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刘江燕听潘宝山说不下村,看看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便喊他一起去食堂吃晚饭,她先过去准备着泡-书_()

    吃现成的当然是好事,潘宝山忙说好,过一刻钟就到

    “行啊宝山,这么快就过到一起去了?”老王指指潘宝山,“你干什么都有一套,工作上行,哄女人也行我跟你说,不要小瞧了刘江燕,有时候单纯得看上去好像是个小傻瓜,其实不是,你没参加工作前,县里搞啥竞赛,乡里派她去,一下就拿个第一”

    “那也许是她当副县长姐姐的原因,有照顾成分”潘宝山说

    “不是”老王摇摇头,“那后来代表县里去市里比赛,不也照样拿名次,还第二名呢”

    “这么说,刘江燕智商还真不低”

    “那是当然,刘江燕那丫头就是心太善,不把人朝坏里想,而且总是为别人着想”老王言语间很是推崇,“像她那样的小姑娘,现在真是少见了宝山,你可一定要把握好,不是我瞎说,哪怕你因此得罪了刘海燕,刘海燕把你打压得喘不过气来,只要她刘江燕还在你身边,你就值了”

    “有那么夸张嘛”潘宝山是由衷地高兴,“食堂的那个老王也这么说,说刘江燕是万里挑一的”

    “呶,你看,老人们都这么说,没错的不是有句话嘛,不停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听啊,我相信你们”潘宝山笑起来,“我也有判断力,看得出来,刘江燕是绝对的”潘宝山竖起了大拇指

    “知道就好,赶紧去,刚开始人家约你一定得准时”老王催促着

    潘宝山扔掉烟头,晃着脑袋走了

    来到食堂,刘江燕已经把饭菜端好了,见潘宝山进来,连忙抬手招呼,“宝山”

    食堂地方不大,进门就能看到每个角落,用不着招呼,但刘江燕这一声,让潘宝山心里暖融融的,特亲切

    过去坐下来,潘宝山也不客气,喝口稀饭,啃口馒头,夹了两筷子炒菜,又吃了根老咸菜,别提有多滋润了,举目四顾

    刚巧,看到了厨房老王潘宝山赶忙放下筷子走过去,给他敬了支烟

    食堂老王很局促,“潘乡长,给啥烟啊,赶紧去吃饭”

    潘宝山甩着膀子回到了饭桌前

    “宝山,以前没见你特意给王师傅敬烟呀”刘江燕问

    “前几天他跟我说了句话,我得感谢他”潘宝山撕了块馒头,边嚼边看着刘江燕

    “说什么了?”

    “他说你是万里挑一都挑不到的好姑娘”

    刘江燕脸又是一红,夹了块豆腐放到潘宝山嘴里,“你吃,别说话了”

    潘宝山嚼着豆腐,乐呵呵地看着刘江燕傻笑,这样的小日子真是舒服,等哪天把刘海燕的问题解决了,那绝对是舒服透顶

    不过眼下还得好好干工作表现能力,得让刘海燕看到他的能力和潜力

    第二天一早,潘宝山就叫上老王和伏广波一起下村,抽样几块,看地膜有没有受到损坏

    检查结果还可以,只有零星几处有些许起角,而且并未大面积掀起

    “用土盖严压实,确保增温保墒效果”潘宝山对赶来的村干部说,“再过两天就要破膜放苗了,要集中在早晨进行,把幼苗顶部的地膜抠个洞,让幼苗露出膜外,造成的膜孔要处理好,要把周围压严实,注意要把苗叶都抠出来,不能窝苗,要不太阳出来膜内温度太高,容易把幼苗叶烤死具体做法到时王和伏主任会与村里科技助农小分队接洽,村里要及时做好配合工作”

    “还有缺苗的,要及时催芽补种,一天就是一寸长啊”老王不失时机地插话进来,“除草也不能忽视,如果发现膜内有草芽,赶紧拿土疙瘩压上去,两天就能憋死,对付草苗大的有特殊工具,到时在科技助农小分队培训班上我会跟伏主任仔细讲的”

    老王讲话的时候潘宝山不打断,知道他有点虚荣心,到老了才弄个乡农经站,很不容易

    伏广波有数,一上午走了几个村子,不时戳老王,让他少讲几句潘宝山看到后总是走到伏广波身边,把他叫到一旁抽烟,尽量给老王留出时间

    工作效率不低,串的几个村子都是平常少去的,村支书跟潘宝山并不熟,不是很好意思磨蹭挽留吃午饭

    潘宝山发现了这个规律,接下来搞基层调研的时候,最回避的就是斜沟村和大陡岭村,否则碰上鲁成升和王三奎那就不用考虑下一站了,几乎都能缠到吃饭,很耽误时间

    但在专项摸底设施大棚蔬菜和金银花种植的时候,潘宝山就会直扑过去尤其是近些日子大陡岭村的金银花种植项目,潘宝山没少费心思,苗木引进虽然由老王负责,可他以前没接触过,怕有闪失,所以盘报上都是跟他一起行动

    苗木运回来后就省事多了,伏广波虽然也没有经验,但他年龄不大,头脑活络,知道去查阅各种资料,也算大半个专家

    经过十几天的忙活,大陡岭村的金银花全部栽培到位,潘宝山松快了不少,不过有件事却让他感到些小小的不安,就是蒋春雨那女孩在大忙的那段时间,蒋春雨一直跟在他后头,嘘寒问暖照顾得特别周到为这事老王还提醒过他,不能乱来,这刘江燕才刚开始,还不能算是太稳定,所以千万不能三心二意

    潘宝山对此也很清楚,给老王的回答很干脆,就算是以后稳定了,他也不会乱来,吃着碗里瞅着锅里的,多半没个好结局老王对此表示高度赞赏,说当官的能有这觉悟,肯定能当大官

    潘宝山听了慨然一笑,说什么大官不大官,不就是看地方嘛在夹林,党委看齐黄开建,政府瞄准梁延发,还有个土霸王,那就是李大炮,谁在夹林这地方犯了事,李大炮说扒几层皮就扒几层

    说到黄开建,潘宝山心中暗叹,这都五月下旬了,三夏大忙眼看就要开始,是时候告诉他要被调走的事了,要不再过一两个月上面决定下来,那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无论是从感激黄开建方面来看,还是从为私利卖个好表现一番来讲,都应该把事情向黄开建透露出来

    做事得有谋划,所谓三思而后行即使如此,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得好

    潘宝山只是稍一琢磨就有了思路,这事要先跟梁延发说反正这事梁延发知道了也无所谓,并不会增加对黄开建的威胁,所以借此向他讨个好也没什么,反而能获取他的信任

    同样,接下来去找黄开建,就说这事是听梁延发说的,收效大体相当

    恰好今天梁延发不回去,黄开建早早地就回县城家里了潘宝山趁梁延发还没离开办公室就奔到他那里

    “梁乡长”潘宝山装作很谨慎的样子敲开门,很神秘地对梁延发说:“有大事发生”

    梁延发正准备收拾出门,今天要带郑金萍出去溜达玩玩,“啥大事?”

    潘宝山没急着说,先给梁延发敬上支烟,梁延发摆摆手说现在不想抽潘宝山也客气,自个点了,“梁乡长,我听说黄老邪要滚蛋了”

    “啥,啥?”梁延发以为听错了,探了探脑袋追问起来,“小潘,你刚才说啥?”

    “黄老邪要走了,离开夹林”潘宝山这会又不以为是起来

    梁延发被吊起了胃口,端着茶杯走到潘宝山身边,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来,“你是说,黄开建要调离?”

    潘宝山嘿嘿地看着梁延发点点头,又拿了支烟递到他跟前,梁延发二话没说接过去就自个点上,急切地问道:“小潘,你听谁说的?”

    “县里的一个朋友”潘宝山小声起来,“这事乡里还没人知道,包括黄老邪”

    “他要调到哪里?”梁延发的心跳得厉害

    “这个就不知道了,反正县党代会召开前就要动,而且看形势不是朝上走”潘宝山说到这里,看着梁延发说:“梁乡长,那黄老邪一走,你不就能顶上去了嘛”

    “呵”梁延发听到这里得意地笑了一下,“那也不一定啊,谁知道县里头还有没有安排”

    “应该不会有,不过事情确实奇怪”潘宝山歪歪头,“梁乡长,你说黄老邪好好的怎么就突然要被调走?”

    梁延发被潘宝山一问,心里一紧张,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无非是熊顺昆有意见而已,而且他也能感觉到,熊顺昆对他也有微词,照样也想弄他一下,只不过他和黄开建同在夹林,拣个大头打击一下就行了,首当其冲的就是黄开建

    “失策啊,黄老邪是失策了”梁延发想到这里笑了,“他没想到熊书记最后还要尥个蹶子,被踢着了”

    “哦,梁乡长,你是说黄老邪之所以调走,是因为得罪了熊书记?”潘宝山假装很惊奇,“他怎么就得罪熊书记了?”

    “那个你别多问”梁延发看了看潘宝山,突然觉得他很值得信任,本来对他还存有一定戒备,毕竟这小子太狡猾了,怕他吃里扒外,不过这件事来看还行,能把这么有价值的事告诉他,“小潘,你做得很好,以后有什么事要及时跟我说说”

    “那是肯定的,这事我也是跟朋友打电话刚刚听说,马上就来告诉你了”潘宝山用诚朴的眼神望着梁延发,“间隔五分钟都没有”

    “好,很好”梁延发满意地点着头,“小潘,其实你并不知道,黄老邪即使不得罪熊书记,怕是也不会有好日子”

    “嗯?”潘宝山锁着眉头看着梁延发,“梁乡长,你的意思是黄老邪有污点被盯着了?可平时他应该还是比较注意的,一般不留小尾巴”

    梁延发笑了,晃动脖子看着天花板,“那是你没留意而已,只要是人,总归有一方面存在弱点”

    “黄老邪的弱点在哪方面?”潘宝山紧问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