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韩元捷急匆匆走了,也没和宁川平打招呼。(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但宁川平不可能不过问,他马上打了个电话给昌远树,问韩元捷如此不定神地来这么一趟所为何事。

    “出大事了!”昌远树的口气很是神秘,他压着嗓门道:“省高层之间的角力,把落点弄到我们头上了!”

    “哦,是不是教改工作问题?”宁川平忙问道,“韩省长不赞成?”

    “是的,韩副省长明显持反对意见,还说也是代表省委段书记的意思,宁书记,你说问题大不大?”昌远树道,“所以我觉得教改工作得停一停,要稳着点。”

    “不太好理解啊,高层怎么在教改工作上较起了劲?”宁川平道,“教育口的事情,都是长远大计,哪能当儿戏?”

    “问题的关键是在教改之外,宁书记,潘省长是想通过教改来作用于房地产市场。”昌远树道,“你想想,房地产市场出现波动,对全省经济的影响会有多大?所以段书记和韩副省长才一招不让,急于叫停。”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宁川平暗暗庆幸,多亏前几天去松阳考察保障房和廉租房建设的事情还在酝酿中,没有多说什么,否则昌远树要是知道了,嘴巴一吧啦,那下一步要推行的保障房和廉租房建设计划也肯定会被叫停。

    “胳膊拧不过大腿,宁书记,我看就依了吧。”昌远树道,“至于潘省长那边,只有应付了。”

    “嗯,是也没得选择。”宁川平道,“反正你具体负责,就看着办吧。”

    宁川平说完没再讲什么,他要尽快给潘宝山反馈这一重要信息。

    潘宝山知道后并没有感到多意外,这完全在意料之中,段高航与韩元捷肯定会添乱。他告诉宁川平,保障房和廉租房建设工作,要不动声色地快速开展,友同那边只要一上报,他立刻就批下去。

    至于教改工作,潘宝山说先给昌远树松松膀子,等他自鸣得意的时候,再让人过去一把掐住,巨大的反差能彻底击垮他,让他没有一点退路。

    说到退路,此时的乔汇良已经被逼到了尽头。情妇梁吉萍找到了跟前,要他把她的老公冯思善捞出来。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谁都办不到。乔汇良知道也没法唬弄,只好实话实说,他告诉梁吉萍现在大形势不好操作面上的事情,通融关系捞人是不可能了,所以只有走下策,尽量保个平安之身。

    “保平安?”梁吉萍闻言大惊,“难道还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金德公司搞的数额太大,都惊动中央了,有多严重你还猜不出来?”乔汇良趁机反打一巴掌,“唉,你说你们也真是,搞那么大干什么?稍微注意点能有今天这下场?”

    “老乔,到现在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吧。”梁吉萍抱定了要救丈夫的心,“反正不管怎样,得尽力。”

    “那是肯定的,怎么着也得先把命保住,然后再慢慢走关系,最后呢,也就蹲个十年八年的便出来了。”乔汇良道,“这是最好的打算了。”

    “唉,怎么会这样呢。”梁吉萍道,“那贾玉灵的老公刁易生是什么情况?”

    “刁易生的问题不是太大,因为他没起主导作用。”乔汇良道,“不过虽然说问题不太大,但进去十年八年还是脱不了的。”

    “既然这样,那干脆让刁易生把事情都揽下来算了,最后多补偿他一些就是。”梁吉萍道,“两个人都摊事,不如一个人顶上。”

    “那你自己跟贾玉灵谈,我是不方便说话的。”乔汇良道,“这个时候人人敏感,我出面会适得其反,只有你们当事人自己沟通才顺畅。”

    “我试试吧。”梁吉萍叹着气,她没有把握能说服贾玉灵。平日里她们的关系很微妙,同为乔汇良的情妇,只是为了赚钱才捏合到一起共事,现在问题闹大发了,肯定大难临头各自跑。

    果真,贾玉灵没有答应,她说问题真的很严重,主要责任人多是要判死刑的,最好的情况就是死缓,但至少也要做十七八年的大牢,将近二十年呢。二十年啊,那时都老得可能不能动了,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

    梁吉萍没法强求,只好又回头找乔汇良,此时她更加恐慌。

    “老乔,看来问题确实严重,我家冯思善弄不好就要一辈子栽在大牢里了。”梁吉萍有点抓狂,“我不管,你非得把他弄出来不行。”

    “狼点好不好?关键时刻得保持冷静。”乔汇良道,“你这么一耍性子,弄不好最后咱们所有的人都得进去,何苦呢?”

    “我是有点激动,但也是人之常情啊,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男人蹲进大牢出不来吧?”梁吉萍一脸苦恼。

    “上次我不跟你说了嘛,坐牢已经是理想的结果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保命!”乔汇良道,“这两天我什么都没干,只是忙你家那口子的事了,上上下下找了多少人你都数不过来。不过很遗憾,跟预想的一样,没有谁能改变那一事实。”

    “那可怎么办?!”梁吉萍大惊失色,“难道,难道真是要我们夫妻阴阳两隔?”

    “还有一条路子可走。”乔汇良道,“你们手里还有多少钱?”

    “国内有一千多万,国外还有两千多万。”梁吉萍道,“你不会让我们拿钱出来填公司的窟窿吧?”

    “当然不是,除了你们手里的钱能拿出来,别的还有谁愿意往外掏?再说缺口还大着呢。另外,就算窟窿填了,也还是差不多要把牢底坐穿。”乔汇良道,“我的意思是,安排你们出来跑路。”

    “能跑得了?”梁吉萍道,“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吧。”

    “既然我这么说,肯定是有一定把握的。”乔汇良道,“我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你拿五百万给我打点。”

    “五百万,那么多?”梁吉萍有点舍不得。

    “怎么,心疼钱?”乔汇良冷笑一声,“关键时刻别犯傻,救命钱多少不值?错过了眼下好时机,到时别说是五百万,就算是五千万也屁用没有!”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梁吉萍没主意了,“之前你不是说过的嘛,如今关系不好融洽了,没有人敢伸手。”

    “凡事无绝对,正好我有朋友在要紧的位子上,可以操作些东西。”乔汇良道,“跟你说实话,你家那口子肯定是要判死刑的,而且还不缓期。”

    梁吉萍一听,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是,是真的?”

    “真的,我找人详细了解过。”乔汇良说到这里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唉,不管怎样做人得讲情义,我总不能看着你伤心难过吧,所以才想法子要你们跑路。当然,你们不能同时跑,目标太大。你要留下来一段时间,稳住情况后再出去。”

    “老乔,我怎么觉得有点玄乎啊,判了死刑怎么还能逃命?”梁吉萍道,“你不会是在蒙我吧?”

    “这个时候、这种事情,我蒙你?”乔汇良立刻摆出了气愤的脸色,“梁吉萍你是不是吓傻了,怎么说些胡话?”

    “我,我是实在难以理解啊。”梁吉萍道,“难道你还能劫狱不成?”

    “劫什么狱?”乔汇良嘴角抖动着,“你以为是在拍大片啊!”

    “那我就更不理解了。”梁吉萍也急斗了起来,“到底怎样你倒是说啊,这时候还卖什么关子?”

    “哟,瞧你还来脾气了?”乔汇良被梁吉萍一顶撞,脸色更加难看。

    “就来脾气了怎样?”梁吉萍毫不示弱,“乔汇良我跟你说,赤脚不怕穿鞋的,再怎么着我只是个老百姓,而你呢,官呐,大官呐!”

    “嗐,你看你,说来脾气就来脾气,对事情有什么帮助呢?”乔汇良无奈之下只有示弱,“萍萍,我之所以迟迟不说,不是想卖关子,而是有些事并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路子是买通关键人员,搞假执行。”

    “死刑假执行?”梁吉萍诧异着摇了摇头,“太不现实了吧?”

    “不,恰恰相反,现实得很。”乔汇良道,“像你家那口子被执行死刑,肯定是注射死刑。你知道什么是注射死刑嘛?就是法医向被执行死刑的人打三针,依次是麻醉剂、肌肉松弛剂和心跳阻滞剂,三针打完,被执行死刑的人在几分钟内就会因心跳停止而死亡。然后,经法医确认,就通知家属领回尸体,自行火化。”

    “你的意思是,买通执行法警和法医?”梁吉萍瞪着惊愕的眼睛看着乔汇良,“能,能行得通?”

    “要不怎么说要五百万呢,钱少了人家值得冒险?”乔汇良道,“到时让执行法警只注射麻醉剂和肌肉松弛剂,心跳阻滞剂空打。然后你假装悲痛欲绝地领走‘尸体’,没准半路上冯思善的药效就过了,懂吗?”。

    “实在没别的办法,也只有一试了。”梁吉萍咬了咬嘴唇,道:“明天我就把五百万打给你。”

    “嗯,现在还有个关键的问题。”乔汇良道,“你要告诉冯思善,让他把责任全承担下来,千万不能牵扯到我,否则最后大家还是一起完蛋。”

    “那个我知道。”梁吉萍道,“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绝对要万无一失啊。”

    “钱到位后,其他的就都是我的事了。”乔汇良说着,从皮包里掏出一个材料袋,“这里面是冯思善的一套材料,他的信息全变了,改名换姓,以后啊,他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梁吉萍结果材料袋,打开一看,果真如此,甚至连护照都准备好了,顿时疑虑全消。

    “千万不要走漏风声,现在只管心平气静地等着宣判。”乔汇良拍拍梁吉萍的肩膀,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