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信息意外地传出去,段高航稍稍松弛了些,挂掉电话后一时竟忘记刚才要去方便的借口,直接坐了下來。(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见此情景,潘宝山愈加确信段高航的这个电话,接得有玄机,于是半开玩笑地道:“段书记这个电话看來很有特效啊,不用去方便了。”

    “哦,还是等会吧。”段高航恍然间显得有点尴尬,“你不是说了嘛,得避嫌啊,所以能撑就撑一会。”

    “嗌,再怎么说身体是要紧的,尤其是年龄大了,容易憋出毛病來。”潘宝山说完,看着专案组负责人微笑起來。

    气氛骤然间似乎变得轻松了许多,负责人把目光转向了段高航。

    段高航不等负责人开口,脸上立刻露出了自我解嘲的笑容,站起來对他道:“这样吧,你们中间出一个人,跟我一起去好了。”

    说完,段高航就向外走去,他实在沒心思在这方面斗嘴,现在他满脑子想的是韩元捷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此时此刻的韩元捷,已经是六神无主,因为他把贾万真的问題作了最坏的打算考虑,着实被吓了一跳,或许,余生会因此而孤苦,甚至还沒了余生,家人则会因此而落尽悲伤和苦难。

    韩元捷寄很大希望于贾万真能成功自保,因为贾万真是个奸狠狡诈的家伙,不会轻易就范,他对自己的问題应该有所修缮,抹去痕迹。

    想到这里,韩元捷觉得应该给贾万真去个电话,告诉他真相,让他做好充分准备,可是,犹豫了一阵后,韩元捷又摇了摇头,任何事情都不是单方面的,此次贾万真东窗事发,必定是潘宝山背后做足了功课,否则中纪委也不会下來,就常理而言,中纪委在决定实施双规的时候,肯定是有充分把握的,可以说几乎就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不过,贾万真有那个能力顶住狂澜,打个漂亮的翻身仗,韩元捷又觉得可能性并不大,既然如此,给他报信又有何作用,而且,那样还会让自己白白增加一层罪责的危险。

    可是,就这么无动于衷,坐等事态发展,韩元捷颓废地叹了口长气,因为他能预见到,如果贾万真被拿下,肯定会拉他和段高航进去,以减小自己的沉陷深度,于是,关键的问題又回到了昨天段高航和他商量的环节上,就是贾万真手里到底有沒有实实在在的证据。

    韩元捷做了个猜想,贾万真手里要是有证据的话,能有哪些。

    一番敏思苦想后,韩元捷脸色发白,事实应该很清楚,贾万真肯定有他们谈话时的录音,昨天段高航所说的“安全屋”,其实就是他的办公室,装有一套房间保密器的设备,可以快速探测和定位电子声波,但那只是对窃听、窃照起作用,对随身携带的小录音笔之类的东西,根本就检测不到,所以,段高航说“安全屋”并非摆设,仅仅是自我安慰,对贾万真來说,真就是个摆设。

    这个时候,韩元捷才明白什么叫后悔,本來他是想建议段高航装一套录音***的,可以很好地对数码设备的录音进行干扰,虽然那也有距离和频率的限制,但相对而言还是能大幅提高所谓的安全性,可是,因为他自己有做手脚的需要,要留下和段高航之间的一些谈话证据,所以就沒建议。

    “想得尽好处,却落得个一身害。”韩元捷喟然自怨,不由得仰天长叹,而后,就是无尽的恐惧:贾万真一旦张嘴,他和段高航都得落入血盆大口。

    如何让贾万真闭口不言。

    突然间,韩元捷打了个寒战,两个字瞬间闪入脑海:灭口。

    韩元捷真的是坐不住了,他抖索着点了支烟,走到窗前凝视远方,甚至开始盘算灭口以后该怎么收拾局面。

    沒有什么时间多想,韩元捷回身把抽了几口的香烟狠狠地掐在烟灰缸里,然后拿起座机电话,准备打给贾万真,实施灭口行动。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贾万真居然打了过來。

    贾万真为什么打电话,原因很简单,他预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头,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有常委会那回事,有很多领导干部,都是在接到各种“临时会议通知”后,匆忙赶过去,然后自投罗网,被双规起來,类似的事情听说过不少,他早就提醒过自己,要多多留神,也正是如此,他在接到郑思民的通知后,又回电话问能不能请假,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更加惊心,惊心之下,他才又打电话给韩元捷,以进一步探个虚实。

    “韩省长,你接到通知了吧。”贾万真不想露怯,语气听上去非常轻松。

    “哦,接到了。”韩元捷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为了稳住贾万真,他心不在焉地笑道,“形式,都是个形式而已,什么民主生活会,无非是做个样子给大家,领导干部们是以身作则的。”

    “是啊,有什么必要呢。”贾万真笑道,“我正在外面调研,不能及时回去,要请假还不批,说怎么也得参加个后半程,因为到时会议记录要上报,人人要发言,这不,正往回赶嘛。”

    韩元捷一听,顿时暗喜不已,真是犹如天助,这不正好给了他筹划的时间么。

    “那还费什么事嘛,随便弄两句就是。”韩元捷附和着道,“其实我手上也一大堆事情,也想请个假的,但也被告知一定要到场。”

    “嚯,你也请假的。”贾万真感慨了起來,“唉,不批也好啊,要是我们都不去,肯定有人会说闲话,对段书记也不好。”

    “就是。”贾万真一顿,道:“贾部长,既然咱们都要迟到,也不在乎早一会晚一会,这样,你來的时候,走我办公室一趟,有点事跟你谈谈。”

    “行,我估计半个小时后到。”

    “那好,我等你就是,刚好再把手头上的事忙忙。”

    电话一挂,韩元捷触电似地把手机一扔,抓起了座机,打给贺庆唐,这种事情,需要他的参与。

    韩元捷在电话接通后不容分说,给贺庆唐下达命令十分钟之内必须赶到,除非不在双临,末了,还交待在进了省府大楼后,一定要保持身形如常,不要有匆忙的样子。

    大概十五分钟后,贺庆唐來了。

    “非常重大的事情,你马上定个方案。”韩元捷看了看时间,“时间有限,还有一刻钟的样子。”

    “什么事。”

    “等会贾万真要过來,得想法把他摔到楼下去,弄成自杀迹象。”韩元捷阴狠着眼睛,“别问原因,现在要说的是怎么动手。”

    贺庆唐惊得愣在那里,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发什么呆,。”韩元捷可急得要命,“赶紧的。”

    “哦。”贺庆唐恍然点着头,边寻思着边道,“那就把他引到窗户前,然后乘其不备,掀落下去。”

    “大活人一个,万一挣扎起來扒住窗户,不会留下痕迹么。”

    “这要靠我跟你两个人的合作,贾万真的个子不大,体重也算是轻的。”贺庆唐道,“他站到窗前的时候,我从后面抓住他的两个手腕,你立刻抱住他的两个小腿,最好是脚脖子,然后一起发力,就能把他送出去。”

    韩元捷一琢磨,觉得确实可行,“嗯,那就这么定了,另外,你为什么來我办公室,还得想个合适理由,到时要有对证的。”

    “理由好找啊。”贺庆唐道,“新城项目不是有以我的名义投资的股份嘛,我就说是來向你咨询房地产走向的,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老部下了,以私人身份请教点跟自己利益息息相关的问題,沒有什么不可以的吧。”

    “嗯。”韩元捷点点头,“那就说我沒给你什么明确的说法,因为现在房地产市场的脉搏沒法号准,从国家层面上说,有点左压右提的意思,之前打得狠,最近央行不是又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了嘛,还有,地方上的态度也不是太明朗,总之不好说。”

    “好,这方面的对口就这样。”贺庆唐道,“韩省长,还得注意时间卡点的问題,按照常理,贾万真过來后,我应该是离开的,所以他‘跳楼自杀’,我在场最好。”

    “那就打个时间差。”韩元捷道,“等贾万真來后,我尽最早的可能,把他引到窗户前,然后迅速动手,得手后,你立刻出门离开,到时我作说明的时候,就说在你刚刚出门之后,他就翻出了窗外,前后也就几十秒而已,能敷衍过去。”

    “嗯,可以。”贺庆唐说着,看了看时间,“韩省长,得留点时间给我们调整情绪和气氛,不能让贾万真感到异常。”

    贺庆唐说的沒错,韩元捷在这种事上沒有实战经验,难免心慌失常,看上去跟平常不一样,是需要好好调整一下,否则机警的贾万真要是察觉到不对头,沒准计划就不能成功实施。

    接下來,两人掐着时间又商量了一阵,敲定了点其他后续的保全事宜,然后开始泡茶、抽烟,尽量放松着心绪,释放闲散,让室内的气氛如常平静,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