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被弄得没法,只好张嘴接住牛鞭大嚼起来(_泡&书&)

    那边郑金萍一看,马上歪着头问殷益开,“殷主任,你是不是该也补一下呢,整日操劳损耗得厉害”

    “不要只是动嘴上功夫,手也不要闲着,夹啊,夹起来”吴强在旁边赶忙起哄,他看得出来,今晚殷益开是铆上了郑金萍,干脆就煽风点火

    郑金萍见竿就爬,马上夹了块鳝鱼段子送到殷益开嘴边,“殷主任,这可是好东西,火力特别壮,你可要多吃点”

    殷益开笑眯着眼,“多吃,是得多吃点,我可不会像潘乡长那样扭捏”说完张开大嘴含住鳝鱼段子,嘴巴一咕哝,就吐出了脊刺

    潘宝山看得心里直叹气,殷益开的工作是什么日子,混在女人堆里简直是醉生梦死感叹之余,潘宝山突然想起今天的主角可是汪凡,到现在好像冷落了他不过抬眼看看,完全不用担忧,他正和小丁埋头窃窃私语不止

    殷益开看潘宝山望向汪凡,也想起了黄开建对他的嘱咐,一定要把那个叫汪凡的记者给安抚好

    “嘿呀,到底是文人,太斯文了些”殷益开端起酒杯颠颠桌子,“汪大记者,你可是市里来的领导,我敬你”

    “不行不行,怎么能让殷主任敬酒,刚才我一直找机会,可你左右开弓太忙了就没打扰你,这会我刚开个小差就被你给逮到了”汪凡端着酒杯走到殷益开身边,“这杯酒我得过来敬殷主任”

    殷益开也站起身来,“汪大记者你客气了”

    “下午听潘乡长说,殷主任是我们殷总的哥哥,我一听那好啊,一定得见见殷主任”汪凡满脸带笑

    “是啊殷主任,本来我们留汪记者吃饭,他根本就不同意,后来听了你的大名才留了下来”潘宝山吹捧道,“所以说,今天我们是沾了殷主任的光,等会我们夹林乡全体人员要好好殷主任一杯”

    “唉哟潘乡长,要我说应该是我们夹林乡全体人员分来开轮流单独敬殷主任才是”郑金萍扭捏着姿态说

    “你看你看,如美,人家郑主任多放得开”殷益开对邓如美一抖眉,“今天不把潘乡长灌晕,就是你的失职”

    潘宝山一听慌忙站起来要朝外走,“殷主任你这不是让我出丑嘛,我喝多了可会闹事的”

    “由着你闹,还让如美陪着你闹怎么样”殷益开哈哈大笑起来

    潘宝山自觉招架不了,说出去方便一下

    邓如美一把拉住他,“潘乡长,这包间有卫生间,你要是找不着门我领你进去就是”

    潘宝山一屁股又坐下来,没辙了

    就这么胡七闹八的喝来喝去,大概十点钟的时候,满桌人都有点昏头昏脑

    吴强开始还清醒,今晚没他的事,其他六个人都搭配好了:潘宝山对邓如美、汪凡对小丁、殷益开对郑金萍不过到后来他就松弦了,端着酒杯满桌跑,逮着谁的手都直捏

    潘宝山酒醉不糊涂,觉着差不多了赶紧收场,各人有事各人忙去

    “吴委,待会邓如美就由你来服侍了”潘宝山小声对吴强说,“我还没抱过女人,得洁身自好留给老婆”

    “交给我行啊,不过邓如美好像对你来劲”吴强嘿嘿一笑,“潘乡长,你也想太深了,这种场合也就是说说摸摸干过瘾,还不至于真刀真枪亮出来摆活儿”

    “这场合的确是如此,不过你不是说还要持久战嘛,等会到了ktv一渲染,没准什么心思都有了”潘宝山一拍吴强大腿,“你瞧瞧这三个女主儿,个个都不是善类”

    “啪”地一声,邓如美在潘宝山肩膀上拍了一下,“潘乡长你嘀咕什么呢,有事说出来大家听听,难道你们两个老爷们之间还有不可告人的事儿?”

    对邓如美的咄咄攻势,潘宝山并不正面迎击,“姐啊,我正和吴委商量,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次结束是为下次开始,你看是不是该撤了?”潘宝山说完没有停顿,又对殷益开说道,“殷主任,楼上给你开了房间,今晚别回去了,等会就直接上去休息”

    “不”殷益开一推手掌

    就这么个动作,吴强是再熟悉不过了潘宝山不知道,又问起来:“殷主任,你的意思是送你回家?”

    “不”殷益开再一推手掌,正握一下,朝嘴边一放

    “乡长弟弟,殷主任是要出唱歌呐”邓如美掐着潘宝山的膀子晃起来

    殷益开身边的人没有不知道他好那么一口,唱歌每次离开酒桌,总是要想方设法去ktv吼一通平心而论,殷益开唱歌不算差,但也绝对称不上好,但最要命的是他自己觉得非常好,一会捏着嗓子唱民歌,一会又抻着嗓子唱美声,还时不时点个流行、摇滚之类的,如此一摆弄简直要人命

    去就去呗,反正今天是奉陪到底潘宝山手一挥,“走,去哪儿?”

    “金话筒kyv”吴强应声答道

    “对了,吴委说得对,就是金话筒”殷益开搭着郑金萍站起来,“走”

    “汪记者,那就唱唱歌,正好散散酒气”潘宝山时刻不忘汪凡这个重点人物

    邓如美打了个电话,接待办来了辆商务车,带着七个人直奔金话筒ktv

    要了个大包,在三楼

    还没进房间,殷益开就嚷嚷开了,“前两天我学了首歌,带点京剧味的,等会好好唱给你们听听”

    “好啊,听说殷主任的歌唱水平在县委大院是一流的,跟你一起k歌,就是拥有一次免费听演唱会的优惠待遇”郑金萍此时已经完全倒向殷益开,拍起马屁一点都不嫌露骨

    潘宝山听得头皮一阵发麻,吴强也有同感,两人相视一笑,看来郑金萍今晚是要英勇献身了不过潘宝山觉得有点对不住梁延发,好端端的就把他的女人送到别人的胯下

    找了机会,潘宝山把郑金萍叫出来提醒了几句,说来的时候梁乡长有没有什么交待郑金萍说有,她已经有底了潘宝山问什么底,郑金萍借着酒劲一股脑都倒了出来,说梁延发让她看看黄开建托了谁请汪凡吃的饭,还要探探汪凡对采访的事有啥说法,还发不发稿

    “这不很明显嘛,黄开建托的是殷益开,他妹妹是报社副总编,你说稿子还能发得出来嘛”郑金萍因兴奋不住地晃着脑袋,“就这结果,回去好交待,梁乡长说不出什么”

    “哦,是这么回事”潘宝山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

    “潘乡长,今晚对不住你了,你就跟那个什么邓美,哦,邓如美好好玩改天,改天有时间我再陪好了”郑金萍此时已经彻底打开了防线,对她来说,感觉今晚能靠上殷益开就是特大收获

    潘宝山无力地暗叹起来,没办法,只有由着她郑金萍疯了

    包间内,殷益开正抱着话筒如痴如醉,只要他一拿话筒,什么都能抛在脑后,此刻郑金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唯有歌唱

    殷益开这种精神让所有的人都敬佩,从始至终他手中就没断过话筒,别人独唱的机会几乎就没有,要唱只能跟殷益开合唱剩下来能做的事情,就是在歌曲过门或间奏的时候晃摇铃、打拍子,搞得一阵山响来烘托气氛

    叫好也是必须的,只要殷益开一住口,就要喊好,要不就是拿起啤酒对喝几口,敬贺唱得好

    值得庆幸的是,汪凡对唱歌似乎并不感兴趣,就是喜欢聊天他和小丁缩在沙发拐角里,靠得很近,贴耳相谈甚欢,倒也和谐

    两个多小时过去,欢唱结束

    殷益开精神焕发,郑金萍一直在旁边又扭又跟唱,但也没累着,也兴奋得很其他人有点受不了,揉眼睛打哈欠,心想这下终于解放了,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下

    “走,带你们去吃个烧烤,刚好过了半夜,有气氛”殷益开真的是意气风发,“今天就好好痛快痛快”

    郑金萍拍手附和,说什么人生得意须尽欢,不欢到老也玩完,乐得殷益开眉毛直抖

    看殷益开这兴高采烈的样子,潘宝山也不好说不再征求下汪凡的意见,他和小丁聊得似乎意犹未尽,说可以啊,通宵都没事

    “那就走,照殷主任的意思办,玩就玩个痛快”潘宝山觉得不能太被动,与其被推下河,不如自己纵身一跃

    出了包间,潘宝山想吹捧一下殷益开,便说他的歌唱得真是有水平

    没想到殷益开也会谦虚,“唉呀,潘乡长可别那么说,我是喜欢唱歌,但也不怎么好,但我还是唱,有时可能也遭人厌,不过我不在乎,因为那对身体也有好处啊潘乡长你应该知道,人体过一段时间就会积满郁气,需要排掉,要不然郁气多了就会形成气质性病变怎么排呢?就是要长气吐纳,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嘶吼大喘气,不过那太不雅观,而用歌唱的形式就比较好,所以我有机会就要吼那么几嗓子”

    “殷主任你别谦虚,你喜欢唱歌而且有唱得好,哪里会遭人厌?”潘宝山继续吹捧,“那些听不惯的,都是没有音乐细胞的人”

    “呵呵,说我唱歌好的人其实也不少,那写都是知音啦”殷益开飘然起来

    潘宝山听得头皮一阵发胀,不想再跟殷益开谈这些,否则恶心得要命,“殷主任,有机会再听你唱,现在说说烧烤的事,不知县城那家店好些?”

    “我带你去就是”殷益开一挥手,“大家都跟上”

    很快,就找到了家室内大排档

    啤酒继续,殷益开点了一堆羊球狼吞虎咽,说得补一补

    两箱啤酒喝光,时间已是深夜一点多钟

    七个人都不太成形,刚好吴强支撑不住,趴在桌上迷糊起来其余六人两两凑一起乱谈

    郑金萍这会似乎疲倦了,身子往殷益开靠了靠,问什么时候走

    “什么时候走?” 殷益开被羊球撑得直打嗝,“去哪儿?”

    “那还不是由你殷主任来定夺?”郑金萍一拧身子,“什么时候走,去哪儿,干什么,我奉陪到底”

    “嘿嘿”殷益开一抖肩膀,“我回家,你也奉陪到底?”

    “只要你敢呐”郑金萍一声娇嗔,“哎呀殷主任,你可真是太坏了”

    殷益开目光浑浊而迷离,上下打量着郑金萍,“时间太晚就不回去了,等会回酒店歇息了就是”

    “好啊殷主任,住酒店也方便嘛”郑金萍此时已经有些把持不住

    “嘘,小声点,不能让如美和小丁听到”殷益开故作深沉,“这算是机密,不能乱说”

    “殷主任那放心好了,我就是个套筒子,你把话儿装进去保证没个漏的”郑金萍眼睛一媚

    套筒子,话儿?

    殷益开对郑金萍这双关语领会得很到位,当即忍不住就在她腰上捏了一把,“金萍啊金萍,你可真是,那我可就能放心地把话儿装你套筒里了啊”

    郑金萍不再啰嗦,直接站起来拉着殷益开,“殷主任,那就撤场”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