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万少泉表现出来的得意显得有些小家子气,让段高航顿生不快。(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你是怎么了?”段高航盯着万少泉一皱眉,“这么点事还需要鼓舞人心?说到底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潘宝山嘛,还不至于如此激动吧。”

    万少泉被段高航这么一说,立刻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他也觉得自己有点沉不住气,不过没办法,他对潘宝山的怨气实在是太大了。几次接触,几乎都算是短兵相接,但每次都不占上风,被弄得灰头土脸,实在是没面子。此外,再加上潘宝山又是儿子万军的冤家对头,所以,他很想看到或者想早点确认潘宝山的一蹶不振甚至是一败涂地。

    不过,这种话可不能随便说出口,现在不是讲纯粹个人恩怨的时候,于是,万少泉便说道:“段省长,我一直认为还是小心点为好,毕竟潘宝山的能耐确实是不可小看。就拿他先前主抓的松阳港来说,据我了解已经建得差不多了,开港启用就近在眼前,那也可以说是他的一大功绩啊。马上,如果他再利用沿海开发集团助松阳港一臂之力,高密度、大力度地提供支持,把松阳港做起来,那功绩可就大了去了。像那种贴金的事一多,他是不是会东山再起?那样的话,对我们来说不也是一大隐患?所以,刚才听了你的一番分析,知道潘宝山不会再折腾起来了,是由衷地高兴啊。”

    “嗐,看来你真是想得太多了。”段高航听后颇为不屑一顾,“没错,松阳港开建已一年有余,硬件应该能达到一定规模了,完全可以满足开港运营的条件。可你也不想想,作为港口来说,才开港就相当于是一个咿呀学步的孩子,能有多大作为?就算潘宝山利用沿海开发集团这个平台,把优势资源尽最大可能地向松阳港倾斜,那又能怎样?还是我刚才说的,首先,沿海开发集团到底能掌控多少资源?别看它旗下有那么多控股子公司,但在真正的运作上,要谁出钱、出物容易?更别说参股公司了,谁也不会愿意当那个冤大头的。其次,潘宝山还能干多久?等郁长丰一退,他就连现在的位子也没了。所以,退一步来说,现在潘宝山有能量完全可以让他发挥,到时他还不把打好的基础和大好形势拱手让给我们?那不是更好嘛。”

    “也是,段省长你说得确实是。”万少泉不断点着头,又犹豫着说道:“不过也不能大撒手,因为你所分析的,郁长丰和潘宝山那边肯定也能想到,可能他们已经有了应对的法子。”

    “唉,你看你,没必要愁眉苦脸的,说到底这事算不得什么大事,先不想那么多,一切等集团挂牌成立后再看吧。”段高航道,“说不准还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不值得一提呢。”

    “是的,潘宝山的事是不大。”万少泉点了点头,道:“不管怎样,段省长,万军到沿海开发集团任职的事,你还得想着点。”

    “那个不成问题,我找方岩点一下就行,沿海开发集团的位子又不是一个。”段高航道,“都是相互谦让的事,否则谁能安坦地就把人员给安排了?”

    段高航说的没错,没过两天,沿海开发集团的相关人事任命公示了出来:董事长是省国资委副主任贺高生,总经理是潘宝山,监事会主席是万军。

    公示期一过,沿海开发集团正式挂牌成立。

    这一天,有一个人没让潘宝山失望,江成鹏。

    在江成鹏的安排下,驻瑞东省的众多金融机构都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包括交行、行、工行、建行等在内的几家银行和一些专业投融资机构,都参加了成立仪式,并且在仪式后,不少机构还与集团签署了合作协议,有几家银行分别都提供了几百亿的授信额度。

    很自然,潘宝山又好好地出了下风头,因为出面洽谈的都是他。

    “江书记,真的是太感谢您了!”潘宝山特意找了个机会,来到江成鹏身边表示感谢。

    “小潘,感谢的话就不说了,这才刚刚开始,往后进一步接触、加深交流,还得看你自己的。”江成鹏也觉得这事他做得还可以,仰头一笑,道:“我嘛,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江书记,您这已经做得很到位了!”潘宝山忙道,“说真的,效果之好都出乎了我的意料!”

    “嗐,什么到位,无非就是几个电话的事情,有的机构今天来只是碍于面子而已。”江成鹏道,“所以你也得看清楚点,哪些是真心实意要跟你们开发心合作的。”

    “已经签署协议的几家应该没问题。”潘宝山道,“都是重量级的,其实有他们也就足够了,别的也无所谓。”

    “那就好。”江成鹏一点头,小声道:“小潘,以后在工作当,要注意万军,他跟万少泉几乎就一个德性,实在是说不过去。”

    “江书记您说的没错,我跟他们父子俩已交锋过好几次。”潘宝山道,“每次几乎都是刀来剑往,可以说是死对头了,所以肯定要注意他的动向。”

    “嗯。”江成鹏点点头,“不过也不能因此而牵涉太多精力啊,小潘,目前来说主要还是抓工作,出成绩。单纯搞人斗,最后免不了要两败俱伤,毕竟,人无完人啊,多多少少会有点漏洞,一旦被对方抓住,就有可能会被放大百倍。”

    “是的江书记,作为领导干部,最主要的还是要以工作成绩说话。”潘宝山道,“现在我打算趁热打铁,先为松阳港的建设提供一点支持。松阳港可以说是郁书记点名关心的,现在刚好到了节点时期,应该给予一定的支持。”

    “松阳港跟你的关联度很大。”江成鹏听后顿了一下,“所以你要注意些方式,弄不好就会遭到抵制。”

    “是要注意,毕竟万军是监事会主席。”潘宝山道,“贺高生那边应该没没什么意见,因为支持松阳港建设确实只是出于工作关系,绝没有掺杂什么个人因素。”

    “就是掺杂个人因素又怎样?只要做得不露声色就行嘛。”江成鹏道,“当然了,要分清主次,主要还是要从工作大局出发。”

    江成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不容易,潘宝山明白,这可能也是江成鹏在试探他的态度,所以说道:“江书记,您能跟我说这些话,实在是感激不尽,单单说句谢谢,显得太没分量,所以我就不口头感谢了,以后,我会体现在行动当,不管什么事,只要江书记您一句话!”

    听潘宝山这么一说,江成鹏笑了,“行了,就不多说吧,场上需要招呼的事还很多,你去忙吧。”

    江成鹏瞬间就转移了话题,但并不显得生硬。因为虽然集团挂牌仪式没有铺张搞大,但该招呼的事却一点都不少,因为该来的人几乎都来了,作为总经理的潘宝山应该招呼到位。另外,还有集团内部的事,他也要悉心照应着。就像董事长贺高生,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关系处得好坏,往往就在于第一印象,所以得用心。

    与贺高生处好关系,潘宝山觉得很重要,目前沿海开发集团高端领导层就三个人,随便两两结合,对落单的一方来说就是强大的势力。而且,潘宝山还发现,万军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朝贺高生靠拢,主动搭讪,以示友好。

    当然,潘宝山也注意到了贺高生的拿捏有度。国资委掌管众多省属国有企业,虽然是上管下,但也不是处处占上风,因为跟国企的那些头头脑脑打交道可不是一般的事情,有时多说一个字都不行。长期浸淫在那种环境当,贺高生已经锻炼了出来,看事比较透彻,行事也比较沉稳。

    就在前两天,贺高生得知要到沿海开集团任职后,就开始打听其他要职的安排。作为沿海综合开发心主任的潘宝山是不用说的,必担要职,这点贺高生很清楚,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万军居然也要撂一腿进来。对潘宝山和万军之间的关系,贺高生也还比较了解,因为他对潘宝山方方面面的关系进行了梳理,知晓其的一些利弊关系。也所以,他对万军的主动靠前回应得很有分寸,以充分避免潘宝山可能会产生的不快。

    贺高生深知,和潘宝山不能搞对立。

    潘宝山察觉到了贺高生的老道,当即也就放心了,他很清楚,有心智的人做事不会下道,一般来讲不会跟万军打成一片,和他站在对立面上。但即便如此,潘宝山觉得也还有必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向贺高生表示出友好来,让他知道自己很好、也很愿意与他相处。

    机会,出现在午宴上。留下来吃饭的省领导只有方岩,他是组织部长,对沿海开发集团领导班子的团结有必要作进一步要求。酒桌上,借着方岩讲到这一话题的时候,潘宝山主动端着酒杯走到贺高生面前。

    “贺主任,今天借沿海开发集团的成立,往后就能与你共事了,我感到很高兴。”潘宝山面带真诚的笑容,“我相信,在贺主任的领导下,集团的发展建设会一帆风顺,前程无量啊。”

    “嗌,潘主任。”贺高生很热情地笑了起来,道:“你是总经理,集团的具体发展,还是要由你来扛旗的。”

    “呵呵,贺主任要是这么讲,那我就不敢说什么喽。”潘宝山笑道,“你可是董事会的首脑啊,公司决策的制订和执行都由你牵头,我嘛,也就是负责实施而已。”

    “不不不,沿海开发集团是总经理负责制,是你拿全盘子啊。”贺高生摆了摆手,笑道:“好了,我们不谈那些,我们集团跟纯企业还是有不同的。”

    “好,那就不说,不说那些了。”潘宝山点了点头,小声笑道:“贺主任,如果拣点实在的说,我建议乘东风而上,马上就召开个集团会议,对亟需资金支持的松阳港,解决一定的困难,你看如何?”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