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邓如美跑去附近的便利店买酒,潘宝山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太缺少气量,怎么就妄加臆想邓如美在愚弄他?实在是冤枉了好人

    一时冲动把邓如美安放到鲁少良身边,虽然本意只是要她心惊胆战一番,不是真要害她,但毕竟有危险,万一被染上脏病,简直是罪过

    潘宝山怨叹着,越想越自责

    一瞬间,潘宝山产生了强烈的赎罪感,很想找个法子获取邓如美的谅解可是怎样才能做到?告诉她实情,让她释怀?

    潘宝山不愿意

    隐瞒固然可气,但真相容易伤人

    况且,这种事容易误会,万一邓如美就认为他那么做是居心险恶,可真就万劫不复了

    有些事,终究要尘封

    正惆怅着,邓如美提着几瓶六十五度的二锅头来了,先开了一瓶给潘宝山冲洗双手,同时安慰道:“其实普通接触是不会被传染的”

    “我知道,就是心里不得劲,别扭着呢”潘宝山搓着手,说:“回头赶紧去办公室,找个盆把酒倒出来使劲泡泡,还得把……”

    潘宝山刚想说还得把下午被鲁少良拍过的衣服扔了,突然意识到会露馅,忙止住

    “把什么?”邓如美见潘宝山说了一半,脱口就问

    “哦,把鲁少良送的小礼品也用酒擦擦”潘宝山道,“他送了一套茶具,不过是他带来的司机经的手,但谁知道之前他动过没有,所以还是要预防一下”

    “其实用酒擦洗也不一定就管用”邓如美笑道,“不过预防就预防下,图个心理安慰也好”

    “是图个安慰,邓姐你可真了解我”

    “要不要我帮忙?”邓如美看上去兴致很高

    “要”潘宝山回答得很上快,乘其兴,对她来说亦算是一种补偿,对自己来说也算是解脱

    时间不算晚,还不到十一点

    潘宝山和邓如美步行回去

    “潘局长,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邓如美笑问,“到时给你备份大礼”

    “还早,现在根本就没打算,工作上的事都还没稳定下来”潘宝山笑了笑,“你刚才喊我什么?”

    “潘局长啊”邓如美扬起嘴角

    “喔,你让我喊你姐,你却喊我局长,好像不对称”

    “刚才酒桌上你也不喊我邓主任?”邓如美嘿嘿一笑

    “那不是在场合上嘛”潘宝山道,“私下里我不是都喊你邓姐嘛,所以你别乱喊什么局长,显得生分当然,也别像以前那样叫什么弟弟,容易想歪就直接喊名字宝山,亲切自然”

    “胡说你,喊弟弟怎么就容易想歪了?”邓如美眼角悄然浮起一丝光,但很快就又暗淡下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你一喊我弟弟,我浑身就有感觉”

    “嚯,你可别惹我”邓如美呵地一笑,“吃不了可要兜着走的啊”

    “好,这话题暂告一段落”潘宝山咧嘴摇了摇头,说:“邓姐,我倒想问问你,你什么时候结婚?”

    “没有期限啊”这时,邓如美脸上露出了丝丝落寞

    “说句话你别放心上,听说接待办的姑娘们都抱着走类似丁薇路子的心态,傍个大款捞点钱,或者靠个官爷找个好工作,就算是修成正果了?”

    “是,多是”邓如美长叹一声,“唉,其实绝少有人是真愿意那么做的,只是出于无奈,想早些改变现状拿丁薇来说,她是农村的,家里很穷,高中没读完就出来打工,挣钱供下面的弟弟妹妹读书我跟她情况差不多,但挣扎在用血汗铺就的打工路上,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也许你会说,像我们这样的人不能吃苦耐劳,不愿意辛苦,只是好逸恶劳,走令人不齿的捷径”

    “没没,邓姐我可真没那么想”潘宝山忙表态

    “那样想也没什么,我们都习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这个话题似乎触到邓如美内心,她深呼吸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看不到公平,社会上有权有钱的总是把持占有着优势资源,他们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让生活在底层的人甚至想都不敢想当然,差距那么大的不说也罢,不去对比就说差不多一个层次的,回头想一下,如果我能像大多数人那样顺利完成学业,比较容易些地找个相对稳定又体面点的工作,我想我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老实而本分地活着但现实中没有如果,我连起码的受教育权利都不能完全享受,那又怎么讲?有人会说,再怎么着路都是靠自己走的,毕竟有钱有权的相对来讲还是少数,大家都像蚂蚁一样为了活着而忙碌没错,我承认,那么多人都奔跑在路上,可是我不服气,为何偏偏就是我站在人群的最后面?所以我要想办法,尽快改变人生的轨迹”

    邓如美的这一段话,潘宝山听得心情有些沉闷,这是一个女人的倾诉,愤懑中满是无奈

    “存在即意义”潘宝山安慰起邓如美,“不用在意别人怎么看,就像你说的,习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就好”

    “其实我也不是放纵自己”邓如美再次做了个深呼吸,“也许你不会相信,和我发生关系的男人,到目前只有一个,是我曾经的男朋友自五年前结束了惟一的一段恋情后,就没有男人再沾过我的身子五年来我很在意我的身体,但作为一个经事的正常女人,有正常的**,所以之前那段时间我对你很放荡,那是因为我对你有认可,或者说只是出于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所渴望的欢欲,除此,并没有想要从你那里得到什么你可能会不相信,难道在你之前,我就碰到认可的男人?”

    潘宝山看着邓如美,并不作答,此时倾听是最好的表现

    “嗬,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我还是要说”邓如美微笑起来,“真是没有,我接触到的男人,几乎都是有一颗肮脏的心和身体”

    “相信,我真的相信”潘宝山立刻回答,这种表态是必须且要及时的

    之后,一时无声,两人并走

    路灯的橙光,默默地投下温暖漫幕

    邓如美慢慢抬起手臂,伸开纤细十指,置于光幕下,微微轮翘,说:“还是自己的好,有需要的时候我宁愿相信她们,我很享受那种感觉”

    潘宝山心思一阵乱动,他感觉此时的邓如美诱惑力太大,刚好又想抓住这个机会让氛围变得轻松些,赶忙说笑道:“你都用两只手?”

    邓如美听了只是淡淡一笑,仍然继续自己的话题,“如今我在接待办,是依仗过人的酒量立脚,只负责把客人灌倒,工作时话可以随便说,但事绝不随便做,因为我不愿意违背自己的感觉和意愿常以辞退为由来要挟姐妹们的殷益开,他也不能对我得逞”

    “现在的你,让我感觉是如此真实”潘宝山不觉间已经开始反应,“以前有些事不是不想,而是因为对你不了解而不敢”

    “呵,现在就敢了?”邓如美歪头问道

    潘宝山没好意思直接回答,只是傻笑了一下

    “还是别了”邓如美抿了抿嘴唇,“男人,就该多些不敢”

    “这个……”潘宝山坏坏地笑了起来,“这事我听邓姐的,你让我不敢我就没胆,你让我敢我就大胆”

    “真是,那你要把我陷入不贞不洁之地了”邓如美话一出口,似觉不妥,“我比你大,怎么能指使你做坏事?”

    “那是坏事?”潘宝山抖了抖眉毛

    邓如美微笑,目色渐迷离

    潘宝山心火依然蔓起全身,捏声笑道:“不管坏事好事,有胆没胆,一切顺其自然”说完,抬手想摸一下邓如美的黑发

    风一阵,吹来手上浓烈的二锅头酒曲味

    潘宝山立马打了个寒战

    “怎么了?”邓如美惊问

    “唉,毒沥近身,远离房事”潘宝山真的很害怕,也很可惜这一席心情

    邓如美听后婉然作笑,“看来不顺自然,皆是徒劳枉然走,别事不想了,赶紧到你办公室去倒酒泡手,完后早点休息”

    “也只好了”潘宝山看看两手,没了任何心情

    此时已快到农业局,两人又加快脚步,没多会就进了大门

    二楼有灯光

    “你们单位还有人加夜班?”邓如美问

    “应该没有”潘宝山仔细辨认了下,灯光来自财务科,“就算有的话,也轮不到财务科”

    说话间,灯灭了

    很开,走廊里传来“咔咔”的皮鞋声

    潘宝山把邓如美拉到阅报栏一侧躲起来,听脚步声,应该是孔娜那个母夜叉半夜到办公室干什么?

    不一会,孔娜果然从办公楼里出来,抱着一堆东西听说孔娜会把公物拐回家,小到纸张大到座椅,只要上了性子,总要弄回去

    没有人敢说她,潘宝山当然也不愿出那个头,权当没看到

    孔娜走后,潘宝山才和邓如美进办公楼

    “我们又没什么,难道还怕人?”邓如美说

    “唉,不是怕那母夜叉看到我们,而是我怕看到那母夜叉”潘宝山无奈地说

    “你说什么?”邓如美很费解

    潘宝山笑了一下,把孔娜的事对邓如美讲了

    “哦,那样的女人确实让人头疼”邓如美笑道,“你们农业局也太脆了,再怎么说就一个有关系的女职工罢了,怎么能让她翻到天上”

    “谁想当愣头青惹她?”潘宝山道,“尤其是我来了之后,那母夜叉好像就对准了我,大家还等着看笑话呢,真他妈棘手”

    “既然你没办法,就交给我”邓如美道,“有些人就是不认理,所以我们也用不着讲理”

    “还别说,我是曾想过要找你看看有没有法子的”潘宝山一乐,“你打算怎么办?”

    “越是诈诈唬唬凶悍的人,其实胆子越小”邓如美道,“对那种人狠一点,有时就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要小心些,别把事弄大了”潘宝山有点担心

    “我有数”邓如美点点头

    说话间,来到办公室门前

    潘宝山开门,进去后先把垃圾桶里的衣服用报纸遮住,然后才拿出洗脸盆,“赶紧倒酒”

    邓如美打开两瓶酒,倒了进去,又问:“那个礼品盒呢?”

    “那儿”潘宝山指指沙发旁

    “哦,看上去还不错嘛”邓如美道,“包装盒这么好”

    “鲁少良好像也挺夸,说是专门订做的,上等檀香木材料”潘宝山道,“还他妈云里雾里扯一通,说盒子宽是三十厘米多点,一半也就是十五厘米,长将近四十厘米,五分之一也就是七点五厘米什么的,有点神经”

    邓如美听后眉头一皱,即惊讶地问道:“宝山,你真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