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严景标要冯德锦照顾点石白海手头上的工作,是因为知道石白海很艰难,对于他那么个缺少能力的人来说,负责千辛万难的拆迁工作无疑是赶鸭子上架泡*书*()

    当然,努力是不能抹杀的石白海多少也做了点成绩,他盯住高桂达让其想办法,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拆迁工作推行下去

    高桂达也尽心尽力,他明白石白海对他的重要性,来不得半点怠慢不过高桂达也头疼,因为石白海说过,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要保证不惹乱子,这让他很焦灼换句话说,就是杀人不偿命,怎么可能?

    好在高桂达也还有点本事,尤其是近两年来通过石白海赚了几笔,气粗壮了,有点膨胀,手底下也拢了一批所谓道上的人,直白地说,高桂达的集团已经是带有点恶霸性质的团伙,跟先前的纯商人大不一样不过也正是带有点恶霸性质,才推动了拆迁的小步进展搞拆迁,不带点黑社会性质的举动,一般没法正常进行

    不过话说回来,高桂达拼死出力推动拆迁,也是利益所在他在运作了阳光宾馆建设后,又在石白海的挑动下把目光瞄准了区开发建设,准备拿下赵铭原先盘下的第一批地块,但因为在潘宝山的策划下,让邓如美攫了后发先至,他失败了石白海对此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是他起的意,于是矛头一转,又鼓动高桂达把矛头对准老城改造升级,包括前期的拆迁工作,那也是个肥差,赚头绝对可观

    这对石白海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既让高桂达赚到了钱,又推动了重点难点工作

    但是现在,潘宝山已经开始打拆迁的主意了,于石白海而言,万分不利潘宝山琢磨着该充分利用一切有利因素,陆鸿涛就是个很好的借力点

    以感谢为由,潘宝山请陆鸿涛喝酒

    现在的陆鸿涛很有情绪,从百源区委书记到档案局局长,那可是天壤之别档案局上下不过就几十号人,而且都是屁大点的事,闲差,也闲人如果是眼看着要退休也就罢了,调整下心态养养老也可以,但关键是陆鸿涛还雄心满满想大干一番,所以如今被冷落到一边,自然是极其惆怅

    “陆局长,一直以来都想请你坐坐,但事情繁多极少得空”潘宝山和陆鸿涛见面后,很热情地握着手,“但不管怎么说,那份心意是在的”

    “潘常委你客气了”陆鸿涛知道潘宝山所谢何意,提了王三奎,也点了鱿鱼,“那些都是小事嘛”

    “事情小,意义大”潘宝山做了请的姿势,“来,陆局,坐”

    “潘常委你坐,你坐”陆鸿涛微微弓腰上请潘宝山

    潘宝山见状也不客气,毕竟有身份摆着,陆鸿涛自然要恭谦两人坐定,其他几人也相继落座人不多,就六个,都是贴身的

    此时喝酒看情绪,平常开场都是小杯来往,应酬嘛但这会潘宝山想拉近和陆鸿涛的感情,显得极为豪爽

    “喝酒是喝个心情,我看今天咱们两口干个大杯”潘宝山端起杯子,“我不是想灌酒,只是想喝个气氛,大家看怎样?”

    潘宝山这么说,其实是陆鸿涛求之不得的,领导喝酒主动敞开胸怀,那还有什么不可以?

    “潘常委”陆鸿涛酒还没喝,情绪就有点高涨了起来,“本来我也想这么做,但怕为难了你,没想到一个犹豫还被动了,这样,我一口干”

    “陆局,两口,两口”潘宝山很亲近地拍拍陆鸿涛,“咱们喝酒要喝出情绪,但也不能太猛,一口菜还没吃就一大整杯,我还真享不住”

    “好,两口就两口”陆鸿涛当然要听话,微笑着对潘宝山点点头,“潘常委怎么指示就怎么来”

    “嗳,谈什么指示,这场合说不得”潘宝山道,“随意,要随和”说完,潘宝山先干了半杯

    陆鸿涛为了表示尊敬,喝了大半杯

    酒这东西还真就是不一样,到了一定的量便能助兴放豪言潘宝山想着办法,快同大家喝了两大杯

    猛酒催人

    陆鸿涛很快就有了感觉,潘宝山及时跟进,主动和他谈心,“陆局,一开始跟你说事情繁多,其实原本不需要那么折腾的,但严景标那人你也知道,他能看着别人有半点消遣?”

    “严景标?”陆鸿涛听了鼻孔一声哼笑,“潘常委,在你面前也不说虚的,严景标回松阳掌舵,错了他严景标除了打压异己中饱私囊之外还能干什么?折腾,把松阳老百姓都折腾穷了,把松阳折腾成了烂摊子,结果他自己得足了一切,那分明就是个蛀虫嘛”

    “陆局,咱小声说,小声说”潘宝山对曹建兴使了个眼色

    曹建兴心领神会,招呼着陆鸿涛带来的档案局办公室主任出去透透气两人一离开房间,剩下的两人一对眼神,也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潘宝山和陆鸿涛

    “潘常委,今天在你面前我也没什么遮拦了”陆鸿涛道,“我也不怕什么隔墙有耳,说的是事实嘛看看他严景标提拔使用的人,哪一个不是他的狗腿子?当然那,狗腿子也行,毕竟领导人在施政的时候需要底实的人,但起码得有个前提,狗腿子得能撑起腿来可你看看,像石白海那样的货色,他能撑起来?”

    “关系,关系社会嘛”潘宝山摇头一笑,“陆局,得看清形势,公共场合可要选择性发言的”

    “唉,关系,是啊,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古以来就是这样”陆鸿涛道,“就说那姚钢,以前在古河县的时候他是县委书记,一把手,但好歹我也是个二把手,他凭什么对我吹胡子瞪眼?弄得我人前脸不是脸腚不是腚那还不是因为他有关系,省里有人,有底气,所以能靠打压踩低别人来垫高自己,突出自己的高大形象”

    “难怪,他竟然去了省劳动人事厅当副厅长”潘宝山道,“上面有人提携”

    “潘常委,据我所了解,姚钢的系子跟严景标还比较近”陆鸿涛道,“严景标去省里,但凡有招待,姚钢一般都参加,蛇鼠一窝啊”

    “呵呵”潘宝山仰头笑了起来,他知道陆鸿涛对姚钢的看法,当初受够了陆鸿涛的脸色,原本到百源区当一把手是个很好的扬眉吐气机会,没想到姚钢一下又提上了省劳动人事厅副厅长,而且自己又被严景标打入了冷宫,又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反差“陆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潘宝山伸手拿烟,递给陆鸿涛一支,“不管怎么说,得沉住气”

    “再沉住气就没机会了,一年老一年,再过几年就跨不过那门槛了”陆鸿涛给潘宝山点上火,摇头叹息

    “几年?”潘宝山吸了口烟,悠悠地吐出来,“几年时间说起来不长,但机会却很多,因为政界的事没法讲,说变天就变天”

    “他们一时半会还变不了,都有省里的关系”陆鸿涛道,“在一起勾结着,形成一张网,东拉西拽都能使上力帮扶”

    潘宝山听到这里,一咂摸也是,觉得能借机真正拉拢个人过来还真是需要,于是道:“陆局,刚才你说姚钢跟严景标的系子比较靠近,而且两人又有来往,那这次你被弄到档案局里来,是不是姚钢也在严景标面前说过什么?人都有个心理,总希望对手跟自己的差距越来越大”

    陆鸿涛闻言猛地一点头看,“潘常委你说得没错,那事我早就想到了本来姚钢对我指手画脚,后来我到百源任区委书记跟他平起平坐,有时市里开会我见着他也是鼻孔朝天,故意做样子给他看再后来他去了省劳动人事厅做副厅长,虽然差距又拉开了,可他那毕竟是行业系统性的,所以我依旧有姿态摆着也许他察觉到了我的傲气,不舒畅了,因此便让严景标来把我边缘化”

    “要是那样的话,真就有点过了”潘宝山道,“挟公权泄私愤”

    “百分百的,我了解姚钢的为人是什么样”陆鸿涛道,“很跋扈的小人”

    “小人得志不长久”潘宝山道,“陆局,万物都是春风吹又生,只要心不死一切就都有希望就说你提拔的王三奎,我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他的副区长就不保了,不过那没关系,有起必有落,有落必有起”

    “石白海还真能毫不顾忌地把王三奎的副区长给拿下来?”陆鸿涛道,“那也太不上规矩了”

    “怎么不可能?”潘宝山道,“王三奎说,还没怎么地,他就被石白海拎到跟前熊了一通,批评工作不得力之类好在王三奎现在的脾性改了不少,否则肯定当场窜上去,把石白海打个满地找牙”

    “打死他好”陆鸿涛道,“就是会脏了手”

    “没错”潘宝山点头道,“所以我建议王三奎,要把斗争转到地下去,不屈不挠地斗争也是不可或缺的现在石白海不是狠抓拆迁嘛,好,那就暗地里搞点事,让他的拆迁工作难上加难”

    “哦,说到这事,我倒是也早有想法”陆鸿涛道,“现在百源区大大小小的干部,还是有那么几个跟我是没二话的,我曾想找他们商议下看如何给石白海下个绊子,但一直在犹豫今天听潘常委这么一说,还真得当个事来办”

    潘宝山笑了笑,其实暗地里对石白海动手脚的事,他不应该主动说出来,不妥当但是,为了让陆鸿涛感到他的实诚,还是主动讲一下,以引起共鸣,现在看来是有效果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