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参加政务活动接待方面的培训,对身为接待办副主任的黄一莺而言,是极其正常的事情,类似的出差每年总会有那么一两次。(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黄一莺拨通了黎爱民的电话,说她要到省城出差。这几乎是个惯例,每次黄一莺出差都会告诉黎爱民,而黎爱民总是会找个理由抽出时间跟进,然后到目的地两人见面,尽行乐事。

    不过这一次是个例外,因为局里年底事多,黎爱民走不开,但趁着电话的兴致,他提出午饭后碰一碰。对这种要求,黄一莺从不拒绝,考虑到时间关系,黎爱民决定开车到郊外,即办即走。

    如此快活的体验,是两人之间的第一次尝试。完事后,黎爱民似乎意犹未尽,问黄一莺要出差几天。黄一莺说就两天,属于节前的应时培训,时间长不了。黎爱民咂着嘴说就两天啊,那还行,等回来再驾车出去,云里雾里之时,天地尽收眼底,感觉就是不一般,那才叫一个刺激。

    黄一莺懂得充分利用时机,满口答应后便谈起了承揽工程的事。在这方面,黄一莺是尝尽了甜头,当然,她不是工程施工的幕后老板,而是个皮条客,她在朋友圈中拍着胸脯说只要是在迅光,就没有她拿不下的市政工程。于是,“生意”就来了,朋友们有的甚至当了好几传手,最后找到她,希望帮忙能“中标”市政方面的工程项目。对此,黄一莺来者不拒,但也说得很明白,必须拿钱打路子,另外,她还要事先收取一定的“转让”费。这事很明显,只要能通了路子拿到项目,利润自然没得说,赚钱是肯定的,花钱没什么,所以,黄一莺总能如愿拿到大把大把的钱。拿到钱后,她便一股脑地把事情都压给了黎爱民。黎爱民是没法不帮的,因为黄一莺会分一部分给他,有时觉得不好办也得办,他因为架不住黄一莺的撒娇又撒泼。

    然而归根结底,黎爱民终究是害怕的,尤其是这一两年来,形势严峻得都让他透不过气来,好在他觉得还有点依靠,就是韩元捷。自从早期与韩元捷接上头后,他一直都没断过“进贡”,韩元捷每次也都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但即便如此,黎爱民还是非常谨慎,从去年上半年开始,他就主动和黄一莺说,得收敛点,稳一段时间,否则出了问题可就一无所有了,划不来。黄一莺知道其中的厉害,所以一段时间以来也不提工程的事。只是时间一长,拿惯的横财的她心发急手发痒,于是,便趁着这一次行事的机会,开了口。

    黎爱民听了不由得一声慨叹,拍着黄一莺凌乱的身子道:“小黄莺啊,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嘛,现在得小心,咱们不能因小失大啊。”

    “小心是没错,但也不能过了头呀。”黄一莺已经拿定了主意,非要成功不可,“你看看,自从上次你说了注意后,这都快一年了,我不也没找你?”

    “你之前的表现是很好,这一点不否认。”

    “也就是说我现在不好喽?”黄一莺一翻身骑在黎爱民的腿上,“那既然这样,我就一坏到底吧,就是拿刀架在你脖子上,也得给我个项目!”

    黄一莺是半玩笑说的,黎爱民能听出其中的认真成分,左思右想之后,觉得不能不答应,否则黄一莺又要撒泼取闹,到时不但事情得办,而且面子也不好看。

    “唉,你呀,真是贪心不足。”黎爱民笑了起来,“你说,这几年来给了你多少项目,拿了也不少吧。”

    “什么啊,我那都是帮朋友忙的,他们给的好处不都转给你了嘛。”黄一莺嘟囔着嘴道,“我呀,就是拿点好处也是寒酸得可怜,无非就是得条项链或弄个挂坠什么的。你说,那算什么呢?”

    “唉,那你可亏了,俗话说雁过拔毛,你也应该开口弄一份的。”黎爱民知道黄一莺在撒谎,但也不揭穿她,“你知道,从我手里放来的项目,利润是很客观的。”

    “嗐,其实不拿也好呢。”黄一莺的头脑也很活络,“少一个环节就少一份危险,万一哪天出事了,我可以用‘清白之身’把麻烦都挡开的呀。”

    “也是。”黎爱民笑着点点头,暗暗咬了咬牙,道:“既然这样,那我看看,先弄个小一点吧。”

    “不能太小啊,那可拿不出手的。”

    黎爱民一听这话,心里狠狠地骂了起来,简直是厚颜无耻不知死活。这都什么时候了?暗箱操作的风险大得都让人脊背发寒,可她黄一莺竟还如此无知,不是把他往刀口上架么?

    “小黄莺,你的胃口还真不小啊。”黎爱民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当然,胃口不小不一定是坏事,但你得看是什么时候对不对?以前你有类似的要求,我什么时候犹豫过?可如今不行了,弄不好就会栽进去,到时后悔都来不及。不夸张地说,眼下在工程上做手脚很难,别说小,能弄成就算不错了。”

    “瞧你,这么大牢骚。”黄一莺感觉到了黎爱民的怨气,很重,一时也弱了下来,因为她知道不能把黎爱民真的惹火。

    “不是牢骚,是活生生的事实。”黎爱民道,“你不要以为我有多大能耐,就是个小建设局长而已。”

    “那你再想办法升一升啊。”黄一莺扑挂着黎爱民的脖子,“你不是最擅长攀附了么?”

    “什么事都是有层次的,以前是可以,现在不行了。”黎爱民道,“再升就是厅局级了,上面实在是没有关系。”

    “不是听你说过,省委宣传部长贾万真是你的根系么,现在他都是省委常委了,怎么不抓一抓?”

    “呵呵,你把我的情况是摸透了啊。”黎爱民点着头笑了起来。

    “不是我摸的,是你告诉我的呀。”黄一莺有意要把黎爱民的情绪给调起来,“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关键是赶紧行动,有关系不用,过期可就作废了啊。”

    “你以为我能坐得住?”黎爱民呵呵地道,“我已经探过了,现在还不行,贾常委履职的时间太短,还不能操作。”

    “不管人家那边能不能操作,你这边得不断运作呀。”黄一莺道,“有事没事也去走动走动,当然,更要深挖一下,看人家有什么喜好,投其所好嘛。”

    “他贪财、好色。”黎爱民道,“只是,现在几乎都收敛了,或者说,做得更隐蔽了,反正我这边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别说他收敛了,就算是改了,也不会彻底,只要条件一合适,马上就会原形毕露。”黄一莺道,“所以说,在走那层关系上,你还不能松。”

    “没松,始终紧着呢。”黎爱民说着,瞄了眼黄一莺,道:“我说小黄莺,要不我跟你一起到双临一趟?”

    “你想干什么?”黄一莺在这方面是何等聪明,她一下就看出了黎爱民眼中的邪恶。

    “带你去拜会拜会贾常委嘛。”这时的黎爱民也不想掩饰真实的想法。

    黄一莺只是哼地一笑,不急着回答。她有自己的盘算,人在官场没有不想向上升的,她觉得无论凭自己的外在还是内在,完全可以到更高的层次把工作干得更好。她曾一度后悔跟了黎爱民,而不是曾家升,只怪自己当时还比较单纯,没有完全从权势得益方面考虑,否则她肯定会选择投向曾家升的怀抱。现在,黎爱民的意向很明显,想把她一举送到省领导身边的高度去,何乐而不为?

    “黎大局长,你什么意思啊?”黄一莺一张嘴便娇嗔了起来。

    “你说呢?”黎爱民还怕黄一莺不同意,并没有直说。

    “我看出来了,你是没安好心。”黄一莺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憧憬之色,“你把我看成什么了呀?”

    “看来啊,你是好呢明白的,其实,那对你也有好处。”黎爱民顿时笑了起来,道:“不过话说回来,能不能成功还是一回事呢。”

    “你真是太坏了!”黄一莺几乎掩饰不住兴奋,“尽拿我当脚垫子!”

    “呵呵。”黎爱民仰着头眯起了眼,笑道:“行了,不多说了,我准备一下,把局里的事安排安排,下午也去双临,估计傍晚时分到。”

    “今晚就见贾常委?”

    “看情况,还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呢。”黎爱民道,“反正不管怎样,这次你得使出浑身解数,我认为,凭你的姿色,完全能引起他的主意。这次接上头之后,再熟悉几次,有些事恐怕就好办了。”

    “嗌,我真是为你鞠躬尽瘁啊。”黄一莺言语间很是自得,“既然这样,那下午要不要一起走?”

    “老规矩,分开行动,别轻易留下什么痕迹。”

    “好吧。”黄一莺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开始穿衣服,“那等你到了双临再联系。”

    一切收拾妥当,黎爱民开车回去,在市区入口把黄一莺放下。黄一莺拦了辆出租,直奔市委。

    根据市委办安排,黄一莺乘飞机前往双临。

    不到两点钟,市委小车班派出车辆,把黄一莺送到机场。两点半的时候,车子抵达。

    此时,机场大厅内,市纪委的人正耐心地等着黄一莺的到来。

    满心欢喜的黄一莺真的是全身心放松,对她来说出差本身就是件很快活的事,因为不用忙接待的那一摊子琐事,而且这一次又能有机会接触到省常委领导,哪能不兴奋。

    皮鞋“咔咔”地踏出有节奏的声律,就像黄一莺的心情一样欢快,她步入机场大厅,掏出身份证,直奔售票处。

    半小时后,开始检票,准备登机。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