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鱿鱼说有法子,是通过偷窃曝光的手段到达目的.可以经过精心安排,撬开袁征家车库,刚巧被巡逻的民警“发现”,然后,露出几十万逃跑,以此作为引子。(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这个法子没什么新意,但作用不是没有。潘宝山听了歪头一笑,说他也正有此意。

    “那还犹豫什么?”鱿鱼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我马上就安排人手行动!”

    “先别急,计划一定要周全,种种可能都要想得到。”潘宝山道,“此番行动可能只会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毕竟是作假嘛,在袁征的拼死辩白之下,多是起不到什么实质性作用,但是,影响肯定会有的,他必定会惊慌。”

    “然后我们利用他的惊慌,乘虚而入?”鱿鱼吸着冷气道,“关键是怎么入。”

    “摸清和袁征有亲近关系的人,把他们的通讯号码都弄到手,然后全部监听。”潘宝山道,“其实也不多,无非就是他老婆和小舅子,还有父母、岳丈岳母,把他们的手机和家里的座机号码,都要列入监听范围。”

    “那个应该不难,找徐光广安排。”鱿鱼道,“其他还要注意什么?”

    “准备钱的时候要注意人民币的序号,也就是发行时间,要卡好时间点。”潘宝山道,“不要弄最新发行的,省得被袁征拿来说事。”

    “哦,还真是。”鱿鱼点头道,“那也不难。”

    “不难就好。”潘宝山道,“别的也差不多了,准备好以后就可以行动。”

    鱿鱼领命而去,先找单飞,通过公安内部网查到了袁征的老婆、小舅子以及父母、岳丈岳母等六人的相关信息,然后又通过社会关系,到移动和电信弄到了他们的手机和家里的座机号码。这一切搞定后,便找邓如美,把情况说了,要她找徐光广。

    邓如美当然不会耽误时间,立刻就跟徐光广联系,要求帮忙。

    徐光广开始一听并不当回事,以为就是几个普通的监听,可当他了解到情况时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邓总,你,你原来是干大事的啊!”徐光广惊愕地看着邓如美,“以前还真看不出来。”

    “这事就一般吧,不大啊。”邓如美淡然一笑,“怎么徐厅长,你办不了?”

    “办也能办,就是不知道事后有没有麻烦。”徐光广摸着下巴道,“说白了就是光膀子捅马蜂窝,惹是能惹,就是看最后能不能撑。”

    “那个你怕什么,事情成与不成,到最后根本不会暴出监听方面的问题。”邓如美道,“我都这么说了,徐厅长还不明白?”

    “哦,明白。”徐光广将信将疑,“可我就是担心最后的局面不由你掌控啊。”

    “就算局面再失控,也不会溃到你这边。”邓如美道,“因为监听不是面上的事,完全是背后的东西,绝对不会搬到桌面上的。”

    “行,既然邓总这么说,如果我再不答应就要撕破脸皮了。”徐光广笑了笑,道:“能不能多问句,谁想对袁征下手?”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邓如美一摇头,“不是有句话说嘛,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哦,是,是的。”徐光广一点头,“那就当我没问过。”

    “先多谢徐厅长帮忙了。”邓如美微微一笑,话锋一转,又道:“对了,上次托付你的两件人事安排,怎么样了?”

    “很快就能办妥。”徐光广道,“解如华的事就这几天,毕竟是从市里往省里调,难度是有的。至于单飞,不就是提个副所嘛,一句话的事,不过先稍微停一停,因为最近不是双临市局的苏宏岩出事了么,马上就有相应的人事调整,到时把单飞顺便加进去就行,也用不着特别打招呼。”

    “徐厅长做事就是让人舒心。”邓如美笑着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道:“来来回回找关系说话也不能白说,抽抽烟喝喝茶也还是需要的,费用当然不能让你出。”

    “哟,那怎么好意思。”徐光广盯着信封道,“抽烟喝茶才花多少。”

    “不管多少,于我而言是个礼节问题。”邓如美说着,把信封放到了徐光广跟前。

    徐光广也不客气,抽屉一拉,把信封拨溜了进去,随后关上,道:“邓总,那就多谢了。”

    “不用客气。”说到这里,邓如美又回到了监听话题,“徐厅长,刚才那几个号码的监听,大概什么时候能到位?”

    “时间还是要多花点的,从现在算起,一两天时间吧。”徐光广道,“毕竟数量还是比较多的,另一方面呢,对象也都比较敏感,所以得小心点,分散开来安排。”

    “行,那就两天把。”邓如美道,“两天后我再跟你联系。”

    “不用你跟我联系,只要事情办好,我立刻打电话给你,没准还用不着两天。”徐光广道,“反正你放心就是,绝对不会耽误你下一步的行动。”

    徐光广没有食言,第三天上午,邓如美接到了他的电话,一切安排妥当。

    随后,邓如美便把信息反馈给了鱿鱼。

    行动随之展开。当天晚上九点刚过,袁征家汽车库被悄然打开,两个身影闪了进去,带着一个普通的泡沫盒。盒子是用来做花盆的,栽了一颗普通的盆景。

    泡沫盒被放在车库门里的左手边,之后,盒子的一角被踢碎,露出了几沓人民币。紧接着,两个身影又把车库翻得乱七八糟,随后就打电话给路口放风的人,接下来便蹲在门内,等警笛声响起。

    放风的人接到电话,马上拨通了110,说他到小区寻找出租房,看到两个人行迹可疑的人进了一家车库,像是行窃的。

    十分钟后,警车来了,放风的人还等在小区门口,指引着民警前往。此刻袁征家车库的两个身影刚好离开,民警看到了还猛追一通,但没有逮着人。

    民警返回“被撬”车库,断定是入室盗窃。

    趁着民警联系物管寻找房主的时候,放风的人走到车库门口,突然指着门边的泡沫盆景大喊起来,说里面怎么像是钱,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扯碎开来。顿时,被泥土覆盖的成叠人民币,一下子暴露无遗。

    这一来动静大了,刚好物管和旁边的几个住户也都过来了,纷纷议论起来。民警一看问题有点严重,赶忙打电话请求支援保护现场,并向领导汇报请示该怎么办。

    派出所值班领导当然不敢大意,让民警通过物管了解到了车库所属,竟然是市委书记袁征家,所以一时也拿不定主意,赶紧再朝上汇报,一直汇报到正辉区公安分局局长伍公强那里。

    伍公强一听惊得下巴一掉,貌似普通的盗窃案,但牵扯可不小,忙让民警先压住,等他向市局请示后再说。

    然而,事情这时已经压不住了,鱿鱼安排放风的人,已经用手机把现场拍了,并上传到了微博,还配有吸引眼球的标题:巨款藏车库险差点被盗。上传的画面中,有钱有警察还有居民,实实在在。

    此事轰动不小,次日一早就传开了,车库花盆里埋着巨款,肯定是贪污受贿所得。

    作为当事人的袁征很委屈,他直接找到段高航,指天发誓说绝对是陷害。

    段高航知道袁征的手不干净,但也不相信他会把钱放在泡沫箱子里并伪装成换盆,而且还放在车库。

    “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段高航安慰袁征,“你只管和公安方面配合好,把情况说清楚就行。”

    “多谢段书记的信任!”袁征几乎是感激涕零,随后又咬着牙说道:“这事肯定是潘宝山搞的鬼!”

    “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不要乱说。”段高航抬手打住袁征的话,“有可能是他,但也有可能是第三方,恰好利用你和潘宝山之间的矛盾来搞点激化,然后坐山观虎斗。”

    “段书记,应该没有第三方。”袁征很肯定地说道,“不过很快就会有眉目,我已经让公安方面使劲了,牢牢控制住报案的那个人,从他身上绝对可以打开缺口。”

    “你可不要胡来。”段高航脸色一冷,道:“现在事情正处在风口lang尖上,那么做只能是火上浇油,也许花盆藏钱的事是假,但此外就没有真的吗?所以,眼下你最好采取淡化的态度来对待,哪怕明知是潘宝山的安排,也不能有任何不理智的反击。”

    一听这话,袁征顿时瘪了下来,他还真怕被牵到别的事。于是他立刻就让公安把报案人给放了,并对外宣称找报案人仅仅是出于破案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

    袁征这么做,对他是很有帮助的。因为潘宝山指示鱿鱼正在密切关注着放风报案人,如果机会合适,将毫不犹豫地拿来做文章,以及时发酵升温,扩大影响。然而这一打算,竟被化解。

    面对如此情况,鱿鱼有点坐不住,他问潘宝山该怎么办。潘宝山说不用急,不是还有监听嘛,他相信袁征不是特沉得住气的人,应该会露出点痕迹。

    果真,就在事发的第二天晚上,袁征打了个电话给老家,说他爷爷坟前的那颗松树可千万要看好,别让人给刨走了。

    一瞬间,潘宝山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叹笑起来,坟地埋匿,又是贪官藏钱手法的一绝。

    但问题是,怎样才能让袁征没法抵赖?因为从通话的情况看,他的父母并不知情,所以即便事情暴露,他还可以矢口否认并称再次受到诬陷。

    那么一来,不又会是一场空?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