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网上有爆料。(本书由www.xiazailou(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整理发布)直指潘宝山。说他和江山集团的女老板邓如美长期保持着不正当关系。并育有一名私生女。爆料内容后面。还附有潘宝山和私生女儿的dna鉴定比对结果数据。而且几乎与此同时。省委、省纪委甚至是中纪委。都先后收到了匿名举报。说他的生活作风存在严重问題。

    特殊时期。一石激起千层浪。段高航首先高调发话。要省纪委先期介入调查。如有问題。绝不姑息。

    面对如此棘手的问題。潘宝山果断采取拒绝配合调查的对策。说举报仅凭两份來路不清的鉴定结果为证。难道就要让他承受一切。

    然而段高航紧盯不放。要潘宝山拿出证据來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就必须接受调查。

    非常状态。潘宝山也顾不得许多。他直接來到段高航面前理辩。

    “以公心而论。段书记似乎不必对我这么用心吧。”潘宝山毫不避讳地抛出话題核心。“退一万步來说。假设网上和匿名信举报对我的恶意中伤成立。那也只是生活作风问題。并不是违法乱纪。凭什么要我接受调查。”

    “照你这么说。生活作风是小问題。”段高航抓住了话中漏洞。立刻板住了脸。

    “我不否认作风问題是小问題。近些年來。在反腐斗争中犯错误出问題的干部。几乎就沒有不涉及生活作风问題的。而且众多案例表明。生活作风问題是诱发领导干部违法乱纪的重要因素。”潘宝山道。“但这并不是说。作风问題就等同于违法乱纪。”

    “潘宝山同志。我看你的认识有严重的问題。”段高航手指敲着桌子。语调很是激愤。“你对生活作风问題的影响看得太轻了吧。”

    “我不好意思说你对我乱扣帽子。但你要明白我只是想说明生活作风和违法乱纪不是一回事。并沒有无视生活作风的危害性。”潘宝山很冷静地说道。“作为**员同时又是领导干部。我知道生活作风问題不仅会败坏党的形象。也会败坏社会风气。更会影响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这一点我非常清楚。还用不着你提醒。”

    “你什么态度。”段高航斥责道。“什么用不着我提醒。”

    “我是让你省下点精力。想该想的问題。干该干的事。”潘宝山丝毫不理会段高航的态度。冷笑道:“就说我受到诽谤一事。需要你如此关注、直接下令要调查我。你应该做的是掌控全省大局。引领瑞东加快发展才对。”

    “作为省委秘书长。你说这些话实在让我失望。经济发展固然重要。但政治问題更是大事。身为省委书记。我要对我的班子所有成员高度负责。沒有人能有例外。”段高航道。“现在你找到了跟前。我还是那个意见。要么你证明自己与举报无瓜葛。要么就接受调查。”

    “我怎么证明。难道拉着那个无辜的小女孩一起到公证处去。然后在他们的监督下做鉴定。”潘宝山道。“你觉得那对我公正吗。或者抛开我不说。对那小女孩公正吗。平心而论。你不认为有点残酷。那对她的成长会产生多大影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随便曝两份鉴定。说谁谁谁是你的私生子女。你是会心平气和地赶紧去做鉴定证明自己的清白。还是会恼火地追着公安部门去抓恶意诽谤的人。”

    “用不着连串发问。”段高航的气势稍稍弱了些。斜着眼问道:“你想怎么样吧。”

    “不是中纪委也接到举报了嘛。我们就等着。如果高层决定要调查我。我会尽力给出一个说法。以证明我的清白。”潘宝山直视段高航。“但在我们瑞东这块地方。我不希望受到任何不公正的对待。”

    “你都能给中纪委一个说法了。难道就不能给瑞东省委一个交待。”段高航道。“你别忘了。省委是第一责任人。”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现在就向你投诉。有人恶意诽谤我。”潘宝山几乎是瞪着段高航说道。“我要求省委尽快替我澄清。”

    “网上的爆料和匿名举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说诽谤就诽谤。”段高航又提高了声调。“也有可能是人民的正确监督。”

    “也有可能。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听清楚了。”潘宝山点着头道。“段大书记。我郑重地告诉你。从这一秒开始。要么就对我宣布实行双规。要么就别让我配合什么狗屁调查。”

    潘宝山说完。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出。差点撞到站在门外偷听的辛安雪。

    “让开。”潘宝山对着辛安雪一声吼。

    辛安雪彻底被潘宝山的怒威镇住。下意识地点了下头退到一边。

    潘宝山恶狠狠地啐了口唾沫。大步离开。辛安雪眼愣愣地看着。而后进了段高航办公室。

    “猖狂。太猖狂了。第一时间更新”段高航气得呼呼直喘。“妈的。简直无法无天。”

    “段书记。消消气啊。”辛安雪回过神來。“您跟他一般见识。不自降身价。”

    “那也不能由着他嚣张吧。”段高航继续哼着粗气。“竟然跑到我办公室來撒野。”

    “也是。一般來说这种事不该发生。”辛安雪道。“潘宝山不是个糊涂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小子是不糊涂。精明得很。有时做事就是不按套路出牌。以求奇效。”段高航道。“但这次他别想了。非让他身败名裂不可。”

    “段书记。网上有关他的事。是不是真的。”辛安雪听后疑惑发问。

    “绝对是真的。”段高航道。“韩元捷跟我说过。第一时间更新那是千真万确的事。”

    “哦。是韩副省长发的力。”

    “不是。”段高航摇了摇头。思忖了下道:“是谁你就别问了。”

    “嗯。你让我不问我就不问。不添乱子。”辛安雪温柔地靠上前去。顿了下又问道:“那曝光出來的两份鉴定。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段高航道。“前阵子不是省领导干部体检嘛。潘宝山的血样被暗中取走。然后又采了他私生女的血。一并送样鉴定的。”

    “这一招狠啊。从道理上说潘宝山应该是沒法抵赖的。”辛安雪道。“不过现在他不配合调查啊。除非像他刚才说的。有中纪委督办或者亲自查办。让他沒法回避。”

    “问題就出在这里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段高航叹着气道。“毕竟网上和信件举报都是匿名。再加上又有郁长丰那老东西保着。所以估计中纪委那边不会动真格。”

    “难怪你发话要求调查呢。”辛安雪道。“如果我们能掌握到大概的事实。就同样可以惊动中纪委了。”

    “就是。可关键是潘宝山那小子不配合。事情就难办了。”段高航道。“得想办法。让事情发酵升温。充分放大社会影响。以引起上面的重视。刚好中央巡视组要过來。到时趁机做个大文章。”

    “段书记。我倒是觉得。既然有事实。何不找个人出來实名举报。”辛安雪道。“那样一來力度不就足够了。”

    “力度是有力度。但风险也同在。”段高航道。“潘宝山是什么人。他要是知道谁是举报人。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深挖。沒准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幕后。那到时又免不了一番恶斗。”

    “也不一定吧。事情一闹出來。沒准潘宝山就沒有斗的机会了。”辛安雪道。“因为事情根本就沒必要纠缠在生活作风还是违法乱纪上。只盯住一个问題。超生。那就行了。毕竟私生也好。婚生也罢。生了第二个孩子就是超生。领导干部超生。是要一撸到底的。”

    “沒有那么简单。”段高航道。“私生子女算不算超生。从法律上严格來讲并不是。只是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按规定缴纳社会抚养费。所以。利用此事件。我们也只能追究他的生活作风问題。还沒上升到法纪程度。生活作风怎么说呢。可大可小。而且你要知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潘宝山不是个束手就擒的人。沒准查一通之后沒有别的事。那只能是调离岗位。也有可能降职。或者说。就算把他开得一干二净又怎样。反正是不会因此而锒铛入狱的。那么一來。他不就被我们逼成了穷凶极恶之徒。他会做出些什么有害的举动。很难说的。”

    “到了那个时候。干脆找人把他废了就是。”辛安雪道。“平民一个。还能有多大影响。”

    “嚯。还真看不出來。你做事还如此果决。可考虑还是欠周全。”段高航道。“潘宝山到了今天这地步。从影响上说。就永远不可能成为平民。”

    “那就沒办法治他了。”

    “有。”段高航道。“但不能着急。要慢慢磨。就利用私生女的事情。不断刺激网民的神经。最后形成一边倒的网络舆论。那时上面就会主动办他。”

    “拉长战线不是办法。”辛安雪道。“你刚才不说了嘛。潘宝山不是束手就擒的人。或许他现在就正寻对策对策脱身呢。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周旋。难免会夜长梦多。”

    “他再怎么寻对策。还能让私生女凭空消失。”段高航道。“放心吧。会有人牢牢盯着的。”

    “我总觉得不是太妥当。”辛安雪道。“因为潘宝山太狡猾了。”

    辛安雪的预感很对。此时潘宝山正和邓如美密谈。寻求解脱之道。

    “要让孩子尽量脱离公众视线。”邓如美爱女心切。首先说的是女儿。“我估计。对方正在监视我和孩子的行踪。”

    “肯定会。而且会死盯不放。那是他们对付我的重要筹码。”潘宝山狠狠地吸着烟。道:“所以干脆就换个地方吧。双临是段家军的根据地。他们行动起來很方便。对我们不利。”

    “回松阳。”邓如美问。

    “你怎么会想到松阳呢。”潘宝山道。“去北京。刚好那里是各种优势教育资源集中的地方。对孩子的教育也好。”

    “那我不是也要过去。”邓如美道。“我可不想和孩子分开。”

    “你也去。把江山集团总部迁到北京。”潘宝山道。“慢慢在那边寻找商机。实在不行就瞄准北京周边的市场搞开发。”

    “可行是可行。就是精力和财力跟不上。”邓如美道。“新城开发还需要几年时间呢。只是那边的资金周转就已经是捉襟见肘了。”

    “福邸小区能收尾了吧。”潘宝山问。

    “嗯。福邸小区项目还算不错。”邓如美道。“比预期要差一点。但也利润也很客观。”

    “那就好。可以调整一下规划。”潘宝山道。“新城开发不急于一时。到时北京方面如有好机会。可以适当分流资金投过去。”

    “好吧。”邓如美点了点头。犹豫着说道:“宝山。事情到了这一步。影响是多方面的。我想找江燕谈谈。”

    潘宝山捏着香烟愣在了嘴边。默默地点了点头。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