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汪四方的回话在潘宝山的预料之,是施丛德背后发力,让双临市国土局对福邸小区进行找茬式审核。(下_载_楼Www.XiaZAiLoU.Com)这是个非同寻常的信号,潘宝山相信,这只是个开始,可以推算,规划、建设等和小区开发只能关系紧密的单位,往后会接连而至。

    潘宝山觉得有必要和邓如美见面,把事情好好谈谈。

    邓如美住在离福邸小区建设工地不远的地方,是一处度假式租住屋,周围环境很安静。

    “没人跟踪你吧。”虽然已经有段时间没见邓如美,但潘宝山没有生疏感,进了房门就笑道,“单身女老板,出事的几率相对要高得多。前阵子刚看过一篇章,国大陆富豪的安保意识太薄弱了。”

    “富豪?”邓如美一笑了,“像现在我这样的,背着一身债建小区,谁要是盯上我,那不是倒大霉了嘛。更何况,我只是个打工的。”

    “别说那话,你就是江山集团的老板。”潘宝山道,“可以预见,你将来的身价会有多高啊。你不也说过嘛,要上什么福布斯排行榜的。”

    “随便说说,让自己开心一下而已。”邓如美边说边迈着猫步,扭着柳腰走到潘宝山跟前,“我发觉我变了。”

    “变成什么了?”潘宝山嗅着邓如美身上成熟的女人味,有点陶醉,“变成女魔了?”

    “差不多。”邓如美很主动也很是情不自禁地抬起双手,轻轻地勾住潘宝山的脖子,“自从生了孩子身体恢复以来,我感觉在那方面的**强了许多。”

    “哦!”潘宝山一惊,笑道:“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想到了我们刚开始认识的那会,你是野性味十足的。”

    “那时就说几句话而已,哪里有什么野性。”邓如美笑道,“真正野性的女人你还没见过的,见到男人那可真的是像活剥一样。”

    “要是那样的话也就没意思了,太直接就显得直白了,没味。”潘宝山道,“就像烧烤,有些东西得慢慢燎烤,才能熟得透,味儿才香得醇。”

    “呵,不管怎样,你也就嘴上说说,胆子很小。”邓如美嘴角翘起,“那会我在卫生间对你讲话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你很紧张,还骗我说底下不利索,是吧?”

    “那是因为我怕你底下不利索。”潘宝山揽住邓如美的腰,“当然,也怕你会赖人,假如一次成事之后被你抓了把柄搞勒索,那可怎么办?”

    “就说你胆小嘛。”邓如美略带羞涩地一笑,“其实我那会仅仅是想而已,就像现在一样。”

    邓如美说完,将脸埋进潘宝山的脖子窝窝里。潘宝山一阵**,他似乎有了曾经的感觉。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潘宝山的手滑进了邓如美的腰里,“其实来之前我心情挺沉重的。”

    “我知道,福邸小区的麻烦事很多。”邓如美尽量把身子贴紧潘宝山,“这会就先不说了,我浑身发烫。”

    潘宝山垂下头,轻咬着邓如美的肩膀,模糊不清地说道:“那,就让我给你导导热吧。”

    邓如美十指扒进潘宝山的腰带里,抠住了他,同时把自己的下身用力迎顶上去,轻声而笑,道:“你那导热棒还管用么?”

    “性能还不错吧!”潘宝山似乎有些等不及了,两手下放绕到邓如美后面,兜住大腿根部,将她抱了起来走向卧室,“因为保养得好,磨损得不厉害,绝对管用!”

    “你才三十多岁啊,当然要管用了。”邓如美伏在潘宝山肩膀上,呵呵地笑了,“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特别疯狂?”

    “是啊,狂得我心里痒痒得厉害!”潘宝山把邓如美扔到了床间,几下甩掉了外套,然后又将邓如美剥得只剩一层,然后停了下来,“要洗洗吗?”

    “你打电话来之后我就洗过了,你去冲一下吧。”邓如美蜷缩着,像一只猫。

    潘宝山一句话也不说,扭头就出了卧室,直冲卫生间。

    三分钟不到,潘宝山回来了,邓如美已经进了被窝。

    轻轻掀开被角,潘宝山看到了邓如美光滑的后背,她已经褪尽。

    这一下,让潘宝山原本就倔强的导热棒,似乎一下发怒了,一个整体,随着脉搏点着头似地跳动着。

    潘宝山紧要牙根一言不发,拉起被子顶在头上,分开了邓如美,跪在她身前。

    行进,如百米冲刺的状态。

    从开始,到结束。

    潘宝山喘息着粗气,掀开了被子,而后汗津津地翻落在一旁。

    邓如美像被挤压过的面包一样,过来好一会才慢慢舒展开来,同样喘着大气,“你多长时间没有出过仓了?”

    “好久,好久了吧。”潘宝山胸膛起伏着,“自从出了事,就没那个心思了。”

    “怪不得。”邓如美用力撑起上半身,“看来我得练练瑜伽了,要不老胳膊加老腿,哪里经得起你这么捣腾。”

    “也许只此放纵一次吧。”潘宝山笑道,“也算是这么久以来的发泄,以后不会憋这么久了,你不是说**强了嘛,我可以随时需要随时来啊。”

    “这种事有一次就有无数次。”邓如美道,“快感的获取方式不一样,很令人留恋的。”

    “是啊,到现在我还回味着呢。”潘宝山点点头,“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也是。”邓如美睡下了身子,“从未有过的体验。”

    “哦,这样好啊,一起开心共同欢乐。”潘宝山嘿嘿地笑了,“邓姐,现在我想通了,人生嘛,何必太认真,千万别拧着,因为有许多困难是没法克服的,所以要学会屈服。”

    “怎么了?”邓如美感到了意外,“以前的你似乎不是这样。”

    “那是我还缺少柔韧性。”潘宝山道,“现在我才真正了解什么叫顺势而为。”

    “哦,难怪前阵子你跟我说有什么事可以找你。”邓如美道,“看来你是重心有所转移啊,准备从商了?”

    “我就知道不说出来,早晚你也能明白。”潘宝山道,“好了,现在谈点正事吧。”

    “谈正事之前,再说点不正经的事。”邓如美笑道,“你跟蒋春雨还有联系吗?”

    “应该说没了。”

    “什么叫应该,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嘛。”

    “没有。”潘宝山这回很干脆,“因为我想给她属于自己的生活。”

    “那只是你的想法,改变不了事实。我看出来了,蒋春雨那丫头陷得太深。”邓如美很神秘地笑了笑,道:“要不,你就收了她吧。”

    “收了她?”潘宝山着实一愣,“真没想到啊,邓姐你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好笑?”

    “我并不觉得好笑。”邓如美道,“你之所以觉得好笑,是因为你感到没法给她所应拥有的一切。”

    “对。”潘宝山道,“我是那么想的。”

    “可你知道蒋春雨想拥有什么?”邓如美道,“也许很简单。”

    “简单到跟你一样?”潘宝山笑了笑,“不会的,毕竟相对之下,她还小啊。”

    “那是你还没有了解她。”邓如美道,“我跟她深聊过几次,我了解她。”

    “成为朋友了嘛?”潘宝山问。

    “特殊的朋友。”邓如美道,“好了,不正经的事就说到这里,反正以后我是不会再插手你和她之间的事了。”

    “本来嘛,我们之间就没有什么事。”潘宝山有点小支吾。

    邓如美撇嘴一笑,“不说实话。”

    “谈正事,谈正事。”潘宝山脸一红,道:“邓姐,福邸小区恐怕还有不少麻烦,高桂达出事,施丛德没有从吸取教训,他是盯上我们了,所以还得注意他下一步的行动,肯定还会动用职能部门来添堵的。”

    “主要卡口只能部门也就是国土、规划、建设和房管几个,有些是无所谓的,因为福邸小区在整个建设过程,全都规矩,没有违规的地方。”邓如美道,“当然了,如果硬是要吹毛求疵,那就没办法了。”

    “具体说呢?”潘宝山问道。

    “国土部门算是已经对付了过去。”邓如美道,“剩下的就是规划、建设和房管系统了,没个系统包含的项目都很多。规划方面,有城市整体性和区域性的协调,细一点说包括交通、生活便利等方面的协调,再专业一点还有土地的容积率、建筑物地上地下高度控制等等。不过那些都是硬杠杠,我们都按要求做到了,不用怎么担心。只是建设部门方面就有点难说了,那几乎是整个施工的全流程控制,什么施工安全、建筑材料,都在监管范围之内。”

    “哦,那还真是,有些方面太宽泛,而且主观性也强。”潘宝山道,“得充分做好应付的准备啊。”

    “其实我觉得最需要做准备的是房管局那边。”邓如美道,“他们卡着房子的预售,如果预售不批,资金就回不了笼,资金链肯定要断。不过也还好,小区建设才开始不久,离预售还有些时日,有缓冲时间。”

    “一步步来吧,眼下抓点紧,把规划和建设两方面的应付性工作准备一下。”潘宝山做了个深呼吸,“对了,熙阁会所马上就可以开门营业,那是照着阳光矿泉会馆的监控功能做的,可以成为一个秘密基地。另外,作为特色服务,你能不能请常红过来,帮忙提升一下。”

    “阶段性帮忙应该没问题,常红会给面子的。”邓如美道,“对了,在以后的经营,我觉得熙阁会馆的法人身份要隐蔽些,不能让人联系到我们,否则走了风引起怀疑和警惕,行动起来也许就不灵了。”

    “对。”潘宝山点点头,“我马上就找鱿鱼,把这问题落实好。”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