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潘宝山毫不犹豫地拨通了蒋春雨的电话,听得出来,她有股难以掩饰的兴奋与激动不过蒋春雨的第一句话,就把潘宝山给好堵了一下

    “早把我这个老朋友给忘了?”蒋春雨的声音还是那么柔和

    潘宝山一下愣住,随即呵呵两声尴尬地笑道:“太主观了,怎么就说我把你给忘了?”

    “作为朋友,你要是还记着我,应该在得到要去广电局的消息后,比较及时地打我一下”蒋春雨开朗地笑着,“你可能会反过来说,我怎么不主动打你?”

    “我怎可能那么问,岂不是太为难你?”潘宝山笑道,“其实说句真心话,我不是忘,是藏,把你藏在心底里了,时间一长难免会出现间歇性思忆盲区”

    “跟你讲话永远要做好甘拜下风的准备”蒋春雨的语调意蕴十足,“潘大局长,什么时候到任啊?”

    “嘿哟,春雨,你这句称呼,喊得我直接进腊月里了”潘宝山笑道,“我不是你宝山哥?”

    “宝山哥?”蒋春雨重复了一遍,慨叹道:“宝山哥的时光,还真是恍如昨日,触手可及”

    “唷,听你这几句,好文艺”潘宝山道,“晚上有空没?我请你吃饭,一别好几年,都不知道你变什么样了”

    “三十多岁的老女人,还能有什么样子?”江春笑道,“不过我挺想知道你现在的模样,三十多岁,小男人啊”

    “男人和女人的差别这么大?”潘宝山呵地一笑,“春雨,咱们电话里就不打趣了,晚上见面再聊,有没有时间?”

    话一出口,潘宝山就觉得有点唐突蒋春雨小他一岁,今年应该三十四了,这个年龄的良家女人,家应该是最重要的,晚上一般不外出

    “哦,要不明天,明天中午”潘宝山马上补充一句,改了时间

    “怎么,今晚你不方便?”蒋春雨似乎知道潘宝山的心思,但她一点都不回避

    “不是我不方便”潘宝山笑了笑,“要不我请你全家?”

    “好啊”蒋春雨道,“几点?”

    “六点”潘宝山道,“地点待会再跟你联系”

    “你刚来双临,情况可能不熟悉,地方我订好了,到点你直接过去就是”蒋春雨很懂潘宝山

    “也好,也好”潘宝山笑道,“哪里?”

    “望江楼”蒋春雨道,“就在省委大院旁边不远”

    “嗯,那就这么定了”潘宝山道,“回头见”

    放下电话,潘宝山长长地叹了口气,心情有点复杂,从男人的角度来讲,他有点不愿意跟蒋春雨一家坐到一起,说到底,是不愿和她身边的男人共坐有那么个曾经,蒋春雨在他的心目中所处的位置很重要,重要得无可取代

    “怎么,心情不佳?”一直在旁边的谭进文见潘宝山打完电话有点出神,笑呵呵地问道:“勾起往事了?”

    “什么往事”潘宝山抖肩一笑,“还是以前在夹林工作时认识的朋友,多年不见,有点感触罢了”

    “看得出来,你们以前关系不简单”谭进文笑道,“那就要悠着点,现在你们除了是朋友,还有上下级关系,走得太近难免有说法”

    “怕我犯错误?”潘宝山端其茶杯,细细地品了一口,道:“要犯错误还会等到现在?”

    “危险”谭进文听了,嘴里一下冒出这两个字

    “危险?”潘宝山一愣,“怎么说?”

    “从你的话音里,听得出你有点不甘呐”谭进文道,“恕我直言,假如没有什么意外,我看你跟那个叫什么蒋春雨的女人,以后怕是要不利落”

    “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有点心惊胆战?”潘宝山眉毛一拉,笑道:“起码小紧张”

    “那就是了”谭进文道,“没准就说到了你潜意识里,所以你得淡定”

    “嗯,淡定”潘宝山点点头,“还要自制”

    “别那么严肃,我只是随便说说”谭进文笑了起来,“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聊,今天就到这里,我回去还得加个小班,有个材料要赶一赶”

    “晚上一起去吃饭,我请他们一家,总得有个陪客不是?”潘宝山向谭进文发出了邀请

    “那不合适,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吃的是朋友叙旧饭”谭进文道,“改天,我好好请你喝两盅,家里还有瓶好酒呢”

    “也行,咱们有时间再聚”潘宝山道,“这段时间我要适应适应,到现在还感觉在飘着呢,不踏实”

    “要踏实得到广电局任职以后”谭进文道,“宣传部只是你的一个落脚点,如果没猜错,这是郁书记的安排”

    “郁书记的安排?”潘宝山皱起了眉头,寻思了一阵,点头缓缓地说道:“难道是担心我会被段高航他们随意整捏,让我有个挂头?”

    “那是当然”谭进文道,“广电局是你的高空作业阵地,宣传部就是你的安全带”

    “这么说我一下就明白了”潘宝山呵呵地说道;“郁书记对我也用心了,以后会想法子尽全力回报他”

    “也许在郁书记看来,你对他的最好回报就是把本职工作干好”谭进文道,“一个省的摊子太大,不找几个能独当一面的助手是不行的”

    “嗐,进文,我今天算是要对你有再认识了”潘宝山听到这里,手指点了点,道:“以前跟你在一起,没觉得你没有这么多见解呐”

    “说话聊天,得看个环境是不是?”谭进文道,“环境刺激灵感”

    “有你的”潘宝山笑了起来

    此时,门被敲响

    李牧来了,抱着一个纸箱子,里面是地球仪

    “潘部长,地球仪来了”李牧满脸带笑

    “哟,这么快”潘宝山指指办公桌左前方,“放这里”

    谭进文站起身来,“潘部长,那就不打搅你了,我先告辞”

    “谭主任有事你忙,我也就不留你了,以后有时间再叙”潘宝山送谭进文出来

    走到门外,潘宝山放低了声音,道:“进文,这几天我还得专门找个时间跟你聊聊,省委和省府大院里的事我是两眼一摸黑,你得帮我理一理”

    “我了解的也不多,不过会尽我所知告诉你”谭进文立住脚步,“行了,你回去”

    谭进文说完,摆摆手离去

    潘宝山回到办公室,李牧已经摆好地球仪,收拾好了空纸箱

    “潘部长,你看看办公室还需要什么?”李牧站在一边,毕恭毕敬

    “一时半会还不需要”潘宝山笑道,“谢谢你了”

    “潘部长可别说谢,都是我应该做的”

    “哦对了,望江楼怎么走?”潘宝山忽而一问

    “出大门左拐,遇第一个路口再左拐,遇路口再右拐,走一百米就到了”李牧道,“潘部长,您什么时候动身,我安排车送您过去”说到这里,李牧顿了一下,继续道:“潘部长,部里近期正在协调,尽快为您配专车”

    “哦,专车就不用了”潘宝山呵地一笑,“你跟部里说一下,用不着,估计以后到广电局那边,应该会有车子,这边再配车,就浪费了嘛”

    “这个”李牧摸着后脑勺,“那我就说一下”

    潘宝山暗暗发笑,他知道宣传部本就没有为他配车的打算,实际情况决定,他也理解,这不是问题

    “小李,我五点半过去”潘宝山看了看时间,道:“如果方便,你打个电话到望江楼,先订个房间”

    “好的潘部长”李牧道,“我会安排好一切”

    “你订个房间就行,其余的就不用了”潘宝山笑道,“我跟朋友吃饭,单由我来买”

    “潘部长,一切都是为了工作嘛您只管和朋友聊天叙旧,吃吃饭,别的不用管”李牧笑道,“望江楼那边房间有大有小,不知道您有几位朋友”

    “三四人”潘宝山想了下,“五六个”

    “好的,我知道了潘部长”李牧点着头退了出去

    李牧办事很利落,十分钟后便折回来,告诉潘宝山房间是二零三

    五点半的时候,潘宝山打电话给蒋春雨,告诉她房间号

    蒋春雨说房间她已经订好了,在三二七号,而且菜也点了看这架势潘宝山知道,蒋春雨要请客,他琢磨了下,还是顺着蒋春雨的意思走

    动身前,潘宝山让李牧退了房间

    五点五十,潘宝山来到望江楼,服务员把他领到三二七房间潘宝山一下愣住了,这是个两人间

    蒋春雨不带家人?潘宝山寻思了起来

    一切寻思都没有意义,到目前为止,蒋春雨还是独身,一人来,全家到

    “还没结婚?”两人坐下来后,潘宝山惊问,“找不到合适的?”

    “谈了几个都谈不来”蒋春雨一点都不回避,“婚姻这东西,不能将就”

    “现在是什么状况,在谈中?”潘宝山问

    “嗯,一个医学博士”蒋春雨道,“属于省人民医院引进人才”

    “搞技术的,比较靠谱”潘宝山道,“感觉怎样?”

    “见了一面,感觉一般”

    “对方的感觉如何?”

    “嗯——”蒋春雨翻了下眼,“应该还可以,约了我好几次,今晚就请我去吃西餐的”

    “哎唷,那我不是捣乱了嘛”潘宝山笑了笑,“没打算继续?”

    “没想法”蒋春雨道,“这场合就不喊你大局长了,宝山哥,说点正事,你在宣传部可得注意一个人”

    “谁?”

    “郁小荷”

    “是个人物?”

    “郁长丰的女儿”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