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各位,近几日有考核(试),得抽时间多看看书,原本更新就不太稳定的情况可能会加剧。(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见谅见谅,提前祝元宵节快乐!]

    潘宝山的乞浆得酒,是江成鹏的有意为之。

    这两年,江成鹏的注意力没怎么放在工作上,也没法放,因为分管的工作不多也不重,可以说是精力足足有余。刚好,这就有了大把时间放在自身力量的积蓄上,他一直在关注与段高航阵营对立的人物,发现有实力、有能力的,就主动上前拉拢过来。

    潘宝山,就是江成鹏始终关注的重点,否则之前也不会去松阳“专门”看望一番。到后来,潘宝山离开松阳到省沿海综合开发心任职,他更是多加关注,只是在暗进行而已,没有什么行动表示,因为那时他不敢肯定潘宝山是否能东山再起。

    现在,潘宝山跃身成为省委秘书长,江成鹏自然是兴奋不已,一瞬间如同多了左膀右臂,所以这同时,也觉得该用实际行动进一步知会一下,于是就不动声色地迎合他。

    第二天上午,江成鹏到双临市视察,就福邸小区的建设规划直接给韩元捷施压。

    任何问题一旦表面化,就是百分百的面子问题。韩元捷不想硬生生地和江成鹏把关系闹僵,而且他原本也就有担心,强制变更建设规划缺少现实意义支撑,会被盯住不放造成施政短腿,弄不好就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眼下他也乐意借助江成鹏走个回头路。

    不过这么一来,施丛德又坐不住了,他风急火燎地找庄彦,说韩元捷扛不住了,得想其他法子对福邸小区进行阻挠。

    庄彦已经不想再和施丛德搅合在一起,她在鱿鱼的影响下,现在是以经济为心,恩怨斗争早已放在了次要位置。不过她也不愿意把这真实想法告诉施丛德,所以只好绕圈子,说潘宝山的实力已经强化,有些面上的事情不怎么好操作。

    一心想报复打压潘宝山的施丛德没有意识到庄彦的变化,他说既然台面上的事不好办,那就来台下的,到时可能需要公安方面的照顾,希望她能和双临警方通融一下,以行个方便。这个忙庄彦不好不帮,只有答应下来,而且她觉得那也无所谓,反正具体的行动她也不插手,即使有问题也沾不到自己。

    事情也巧,就在施丛德走后,鱿鱼来找庄彦谈新城酒店的建设问题,了解到了这一情况。

    鱿鱼觉得问题比较严重,随后就告诉了潘宝山,说施丛德可能会对福邸小区下黑手。

    “这个施丛德,摆明了是自寻死路嘛。”潘宝山听后长叹一声,“实在不行就把他打趴下,由着他跳腾也不是个事。”

    “其实这个决心早就该下了,纵鬼为患,早除掉早利索。”鱿鱼道,“老板,这事就由我来办吧。”

    “嗯,不过不能直接下手,再怎么说他也是万少泉的外甥,如果痕迹太重,怕是万少泉不会善罢甘休。”潘宝山道,“所以还是要多谋一谋,挖点东西出来,让他自然而然地马失前蹄最好。”

    “那样一来可能要费些周折了,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见效的。”鱿鱼道,“不过也不一定,我马上就组织人手对他进行全面侦查,也许就能很容易地抓住漏洞。”

    “没必要费那精力,我们还是以静制动把。”潘宝山寻思着道,“他不是要对福邸小区下黑手嘛,无非就是打砸的把戏,到时顺藤摸瓜,把他揪出来就是。”

    “嗯,也行。”鱿鱼点头道,“刚好他找庄彦要通融双临公安方面的关系,想必会更肆无忌惮,揪他的尾巴应该不难,不过前提是我们必须把双临公安给拿下,排除障碍。”

    “那个不难。”潘宝山道,“邓如美不是牵制了省公安厅副厅长徐光广了嘛,如果有需要,就让她出面,然后让徐光广暗发力解除阻力。”

    “好,那就等施丛德自投罗。”鱿鱼道,“福邸小区那边做好准备就是。”

    主意商定,潘宝山就不再过问,现在他要把精力相对集投放到郁长丰身上,毕竟是上任伊始,得好好表现一下。他很清楚,省委秘书长能否胜任,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看能否服务好省委书记。

    节后上班,属于开篇谋局,主要是部署全年的战略,郁长丰的零碎活动不多,所以潘宝山的时间相对宽松,到现在,只是组织了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

    就在会上,潘宝山和段高航、万少泉第一次正面接触,相互间虽都微笑面对,但大家都很清楚,心里已然是剑拔弩张。

    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潘宝山明显地感觉到了。

    压力使人紧张,也能激发潜能和动力。潘宝山陡然间觉得,有必要从现在开始就对段高航集团进行适当裁剪,就像拔鸟毛,一根根地慢慢提溜,鸟儿是不知不觉的,等到它感到不对劲的时候,可能就已伤了元气,煽动翅膀时或许就会漏风乏力。

    下手,要从基层开始。潘宝山决定还是要把目光投向松阳和友同,那是绝对的重点,姚钢、廖望和魏金光三人,是段高航和万少泉亲近的小狗腿子,必须砍掉。

    先从谁开始?潘宝山还在琢磨着,松阳方面竟突然传来了一个爆炸性消息:姚钢要出事了。

    潘宝山接到了高厚松的电话,说松阳市委正在开会研究,要上报姚钢的情况。

    “姚钢怎么了?!”潘宝山很是惊诧。

    “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高厚松情绪激动,“现在松阳市委市政府这边是满城风雨,都在议论姚钢的问题!”

    “什么病?”潘宝山急问。

    “精神躁狂。”高厚松道,“医学上的说法好像是狂躁型精神病。”

    “原来是犯神经了啊!”潘宝山慨然而笑,“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昨天。”高厚松道,“之前三天,姚钢几乎脸一分钟都没睡过,白天全是到处调研,晚上就开会,一直开到半夜。散会后,又开始布置第二天的调研方案,一直啰啰嗦嗦讲到天亮,然后吃个早饭便出发。”

    “三天,都是如此?”潘宝山有点不相信。

    “绝对真实。”高厚松道,“否则事情也闹出不出来,因为他一直都比较亢奋,但是三天三夜不合眼,就太不符合常规了。”

    “精神病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么说来,姚钢的病情应该早就存在了。”潘宝山道,“难怪之前他的行事看上去那么幼稚,是有原因的。”

    “是啊潘秘书长,其实我觉得他在回松阳任书记之初,就已经有病源了。”高厚松笑道,“从以另一方面说,那也是你的运气啊。”

    “嗯,可以说,在松阳的时候是姚钢成就了我,正常情况下他也不是太好对付的。”潘宝山也笑了,“要不然的话,我做了那么多事也不会都那么顺利。”

    “吉人自有天助嘛,姚钢就是注定要被你吃定的。”高厚松道,“潘秘书长,现在我担心的是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是说姚钢离任后,廖望有可能接替他的位子?”潘宝山明白高厚松担心为何。

    “是的。”高厚松道,“如果松阳市委把情况上报到省委,姚钢必将离任。姚钢离任后,要是省里没有特别人选安排,廖望任书记就是事实。”

    “那样的话,关键就看市长人选了。”潘宝山道,“如果新任市长也是段高航方面的人,我们松阳根据地的日子怕是会有点难过。”

    “短暂的难过没什么,能扛得住,关键是要想办法改变现状。”高厚松道,“潘秘书长,我觉得眼下需要打个乘胜追击战。”

    “哦,你说说看!”

    “姚钢不是个精神病患者嘛,喜怒无常思维不清,所以可以利用他去攻击廖望啊!”高厚松道,“那两个人之间肯定有勾当,都不出事时能相安无事,一旦某一方有了问题,不就是个好机会么?”

    高厚松的提醒,让潘宝山恍然一拍脑门,的确如此,这就是连带效应。

    “没错!”潘宝山一下兴奋起来,“从姚钢入手,拽下廖望的可能性很大!”

    “不过潘秘书长,那方面的事廖望应该也想得到吧,他会不会把防备工作做足?”高厚松道,“我甚至怀疑他有可能会将姚钢的事给压下去,因为常委会上他的态度很不明朗。”

    “廖望绝对不会压姚钢的事,因为他觊觎松阳市委书记的位子已经很久了。”潘宝山道,“至于他会不会采取自我保护措施,那些暂不考虑,我们只管静观其变,然后相机而动。”

    潘宝山说的没错,廖望确实不会隐瞒姚钢的病情,他确实想借此独揽松阳的大权,而且,姚钢发病的问题不是小事,他想捂也捂不住。

    当天晚上,在姚钢缺席的情况下,廖望又召开了松阳市委常委会,他面色沉重地说,鉴于问题的严重性,本着对松阳市高度负责的精神,必须把姚钢的情况如实向省委汇报。

    这种情况对省委来说不是小事,郁长丰就此召开了省委常委会,建议把姚钢送到省精神疾病康复医疗心,做进一步观察。

    还用观察什么?精神病专家组很快就给了准确的会诊结果:严重精神分裂症。

    对此,大家都很慨叹,也引出了一系列的自嘲性的段子,什么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千万不要想当然地和品质优秀、思想崇高联系到一起,因为弄不好就是种病态。

    当然,喟然而叹也好,自娱自乐也好,都是来去一阵风,大家真正所关心的是,松阳的领导班子将怎么配备。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