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七天时间,足够。(下_载_楼Www.XiaZAiLoU.Com)

    周全源办这些事还是得心应手的,鱿鱼说得对,再怎么着都是系统内的,有相互支持的“责任和义务”。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周全源就和迅光、绵之两市的国土局把事情给敲定了下来。不过在出让金上,跟鱿鱼说的有点差别,一共是十八亿。

    这很好,本来潘宝山定的底线是二十亿,鱿鱼故意压下来五个亿,说成是十五亿,所以说,十八亿已经是超出了预期。

    土地拿了下来,接下去就是建设规划方面的事情,这又需要到王仲意。

    王仲意没说二话,新城开发是他出的主意,有些事自然要帮忙。俗话说送佛送到西,帮忙帮到底,否则途撂挑子就是害人不浅。鱿鱼在找他的时候就说,如果建设规划拿不下来,江山集团也就彻底毁了,因为那属于致命性套牢。王仲意摆摆手,说既然他点了题,自然会跟下去,有关建设规划的事情,虽然涉及到三个市,协调起来比较困难,但他全包了。

    鱿鱼问有多大把握,王仲意说八成。鱿鱼一笑,说那不就相当于是成了嘛。王仲意说是啊,因为现有拿下的地块,在三市来说都算是蛮荒之地,只要有人愿意砸钱搞开发,什么规划不可以?地方规划局精明得很,他们都想透了,开发商搞不出明堂就跟他们无关,可万一要是搞出点名堂来,他们就会把功劳揽到自己头上,说是大手笔规划的结果。

    鱿鱼说那就好,然后惯例性地掏出一张银行卡,说办事需要花费,也不能让王局长贴钱进去,里面有五十万,就当是经费吧。

    王仲意犹豫了下,说钱的问题他那边现时还真有点苦难,江山集团有活动资金支持当然更好,不过用不了那么多,顶多三十万也就够了。

    鱿鱼也不客气,收起了银行卡,说那就划走二十万,然后再把卡给他。鱿鱼这么做不是小气,而是要节省开支,现在是特殊时期,到处都要用钱,能省则省,而且还要广开来源,他甚至把主意打到了庄彦那里。

    只是,庄彦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果没有底实的关系,想从她那里借钱是非常困难的。所以,鱿鱼想了个不入流的法子,他要和庄彦来个水**融。女人嘛,一旦被男人骑下,就会乖顺得多,即使表面不是,但从内心来讲还是有被收服感。

    就在等王仲意那边消息的期间,鱿鱼决定对庄彦行动,他准备了一个发情小药丸,想找个机会诱庄彦**。恰好,就在他想该以何种理由跟庄彦联系时,她竟然打来了电话,说想请他帮忙出个主意,谈谈投资的新方向,最近操作完了友松沿海高项目,手里已经没有运作的东西了。

    鱿鱼当即就答应了下来,并立刻赶到庄彦的办公室。

    “庄总,蒙你看得起,我先谢谢了。”鱿鱼一进门就笑呵呵地说道,“不过说到投资这个东西,我还真挺在行。”

    “别吹牛了,其实我要你出主意,只是想参照一下,看能不能给我带来点启发。”庄彦不想让鱿鱼得意,“所以,你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

    “嘿嘿,你打击我干什么?”鱿鱼摸着后脑勺笑道,“咱们是一伙的,洋气一点说就是荣辱与共、休戚相关,得相互扶助啊,不能排斥打击。”

    “你也就剩一张嘴了。”庄彦一哼一扭身子转过去,走到窗前,道:“你看现在外面,多严重的雾霾啊,难道你就没想法?”

    “怎么,庄总不会是要发雾霾财吧。”鱿鱼道,“准备投资环保,借政府平台赚一笔?”

    “投什么资?我是说早晚得离开这个国度,到北欧找个安静的小国家生活,清清静静,那多好。”庄彦道,“或者到新西兰、澳大利亚去,一天都晚都是海滩、蓝天和阳光,也是享受生活。”

    “你不爱国。”鱿鱼说着脱下了外套,室内温度很高,暖如阳春,“根本就没有一颗赤子之心。”

    “鱿鱼狗屁吧你,还爱国呢,我告诉你,像你我这样的商人哪里有资格谈爱国?”庄彦道,“就连当官的都没那觉悟,我所接触的官员,十个有九个半的所作所为都看不出有半点爱国的样子,你说,像咱们这样的还谈什么?”

    “越是那样,咱们屁民就越得执着啊,要不国家还不真的要灭了?”鱿鱼道,“其实吧,你也太夸张了,当然也不怪你,因为你的圈子不行,顶头的是谁?段高航是不是?他是个什么东西?纯粹是领导干部的败类!所以,他直接或者间接介绍你认识的官员,就是败类的败类!”

    “唉,我说鱿鱼,你什么意思?”庄彦道,“你是不是在拐着弯骂我?”

    “不不不,你别多想。”鱿鱼连连摆手,“我知道你是有想法的,所以你不做官,只想赚点钱,然后两耳不闻窗外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从一定角度来说,你还是高人,遁世的高人,现在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创造前提条件而已,跟他们是不一样的,绝对没有同流合污。”

    “我真是服了你,也不知道你是怎么锻炼出这一把嘴头子的。”庄彦道,“讲起话来,横竖都是理,死驴都能让你给吹活了。”

    “哪需要什么锻炼啊,秘诀就只有一个,讲真心话。”鱿鱼笑道,“刚才我跟你说的,就是真心话,因为你在我心目就是那么超凡脱俗,简直就是女神,我服你啊。”

    “呵呵。”庄彦笑了,“鱿鱼,你哄女人的水平真是不赖。我明知道你说的假话,可还是很高兴。”

    “你不相信我,无所谓,反正你高兴就成,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如果不让女人高兴,那就是失败。”鱿鱼笑道,“庄总,瞧你精神不太足,要不要来杯咖啡?我效劳一下。”

    “好啊,我很乐意看到像你这样的人能正儿八经起来,做服侍人的事,感觉挺好玩,跟演戏一样。”庄彦道,“作为报酬,你自己也可以来一杯。”

    “嗐,你这话说的,我服侍你怎么就跟演戏一样了呢,那都是实心实意的。”鱿鱼忙走到饮水机旁,拿咖啡杯忙活起来。

    鱿鱼边冲咖啡边用余光看庄彦,悄悄摸出小药丸,准备投进杯子里搅拌一下,可没想,庄彦突然走了过来,歪头看了看,说忘记提醒一下,她喜欢喝淡的,不要太浓。

    鱿鱼赶紧回脸应着,同时把小药丸往杯子里一放,然后说那就再加点水。加水后,他便用勺子使劲搅拌起来。

    “好了,费那么大力干什么。”庄彦伸过手要接茶杯,“杯子还给你搅碎了呢。”

    “我怕烫着你呀。”鱿鱼低头看看杯子,得保证小药丸化开,否则被庄彦发现了,那可没法圆场,“要服侍你,就得把你服侍透了啊,你是小姐身子,娇嫩得很,热了怕烫着,冷了又怕冰着。”鱿鱼说完,把咖啡送到庄彦嘴边,“怎么,要不要我喂?”

    “你脸红不红啊?”庄彦摆出副嗔怒的样子,接过咖啡看都没看,灌了几口。

    “女神,咖啡不是像你这么喝的。”鱿鱼看了笑道,“得一点一点品,不是让你大口解渴的。”

    “我喜欢这样,怎么了。”庄彦又是猛喝几口,“所以才喜欢冲淡一点的啊。”

    “好,庄总的个性是个真女子,爽快。”鱿鱼竖起大拇指,“特别是跟你娇柔的外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是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鱿鱼,你这么奉承我。”庄彦放下杯子,两手抱起膀子看着鱿鱼。

    “行了庄总,你那儿已经够深的了,再用膀子一挤,那还不淹死人?”鱿鱼的眼巴巴地盯着庄彦的胸部,“虽然我没亲眼看到,但估计那沟肯定能没过头顶。”

    “鱿鱼你找死是不是?”庄彦一听,抬起两手去拧鱿鱼的耳朵。

    鱿鱼趁势一钻,把脸拱在了庄彦胸前,然后微微侧开鼻孔,费力地启开嘴唇道:“我的天,我,我这简直是石沉大海啊!”

    庄彦给鱿鱼这么一拱,顿时酥了身子,也没法再继续拧缩进怀里的鱿鱼耳朵,于是就开始掐他的后背。

    鱿鱼“哎哟哟”地抽搐着身子乱扭,一下把庄彦扑倒在沙发上,正压着她的身子,面对面。

    还说什么?鱿鱼两手一下抱着庄彦的两颊,狠狠地咬起了她的嘴唇。

    庄彦彻底瘫软了,任由鱿鱼侵虐。鱿鱼也不客气,腾出一只手来,蛮横地伸进她的腰身,贴着滑润温热的肌肤,蹿掠到胸前,然后像拉面筋一样揉捏起来。

    这时的庄彦,也开始有了配合的动作,她勾着手,蜷着腿绕到鱿鱼的身后,缠着。

    鱿鱼觉得沙发有点小,折腾不开,干脆移下沙发站立,顺势将庄彦抱起,向休息间走去。

    庄彦像老树盘根一样,紧紧地箍在鱿鱼身上。

    休息间的门是关着的,温度有点低,远没有外面暖和,空调的热量没有传透进来。

    鱿鱼把庄彦放到床上,拉着被子一起覆上去,然后摸索着褪她的衣物。

    很快,床前地上就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内外衣裤。

    鱿鱼是横冲直撞的,就目前来说,他还有那股体力。庄彦是陶醉的,这种感觉就是不一样,和段高航比起来,那高了可不是一两个档次。她所需要做的,就是随着身体的摇动,不断调整气息。

    几欲迷离,庄彦在黑乎乎的被窝里,只管勾着鱿鱼的脖子,和他一起摇摆。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