酒嘛,是我的一大嗜好,每天多少要弄一点,所以你不要认为我是骗你的。”

    邹恒喜也知道不能过分,也就借坡下驴,否则就会显得没有肚量,便笑道:“寇书记,你说你是怎么回事,记得今年年初的时候见你,还生龙活虎啊,酒桌上大杯大杯地干都没问题,如今为何一下就……”

    “别提了,邹部长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为什么。”寇建功叹着气说道,“都说人的精气神很重要,一点也不假,我这架子是彻底散了,整个生活也就一下塌了,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颓废了?”

    “你说架子散了,是不是指被潘宝山从健达医药公司给整了下来?”邹恒喜道,“那就这么忍了,不想想办法?”

    “有什么办法可想?”寇建功幽叹一声道,“蚍蜉撼大树啊。”

    “那也不一定,马上省惩防建设检查小组就要来松阳了,有人说潘宝山在健达医药公司改制一事中搞了不少幕后,或许利用这个机会可以扳一扳。”邹恒喜道,“这么说吧,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也是受人之托。”

    “能使动你做这种事的,想必是姚市长了。”寇建功摆出一脸渴望的神情,“姚市长和潘宝山之间的矛盾,我也知道一些。”

    “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多说什么了,反正这事跟你也有切身关系。”

    “需要我干什么?”

    “提供点线索。”邹恒喜道,“健达医药公司在改制的时候,哪些方面潘宝山有伸手的可能?”

    “哎哟,邹部长,这事可就难住我了。”寇建功眉头一皱,“当时我完全被排挤在圈外,根本就不了解实情的内幕。”

    “但以你对公司的熟知,应该能掌握点东西吧。”

    “如果这么说的话,邹部长,在改制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做手脚的可能。”寇建功认真地说道,“而且还存在一个特点,下手方便、容易掩藏。”

    “那也就是说没法去查了?”邹恒喜的眼神开始变得茫然起来。

    “要是能查的话,我还会这么坐等到今天?”寇建功道,“邹部长你想想,我跟潘宝山之间的仇恨到了什么程度?姚市长跟我是没法比的,姚市长只是在工作上跟潘宝山有过节,而我呢?一辈子、全部啊!就最后这两年,我一下就埋在了潘宝山手里,你说,谁对潘宝山的仇恨能跟我比?”

    寇建功越说越激动,挺着脖子,脸色涨红,呼吸急促。

    邹恒喜一看可不得了,忙让寇建功不要激动。寇建功的老伴也赶紧过来,帮忙抚着胸口,捶着后背,不过没几下便被他挡了一旁。

    “邹部长,我比谁都想扳倒潘宝山啊,可苦于无计可施,所以也就渐渐淡化了,要不是你今天提起来,我甚至几乎都要忘了。”寇建功说到这里似乎真的是超然脱俗了,自个端着小酒杯一仰脖子“滋”地一声喝了一盅,“你看,我现在的小日子不也算安坦嘛。”

    “你怎么就只顾着自己喝?”寇建功的老伴埋怨起来,“也不管客人还在?”

    “哦,我,我这不是一时气血上涌,糊涂了嘛。”寇建功忙笑了起来,“邹部长,你要是不嫌弃,一起喝两杯?”

    “不不不,我就不喝了。”邹恒喜忙摆手,“下午打电话不是听说你身体不好嘛,所以下班就过来看看,顺便问点事。”

    “哎呀,那不好意思,邹部长不是白来了嘛。”寇建功显得局促起来,“你看,我这边确实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妨碍,姚市长也就是托我顺便问问。”邹恒喜道,“其实大家都是为了搞好领导干部的监督,推动松阳的发展而已,你要知道,个别领导同志要是变成了蛀虫,那可是咱们松阳全市的不幸啊。”

    邹恒喜说完这些就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怎么邹部长,这么快就走了?”寇建功忙问。

    “唉,省企业家协会来了一波人,得接待啊。”寇建功编了个理由,“我觉着嘛,寇书记起码在松阳的企业界来说也是个人物,所以下午打电话给你要请你喝酒,就是想让你陪陪协会的那几个人,不过现在看你身体确实需要静养,那就算了吧。”

    “感谢邹部长这么看重。”寇建功点着道,“你的情义我领了,同时我也表达应有的歉意,实在是顶不上场子了,不好意思,邹部长。”

    “嗌,这是哪里的话。”邹恒喜道,“按理说我不应该借招待这个东风来请你喝酒,应该专门抽个时间请你单独喝点的。”

    “这话应该我说啊。”寇建功忙道,“因为还有事求邹部长呢,孩子的事,还想请你多关照关照,儿子在科技局,小女儿在药监局,要想混出个头来,没有邹部长的照顾怎么能行?”

    “那是当然的。”邹恒喜道,“你的大女儿寇文卿,如今在省财政厅可以了嘛。”

    “一般吧,不过就是个处长而已。”寇建功笑笑,“不过她离我远了,管不着也不想管,现在就是想把眼前的两个孩子照顾好,毕竟还有邹部长你这颗大树依靠啊。”

    “放心吧寇书记!”邹恒喜很大度地笑了笑,“那我走了,得赶紧去酒店,不能让人等太久。”

    “邹部长你尽管去忙,我送送。”寇建功说着要起身。

    邹恒喜赶忙上前一把按住,摆摆手说不用,然后就撤了出去。

    寇建功的老伴跟在后头,把邹恒喜送出门外。回来后,她问寇建功装什么病秧子。

    正端着酒盅的寇建功呵呵一笑,“你懂个屁,现在市里哪帮人都惹不起,而且我也懒得理他们。像这个邹恒喜,当初我跟严景标称兄道弟的时候,他还还在哪里?哪次见着我不点头哈腰?”

    “现在还能跟以前比?”寇建功的老伴道,“你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没错,跟以前比我是什么都不是了。”寇建功得意地笑道,“但往后的日子里,我又什么都是!说到底我还得感谢潘宝山把我给弄下来,要不现在哪有这悠闲的日子?我要你说说看,天天陪在你身边,你不高兴?儿女子孙一回来,就能看到我们老两口,那能不高兴?”

    寇建功的老伴一听,露出了笑容,“所以你不愿意帮姚市长扳倒潘宝山?”

    “那些事你就别插嘴了,根本就不明白个一二三。”寇建功斜了斜眼,“不是我不愿意,是不敢啊。”

    “怎么就不敢了?”

    “就姚钢那点能耐,能扳倒潘宝山?我要是掺和进去,肯定就会被潘宝山一口给咬死过去。”寇建功道,“可姚市长那边又不能得罪,我有些老底他们还是知道的,所以我只有装病、装无能为力。”

    “看来你还是对潘宝山恨得不轻。”

    “也不是说恨得不轻,只是想想之前过的日子,我总是不太能甘心呐。”寇建功慨叹道,“不过人要学会安于现状,要善于开脱自己。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嘛,现在的日子也挺好,平平淡淡,否则还像以前那样挥霍,肯定要早死几年,所以说,我也看开了,能接受眼前的一切。再说了,人活着为了什么,无非是子女后代嘛。上次文卿回来不是也说了,前阵子潘宝山带队去省财政要钱,点名文卿坐到了酒桌上,对她还不错。”

    “不错什么啊。”寇建功的老伴道,“我就反对女人从政,整天在一帮勾心斗角的男人堆里,能落得个什么好下场?文卿人长得好,性格也不错,是男人喜欢的那种,我替她担心呢!”

    “你担个屁心!还就数你看得透了!”寇建功道,“不就上个酒桌嘛,而且陪的又都是领导。”

    “领导又怎么了?”寇建功的老婆鼻子一哼,“当时你在公司不也是领导嘛,可那些经常上酒桌陪你的女下属,最后不都陪到了你床上?别以为我不知道!只是懒得跟你计较而已,儿女都大了,一闹出来我脸都没处搁!”

    “一边去你!”寇建功不高兴了,“有些事你真的不懂,就不要乱嘀咕!”

    “我是不懂,可我知道有些事就不该干!”寇建功的老伴很较真,“我觉着文卿就不应该有事没事陪领导喝酒。”

    “什么叫该不该?我告诉你,要是文卿能陪上潘宝山还倒好了,早晚我要回那两个亿!”寇建功狠狠地说。

    “你个老东西,竟然拿女儿做筹码!真是没良心了!”寇建功的老伴大声叫嚷起来。

    “我,我就是顺口随便说说嘛,你怎么能当真?”寇建功自知理亏,忙呵呵起来。

    “顺口随便说说,亏你还说得出口!”寇建功的老伴不依不饶,“哦还有,刚才你说什么要回两个亿?”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