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邵卓出当然不会答应朱桂波的请求

    “还是改天再说,我还有其他采访,确实没有时间”邵卓出态度很坚决,侧着身子从朱桂波手臂旁走过去

    朱桂波愣张着嘴,眼睛眨巴了几下,完全没了主张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赶忙跑去找梁延发,要他找宋家正帮忙,托他在市委宣传部的亲戚找找瑞东晚报驻松阳记者站有个叫邵卓出的,通融通融,别把几个农民的举报当回事

    梁延发听说后很吃惊,他觉得事情并不是几个老百姓举报那么简单

    “桂波,这事要重视起来”梁延发道,“很可能是背后有人预谋,宋家正那边我会立刻联系,让他的亲戚疏通一下另外,你也找找冯县长,让他也想想办法,到市里找找关系把事情给压下来”

    “梁局长,你的意思是,邵卓出过来采访是受人指使?”朱桂波惊道,“怪不得他态度生硬一点都不领情,而且还说要改天再来采访”

    “很显然的嘛”梁延发道,“而且是谁指使的,你应该也能猜个大概”

    “哦?”朱桂波两眉一皱,恶狠狠地说道:“难道会是潘宝山那狗日的?”

    “很有可能”梁延发点头道,“要不谁会跟你这么过不去?你想想看,即使是老百姓反映情况,记者来采访大多也不会那么不近人情,跟仇人似的甩句话就走”

    “嗯,梁局长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回事”朱桂波道,“等等看,看那记者再来的时候会怎样,我这边也做点准备”

    “总之情况不容乐观,不能不当回事,冯县长那边你一定要找”梁延发有点紧张,他感觉是潘宝山开始反击了,弄不好机会波及到自己头上

    “我,我当然会找表叔帮忙”朱桂波回答得有点支吾,这事他可不太敢找冯德锦,因为当时他被提拔成副局长的时候,曾去冯德锦家表示感谢,当时冯德锦告诉他,立场上有帮派很正常,但在工作上要老老实实,不能犯事现在,截留良种补贴款的丑事,怎么好意思出找他?

    不过朱桂波深知事情重大,不能为了脸面赔了前程当晚他就决定,第二天找冯德锦去

    可让朱桂波始料不及的是,第二天,《瑞东晚报》竟然就登出了富祥农业局良种补贴款打了折扣发放的事

    朱桂波彻底慌乱了,他拿着报纸,近乎跌跌撞撞地来到梁延发办公室,“梁局长,大事不好了,那个邵卓出真他妈出奇古怪,说好了改天要再采访我,似乎是暂不发稿一样,没想到竟然昨天就发了,今天已经见报”

    “唉”梁延发皱着眉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我就是说嘛,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看来邵卓出昨天跟你说要改天再来采访,是故意迷惑你的,而且也把我给迷惑掉以轻心了,昨天我找宋家正,宋家正也跟他在市委宣传部当副部长的亲戚关放鸣说了,人家也答应了下来,说今天会找那个邵卓出沟通一下,现在看来于事无补”

    “这下可怎么办?”朱桂波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梁延发办公桌前乱转

    “想对策”梁延发道,“很快上面就会来人查了,据报纸上说,那可是个不小的数目”

    “梁局长,我,我错了”朱桂波开始擦额头,“一时鬼迷心窍”

    “那些就先别说了”梁延发道,“现在关键是要想办法撇清,要不你这一辈子就真的完了”

    “这会我头脑不管用,不知道该怎么办”朱桂波晃着脑袋,一脸惶恐

    “还是找冯县长”梁延发道,“这方面的事我也把不住,没那个高度啊”

    面对如此严峻的局势,朱桂波丝毫没有迟疑,飞快地来到县大院找冯德锦,哀求他帮忙指条出路

    冯德锦听后没有表现出波动,只是抬了抬头稍稍闭了下眼睛,“桂波,你怎么就不争气呢”

    朱桂波深深地低着头,他知道认错之类的话完全是多余,“表叔,你就帮帮我,要不上面一查我就完了,彻底完了”

    “那些钱你弄哪儿去了?”冯德锦问得看似很随意

    “一大部分自己存着,一小部分花在了女人身上”

    “把那笔钱想办法补齐了,然后用到你经手的其他工作上”冯德锦道,“那样你截留良种补贴款就不是私吞,只是移用到别的项目上而已,顶多也就是工作失职”

    “表叔,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朱桂波此时感激之情真是达到了极致,如果冯德锦伸出脚,提出要他啃脚趾头,他也愿意

    “赶紧回去准备”冯德锦道,“注意时间期限,要有合理性”

    “知道知道,肯定要弄老早以前的时间”朱桂波激动得嘴唇发抖,“表叔,那我走了”

    回去后的朱桂波凡事不干,就是捣弄移用账目台帐

    没错,这的确很有效,朱桂波最终没有落下私吞公款的罪名,只是移用公款用于其他方面的工作支出

    到了这一步应该没什么事,处分起来可重可轻,只要冯德锦说说话帮帮忙,甚至完全可以不处分不过冯德锦并不想帮朱桂波,他觉得朱桂波不是个省心的货,扶植栽培起来只能是个祸害,反而想把他给拍下来而且,本来他们还有层亲戚关系,帮紧了还会落下什么闲话,把朱桂波弄下来刚好也能说明他严明无私大义灭亲

    所以不难理解,朱桂波为这事去过冯德锦家几次都没管用最终,他因工作严重失职而被免掉了富祥县农业局副局长的职务

    处理决定的宣布是在金秋十月

    本该是收获的季节,朱桂波却倒下来,而且因为时间拖得也够长,他的精气神几乎全部耗掉,变得非常颓废

    潘宝山是很高兴的,这是个漂亮的反击,对梁延发与何大龙来说应该是个响当当的下马威,当然他也警惕他们会报复性反扑不过想想可能性也不大,梁延发是个谨慎之人,这个时候肯定不会轻举妄动暴露目标何大龙那边也无所谓,在潘宝山看来,他就是瞎咋呼,根本就抓不到头绪,只是会虚张声势搞点小动作

    不过这次潘宝山判断错了,何大龙那边还真有了非同一般的头绪,钟义摸到了门路

    钟义说他在市国资委有点关系,其实不是他有,而是冯德锦,他和市国资委副主任车汉权两人是朋友本来冯德锦不愿意插手何大龙的事,但想到要对付的人是潘宝山,对自己也有好处,而且钟义又抛出潘宝山与祁春蓓合作农业保险的事,可以抹黑祁宏益,但首先要稳住何大龙不让他张扬,所以就得帮帮他

    于是,祁宏益和钟义两人一起到市里找了车汉权

    车汉权是个场面上的人,听钟义说了事情后很干脆,说想了解健达药业公司金银花种植基地的事不难,现在公司正在进一步改制,与国资公司那边联系紧密,而国资公司总经理赵铭跟他关系不错,如果基地合作中,那个叫潘宝山的人真的从中搞了手脚,应该多少能打探出一点

    冯德锦开始听到赵铭时一愣,他可是刘海燕的丈夫,怎么会做对潘宝山不利的事?

    车汉权见冯德锦有呆相,问怎么回事冯德锦也不隐瞒,直接说出了担忧:赵铭跟潘宝山是连襟

    车汉权听后哈哈大笑,手指点着冯德锦说他消息也太不灵通了,赵铭跟刘海燕离婚都快一年了,竟然还不知道冯德锦一听了真是吃惊不小,县大院里可没人提起过那事

    吃惊之后是庆喜,冯德锦说那样就好办多了,要不还真不能开口

    很快,车汉权就做了中间人,把赵铭、冯德锦还有钟义叫到了一起,在酒桌上坐下因为跟赵铭不熟,冯德锦闭口不谈潘宝山和健达药业公司的事,就只当自己是坐陪,全由钟义挑头

    其实不管谁挑头,都合适,因为在对付潘宝山一事上,赵铭和他们有共同的立场

    赵铭弄清楚情况后,不露声色地笑了,当即就表现出合作的态度,他说潘宝山在经手健达公司与夹林乡合作搞金银花种植基地的事上是否真的有事他不敢肯定,但他敢肯定的是,可以加上点让潘宝山甩不开的真事

    赵铭这么说没有唬弄人,他认为自己确实可以做到,因为他知道当初鲁少良送给潘宝山五十万的事

    不过赵铭没有说具体事情,他老早就有自己的考虑,要让局势按照自己的安排来发展,并不想让钟义介入打乱他的步骤

    钟义是个有眼相的人,看出了赵铭有小算盘,当场也不多问,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不太熟悉要想知道得为详细些,靠的是以后的多接触

    在这方面钟义很会来事,之后不久,他便隔三差五地到国资公司找赵铭,先是吃喝,然后是吃喝玩乐,时间不长就绑到了一起,也进一步知道了赵铭的打算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