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想得入神,潘宝山一时忘了跟邓如美打招呼(_泡&书&)

    其实就是不发呆,也有些难开口这是他们自上次ktv照面后的第一次相遇,潘宝山记得很清楚,因为卫生间的那段插曲,邓如美很是不快虽然第二天给过她电话进行了缓和,而且也聊得很好,邓如美还说他比朋友值得信任,但那毕竟是电话里

    现在碰到面了,还是感觉有些别扭

    不过邓如美看上去很自然,并未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开始她并未注意到潘宝山,停车出来后才看到他

    “哟,这不是潘局长嘛”邓如美热情大方,走到潘宝山面前笑着说:“从夹林调到县里来也不敢跟你邓姐打个招呼?”

    “怎么会呢”潘宝山如梦初醒一样,“这不刚来屁股还没坐热嘛,手头上的事还没理开,实在抽不出空来”

    “所以嘛,我找上门来了”邓如美翻看了下请柬,找出潘宝山的,朝他面前一递

    潘宝山伸手接过,心里还有点不是滋味,怎么一转眼她就嫁人了?

    “邓主任,恭喜恭喜啊”潘宝山笑笑,“祝你幸福”

    “祝我幸福?”邓如美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打开看看,我是帮别人送请柬的”

    “嗯?”潘宝山急忙翻开,原来是个什么鸟农资公司开张的请柬,“邓主任,这哪家的?”

    邓如美没马上回答,眼睛望向了王韬

    王韬一看立刻摆出副笑脸,摆摆手先走了

    “是祁书记家亲戚开的”邓如美随后小声道,“发了很多请柬,由杨涛送到县委办,殷益开负责接收发放,我们就忙开了”

    “明白,想把持富祥的农资销售”潘宝山道,“油水不薄啊”

    “你可别多说”邓如美嘘了一下,“心里有数就行”

    “嗯”潘宝山又低下头来看了看请柬,唉了一声,“怎么会是明晚”

    “你有事?”

    “明天下午要跟刚才那位朋友去市里,晚上不一定能赶回来”潘宝山说,“邓主任,请柬一共发了多少?”

    “二三十张”

    “哦,那么说人不少,缺我一个没什么”潘宝山道,“反正到时有事找到头上,我积极配合就是”

    “应该可以,本来请客就不是为了见面认人,只是为了拉关系好办事”邓如美道,“心领神会即可”

    “那现在就决定不去了”潘宝山说完,看了看邓如美开来的马自达,“邓主任的座驾?”

    “朋友的,开两下玩玩,我哪有钱买这东西”邓如美道,“说到车刚好有件事,明天我也要去市里,想搭你们的顺便车”

    “行啊,那当然没问题”

    “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两三点,到时电话再联系具体时间”

    “好,你提前给我消息,我到你们局门口等你”

    “我去找你应该比较方便,不用你赶过来”潘宝山说

    “没事,明天下午我就在附近,过来很方便”

    “那好,先这么定了,如有变化随时联系就是”

    “嗯”邓如美点点头,“你有事先忙,还有黄局长和另外几个副局长的请柬,我得送过”

    邓如美转身上楼,潘宝山看得很是惆怅以往每次见面都被邓如美给逼迫得不行,没想到这次她如此安分,还真有点不习惯也许真是像上次通电话时说的,她已经把他当成是值得信任的人,不会再乱来了

    可实际上,潘宝山这会却不想那样

    从和刘江燕一尝男女之欢后,潘宝山觉得就像是一直渴望开车体验刺激的人,突然间拿到了驾照

    那种瘾诱,也就陡然间光明正大地膨胀起来

    尤其是面对曾经热情似火却又心存敛庄的邓如美,他甚至有些难以把持

    这一点,王韬完全看得出来

    第二天下午,王韬来到潘宝山办公室时郑重地告诫他,不要轻易对那个姓邓的女人下手

    “你怎么知道我想下手?”潘宝山不想承认

    “别否认,我真的能看出来”王韬笑了笑,“我还能看出来,那女人没什么坏心,起码对你是,但她可不一般,绝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你会看相?”

    “不会,但察言观色还行”王韬道,“万卷书不如万里路,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在外面碰到不少行家里手,简单请教了点而已”

    “怪不得你这么厉害,原来是得了高人指点”潘宝山笑道,“王韬,别把精力用在这上面,好好干点事才是正道”

    “那是肯定的,谈论男女之事无非是消遣放松一下,哪能钻在上面”王韬看看手表,“快三点了,准备走”

    “等等,昨天下午那个邓主任也要去市里,要搭个顺风车”潘宝山道,“我打个电话跟她说一下,让她尽快赶到大门口”

    “瞧你,还真把持不住了,我看那女人动机也不是太纯,跟你去市里估计是想找个机会,三缠两绕就能把你给搞定信不信?”

    “应该不会”这点潘宝山很相信自己的判断,搁以前他也会那么认为,但如今邓如美对他真的是变了心态

    的确,邓如美去市里是有自己的事

    上车后潘宝山就问邓如美去市里干什么,她说要去找丁薇

    “丁薇?”潘宝山问道,“就是那次吃饭时和市报记者汪凡聊得很投机的那个丫头?”

    “是”邓如美点点头

    “邓主任,之前有一次听说,丁薇不是从接待办辞职走了去向不明的嘛,怎么到了市里?”

    “往后你能不能不叫我邓主任?”邓如美轻轻一歪头,对坐在旁边的潘宝山小声说

    潘宝山笑了下,点点头,“邓姐”

    邓如美嘴角微扬,依旧小声道:“丁薇通过别人介绍,让一个有钱人包了,一月两万”

    “怪不得”潘宝山很是感慨

    “唉,说起那个市报的记者,丁薇还蛮伤心的”

    “怎么,两人有情况?”

    “丁薇和他一度很热火,甚至都开始恋爱了”

    “那很好啊,丁薇怎么就一下改主意让别人给包了?”潘宝山问

    “丁薇有点自卑,她说思考再三还是不能和那记者在一起,一时幸福不代表一直会幸福,她的底子终有一天会被瞧不起”邓如美叹道,“所以她选择了悄无声息地退出,还让那记者伤心了好一阵,一直追问她在哪儿,说不管如何得见个面把事情说清楚最后丁薇彻底沉默,换了手机号码”

    潘宝山听后,瞬间在脑海中把这事加工成了一个很有价值的信息不难判断,汪凡对丁薇失踪的事应该一直是纠结的,如果把丁薇的行迹告诉他,应该能获取他的感激之情,日后请他做些宣传报道,会得力

    “这事其他人不知道”邓如美突然来了一句,“是保密的,你别对外人讲”

    潘宝山一听,心里直叹气,这下就不太好向汪凡开口了做人得讲道义,邓如美能把秘密告诉他是种信任,他就有责任保守,不能嘴一张就透出去

    “邓姐你放心就是,我不说”潘宝山点点头

    “我说过你是值得信任的”

    潘宝山眯眼摇头一笑,似是表现下谦虚,其实是在想如何让丁薇接受跟汪凡见面那样一来,就既不存在私密问题,又能让汪凡蒙个大人请,事情就漂亮了

    “邓姐,对这事我有点看法,你听听看有没有道理”潘宝山看看邓如美

    “你尽管说啊”

    “逃避是最懦弱的选择,也是最愚蠢的选择”潘宝山说,“丁薇那么逃避汪凡,自己不好受,汪凡也会很纠结,两个人都心里都不痛快”

    “那也是没法子的事”

    “不是没法子,是丁薇缺少解脱的勇气”潘宝山很认真地说道:“如果不让她去勇敢地面对汪凡,也许就会成为一辈子的心结,那又何苦?”

    “说起来容易,但要让她去做,估计会很难”

    “也不一定,关键是丁薇并不一定了解汪凡的想法”潘宝山道,“因为工作上宣传报道的缘故,我跟汪凡接触过几次有所了解,他并不是看不开的人感情嘛,说到底就是个人而已,没有这个还有那个呢,对一般人来说,都能拿得起放得下”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可以跟丁薇说说,看她有什么想法”邓如美道

    “对对,你跟丁薇说说看”潘宝山道,“我这边也跟汪凡记者说说,咱们争取做件功德圆满的事”

    聊了一路,将近五点钟时到市区

    邓如美在步行街口下车,潘宝山和王韬直接去酒店

    路上,潘宝山给汪凡打了个电话,说他调到了县农业局,现在刚到市区,看什么时候方便,准备去拜访一下,以后在宣传报道方面还希望多多关照

    汪凡一听,说他已经不在报社

    潘宝山这才想起,上次到县里采访时汪凡就说过参加了公务员考试,看来是被成功录用,忙恭喜道贺

    “潘局长,谈不上恭喜,就是个街道基层公务员而已”汪凡笑道,“不过有件事却值得庆贺,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喔,那当然要庆贺”潘宝山道,“什么时候办婚宴,一定得告诉我”

    “一定一定,肯定忘不了”汪凡笑了笑,“潘局长,我虽然离开了报社,但人走茶不凉,向你推荐个人选,政教部的副主任沈欣丽,是我老乡,很好相处的一个人如果潘局长晚上有兴趣,今晚约她出来聊聊?”

    “兴趣是有的”潘宝山爽快地答应下来,“就是不知那个沈主任有没有时间”

    “应该有,沈欣丽可是离异单身哦”汪凡笑起来,“大龄独居美女,晚上有的也就是时间了”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