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沒过多长时间,颇不安宁的贾万真來到了省府大院,车子稳稳地停下,但他内心却是七上八下,很是忐忑,推开车门,一股冷风袭來,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隐约中,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头顶有张沉重的网要扣下來。(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不过,贾万真极力说服了自己,不要过于担心,虽然之前是犯过不少错误,有些很低级,也很浅薄,但这几年來他一直在不断进行自我修正,时至如今,完全可以用四两拨千斤之法让自己成功避险,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就沒有什么影响,涉身其中难免要沾边带水,但最多也就是升迁之路遇阻而已,总不至于被处分或者是锒铛入狱。

    种种后果千想万想,贾万真就是沒有想到,他的人生很快就要走到终点了。

    早已站在窗前韩元捷,看到了贾万真的车子进入大院,立刻咬着牙告诉贺庆唐开始准备,然后回到座位上假装和他谈笑风生起來。

    贾万真进门后,看到贺庆唐在并不感到意外,他知道两人之间关系非同一般,贺庆唐任何时候出现在韩元捷的办公室都很正常。

    “贾常委好。”贺庆唐见了贾万真,脸上马上堆满微笑,毕恭毕敬地站起來问了个好,尔后转向韩元捷道,“韩省长,看來我得回避了啊。”

    “不着急。”韩元捷悠闲地弹了弹烟灰,道:“也不是外人,沒那么讲究,等会我跟贾部长要去开常委民主生活会,一起走就是。”

    “哦,那也好吧。”贺庆唐点了点头,给贾万真倒了杯水。

    贾万真是不想让贺庆唐在场的,毕竟和他不怎么熟悉,当着面有些话并不好说。

    “韩省长,看來,是我打搅了你们啊。”贾万真呵呵笑着,把皮包放下,看了看韩元捷,用眼神传递了足够的暗示信息。

    “哪里,庆唐是來向我打秘密报告的呢。”韩元捷似乎沒有在意,脸上满是不在乎的神情,“他啊,说听到了点小道消息,上面又來人查问題了,所以最近得留点神。”

    “查问題。”贾万真不由得一惊,“查什么问題。”

    “当然是领导干部的问題了。”韩元捷慢腾腾地走到窗户前,站定,边推开窗户边道,“有什么意思呢,查來查去,弄得人心惶惶,哪还有心思干工作。”

    “就是。”贾万真一屁股坐了下來,端起水杯也沒心思喝,只是叹了口气,“凡事要适可而止,现在搞得草木皆兵,也不是个事啊。”

    “哟,那不是纪委龚书记嘛,他怎么这个时候过來。”窗前的韩元捷探着脑袋,吸着冷气,神情极为紧张,“咿,身边还陪着好几个人呢,好像是中纪委的人。”

    贾万真条件反射,一下弹了起來,快步走过去,急切地问道:“哪儿呢。”

    韩元捷闪了闪身子,抬手一指,道:“那不是么。”

    來到窗前的贾万真丝毫沒察觉到有什么异常,探着身子前倾,凝眉俯视起來。

    此时,紧跟上來的贺庆唐从身后迅速抓住了贾万真的两个手腕,又准又狠,一下将他的双臂扳到了身后,韩元捷一看,以最快的速度弯下腰去,咬着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将贾万真的两个小腿紧紧地抱在一起,然后猛地一提一掀。

    贺庆唐抓准时机,同时把贾万真向上拽着,紧接着朝外用力一推。

    一切來得太过突然,贾万真甚至都沒來得及挣扎,顷刻间,他“啊啊”大叫的声音,在窗外疾速下沉,回荡着,紧接着,就传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几乎与此同时,贺庆唐大步奔门口,拉开门,缓着步子走了出來,平静地向楼梯口走去。

    过了不到十秒钟,韩元捷歇斯底里地嚎叫起來,惊慌失措地跑了门外,大喊道:“不好了,贾万真跳楼了。”

    这时,刚走到楼梯口的贺庆唐,闻讯立刻回身跑了过去,与韩元捷一起重新回到屋里,还走到窗户前向下望了望。

    楼下的贾万真,身体扭曲在水泥地上,身下流出了一摊鲜血。

    这时,旁边办公室的人也过來了,挤探在窗口,看着令人扼腕的一幕,唏嘘不已。

    “快下去看看。”韩元捷开始发号施令,“赶紧打120,救人要紧。”

    沒法救了,贾万真当场死亡。

    这个消息传到省委常委会议室时,众人愕然,包括段高航也僵在那里,他万万沒想到,韩元捷竟会下此毒手。

    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贾万真的“跳楼”而亡不太正常,可是,谁也都沒说什么。

    潘宝山确信,是韩元捷和段高航合谋,对贾万真实施了灭口,开始他很不理解,难道两人不怕贾万真手中存留一死即触的证据,不过很快,他也就明白了,两人是在作最有效的自我保护,因为贾万真一旦被中纪委控制,必然会四处乱抓救命草,祸害一片,而他们必是首当其冲,所以,提前下手解除隐患也不失为上策,只是,如此一來会有很多后续,毕竟贾万真手中可能存在的证据,也必须毁掉,他们有把握么。

    “段书记,处于这个紧要的关头,贾部长的死我觉得很蹊跷,必须找出真相,这既是给当事人家属一个说法,也是给上面一个交代。”潘宝山开口了,他必须把问題戳出來,让中纪委的人意识到问題的严重性。

    中纪委的人是明白的,不过就贾万真“跳楼”死亡一事,因为条线的差异而沒法做太深入的调查,不过,他们也提出了要做进一步调查,看贾万真的死和被举报是否有关,或者有沒有更大的牵连。

    “贾万真的意外,目前我们还不能说什么,但一定会及时跟进继续做一些调查,看是否与被举报有关,那个可能性不能排除,另外,或许他还有更多的牵涉。”专案组负责人道,“不过一切猜想都还为时过早,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

    段高航这个时候也不能不表态,“这种事情,必须得查个水落石出,就像潘省长刚才说的,我们要给当事人家属一个说法,要给上面一个交代,更为深层的,是要给我们的反腐工作一个真相。”

    “沒错,就在我们要对贾万真实施双规的时候,他竟然坠楼身亡,实在是太敏感了。”负责人点头道,“如果说他的意外跟这次双规有关,是让人不太好理解的,因为我们的行动是秘密的,他怎么能知道,要么,就是他十分警惕,有所察觉。”

    “事情发生在常务副省长韩元捷的办公室,当时的情况只有他知道。”段高航很明白,韩元捷既然敢出手,就一定有所防范,不怕针对他进行问询,“所以,马上把韩元捷叫过來,让他把情况说明一下,同时,让省公安厅长王法耀抓紧采取应急措施,就这次意外事件进行彻查,看是否存在非自杀的可能。”

    “嗯。”中纪委专案组负责人又点了点头,“刚好我趁这会也汇报一下,看上面的决定如何,如果有需要,会建议公安部过來与瑞东省公安厅联手,就贾万真的死亡事件进行细致侦查。”

    “我看还有两件事必须立刻做好,不能耽误一分一秒。”潘宝山又开口了,“贾万真的死亡存有很多疑点,所以,应该把他的办公室封锁好,看能不能找出点相关的线索,还有家里,也一样要进行管控,争取尽可能多地掌握信息。”

    “是的,从破案角度來讲,那是必须的。”负责人对段高航道,“段书记,鉴于问題的严重性,从工作角度而言,我们希望瑞东方面能暂时把贾万真的意外当成案件侦破。”

    “可以。”段高航回答得很干脆,但心里叫苦不迭,贾万真的办公室和家里如果封锁起來,要是有证据的话,不就插翅难飞了,不过此时他沒有退路可走,只有迎头顶上,况且他也相信,韩元捷多少是会有所考虑的,不会只考虑到一步主动而导致步步被动的。

    于是,段高航正气凛然,现场办公,先让郑思民打电话给韩元捷,让他赶紧过來说明情况,然后再通知王法耀,把情况大概说一下,要求立刻部署,把贾万真的办公室和家里秘密封锁起來,等待下一步的行动。

    郑思民比较沉着,有条不紊地把两件事吩咐了下去,并沒有耽误什么时间。

    “真是有点不可思议,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段高航有意打破会议室里的沉默,在这种环境中,他觉得要窒息。

    “我也想不通,贾万真偏偏在这时候出事。”负责人寻思着道,“难道我们的行动在哪个环节走漏了风声。”

    “也许就像你刚才说的,贾万真太过警觉,嗅到了气息。”段高航说着,恍然一拍大腿,道:“对了,他后來不是给郑思民回过一次电话请假的嘛,是不是沒有批假,引起了他的怀疑。”

    “如果是的话,那也只能说明一种情况,他是真的有问題。”负责人道。

    “那就属于畏罪自杀了。”段高航仰起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唉,沒想到他会走这么一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段高航慨叹过后,会议室又陷入沉默,大家都在等待韩元捷的到來,他会带來较为生动的信息,或者,也会引发新的情况,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