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当即就让谭进文摸摸万军的线索,然后又通知鱿鱼,让他去找罗祥通了解田阁的有关问題,至于辛安雪,先放一放,毕竟到现在她还沒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她一直老实下去,也就不与她为难。(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鱿鱼立刻行动,他对罗祥通的掌控沒有丝毫偏差,只是一个电话,就把事情交办了下去,而罗祥通的速度也快得出奇,当天晚上,他就告诉鱿鱼大概摸到了点路子,见面谈一谈。

    “罗局长真的很神奇啊。”鱿鱼一见罗祥通就夸了起來,“效率高得让我都有些不太相信了,你是不是在玩骗人的把戏呢。”

    “哎呀,怎么可能呢,就算有把戏,也不敢对尤总玩啊。”罗祥通笑道,“其实我也不是速度快,只不过是准备在先而已。”

    “准备在先。”鱿鱼眉头一抬,“你是先知先觉,知道我要找你办什么事。”

    “不是。”罗祥通神秘地说道,“不瞒你说,对田阁的关注也不是一天两天的,都有一两个年头了。”

    “哦,你跟他有过节。”

    “沒有,不是因为潘秘书长嘛。”罗祥通笑了笑,“田阁对潘秘书长不友好,那是公认的,所以我就暗中摸他的老底,以便给潘秘书长及时的帮助。”

    鱿鱼听了一笑,点着头思忖了下,道:“罗局长,你是个聪明人,我要你办的事,不要跟潘秘书长扯上关系。”

    “知道知道。”罗祥通连忙笑起來,“我就是说说关注田阁的原因,并不是说现在这事跟潘秘书长有关。”

    “你看,刚才还说你是聪明人,可你偏偏要聪明反被聪明误。”鱿鱼脸色有点异样,“我知道你想点什么題,有那必要么,我要你做事,你只管做就行了,别多话。”

    “我错了,改正。”罗祥通依旧满脸带笑,“那下面就说说田阁吧,他的问題主要集中在经济问題上,涉嫌违规、犯罪的资金在八位数以上。”

    “哦。”鱿鱼点了点头,道:“文化单位不是清水衙门嘛,能有那么大数目。”

    “前些年的文化单位的确有些贫瘠,但现在不同了,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人、事和资产的管理集中统一,文化单位可以说是已经肥得流油,有了滋生**的良好土壤。”罗祥通道,“而田阁呢,表面上精悍,似乎是拒腐蚀永不沾,实际上早已丧失了觉悟和警惕,沒有拒掉腐蚀,牢牢地沾上了,据说,他在提拔文化厅的干部时,竞争上岗只是过场,导致一些重要的岗位,被一些业务和政治素质都不高的人占据了,毫不夸张地说,有些方面的工作搞得简直是一塌糊涂。”

    “你说这些是很重要,但操作起來很难呐。”鱿鱼道,“说白了就是沒办法抓到证据,找到哪个当事人都沒用,多少也都是受益的,绝对不会开口讲半个字。”

    “刚才说的只是想证明田阁有问題,至于办他的路子,有可以直接下手的。”罗祥通道,“他借助文化厅和省委宣传部的平台,替不少文化传媒公司提供便利,然后让他的老婆出面占有干股,再帮忙打理点事务,然后从中获利。”

    “你的意思是查她的老婆。”鱿鱼道,“也有点不靠谱啊,本身难下手不说,就算拿到了,沒准她也会牺牲自己保全田阁。”

    “还有缺口,依旧从女人下手。”罗祥通很有把握地笑道,“经过操作,田阁的老婆在瑞宇传媒公司占股比较大,田阁从中介绍业务、获利也最多,因此交往也频繁,可就那么一來二去,他竟然和公司邹姓老板的老婆勾搭上了。”

    “以田阁的身份,能和一个公司老板的女人搞到一起。”鱿鱼有点怀疑。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罗祥通道,“那女的确实是太漂亮了,脸蛋自然不用说,身条也绝对是一流,如果她要是小姐,回床率绝对能爆表,而同时,那女的对田阁也有种崇拜感,见面就献殷勤,媚态沒得说,沒用几次,田阁就有反应了,于是就渐渐发展成了地下情。”

    “男女之间的事,哪有不透风的墙。”鱿鱼道,“时间长了,肯定会被察觉到的,田阁就不担心。”

    “开始的时候,田阁还不担心,因为那邹姓老板沉浸在权力和资本结合的生长甜蜜期,每天有大把大把的钞票流水一样进來,根本想不到别的。”罗祥通道,“可后來就不一样了田阁渐渐小心了起來,怕事情露馅,而且越想越害怕,最后为确保万一,他就让那女的跟邹姓老板离了婚,从而方便他们继续偷情。”

    “看來田阁下的力度不小啊。”鱿鱼道,“不管怎样,下一步多关注那邹姓老板的女人,应该会有所收获吧。”

    “那样成本太高,而且也不一定能成功,毕竟他们是小心再小心的。”罗祥通道,“有个捷径可以走,只要给那邹姓老板足够的信息,就能搞定一切,我见过那个人,也算是条汉子,绝对忍受不了绿帽子,虽然后來离婚了,但那也不是摘帽那么简单的事吧。”

    “你是说,让那邹姓老板举报田阁。”鱿鱼寻思了起來,这次行动的目的是驯化,还不能一下子扳倒。

    “不是让那老板举报,你觉得他的举报能有力度。”罗祥通道,“田阁肯定很快就能把危机化解掉。”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从那老板手中掌握田阁的致命证据,然后利用我这边的强势去揭发。”鱿鱼说到这里自己就笑了起來,看來行动还破坏不了驯化计划。

    罗祥通点着头,拿出一个材料袋,“上面有田阁和那邹姓老板老婆私通的人证,还有一些开房记录。”

    “有开房记录。”鱿鱼忙问,“能查得到监控录像么。”

    “查不到,他们选择的地方都很别致。”罗祥通道,“当初我花钱雇人跟踪不是太专业,只留下几张出双入对的照片,照片很普通,本身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題,但对那邹姓老板來说,足以能证明他们之间存在不正常关系了。”

    鱿鱼琢磨着也是,便拿着材料袋走了,去找那邹姓老板。

    行动比较顺利,邹姓老板开始对鱿鱼的造访比较抵触,但随着鱿鱼的一步步深入证明,他相信了,因为本來他就有所怀疑,只是不愿意去求证,他害怕面对不想看到的事实,可是现在,鱿鱼在他面前活生生地揭开了真相,不得不去面对。

    “我要去检举揭发。”邹姓老板红着眼说。

    “你有证据。”鱿鱼问。

    “整理一下应该有充足的证据,在经济往來上,我都有账目。”

    “邹老板,你看这样行不行,虽然我们沒有什么交触,但在对付田阁上是一致的,所以我有个请求,等你整理好了证据后,能不能给我一份。”鱿鱼道,“再怎么着,两个人发力,总比一个人要强,对不对。”

    邹姓老板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鱿鱼立刻回去把这一情况向潘宝山汇报。

    潘宝山一听就笑了,说看來当官的想发财有个通病,都是通过入股,然后利用职权搞不正当手段,然后收取分红。

    “怎么,万军那边也是这种情况。”鱿鱼也笑了起來。

    “对,谭进文刚刚來了消息,说万军通过朋友吴育财搞了不少事,我正在想该如何下手呢。”潘宝山道,“正好,你那边还要等时间,就先转到万军这边吧。”

    “沒问題。”鱿鱼道,“切入口是吴育财么。”

    “对,是他。”潘宝山道,“不过要间接切入,找跟吴育财合伙的生意人卜中意,据说,卜中意被吴育财坑了,损失了上千万的资产,而幕后可能就是万军。”

    “好的。”鱿鱼说着,拿出一部新手机放到潘宝山面前,“老板,该换号码了。”

    这是潘宝山定的规矩,他们之间的联系一直是保密的单线,而且过一段时间就换新号码,以防止在沒有察觉的情况下泄了密,之所以这么小心,是因为怕被监听,潘宝山很清楚,他能通过私人关系搞监听,别人也能,因此必须谨慎起來。

    潘宝山收起手机,放进了抽屉,“这段时间你怕是要连轴转了,辛苦点吧。”

    “我呀,是乐在其中。”鱿鱼笑着起身,拿着吴育财和卜中意的相关材料告辞。

    沒有耽误什么时间,鱿鱼很快就找到了卜中意。

    卜中意很落魄,住在租來的小房子里,抽着廉价香烟,完全看不出曾经是身价上千万的人。

    “卜老板,很冒昧地过來,希望沒打扰到你。”鱿鱼的态度很谦和。

    “不是老板喽,现在给人打工。”卜中意的表情并无多少变化,大风大浪走过的人就这样,“找我有什么事。”

    “有关你曾经的合作伙伴吴育财。”鱿鱼直接点題,“我想修理修理他,但苦于沒有下手的地方,所以就來找你了。”

    “修理吴育财。”卜中意冷笑了一声,“你有多大能耐。”

    “在这种事上不讲能耐,讲的是狠心和恒心。”鱿鱼道,“只要有合适的缺口,一头扎进去不拱他个人仰马翻。”

    “我看算了吧。”卜中意道,“别到时打不着狐狸惹身骚,后悔都來不及。”

    “你是不是被吴育财给吓坏了。”鱿鱼道,“他有什么厉害的。”

    “具体我不知道,但反正很有关系,所以我劝你还是少惹他。”卜中意道,“当然,你要是关系硬能罩得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绝对罩得住。”鱿鱼掏出名片,“我是江山集团的副总,更高的关系不敢说,省里有些人还是能搭上话的。”

    卜中意接过名片一看,忙道:“尤总,你想了解什么。”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