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朱桂波的异常表现让潘宝山很纳闷,问表彰什么朱桂波哼哼笑了两声,说到时就知道了

    装你妈的哪天被举报办掉,看你还装潘宝山对朱桂波的那副德行很不耻,心里不自觉地就咒骂起来

    不人总是有好奇心潘宝山把邓如美带到办公室后让她先呆着,他去找黄开建问问表彰会到底是怎么回事

    “表彰孔娜呗”黄开建看上去很平静,“她的精神已经恢复如常,开始正常上班了”

    “上班就上班,瞎捣腾什么?”

    “孔娜昨天找我,说她要上班了,但觉着很没面子,因为被掳走绑架勒索,有失向来的大好气魄”黄开建有些无奈地说道,“因此她就要求局里开个大会给她扬扬威风”

    “搞笑嘛,农业局还成她家的了,随随便便就开个大会表扬她,凭什么?”

    “勇斗歹徒啊”黄开建道,“孔娜说,她在被绑架勒索的时候不为**,敢于反抗,并成功制伏两个绑匪,踢断了其中一个的腿,扭断了另一个的胳膊,还报警将他们抓了起来,而且派出所反馈过来的信息,也这么说”

    乱了,潘宝山听黄开建这么一说大脑乱成一片,那也太能造假了,连派出所都混淆是非

    “黄书记,这次答应了孔娜,以后干脆就让她当局长得了”潘宝山很是气愤

    “不答应能咋样?”黄开建道,“昨天我就没答应,结果今早起来,家里大门上被泼满了红漆”

    “还有这事,没报警?”潘宝山着感到实意外

    “报警有个屁用”黄开建道,“何大龙的势力太强了,不能跟他斗,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缩着点好社会就是这样子,历朝历代都一样,没有绝对公平的事”

    没错,潘宝山现在是真体会到了什么是不公在孔娜这件事上,何大龙背后竟然做了那么多手脚

    回到办公室,潘宝山事情跟邓如美一说,她就笑了,说那并不奇怪,只要有关系,几乎就没有不可能的事

    潘宝山直摇头,也不多说,拿了钱就等邓如美去银行存起来,要她方便的时候一分为二给那两个人家送过去

    “这钱算是我借的,以后还你”邓如美说

    “开什么玩笑”潘宝山道,“不说咱们的交情,只是说事情本身,还不都是因为我才引出那么多事来嘛,理所当然我也要做点事情,算是对你那两位老乡的一点小小弥补”

    “事情得分清楚,两位老乡的人情我欠,你欠的是我的人情”邓如美笑道,“对既成事实,我们不要太沮丧,发生的就已发生,能努力挽回的就努力,反之就坦然些看开来,好好把以后的事做好”

    邓如美说的话,潘宝山真的听了进去面对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他第一次真实而震撼地触摸到了,他觉得过去的确实不必再惋惜,以后要努力,总归要混出地位和身份来

    官是要当的,权力就是地位的显尊和身份的象征,能升正科不做副科,能升副处不做正科,就那么奔着路子走

    钱,也是要赚的人靠两条腿走路,就是要给自己备两条路当官也有风险,并不能保证一帆风顺,所以还要赚钱,赚大把大把的钱,才能保证无后顾之忧毕竟万一官当不成,还能发财继续潇洒嘛,而且可以用钱去拉拢腐蚀当官的,没准还方便呼风唤雨

    越想越觉得必要且可行,潘宝山甚至开始懊悔以前怎么就没开窍

    第二天一大早,潘宝山就赶紧到夹林找郑金萍,谈产业园菌类种植区的问题他很肯定,这个事能赚钱

    “郑乡长,产业园眼看着就要建成了,设施大棚蔬菜区和养殖区很好,预留区也可以暂且不管,但菌类种植区好像太萧条,一下就把产业园的良好效应给拉了下来”

    “种植户们太顽固,思想僵化,说不通”郑金萍道,“我正在想办法调动积极性,对先入园区的实行奖励政策”

    “暂且不急,我有个想法”潘宝山道,“在农业局的对口招商中,我发现有一家本土成立的菇业公司还不错,可以引他们过来投资兴建食用菌生产基地,进行工厂化栽培那样的话就可以把这个项目做大,成为夹林的一个绝对亮点”

    “那当然是好事”郑金萍道,“潘局长,你就再辛苦一下,直接把公司带过来就是”

    “引过来当然是没问题,关键问题是你能不能留得住”潘宝山道,“现在产业园虽然是有了模样,但还没有什么气候,再加上夹林的地理位置又比较偏,如果没有特别优惠的政策条件,怕是人家不肯落脚”

    “我们免费提供场地,水电通到门口还不行嘛?”

    “那是起码的,现在哪里招商不都这样?”潘宝山道,“人家公司来投资,先期起码要十几万上百万的砸到设施建设上,万一搞不成可就全撂了郑乡长,现在的招商注重打亲情牌,什么是亲情?就是要设身处地为人家着想,也就是换位思考问题你想一下,如果你是公司方面的,会有什么顾虑?”

    “怕地方没诚意,赚不到钱”

    “对,就是怕地方笑脸引进来,然后就阴下脸来割肉”潘宝山道,“当然事情都是两面看,有些商家也不厚道,利用地方的疏忽,假借投资之名,然后骗取贷款什么的,也有不过,我说的那家公司不是,而且就是他们有想法,也不可能瞒过你郑乡长的眼睛”

    “唉呀,潘局长你太高看我了”郑金萍扭笑道,“那我得多向你学习嘛”

    “别谦虚郑乡长,咱们接着刚才的说”潘宝山道,“你认为要显示出招商的诚意来,该怎么做?而且那家菇业公司进驻,完全是你的功劳,是你的招商引资成果”

    “算到我头上?”郑金萍眨巴着眼睛问潘宝山,“潘局长不是你引进的嘛?”

    “那是你们夹林的事,跟农业局关系不大,我们又不出力不出钱”潘宝山道,“郑乡长,话说到这里我倒是有个建议,你可以主导操作一下,拨个十万八万的作为基础设施建设费用投入,那样就可以让客商觉得夹林的确是要把菌类种植当成一件长远的大事来抓,他们不就安心投资了嘛”

    “好”郑金萍接得很爽快,“就按潘局长说的来”

    “就是不知道梁延发会不会同意?”潘宝山问

    “由不得他不同意”郑金萍道,“我上任后也该有点表现了,他不支持我这次招商的话能行嘛”

    潘宝山笑了起来

    郑金萍也笑,她有点忘乎所以,感觉越来越好,似乎已经凌驾于梁延发之上,而且也相信,那必定会变成事实

    但是面对潘宝山,她的头脑还很清醒,没忘坳子村土地流转的事,问潘宝山那个难题该怎么办

    “再等等,梁延发昨天说过两天他会协调解决,这不还有一天时间嘛,看他会给个什么结果”潘宝山说完就走了,这事跟郑金萍再啰嗦已经没了意义,她帮不上忙

    现在潘宝山去找李大炮,问问徐金生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怎会那么嚣张

    李大炮见潘宝山到来很是难为情,说昨天的事很不好意思,没能出警帮忙捞个面子

    “李所长别那么说,我知道肯定是有难处的”潘宝山道,“那个徐金生是梁延发护着的”

    “梁延发护着倒没什么,他说话不管用,我也照样能拿下”李大炮道,“昨天是县局有人跟我打招呼,说了徐金生的事,让我没法子”

    “县局?”潘宝山道,“公安局?”

    “对,别的局我能听嘛”李大炮道,“老弟,那个徐金生后台比较硬,是道上的何大龙”

    “何大龙?”潘宝山实在太惊讶了,怎么又是何大龙?“李所长,徐金生跟何大龙有什么关系?”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也不是太亲密,但有勾结”李大炮道,“老弟,就因为你,徐金生的事我打听了不少,你知道他为什么不想把那块岭坡地让出来嘛?”

    “我所知道的,是他赖着地想讹钱”提起那事潘宝山就生气,“我都跟市健达公司谈妥了,现在只等土地腾出来搞项目,没想到竟然在他那里添堵”

    “他赖着地不是想讹钱,另有目的”李大炮道,“他要在那块山岭地先卖山土,然后开采山石,弄个石子厂啥的,走的关系好像是何大龙的路子,他们有合作现在建筑市场行情好,搞那些很来钱”

    “这么说,对徐金生就没办法了?”潘宝山道,“谁都不愿被挡了财路”

    “不,恰恰相反”李大炮道,“正因为不想被挡财路,所以才有可能让路,流转那块土地建中药综合基地是政府的事,再有本事的人也轻易不会跟政府对抗到底啊,抗衡一时半会,试试劲头也就罢了”

    “这么说还真有机会?”潘宝山道,“可怎么抗衡,那家伙太强横”

    “给他找个出路就行了”李大炮道,“那地方的山坡地又不是只有要流转的那块,其他地方都可以开采的,就是可能要绕点路,但对于他们所获得的高额利润来说,无所谓的”

    “这法子可以”潘宝山觉得很可行,“李所长,要不咱们一起去现场看看,主动物色一块山坡给徐金生不就行了嘛”

    “行,先去看看”李大炮叫上鱿鱼,喊了几个民警一起过去

    没想到的是,现场有人放哨

    徐金生在山坡地上安排了人蹲守,防止有人再过去拉线划界

    潘宝山和李大炮他们一露面,徐金生就得到消息了,立即开车赶到

    “还真不长记性啊,上次面子还没丢尽,这次又主动过来找打?”徐金生下车后直奔过来

    “我们所长来了,还不老实点”鱿鱼大声训斥

    徐金生毫不在乎,“所长又怎么了,我好端端的做人做事,谁能挑出个不是?”

    面对徐金生的狂妄,李大炮很来火

    李大炮性子也非常直,昨天县公安局个别领导打电话要他担待点,不去作弄徐金生,他觉得很正常,谁都有个关系,能照顾就照顾,都是面子事不过面子是相互的,他对徐金生忍让,徐金生在他的地盘上也该自觉一些,没想到他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你就是徐金生?”李大炮尽量不动情绪,“说话咋这么横?”

    “不是我徐金生说话横,是你们做事横”徐金生道,“昨天来抢我的地,还要把弄到所里去,哪对哪儿啊?”

    李大炮咬了咬牙,强忍住怒气,“你知道我们今天来是干啥的?”

    徐金生歪着鼻子点着脑袋,“没有人向我汇报,我怎么知道?”

    现场一阵大笑,徐金生那边的人个个都笑,带着嘲讽

    李大炮彻底火了,当即转头对潘宝山道,“潘局长,今天别的事不干,就把地界给划了你跟乡里联系下,他们派些工作人员带着标线桩橛过来”说完,又对鱿鱼说,“打电话给所里,留一个值班的,其余警力全压到”

    潘宝山一听真实那个乐啊,这才是他本意想做的事昨天真是太憋屈了,今天一定得扳过来,不把徐金生给捏倒,男人就成难人了

    电话马上拨给郑金萍,要她抓紧照昨天的路子办事,把国土所和建管所的人调过来,胆小的就算了

    郑金萍火行动,很快就集合了十个人火赶过去

    “梁延发如果给你打电话,不要接”潘宝山斗志大起,郑金萍来后,他一摞袖子对她说道:“都去他妈了个比的,今天要不把徐金生给拿下,我潘字就去掉三点水”

    气势大涨,郑金萍也很来劲,这几天协调这地的事,也没跟徐金生低声下气过,肚子里有的火气

    不过徐金生那边也不弱,他也打电话叫来了一帮人

    两边实力相当,一时形成对峙

    “李所长你厉害啊,滥用权力,竟然调集民警来对付前来保护土地的村民”徐金生回头指指身后,“他们很多可都是这块地的户主,呆会要是动起手来,我们拍个证据去告你看你这个所长还能不能再顺顺当当地干下去”

    “保护耕地,保护耕地……”有人喊了起来,带动一片

    李大炮被这么一说,有点馁

    潘宝山一看情况不妙,难道又要受一番羞辱?

    “徐金生,你这是在聚众滋事”潘宝山向前跨出一步,这个时候得顶上去,“什么保护耕地?这块一直荒着,现在乡里要开发利用,而且也不是白用,还要在其他地方流转调拨同等面积的土地给你们”

    “去去去”徐金生很不耐烦,“你在县里好好当你的副局长就是了,跑这里来捣什么乱?今天我把话撂下来,别想拉线划界,就不信谁敢来插第一根桩橛”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