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回到住处,潘宝山冥思苦想,把从出县委县政府大院的每一个动作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确实没有过分的地方

    “刘海燕怎么就怀疑了?”潘宝山靠在床上摸着下巴,琢磨了半天一拍大腿,半夜陪着一个孤身女人,本身就容易让人觉得不正常,哪里还需要什么过分的举止?

    事情已经发生,笨拙旳掩盖只会让情况糟糕

    好在让潘宝山安心旳是,他和邓如美之间确实没有那种关系,也算是身正不怕影子歪,心还不虚

    不过,这件事确实是引起了刘海燕旳重视,凭女人旳直觉,她认为潘宝山和邓如美之间并不简单,起码有种向不良关系发展的趋势当然,刘海燕也理解作为一个男人,寂寞时难免会有一颗不安分旳心,所以她能沉得住气只是对潘宝山进行暗示,而不是横眉竖眼地加以指责

    理解并不代表放任不管有些男人身边有女人,就会本分很多,刘海燕觉得潘宝山就是那样旳人,她认为最有效旳办法就是早点把刘江燕调到县里,呆在潘宝山身边

    两天后,刘海燕早早动身前到夹林,要告诉刘江燕做好准备到县财政局当副局长另外还有些事要当面和梁延发说,该面谢的就不能只是打个电话

    刘海燕要面谢旳是,梁延发帮忙刘江燕扶到了党政办主任旳位子上,并且进了党委领导班子,级别也随之升为副科正是这样,才能以平调旳关系直接把刘江燕过渡到县财政局任副局长,而不是随同调动提拔,难度小了很多

    面对刘海燕的言谢,梁延发刻意表现出一副不安的样子,“刘县长可千万不要说感谢,这真让我坐不住,事实上我应该早点安排,把刘江燕推到副局长的位置”

    “梁乡长那可大倒不必”刘海燕笑道,“刘江燕对从政没有什么兴趣,在那方面本身不努力,而且毕竟参加工作的年限也短,哪里能早早提为副乡长”

    “刘县长这么说,我心里就好受多了”梁延发呵呵地笑起来,“好在还有一点值得安慰,没有失掉最后的机会,在刘江燕外调之前总归是让她成了党委班子成员,解决了副科问题”

    “所以要感谢梁乡长嘛,关键的一步走上了点”刘海燕笑道

    “刘县长对我的肯定,就是对我工作的支持”梁延发哈哈一笑,看了看时间,准备找个工作点让刘海燕看看他在这方面有经验,领导即使为私事下来,也得有个好说辞,“刘县长,夹林的设备大棚菜发展得很好,请你去参观一下,然后指导指导工作,提提意见”

    “好啊,夹林这两年来的发展有目共睹,是早该来看看了”刘海燕欣然前往,样子做得很足

    毕竟只是做样子,半小时后,刘海燕便回到了乡大院,有些话还要跟刘江燕好好说一下

    “江燕,到财政局后要用点心在工作上,别像在夹林这样稀里糊涂地混日子”刘海燕说得很认真

    “姐你又来给我洗脑了”刘江燕向来不喜欢刘海燕的开导,“我感觉在夹林这几年挺充实的,并没有稀里糊涂地混日子”

    “你少跟我较真”刘海燕不退让,“不管怎么说到财政局后,要拿出积极进取的状态来”

    刘江燕不吱声了,她好像还没有习惯同别人争执

    “我也不是让你一下就改变,慢慢来嘛”刘海燕了解刘江燕,她最需要的是安慰式的引导,“江燕,凡事不进则退,即使你不要求进步,但也不能落后是不是?所以你是要加把劲的”

    “那好,等我以后准备好了会努力的”刘江燕说

    “别等以后,就趁现在”刘海燕道,“等你准备好,怕是什么都晚了”

    “可我还真没有做财政局副局长的准备,让我再准备一段时间,要不茫然地过去什么也做不了,那不成笑话了嘛”

    刘海燕看着真有些焦勺的刘江燕,说:“好,半年时间总够了?”

    “至少”

    “还至少呢,别整天傻乎乎的,就算你不为工作也得早点到县里去”刘海燕道,“还有小潘呢,你得早点到他身边,两人分开的时间长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呢,我觉得不错,距离产生美”刘江燕说,“过几天见一面,挺好啊”

    “你懂什么,怎么还长不大?”刘海燕有点恼怒,“距离真产生美吗?我告诉你,距离产生的是第三者”

    刘江燕把头转向一边,这算是她的抗议

    “唉,真拿你没办法”刘海燕颇感奈何,“江燕,你不能太单纯,否则就单单剩下蠢了怎么说你也要为自己考虑,都说过几次了,该抓紧的事也要抓抓紧,都小三十了,婚还不结?赶紧找个时间和小潘商量下”

    刚提到潘宝山,潘宝山就到了

    就几天潘宝山可没闲着,一直在思考规划生态农业观光园的事,好不容易整出个头绪,就赶紧过来筹划刚好,再看看产业园的推进情况另外还有一件大事,就是为综合中药基地腾地方

    到了夹林,听说刘海燕在,忙过来问个好

    刘江燕把潘宝山的到来当成是她的解脱,立刻对刘海燕说:“姐,你和宝山先聊着,我去有点事,马上就回来”

    说完,刘江燕头也不回地跑了

    刘海燕摇了摇头,笑着对潘宝山说:“小潘,刚才我正跟江燕说呢,你们认识也不短时间了,看看选个日子把婚结了江燕今年二十七,眼下没几个月又要翻过一年,又长一岁,算得上是大龄青年了,婚事不能拖,那样对她不好”

    “嗯,是那么回事”潘宝山点点头道,“不过事情还得听江燕的,她要是不同意可不行”

    “她没个主心骨,有些事不逼一逼就抓不了紧”刘海燕道,“我会跟她说的,明年,明年把婚结了”

    “好”潘宝山当然说好,其实他也想早点结婚,像刘江燕那样的好姑娘,就要趁早合法化地变成自己的女人

    “那好,既然你没什么意见,明年下半年等刘江燕调到县财政局后,我就开始张罗你们的婚事”刘海燕道,“你正是表现的时候,把精力放在工作上,不用分心”

    “那大姐多辛苦了”

    “不幸苦,也是做姐姐应该的嘛”刘海燕笑了,“小潘,明年我可能要分管农业工作,到时有什么想法尽管大胆去实施”

    “嚄,那可真是太好了”潘宝山高兴地说道,“我一定好好干”

    “是要好好干,别像江燕那样”刘海燕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通知她立即回去,参加县长办公会

    刘海燕匆忙走了

    潘宝山也赶紧去找郑金萍,好几个事情要落实一下

    总体情况还可以,循环农业高效产业园推进度很快,用地问题已经解决,养殖场搬迁先期已经开始进行

    “园区道路要尽快跟上”潘宝山道,“资金划拨也差不多了,局里的款项马上下来,乡里也要跟得上另外,承建队伍怎么样?”

    “梁延发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只要不是在场合上,郑金萍一般不称呼梁延发为乡长,“修路的人好像是县长冯德锦秘书王涵那边的关系,以前就找过梁延发,要接农用桥修建的,但当时被祁书记的秘书杨涛插手弄走,所以这次梁延发主动找王涵,联系了队伍”

    “哦,不管怎样只要不耽误事就行”潘宝山道,“趁现在季节适合施工,抓点紧”

    “潘局长你还不放心我嘛”郑金萍笑道,“你到园区看看,沙子、石子和水泥都准备好了,马上就能开工”

    “好好”潘宝山赞许地看着郑金萍,“郑乡长,还有两个事情也很重要前两天市健达药业公司的鲁总跟我谈了个项目,他们公司打算再在夹林开发一个小型综合中药基地,需要流转部分土地”

    “多少?”郑金萍道,“在大陡岭村附近嘛?那边的地都差不多规划好了,少一点还可以,多了怕是要有难度”

    “没有难”潘宝山笑道,“我已经想过了,原本不是规划了金银花种植基地二期和三期嘛,现在把三期那块拿出来,千把亩就够了”

    “那金银花基地的三期咋办?”

    “二期都还没开始,你愁什么三期?到时再说到时的话,那些事你还不明白?”潘宝山一斜眼

    “哦哦,明白了明白了”郑金萍笑了起来,“那就好办了,腾出靠近坳子村的那一片岭地就足够”

    “要尽快,我答应鲁少良在一个星期内办好的,不能拖太长时间,人家那边也等着进场整理呢”

    “岭地流转置换就是一句话的事,办顺利了也就是一两天时间”

    “嗯,反正最近你要多上心,事情还不少呢”潘宝山道,“还有件事,我打算引导一下,利用现有的金银花种植、即将建成的产业园还有综合中药基地这些资源,再开发几个林果种植区,然后结合夹林水库,来个深度整合,打造一个品牌项目:生态观光农业”

    “好事啊”郑金萍道,“如果建成的话,夹林可就名气大振了”

    “其实我来操办这些事有些错位,应该由乡里来捣腾”潘宝山道,“不过现在我还没把自己不当夹林人,对这地方有感情”

    “潘局长你说的是,你还是咱夹林人,而且有你这么支持,乡里求还求不来呢”

    “那也不一定,可能有些人还不乐意呢,觉得我目中无人乱插手”潘宝山笑道,“所以你要好好支持啊,我也老早就有打算了,有些事直接找你,你给我下力去办,谁有不同意见,还得你给我顶着”

    “潘局长你说的是梁延发?”郑金萍嘿嘿地笑了,“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嘛,现在梁延发已经不能不把我当回事了”

    潘宝山一寻思,郑金萍的确是说过那话,“郑乡长,你用了什么法子让梁延发对你忌惮了?”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