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打电话过来的是孙华生,潘宝山把电话回过去时他很高兴。(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潘局长,恰好听说你在松阳,所以跟你联系下,如果晚上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个饭。”孙华生很客气,“如果不方便就再找机会,等你哪天回来时不忙了,咱们再聊上几句。”

    作为老组织,孙华生打这个电话过来绝对不是闲着没事,这一点潘宝山知道,肯定是有事要找他帮忙,所以且不管什么忙、能不能帮上,总之不能不答应,否则显得没情义。

    “孙部长你打电话过来,我哪能没时间?”潘宝山笑着回答,“这样,由我来做东,请你老领导喝上两杯。”

    “那不行,我先说的,你给个面子就行!”孙华生很高兴,告诉了潘宝山时间地点。

    通过话后,潘宝山扔掉手机告诉邓如美,说晚饭他得出去吃,老领导找有事,不应允说不过去。

    “那是当然,否则背后就被说没样了。”邓如美笑了笑,问道:“吃过后还回来吗?”

    “回啊,要不能到哪儿去,这里就是我在市区的家。”潘宝山呵地一声,“有家不回还像话?”

    邓如美心头一颤,这话听得她很幸福,不过嘴上却生硬地道:“可别这么说,那你还让我还有脸见刘江燕?”

    “不是说过了嘛,咱们在一起不牵扯别人。”潘宝山摇头一个叹笑,“我难得在你面前放纵一下,无拘无束口无遮拦。”

    “别感叹了,起来洗洗准备下吧,和都快五点了。”邓如美道,“早点准备别误了饭点,让人家说你架子大。”

    “还真是。”潘宝山两臂一撑坐了起来,探着身子又在邓如美胸前叼了一口,坏笑着道:“晚上回来继续。”

    “还真看不出来你瘾挺大哈,长时间在外面可怎么受得了?”邓如美笑问。

    “在外面哪里还有时间寻思这种事,忙得焦头烂额还恨少长两只手。”潘宝山道,“也就是在你这里才得到些宣泄而已。”

    “嗯,在我这里无所谓。”邓如美道,“不过我劝你还是要绷紧那根神经,别一时松下来给人家抓了把柄,尤其是酒后,容易作乱。”

    “怎么可能呢。”潘宝山毫不避讳,“有刘江燕和你,别的还有什么女人能让我动心?”

    说这话,潘宝山有点脸红,蒋春雨的事他没有勇气告诉邓如美,但此刻又说得大言不惭,还真是有点难为情。

    “你这话现在也许是对的。”邓如美笑道,“将来就难说了,男人对女人的喜新厌旧其实是种规律,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对我和刘江燕的兴趣会越来越小,注意力自然就转移了,然后便不断去物色新目标。”

    “不可能吧,就算你说的对,我就没有点克制?”潘宝山笑道,“要是一天到晚就想着那点事,那还能有什么雄心壮志?”

    “呵呵,好了,不说那些,赶紧起来吧。”邓如美移下床来,用睡袍裹住身子去了卫生间。

    潘宝山笑着跟了出去。

    五点半,洗漱完毕穿戴整齐的潘宝山出了小区,坐上出租车前往松阳酒店,孙华生在等着他。

    对孙华生,潘宝山觉得还挺亲近,毕竟以前在松阳的时候有过比较深的交触,孙华生对他也很看重,从人情上讲,应该是老关系。当然,从利害方面来说,孙华生也不是可有可无,现在他虽然退了下来,但影响还在,松阳很大一批中层干部都是从他手里经过的,有一定的基础关系网。

    坐到酒桌上的时候,孙华生先对潘宝山的到来表示感谢,两杯酒一过,就直接表示有事相求。这时,孙华生叫来两个陪酒的立刻借口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俩。

    “潘局长……”

    孙华生刚一开口,就被潘宝山打断。

    “孙部长,我一开始就想说了,别喊我什么局长,就叫小潘或宝山。”潘宝山笑道,“一喊局长我还别扭。”

    “呵呵。”孙华生歪头笑了笑,“那好,私下里就称呼你宝山局长吧,这样两下都合适。”

    “嗌,你说你。”潘宝山似是无奈地一笑,“行了,咱们之间其实没必要讲究什么称呼,说吧,你有什么指示尽管讲。”

    “哎唷,看你说的,哪里能指示呢。”孙华生一挺脖子,笑道:“你在《周易》方面挺有水准,有个事还想请你再掂量掂量。”

    “嚯。”潘宝山听了一摸脑袋,“这事有点玄呐,我就是以前瞎看看而已,没有专攻,怕是应付不过来。”

    “话也不是你那么讲的,别谦虚。”孙华生道,“有些东西看的是天赋。”

    “孙部长,什么事你说一下。”潘宝山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先看看有没有把握。”

    “生孩子方面的。”孙华生道,“结婚几年没个动静,两人都没问题,所以怀疑到是不是跟家里的风水有关?”

    “谁啊?”潘宝山一愣。

    “方部长家的。”孙华生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

    “方部长?”潘宝山眉头一皱。

    “方岩。”孙华生咧嘴一笑,“他儿子结婚到现在还没当上爸爸。”

    潘宝山一听惊得眼前一阵金星乱冒,省委组织部部长,省委常委啊,多大的干部,竟然也信这个?

    “孙部长,你没开玩笑吧,生育方面的事得听科学的。”潘宝山道,“应该到医院去瞧瞧。”

    “去了,北京、上海的名院、名医都去过、看过,不管用,方子抓了一堆,可没一个管用的。”孙华生道,“所以这才想到了周易这个传统瑰宝啊。”

    “欸哟,这可真是。”潘宝山这回真的是挠起了脑袋,凭着以前看的那点东西,他怎么敢在方岩那边耍弄?不过再一想也无所谓,指点归指点,成不成则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如此一来,还能和方岩走进关系。

    不过即使这样,还是要摆出一番为难的样子,显示足够的重视,于是潘宝山继续说道:“孙部长,这方面应该找专业人士才好,到易经协会去联系下,找个高深人士不更妥当?”

    “顾忌,有顾忌。”孙华生表情很严肃,“不知根知底,免不了要走漏风声,到时社会上一传出来省委组织部长家都搞这一套,影响不太好嘛。最关键的是,找了也不一定成功,如果说能百分百管用,方部长可能也不在乎,不管多大的官毕竟也是人啊,人老了,有什么比当爷爷更重要呢?”

    “如果方部长真有这想法,完全可以去尝试一下,即使有风险也值得。”潘宝山道,“实惠最重要。”

    “那是最后一步,实在不行就只好请什么大师了。”孙华生道,“但眼下还是拣保险的来。”

    “我明白了孙部长,你的意思是我先去看看,能不能凑效是另外一说?”潘宝山问。

    “当然,谁能保证就一定能行,那不成神仙了嘛。”孙华生道。

    “那就好,这样一来压力就小多了。”潘宝山笑了起来,尔后说道:“哎对了,孙部长你怎么插手这事来了?”

    “以前我在职的时候经常往省委组织部跑,接触最多的就是方岩,刚开始他连副部长都不是,所以走得比较近,只是后来他做了副部长,事情多了,交往也就少了,不过每次见面还都挺热情。现在他成了部长,事情都交待别人去做,相对还清闲了许多,偶尔也会来松阳转转,有时吃饭也会把我叫上,聊上那么几句。上次就是,聊着聊着就说到了老有所乐,我说我是没什么追求了,就带带小孙子,挺好。”孙华生说到这里感叹了一声,“唉,没想到这句话刺激到了方岩,他到现在还没那个福气,就不由地跟我多讲了几句他儿子的事,末了还问我能不能打听点偏方试试。我顺势一想,偏方弄不好还出事,哪里比得上你的周易?没准还就是家里的风水不好,给阻了。”

    “也不是没有可能,有些事确实没法用科学解释。”潘宝山道,“不过孙部长,这事咱们得悄悄地进行,你可以找个方便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到方部长儿子家去一趟,看看情况,不到现场我也没法说。”

    “好!”孙华生很高兴,“宝山局长,那就辛苦了。”

    事情敲定下来,酒也就无所谓了,孙华生知道潘宝山没有太多闲暇,也就紧匆结束。

    八点多钟,酒席散场。这时鱿鱼打来电话,说有件事中午忘记讲了,影城的事还有场面上的阻力,市广电局那边还老是会搞小动作。

    不用说,事情肯定和丁方芳有关,所以轻视不得。潘宝山一看时间还早,便让鱿鱼出来喝茶,仔细聊聊。

    一聊问题还不少,在纵火事件发生之前的那段时间,丁方芳就授意职能部门向物价局反馈,说鱼龙影院票价存在欺诈,有隐性附加收费。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影城起步档次比较高,在硬件环境各个方面是其他几家不能比的,收费自然高了一点。不过即便如此也不计较,后来便把票价降了,而且搞了一阵子促销,实行会员打折、周一、周四打折,但广电局又直接插手,说那是恶意竞争,扰乱市场秩序。

    潘宝山一听气得额头直冒青烟,纯粹是胡诌八扯,什么屁理由都能拿出来捣乱。当即,潘宝山就决定给丁方芳点颜色,也让她知道捣乱出丑应该怎样找理由。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