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那人便是欧晓翔,潘宝山觉得他是个缺少情义的人

    作为徐光放的贴身秘书,欧晓翔没有亏着,被提到了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应该知道感恩潘宝山觉得,一个人即使没有立场不能知恩图报,但起码应该有个态度不能以怨报德

    可是,欧晓翔既没有立场,也没有态度

    说欧晓翔没有立场,是在徐光放转岗到政协后,他突然间就来了个移形换位,恬着脸对姚钢表示出了五体投地的顺从其实这种情况多数人都能理解,要想继续在原来的位子上呆着,必须服侍好主,转风向换队列也无所谓,将心比心嘛,换做谁可能有那想法,成功与否,闲话不会多

    可是,欧晓翔很过分,他连个最起码的态度都没了,白眼狼一样,甚至不惜以诋毁徐光放来获取姚钢怜悯赏赐似的好感

    事件中的姚钢似乎也没有风度,竟然推波助澜,总是变着法子让欧晓翔在不同场合对徐光放评头论足,把他折腾得像个小丑

    姚钢如此行事当然有他的目的:一来可以实施报复当初他在古河县做县委书记的时候,徐光放是市长,有几次下去调研没给他面子,心里刺挠着呢现在刚好借力行事,让徐光放自己的人反戈一击去攻讦他,很够味二来,可以借机显示自己的开明表面上看,欧晓翔是徐光放的人,但是绝不会因此而遭到排挤,还是保留他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的职位,这样,能进一步拉拢人心

    不过,有一点还是和以前一样

    以前,欧晓翔的副秘书长,名义上跟的是潘宝山,但其实没有,只是空挂个名,具体干的就是办公室的那摊子事

    现在,姚钢还是那么安排,不让欧晓翔跟副市长,只让他做办公室的事姚钢觉得,副秘书长如果具体跟了副市长,那就是变相的副市长助理,有很大的蹬升劲,怎么说也不能让他借了力,所以还是让他空挂,主要把办公室给打理好就成

    在姚钢看来,办公室主要就是搞业务工作之外的综合服务,重要性是大是小,完全因人而异但不管怎么说,因为欧晓翔是徐光放的老部下,对老摊子的情况很了解,起码过渡期的有些事情交给他操办会很顺当,而且出了事也好吹胡子瞪眼来处理,无所顾忌

    办公室的阵地无所谓,但是,对一些个关键的位置,姚钢还是安上自己的人才放心比如市政府秘书长一职,就不能随便将就

    徐光放在位期间,市政府秘书长是魏希桦,工作做得严丝合缝,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魏希桦其人是个十分正直的中间派,在他眼里,工作永远是第一位,谁做市长就绝对百分百服务谁,为的是把全市的大局工作做好这一点,松阳市政圈里大都知道,就连严景标也承认

    但是,姚钢不这么想,他不相信久在领导身边转,还能不入围?即使在别人看起来不是,那也只能说是伪装得好,具危险性所以,铁定认为魏希桦肯定是和徐光放穿一条裤子的姚钢,不把魏西桦拿下来,就不能安神此外,不但要拿他下来,还要给他弄个棘手的工作,以方便随时有看不顺眼的迹象就随时拿捏

    由此,魏希桦被调到城管局当局长了,这可是个苦差事城管的活真不易干,上下都不通爽下行总受阻,从街边小贩到大面管理,都步履维艰;上行总挨批,在各个行政单位、部门的年底测评当中,一直是稳居倒数第一,被训得戴不上帽是常事

    当初,魏希桦要被安排到城管局的消息出来后,曾有人劝他赶紧到姚钢面前谈谈心,在文件还没下发之前,什么都有可能改变但是,魏希桦还真就有骨气,丝毫不为所劝,他宁愿承受不愿意接受的现实,也不呈上小人脸

    从这一点来讲,潘宝山很佩服魏希桦,人格魅力就是这么迸发出来的相比之下,潘宝山看不起欧晓翔不过潘宝山也不太敢和欧晓翔翻脸,当初送他一个金福字的事还没忘,怎么说都不光彩,万一欧晓翔恼羞成怒抖落出来,即便没有查证,脸面也不好看当然,一切都由所处的地位决定,潘宝山相信,如果他到了姚钢或严景标的位置,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现在,还要悠着点尤其是欧晓翔主动打来电话祝贺,并且还要请他吃饭

    潘宝山回欧晓翔的话,说不巧正要回富祥,有点事急于处理,过几天回来后再联系

    说要回富祥,潘宝山不是在撒谎,他要找高厚松表示感谢

    高厚松从潘宝山出事时就表示出了比较真诚的关心,到潘宝山被重启用的消息传出,他也毫无例外地致电祝贺而且,就在电贺的时候,高厚松告诉潘宝山,之前说过照顾那几个人的事情,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估计不日便可到位

    说是不日,估计也就几日,这点算是行话,潘宝山能听得出来,所以,现在他要回富祥见高厚松,当面感谢一些

    高厚松自然是热忱欢迎,但场面并不大这点很好理解,富祥这边冯德锦的眼线众多,如果和潘宝山走得太近,难免会有风声走漏,高厚松也很有顾忌

    酒店是档次当然是不能低的,富祥大酒店,但房间没有选什么豪华包、贵宾包,那里熟人真是太多了高厚松选得的是二楼普通间,这里相对要“清净”得多

    酒桌上的人不多,只有郑金萍、吴强还有姜玲,潘宝山一看就明白,但觉得似乎还少那么两个人,杨涛和解如华这两个人,当初他也跟高厚松点过的

    高厚松眼色不错,从潘宝山小小的愕然中读懂了他的心思

    “潘常委,先坐,有些事慢慢聊”高厚松朗声而笑

    潘宝山自然明白事出有因,也随声而笑,把高厚松朝主人位子上让,“高书记,来富祥可不比别处,你是独一无二的”

    “潘常委让我坐中间这位子,不就是要我如坐针毡嘛,我看应该是非你莫属的!”高厚松当然想极力把潘宝山让过去,要知道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威力对于一个县来说,很有分量

    潘宝山仔细看了眼高厚松的脸,确实有诚意,所以也不再推辞,“既然高书记这么客气,我就不能再客气了,否则显得太虚让”

    “那是那是”高手送一手轻抚潘宝山肩膀,一手做了个请姿

    潘宝山落定,高厚松也坐了下来,紧接着郑金萍、吴强和姜玲也都相继沾了座

    “潘大常委,今天能跟你坐到一块,还真是要感谢高书记提供了这么个机会”已经是富祥县副县长的郑金萍,从一见潘宝山开始就几乎把目光都投在了他身上,就想盼着有那么一个深情对望潘宝山是不敢的,但也不回避郑金萍的眼神,只不过时间拿捏有度,和她对视后,就在郑金萍要聚焦的时候,他便找着话题移开了

    郑金萍说得有滋有味,但高厚松听了却一挺脖子一歪嘴,“郑县长,说到底,机会都是潘常委提供的,否则今天咱们也凑不到一起”

    高厚松这话是相当犀利,言下之意如果不是潘宝山帮你郑金萍美言,能有今天?

    郑金萍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见着潘宝山她有些心襟荡漾,一时有点走神而已

    “那是那是,高书记,潘常委到底是从夹林走出来的,对我们夹林人自然是关照有加”郑金萍忙对高厚松笑道,“我,吴强吴书记还有姜玲姜副乡长,都得感谢潘常委的”

    “客气了不是?”潘宝山插上话,环视一小圈,道:“说到底应该是高书记给面子,所以别的也就不多说了,今天喝酒破个例,同饮三杯酒的惯例就改革一下,让我们一起来感谢一下高书记”

    高厚松一下被说得不好意思,摆手说道:“潘常委,你这是故意让我下不了台嘛,依我看要么一起敬你,要么还是共同举杯”

    “潘常委,高书记,我提个意你们看是否合适,不如我们在座的几个,一起敬你们两位领导好了”吴强不失时机,满脸兴奋地说了一句经过几年的等待,在郑金萍被高厚松提上副县后,他终于干上了夹林乡一把手,由衷高兴

    吴强的提议立刻引来郑金萍的强烈赞同,她携带着姜玲,朝潘宝山和高厚松举起了酒杯姜玲是跟风涨,如今她可是夹林乡副乡长,以前她都没想过这些,但是她能稳住,并不多话

    潘宝山想提一下气氛,也就不再推辞,端起酒杯对高厚松笑道:“高书记,有句话说得好,大小都是情,多少都是意,咱们就别推辞了,来,这杯酒也算是我们俩祝贺他们三人荣升”

    “同喜同贺同乐”郑金萍可以说是最激动的人,副县长的光环,她梦寐已久了,如今已然变为现实,真是有些乐颠之极

    高厚松能看得出来,但也不多说这让潘宝山有点不自在,也许在高厚松眼中,这里面有点故事不过确实也是不清白,潘宝山并没有忘记那一次冲动之下把郑金萍给拾掇了,但好在是,郑金萍还从未以此做资,也正是这个原因,潘宝山才执意要拉郑金萍一把

    有些事不能描,会越陷越深潘宝山相信,他和郑金萍的关系之“清白”,日后自会见分明

    高厚松虽不是太明白,但大抵还是相信潘宝山的,总不会和郑金萍这女子勾搭到一起,但至于为何要提点她,可能因为是以前在夹林得到过她的帮助,报个恩而已再者,即便清楚就是那么一回事,也只能一笑而过

    “潘常委,今天有点不好意思,其实还应该再找两个人来,不过确实不太合适”两杯喝过,高厚松放低了声音及时对潘宝山道,“杨涛在丁锅乡干得是一塌糊涂,根本就是麻绳拴豆腐,提不起来啊”

    “哦,那就没办法了”潘宝山道,“提不起来的人,硬提起来后别的不讲,单是对本人来说就是一种伤害”

    “潘常委,你理解就行”高厚松笑道,“不过解如华不是这种情况,他的确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但是,现如今富祥县公安局长是冯德锦安排的,对解如华提防得比较紧,所以操作起来难免会有不可控之处”

    “那就能理解了”潘宝山呵呵一笑,端起酒杯对高厚松道:“拉人上岸,总不能把自己给送下水”说完,潘宝山主动一碰高厚松的杯子,看了一下郑金萍、吴强和姜玲,继续道:“高书记,其实能有今天这样,我已经很感谢了”

    “嗌,不说感谢,那一来就客套了嘛,只说喝酒我先干为敬”高厚松脖子一仰,喝了个底朝天

    “爽快”潘宝山同样不留一滴

    就这么喝了一阵,潘宝山竟然有了酒意,不过十分自制,对高厚松说明天一早还要到市里处理点事,还真不能放开喝透

    高厚松知道潘宝山不想失控,他本也就有这么个准备,而且现在潘宝山提出的理由又是那么充分,当然是顺水推舟行个轻松

    “嗯,我就估摸着潘常委最近清闲不了,上上下下肯定都是一大堆事情,确实也不能耽误”高厚松笑道,“既然这样,今天我就不勉强了,随意喝,主要是聊聊天,喝得不到位下次补上”

    “必须的”潘宝山说得斩钉截铁,“以后机会少不了”

    “只要潘常委有时间就行”高厚松笑了起来,道:“潘常委,今晚你是连夜回市里,还是在富祥家里住下?”

    就在潘宝山开口要回答的时候,包间门被敲响,服务员进来了,身后跟着个女人,殷益彤

    殷益彤的出现,让潘宝山和高厚松大吃一惊,她怎么会贸然摸进来?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