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徐金生放下狠话,脸色随之一沉,把烟头往地上一摔,身后的几个人马上向前一靠,气势强逼**泡!书*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

    “我敢”潘宝山慢慢说出这两个字,内心虽慌乱但看上去颇有大势沉稳的气概其实潘宝山这也是没办法,骑虎难下,总不能灰溜溜地缩回去是个爷们,怎么着也要豁出去一身剁

    “好,有种,你来”徐金生牙根一咬,“你他妈敢动下试试”

    真的到了一触即发时刻,殴斗眼看就要暴起

    潘宝山已开始恐慌,他很明白,不管结果如何,都是很不上台面的事

    “我也敢”

    霍地一个暴声,从潘宝山身后传来

    潘宝山忙回头去看是谁,还没看得到,那人又一声喝起,“我先动下试试”

    是王三奎

    手里提着根桩橛,他晃着魁梧的身板斜里猛出来,挥手一橛子,结结实实地打在徐金生头上,嘴里喊道:“打你个小舅子”

    徐金生一下被打懵,傻在原地不动

    搁平时,徐金生的手下肯定会一窝蜂捂到王三奎身上但今天情况有点特殊,在场的局长所长都不敢动手,蹿出个黑脸大汉就敢动手?而且嘴里还喊着要打徐金生个小舅子,难道他是徐金生的姐夫?

    迟疑间,迎来了绝好转机

    李大炮从腰里拔出手枪一声吆喝,“今天谁动就是暴动,当场击毙”

    大鬼小鬼闯,全靠阎罗王徐金生被打呆在那儿,再加上李大炮举起的手枪,一帮打手也没了斗劲,再加上其中一部分都是充架子的,一瘪带一窝,全哑了

    这时的王三奎,不慌不忙上去揪住徐金生的衣领,“金生,我提着杀猪刀到处撵人的时候,你还在旁边抖腿,今天也他妈出息了”

    说完,开始掌嘴,“你妈、你妈……”

    王三奎抡起巴掌说一句就扇一下耳光,不一会,徐金生本来就横肉满生的脸,已肿得不像个样子

    “老实了没?”王三奎停下手问

    徐金生摇摇头,此时他已经没了还手的力气,但气性还有,总不能被一顿狂扇就服输

    王三奎扳起徐金生肿胀的脸捏了几下,徐金生痛苦地唏嘘起来

    “你这狗脸我都不爱打了”王三奎看了看徐金生梳得油光光的头发,说:“我拔你头发,第一次一根,第二次两根,第三次四根,第四次八根,反正一次乘以二,就照这个数来,你狗日的要是能撑住头发被拔光了,我王三奎喊你亲爷爷”

    说完,王三奎动起手来,他并不用猛力,只是慢慢地拽,好增加徐金生的痛苦

    当王三奎把徐金生一百二十八根头发缠在手指上,准备用力的时候,徐金生讨饶了

    “爷爷,我喊你爷爷,亲爷爷”徐金生哭了,鼻涕跟眼泪一起下来

    “不用喊我爷爷,你对他讲”王三奎把徐金生拖到潘宝山面前,“你认识他嘛?”

    “潘,潘局长”徐金生带着哭腔说

    王三奎照着徐金生腿弯一脚,徐金生跪了下来

    “别的也不要说了,给潘局长磕三个头,然后让人拉线把界线划了,这事到此结束”王三奎道,“你也不用盘算着以后怎么报复,除非把我给弄死,否则我让你全家……”王三奎说到这里停住嘴,看看潘宝山,问道:“潘局长,你说咋办?”

    从开始到现在,潘宝山看得真有些热血沸腾,没想到王三奎还真是个角儿

    “李所长,你看该怎么办?”潘宝山其实很想也上去猛揍徐金生几下,但那有失体面,干脆把机会让给李大炮

    “身为村干部,竟然煽动群众闹事,暴力抗法,带到所里去”李大炮说这话时肚子还气得直鼓

    听到这命令,一直在旁边急得直搓脚的鱿鱼兴奋起来,手铐一掏,上去“喀嚓”两声,把徐金生铐住

    徐金生一听说要被带去派出所,连忙讨饶不过这不管用,还是被塞进了警车

    李大炮带着徐金生走了,潘宝山留下来拉线划界

    “潘局长你说说,对付徐金生那样的人根本不能讲理,直接上去掐倒干脆利索这种事得叫上我,你看刚才多危险,徐金生可是准备动手的幸亏我听到消息自个奔了过来,要不还帮不上手呢”王三奎说,“不过潘局长你确实够爷们,行不行都拿得出来,全场那么多人,就你敢上前不过以后你得悠着点,不是输不起拳头,而是输不起面子假如刚才那徐金生把你挫捏了,多丢人”

    潘宝山绝无话可说,王三奎讲得确实在理,如果不是他斜里杀出,还真不好说

    好在是,王三奎及时出现,不但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且还给他平添了极大的威慑力因为在场的都看到了,是他敢挺身而出,并且后来的级猛汉王三奎对他也是毕恭毕敬

    这就是做事的魄力和做人的实力,综合起来就是个人魅力,能让大家服贴,好派活

    事实上的确如此,在潘宝山的指挥下,只用一个多小时就把地界标线拉好

    完后,潘宝山第一个打电话给鲁少良,告诉他土地已经调整出来,赶紧来规划,把具体的整理要求说清

    鲁少良说他那边早就准备好了,明天就可以过去

    潘宝山又立刻打电话向黄开建汇报,说综合中药基地的土地整理马上就要开始,可以跟杨涛联系下,让祁宏益的亲戚准备一下,过两天就可以进场

    安排好这些,潘宝山回去找李大炮,看徐金生是怎么处置的

    徐金生已经被打成一团,骨架都要散了一到派出所,鱿鱼他们几个就把他拖进小黑屋,蒙上几条破棉被,狠踢猛踹

    “李所长,万一这徐金生回去后找何大龙怎么办?”潘宝山不无担忧,“何大龙那么有本事,弄不好王三奎会出事的,而且你这边也不好说话,毕竟有人跟你打过招呼”

    “都办妥妥的了”李大炮拿出一张纸来,上面有徐金生的保证,共两条:一、不向何大龙说今天发生的任何事,不找任何人实施报复;二、自己想办法另寻采石点,且承认事情与乡里流转土地无任何关系

    “呵呵,李所长可真有你的,徐金生这么听话?”潘宝山笑道

    “现在听不听话还能由着他?”李大炮道,“打得他连小学时偷看妇女洗澡的事都交待了,可想而知我们掌握了他多少事,如果他敢不老实,我一把手拿了他,至少要判他个无期”

    “还真是,我看徐金生就是欠揍,不揍不老实”潘宝山道,“说到揍他,没想到王三奎帮了大忙,关键时刻他扭转了整个局面,比乡政府还厉害”

    “政府是群体,王三奎是个人,在做违法的事情上,群体就是不如个人来得犀利”李大炮笑道,“当然,特殊的年代不说,我说的是现如今时期”

    “明白明白”潘宝山笑道,“李所长,有件事得提醒你一下,希望不要介意,你那拔枪的举动,以后得少一点,影响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李大炮不以为然,“仅仅是拔下枪而已,我还没鸣枪呢再说了,有的地方派出所执行公务,因公徇私直接开枪的都有,而且也还没啥事,你说我拔下枪还能有啥?”

    潘宝山听得直点头,他还能说什么?不说了,先表示感谢

    “李所长,中午我请客,就不去县城了,人多不方便,就在富贵酒楼”潘宝山道,“凡是今天上午参加行动的,都去”

    “那不得好几桌嘛”

    “三桌,不多”潘宝山说着,给郑金萍打电话,让她通知一下国土和建管的人,并在富贵酒楼安排桌子

    这时郑金萍正在梁延发办公室里谈话

    梁延发已经知道了徐金生的事,很生气,他不敢骂郑金萍,只是骂潘宝山是白眼狼,现在连他的话都不听

    “我跟他说过,等两天我来协调,没想到那小子竟然不理会,今个就跑去闹事”梁延发道,“太不给我面子了以后在夹林,凡是潘宝山主张的事,都别想通过还有那个王三奎,村支书也别想干了”

    “梁乡长,据我了解事情好像有点出入”郑金萍很维护潘宝山,“上午潘宝山还告诉我,说坳子村的土地流转的问题要等你消息,因为你告诉他过两天要调解的,他不应该那么快就改主意的而且上午打电话要我带人过去的是李大炮,也不是潘宝山”

    “不是潘宝山叫的?”

    “不是”

    “李大炮的话你也听?”梁延发气鼓鼓地说

    “派出所是地方公安,怎么能不处好关系?”郑金萍道,“而且坳子村的土地流转一事,对咱们夹林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现在刚好有李大炮冲在前面,咱们稍稍配合一下,能借机推动问题解决不是很好?以后有什么矛头就都对准他了,咱们不是很得便宜?”

    梁延发被郑金萍讲得说不出话来,歪了歪头道:“总之我觉得潘宝山那小子是越来越不着调子,还有王三奎那个戆货,今年就给他大陡岭村下重任务,完不成就把他的支书给拿下”

    “王三奎的事我劝你还是省省”郑金萍说得很不客气,“他当不成村支部书记无所谓,可你当不成乡党委书记可就有所谓了”

    “什么意思?”梁延发沉着脸道,“你这话里有点威胁的味儿”

    “那不是威胁,是危险”郑金萍道,“你没看上午王三奎那样子,要是把他惹毛了,估计整个乡政府大院他都能一把火给烧光,别说是对个人了”

    “愚昧,真是愚昧”梁延发无奈又憋闷,叹着气说道:“夹林真是乌烟瘴气,都是些烂头毒脑的家伙”

    “梁乡长,你就别在意那事了,徐金生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袒护他,有可能得罪一大片,到时没了群众基础可会坏大事的”郑金萍道,“对了梁乡长,还有件事要向你汇报一下,循环农业高效产业园算是建成了,我引进了个菇业项目,需要乡里给点优惠政策,你可得全力支持一下,这可是我上任后的第一把火”

    见郑金萍这么罗嗦,梁延发心里有气但嘴上不说,“你想我怎么支持?”

    “投入点,把菌类种植区的基础设施稍稍完备些”郑金萍道,“也花不了多少钱,而且也都是投到硬件上,说到底还是在咱们乡里”

    “花不了多少是多少?”

    “十万”

    梁延发咬紧了牙根,“十万?一个村一年的税收,还不多?”

    “菌类种植区那么大,投个三五万能看得见什么?”郑金萍道,“起码得十万,那还能见点起色”

    梁延发扫扫手,说那就十万,对郑金萍烦恶之极,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郑金萍也早就想离开,刚才接了潘宝山电话还没把事分派下去,得抓紧时间

    出了办公室的郑金萍,一阵小跑到国土和建管所溜了一趟,把酒席的事说了,又给富贵酒楼老板打电话,留出三个房间,然后就去找潘宝山

    潘宝山正矛盾着,不知是不是该跟梁延发见个面,把事情圆一下,那样面子会好看些但想想适当拿点脸色也需要,省得梁延发老不把他当回事

    定下心来,潘宝山和郑金萍、李大炮去了富贵酒楼民警也都换上便装,随后跟去

    这场酒喝得痛快,潘宝山真的是高兴,只是敬王三奎就满满两玻璃杯,足足有半斤的量

    最后,潘宝山完完全全醉倒,本来还打算下午回去找邓如美把菇业公司的事操作一下,也搁脑后了

    醉酒的潘宝山一直在刘江燕宿舍睡着,晚上吃饭时刘江燕喊他也不起,接着睡,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感觉才好些

    “昨个真是喝多了”潘宝山揉着眼睛无精打采地说

    刘江燕已经熬好了大米粥,“喝点粥,养养胃以后可别这么喝了,睡了半天一夜,我都差点要让医生给你挂水了”

    “那可不行”潘宝山摇摇头,“吊瓶一打,酒量就不会再长了”

    “你还要长酒量啊”刘江燕道,“酒量越大,喝得越多,我可不想你那样,变成酒坛子”

    “呵呵,好”潘宝山点点头,“你几乎都不怎么提意见,但只要提了,我就听以后我会注意的,少喝”

    刘江燕笑了,脸红红的,“宝山,吃过午饭走吗?”

    “不,等会马上回去,还有事等着做,耽误不得”潘宝山说完一番穿戴,洗漱后喝了两碗粥

    半小时后,潘宝山离开夹林回富祥

    现在要着手的是找邓如美,把菇业公司给注册好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三十万的注册资金太少,到哪里多弄一些来凑凑数?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