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离开没让邓如美送,他打了电话给王韬问在哪儿,说要过去聊聊。

    王韬睡得正香,被电话吵醒还不乐意,摸过手机一听是潘宝山,一下也就来了精神,笑道:“怎么,来松阳当书记兴奋得睡不着?”

    “呵呵,可以这么说。”潘宝山笑了起来,“要不怎么半夜三更找你聊天?”

    “一个人?”王韬问。

    “这会还能几个人?”潘宝山道,“在哪呢?”

    “都这时候了,我还能在哪儿?”王韬笑了起来,“肯定是家里啊。”

    “你老婆在老家还没过来吧?”潘宝山问。

    “没,来城市住不惯,不愿意过来。”王韬道,“现在有钱住在农村比在城里舒服,也正好,我一个人在城里也能放开手脚。”

    “别玩大了。”潘宝山道,“行了,不跟你扯,你开车到新城区文化中心门口来带我。”

    邓如美房子所在的小区就在文化中心旁边,总共加起来也就五百米距离。潘宝山慢慢腾腾,十分钟后也就到了。

    一支烟功夫,王韬驾着奥迪越野也赶了过来,潘宝山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以后还是注意点,堂堂一个市委书记,深更半夜到处溜达,要是被人看到了成何体统?”王韬对潘宝山笑了起来,“为了工作还能理解,否则可真不体面啊。”

    “要不我还让你来接?”潘宝山身子一仰,舒展着身子,“现在你房子里没闲杂人等吧?”

    “你还不了解我?”王韬递过来支烟,“我的房子里从不让外人进。”

    “好,这习惯保持得不错。”潘宝山接过烟点上吸了一口,“有些东西该戒的要戒。”

    “有些东西对我还无所谓,对你可大不一样啊。”王韬歪过脑袋嘿嘿直笑。

    “我懂。”潘宝山也笑,“刚才我已经对自己说下不为例了。”

    “那就好,别被喜悦冲昏了头脑,越是位高权重就越是水深火热。”王韬道,“其实我说这些都是废话,你比我的认知更深刻。”

    “知和行,完全是两码事。”潘宝山意味深长地说道,“再加上侥幸心理驱使,很多时候做事会铤而走险。”

    “看来适当时候友情提醒一下也必要啊。”王韬笑道,“这次提醒就到这里吧,说多了会犯忧愁,对了,这几天忙完水电降价再忙点什么?”

    “你也知道水电降价?”潘宝山问,“从哪儿听说的?”

    “商界的朋友。”王韬道,“商人有时比政客对政治更感兴趣。”

    “呵呵,政客有时比商人对商情也更感兴趣,虽然政治玩的是权术,但都是为金钱服务的。”潘宝山笑道,“你有地产界的朋友没,告诉他们,从现在起别投钱进去了,至少在我没离开松阳以前,搞房地产没出路。”

    “看来你动大手笔了。”王韬道,“对难度有没有预想?”

    “有。”潘宝山道,“不过无所谓,也无所惧。”

    “胆识和魄力就是不一样啊。”王韬笑道,“好,我就看你怎么出拳。”

    “唉,其实我也没底,拳头能不能很好地打出去还难说。”潘宝山叹笑了起来,“对了,石白海的事你听了说吧。”

    “听说了,我一直在琢磨,你为什么继续用他。”王韬道,“不会是想趁机利用他吧?”

    “肯定是要利用他,但同时也需要你的配合。”潘宝山道,“了解他的真实想法和动向,你或许是最合适的。”

    “唉。”王韬听了颇为感慨地说道,“兄弟,跟你说句真话,现在我对石白海的看法有所改变。”

    “哦?说说看。”潘宝山眉毛一抖。

    “石白海还不是坏到骨子里的那种人,或者说算不上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坏人。”王韬道,“他只是一个想在官场上攀升却又无能而为的人,还有就是喜欢贪点小财。”

    “你说这些,其中的想法我明白。”潘宝山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对石白海会手下留情。”

    “嗐,我可不是那意思,该需要出手的时候肯定没二话说。”王韬道,“我只是对石白海作一个比较公正的评价,从关系利益上来说,他跟我们还是对立的。”

    “可是你扮演的角色不一样,所以我不会把你推到不情不义的境地中去。”潘宝山道,“只要石白海他还有惧意,不对我背后捅刀子,我真的不为难他,适当时候让他平稳过渡到别的位置,安分守己过个日子就是。”

    “那种可能性不大。”王韬道,“以我对石白海的了解,他现在应该是在你和姚钢之间摇摆,但总的来说,他还是要归到姚钢的,因为他跟我说过,姚钢的最上线是省长段高航,过两年就有可能是省委书记了。”

    “如果石白海依旧回到姚钢的怀抱,情况还真不好说。”潘宝山道,“姚钢是顽固不化的,他肯定会指使石白海做对我不利的事。”

    “还有他表姐崔怡梅。”王韬道,“从石白海的嘴里探知,崔怡梅知道她和严景标的事是你策划的,恨着呢,所以她也会通过石白海来搞些对你有危害的事。”

    “说到崔怡梅,你送窃听手机给她,有没有引起怀疑?”潘宝山道,“如果有已经起疑,那你也没有蛰伏的必要了。”

    “到现在还没有动静。”王韬道,“估计她短时间内不会发现,要不这样,为了安全起见,我再花点钱抹平就是。”

    “怎么抹平?”

    “我把手机拿回来,说是厂商对订制的特殊用户有专享优惠,镶钻免费升级。”王韬道,“拿回手机后,取出窃听装置,然后给她换上几颗大一点的钻不就成了嘛。”

    “那更好,有备无患。”潘宝山道,“也就免得东窗事发,到时就只能剩下后悔了。”

    “嗯,过几天就抓紧上手,省得夜长梦多。”王韬说完笑了笑,道:“宝山,刚才我对石白海的一番评价,你听得神态小有变化,别多想啊,我没有要护着他的意思,当初我是卧底进去的,立场肯定不会变,否则不就被同化了嘛,那我的意志也就太脆弱了。”

    “没多想,对你自然是一百个放心,只是出于你为人的考虑,我觉得可以采取更稳妥点的措施才是。”潘宝山道,“玩个三角弓怎么样?”

    “三角弓?”王韬并不明白。

    “你、我还有石白海是三个角,相互发力、借力,阵型不断变换,最终促成一团和睦之气,貌似看就是一个小团体。”潘宝山笑道,“那样一来,或许石白海就不会做太对不起我的事,相对来讲在我手中就可以保他的平安,从而也就不会暴露你卧底的面目,不失你光明磊落,不显得你不仁不义。”

    “石白海对我既无仁也无义,他跟我之间就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所以我们两人再怎么做也谈不上有谁对不起谁。不过你说的也不错,从人情面上来说,能敷衍的就敷衍好,没准什么时候就恰好用上。”王韬咂摸着嘴道,“那你说,怎么发力、借力法?”

    “你先找石白海谈起我,说和我以前是在夹林乡基层的同事,在你没辞职下海之前处得还可以,如此一来,以石白海现在的心理,他多是会和你商计,利用你这个桥梁发力,好在我面前进一步融洽关系。此时,我作为受力者欣然应允,态度上表示出对他的明显好转。之后,我们再故意搞一个误会,造成你我反目,然后你刻意在石白海发牢骚或者诉苦水,说我不近人情误解了你。那个时候,石白海或许会在我面前解释一番,为你说几句话。接下来,我们马上冰释前嫌握手言和,都对他表示出感谢。那样的话,石白海就会觉得他对你我之间友谊的维护有功,便会下意识地认为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更进了一步。你说,到了那个份上,即使有姚钢在背后唆使,他还能过分地对我?包括他表姐崔怡梅,想怂恿他对我搞点手脚,恐怕也不是易事。”

    “嗯,估计他那会肯定是要打太极推来挡去。”王韬说着,慨然笑道:“欸呀,我说宝山,到底还是你的头脑好使,这三角弓的法子确实有效。”

    “有没有效还不一定呢。”潘宝山笑道,“还有待实践检验。”

    就这样一路聊着,没多久便到了王韬的住处。

    进了房门,王韬烧水泡茶,两人抽着烟喝着茶继续聊。天亮的时候,潘宝山困意上来了,但不敢深睡,和衣打了个盹。

    七点多钟的时候,王韬送他去行政中心大院。到办公室后,将近七点半,没多会曹建兴来了,陪他去餐厅用早餐。

    “老板,我看姚钢那边人真是存心跟你作对!”路上,曹建兴跟在潘宝山身边说,“今天省住建厅要来人就我市国家园林城创建进行初检,前几天政府办那边就接到通知了,可这两天一直都没说。今早七点钟,政府办那边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了这事,我看八成是有意气你,不想让你参加迎检。”

    “没事,他们不积极说,我主动靠前就是。”潘宝山道,“如果赌气不出面,住建厅的人会不高兴,说我不重视创建工作,从而也就会对我产生意见,那样岂不更让姚钢他们高兴?这样,等会你吃完饭找份园林城创建的材料,我熟悉一下情况。”

    “刚才接到电话后我就准备好了,吃过早饭就送给你。”曹建兴道。

    “还今天的《松阳日报》,别误了拿过来。”潘宝山道,“我要看看水价问题是怎么报道的。”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