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不经意间突然发现,他对刘江燕身体的兴趣竟然锐减,不再像以往那样,行事之前还会调拨一番,和个前奏之声。(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这一次,几乎就是纯粹的积欲奔泻。

    翻个身下来,潘宝山抚着刘江燕暗暗叹息,男女间完美之事,多离不了**和情趣,而现在,情趣已淡,只剩**。抑或某一天,**也将不再。当情趣和**都消去,是曾经的爱情渐渐转化成了亲情,导致心理上的差异,还单单就是审美疲劳的一种倦怠?

    潘宝山坐起身,点了支烟。

    一旁的刘江燕气息渐平,她微微缩了下身子,伸手拉过薄被盖在上。

    潘宝山犹豫了一下,抬手把薄被慢慢掀开,很认真地把刘江燕从头看到脚,恍然间如同在看自己的身体,爱惜自不必说,但谈不上迷恋。

    “晚上回市里吗?”刘江燕睁开眼,幸福而恬淡。

    “哦。”潘宝山顿了一下,“不回吧,好好陪陪你和孩子。”

    “我几乎都过惯了你不在家的日子。”刘江燕又拉过薄被盖上,她不习惯这么一览无余地把自己呈现给别人,哪怕是自己的男人。

    “你能不能不这么害羞?”潘宝山摇头笑了笑,探身暗灭半截香烟,而后面对刘江燕跪直了身子,让自己最明显也最隐蔽的体征很乖戾地直冲着她。

    “哎呀!”刘江燕下意识地缩起了脖子,把视线避开。

    “你不愿意看?”潘宝山嘿嘿笑着。

    “你喜欢我看?”

    “喜欢。”潘宝山道,“感觉很带劲。”

    “你学坏了呀。”刘江燕小嘴嘟了起来,“你是不是每天都想那事儿?”

    “胡说。”潘宝山一歪头,“你以为我是钢铁啊,整天那么多工作围着我打转转,哪里有心思想别的?也就是回家了,把工作暂时都抛开去,才能这么快活一阵。”

    “我不相信。”

    “为什么?”

    “你不是个纯粹的工作狂。”

    “瞧你说的。”潘宝山呵呵地笑道,“那换句话说,我要是天天想那种事,你放心么,就不怕我乱来?”

    “不怕。”

    “这么自信?”

    “其实也不是自信,只是我觉得你会克制,因为你要是乱来的话,官可能就做不成了。”刘江燕道,“难道你会冒那个险?”

    “有你的,看来你是把我看透了。”潘宝山笑道,“说真话,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那种事,但仅仅是想而已,不敢乱来,就像你说的,万一出了问题根本就没法补救。”

    “那你就忍吧,忍到回家来。”刘江燕伸手拉着潘宝山躺下来,“回家来随你怎么着都行。”

    “真的?”

    “你还不相信我?”

    “相信。”潘宝山边说边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觉得不能把刘江燕调教成欢于床事的女人,否则一旦爆发起来,他没有那么时间招架,于是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刚才都是顺话说着玩的,平常不在家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工作、任务,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都恨不得一天变成四十八小时呢。”

    “我知道。”刘江燕抱紧了潘宝山,“我姐也说过,松阳的发展很令人头疼,你总是绞尽脑汁谋发展,而且市里的领导班子也不团结,整天都没个闲。”

    “是啊。”潘宝山慨然道,“有得便有失,得到的越多,失去的可能也就越多。对于官场上的人来说,官越大,家的概念可能也就越淡薄,重点工作、日常活动还有迎来送往,能把人缠得死过去,哪里还有精力顾及到家?能为家庭付出的,可能也就是个名头所能带来的虚荣吧。”

    “你别感慨了。”刘江燕道,“我真的是以你为荣,还有我们的孩子。”

    “说到孩子,我就更内疚了。”潘宝山道,“他比同龄人少很多和父爱有关的东西。”

    “但是因为你,他也有很多别的孩子所没有的东西。”刘江燕道,“人生就是这样,欣慰和遗憾总是如影随形,关键看怎么转化。我很注重和毛毛的沟通,经常引导他,他很快乐,能以有你这么个爸爸为荣。”

    “谢谢你!”此刻,潘宝山的触动很大。

    “你这么客气的说话,我都不习惯了。”刘江燕笑了起来,“说点别的吧,晚上想吃点什么?”

    潘宝山还没回答,手机响了,石白海来电,说高桂达打着农家乐的幌子在农业用地上建住宅小区的事,古河县刚刚有了处理结果,秉着避免极大lang费的原则,没有责令高桂达拆除建筑还耕,而是进行了严厉的罚金。罚金将用于别处适合还耕的地块,确保农业耕地总面积不减。

    这个结果并不让潘宝山十分满意,但也说不上失望,客观地说,古河县采取的措施也算可以。

    “在处罚上要做好监督,不能让焦加友玩花子给高桂达卸担子。”潘宝山当即指示,“把罚没款打入专款专用账户。”

    “我已经交待过了。”石白海道,“潘书记,我还听到个消息,说高桂达在古河县还有一处违章建筑。”

    “哦,那家伙隐藏得很深嘛,你仔细摸查下,看他在古河县到底有多少场子。”潘宝山道,“不管有多少,都逐一清除!”

    “我已经摸过底了,就还那么一处,在古河县西部丘陵地区,依着河道,环境很好,继续打着涉农幌子,说搞什么农业生态游,流转了几千亩丘陵地,种植了茶叶、蔬菜瓜果,貌似是那么回事,但同时,他又在一个高丘旁修建了一个会所,整体设计很上档次,配套有会议区、餐饮区、客房,这也是会所主要的收入来源,会议接待、住宿、餐饮几项收入,相当丰厚。会所里面还有亭台楼阁,曲径通幽,可以说吃喝玩乐住样样俱全,规模甚至比得上星级酒店。”

    “再查!”潘宝山道,“一查到底绝不手软,我倒要看看高桂达能撑到什么时候!这个事情要挂牌督办,由你全权负责。”

    “我已经着手安排了,马上会同有关部门再去古河!”石白海道,“潘书记,这么一来高桂达接二连三遭受打击,肯定会更坐不住,接下来估计会搞更大的乱子,所以我们也得要加强防备。”

    “他要是胡来更好,顺势就将他一棍子打蒙过去。”潘宝山道,“还就怕他不声不吭认栽,那还拿他没办法。”

    “好的潘书记!”石白海领命后挂了电话。

    潘宝山收起手机,再看刘江燕,她已经穿戴整齐了。

    “着急干什么去?”潘宝山笑道,“还没亲热够呢。”

    “那就等晚上,在这里吃过饭后把毛毛留给姐姐,然后回我们自己的家,由着你就是。”刘江燕婉儿笑道,“我先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菜,需不需要出去再买点。”

    “也好,家常菜的口味我都有些忘了。”潘宝山道,“等做饭的时候我跟你一起下厨。”

    两人计划得很好,不过半小时后就都变了,魏西桦打电话给潘宝山,态度谦卑诚恳,说听刘县长讲潘书记回老家来了,看看晚上能不能请喝两杯酒。

    面对魏西桦的请求,潘宝山还不好意思回绝,从道理上讲应该答应,毕竟这是人事调动后第一次回来,应邀赴宴,也算是一种重视。

    刘江燕在一旁听出了道道,微微一皱眉,趴在潘宝山耳边说有事就忙。潘宝山略一沉思,点了点头,便答应了魏西桦,说那就喝两杯。

    魏西桦当下大喜,随即就仔细斟酌了一番,排出了陪酒人员名单。场子不大,吴强当然是少不了的,还有解如华、项前进等。刘海燕自然在邀请之列,但她借口不去。魏西桦琢磨了一下,也没强求。

    晚上六点半,酒宴开始。菜肴不多,但个个精品,酒肯定是好酒,这场合,没有个十年陈藏,魏西桦绝不会拿上来。

    潘宝山酒桌上一坐,看着几个还算是熟悉的面孔,想想这就是自己梯队核心的后备力量,所以也就放开了来,第一轮敬酒必喝,而且还回敬。接下来,魏西桦等人再敬酒的时候,他就象征性地喝一小杯,至于他们是一口一大杯还是半大杯,那个不勉强,纯粹是个态度问题。

    态度是不必说的,能坐到这酒桌上来的,可以说都能为潘宝山冲锋陷阵,所以喝起酒来绝对痛快,不怕醉。

    结果还不到一小时,就有人喝倒了,是吴强,他酒量一般,但表态非常到位。自由敬酒时跟潘宝山喝了两个大杯,又跟魏西桦喝了一个大杯,然后就摇晃了,没多会就支不住腿了,也支不住腰身,硬撑了一小会后,便从椅子上滑了下来。

    潘宝山一看不行,还是得发话控制一下场面,便笑着说酒喝好就行,但别喝倒。这话很有效,接下来,吴强被架到一旁的沙发上休息,其余的人也就放慢了节奏,话说得多了,酒喝得缓了。

    不过缓酒缓醉,不知不觉。酒程一半,潘宝山也感到了小晕,话匣子也打开了,就对魏西桦他们讲市里发展的形势和设想。魏西桦等人当然乐意听,个个向他投去期许的目光,潘宝山也就越讲越带劲。

    十点钟过了,潘宝山的讲兴才开始冷却,然后又小喝一会,他看看时间,提议结束。

    魏西桦点头说好,然后稍一犹豫,说县委招待所请了几个传统中医保健按摩师傅,技艺很好,在理疗方面有真功夫,不说治病,仅是松筋骨解疲乏一项确是立竿见影。末了,魏西桦还加了一句,都是男的。

    潘宝山听到这里微微一笑,点了下头,说那就试试,近日确实有点操劳,解解乏也不错。

    就这样,又消耗了将近一个小时。十一点半的样子,潘宝山才被送回去。

    潘宝山没回自己的家,喝酒前刘江燕打过电话,说她在姐姐刘海燕家等着,要是酒席结束得早就回去,晚了就睡那儿。

    十一点半多,将近十二点,深更半夜了,潘宝山觉得也没必要折腾,还就像往常一样,在刘海燕家过夜,反正有固定的房间。

    进了门,潘宝山把动作放得很轻,尽量不弄出动静。他简单洗了把脸,然后便进了卧室。

    位于床头外侧的台灯亮着微光。刘江燕面朝里睡在里边,毛毛睡外边。

    潘宝山俯身看了看熟睡的儿子,亲了一小口。之后,便脱衣准备上床。

    进被窝之前,潘宝山使了个小坏,他绕到床的另一侧,把手伸进被窝,在刘江燕的屁股上捏了一下,然后迅速从股沟掏过去,摸在了那一处,小声道:“江燕,我回来了!”

    然而接下来出现一幕让潘宝山彻底麻了全身,随着他的一捏一摸,被窝里突然惊坐起一个人来,竟然是刘海燕!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